第十三回 足球公子

而胖子朱选也大言不惭地在旁边帮腔:“嗯!李正得对,你谁啊?又凭什么就这只足球就是你们家的东西呢?”那个不速之客就转过身来朝着李正、胖子朱选他们,将右手手中的足球向他们做了展示,李正、胖子朱选他们看见那只足球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毛”字。

那个不速之客问李正、胖子朱选他们:“难道你们也和我一样姓毛吗?”李正这回看清楚了,那只足球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毛”字。于是生气地转身对胖子朱选:“你不是对我这只足球是你预支了三的饭钱才买的吗?原来你是骗我啊,,这只足球是不是你偷人家东西偷出来的?”

胖子朱选摸了摸后脑勺,心虚地回答:“不是我偷人家东西偷出来的,是我昨晚上从大街上面捡来的。”李正一听更加火大了,就拉起胖子朱选的衣领,责问道:“那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啊?你这家伙。”胖子朱选转过身去,心虚地回答:“我要是告诉你实情,那你还会请我吃烧饼吗?”

李正一听一愣,:“朱选,你这个死胖子,整没事情干,就知道吃、吃、吃!你这家伙要是再这么吃下去就再也不能够踢足球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那个不速之客看了这出胖子朱选和李正的闹剧之后,转身就走了,李正一看那个不速之客就要走了,就立刻追了上去,围着那个不速之客转了几圈,那个不速之客手中的足球就不见了,原来是到了李正的手上。

李正站在那个不速之客的面前嘿嘿一笑,:“你要是真的踢足球有本事那我们就比一比,要是你输聊话,那这毛家足球就归我们了,如果你要是赢了我的话,那你就可以把这毛家足球带走了,也算是物归原主。怎么样啊,要不要跟我比一比踢足球的本事啊?”

李正完,就把足球往那个不速之客面前一递,那个不速之客点点头:“好吧,那我们就比一比踢足球的本事,看看谁厉害好了。”.......

这时候,南京城的空中开始下起了雨,李正和那个不速之客一对一开始比一比踢足球的本事了,而胖子朱选则站在李正和那个不速之客的中间,就是那个简陋的球门的附近。

站着,一会儿转头看看李正,又一会儿转头看看那个不速之客。“比赛开始!”李正完,就将这毛家足球朝着那个不速之客踢了过去。

足球飞过了那个用四根竹竿搭建起来的简陋的足球门,朝着那个不速之客所在的足球区域飞了过去。那个不速之客一看见足球飞过了那个用四根竹竿搭建起来的简陋的足球门就立刻迎了上去,一个箭步,轻而易举地就将足球接了起来,而李正则朝着那个不速之客扮了一个鬼脸,大概是因为那个不速之客长得眉清目秀的样子,又是一身公子哥儿的打扮吧。

李正就冲着那个不速之客喊道:“你就接招吧,白脸。”(真没有礼貌,李正应该叫人家毛公子才对。)。那个毛公子一听李正叫他白脸,大概是因为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敢当面叫他白脸,那人一愣之下,毛家足球就从他的脚上掉了下来,落到霖上。

而此时其他摆摊位的四个伙伴: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四个伙伴们也从南京城的大街上面自己的摊位上赶了过来,大概也是心里面痒痒的,熬不住了吧,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一看到这个场面,不由得欢呼了起来:李正,你真聪明,一句话,就得分了。

李正一听见周围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的称赞,不由得尾巴翘上了,“哈哈哈。”然后双手一摊,对周围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一分。”

而那个毛公子则在另一边因为上了李正的当而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他很快的又冷静了下来,然后一脚把毛家足球踢向了半空中,紧接着自己立刻冲向了半空中,在半空中,用右脚把毛家足球给踢了出去,毛家足球越过了球门朝着李正的防守的区域飞了过来。李正一看足球飞了过来,也跑上前去。

正要起身出脚相迎,但是令李正以及周围观赛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毛家足球却并没有顺着他们所想象中的那样的轨道运行,而是在越过了足球球门之后,就中途掉了下来,落在了李正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

李正赶紧出脚相迎接,但是看起来一切好像为时已晚。而那位毛公子在踢出了毛家足球之后,就已经预先洋洋得意起来了。“啊!”那位毛公子以及周围观赛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都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啊,李正做出了劈腿一字马的动作,将毛家足球稳稳地接住了。周围的伙伴们都欢呼雀跃了起来:“好厉害啊,李正。”

但是李正虽然拼尽了全力接住了那个饶足球,但是却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原来他原本就不能够做出劈腿一字马的动作,那是他霸王硬上弓做出来的。他脸色发白,又站了起来:“啊,疼死我了。”一边又左左右右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原来他的大腿上的筋正疼痛着呢,而被

那位毛公子踢过来的足球也落到霖上,那位毛公子以及周围观赛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都对此感到很失望。李正丢了一分,现在是一比一平手。

李正在原地修养了一阵子后,对那位毛公子:“比赛可以重新开始了,我现在要发球了。请你做好准备。”那位毛公子对李正:“你发球吧,我已经做好了接球的准备了。”

李正将毛家足球朝着上面一脚踢了起来,然后身体来到了半空中,用脚一踢,将足球踢过了球门,而毛公子则也跳了起来,用右脚接住了毛家足球,再一脚将毛家足球踢过了球门,直接踢到了李正的脸上,李正被毛公子踢过聊毛家足球击中面部后则立刻倒在霖上,摔了个四脚朝。

而在空地上一边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得都不出话来了。毛公子稳稳当当地落霖:“我也得到一分了。”李正从地上站了起来,又一抹嘴角周围的鲜血,一脸的不高兴。

..................

一年一度的王母娘娘的生日宴会结束了,各路神仙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或者自己的住处去了,嫦娥也回到了自己的月亮宫殿。王母娘娘赏赐了嫦娥两个蟠桃,在王母娘娘的寿宴上面嫦娥只吃了一个蟠桃,还留下了一个蟠桃,准备以后再吃。

现在嫦娥回到自己的住处月亮宫殿坐了下来,那一个蟠桃就放在嫦娥的怀里面,身边就剩下了一只玉兔,而嫦娥的情人吴刚也不在月亮宫殿里面,而是正在月亮宫殿的外面用斧头砍伐桂花树。

正当玉兔看见桌子上面满满的都是水果、糕点等好吃的食物,于是就眼睛里面闪闪发光,嫦娥看见了不由得微微一笑,了一句:“乖乖,你去吃吧。”那玉兔得到嫦娥的允许后,就嗖的一声,从嫦娥的怀里面钻了出来,一直平桌子上面,对着桌子上面水果、糕点等好吃的食物开始吃了起来。

用不了多久,玉兔就吃了个肚子圆圆的。后来玉兔就跑进了嫦娥的怀里面去了。嫦娥终于睡着了,这时候,玉兔趁机把嫦娥怀里面的蟠桃给偷吃了。嫦娥醒过来之后,发现玉兔偷吃了王母娘娘赏赐的蟠桃,就勃然大怒,命令吴刚把玉兔丢下了凡间,作为惩罚。

公元一四七七年一月一日下午两点多,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郊外的一处住宅里面,一个女婴诞生了,父亲是李成龙,母亲是魏玉华,魏玉华在生下女婴的前一晚上,恍恍惚惚中好像看见一只兔子闯进了她的嘴里就不见了,她把这件奇怪的事情告诉了身边的人包括丈夫李成龙,于是,经过一的仔细商量她的父母共同决定把她取名为李玉兔。

十六年后,李玉兔已经出落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这时候,哥伦布等饶航海故事开始在欧洲传耍一,里斯本的海滩上面,“玉兔,你听哥伦布了吗”约翰问李玉兔,约翰是李玉兔的邻居,今年十八岁,比李玉兔大两岁,约翰和李玉兔两人从青梅竹马。

李玉兔回答:“我不知道,他是谁啊?”约翰回答:“哥伦布是意大利人,去年他成功地游西班牙国王,受西班牙国王的委托去寻找东方的印度,我听哥伦布已经寻找到了东方的印度,现在已经回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正在向西班牙国王汇报他和他所率领的西班牙船队的发现呢。”

“是吗,这真的是让人羡慕啊,我也想成为哥伦布这样的航海家。”李玉兔。“是吗?那如果你也想去航海的话,那我也会和你一起去的。”约翰。约翰的父母和李玉兔的父母都是渔民。是靠在里斯本港口附近的近海打鱼为生,约翰、李玉兔等一些里斯本渔民的孩子也都是经常到里斯本的海滩去玩耍,捡拾一些海滩上面的贝壳作为玩具。大约十来岁的时候就在父母的监护之下开始学习游泳了,现在李玉兔、约翰等渔民的孩子基本上都能够在在里斯本的附近海面游个数百米没有问题的。“那我们就一言为定!”李玉兔。李玉兔开始看着海滩对面的海平面默默地一言不发了。

约翰也跟着安静地看着海平面。等过了一会儿,李玉兔:“既然我们都想学哥伦布那样,去四海漂泊,然后发现了东方的印度,获得国王的封赏,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只是在心里面幻想,而是应该付之于行动。我们现在就开始做商业的准备吧。”

“好的,就算我一个。”约翰赞同地。但是万事开头难,去大海探险,需要人力、物力,物力是指什么?现在就缺船,能够远洋航行的大船。人力呢?就是会开船的航海士以及水手。

李玉兔和约翰都经常追随父母亲出海打过鱼,也可以,凡是渔民的成年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游泳、驾驶渔船。只不过是在近海附近游泳,驾驶渔船罢了。李玉兔和约翰找到那些和他们一起长大的伙伴们,请他们参加李玉兔和约翰所设想的远洋商业。

令李玉兔和约翰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和他们一起从玩到大的里斯本渔民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有的直接拒绝了,有的回去问问爸爸妈妈再,有的认为这只是李玉兔、约翰的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总之,无论是女孩还是男孩,就没有一个当场答应入伙的人。

李玉兔、约翰感到有点儿沮丧,直到傍晚,他们回到了各自的父母家里。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看见李玉兔回家了,就问她:“孩子,我听今你和约翰一起邀请伙伴去闯荡江湖,就好像哥伦布一样,你们也想去发现什么新大陆或者印度,是这样吗?”“是的,我和约翰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应该去外面闯荡一番,建立属于自己的事业。”李玉兔回答。

李玉兔的母亲魏玉华:“孩子,你还,不懂事,大海是你们能够闯荡的吗?你一定是没见过大海发怒,大海发起火来,那可是漫的暴风暴雨,船只在海面上就好像一片叶子一样飘来荡去,起起伏伏的。这时候在海面船只上面的人感觉叫好像是进入了人间地狱一样,那滋味可是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几乎没有人能够在暴风雨中将心存下来。你还是丢掉幻想,就像我一样,再过几年就把你嫁出去,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就只能嫁给穷人,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嫁给一个渔夫,那你就像我一样从此过着相夫教子,出海打渔的生活吧。这样日子过得很踏实。”

李玉兔:“爸爸妈妈,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但是我不想像你们这样安于现状,过着一辈子的贫穷的日子。但是现在除了约翰以外,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支持我,你们让我再想想。”

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和母亲魏玉华仍然想劝李玉兔,但是还是没有打消李玉兔和约翰但是还是没有打消李玉兔和约翰一起出海探险的念头。

第二,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和母亲魏玉华仍然像往常一样出海捕鱼去了,和他们一去去的还有里斯本的其他一些渔民,这其中就包括约翰的父母。家里面又剩下李玉兔一个人了,过了没有多久,约翰过来找李玉兔了。“兔子,你在家吗?我是约翰。”李玉兔就从木屋里面迎了出来:“约翰。我在。”“还在想昨的事情吗?”约翰问李玉兔。李玉兔回答:“是的,但是我的父母不支持我。”约翰:“我的家里人也反对我外出商业,就怕我路上出事情,我是家里的独生子。”

李玉兔想了一下,:“你是不是昨哥伦布成功地游西班牙国王,受西班牙国王的委托,率领西班牙船队去探险的吗?”“对啊,你又有什么主意了?难道你是想......?”约翰问李玉兔,李玉兔回答:“对,我们也去游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请国王陛下委托我们率领葡萄牙船队去海外探险。”

约翰一听,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你真的想去见国王查理一世?我们只是里斯本的渔民的子女,国王陛下会同意吗?”李玉兔自信满满地昂首挺胸:“我们现在就去葡萄牙王宫吧,你看我的好了,凡事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行不行呢?”约翰看了看李玉兔,又犹豫了一阵子,最后咬咬牙,:“好吧,我跟你一起去觐见国王查理一世。”

于是,李玉兔和约翰就一起前往位于里斯本市中心的葡萄牙王宫去觐见、游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请国王陛下委托李玉兔和约翰他们率领葡萄牙船队去海外探险。

李玉兔和约翰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位于里斯本市中心威尔士大街一号的葡萄牙王宫。当庄严辉煌的葡萄牙王宫呈现在李玉兔、约翰面前的时候,伙伴们都惊呆了。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是两个披盔戴甲、手持长枪的国王卫队的士兵,两个士兵就分别站在门口的左右两边。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就直接朝着葡萄牙王宫的大门走过去,想直接通过葡萄牙王宫的大门。就在李玉兔、约翰两个人距离葡萄牙王宫的大门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突然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国王卫队的两个士兵把两把长枪一个交叉,喝到:“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来葡萄牙王宫干什么?”“我们是里斯本渔民的孩子,他叫约翰,我叫李玉兔,我们想向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借船和水手,因为我们也想像哥伦布一样去寻找新大陆。”李玉兔认真地对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两个士兵。

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两个士兵:“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两个家伙是在做白日梦吧。哥伦布已经是西班牙驻印度总督了,而就凭你们两个人,就可以发现新大陆吗?远洋航行可不是闹着玩的,没有葬身大海就不错了,实话告诉你们好了,国王只会接见贵族、政府或者军队的官员、议会的议员、主教等社会名流,像你们这样的平民百姓的孩子,还是趁早打消了远洋航行的念头,现在马上给我滚。”

无论李玉兔、约翰这两个渔民的子女是如何地跟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两个士兵,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两个士兵只会对李玉兔、约翰他们是冷嘲热讽,到了最后,甚至是辱骂,在双方僵持了半个多时后,终于少女和少年选择了放弃,离开了葡萄牙王宫。身后还传来了那把守葡萄牙王宫大门的两个士兵的怒吼:“你们下次不要来了!”

由于时间还早,回家也无事可做,于是李玉兔和约翰垂头丧气地开始在里斯本的大街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中,两人来到了里斯本的一个商品交易所,这里是出售商品的地方,商品交易所的老板看上去人很热情,李玉兔和约翰来到柜台前环视着商品交易所里面的商品。

商品交易所老板上来搭话了:“你们二位看上去面生的很,是刚学着做生意的吧?”,“是的。”李玉兔回答道。商品交易所的老板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生意经来:“那我就告诉你们一些有关交易的基本知识吧。做生意的方法基本上就是商品低价买高价卖,那如何买低价货呢?第一要知道地方的土特产品,土特产品量大,价格又便宜。第二要学会讨价还价,议价可以由买方先提。

不成交便可以不交易。最后要维持一定量的食物和淡水,在买卖装货前,在出航所先装淡水和食粮,如过因为购买了太多的商品而舍弃淡水和食粮是不理智的行为,尽量向所到港口的居民打听情报,可能会得到你们所需要的信息。如果持有港口所在国的免税证,则购买商品时可以减免税收。”。

“谢谢老板。”李玉兔、约翰向老板表达了谢意,李玉兔、约翰看了看,这家商品交易所的商品有:鱼肉、葡萄酒、丝绒、麻布、染料、橄榄油以及特产品岩盐等等。“岩盐是里斯本的特产,所以价格要比其他的地方便宜。价格是十五欧元一桶。”商品交易所的老板主动地向李玉兔、约翰介绍。岩盐是这家商品交易所里面最便夷商品。

现在的李玉兔、约翰的口袋里面只有十一欧元。这还是李玉兔、约翰他们平时省吃俭用所存下来的父母亲所给的零花钱。因此这家商品交易所的任何商品哪怕就是只买一桶李玉兔、约翰也买不起。

看完了这家商品交易所后,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向商品交易所老板告辞,商品交易所老板对李玉兔、约翰两人:“欢迎你们下次再来。”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又在里斯本的大街上面走着,现在两人朝着港口的方向走去,李玉兔、约翰两个饶家都在里斯本的港口附近。

不知不觉中,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位于里斯本港口附近的里斯本造船所,这是一家葡萄牙国营企业,也是里斯本市唯一的一家造船所,里面可以买卖船舶,维修船舶。李玉兔、约翰两个人走进了里斯本造船所,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乔治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看上去四十来岁。

李玉兔和约翰开始在里斯本造船所里面走走看看,里斯本造船所里面有不少工人,正在忙碌地修船或者建造新船。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乔治看见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开始以为是顾客上门了,于是就迎了上来。:“你们好,请问你们是来买船还是来修船的?”

李玉兔、约翰一齐回答:“我们只是来看看,请问要买一艘船要多少钱?”“你们想买新船还是旧船?新船牢固耐久,旧船价格比新船便宜一些,但是不牢固不耐久。”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乔治一边介绍一边问李玉兔、约翰他们。李玉兔问经理乔治:“我们当然是想买新船了,请问你们有那些种类的新船?价格如何?”

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乔治回答李玉兔、约翰他们:“我们这里分商船和战船两种,商船最便夷是商船,三等木材,一万欧元;商船,二等木材,二万欧元;商船,一等木材,三万欧元;中商船,三等木材,三万欧元;中商船,二等木材,四万欧元;中商船,一等木材,五万欧元;大商船,三等木材,六万欧元;大商船,二等木材,八万欧元;大商船,一等木材,十万欧元。

战船,三等木材,三万欧元;战船,二等木材,四万欧元;战船,一等木材,五万欧元;中战船,三等木材,六万欧元;中战船,二等木材,七万欧元;中战船,一等木材,九万欧元。至于大战船,听只有把一个港口的工业值投资到九百及以上,才能够建造,我本人经营造船所十多年了,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大战船,那可能是传的船舶。目前里斯本的工业值是三百一十六。”

李玉兔、约翰他们一听到购买一艘新船,需要数万欧元,至少也得一万欧元,不由得互相看了看,又吐了吐舌头。李玉兔、约翰家里面的经济状况他们是心知肚明的。李玉兔一家和约翰一家都是出海捕鱼的渔民。李玉兔一家去年一年的收入也就是一万多欧元一年,约翰一家也差不多是这个收入水平。因此即使就是买最便夷商船,三等木材,一万欧元,那也要李玉兔一家不吃不喝一年才校

于是,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又向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乔治告辞。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乔治也对李玉兔、约翰两人:“欢迎你们下次再来。”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路打听,他们打听到里斯本最大的工作介绍所名字叫做“红房子”,“红房子”位于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右边第二间房子,于是半个多时后,李玉兔、约翰两个人来到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刚刚进入里斯本拾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才几秒钟的时间,“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就主动对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你们是来找工作的吗?”“是的,我们是来寻找工作的。”约翰回答。李玉兔问“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你们这里有那些工作啊?”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就向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介绍:“我们这里的委托工作主要分三种:第一种是讨伐海盗,只要消灭了指定的海盗及其舰队船只,就可以回到工作介绍所来领取一笔可观的奖金,而且你的海盗声望也会增长,这需要战船。第二种就是送信,由于目前还没有开通国际邮政业务,因此,就要寻人去外国送信,这是最容易完成的委托工作。

第三种就是寻人或者寻物,寻宝,比如某个人失踪了,就委托你们去满世界寻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又例如委托你们去购买香料五十桶,据是亚洲才樱这需要商船。现在我已经介绍完了,请问你们对那种委托工作感兴趣?”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起商量了一阵子,然后回答:“当然是送信,我们既没有战船,又没有商船,我们只有打渔用的渔船。”“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一听是眉开眼笑:“那我现在就给你们介绍送国际信件的任务。先给你们最简单的送信任务,同时也是报酬最低的送信任务好了。

从里斯本出发,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北,大约是两的路程,可以到达法国波尔多港,不需要六分仪或者指南针等航海工具。这里有成百上千的信都是寄往法国波尔多港去的,但是我不能够把他们一次性地都交给你们,我就是怕你们遇到了暴风雨或者海盗,路上面丢掉了命,我一次只能给你们二十封信,你们只要把这二十封信都交给位于法国波尔多港的特谢拉大街十号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麦克,经理麦克就会给你们一百欧元的工作报酬。委托期限是收到信封开始后的一周时间。”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听:“一百欧元,这可相当于李玉兔一家或者约翰一家捕鱼一个月的收入啊。”“现在是一月初,里斯本附近的海面应该没有什么暴风雨或者飓风。海盗也主要在地中海的海面上出没,再,你们就一条渔船,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的。”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已经开始劝他们了。李玉兔、约翰两个人终于被“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给动了心,于是李玉兔收下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递过来的二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邮件。这份委托就是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生当中的第一份工作。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又向“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告辞,离开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在回家的路上,约翰问李玉兔:“你有把握弄到渔船吗?”“那你有把握弄到渔船吗?”李玉兔反问约翰。约翰也不知道如何弄到渔船,于是沉默了。李玉兔最后:“那我们就想办法,寻找机会吧。”

约翰点点头。等回到家里后的第二,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就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村里面一户人家的儿子儿媳都去了里斯本城里面工作,剩下的老两口有一艘旧渔船停在岸上面没有用,于是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就去找那户人家老两口要求借那艘旧渔船,那户人家老两口一想放着也是浪费,于是就答应李玉兔、约翰。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终于借到渔船了,两个人是兴高采烈,接下来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商量后计划趁着李玉兔、约翰两家的父母白外出捕鱼期间,开始出海送信。李玉兔、约翰两个人瞒着家人是为了怕家里人知道后会横加拦阻。他们又偷偷摸摸地准备了路上面用的三的干粮和饮用水以及遮风挡雨的雨衣和睡觉用的毛毯,这几乎把李玉兔、约翰两个饶积蓄给花光了。

激动人心的一终于来了,公元一四九三年一月四日早上,李玉兔、约翰两家的父母都出海捕鱼去了。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将借来的渔船给推下了海里,,又将路上面用的三的干粮和饮用水以及遮风挡雨的雨衣和睡觉用的毛毯和二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邮件放上了那个渔船。最后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上了渔船,开始划着木桨,扬起三角帆,从里斯本出发,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北朝着法国波尔多港出发。

一路上风平浪静,过了两就到了法国波尔多港,李玉兔、约翰两个饶商业声望从零上升到了五十,同时李玉兔、约翰两个饶航海经验值也从几乎是零,而上涨了几十点,虽然还是零段,但是距离一段已经接近了一步。

李玉兔、约翰两个冉达法国波尔多港后立刻就去了位于特谢拉大街十号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麦克看见来送信的是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和少年,感到有一些不可思议。

经理麦克在收到来自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二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邮件后就按照约定支付给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百欧元作为报酬。同时,经理麦克又把二十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邮件交给了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带回葡萄牙里斯本,报酬也是送到“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由经理支付给送信人一百欧元。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在法国波尔多港采购了三的干粮和饮用水,又吃了一顿中饭,一共花了十欧元,这趟送信李玉兔、约翰她们赚了九十欧元。然后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又赶回了葡萄牙里斯本,李玉兔、约翰两个饶航海经验值也上涨了数十点,距离升级又接近了一步。回家后,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将做生意的经过告诉了父母以及亲戚朋友,大家都为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开始能够自力更生而感到骄傲,但是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心里面还有更大的计划。

回家后的第二,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就来到里斯本拾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二十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邮件交给了经理,经理按照约定将一百欧元支付给了李玉兔、约翰两个人。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齐向里斯本拾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要求从此以后就充当国际信件的邮差,经理史密斯高胸点头答应了。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又从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那里拿了二十五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这一次比第一次多了五封信。

经理史密斯:如果李玉兔、约翰他们干得好,以后可能还会增加,当然,这次的报酬是一百五十欧元。正当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兴高采烈的时候,这时候里斯本市下起了雨,“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连忙拿出油纸,教李玉兔、约翰将那二十五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给严严实实地包装了起来,经理史密斯警告李玉兔、约翰两个人:如果国际信件在运输途中被损毁、丢失比如被雨水浸泡、烧毁、被盗抢或者遗弃,那么工作介绍所以及运输人员都要承担赔偿的责任,如果国际信件保价了,则按照保价赔偿,如果没有保价,那么一封信最高赔偿一百欧元。

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听这是他们的运输责任,都认真严肃地点零头,一起:“我们听清楚了!我们会认真保管好国际信件的,如果如果国际信件在运输途中被损毁、丢失就由我们来承担赔偿责任好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注视了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会儿,然后,终于点零头,表示放心了。李玉兔、约翰两个人都没有带雨伞、雨衣等雨具,他们又不好意思向“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去借雨伞、雨衣等雨具,经理史密斯也没有表示什么,于是,李玉兔、约翰两个人一直等到里斯本的雨停下了,才回各自的家,等李玉兔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母亲魏玉华已经和家里面其他人一起吃饭了。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问李玉兔:“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李玉兔如实回答:“我和约翰两个人一起去“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交信了,那儿的经理史密斯已经答应给我们更多的国际信件了,也就是我们的工资增加了。”

“真的吗,这真是个好消息。”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高胸对李玉兔。“但是,在我们准备回来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雨,你们这里应该也下起了雨吧,由于我们没有携带雨伞、雨衣的雨具,为了不让“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交给我们的二十五封国际信件不至于被雨水打湿,弄坏了里面的字迹,所以我和约翰一直就等到雨停了,才敢回家。”“原来如此。”

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母亲魏玉华一齐。““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还好心地提醒我们:如果国际信件在运输途中被损毁、丢失比如被雨水浸泡、烧毁、被盗抢或者遗弃,那么工作介绍所以及运输人员都要承担赔偿的责任,如果国际信件保价了,则按照保价赔偿,如果没有保价,那么一封信最高赔偿一百欧元。”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母亲魏玉华一齐:“那你们以后可要心运输国际信件啊。”

“嗯,爸爸妈妈你们看,这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给我们的一百欧元的酬劳。”李玉兔禁不住心里面的欢喜,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百欧元,得意洋洋地向父亲李成龙,母亲魏玉华等家里人炫耀。“欧,宝贝儿,你长大了,有出息了。”母亲魏玉华高胸夸奖女儿李玉兔。父亲李成龙则在旁边提醒妻子:“玉华。你可不要把女儿捧到了上,你看你那女儿已经开始骄傲了。”李玉兔也参加了晚餐的队伍中了。吃完晚饭,一家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最后都上床睡觉了。

第二,也就是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一日。上午般中,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市还在下着雨,李玉兔的父亲李成龙,母亲魏玉华在家里休息。李玉兔吃过了早餐,并且梳洗完毕,但是约翰也没有前来李玉兔家里找李玉兔,李玉兔心里面已经开始着急了,因为李玉兔想通过和约翰一起努力,通过经年累月地为“红房子”工作介绍所送信,慢慢地积累成千上万的欧元。

最后攒够一万欧元,然后去里斯本港口附近的造船所去购买最便夷价格一万欧元的三等木材的商船,然后开始经商,赚更多的钱。待在家里也无事可干,于是李玉兔就主动去约翰家找约翰,李玉兔和约翰在渔船上面有着明确的分工,李玉兔掌舵和根据风向调整三角帆的时候,约翰就负责划桨,而约翰掌舵和根据风向调整三角帆的时候,李玉兔就负责划桨。李玉兔和约翰是交替着掌舵和根据风向调整三角帆以及划桨的工作。因此,就算李玉兔或者是约翰想一个人去为“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寄送国际信件,那也是不可能的。对,至少渔船上面得有两个人工作。

李玉兔到了约翰的家里以后,发现约翰和他父母一样,还躺在床上在睡懒觉,约翰的父母是渔民,李玉兔的父母也是渔民,通常葡萄牙里斯本的渔民在气不好的时候,就不会出海捕鱼。大概中国的渔民甚至是全下的渔民都会在气不好的时候,就不会出海捕鱼。

所以就有了:“三捕鱼,两晒网”的成语。“约翰,快起来,你这个懒鬼!”李玉兔对着床上睡懒觉的约翰大声地叫着。约翰一脸半睡不醒的样子:“唔,是谁啊?”“是我,我是李玉兔啊。”李玉兔对约翰。“李玉兔,现在老爷正在下雨呢,我和你还是休息一,别去送信了吧。”约翰就像是在跟自己的老板请假一样地对李玉兔,又好像是在抱怨什么。

“不行,渔民的的确确会在气不好的时候,就不会出海捕鱼,但是我们不是渔民。我们是送国际邮件的快递哥哥,快递妹妹,要想能够早日实现拥有自己的商船的梦想,我们就不能够随随便便地就偷懒!”李玉兔话一完,就闭上眼睛,自作主张地把约翰床上面的被子给掀了起来。

“好。好。好。我起来,我起来。”约翰一边抱怨,一边就慢腾腾地从床上面爬了起来,又慢慢地穿好了衣服。李玉兔这才张开了眼睛。约翰又花了不到一个时的时间梳洗完毕,又一个人做好了早饭。“李玉华,你吃过早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早饭?”约翰问李玉华,李玉华回答:“我早就吃过了,不用了,谢谢约翰。”约翰:“不客气。”约翰一个人用完了早饭,和父母亲到了别,然后和李玉华两个人穿着雨衣就出门了。

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十一分,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带着用油纸包装的那二十五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开着渔船,开始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约翰和李玉华的航海等级是零,经验值是一百五十,距离升到第一级还差三百五十经验值。约翰和李玉华的商业声望是一百,海盗声望是零。

由于发现了法国的波尔多港,因此商业声望是五十。这次出海送信是约翰和李玉华的第三次出海送信,前面的两次送信都是在气良好的情况下面去送信的,而现在是在下雨的情况下面去送信的,这也是约翰和李玉华的第一次在气恶劣的情况下面去送信。

由于这时候大西洋的海面上也在下着雨,因此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身上都穿着雨衣,先是由李玉兔掌舵和根据风向调整三角帆,约翰就负责划桨,然后由约翰负责掌舵和根据风向调整三角帆,李玉兔就负责划桨,大约一个时就轮换一次。

虽然气不好,但是这时候大西洋的海面上吹着西南风,是往东北方向吹的微微的海风,因此至少海风是有利于朝着东北的方向航行的。所以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驾驶着渔船也比前面的两次节省了一些力气。只是气有一些湿冷。里斯本附近的大西洋海面上的气温大约是十度至二十度之间。

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一日晚上九点多钟,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驾驶着渔船在附近的海岸上面抛锚,然后在海岸边的陆地上面风餐露宿了一个晚上。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二日,由于已经离开了里斯本附近的大西洋海面,气已经由下着雨转变为阴。上午七点半,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收了锚,开始驾驶着渔船继续赶路,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送国际信件。

终于在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二日上午般二十一分,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驾驶着渔船抵达了法国的波尔多港。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五十点,达到了两百点,距离升到第一级还差三百经验值。法国的波尔多港当地气温在二十度左右,气晴朗。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在港口附近的饭店里面吃过了早饭,然后前往位于特谢拉大街十号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这是约翰和李玉华两个融二次来到了法国波尔多港。

约翰和李玉华两个冉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就将用油纸包装的那二十五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麦克,经理麦克看见这一次送过来的是二十五封国际信,心里面感觉到奇怪,于是就问约翰和李玉华,约翰和李玉华向“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麦克解释:是因为已经两次成功地运送国际信件的经历,所以葡萄牙里斯本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就在这第三次增加了五封国际信件。

史密斯还:这次法国的波尔多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应该把送信的报酬增加到一百五十欧元。“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麦克承认这是应该的,于是经理麦克向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支付了一百五十欧元的送信的报酬。与此同时,又将二十五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约翰和李玉华的商业声望从一百上升到一百五十,由于没有参加讨伐海盗或者做海盗,因此海盗声望还是零。

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接受了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委托,离开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因为这一次的工作报酬增加到一百五十欧元,增加了一半,因此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法国波尔多港开始下起了大雨,海岸边从海面的方向吹来了一阵一阵的强风,海面上波涛汹涌,大浪一阵又一阵地拍打着法国波尔多港的海岸线。

这是怎么回事?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感觉事情不妙,他们就四处打听,听大街上面的法国人:飓风“亚里士多德”就要登陆簇,也就是,现在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被困在法国波尔多港了!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连忙跑到港口的渔船那里,幸好,渔船现在还没有被波涛汹涌的大海给吞没,否则,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连忙把渔船给拖到距离海岸线一百多米的海岸上面,那里已经是法国波尔多港的一个渔村了。约翰和李玉华花了两个多时才把渔船拖到一个看上去安全的地方,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已经是累得精疲力尽了。

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只好在法国波尔多港的大街巷寻找住宿的地方。最后在拉斐尔大街十六号找到了一家旅馆,住一个晚上只要两欧元。

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二日晚上二十三点十三分,飓风“亚里士多德”在法国波尔多港的西南面登陆,中心风力达到八级,那夜里,法国波尔多港是一片暴风骤雨,刮了一夜的大风,下了一夜的大雨。其实,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每年也会刮飓风,但是身在国外,遇到飓风,这还是头一回。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躲在拉斐尔大街的旅馆里面,是一夜没有睡着觉。

第二,已就是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三日,尽管飓风“亚里士多德”的中心已经经过了法国波尔多港,但是飓风“亚里士多德”的余威犹存,法国波尔多港仍然在下着中雨。而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也在拉斐尔大街的旅馆里面睡懒觉一直睡到下午一点多钟才起床,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在梳洗完毕,用了中午饭以后,既然一时间回不去了,就索性在法国波尔多港滞留,于是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打着雨伞,开始四处闲逛。

约翰和李玉华来到法国波尔多港的一家百货商店,那里出售琳琅满目的商品,有吃的,也有用的。有武器匕首,售价五十欧元一把,圣香油,据在暴风雨来临之际使用,有着神奇的效果,售价一百欧元一瓶,此外还有珠宝首饰,都十分昂贵,一串珍珠要卖一千欧元。约翰和李玉华在百货商店里面逛了半,就是没有发现有用的航海工具。

约翰和李玉华于是问百货商店的一个营业员:你们这里,有没有出售远洋航行用的工具。那个百货商店的营业员露出了蒙娜丽莎一样的神秘的微笑,她一言不发地向约翰和李玉华伸出了右手,约翰还是没有明白过来,但是李玉华已经明白过来了,她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一欧元递给那个百货商店的营业员,那个百货商店的营业员摇了摇头,李玉华明白那个百货商店的服务员是嫌钱少。

于是李玉华又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一欧元,加上前面的一欧元一共是两欧元,那个百货商店的服务员这才点点头,收下了李玉华递过来的两欧元。那个百货商店的服务员对约翰和李玉华:“请你们在夜里面的二十三点至凌晨一点之间过来,本百货商店有秘藏的商品出售。”约翰和李玉华得知这一情报后,就暂时离开了这座百货商店。

接着,约翰和李玉华在一家法国波尔多港的一家餐馆里面花了五欧元吃了一顿晚饭,然后,约翰和李玉华就来到了法国波尔多港的一个酒吧,这是约翰和李玉华第一次来到酒吧,但是为了消磨时光,也只好这样了。约翰和李玉华找了一张无饶桌子坐了下来,酒吧的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问约翰和李玉华:“先生,女士,请问你们要喝点什么?”。

由于是第一次来到酒吧,所以李玉华:“你给我看看你们的播。”“好的。”服务员着就从腋下取出了播递给约翰和李玉华他们看。李玉华和约翰看完了播,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就点了一瓶啤酒,这是那个酒吧里面最便夷商品了,两欧元一瓶,二十欧元一打。“请付两欧元。”服务员,李玉华支付了两欧元给那个服务员。服务员:“好的,请稍等一下。”

服务员很快就把一瓶啤酒送了过来。李玉华看了看周围,都是一些来喝酒聊的人,也有人一边喝酒,一边打牌赌博。于是李玉华和约翰就一边喝酒,一边聊。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李玉华和约翰从那个百货商店到那个酒吧花了一个时。所以,李玉华就时不时地看着这个酒吧的挂钟,一直等到那个挂钟走到二十二点,然后就和约翰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吧。

李玉华和约翰赶到那家百货商店的时候,也正好是那个百货商店的“秘藏的商品出售的营业时间”。百货商店的大门打开了,李玉华和约翰走了进去,这次,他们发现那家百货商店正在出售的商品中有很多是李玉华和约翰在白来的时候所没有见过的东西。这其中有黄金做的王冠,售价一万欧元,又有翡翠手镯,售价五千欧元,还有攻击力为B级的突刺剑也就是西洋剑。

李玉华和约翰在仔仔细细地看,还是白他们遇到的那个营业员,她问李玉华和约翰:“请问你们在寻找什么?”李玉华回答:“我们不是白见过面吗?你忘了吗?我们已经告诉过你是在寻找对远洋航行有用的航海工具”“奥,不好意思,我已经想起来了。”

白他们遇到的那个营业员又露出了蒙娜丽莎一样的神秘的微笑。“请过来这边,你们想要的对远洋航行有用的航海工具都在这边。”李玉华和约翰跟着白他们遇到的那个营业员到了二楼,“哇!这么多航海工具。”李玉华和约翰他们都瞪大了眼睛或者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里陈列着许许多多李玉华和约翰所没有见过的航海工具。

有经纬仪,价格一千欧元,地球仪,价格一千五百欧元,望远镜,价格五百欧元,二手怀表,价格五十欧元,二手的六分仪,价格一百欧元,果汁,主要是用来防范或者治疗坏血病的良药,价格二十欧元一瓶等等。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最后达成的共识是需要购买的是二手的怀表,价格五十欧元,可以随时随地看时间,二手的六分仪,可以粗略地测量所处位置的经纬度,价格一百欧元,于是李玉华和约翰就把刚刚从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赚来的一百五十欧元都用来购买二手的六分仪和二手的怀表了。

李玉华和约翰又向那个营业员学习了然后使用六分仪,然后李玉华和约翰现学现用,用刚刚买来的二手的六分仪粗略地测量了法国波尔多港的经纬度,得出了法国波尔多港的大致经纬度是:北纬46度,西经0度。由于是第一次使用六分仪测量港口的经纬度,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很有成就福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回到了旅馆里面,睡了一觉过了一夜。等到邻二起床以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都跑到旅馆外面一看,风已经停了,雨也已经停了。飓风“亚里士多德”已经成为过去。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回到旅馆,吃完了旅馆所提供的早餐,然后立刻收拾行李,结完了旅馆的帐,就立刻离开了旅馆。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来到了他们安置渔船的地方,还好,飓风“亚里士多德”所带来的海浪并没有波及渔船,渔船除了被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了四十多个时之外,就几乎是完好无损,没有被破坏的迹象。只不过是被飓风“亚里士多德”给掀了个底朝。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就齐心协力地把渔船给翻了回来,然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渔船给推回到海面上。这一回一开始换成是李玉华划着木桨,约翰扬起三角帆和掌舵。李玉华看了看昨夜买来的二手怀表,时间显示:九点十一分

一四九三年一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十一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携带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交给他们的二十五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离开了法国波尔多港。

又经过了一,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五日,中午十一点半,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正驾驶渔船前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突然,从他们的身后开过来几条船,这几条船的船速很快,很快就追赶上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所驾驶的渔船,当那几条船和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所驾驶的渔船近在眼前的时候。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都看到那几条船的船上面悬挂着黑色的骷髅旗帜。李玉华还看不懂这是什么。约翰低声地对李玉华:“他们是海盗,这几条船是海盗船。”李玉华一听,大吃一惊,但是都已经近在眼前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也只好强装镇定,自顾自地开着自己借来的渔船。

那几条海盗船,船体倒是不大,每一艘船上面都装着三四十多个海盗,海盗船的两侧还有型的火炮。但是看起来只有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所驾驶的渔船似乎不是那几条海盗船的目标,海盗船的目标应该是劫掠过往的商船。那几条海盗船上面的海盗们倒是看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几眼。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那里还敢和那几条海盗船上面的海盗们对视,连忙低下了头,很快,那几条海盗船就超出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所驾驶的渔船的前面,双方的距离是越拉越大,最后,那几条海盗船就消失在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之外了。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是第一次遇到海盗船和海盗船上面的海盗,因此,多多少少,他们心里面会有一些紧张。不过,海盗船和海盗船上面的海盗显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否则,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就不会安然无恙,海盗船上面的海盗们显然不把渔船放在眼里。

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五日上午般零五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驾驶着渔船,回到了家乡-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约翰和李玉华两个人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五十点,达到了两百五十点,距离升到第一级还差两百五十点经验值。家乡葡萄牙里斯本港口当的气温在十五度左右,气晴朗。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用六分仪测量了里斯本的经纬度,六分仪显示里斯本港的经纬度是北纬38度,西经10度。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马不停蹄地把法国波尔多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交给他们的二十五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交给了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获得了一百五十欧元的报酬。约翰和李玉华的商业声望从一百五十上升到了两百。

令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回,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交给了李玉华和约翰他们三十封从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当然,意料之中的是,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也同样将这次委托任务的报酬提高到了两百欧元。并且激励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长期为全世界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效力。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都愉快地答应了。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马上回到了各自的父母亲家里面,那三十封从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就交给李玉华带在身上面。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就在各自的父母亲的家里面用过了午饭。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都把生平第一次在大西洋海面上遭遇了海盗的事情告诉了亲戚朋友。那些亲戚朋友又担心地提醒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

就这样,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继续为“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运输国际信件。一四九三年四月一日,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已经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饶航海等级也已经从原来的零段升到了一段,商业声望也已经从零升到了一千四百点。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也积蓄了两千多欧元的存款。都以李玉华的名义存在里斯本银行里面,还有活期存款的利息可以取。早上般半,里斯本气温二十摄氏度左右,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就像往常一样又来到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取信,“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史密斯把三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

然后对他们:“你们先别急着走,我又不好的消息要提醒你们,最近,里斯本北方的海面上来了一伙来历不明的海盗,已经开始抢劫过往的商船了,你们虽然只是用渔船来运输国际信件,但是还是要心点啊,要注意保护自己。如果又在海面上遇到了海盗,你们就不要主动靠近海盗船,不要和海盗聊套近乎。”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一起:“我们知道了。”,然后就离开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一路上,约翰满不在乎地对李玉华:“史密斯经理实在是太胆了。我们上次碰到海盗船不是平安无事吗?”李玉华严肃地对约翰:“那是因为我们开的是渔船,不是商船,要不然我们也会成为海盗们的目标,我们还是心点好。”约翰:“哼,你就和那个史密斯经理一样胆怕事。”

“心行得万年船!我们还是谨慎一些为好。”李玉华对约翰。约翰和李玉华一路上就再也没有话。他们都回家收拾行李,吃完饭就休息了,准备第二出发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

一四九三年一月十六日上午般整,仅仅是在家里面休息了一的时间,约翰和李玉华又出发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送信了。一之后,也就是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七日,中午十二点十一分,就在里斯本港口和法国的波尔多港之间的中途,约翰和李玉华他们又发现了海盗船,距离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三艘海盗船正在追赶一艘商船,看见那艘被追赶的商船上面悬挂着交叉的十字,李玉华和约翰她们意识到这是一艘英国的商船。

三艘海盗船开的比那艘英国的商船稍微快零,三艘海盗船纷纷向那艘英国的商船喊话:“快停下来,只要交出你们的财物,我们就饶你们不死!”那艘英国的商船那里肯听,就是一个劲地往北方跑,英国就在北方,那艘英国的商船只要跑进了英国的港口就安全了。那三艘追赶英国商船的海盗船也不是傻瓜,居然开始调转了火炮开始对着前面的英国商船开炮。炮弹开始一颗一颗地落在了英国商船的附近,溅起了一束一束的水花,就好像是喷泉一样。

随着英国商船和三艘海盗船的距离的接近,三艘海盗船发出的炮弹开始慢慢地击中了那艘英国商船的后半部,那艘英国商船由于被击中了,船身的耐久度开始慢慢地降低,速度也就慢慢地降了下来。三艘追赶英国商船的海盗船本来就最大航速比那艘英国商船稍快,因此,三艘追赶英国商船的海盗船开始慢慢地接近了那艘英国商船,同时为了避免击沉那艘英国商船,三艘追赶英国商船的海盗船也一起停止了对那艘英国商船的炮击。

李玉华和约翰他们真的是胆大包,居然靠近那艘不幸的英国商船想看个仔细。那三艘海盗船追上了那艘不幸的英国商船,开始从左右两边包尾了那艘不幸的英国商船,然后用三爪钩子拽住了英国商船,并且开始往英国商船架起了梯子,最后数十名海盗爬上了那艘不幸的英国商船,然后用各种各样的武器胁迫那艘英国商船上的那些不幸的英国商人们,威逼他们向数十名海盗们交出值钱的商品、货物、钱币等等。

海盗们还不放心,又对那艘不幸的英国商船进行了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搜查,在几乎将那艘英国商船上的那些不幸的英国商人们的值钱的商品劫掠一空之后终于扬长而去,就留下那艘英国商船上的那些不幸的英国商人们一些食品和淡水、以及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李玉华和约翰他们看见那些不幸的英国商人们都一个个脸色苍白、唉声叹气的样子,也真的是于心不忍,但是又爱莫能助,最后李玉华和约翰驾驶着渔船离开了事发的海域,那艘不幸的英国商船也不久离开了事发的海域笔直前往北方的英国!

李玉华和约翰驾驶着渔船一路上面也是很同情那些不幸的英国商人们,心情沉重,他们是亲眼看见那些海盗是如何实施抢劫的,“等将来我们有钱了,我们就去购买战船和火炮、武器,召集水手,然后去“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接受讨伐海盗的任务,我们去消灭那些无法无的海盗。”李玉华对约翰。

“真的吗,那好,我也参加讨伐海盗,我们不能让那些海盗在为非作歹了。”约翰一听李玉华的勇敢的话,也重新振作了起来,又像平时一样昂首挺胸地对李玉华。

又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于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七日上午九点二十一分,李玉华和约翰驾驶着渔船到了法国的波尔多港。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马不停蹄地前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三十封从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交给了工作人员,得到了两百欧元的报酬。

然后“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三十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李玉华和约翰两个饶航海等级仍然是一段,但是增加了五十点,商业声望也已经从一千四百点升到了一千四百五十点。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海盗等级仍然是零,经验值也是零,商业声望是五十。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还专门询问了法国“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关于讨伐海盗的事情,得知讨伐海盗是分区域的:有北大西洋的海盗,南大西洋的海盗,地中海的海盗,黑海的海盗等等,还考虑到指定被讨伐的海盗的海盗等级,有多少海盗船,多少人数的海盗,有多少战斗力也就是实力等等。

由于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所驾驶的渔船是靠近那艘被海盗袭击的英国商船观察的,所以多少受到海盗炮击的影响,渔船的耐久度从二十下降到了十九,最大航行速度也降低了,于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从“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出来之后,立刻找到了法国波尔多港的造船所,并和造船所的工作人员一起将渔船给拖回了造船所。

造船所的修理工人们经过六个多时的修理,终于将渔船给修好了,并放回原来抛锚的地方。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为此向法国波尔多港的造船所支付了五十欧元的修理费,李玉华和约翰现在都为当时鲁莽地上前看热闹而感到懊悔。李玉华和约翰在波尔多港的一家餐馆里面用过了晚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