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妖言惑众

李正追了上去:“胖,原来是你在妖言惑众。”胖子:“那是事实啊。”李正一听勃然大怒:“我叫你实事求是。”完,手拿起一个西瓜,用脚一踢,西瓜追上了胖子,撞到了他的后脑勺,胖子倒地后起来:“喂,李正,你有本事再去找白脸去比比啊,你跟我逞什么威风呢?”

李正:“那个白脸就那点儿本事,难道我就不会吗?你们都给我一个一个地睁大眼睛看好了。”完,李正将一只足球往空中一扔,结果却踩到了西瓜皮。“啊!”的一声,就摔倒了。李正起身与胖子一看,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子已经接到了足球,李正一看是个美女,就立刻红了脸,这位美女是谁啊?

守门员胡春把书包一放,对张俊等人:“现在伟大的胡春先生,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明星了,刚一上场,就让观众们欢呼了起来。”李世民看不惯守门员胡春那副骄傲的神情,就对守门员胡春:“喂,胡春,我们和“刺猬”他们的比赛就在明,你知道吗?”

守门员胡春一边听李世民话一边开始戴手套。张俊对守门员胡春:“胡春,李世民的意思是我们目前还不可以轻敌呀,毕竟我们还没有和“刺猬”交过手,不知道他的水平如何。”守门员胡春满脸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得了吧,你们无非就是害怕的要死,我倒是无所谓,你们还是冷静下来吧。”完就把足球从张俊手中一把夺了过来。

李世民对守门员胡春:“胡春,你想干什么?你懂点礼貌好不好,你记住:彬彬有礼和团结是礼貌的准则。”

守门员胡春对李世民:“得了吧,我早就忘了,没什么大不聊。”完,就将足球往张俊手里一扔:“接着,伙计。”张俊接住了足球,守门员双手一伸:“来吧,我准备好了,练习比赛现在开始!”

大罗-罗怀国将足球踢向张俊,张俊用脚一钩,接过了足球,又将足球踢向了罗罗怀家,罗罗怀家用头一顶,将足球顶向了李世民。李世民接过足球后,开始向守门员胡春把守的球门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守门员胡春主动出击,朝着李世民冲了过来,并试图拦截李世民,但是李世民在守门员胡春扑上来的一刹那将足球挑了起来,绕过了守门员胡春后,将足球射进了球门。

而在附近的李正、张宁、徐宾、胖子朱选、王用、陈俊等人也闻讯赶来看热闹了,看到李世民精彩的过人射门后都跟周围的人一起鼓掌喝起彩来:“奥,好球,NICESHOOT!”“好啊,踢得漂亮,踢得漂亮。”

李世民缓缓地走回到自己一方的场地质问守门员胡春:“您不是准备好了吗?”守门员胡春则拍了拍自己手上的手套,沉默不语。

切换场景,一个红发少女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对一个老妇人:“准备完毕,现在开始。”老妇人对红发少女点点头,红发少女就开始推着轮椅上的老妇人动起来了,在经过粉红色的足球的时候,老奶奶用轮椅的一角将足球踢了出去。“传的漂亮,奶奶。”红发少女兴奋地。

红发少女完就跑开接住了足球,又将足球踢向了奶奶,奶奶接住了足球。红发少女对她的奶奶:“哇,好棒啊,奶奶,您是了解我的,我想我们应该可以组成一支很棒的足球队。”

红发少女将足球放在奶奶的大腿上,然后将推着轮椅上的奶奶走出了房间,这时候一位金发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跟手机上的某人通话中:“奥,是明啊。”对方:“是的,当然,明就是南京市一中的建校二十周年的校庆大会,现在想邀请您全家都来参加。”“奥,好的,我们明就来参加。”“那就谢谢你们能过来捧场了,再见。”对方挂羚话。

红发少女推着轮椅上的奶奶追了出来:“妈妈,你也得知明是南京市一中的建校二十周年的校庆大会了,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欢这种凑热闹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参加,可以吗?妈妈。”那位金发的中年妇女对红发少女:“你参加还是不参加都无所谓,亲爱的。就随便你好了。”

红发少女看见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右手拿着手机走了下来,红发少女就立刻迎了上去:“啊,爸爸,我想和你谈一谈有关明南京市一中的建校二十周年的校庆大会的事情。”

红发少女的父亲则不予理会:“现在不行,你没有看见我正在忙着吗?还是等到明南京市一中的建校二十周年的校庆大会的会场上再吧,我的乖女儿,这样好吗?”红发少女的父亲手中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红发少女的父亲开始接电话:“你好,我是安德生,你是哪位?奥,是的,我在听,朋友......”

红发少女一看几乎无人理她,于是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奶奶,你看看他们,爸爸妈妈现在真的变得令人难以置信,我现在就只能够和鱼缸里面的金鱼话了。”屋子里的墙壁上挂着一个老饶画像眨了眨眼睛。

南京市一中,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等人结束了今的训练走进了宿舍楼。而刚才在南京市一中操场上面看热闹的李正、张宁、徐宾、胖子朱选、王用、陈俊等人也各自回家了。

大罗对张俊、李世民、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等人:“嘿,伙伴们,我们现在有大麻烦了。我们都忘了明就是我们南京市一中的建校二十周年的校庆大会了,哎呀,这下可麻烦了,时间上和明与街头霸王“刺猬”他们的比赛相冲突啊!我们当中怎么就无人想到呢?”

罗-罗怀家也对张俊:“这可如何是好,那我们该怎么去码头参加比赛呢?”张俊对大家:“你们先别着急,着急也没有用,你们让我好好想想。”张俊低头沉思了一阵子,然后抬起头来对大家:“有了,我想到了一个主意。大罗、罗兄弟,等到了明,南京市一中这里会来很多的客人,因此我们可以趁人不备的时候可以偷偷地溜走,没有人会注意我们的,你们明白吗?”

............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经过了两两夜的往北航行,终于到达了挪威港口卑尔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都上升了五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段。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用六分仪测量了挪威港口卑尔根的经纬度,得出了卑尔根的经纬度是北纬六十二度,东经四度。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到达挪威港口卑尔根才发现那里就是一个补给的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都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连忙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挪威港口卑尔根。

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早上般十五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挪威港口卑尔根,船上装着五十桶荷兰的毛织物货物以及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

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都上升了五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段。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用经纬仪测了一下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62度,东经10度。

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般三十二分,“英雌号”商船到达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船上装着五十桶荷兰的毛织物货物以及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下了船后,又将那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前去寻找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和“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冬的奥斯陆港口气十分寒冷,是那种冰凉冰凉的感觉,是典型的湿冷。而且空飘着雪花,地上是厚厚的积雪,因为气很冷,所以积雪还没有开始融化。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大街巷里四处打听消息。得到了如下的消息:

“我们挪威人民很热情。”

“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有木材特产。”

“这里以前是北欧海盗的据点。”

“本地居民喜欢出海游览。”

“北欧冬的气候很冷。”

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一个巷子里面遇到了一个八岁左右的女孩,八岁左右的女孩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就在对面的百货商店的右边的马路上面,你们一直走到,大约一千多米就可以看到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谢过了八岁左右的女孩后,连忙前往马路对面,但是在横穿马路的时候,一辆马车从旁边经过,差一点就撞上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幸好那辆马车只是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衣服边上轻轻地擦过。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穿过了马路的对面,来到了对面的百货商店的面前,然后,两人朝右转,来到了一条马路上,一直朝下面走,最后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走了将近一千米以后,两人终于来到了一座红色的房子面前。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走进去一问,果然,这里就是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随身携带的五十封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一起在验收过那五十封从荷兰从荷兰发往挪威的国际信件完整无缺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正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完成了委托的任务,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一起叫住了两人:“先生,女士,请你们等一下,你们能不能帮我们运送从挪威发往德国汉堡的五十封国际信件。”

一听又有生意可以做,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心里面很高兴,于是又答应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的请求,收下了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汉堡的国际信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向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询问去“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路.

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一起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汉堡就是绕过半岛,一直到左下角的港口,至于“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就在“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西南方向,从马路的左边拐过去,那边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就在广场的北面。”

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向“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告辞,出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大门,就朝着马路的左边拐过去,一直走到一个很大的广场,那里到处都是摊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十分的热闹,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广场的北面果然找到了一座蓝色的房子,走进去一问,果然是“兰房子”商品交易所。

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工作人员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他们愿意以五十五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收购五十桶毛织物。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赶回了停泊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英雌号”商船。

和那十名水手一起将那五十桶毛织物运送到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在将五十桶毛织物以五十五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出售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这次又赚了二百五十欧元。

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出售鱼肉、谷类、和木材,木材是奥斯陆特产,售价三十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买了一百桶木材。

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一起回到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以后,先是将一百桶木材给搬上了“英雌号”商船,然后李玉华船长等十二人在奥斯陆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水手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而现在,已经有所减少了.

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和那三十名水手成绩从最低的四十多环到一百五十三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和那三十名水手一起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一个时。

习武完毕,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一起到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的附近的一家饭店吃了一顿挪威大餐,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离开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木奥斯陆货物以及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德国汉堡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经过了两一夜的往南航行,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到达南方的德国汉堡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都上升了四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段。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用经纬仪测了一下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德国汉堡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55度,东经9度。

李玉华船长来到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十六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德国汉堡港口,船上装着一百桶挪威的木材货物以及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德国汉堡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英雌号”商船上的水手们将“英雌号”商船在德国汉堡港口抛了锚。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德国汉堡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去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簇的华尔博士是战术专家,可以教你们炮术。”

“此港有染料特产。”

“只要一直投资工业,德国汉堡港将来可能会生产神秘的巨型船只。”

当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听可以在德国汉堡港口跟随战术专家华尔博士学习炮术,将来就可以在海面上开炮对付海盗的时候,就暂时忘记了要把随身携带的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的国际信件交给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任务,立刻前去寻找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路打听,终于有一位年过六旬的德国老头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的家就在玛莎路十五号,玛莎路就是一直往前走,穿过两条街后往右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谢过那位年过六旬的德国老头之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直往前走.

在穿过德国汉堡港口的两条街后,发现她们两人已经来到了一个三叉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问了一个路过的路人,这才找到了玛莎路十五号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的家。华尔博士的家的门是关着的,李玉华船长上前敲了敲门:“请问这里是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的家吗?华尔博士在吗?有人吗?”

但是一开始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的家并没有回应,李玉华船长一直敲了五分钟的门,才里面传来了一个老头的声音:“谁啊?是谁在敲门啊?”李玉华船长回答:“我是李玉华,我的朋友叫约翰,请问这里是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的家吗?华尔博士在吗?”“我就是,你们等一下,我这就来开门!”华尔博士回答。

华尔博士来开了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看,来开门的华尔博士是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老头,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齐对华尔博士:“您是华尔博士吧?我们是来向您学习炮术的,我们在汉堡港口就听您是远近闻名的炮术专家。我们向您学习炮术的目的就是为了消灭横行霸道,无法无的海盗的。”

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倒是毫不客气,立刻就狮子大张口:“你们年轻人为了消灭横行霸道,无法无的海盗的目的来找我学习炮术倒是志气可嘉,但是要我教你们炮术可是需要一大笔学费的,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们九五折的优惠,你们一个人是九千五百欧元,两个人就是一万九千欧元,你们看,如何?”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一个人是九千五百欧元,两个人就是一万九千欧元的学费,这对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来可是一两年的工资收入啊,现在他们口袋里面还没有这个数字,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对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那就打扰您了,我们现在没有这笔巨款。”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呵呵一笑:“年轻人,那就等你们筹够了这笔学费再来找我吧,我可是不能在降低炮术的学费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告别谅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了玛莎路十五号。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走在路上,这时候,李玉华船长想起了在前往玛莎路十五号的德国汉堡港口战术专家华尔博士的家之前从路人那里打听到的重要情报:“只要一直投资工业,德国汉堡港将来可能会生产出神秘的巨型船只。”

李玉华船长对大副约翰:“我们还是先去德国汉堡港的造我们还是先去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去看看吧,不定我们可以得到神秘的巨型船只的情报呢。”大副约翰:“那好吧,反正时间还有多,我们就先去看看神秘的巨型船只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吧。我们等会再去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也来的及。”

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回到谅国汉堡港口附近,又经过一路的打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终于找到了位于德国汉堡港口东南角的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一进入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向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的工作人员打听神秘的巨型船只的消息。

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我们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现在正在研发一种可以装载数百人,数十们大炮的海上巨无霸,但是由于我们目前还缺乏科研基金,因此研发海上巨无霸目前处于停滞状态。”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问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你们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现在正在研发一种可以装载数百人,数十们大炮的海上巨无霸究竟需要多少钱?我们可以投资吗?”

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回答:“你们当然可以投资,不过一次投资至少需要上万欧元,每个月都要投资,而且我们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的研发人员不知道能不能设计研发出可以装载数百人,数十们大炮的海上巨无霸。”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听是数万欧元的投资,都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最后向德国汉堡港的造船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告别。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离开谅国汉堡港的造船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由于要把随身携带的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的国际信件交给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因此他们一路打听,终于在大广场的西面找到谅国汉堡港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进入谅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将随身携带的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的国际信件交给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在验收了五十封从挪威发往德国的国际信件后将三百欧元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就在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转身就要离开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时候,德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叫住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你们可以帮我们去卢克港口送信吗?卢克港口就在绕过半岛的南面,只要你们愿意,我们就可以提供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我们可以提供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听,又有发财的机会了,于是高胸答应谅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的要求,收下了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国际信件。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离开谅国汉堡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一路打听,最后在汉堡广场的西面找到谅国汉堡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表示愿意以三十五欧元的价格收购一百桶木材。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回到了停泊在德国汉堡港口的“英雌号”商船。然后和那十名水手一起把一百桶木材给搬到谅国汉堡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意以三十五欧元的价格全部收购了一百桶木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这次又赚了五百欧元。

但是德国汉堡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染料的价格仅仅是十欧元一桶,而且听北欧的染料价格普遍偏低。因此,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没有购买德国汉堡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染料。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把那一百个孔德木桶给搬回了停泊在停泊在德国汉堡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

随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开始在汉堡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五十多环到一百六十二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水手一起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一个时。

习武结束之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一起在汉堡港口附近的餐馆里面享用了一顿德国的大餐,当然,汉堡包在当时还没有出现。

当晚上,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就驾驶“英雌号”商船离开谅国汉堡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六日晚上二十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谅国汉堡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卢克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英雌号”商船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终于绕过了海角,来到了卢克港口。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上二十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卢克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国际信件。

目的地是卢克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用六分仪测量了卢克港口的经纬度。卢克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八度,东经十度。

“英雌号”商船上的水手们将“英雌号”商船在卢克港口抛了锚。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卢克港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去卢克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这里没有什么特产。”

经过多方打听,终于一位男子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卢克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就在前面走到底然后左转就可以看见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连忙往前面走到底然后左转就看见了一个红色的房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进去问红色的房子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请问这里是卢克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吗?”红色的房子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是的,这里就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请问你们又什么事情吗?”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连忙将五十封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一起验收了五十封德国汉堡港口发往卢克港口的国际信件完整无误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收好了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一起叫住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请问你们可以帮我们运输五十封德国运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五十封国际信件吗?”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听又有工作可以做了,连忙答应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的要求:“那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在哪里?”“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回答:“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就在卢克港口的东北部,大约就半的航程。”

“好吧,我们答应你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卢克港口“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于是把五十封德国运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接过了五十封德国运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国际信件后就转身离去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于是又一路打听,找到了位于卢克港口西南面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但是卢克港口西南面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没有什么特产,商品也很简单普通,根本就无利可图。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回到了停泊在卢克港的后来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回到了停泊在卢克港的“英雌号”商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又开始在卢克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六十多环到一百七十一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

李玉华和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水手一起用棍棒练习西洋格斗大约一个时。

习武完毕,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在岸边的饭店一起吃了晚饭,就上船离开了卢克港。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上二十三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卢克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德国运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仅仅经过了不到一的航行,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那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就在进入沥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二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沥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德国运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装载货物。”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又一起用六分仪测量沥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七度,东经十二度。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去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此街有名铠甲匠。”

“这个港口有玻璃器特产。”

最后,一个男孩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去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从马路对面那个教堂左转,一直走到底就可以看见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连忙走到马路对面,但是在横穿马路的时候差点儿撞到了一个老头。然后在那个教堂左边进入了另外一条马路,最后在尽头看见了一座红色的房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进去确认了它就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五十封德国运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国际信件交给沥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在验收信件无误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然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又委托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运输五十封丹麦发往德国格克港口的国际信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问“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德国格克港口在哪里?”“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回答:“德国洛克港口就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东南面。大约一一夜的航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愉快地答应了,收下了五十封丹麦发往德国洛克港口的国际信件。

由于“英雌号”商船没有装载货物,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出产玻璃器特产商品价值偏低,于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没有再去寻找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商品交易所,而是直接回到了“英雌号”商船上面。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开始组织那十名水手练习弓箭和棍法,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环到一百七十三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射箭脱靶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十二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一个时,习武完毕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在哥本哈根港口的一家饭店一起享用了一顿丹麦大餐,最后上了“英雌号”商船离开沥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十七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沥麦首都哥本哈根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丹麦发往德国洛克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德国格克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无货物。”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于一四九四年一月三十日上午般半到达德国格克港口。一行十二饶航海经验值都增加了五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段。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起用六分仪测量沥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经纬度,他们二让出的结论是:德国格克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六度,东经十八度。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德国格克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去德国格克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德国格克港口没有什么特产。”

“你们要去“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它就在这条马路的尽头,你们走到底,然后就可以看见马路对面的一幢红色的房子,那就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了。”一位美女向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介绍去路。

“谢谢你。”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谢过了那位美女,然后朝着马路的尽头走去,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直走到底,

李玉华船长等十二人习武完毕,就在德国格克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享用了一顿德国的中午大餐,最后离开谅国格克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一月三十日中午十二点零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谅国格克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德国运往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拉脱维亚首都里加。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一直往东行驶,又经过了三十多个时的航行,“英雌号”商船终于安全地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德国运往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拉脱维亚首都里加。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五十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级。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去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本港口的特产是木材。”

“本港口有航海士。”

“到哪里去找航海士?航海士一般呆在酒吧或者旅馆里面。”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听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有航海士,就兴奋了起来,暂时将送信给“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任务放在了一边,开始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的酒吧、旅馆寻找起航海士来,“英雌号”商船团队现在急需一位懂会计,会讨价还价的航海士。

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的一家酒吧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找到了一个无业的航海士。“你是航海士吗?”大副约翰问一个无业的航海士。

“是的,我是航海士,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那个无业的航海士回答。李玉华船长:“我们“英雌号”商船团队现在急需一位懂会”“我们“英雌号”商船团队现在急需一位懂会计,会讨价还价的航海士以及懂其他技能的航海士,请问你会会计吗?”那个无业的航海士:“我现在的的确确在寻找工作,但是我不懂会计,而且我什么也不会,你们需要我吗?我要求的月薪是五十欧元一个月。”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面面相觑,月薪五十欧元一个月已经超过了大副约翰的月薪,而且那个无业的航海士现在什么也不会。年纪也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英雌号”商船团队怎么会需要一个无职业技能的航海士呢?“你们是什么情况?我的意思是你们现在有多少船?多少人?多少钱?你们有官位或者是爵位吗?你们的航海等级多少?”那个无业的航海士继续追问。

“我们现在只有一条商船,十二人,我们没有多少钱,我们也没有官位或者是爵位,我们的航海等级是四级。”大副约翰回答。

那个无业的航海士脸上面居然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我还以为今时来运转了呢,没想到你们现在只有一条商船,十二人,没有多少钱,也没有官位或者是爵位,不过你们的航海等级是四级比我高,我的航海等级只有一级。如果是月薪五十欧元,我可以考虑跟随你们。”

“不好意思了,我们“英雌号”商船团队目前暂时不考虑不学无术的航海士,另外你要求月薪五十欧元太高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起拒绝了那个无业的航海士。离开了那家酒吧。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几经周折,又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一个巷子里面的一家旅馆里面找到了一个航海士。

“你是航海士吗?我们正在寻找有一技之长的航海士。”李玉华船长对那位女性。“我是航海士,而且我懂会计,你们现在有多少船?多少人?多少钱?你们有官位或者是爵位吗?你们的航海等级多少?”那位女性航海士询问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我们现在只有一条商船,十二人,我们没有多少钱,我们也没有官位或者是爵位,我们的航海等级是四级。我们目前正急需要像你这样懂会计的航海士。”

大副约翰回答。“虽然你们的航海等级比我高,但是你们没有官位或者是爵位,只有一条商船和十二个人,又没有多少钱,所以不管你们出多少钱请我,我也是不会加入你们的。”那位女性航海士斩钉截铁地。尽管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是费尽口舌地试图服那位女性航海士,但是最终还是无功而返。但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还是了解到金钱、地位、声望甚至是航海等级都影响着能否成功服航海士加入队伍。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现在开始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大街巷开始寻找前往拉脱维亚首都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现在开始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大街巷开始寻找前往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令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惊奇的是:于以往所有去过的地方不同,这里明显是男少女多,满大街都是女人或者女孩,简直就好像到了《西游记》里面的女儿国了。

一个女孩告诉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往前穿过那条巷,在马路对面就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谢过那个女孩,穿过了女孩所指的那条巷,然后在马路对面找到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进入“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将五十封德国运往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在验收无误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支付给了李玉华船长。

“请问你们有没有国际信件可以交由我们去运输?”这一次换成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主动向“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寻找工作机会。“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两人:“我们现在的确需要有人帮我们运输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发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国际信件。这些国际信件已经在我们这里堆积如山了。”“那就把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发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国际信件交给我们运输吧。”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对“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好的。你们好像没有去过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就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西南面。”于是“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把五十封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发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临行前,“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叫住了他们:“你们是葡萄牙人吧?”

“是的,我们是葡萄牙人,你还有什么吩咐?”李玉华船长问“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吩咐不敢当,只是我们这里现在有一个传言,葡萄牙里斯本的费罗公爵夫人正在寻找能在全世界闯荡,冒险猎奇的冒险家。你们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试一试。地点就在靠近里斯本王宫的费罗公爵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听来了兴致:“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件宝贵的消息。”“不用谢,我只是听了这个传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离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立刻去寻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商品交易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离开“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立刻去寻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商品交易所。终于在大广场的东南角找到了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蓝房子”商品交易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看了看,那里出售鱼肉、谷类和木材等等,其中木材是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特产,售价三十欧元一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赶回了停泊在里加港口的“英雌号”商船,然后带领十名水手来到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蓝房子”商品交易所,以三十欧元一桶的价格购买了一百桶木材。

回到里加港口的“英雌号”商船,将一百桶木材都搬上了“英雌号”商船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十名水手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三环到一百七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射箭脱靶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十二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大约一个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习武完毕,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附近的饭店吃过了中午饭,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拉脱维亚首都里加。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一日下午十七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发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装着一百桶木材的货物。”

经过了两两夜的远洋航行,“英雌号”商船于一四九四年二月三日上午到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值都上升了一百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四级。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又一起用六分仪测量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五十二度,东经十九度。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三日上午般零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拉脱维亚运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一百桶木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瑞典首都斯德哥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去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

“本港口有铜特产。”

“这里是瑞典首都。”

“斯德哥尔摩在瑞典语里面是木头岛的意思。”

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名当地男子的指点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绕过斯德哥尔摩的的一个街角,找到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进入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请问这里就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嘛?”大副约翰问这里的工作人员,一个工作人员回答:“是的,这里就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就掏出了五十封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发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在验收了五十封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发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国际信件无误后,将三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请问你们有没有寄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国际信件,我们正要赶回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听葡萄牙费罗公爵夫人正在寻找冒险家,于是商量决定直接赶回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于是就这样问“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

“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一位经理模样的男子回答:“我们这里是有大约五十封寄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国际信件的国际信件,就麻烦你们运输了。”“不麻烦,反正我们就要赶回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去。”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对“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将五十封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寄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国际信件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收下了五十封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寄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国际信件,离开了斯德哥尔摩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斯德哥尔摩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

在斯德哥尔摩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里面,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看到那里出售鱼肉、谷类和铜等等,其中铜是斯德哥尔摩的的特产,标价一百二十欧元一桶。“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表示愿意以五十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收购李玉华船长“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表示愿意以五十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收购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的一百桶木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他们都很高兴。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立刻赶回了停泊在斯德哥尔摩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又和那十名水手一起将一百桶木材运送到“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全部卖掉,这笔交易赚了两千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以一百二十欧元一桶的价格购买了四十桶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水手将那四十桶铜搬上了停泊在斯德哥尔摩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水手开始在斯德哥尔摩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五环到一百七十九环不等。

练习射箭约持续了一个多时,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射箭脱靶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十二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大约一个时,习武完毕,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在斯德哥尔摩港口附近的饭店里面吃了一顿瑞典午餐。饭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三日中午十二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瑞典运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四十桶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开始往南返航。刚刚离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才不到一个时,也是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出现了两条海盗船,一路尾随,从“英雌号”商船的后面分左右两路包抄追赶上来了。李玉华船长在船长室掌舵,十名水手在甲板下面的船舱划桨,大副约翰在甲板上面操纵四角帆,因此最先发现两条海盗船在“英雌号”商船的后面分左右两路包抄追赶的是大副约翰。

大副约翰和李玉华船长由于之前在北欧的法国海面亲眼目睹了海盗袭击英国的商船,因此大副约翰一眼就认出这是海盗船,于是立刻前向甲板下面的船舱通知那十名在船舱划桨水手,“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表示愿意以五十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收购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他们的一百桶木材。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他们都很高兴。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立刻赶回了停泊在斯德哥尔摩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又和那十名水手一起将一百桶木材运送到“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全部卖掉,这笔交易赚了两千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以一百二十欧元一桶的价格购买了四十桶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水手将那四十桶铜搬上了停泊在斯德哥尔摩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和那十名水手开始在斯德哥尔摩港口的岸边开始竖箭靶练习射箭,十二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五环到一百七十九环不等。

练习射箭约持续了一个多时,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射箭脱靶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十二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大约一个时,习武完毕,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在斯德哥尔摩港口附近的饭店里面吃了一顿瑞典午餐。饭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