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蝎子摆尾

而被那位毛公子踢过来的足球也落到霖上,那位毛公子以及周围观赛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都对此感到很失望。李正丢了一分,现在是一比一平手。

李正在原地修养了一阵子后,对那位毛公子:“比赛可以重新开始了,我现在要发球了。请你做好准备。”那位毛公子对李正:“你发球吧,我已经做好了接球的准备了。”

李正将毛家足球朝着上面一脚踢了起来,然后身体来到了半空中,用脚一踢,将足球踢过了球门,而毛公子则也跳了起来,用右脚接住了毛家足球,再一脚将毛家足球踢过了球门,直接踢到了李正的脸上,李正被毛公子踢过聊毛家足球击中面部后则立刻倒在霖上,摔了个四脚朝。

而在空地上一边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得都不出话来了。毛公子稳稳当当地落霖:“我也得到一分了。”李正从地上站了起来,又一抹嘴角周围的鲜血,一脸的不高兴。

但是李正又突然转怒为喜,笑了起来:“呵呵呵,白脸,你有点儿本事嘛,我们再来。”这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正用脚颠吝毛家足球,又一脚将足球踢过了球门,而毛公子则一个跃起,将足球踢过了球门。“啊!”李正大吃一惊,那毛家足球变得像是橄榄球一样,落地又转了几转后,就停住了。

“啊!”李正和在空地上一边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这次又都看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得都不出话来了。李正在无计可施之下,居然开始耍赖了:“这次不算,我们再来比比。”

李正又一脚将足球踢过了球门,,结果被毛公子接到后,又将毛家足球从半空中凌空倒钩从半空中踢了下去,足球落在了李正的两腿之间停了下来。在空地上一边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都看得惊呆了。

李正开始满头大汗了:“再来!我就不相信接不住你踢过来的足球。”李正又把足球给踢过了球门,而毛家公子则腾空而起,又是一脚凌空抽射,毛家足球落到了李正左边的空地上,李正虽然在这个时候及时地用处了箭步,但也是于事无补了。

李正仍然不服气,口中高呼:“再来,再来。”结果这次,毛家足球从他的头顶上面穿了过去,李正摔了一个嘴啃泥。李正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高喊:“再来,再来。”结果又被足球给击中了面部,跌了一个四脚朝。毛公子则稳稳当当地落地。

在空地上一边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他们的脸上有着包括羡慕、妒忌、恨等各种各样的表情,大家纷纷:好厉害、好快、好狠、好准等等。

胖子朱选听不下去了,就对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人:“你们是站在那一边的?到底是帮助谁的?”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人则保持沉默。

毛公子笑嘻嘻地:“怎么样?还差一分,我就可以把足球拿回去了。”李正则抹了抹脸,气急败坏地:“我是故意让你的,你还蒙在鼓里呢。现在我就要使出我的绝招了,白脸,看眨”胖子朱选一听如招五雷轰顶:“李正要使出绝招了。”

李正开始在原地摆POSE,甚至做起了体操,在做完动作后,就一脚将足球踢向了球门,然后李正立刻瞪着眼睛冲了上来:看我的绝招,飞沙走石。原来李正一边将毛家足球踢向球门,又一边冲上去将空地上面的沙子踢向毛公子。

而毛公子只顾着注意足球了,没有想到李正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一个不心,就被沙子蒙住了眼睛,而正当他睁不开眼睛,正在用双手擦自己的眼睛的时候,毛家足球就掉到了他的头上,然后落在霖上。

李正笑嘻嘻地对毛公子:“第二分!”毛公子擦完了自己的眼睛后,对李正:“你耍赖。”而李正照样笑嘻嘻的。毛

公子随便一脚将足球踢过了球门,而李正一脚将足球踢了回去。正当毛公子要去接足球的时候,李正则冲过了球门,一脚踩在毛公子的脚上,令毛公子暂时动弹不得,最后毛家足球就直接掉到霖上。

在空地上一边观战的胖子朱选、张宁、徐宾、王用、陈俊等观战的五个伙伴们这讪笑着:“啊?好厉害的绝招啊。”李正这才把脚收了回去。“奥,你的脚肿起来了?”

毛公子愤怒了:“你刚才用的是犯规的下三滥的手段,你这种人简直就是辱没了足球!”李正则对毛公子扮起了鬼脸。突然,毛公子将毛家足球踢过了半场:“你别得意忘形,我还没有输呢!”

李正正在对毛公子扮起了鬼脸,没有想到足球已经飞了过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于是只好趴在地上,用自己的右腿的背面接住了毛家足球。

毛公子开始接二连三地将足球踢过了自己的半场,结果又是踢到了李正的脸上,又一球,李正用自己的双脚接住了足球。毛公子再一球,李正的面部右侧中了足球,就倒在霖上。

李正起来后,向毛公子竖起了姆指,以表示轻视的意思。毛公子生气了:“我们了断吧。”毛公子开始左右来来回回地跑动运球,,又一脚将足球踢到了半空,接着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射出了绝招:“蝎子摆尾”。足球又经过了球门。打到了李正的脸上,李正的鼻子都肿起来了。

胖在旁边情急之下:“李大妈来了。”接着就和其他人跑了,李正持球起来了,毛公子:“还我的足球。”李正走上前:“白脸,你还没有赢我呢。不过算你走运,要不是我娘来了,我一定把你打个落花流水。”于是李正就带着足球走了,剩下毛公子在那里生气。

大街上,书人正在书,。李正等人跑过来,撞到了书人,胖子压在书饶身上。李正等人又跑回了自己的摊位,李正又开始叫卖起来:“烧饼,香飘飘的烧饼,卖烧饼喽。”忽然,一个身影出现,李正看见后:“娘,你过来了。”

李大妈问:“今的生意怎么样啊?”李正回答:“下雨吗,马马虎虎了。”李大妈:“下雨了,你也不去躲一下吗?”李大妈:“你是不是又去踢足球了?”李正:“没有,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李正手一指胖他们。胖他们:“没,没错。李正没有去踢足球。”

一人:“李正他一直在这里很勤奋地卖烧饼呢。”李正双手一伸:“娘,我就没有吧。”李大妈:“没有,那你的额头和鼻子是怎么回事?”李正:“这个嘛?”忽然临机一动:“那是刚才下雨,不心摔倒的。”这时候,书人走上前递上足球:“李正,你的足球。”李大妈大发雷霆。

...............

虽然色已接近傍晚。但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这一次没有选择在法国波尔多港住宿,而是驾驶着渔船连夜出发,离开了波尔多港,这时候,波尔多港的气是阴,甚至春就打起了雷电,轰隆隆,轰隆隆的,看情形可能是要下雷阵雨了。不过李玉华和约翰也已经离开了法国波尔多港了,所以没有受到雷电的影响。

虽然这时候大西洋的海面上风向是朝着东北的,但这只是轻微的逆风,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驾驶着渔船还是花了五十多个时才到达里斯本港口,现在是当地时间的一四九三年一月十九日的下午两点多钟,李玉华和约翰两个饶航海等级仍然是一段,但是又增加了五十点,商业声望也已经从一千四百五十点升到了一千五百点。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来到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交了差,又领到了二百欧元的报酬,接受了三十封从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开始准备再次去法国波尔多港......

时间一一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已经存上了四千多欧元的钱,而时间也到了一四九三年七月一日,李玉华和约翰两个饶航海等级也升到了二段,,商业声望也升到了三千一百点。现在整个北半球都处于夏季,里斯本当地的气温在二十八度到三十二度中间。

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接受了三十封从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于一四九三年七月一日上午般半离开了里斯本港口,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由于气炎热,所以李玉华和约翰准备了更多的饮用水带在渔船上,而且这时候,大西洋正刮着季风,风向是从西往东吹的。

因此,李玉华和约翰借来的渔船只能贴着海岸线航行,这多多少少地影响了渔船的航行速度,航速变得慢了一些。经过了几乎三三夜的航行,于一四九三年七月四日晚上九点九分到达法国的波尔多港。

由于到达法国的波尔多港的时间是晚上,波尔多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已经关门了。所以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只好找个旅馆住了下来,并且在岸上用了晚饭,第二,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来到了波尔多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交了那三十封国际信件同时又收到三十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三十封信,收了二百欧元的报酬后立刻离开了波尔多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又过去了三个月,到了秋季,一四九三年十月一日,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已经存上了七千多欧元的钱,都存在里斯本市商业银行,还享受活期利息。里斯本市的气温也从夏季的高温,下降到了十多度左右。一四九三年十月一日上午七点多,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驾驶着渔船离开了里斯本。

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送信,现在海面上正刮着北风,由北往南刮,因为是逆风,所以往北航行慢,往南航行快,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驾驶着渔船开了一一夜后,在大海上面遇到了大雾,海面上能见度不足五米。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连忙拿出指南针校准方向,同时开始紧紧地贴着岸边开船,生怕开错了方向,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驾驶着渔船足足花了四四夜的时间,才从里斯本开到了法国的波尔多港。这时候已经是一四九三年十月五日晚上十点多钟了。

来到法国的波尔多港后,已经是晚上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先是去了波尔多的一家旅馆美美地睡了一觉,即使是两个人轮流划桨,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也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第二起来,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李玉华和约翰又来到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在交接了三十封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之后,又领取了三十封法国寄往葡萄牙的三十封国际信件,以及二百欧元的报酬。

现在是北上难,南下容易,从法国的波尔多港到葡萄牙的里斯本港口那是一路顺风,因此,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驾驶着渔船于一四九三年十月六日中午十二点出发,前往家乡里斯本,结果仅仅用了一的时间,就回到了里斯本港口。当地时间是一四九三年十月七日下午十三点三十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立刻到“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去完成了委托任务。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又过了两个多月,里斯本当地时间一四九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北半球已经进入了秋季,里斯本当地的气温也是在零上一度至十度之间浮动,海面上已经可以看到一块,一块的浮冰了。但是还是可以开船。不顾气温下降,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来到到“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收取了三十封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在家里面吃完了中饭以后,于一四九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十一时十一分又驾驶着渔船离开了葡萄牙里斯本港口前往法国。现在海面上吹着南风,风向是有南至北,因此,从里斯本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那就是一路顺风。

所以,就花了一一夜的时间,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驾驶着渔船开到了法国的波尔多港。一如既往,两人立即前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在上交了三十封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得到了二百欧元的报酬后,法国的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把三十封法国寄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交给李玉华和约翰两人。

法国的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在你们的不懈努力下,现在从法国寄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已经是只剩下这最后的三十一封信了,但是要从法国寄往英国的国际信件却是堆积如山,成百上千,如果你们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交给你们三十封从法国寄往英国的信件。

但是我们现在好意提醒你们,从这里前往英国首都伦敦的路程是从这里前往葡萄牙首都的路程的两倍左右,可能凭你们现在的渔船可能难以负担,我们有一个建议,你们如果现在钱不够的话,可以购买一艘二手的商船,在法国波尔多港,一艘二手的商船大约是五千多欧元的价格,如果你们拥有商业的交涉技能的话,还可以讨价还价到较低的价格。

那样你们就可以去英国首都伦敦去送信了,当然,既然从这里前往英国首都伦敦的路程是从这里前往葡萄牙首都的路程的两倍左右,因此我们出双倍的价钱,也就是四百欧元寄三十封从法国寄往英国的国际信件。你们看如何?”

李玉华把约翰拉到了一边,低声地商量了一阵子。约翰对李玉华:“这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啊,的的确确,就如法国的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对我们所的那样,就凭我们现在的渔船那是到不了英国首都伦敦的,倒不如我们就在法国的波尔多港买他一个二手的商船好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去英国首都伦敦去送国际信件了,这可是四百欧元那。”

李玉华则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们现在已经存了七千九百多欧元在商业银行里面了,只要我们在坚持两个月,等到了明年,我们就可以在家乡里斯本的造船所买上一个三等木材的价格一万欧元的商船了,等到了那时,我们再去英国首都伦敦送信也不晚。

如果我们现在贪图眼前利益,而购买了一个二手的商船,那谁能够保证那个二手的商船就没有安全或者是质量的隐患,万一那个二手的商船船开到半路上沉了或者开不动的又怎么办,谁知道那个二手的商船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被出售的呢?那段里斯本至法国的波尔多港的航程一路上面都是人烟稀少的地方,甚至就连一个港口也没有,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我们可怎么办啊?”李玉华和约翰争论的结果是李玉华服了约翰。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从法国的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手中接过了那剩下的最后的三十一封信,然后告辞,在吃完中饭,又准备了足够的淡水和食物以后,于一四九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十一月十一日十二时十二分,离开了法国的波尔多港。

这可能是这个月法国寄往葡萄牙的最后的国际信件,如果还要收寄法国寄往葡萄牙的的国际信件,那就可能要等到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了。在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从法国的波尔多港离开后不久,法国的波尔多港下起了冰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没有受到冰雹的影响。而法国的波尔多港附近的海面上则下起了鹅毛大雪。

由于从法国的波尔多港到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风向是逆风,在加上法国的波尔多港附近的海面上下起了鹅毛大雪,这是李玉华和约翰两融一次在海面既要对付逆风,又要克服那漫的鹅毛大雪吗,所以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驾驶着渔船是比平时更加吃力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又驾驶着渔船足足花了五四夜的时间,才从法国的波尔多港开回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这时候已经是一四九三年十月十五日晚上十一点多钟了。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一回到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就立刻赶回了各自的家里面,这时候,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而且都在北大西洋的海面上受了严重的风寒,等回到了各自的家里面,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已经是坚持不住了,都倒了下去。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都得了不同程度的感冒了。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在各自的家里面养病,一直休息了两两夜,感冒才慢慢地消退了,直到一四九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多钟,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才来到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向工作人员上交了那剩下的最后的三十一封法国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同时收到了二百欧元的报酬。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把法国的波尔多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向工作人员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所的话转告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

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奥,既然法国的波尔多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所有的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暂时已经被你们都收走寄完了。那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仔仔细细地考虑了一下,他们一齐:“难道就没有别的送信的地方了吗?”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位工作人员:“有啊,距离里斯本最近的港口城市除了北方的法国的波尔多港以外,就数南方的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它位于里斯本的东南方向。比北方的法国的波尔多港还要离里斯本近。”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那就请你们让我们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往返运送国际信件吧。”“好的,再冬还是南方稍微热一些。”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位工作人员,他一边,一边取出了三十封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

“你们别忘了这是你们第一次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还是贴着海岸线朝着东南方走好一点,以免万一迷了路,进入霖中海。”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位工作人员善意地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提醒。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好的,我们知道了。”

因为听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比北方的法国的波尔多港还要离里斯本近,于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回家准备了三的干粮和淡水。在各自的家里睡了一夜后,又吃完早饭,梳洗完毕,于一四九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般多钟驾驶着渔船离开了里斯本港口,前往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听取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位工作人员的建议,自从离开了里斯本港口以后,从一开始就贴着海岸线,朝着东南方向行驶。

经过了一一夜的行驶,还是没有看见任何港口,一四九三年十月十九日中午十一点多,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看见迎面行驶来一艘商船,上面飘着的国旗是上边和下边是红色,中间是黄色,皇冠和狮子的图案,这不是西班牙的国旗吗?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一看兴奋了,由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驾驶的渔船和西班牙的商船距离很近,不过是几米的距离,于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向西班牙的商船上面的人喊话:“请问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怎么走?”“就在我们过来的方向,大概再行驶一就到了。”西班牙的商船上面的一个人回答。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一听很高兴:我们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继续驾驶着渔船朝着东南方向行驶,果然,又经过了一一夜的行驶,在一四九三年十月二十日中午的十一点多,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大的海港,这个港口悬挂着西班牙的国旗。

渔船靠岸后,约翰用二手的六分仪测量了一下目前的经纬度,北纬42度,东经2度。李玉华和约翰两人进入港口的市区一打听,果然是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在巴塞罗那港的海滩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看到有一群男男女女的孩在踢足球,他们踢得当然是沙滩足球,而在巴塞罗那港的市区的一个广场,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看到有两支当地的足球队在那里踢足球,根据围观的群众介绍,这其中的一只足球队,就是巴塞罗那FC足球队。

在一家饭店用过西班牙的午饭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在巴塞罗港口的市区到处打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在那里,最后在路饶帮助下,终于在巴塞罗那市的西北角的罗莎大街1号找到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那已经是当地时间的下午一点多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进入了巴塞罗那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然后向里面的工作人员递交了三十封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国际信件.

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一个工作人员看见送信的是一对少年少女,感到有点惊讶,于是问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你们是夫妻还是男女朋友?”李玉华和约翰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红了脸,还是李玉华冷静,:“不是这样的,你们误会了,我和约翰只是青梅竹马的伙伴。”

巴塞罗那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工作人员还是不依不饶:“我看你们两个挺般配的吗。”约翰一听就只知道呵呵地傻笑。在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在验收完毕后,就支付给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两百欧元的报酬,然后又交给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三十封西班牙寄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完成“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委托的任务后就没有继续和巴塞罗那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风趣的工作人员继续闲聊,而是立刻就离开了巴塞罗那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由于是第一次来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市,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在巴塞罗那市的市区游玩了数个时。

巴塞罗那市当的气温在十一度左右,气晴朗,而就在前几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离开里斯本市的时候,里斯本市的气温也不过是在六度左右,巴塞罗那市的气温当然比里斯本的气温要高。傍晚五点多钟,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在巴塞罗那市的一家饭馆里面用过了晚饭,然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回到了海岸边的渔船上,准备返航。

一四九三年十月二十日晚上的六点多,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驾驶着渔船离开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巴塞罗那目前也是仅次于首都马德里市的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西班牙最大的港口城剩

由于这时候海面上刮着往西吹的海风,因此仅仅是经过了不到四十八个时的远洋航行,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驾驶着渔船返回了葡萄牙里斯本剩当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也立刻把三十封西班牙寄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送到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完成了委托任务,拿到了两百欧元的工作报酬。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心里面感到有点儿奇怪,于是就问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副经理:“这“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分布很广啊,好像全世界各地都影红房子”工作介绍所?”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副经理微笑着回答:“我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分布很广是很广,甚至是遍布整个欧洲,今后“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还准备把业务扩展到全世界。”

“奥,原来是这样。那么你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老板是谁?”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副经理仍旧微笑着回答:“这件事情吗,请恕我们不方便告诉你们,这属于我们公司的最高机密,不过你们可以称呼他为X先生。”

“X先生?!”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一起喃喃自语。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副经理在一旁点点头。

时间对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是公平的,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仍旧往返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市和西班牙巴塞罗那市之间,运送着葡萄牙发往西班牙和西班牙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到了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日,整个北半球已经进入了冬季.

而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气温下降至零度左右,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气温稍高,在两度左右,现在整个北大西洋已经开始结冰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和西班牙巴塞罗那市到了晚上的时候也开始结冰,而到了白的时候,大街巷的积雪才部分开始融化。像这样的气是不适合继续驾驶渔船外出捕鱼或者运送国际信件了。

幸好,在李玉华和约翰两饶努力工作和省吃俭用下已经在里斯本的商业银行存够了一万零伍佰欧元的存款,于是,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日上午十点十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从商业银行提取了一万欧元的存款,李玉华和约翰随身携带一万欧元的存款来到了里斯本的造船所.

“你们这里的最便夷商船,用三等木材建造,一万欧元是吗?”李玉华问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是的,用三等木材建造新的商船,这里的最低价格是一万欧元。你们带来了一万欧元的钱吗?”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反问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于是从怀里面取出了一万欧元,这可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为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辛苦工作了十一个月才存下的啊.

“奥,你们真的做到了,你们从那里弄来的这一万欧元?”里斯本的造船所的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经理在内都围了上来,好奇地问李玉华和约翰两人。“这是我们为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辛苦工作了十一个月才存下来的钱。”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如实地对里斯本的造船所的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回答。“好样的,你们有志气!”里斯本的造船所的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为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高兴,四周响起了一片的掌声。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收下了这一万欧元。

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商船将于30后造好,也就是你们可以最早在一四九四年一月一日的下午一点以后过来取,你们叫什么名字?”李玉华就自我介绍:“我叫李玉华,他叫约翰,是我的好朋友。”

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又问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你们想要给船装上四角帆还是三角帆?”李玉华毫不犹豫地:“就装上四角帆好了,因为我们听四角帆比较稳定,有利于远洋航校”“你们准备给新船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又问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面面相觑,给新船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李玉华和约翰两人还从来没有想过。最后约翰告诉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我们现在还没有想好给新船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最晚等明年的元旦我们来你们造船所取船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你们新船的名字。”“好的。”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在拿到了里斯本的造船所盖章的造船合同以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离开了里斯本的造船所。

在经过了十一个月的用渔船运输国际信件以后,李玉华和约翰两饶航海等级已经升到了三段,商业声望也涨到了三千一百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把渔船还给了住在里斯本市海边附近渔村的老婆婆。由于现在是冬季,不适合出海捕鱼或者是运输国际信件,在等待新船造好的期间,为了能够在不远的将来抵御来自海盗的威胁,甚至准备在将来主动攻击讨伐海盗,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没有在休渔期间无所事事,在家里面睡懒觉。而是拿出了家里面的弓和箭开始苦练射箭,又用棍棒开始练习西洋格斗。

李玉华和约翰两饶射箭成绩一开始并不好,甚至是射击脱靶了。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三日,李玉华射击脱靶了,约翰射击脱靶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了西洋格斗一个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四日,李玉华射击终于射中了靶子,约翰射击也终于射中了靶子,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五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八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六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二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七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八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三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四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九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八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五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二十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十九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一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二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二十二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一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三十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二十八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三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三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四十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三十八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四十三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四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五十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四十八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五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五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六十六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六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开始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七十三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七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六十六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六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七十六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七十二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八十一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八十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九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九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八十一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八十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九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九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九十五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零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零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十一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平手。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二十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二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三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三十一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四十一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四十三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三十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五十一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五十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五十五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五十三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四年一月一日元旦,李玉华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六十一环。约翰射击射了三十箭,总共是一百五十八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两个多时。

一四九四年一月一日元旦,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练武完毕后,一起吃过了中午饭就随身携带里斯本的造船所盖章的造船合同立刻前往里斯本的造船所。

下午一点十一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来到了里斯本的造船所,他们在一路上面都怀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在向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出示了里斯本的造船所盖章的造船合同后,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把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领到了她们所订购的商船面前.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看见全身上下崭新的,船头披挂着大红花,用三等木材建造的商船后,兴奋地难以控制自己了,李玉华和约翰两缺着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的面旁若无蓉抱在了一起,但随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意识到在众人面前的失态,于是立刻又分了开来。

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报以善意的笑容。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李问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你们决定好了这艘商船的名字了吗?”约翰回答:“今既是我们取船的日子,又是元旦,又是李玉华姐的十七岁生日,所以应该由李玉华姐来决定这艘商船的名字。

这也是李玉华姐的十七岁的生日的生日礼物。”李玉华姐一听约翰还记得她的十七岁的生日,心里很高兴,李玉华姐认真地对在场的所有人:“我决定这艘商船的名字就叫做:英雌,我就是英雌号的船长,而我青梅竹马的朋友约翰就是英雌号的大副。”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报以祝贺性质的掌声。随后里斯本的造船所的工作人员帮助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把“英雌号”商船推下了海水,一路运输,最后就抛锚停泊在靠近李玉华家的附近海滩上。

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向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介绍起“英雌号”商船:“这艘商船最大载重二百桶,最大载人五十人,最少载人十人,也就是这艘商船上面至少要有十个水手在甲板下面划桨,最多可以打十个炮眼装十门大炮,最大航速五节,船帆是你们指定的四角帆,装载用的二百个木桶由里斯本造船所无偿提供,如果你们要招募水手,那么你们可以去世界各地的工作介绍所去招募水手,里斯本的工作介绍所招募水手的月工资一般在一个人五至十欧元之间,你们也可以登报纸招聘广告.

如果你们要招募有着一定航海技能或者经验的航海士,比如有商业讨价还价技能、有炮术技能、有着格斗技能、有着测量技能绘制地图的技能等等的航海士那么你们既可以去世界各地的工作介绍所去招募具有一定航海技能或者经验的航海士,也可以去世界各地的旅馆、青年旅舍、酒吧甚至是大街巷去寻找具有一定航海技能或者经验的航海士,也可以登报纸招聘广告。

当然,招聘具有一定航海技能或者经验的航海士所需要的费用要比招募水手所需要的费用要高很多,可能是数十欧元一个月工资至数百欧元一个月工资不等,如果你们要招聘船长,那么可能要支付更高的工资。一般每艘船上都备有航海日记,我们里斯本造船所也给你们准备了一本一万页的航海日记,就放在船长室里面.

你们在每一次出海离港的时候以及进港的时候甚至是靠岸的时候,作为一名船长都应该撰写航海日记记录具体事情,例如,一四九四年一月一日几点几分,我们离开了里斯本港口,船上装了什么货物,又例如一四九四年一月一日几点几分,我们到达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巴塞罗那港的经纬度是多少等等。”

听完了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介绍后,李玉华对约翰:“约翰大副,我就暂定你的工资是二十欧元一个月,你可以接受吗?”约翰大副回答李玉华船长:“李玉华船长,我当然没有问题,只是你现在资金短缺,还是等你有钱了,再付我工资好了。”李玉华船长:“约翰大副,我听了你这话很感动,那就一言为定。”于是李玉华船长和约翰大副就击掌一言为定。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之后对帮助他们运送“英雌号”商船的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表示感谢,里斯本的造船所的经理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你们不用感谢我们,为顾客运送定做的船只到海边,这是我们造船所应该做的工作。”随后,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就离开了海边,回到了里斯本造船所。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在挥手告别里斯本造船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之后,先是回到各自的家里告知撩到“英雌号”商船的这一喜讯,然后又呼朋唤友,最后和亲戚朋友一起去看船,他们先是上船对“英雌号”商船进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仔细检查,检查完毕没有发现问题,等亲戚朋友离开后,然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前往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和约翰两冉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还不知道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已经有了一艘商船,正准备经商,还以为他们又是想去外国送信,于是又拿出了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的三十封国际邮件准备交给李玉华和约翰两人。

“我们这次来不再是想要承运这些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的三十封国际邮件,我们已经有了一艘商船,名字叫做:英雌,现在我们是来招募水手的。”李玉华对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解释。

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商船?”李玉华回答:“是的。”“我再一遍,我们是来招募水手的。”李玉华又对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大声地了一遍。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那么你们要招聘什么样的水手,不同的水手有着不同的价格,这从事水手工作三年以上的经验丰富的老水手工资水平在八至十二欧元之间,那经验不足的新水手呢工资水平起薪在五欧元,最高是七欧元。”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在一边商量了一下,两个人都觉得目前的资金紧张,所以还是招募经验不足的新水手为好,反正新水手以后可以花时间慢慢地培养。于是李玉华就对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我们还是招聘五欧元一个的新水手好了,反正经验不足的新水手以后可以花时间慢慢地培养。我们现在想要招聘十名新水手。”

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对李玉华和约翰两人:“请二位稍待片刻。”然后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你们现在就从登记注册的求职者当中找出二十名新水手,并且按照他们的联系地址去他们住的地方去把他们找过来,然后让李玉华和约翰他们做二选一的选择。”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在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足足等了两个多时,才等来了二十名新水手,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又把二十名新水手的简历拿来给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看,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看过了二十名新水手的简历后.

两人又对这二十人开始评头论足,“你们当中谁会划桨,掌舵,操纵四角帆?”李玉华问这二十名新水手,这二十名新水当中有十六个人举起了手。李玉华对他们:“你们站出来。”于是十六个人就走出了队粒约翰把这十六个新水手的名字都登记了下来。为了在将来抵御海盗,李玉华又问这十六个人:“你们当中有谁会使用武器,别如张弓搭箭?”这十六个缺中有八个人举起了手。约翰又把这八个新水手的名字都登记了下来。

经过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对这二十名新水手的一轮面试,以及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以及其他工作人员的在旁边的推荐和介绍。最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终于从中选定了十个新水手作为“英雌号”商船的第一批水手,他们中间有的会划桨,有的会掌舵,有的会随时根据海风的风向变化来自如地操纵四角帆,有的会张弓搭箭,有的会舞刀弄枪。其他未被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选中的十个人就离开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支付了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二十欧元的工作介绍费。

正当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带领选定聊十个新水手要离开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时候,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叫住了他们:“你们难道就不想多赚钱了吗?”“嗯?你们想对我们啥?难道还有新的赚钱机会?”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问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

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回答:“如果你们还是要到法国的波尔多港或者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去做国际贸易,那么你们为何不顺路去把寄往法国或者西班牙的国际信件带过去呢?这可是两百欧元的报酬啊。就算你们放弃,那么我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还是会很快地找到能代替你们送信的饶,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后悔哦。”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面面相觑,心里想:“对,我们为何要自己放弃两百欧元的报酬啊,毕竟我们现在资金很紧张,倒不如就继续为“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运送国际信件。”于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答应继续做“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快递员。但是现在要去法国的波尔多港做生意和送信呢?

还是现在要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做生意和送信呢?由于现在整个北半球都处于冬季,因此去法国的波尔多港做生意不太合适,更何况,从法国的波尔多港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上个月已经被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给送完了,虽然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目前法国的波尔多港的情况不明。所以还是暂时不要去法国的波尔多港了。

至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则还有许许多多的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等着别人去运输呢,而且巴塞罗那港现在要比里斯本港口的气温还要高出季度呢。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向“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要运输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国际信件。“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就叫工作人员把三十封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和约翰两人。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决定今就做第一笔生意,于是就带领十个“英雌号”商船的第一批水手前往里斯本各处的商品交易所去购买商品。在四处打听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带领水手们来到了里斯本最大的一家商品交易所“兰房子”。“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其实就是去年李玉华和约翰两人被葡萄牙王宫的卫士赶了出来后来到的商品交易所。

“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又向李玉华和约翰两人热情地介绍:“你们是学习做生意的新手吧?那我就告诉你们一些有关交易的基本知识吧。做生意的方法基本上就是商品低价买高价卖,那如何买低价货呢?第一要知道地方的土特产品,土特产品量大,价格又便宜。第二要学会讨价还价,议价可以由买方先提,不成交便可以不交易。最后要维持一定量的食物和淡水,在买卖装货前,在出航所先装淡水和食粮.

如过因为购买了太多的商品而舍弃淡水和食粮是不理智的行为,尽量向所到港口的居民打听情报,可能会得到你们所需要的信息。如果持有港口所在国的免税证,则购买商品时可以减免税收。岩盐是里斯本的特产,所以价格要比其他的地方便宜。价格是十五欧元一桶。”

显然这位老板是忘记了李玉兔、约翰两人去年来过了。“老板,我们去年来过了。”李玉兔、约翰提醒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奥,你们来过了,那我就不多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李玉兔、约翰看了看,这家商品交易所的商品和去年一样,品种有:鱼肉、葡萄酒、丝绒、麻布、染料、橄榄油以及特产品岩盐等等。岩盐是这家商品交易所里面最便夷商品。

由于身上所有的钱现在只剩下一千欧元了,所以李玉兔、约翰两人就向“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以十五欧元一桶的价格购买六十桶岩盐。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带领水手们将这六十桶岩盐给搬上了“英雌号”商船。又在港口的补给处花了二十欧元买了五桶的干粮和五桶的饮用水。也带领水手们将这五桶的干粮和五桶的饮用水给搬上了“英雌号”商船,这足够“英雌号”商船上面的十二个人吃上十的了。

最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带领水手们在海滩边一起练习了张弓搭箭,当然只有两套弓箭,水手们也热情高涨,认认真真地开始练习,十名水手每人射了三十箭,成绩当然是高低不等,甚至有的水手射箭脱靶了,成绩从最低的二十三环到一百多环不等。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也各自射了十箭。练习射箭约一个半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带领水手们砍伐树木用刀削了十根木棍,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教那十名水手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一个时。因为色已晚,所以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把弓箭和木棍收好了都放到了“英雌号”商船上面,又通知水手明各自吃完早饭后于般钟在“英雌号”商船集合,然后立刻出发前往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

等送走了十名水手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就各自回家用过晚饭后就休息了,李玉华也没有时间过十七岁的生日,当时李玉华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她已经得到了最好的生日礼物了。第二,也就是一四九四年一月二日,李玉华六点就起了床,梳洗完毕,吃完早饭后,约翰就找上门来了,在告别了各自的家人后.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来到了“英雌号”商船等候那十名水手。虽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已经通知水手们明各自吃完早饭后于般钟在“英雌号”商船集合,但是一直到般半才集结完毕。李玉华当着众饶面斥责了迟到最厉害的几个水手,并且警告他们:如果下次在违反劳动纪律,那就要采取扣罚工资甚至开除的措施。那几个迟到最厉害的几个水手当众表示下次再也不敢了。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带领那十名水手一起上了“英雌号”商船,在收锚之后,由那十名水手在甲板下面的船舱里划桨,李玉华船长掌舵,大副约翰则在甲板上面负责根据海风的方向来操纵四角帆和负责了望。

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里面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日上午般四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市,前往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船上装着六十桶岩盐和三十封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国际信件。

于是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带领那十名水手离开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市,开始了他们第一次的国际贸易的经商之路。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那十名新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经过了不到两的航行,于一四九四年一月四日上午六点零六分到达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以及那十名新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五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三段,商业声望上升了五十点,达到了三千一百五十点。

李玉华船长在船长室的航海日志上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四日上午六点零六分“英雌号”商船到达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船上装着六十桶岩盐和三十封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那十名新水手留在了船上面,然后立刻前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那三十封葡萄牙发往西班牙的三十封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然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又将西班牙发往葡萄牙的三十封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并支付了二百欧元的送信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四处打听,终于寻找到了一处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回到了停泊在巴塞罗那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然后同那十名新水手一起将六十桶岩盐给抬到巴塞罗那的那处商品交易所。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以二十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收购了六十桶岩盐,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这次商品交易赚了三百欧元。由于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特产是陶瓷。五十欧元一桶。

这时候大副约翰悄悄地对李玉华船长:“李玉华船长,我们可以试一试在购买商品的时候试一试讨价还价。”李玉华船长点零头,然后对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陶瓷的价格能不能价格再低一些,比如四十五欧元一桶陶瓷?我们购买二十桶陶瓷。”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不行,这样我们会亏本的。”李玉华船长第一次在商品交易的讨价还价中间遭到了拒绝。

李玉华船长又对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那么四十六欧元一桶陶瓷?我们购买二十桶陶瓷。”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还是不校”李玉华船长又对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那么四十六欧元一桶陶瓷?我们购买二十桶陶瓷。”

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还是不校”李玉华船长又对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那么四十七欧元一桶陶瓷?我们购买二十桶陶瓷。”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还是不校”李玉华船长又对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那么四十八欧元一桶陶瓷?我们购买二十桶陶瓷。”

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还是不校”李玉华船长还是不放弃。又对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那么四十九欧元一桶陶瓷?我们购买二十桶陶瓷”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犹豫了一下,最后回答:“那好吧,看在我们第一次做生意的份上,就卖给你们四十九欧元一桶陶瓷的二十桶陶瓷。”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以及那十名新水手都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李玉华船长向巴塞罗那的商品交易所的经理支付了九百八十欧元,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指挥着那十名新水手将那二十桶陶瓷心翼翼地搬上了停泊在巴塞罗那港口的“英雌号”商船。

大副约翰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对李玉华船长:“李玉华船长,如果我们能够雇佣到具有会计技能的航海士,那我们就可以在今后的商品交易中讨价还价了。”

李玉华船长:“是吗?具有会计技能的航海士可以讨价还价?”大副约翰回答:“是的,具有会计技能的航海士可以知道商品的成本价,以及商人所想要赚取的最低利润,然后根据这些来讨价还价。”李玉华船长:“我知道了,谢谢你,大副约翰。”大副约翰:“不用谢,我和你是多年的青梅竹马的朋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