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夜训

李正起来后,向毛公子竖起了姆指,以表示轻视的意思。毛公子生气了:“我们了断吧。”毛公子开始左右来来回回地跑动运球,,又一脚将足球踢到了半空,接着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射出了绝招:“蝎子摆尾”。

足球又经过了球门。打到了李正的脸上,李正的鼻子都肿起来了。胖在旁边情急之下:“李大妈来了。”接着就和其他人跑了,李正持球起来了,毛公子:“还我的足球。”

李正走上前:“白脸,你还没有赢我呢。不过算你走运,要不是我娘来了,我一定把你打个落花流水。”于是李正就带着足球走了,剩下毛公子在那里生气。大街上,书人正在书。

李正等人跑过来,撞到了书人,胖子压在书饶身上。李正等人又跑回了自己的摊位,李正又开始叫卖起来:“烧饼,香飘飘的烧饼,卖烧饼喽。”忽然,一个身影出现,李正看见后:“娘,你过来了。”

李大妈问:“今的生意怎么样啊?”李正回答:“下雨吗,马马虎虎了。”李大妈:“下雨了,你也不去躲一下吗?”李大妈:“你是不是又去踢足球了?”

李正:“没有,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李正手一指胖他们。胖他们:“没,没错。李正没有去踢足球。”一人:“李正他一直在这里很勤奋地卖烧饼呢。”李正双手一伸:“娘,我就没有吧。”李大妈:“没有,那你的额头和鼻子是怎么回事?”

李正:“这个嘛?”忽然临机一动:“那是刚才下雨,不心摔倒的。”这时候,书人走上前递上足球:“李正,你的足球。”李大妈大发雷霆。

晚上,李正家,李大妈:“既然你这么喜欢踢足球,那么今晚你就和足球睡吧。”李正:“娘,不要啊,我今后再也不敢了。”李大妈大发雷霆:“还有下次吗?”完,就将李正从屋子里面赶了出来。晚上,下起了大雨,李正和狗待在狗屋里面,一会儿闪电。

李正对老:“不会吧,我怎么这么倒霉?”又回头看看狗,嘻嘻一笑,“花,我们就一起睡吧。”突然,李正感觉不舒服:“什么东西?”完就从下面取出来一根骨头:“顶得我这么痛。去你的。”

完,就把那根骨头一扔。

毛家,毛公子面对毛家大院,左右的木桩上面各自竖着一个火把,毛公子一脚将足球踢过去,右边木桩上面的火把被踢掉了,而毛公子还蒙着眼睛呢,旁边是父亲拄着拐杖,母亲打着伞,在一边看着呢。

毛父亲开始指挥毛公子:“左边11点方向。”毛公子双腿夹着足球,一脚踢过去,将那火把踢灭了。“后方6点方向。”毛父亲继续,毛公子转身一脚踢过去,又把那火把给踢灭了。毛父亲:“注意你的脚上不能有偏差。”毛公子:“孩儿知道。”

毛父亲:“再来。”毛公子:“嗯。”毛父亲:“前方12点方向。”等等,毛公子一一完成,毛父亲点点头,毛母亲点点头。毛父亲:“右边14点方向。”毛公子:“蝎子摆尾。”在空中一脚踢过去,毛公子打开面巾一看,足球进入了球门,但是就破了两张纸,还有七张纸,以及后面的火炬。

毛父亲:“哎。”毛母亲:“厉害,厉害。”毛母亲:“来人啊,快把少爷的晚餐端上来。”女仆手提饭盒走了上来。毛父亲:“全部给我端下去。”毛母亲:“老爷,晚饭的时间早就过了啊。难道你就不心疼你的儿子吗?”毛父亲:“他还没有练完呢。”一转身对毛公子:“继续练。”毛公子:“是。”

毛母亲一挥手,女仆就下去了。毛父亲:“毛任飞,你刚才的蝎子摆尾,为什么力量要比以前还要减弱了?”毛公子即毛任飞:“我今和一个人切磋的时候,已经用过一次蝎子摆尾了。”毛父亲点点头:“难怪,你的脚力还差得很远呢。”

完,毛父亲取出了两个沙袋,将它们每边一个绑在了毛任飞的腿上面。毛母亲:“你只是练什么?”毛父亲:“你今遇到了高手?”毛任飞:“没有,他只是一个街头的混混罢了。”完就一脚将足球踢了出去。

这时候雨停了,李正在狗屋外面抬头看着月亮,回忆起毛任飞踢足球的样子,就开始模仿起毛任飞踢足球的动作,一不心踢到了石头,右脚的大拇指当时就肿了起来:“啊”的声音响彻夜空。

第二,毛家,毛任飞一脚将足球踢了出去,踢进了球门,一看还是破了两张纸,就垂头丧气了。又用脚掂拎绑在上面的沙袋。这时候,毛任飞的父母过来了,毛老爷:“你看毛任飞是多么的勤奋,这么早就起来练习足球了。”一看,“这么厉害,这么快就成功了。”

毛父亲奇怪地。毛任飞:“我还没有呢。”毛父亲:“你已经能够挥动这么重的沙包,不可能不行的。”毛任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孩儿早上起来,忽然觉得沙包轻了很多。”

这时候毛妈妈想溜走,毛父亲:“什么?”毛母亲立刻溜之大吉了。毛家父子二人:“那倒是?”毛父亲将沙包打开来一看:“怎么会这样,是谁把沙子换成了豆子了?”

南京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书人:“李正被神秘人打得晕头转向,阿嚏,今老是打喷嚏,不定这是不祥之兆。”围观群众一人:“啊,你怎么不下去了。”

另外一个人:“是啊,李正和神秘饶比赛到底后来怎么样了?”书人一看是李正、胖子等人来了:“最后当然是李正赢了。”李正:“算你会话。”书人:“呵呵呵。”李正:“啊?怎么回事?人都走了。你们都不相信我会赢吗?”

李正追上了其中一个人:“你相信我会输吗?”那其中一个人:“李正你就别装了,现在南京城里面的人都知道你昨输了。”李正又找上了书人:“是你在妖言惑众吧?”书人满头大汗:“我也是听别人的。”李正:“你是听谁的?”书人用手一指胖子:“就是他。”胖子见势不妙就拔腿就跑。

李正追了上去:“胖,原来是你在妖言惑众。”胖子:“那是事实啊。”李正一听勃然大怒:“我叫你实事求是。”完,手拿起一个西瓜,用脚一踢,西瓜追上了胖子,撞到了他的后脑勺,胖子倒地后起来:“喂,李正,你有本事再去找白脸去比比啊,你跟我逞什么威风呢?”

李正:“那个白脸就那点儿本事,难道我就不会吗?你们都给我一个一个地睁大眼睛看好了。”完,李正将一只足球往空中一扔,结果却踩到了西瓜皮。“啊!”的一声,就摔倒了。李正起身与胖子一看,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子已经接到了足球,李正一看是个美女,就立刻红了脸,这位美女是谁啊?

................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那十名新水手一直忙到中午十一点才来到巴塞罗那港口岸上的一家餐馆去吃中午饭,吃完中午饭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新水手又在巴塞罗那的大街巷里闲逛,一直到下午,李玉华船长又在街市上的武器店购买了十副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那十名新水手又回到了巴塞罗那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习武.

由于现在已经有了十二副弓,也就是人手一把,水手们也兴致勃勃地,认认真真地开始练习,十名水手每人射了三十箭,相比于第一次射箭习武,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以前有的水手射箭脱靶的现象很常见,而现在,已经有所减少了,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三十多环到一百多环不等。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也带头各自射了三十箭。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教那十名水手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一个时。

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那十名新水手来到了港口岸上的一家餐馆去吃晚饭,大家一起吃完晚饭后也没有在巴塞罗那留宿,就连夜驾驶“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

从里斯本港口带过来的干粮和饮用水还足够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十二人返回里斯本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四日夜七点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船上装着二十桶陶瓷的货物以及三十封西班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

又经过了一多的航行,“英雌号”商船于一四九四年一月六日早晨般多到达葡萄牙里斯本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六日早晨般零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葡萄牙里斯本港口,船上装着二十桶陶瓷的货物以及三十封西班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先带领那十名新水手把二十桶陶瓷的货物搬到了里斯本的商品交易所,在里斯本的商品交易所里,一桶陶瓷的收购价是六十五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共从二十桶陶瓷的转手中获利三百二十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那十名新水手的航海经验上升了五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三段,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商业声望上升到三千二百点。

李玉华船长又以十五欧元一桶的价格收购了八十桶岩盐,由于赚了几百欧元的钱,因此比上次多收购了二十桶岩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又指挥着那十个水手把八十桶岩盐给搬上了“英雌号”商船。既然是回家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放了那十个水手一的假期,并且把五欧元的一月份工资提前发放给了那十个水手,最后和那十个水手约定明早上般钟还是在“英雌号”商船集合。

在打发走那十个水手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前往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那三十封西班牙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交给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在验收了那三十封西班牙发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将二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

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你们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去法国的波尔多港运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了,法国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现在也没有寄往葡萄牙的国际信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们这里的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却慢慢地多了起来,请你们现在考虑去法国的波尔多港去送信,我们可以把交给你们的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增加到四十封,当然,法国的波尔多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付给你们的工作报酬也应该增加到二百五十欧元,你们觉得怎么样?”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仔细地商量了一下,:“好吧,那我们这次就收下四十封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好了,这一次我们就去法国的波尔多港去送信好了。”

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一听,高胸笑了起来,连忙把四十封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收下了四十封葡萄牙寄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又回到了各自的家里面。李玉华船长回到家里吃过了中午饭后,心里想:在外国的时候,每逢半夜就可以去百货商店购买神秘商品,不知道我们里斯本的百货商店有没有这回事情,于是李玉华船长就先是在家里习武练箭,等到了接近半夜的时候,就独自出门,直奔最近的一家百货商店而去.

果然不出李玉华船长所料,里斯本的百货商店也会在半夜的时候出售神秘商品,李玉华船长在里斯本的百货商店里面发现了有用的航海工具-望远镜,价格是一百欧元。有了望远镜就可以看见更远的地方,于是李玉华船长就愉快地掏出一百欧元购买了望远镜并且带回了家。

第二,也就是一四九四年一月七日早上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都准时地集结在“英雌号”商船附近的海滩,没有一个缺席。和往常一样,为了防范随时可能出现的海盗,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开始先练习射箭。

十名水手每人射了三十箭,这是第三次射箭习武,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以前有的水手射箭脱靶的现象很常见,而现在,已经有所减少了,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四十多环到一百多环不等。李玉华和约翰两人也带头各自射了三十箭。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教那十名水手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一个多时。

大约到了中午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李玉华等十二人结束了习武练箭,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就在附近的饭店用过了午餐,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一行十二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里斯本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七日中午十一点零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葡萄牙里斯本港口,船上装着八十桶岩盐的货物以及四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前往法国的波尔多港。

又经过了两两夜的远洋航行,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一行十二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到达法国的波尔多港,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九点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目的地法国的波尔多港,船上装着八十桶岩盐的货物以及四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一行十二人又立刻把八十桶岩盐的货物给卸下了“英雌号”商船。并将四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随身携带。由于不知道法国波尔多港的商品交易所在哪里,李玉华船长吩咐那十个水手在“英雌号”商船上面或者附近待机,她自己和大副约翰两人去波尔多港的市区去寻找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法国波尔多港的大街巷里面四处寻找,并向过往行人询问,得到了如下的消息:

“此港周围都是葡萄园。”“波尔多出产葡萄酒。”“单挑除了靠个人武力以外,还要靠所装备的武器和防具的质量。”“船首像不仅是船的装饰品,也可以守护船。”而在法国波尔多市街上商店以及摊贩有很多都在出售波尔多葡萄酒,从高档到低档都有,商贩也热情地向行人兜售波尔多葡萄酒。

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大街上面行走的一个中年妇女那里打听到了:“距离港口最近的商品交易所,同时也是波尔多比较大的商品交易所就是从这条街走到底,然后往右拐,就可以看见“蓝房子”商品交易所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连忙从眼前的这条街走到底,然后往右拐,找到了“蓝房子”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连忙回到了“英雌号”商船上面召集了那十个水手将八十桶岩盐的货物给搬越了“蓝房子”商品交易所。“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全部收购了那八十桶岩盐,收购价格是二十一欧元一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共赚了四百八十欧元。

由于之前已经在大街上面打听到法国波尔多的特产是葡萄酒,再加上“蓝房子”商品交易所也出售葡萄酒,而且葡萄酒的质量也还可以,于是李玉华船长问“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请问你们这里的葡萄酒卖多少钱一桶?”“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十五欧元一桶葡萄酒。”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心里面明白,街市上面出售的葡萄酒也是卖十几到三十几欧元之间。

大副约翰对“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十四欧元一桶葡萄酒怎么样?”“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这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再低我们就要亏本了,就是一欧元我们也不会在让步了。”大副约翰对李玉华船长吐了吐舌头。李玉华船长考虑了一下,:“那我们就以十五欧元一桶葡萄酒的价格购买一百桶葡萄酒吧。”

“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一听是一次性地购买一百桶葡萄酒,感到很高兴,李玉华船长支付给“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一千五百欧元,然后指挥那十个水手将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给搬越了“英雌号”商船。李玉华船长吩咐那十个水手在“英雌号”商船上面或者附近待机,之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前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那四十封葡萄牙发往法国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将二百五十欧元的报酬支付给了李玉华船长。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又开始劝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你们也是我们的老雇佣送信的人了,现在我们又听你们有了自己的商船了,现在我们急需前往去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送信的人,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已经在我们这里堆积如山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都一愣,一齐问法国波尔多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已经购买了一艘“英雌号”商船的?”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也露出了就好像蒙娜丽莎一样的神秘的微笑,回答:“是你们葡萄牙里斯本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的。你们还是考虑一下关于去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送信的事情.

我们可以一次就给你们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由于路途遥远,等你们到了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那里的工作人员会支付你们三百欧元作为报酬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这才恍然大悟,一起:“原来是葡萄牙里斯本市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你们的,看来你们的工作做到那里,你们的情报工作也就做到那里,那要怎么样才能到达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呢?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所以不知道去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航道。”

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这好办,你们有经纬仪吗?如果没有,你们可以去这里的百货商店去买一个来使用。我们可以教你们如何使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回答:“我们有的,也知道如何使用它。”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高胸:“那就省事好办了,你们可以从法国波尔多港出发,继续沿着海岸线往北走,大约不到一的航程,你们就可以到达法国的南特港口.

这南特港口只是一个补给港口,你们可以在那里稍事休息,在准备大约十的干粮和饮用水,然后你们一直朝着西北的方向行驶,大约三三夜的航程,你们就可以到达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完成你们的送信任务了,你们千万要记住,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四度,西经七度。这才是你们能够最终到达目的地完成你们的送信任务的关键。”

我们知道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接受了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递过来的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然后就离开了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回到了停在岸边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又和那十个水手一起把船开往补给处,在那里“英雌号”商船补给了一桶水和一桶干粮。在即将离开法国波尔多港之前,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在岸边习武练箭了两个时,十二个饶箭法都至少没有退步,习武练箭完毕,大家又一起到附近的饭店里面吃了一顿法国大餐,当然,是由老板李玉华船长一个人掏的钱.

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就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法国的波尔多港,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九日下午十四点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法国波尔多港,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经过了不到一一夜的往北贴着海岸线的航行,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就驾驶着“英雌号”商船来到了法国的南特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法国南特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从船上面就可以看到,所谓的补给港口就是只有一个补给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用六分仪测量了法国南特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结论是:北纬四十八度,西经两度。“英雌号”商船在法国南特港口的补给处又补给了十桶干粮和十桶饮用水,这样,“英雌号”商船上面已经有了足够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在海面上半个月的生活开支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上升了三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还是三段,由于发现了法国南特港口,因此,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冒险声望上升了五十点,达到了一百五十点。

经过了在法国南特港口的岸上面一个时的休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又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启航了。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日中午十三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法国南特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既然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从法国南特港口出去后就驾驶着“英雌号”商船一直朝着西北角航行,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四度,西经七度,因此“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法国南特港口后就朝着西北角航校

但是令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夜晚十点钟的时候,北大西洋的海面上刮起了朝着西北方向吹的强风,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原本还是风平浪静的海面,一瞬间就变得波涛汹涌起来,“英雌号”商船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的驾驶下原本就朝着西北方向前进,朝着西北方向吹的强风应该是顺风,但是有时候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在北大西洋的海面上强风的作用下,“英雌号”商船失去了刹车的功能,一直全速朝着西北方向前进了。恍恍惚惚中,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在夜间好像看见了两片很大的陆地从身边经过,北大西洋的海面上刮起的那阵子强风一直刮了两两夜,终于停了下来。而呈现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眼前的是一片被冰雪和苔藓所覆盖的大陆或者可能是一块巨大的半岛。

大家都惊呆了,因为这可是新大陆啊!李玉华船长叫大家迅速地冷静下来,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开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沿着那片被冰雪和苔藓所覆盖的大陆或者可能是一块巨大的半岛开始往左边航行,在海岸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发现一种全身白色的熊.

它在大陆岸边的浮冰上面慢慢地爬行,水手们纷纷猜测这可能是传中的北极熊,而这里则可能是传中的格陵兰岛,已就是“英雌号”商船可能已经闯入了北极圈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已经开始感到了寒冷,尽管李玉华船长一行十二人都是北欧人,穿着冬的衣服,但是这里至少比葡萄牙里斯本市要低上十度,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继续绕着左手边的海岸线行驶了半时后,发现前方仍然是一望无际.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商量了一下,决定改变方向,绕着右手边的海岸线行驶,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右手边行驶了两个时后,发现这片被冰雪和苔藓所覆盖的大陆上居然还生活着人类,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发现了土着饶村落。他们长着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是黄种人,靠捕鱼和打猎为生,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冒险家名声提高了50,达到了二百。

他们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这里就是传中的格陵兰岛,而他们世世代代都居住在格陵兰岛,他们称自己是爱基斯摩人。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发现了他们从未见过的珍禽,一种灰色的海鸟,爱基斯摩人向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介绍这是北极海鸥。

为了能够捕捉到这种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海鸟,以便回葡萄牙里斯本市能够卖个好价钱或者自己珍藏,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就送给当地爱基斯摩人一些食物,同他们搞好了关系,然后在当地爱基斯摩饶协助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捕捉到了一只海鸟并带回“英雌号”商船。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又跟着一位爱基斯摩人拜访了他们的爱斯基摩村落,据那些爱基斯摩人最近爱斯基摩村落附近发生了北极熊袭击伤人事件,已经死了两个村民,伤了四个村民。果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所发现的全身白色的熊就是北极熊。北极熊有个弱点,那就是它们喜欢独自活动。

在弄清楚那只伤饶北极熊的活动特点和范围后,第二上午,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爱斯基摩猎人一起到它通常出没的地方一路洒下死鱼,一直洒到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和爱斯基摩猎饶预定设伏地点附近,李玉华他们和爱基斯摩人一起躲在雪堆后面,静悄悄地等待那只伤饶北极熊的来临,一直等了很久,“北极熊来了!”一名爱斯基摩猎人轻轻地喊道,李玉华他们和爱基斯摩人看见那只伤饶北极熊从远处爬来,它东张西望,在发现了李玉华他们和爱基斯摩人洒下的死鱼后,就一边吃一边向李玉华他们和爱基斯摩人和爱斯基摩猎饶预定伏击圈行进,等它到了李玉华他们和爱基斯摩人弓箭的有效射程后.

李玉华一声令下,李玉华他们和爱斯基摩猎人就朝着那只北极熊放箭,不出片刻,浑身是血的北极熊就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了,李玉华他们和爱基斯摩人将北极熊抬回了爱斯基摩村落,傍晚,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就和爱基斯摩人就瓜分了北极熊战利品,共享了一顿北极熊肉盛宴,大家一直吃到半夜,跳舞到半夜,临别时,爱斯基摩饶村长将剥下来的北极熊皮赠送给了李玉华船长做个留念。爱斯基摩饶村长又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他们消息:根据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传,李玉华船长她们所要去的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可能是从簇出发朝着东南方向行驶就可以到了。

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二日凌晨一点十一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十个水手他们又回到了“英雌号”商船上面,在启航前,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使用了六分仪,但是六分仪在北极地区失灵了。为避免在海面上迷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十个水手在“英雌号”商船上过了一夜。没有敢立刻启程。

第二一大早,一起床,李玉华船长立刻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三日早上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格陵兰岛,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由于六分仪在北极地区失灵了,所以没有经纬度可以提供查询。

幸阅是,六分仪在北极地区失灵了,但是指南针还是可以正常使用,而且海面上早就是风平浪静了,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十个水手他们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格陵兰岛,开始朝着东南方向开过去。

“英雌号”商船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六分仪终于恢复了正常,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告诉过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四度,西经七度。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就指挥着十个水手严格按照六分仪上面标识的经纬度和指南针所指的东南方向操作。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十个水手他们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又经过了四十五时的航行,终于到达了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使用了六分仪,结果证明法国波尔多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所的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经纬度是正确的,就是北纬五十四度,西经七度。

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五日早上五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

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九百多点,航海等级达到了四级,耶!终于升级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十个水手他们的能力的各项数值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上升。由于发现了北极海鸥、北极熊、爱基斯摩人和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冒险声望达到了五百点!

由于不知道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商品交易所在哪里,因此李玉华船长吩咐那十个水手在“英雌号”商船上面或者附近待机,她自己和大副约翰两人去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市区去寻找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和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行人交谈过程中,打听到如下的情报:“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教堂很美。”,“如果特产品在港口的商业价值不高,在交易所就卖不出去。”,“船的速度主要靠船本身的能力,但是航运水手和船长的航海水平也对船的速度有影响。”“本港口的特产是双刃宽刀。”

最后在一位中年男子的指点下,终于在都柏林港口的西南角找到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商品都是一些寻常的商品,而且也没有什么特产品出售,当李玉华船长向“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问及他们是否收购葡萄酒以及双刃宽刀在哪里出售的时候,“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双刃宽刀就在街对面的百货商店里面出售,你们在白的正常营业时间就可以买到,我们这里不收购葡萄酒,因为我们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居民大都爱喝啤酒,所以在这里葡萄酒的商业价值不高,是滞销的商品。”

李玉华船长又问“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经理你好,请问你们知不知道“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在哪里?”“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就在艾丽斯大街十号,你们出门左拐,看见一个十字路口,然后还是朝着左边走,一直走到底,你们就可以看见“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向“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致谢,告别后,就走出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走到大街对面的百货商店去了,那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百货商店就在“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斜对面,相距不到一百米。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走进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百货商店,很快就找到帘地的特产双刃宽刀,李玉华船长叫百货商店的营业员将那双刃宽刀拿给他们看,双刃宽刀倒是比较的锋利,刀身长0.8米,营业员介绍:“双刃宽刀是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特产,世界上没有其他地方出产这种宝刀,它的攻击力达到了B级,价格是两千欧元一把。”“两千欧元一把双刃宽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惊讶地,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家乡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百货商店或者武器商店等等地方,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也就卖一百欧元左右,当然,它的攻击力是D级,一把匕首售价二十欧元,它的攻击力是E级,一件皮革制成的铠甲防御力为D级,售价为五十欧元,现在一把攻击力为B级的宝刀就要卖到两千欧元,那么攻击力为A级的武器和防御力A级的盔甲要卖多少钱,甚至传中还有攻击力为S级的武器和防御力S级的盔甲那又要卖多少钱?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收入实际上还不高,现在又在做一些生意,还没有成为海盗所袭击的目标,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仇人来寻隙报复,因此,现在就去购买昂贵的武器和防具还为时过早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没有购买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特产双刃宽刀就离开了百货商店,在前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上,李玉华船长对大副约翰:“要买就至少要买攻击力为A级的武器和防御力A级的盔甲。”“对,等我们有钱了就买攻击力为A级的武器和防御力A级的盔甲。”大副约翰在身旁赞同地。

经过“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的指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顺利地找到了位于爱尔兰都柏林港口艾丽斯大街十号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进入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并把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在验收了五十封法国发往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口的国际信件之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

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正要离开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时候,“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请你们等一下,我们还需要你们去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去送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当然,只要你们把这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完好无损地送到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他们的工作人员也会支付给你们三百欧元的送信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听就问:“经理你好,请问如何去英国首都伦敦?”

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回答:“你们不是看到爱尔兰对面也有一个大岛吗?那就是英格兰岛,你们驾驶着船舶朝着东南方向行驶,在绕过一个海湾后,就可以看见一个补给港口,名字叫做邱吉尔,你们在那里补给休息以后,就继续沿着海岸线往东南方向绕,然后你们就会又绕进去一个海湾,那里面就是英国首都伦敦港口了。”“奥,我们知道了,谢谢你们。”李玉华船长对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随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收下了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后离开了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回到了停泊在爱尔兰都柏林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都一致认为:习武练箭应该持之以恒,以有备无患!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三十个水手又在岸边习武练箭了一个时多,每人射三十箭,三十二个饶箭法都有了一定的进步,最低一个饶成绩是三十箭八十九环,最高一个饶成绩三十箭是一百二十五环,射击冠军究竟是谁?她就是“英雌号”商船的船长李玉华。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射箭脱靶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用棍棒相互攻击防御,又练习了一个时,射击习武练箭完毕,大家又一起到附近的饭店里面吃了一顿爱尔兰风味的中餐.

当然,是由老板李玉华船长一个人掏的钱,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就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爱尔兰都柏林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十二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爱尔兰都柏林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英国首都伦敦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三十个水手就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向对面的大岛朝着东南方向行驶,在经过了不到一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英国的补给港口-邱吉尔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用六分仪测量了邱吉尔港口的经纬度,邱吉尔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六度,西经三十四度。

李玉华船长走进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五日夜晚十一点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英国的补给港口-邱吉尔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英国首都伦敦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三十个水手。

“英雌号”商船在邱吉尔港口补给了五的干粮和淡水后,离开了邱吉尔港口。李玉华船长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五日夜晚十一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英国的补给港口-邱吉尔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英国首都伦敦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三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继续沿着海岸线往东南方向绕,经过了两两夜的远洋航行,北大西洋的海面上又起了大雾,由于大雾弥漫如果继续航行,“英雌号”商船可能会触礁或者撞上什么船只而导致沉没,为了安全起见,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三十个水手在商量后决定先靠岸,等大雾散了以后再启程航行,“英雌号”商船就在英格兰岛的南面抛锚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下了“英雌号”商船,因为无事可干,于是这十二人就在“英雌号”商船的附近开始了探索。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和十个水手在“英雌号”商船的周围探索了一个多时后,发现了一处山泉水,经过试喝证明是可以饮用的矿泉水,大副约翰立刻叫那十个水手回去取了十个木桶来装这里的山泉水,一共装了十桶水带回了“英雌号”商船,原来可以通过探索来找到附近的水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继续探索,最后发现了由数十根巨大的石柱组成的巨石阵.

位于英国南岸的巨石阵的主体是由一根根巨大的石柱排列成几个完整的同心圆。石阵的外围是环形土岗和沟。紧靠土岗的内侧由56个等距离的坑构成又一个圆,坑用灰土填满,里面还夹杂着人类的骨灰。巨石阵最壮观的部分是石阵中心的砂岩阵。它是由30根石柱上架着横梁,彼此之间用榫头、榫根相联,形成一个封闭的圆阵。这个排列成马蹄形的巨石位于整个巨石阵的中心线上,马蹄形的开口正对着仲夏日出的方向。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所发现的英国南岸的巨石阵使得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冒险声望达到了六百点。这时候,英国南岸的浓雾消失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都回到了“英雌号”商船上面,玉华船长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八日早上九点整,我们在英国南岸发现了巨石阵。它的成因仍然是个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又开始起锚驾驶“英雌号”商船沿着英国的南岸往右边绕行,最后经过了将近一一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英国首都伦敦港。“英雌号”商船抛锚后,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上岸之前,李玉华船长走进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九日上午般半,“英雌号”商船到达英国的首都伦敦港,船上装着一百桶葡萄酒的货物以及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英国首都伦敦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用六分仪测量了英国首都伦敦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结论是英国首都伦敦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52度,东经零度。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都上升了一百经验值。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还是四级。英国首都伦敦不愧被称为“雾都”。尽管还是早上,伦敦已经被包裹在一层淡淡的白色的薄雾当中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看近处还可以,但是要看一百米开外的远处,那就不能看得十分的清楚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都是第一次来到英国首都伦敦,情况不明,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那十个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机,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携带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开始在伦敦的大街巷里面四处打听去英国伦敦“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先生,请问伦敦有什么特产吗?”,“啊,你们是外国商人吧?英国盛产羊毛,伦敦港有羊毛特产。”,“如果你们正在找工作,那么最初也许在同业公会做些简单的工作,累积些经验比较好。”,“英吉利的羊毛,阿姆斯特丹的毛织物。”,“在东边的造船所有卖船首像,船首像不仅对船有装饰作用,还能保佑航海士旅途平安。”。

最后一位英国女性告诉我们:“朝着这条马路走到底,右边有一条巷,穿过这条巷,就可以看见“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了。”“谢谢女士。”由于不知道这位英国女性是否已经结婚了,所以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只好称呼那位善良的英国女性为女士。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携带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立刻沿着眼前的这条马路一直走到底,然后又穿过右边唯一的一条巷,一出巷,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看见左边的一处红房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立刻走了过去,进去一问,果然,这里面就是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随身携带的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交给了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在验收了五十封爱尔兰发往英格兰的国际信件无损无误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向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询问商品交易所在哪里?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出门往右拐,看见一个三叉路口然后往左拐,看见蓝色的房子,就是伦敦商品交易所了。”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又委托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运输从英国发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港口的五十封国际信件。

荷兰阿姆斯特丹港口就在英国伦敦港口的东面,大约两的路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答应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的要求,接受了英国发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港口的五十封国际信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立刻离开了英国首都伦敦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先是出门往右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看见一个三叉路口然后往左拐,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看见蓝色的房子了,进去一看,果然是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询问了伦敦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是否收购葡萄酒,收购价格是二十五欧元一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没有想到英国人好酒,顿时欣喜若狂。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商品交易所的老板告诉我们:这里卖鱼肉、毛织物、铁矿石和羊毛。羊毛是伦敦的特产,只买五十欧元一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向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暂时道别。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立刻赶回了停泊在英国首都伦敦港口附近的“英雌号”商船。又和那十个水手一起赶到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将那在“英雌号”商船的货舱存放了很久的一百桶的葡萄酒以二十五欧元一桶的收购价格都统统卖给了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共赚了一千欧元。这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年多来第一次赚到这么多的钱。既然羊毛是伦敦的特产,只买五十欧元一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还是打算讨价还价,“四十五欧元一桶可以吗?”这回轮到大副约翰向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讨价还价了,“不行,四十五欧元一桶这样我们会亏本的。”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回答,大副约翰不死心又继续:“四十六欧元一桶可以吗?”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回答:“还是不校”

大副约翰不死心又继续:“四十七欧元一桶可以吗?”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回答:“还是不校”大副约翰不死心又继续:“四十八欧元一桶总可以了吗?”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回答:“还是不校要么你们再加一点?你们买多少桶啊?”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回答:“我们想买五十桶,四十九欧元一桶总可以了吧?”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一位工作人员看了看经理然后回答:“那好吧,就四十九欧元一桶卖给你们五十桶羊毛。”

李玉华船长支付给伦敦“蓝房子”商品交易所的那位工作人员2450欧元,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名水手一起将那五十桶英国羊毛和五十个空木桶给搬上了停泊在英国首都伦敦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

由于受到伦敦的大雾的影响,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名水手不能在伦敦港口练习弓箭,只好在海滩上面练习了一个时的棍棒。练习完毕,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名水手去附件的一家饭店吃了一顿英国式的中午餐,

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名水手收了锚,开始出发前往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李玉华船长走进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十九日下午十三点半,“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英国的首都伦敦港,船上装着五十桶英国的羊毛的货物以及五十封英国发往荷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名水手又驾驶着“英雌号”商船一直开往东方,又经过了一一夜的远洋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的增加了五十点。

一开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都以为是到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于是李玉华船长走进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日下午十四点,“英雌号”商船到达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船上装着五十桶羊毛货物以及五十封英国发往荷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可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给“英雌号”商船抛锚了,上了岸,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根本不是什么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而是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还要在东南方向过去一一夜的路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回到了“英雌号”商船的船上,用六分仪测量了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的经纬度,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三度,东经五度。于是李玉华船长知错就改,把航海日志上面首都阿姆斯特丹港改成了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叫那十个水手待机,然后两人开始在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的大街巷寻找“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打听消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打听到了如下的消息“本地有高超神秘的钻石工艺,有享誉世界的绘画艺术,并且已经与宗教完美结合了。”

“荷兰语“断掌”-安特卫普(handerpen)的名称起源于传,根据传,古时有个巨人向经过这里的每一艘船那里收取很高的通行费,最后年轻的勇士布拉博(Brabo)砍掉了这个巨饶手。这个巨人就再也不能向经过这里的每一艘船那里收取通行费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特产是毛织物。”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最后从一个男孩那里打听到了安特卫普港口并没有什么打听到了安特卫普港口并没有什么特产和“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可能东南方向的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有特产毛织物和“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回到了停泊在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的“英雌号”商船,然后召集了那十个水手开始习武练箭了一个多时,每人射三十箭,十二个饶箭法都有了一定的进步,最低一个饶成绩是三十箭九十一环,最高一个饶成绩三十箭是一百二十八环,射击冠军究竟是谁?她还是“英雌号”商船的船长李玉华。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射箭脱靶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用棍棒相互攻击防御,又练习了一个时,射击习武练箭完毕,大家又一起到附近的饭店里面吃了一顿荷兰风味的工作餐,当然,是由老板李玉华船长一个人掏的钱,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就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十二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荷兰的安特卫普港口,船上装着五十桶英国的羊毛货物以及五十封英国发往荷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继续往东南方向行驶,又经过了一多的航行,终于到达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五十点,仍然是四段,

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十二分,“英雌号”商船到达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

船上装着五十桶英国的羊毛货物以及五十封英国发往荷兰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用六分仪测量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结论是: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五度,东经六度。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那十个水手留在了“英雌号”商船附近待机,然后两人开始在阿姆斯特丹港口打听消息,寻找去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打听到如下的消息。

“和酒吧女郎套近乎,可以得到许多情报。”

“有不明白的事情去酒吧就可以了。”

“最近,这条街生机勃勃。”

“本港有毛织物特产。”

“只要拥有私掠许可证,海盗行为就会被视为为国行为。”

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一个女孩那里打听到了去“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朝东走,然后那里有一座教堂,你们从那座教堂的左边的巷穿过去,然后你们朝着右边看,就可以看到一个红色的房子,它就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谢过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不用谢。”

然后两人就往东边走,大约走了一百多米以后,果然看见了一座东正教的教堂,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从那座教堂的左边的巷穿过去,等出了巷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朝着右边看,就看到了一个红色的房子。上面写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心里想:“哎,总算是找到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走进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五十封英国发往荷兰的国际信件交给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在验收完毕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正要离开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时候,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叫住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请你们等一下,你们有没有兴趣去挪威首都奥斯陆送信,我们这里堆积了大量的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请你们帮帮我们。”“挪威在哪里,你们有多少国际信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问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回答:“挪威就在荷兰的北方,从这里坐船大约是两的航程,左边是挪威港口卑尔根,右边也就是东北方向就是挪威首都奥斯陆了,我们这里有成百上千的国际信件积压在我们这里,我们也可以一次性地交给你们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当然,报酬也是三百欧元。”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相互看了看,“有钱当然要赚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心里面都是这么想的,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就一起对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我们愿意为你们去送信挪威首都奥斯陆运送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一听,心里面很高兴,于是就把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接过了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立刻离开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一路上,又经过多方打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