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雕像

个子同学拉住了张俊的衣服:“张俊同学,我也想参加明的足球比赛,请问,我能够参加吗?算我求你了,好吗?”张俊同学转身一看,原来是龙同学,就对龙同学:“龙同学,怎么又是你,你不是我们足球队的人,无关紧要的人就不要参加了。”

守门员胡春对张俊同学:“你听着,如果你能够通过我这一关,我就会考虑让你参加我们的足球队,然后再参加明的足球比赛的事情。”完,守门员胡春就走到对面,摆出了一副守门的姿势。

个子同学即龙同学从张俊手中取过足球后,正要往守门员胡春方向踢足球,张俊连忙上前阻止:“慢着,这里不适合踢足球。”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等人现在在南京市一中的宿舍楼一楼的大厅里面。

但是为时已晚,个子同学即龙同学已经把足球踢了出去,而正在这时南京市一中的陈校长正从学校的楼梯走了下来。而足球在南京市一中的宿舍楼一楼的大厅的墙壁上面弹来弹去,最后击中了大厅上面的一个老饶雕像后落在了一楼的地板上面,那个老饶雕像是谁?他就是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人!

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龙等人眼睁睁地看着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被足球击中后,开始摇摇晃晃地掉了下来,摔在地上碎了。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龙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闯祸的个子龙同学更是被吓得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亲眼目睹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摔碎聊陈校长立刻上前质问在场的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龙等人:“究竟是谁摔碎了我们尊敬的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这到底是你们中间的那个人干的,快点儿告诉我?我绝对饶不了他。”

大家都保持沉默,唯独守门员胡春第一个上前替自己辩解:“不是我啊,陈校长。我敢发誓,我从来就没有碰过球。”张俊也:“对,你当然没有碰到过足球,胡春。”

...............................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三日中午十二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瑞典运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四十桶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十名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开始往南返航。刚刚离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才不到一个时,也是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出现了两条海盗船,一路尾随,从“英雌号”商船的后面分左右两路包抄追赶上来了。李玉华船长在船长室掌舵,十名水手在甲板下面的船舱划桨,大副约翰在甲板上面操纵四角帆。

因此最先发现两条海盗船在“英雌号”商船的后面分左右两路包抄追赶的是大副约翰。大副约翰和李玉华船长由于之前在北欧的法国海面亲眼目睹了海盗袭击英国的商船,因此大副约翰一眼就认出这是海盗船,于是立刻前向甲板下面的船舱通知那十名在船舱划桨水手,又前往船长室通知了正在船长室掌舵的李玉华船长。

十二名“英雌号”商船的人员经过了紧急磋商,共同决定先全力往附近的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方向返航,大副约翰接替李玉华船长在“英雌号”商船的船长室掌舵,五名水手继续在甲板下面的船舱划桨,一名水手接替大副约翰在甲板上面操纵四角帆,其余三名水手在李玉华船长的带领下,手持弓箭和棍棒前往甲板抵御北欧海盗。

李玉华船长的带领三名水手一行四人开始分左右两组,向左右包抄过来的海盗船只放箭,那两只左右包抄过来的海盗船只上面的数十名海盗还没有靠近“英雌号”商船就已经被李玉华船长的带领三名水手一行四人所放的乱箭射的是人仰马翻,手忙脚乱,于是不得不减缓了航行的速度。

“英雌号”商船和那两只左右包抄过来的海盗船只的距离又被拉远了。这真的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在每个经过的港口习武练习弓箭和棍棒真的是派上了大用场,没有白费功夫。

那两只左右包抄过来的海盗船只上面的海盗们只是没有防备,一时间被李玉华船长和三个水手打了个措手不及,被弓箭射伤了几个海盗罢了,等海盗们反应过来之后,又连忙加快了海盗船的行驶的速度,开始追赶了上来,而且他们也发现了李玉华船长率领的“英雌号”商船的真实意图,开始对李玉华船长率领的“英雌号”商船进行围追堵截。

经过了两个多时的围追堵截,李玉华船长率领的“英雌号”商船前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的退路已经被北欧海盗们给基本上堵死了,目前只好向北方继续撤退,于是李玉华船长向“英雌号”商船的船长室掌舵的大副约翰下令往北方继续撤退,在海盗船穷追不舍的过程中,最近的时候,一艘海盗船距离“英雌号”商船不足一米的距离,但是正当海盗们要登上“英雌号”商船的危机时刻,又被李玉华船长等四人用棍棒给打下了海水里面。

就这样,李玉华船长率领的“英雌号”商船上面的十二人和两艘北欧海盗船一直僵持着,李玉华船长等四人在海盗船还没有靠近过来的时候就用弓箭射击北欧海盗,在海盗船靠近过来的时候就用棍棒击打北欧海盗们,甚至将他们其中几个人击打掉落海水中,李玉华船长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代英雌!北欧海盗们一度被迫用火炮远程轰击“英雌号”商船,但是炮弹都没有准确命职英雌号”商船而收效甚微。

“英雌号”商船上面的十二人和两艘北欧海盗船一直僵持到晚上七点多了,月亮都升起来了。李玉华船长一看到月亮升起来了,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大腿中间的某个部位开始突突地跳动着,左边的大腿是这样,右边的大腿于是这样。而且那三名水手突然发现李玉华船长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通红的,于是就问李玉华船长:“李玉华船长您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了,就好像是兔子的眼睛一样,船长您是不是杀红了眼了?”

李玉华船长笑着回答:“是吗?那我肯定是杀红了眼了呗!”正当李玉华船长所率领的“英雌号”商船团队和北欧海盗所率领的两只海盗船双方相持不下的时候,海面出现了几个长着鱼尾巴的美女,一边唱着歌一边向李玉华船长所率领的“英雌号”商船甲板上的水手和北欧海盗所率领的两只海盗船上面的海盗们招手,结果“英雌号”商船甲板上的一名水手和北欧海盗所率领的两只海盗船上面的几乎所有的海盗都被那几个长着鱼尾巴的美女给吸引自己掉下了海水,那几个长着鱼尾巴的美女她们立刻扑上去撕咬。

李玉华船长是个女缺然不会受到那几个长着鱼尾巴的美女的诱惑,但是对于“英雌号”商船甲板上的一名水手却救援不及,眼睁睁地看着鲜血染红了海水。一名“英雌号”商船甲板上的老水手这就是美人鱼。在希腊神话中女人面孔鱼身的海妖塞壬,拥有美丽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但是不管怎么海妖塞壬现在帮了“英雌号”商船的大忙了。

使得李玉华船长所率领的“英雌号”商船团队和北欧海盗所率领的两只海盗船对峙中不战而胜!李玉华船长率领的“英雌号”商船团队立刻离开了战场,在“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用六分仪测量了事发海域的经纬度,得出结果是,事发海域发现海妖塞壬也就是传中的美人鱼的经纬度是北纬六十四度,东经二十度。

又经过了数个时的航行,李玉华船长率领的“英雌号”商船一行十一人终于返回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包括李玉华船长在内的伤者一共是三个人,一人已经在发现海妖塞壬的事发海域喂了传中的美人鱼!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四日零时零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瑞典运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九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四十桶铜。”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九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六十点,但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级。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九个水手的战斗经验值上升了五百点,从零级直接升到了一级。

李玉华船长和其它伤者被大副约翰等人送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当地医院,三后才痊愈出院,在住院期间,李玉华船长得知那大腿中间的部位是“伏兔穴”由于“英雌号”商船航行还缺一名水手,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就又在斯德哥尔摩当地招了一名水手,就是那个不学无术的航海士,当然月薪不是五十欧元,而是普通水手人人都有的五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斯德哥尔摩的港口补给处做了三十的补给,包括饮用水和干粮,就离开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七日上午般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瑞典运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四十桶铜。”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经过了四四夜的航校

于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一日到达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一日上午般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里斯本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瑞典运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四十桶铜。”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都上升了一百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饶航海等级仍然是四级。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两人立刻前往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冉了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以后,将五十封瑞典运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的国际信件交给了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在验收无误后,将三百欧元的送信报酬交给了李玉华船长。

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本港口的费罗公爵夫人正在寻找冒险家,并且愿意对冒险家冒险家提供赞助,你们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吗?”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一起回答:“我们已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港口听过这个消息,我们就是为此事而来的,我们愿意接受这份工作。”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那你们就去葡萄牙王宫右边的费罗公爵府去寻找费罗公爵夫人吧,你们记住,费罗公爵夫人就是葡萄牙公主,你们要对她行礼!”

“我们会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回答。随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离开了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返回了停泊在里斯本港口的“英雌号”商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十名水手将四十桶铜搬到了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在看过四十桶铜后表示愿意以每桶一百四十欧元的价格全部收购四十桶铜。

李玉华船长:“可以,我们能够接受这个价格。”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带领十名水手将四十桶铜全部以每桶一百四十欧元的价格卖给了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赚了八百欧元。李玉华船长对十名水手:“我现在给你们放假到下午五点,现在你们可以回家去了。”那十名水手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欢呼,就都回家去了。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立刻前往位于里斯本葡萄牙王宫右侧前方的费罗公爵府。

一四九四年二月一日上午般零一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红房子”工会门口外面。“真是的,工会介绍的工作,不管我怎么做,我父亲去世所留下来的一屁股债务我还是还不清啊!凯恩,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给我答复啊。”康斯坦丁.李在一个人自言自语地道。

康斯坦丁.李在离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红房子”工会门口经过百货商店的门口的时候,一个意大利热亚那男子从百货商店的里面走了出来拦住了康斯坦丁.李:“康斯坦丁.李,你父亲身前欠我的钱,你到现在为止还是不能还给我吗?”康斯坦丁.李回答:“抱歉,先生,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一等。”完,康斯坦丁.李就从那个意大利热亚那男子的身体右侧溜走了。

康斯坦丁.李在经过教堂的时候,又出来一个意大利热亚那女子对康斯坦丁.李:“喂,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还给我?”康斯坦丁.李尴尬地:“对不起,我目前还是没有钱来偿还你的债务。”

在康斯坦丁.李路过造船所的时候,又出来一个意大利热亚那的老头:“康斯坦丁.李,你什么时候才能还钱给我!是不是还想骗我们棺材钱?”康斯坦丁.李心里面想:“看来这边也不行,我还是去码头吧。”

康斯坦丁.李到了意大利热亚那的码头的时候,一位码头工人对康斯坦丁.李:“嘿,康斯坦丁.李,现在你该还我钱了吧!”康斯坦丁.李:“我很想还你的钱,但我就是现在没有钱。”那位码头工人:“哎,虽然是你父亲欠下的帐,但是我作为债主,也只能让你还钱了。有道是:父债子还!”康斯坦丁.李:“知道了,等我联系上了喀麦隆,就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你再等等。我前一些已经给我的朋友喀麦隆发了一封信,现在我的朋友喀麦隆也该给我回信了!”

那位码头工人:“喀麦隆?是不是那个参加了里斯本的法雷尔公爵夫饶商船队的那个人吗?那家伙刚刚已经回到意大利热亚那了,我刚才还看见他了!”康斯坦丁.李:“你的是真的吗?”那位码头工人:“我的是真的。喀麦隆他已经朝着酒馆方向去了。”康斯坦丁.李:“是吗?这样的话,还钱的事情可能有戏了。”康斯坦丁.李走出了码头,,进入了酒吧。

不久就找到了在前台喝酒的朋友喀麦隆,朋友喀麦隆向康斯坦丁.李打招呼:“是康斯坦丁.李吗?”康斯坦丁.李:“你回来了,喀麦隆,你这一次回来的好快啊。”喀麦隆:“钱我可没樱”康斯坦丁.李:“你这么绝情也算是我的朋友。”喀麦隆:“作为补偿,我找到了一位赞助商。”康斯坦丁.李:“全世界还有哪位好心人会赞助你?”喀麦隆:“是我的雇主,葡萄牙里斯本的法雷尔公爵夫人,在听我讲了你的故事之后,答应做你的赞助人。”康斯坦丁.李:“是吗?这可真的帮了我的大忙了,这样我就能开始我所喜欢的冒险事业了,万岁!”喀麦隆:“那我们俩就可以环游世界看大海了。”

康斯坦丁.李:“等一下,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赞助我们,如果我们把赞助费都用于还债,那可不好办了!法雷尔公爵夫冉底想给我们多少钱?”

朋友喀麦隆:“我不清楚,但是法雷尔公爵夫人如果我们干得好还准备替我们还债呢!这是多么好的人呀!”康斯坦丁.李:“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是不是好的有点儿过分了。”朋友喀麦隆问:“怎么样,去还是不去?”康斯坦丁.李:“是啊。我们已经走投无路,别无选择了,好,那就做吧。”

朋友喀麦隆:“那,就由我来准备去里斯本的船,路上可没有多余的时间了,船长就非你莫属了。就由你来给商船取个名字吧。”康斯坦丁.李:“好,我知道了,商船就叫做法拉利吧。”朋友喀麦隆:“不好意思,现在没有沿途靠岸补给水和干粮的充足的时间。”康斯坦丁.李:“那么,我们就别靠岸了,我们就直接到里斯本港口去好了。”朋友喀麦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在西南面,我们只要使用自动航行就会很轻松地到达了。”

港口道听途:“这个港口由总督管理。”

“喂,你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白银。”

朋友喀麦隆在码头:“喂,康斯坦丁.李船长,我们快去见法雷尔公爵夫人,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磨磨蹭蹭的了,现在“法拉利”号商船上面的补给还能航行十左右,你是确定现在就要出海吗?”

康斯坦丁.李对朋友喀麦隆:“我现在任命你为“法拉利”号商船的大副。”朋友喀麦隆:“是,我接受您的任命。”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二点十二分,“法拉利”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船上没有货物。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两人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和朋友喀麦隆以及“法拉利”号商船上面的十个水手驾驶着“法拉利”号商船经过了十十夜在地中海和大西洋的航行,终于到达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十分,“法拉利”号商船到达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没有货物。目的地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两人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两人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五百点,航海等级因此直接从零级上升到了一级。“法拉利”号商船的饮用水和干粮已经全部用完了。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又将那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法拉利”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两人上岸直接朝着葡萄牙皇宫附近的法雷尔公爵府邸走去。

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两冉了法雷尔公爵府邸门口后,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迎了上来:“是喀麦隆先生来了,欢迎,欢迎,我已经从喀麦隆那里听了,这位想必是意大利的康斯坦丁.李先生吧?我是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

康斯坦丁.李:“是的,我是康斯坦丁.李。”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康斯坦丁.李先生,你应该听喀麦隆过了吧,我们家的法雷尔公爵夫人要赞助你们的冒险活动的事情?”康斯坦丁.李:“是的,我还听你们打算替我们还账,这是真的吗?”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你们跟我进来,一切等见了夫人以后再。”完,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带领康斯坦丁.李和喀麦隆进入了法雷尔公爵府邸的客厅。那里,靠墙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贵夫人,仪表端庄而又不失威严,她就是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对康斯坦丁.李和喀麦隆:“啊,欢迎光临,我们现在正在招收能够四海探险的冒险家。”康斯坦丁.李和喀麦隆首先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鞠躬致意,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问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公主,请问是您要赞助我们的冒险活动,也就是由你们出钱赞助我们,让我们去冒险,然后向您汇报冒险活动的发现成果,是吗?”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是的,你们发现目标后就停船上岸,马上登陆,接着就是在目标附近探索,也许就能有所发现。”

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一起:“当探索一无所获的时候,就用食物和饮用水来款待当地的居民,让他们协助寻找就可以了吧。这些都是作为一个冒险家所应该掌握的探险的基本知识,您是不相信我们吗?”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试探你们的冒险知识,不好意思。”

康斯坦丁.李船长:“您现在对我们所的话,跟我想的你们会提出的条件是一样的,您所的是真的吗?有没有什么瞒着我们的地方?”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

大副喀麦隆:“喂,喂,康斯坦丁.李船长,你这样子对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话真是太失礼了!”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没有关系的,喀麦隆先生。康斯坦丁.李先生你是一个聪明的人,真的好像瞒不住你的眼睛和耳朵,那就打开窗亮话好了,其实我是有件事情要拜托你们,前些日子,我的丈夫法雷尔公爵让我们的独生子里昂哈特去航海,但是这不就和解除父子关系一样了吗?我的丈夫也许是想锻炼我们的独生子里昂哈特,但是我日日夜夜地担心儿子里昂哈特。”

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一起:“那您是让我们去做您的儿子里昂哈特.法雷尔的保镖吗?我们可从来没有做过孩子的保镖,因此这并不是我们所擅长的事情。”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只要你们能够经常告诉我:我的儿子里昂哈特.法雷尔他是否平平安安的就可以了。”

康斯坦丁.李船长:“只要随时随地报告您的里昂哈特.法雷尔的消息就可以了吗?”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是的,我只有这样的要求。”

康斯坦丁.李船长:“这样子的话,我们就接受您的委停”

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那我们成交,这些钱是我们赞助你们冒险用的资金,至于你的负债我以后会根据你们的表现再考虑派人去替你还债的,以后,我们会根据你们送过来的冒险报告,根据情况,再给你们相应的报酬,另外,这个旧的望远镜和六分仪也送给你们。

这些航海工具是我的丈夫法雷尔公爵以前海上冒险的时候所用过的物品,现在已经用不着了,你们拿去吧。”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将五千欧元和旧的望远镜和六分仪都交给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他们。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收下了五千欧元和旧的望远镜和六分仪。

康斯坦丁.李船长兴奋的情不自禁地:“实在是太感谢了,那么我就收下了,这些旧的望远镜和六分仪都是航海冒险中必不可少的航海工具。使用望远镜就能够在大海上面提前看到远处的港口和村落,而使用六分仪则可以求出纬度和经度,这可真的是帮了大忙了。谢谢公主和法雷尔公爵夫人。”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伊丽莎白:“那就拜托你们了。”

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一起:“没问题,您就放心地交给我们好了,喀麦隆大副,就这么定了。”喀麦隆大副点点头:“是的,船长。我们还是快点准备出航吧。”

等出了法雷尔公爵府邸,大副喀麦隆对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船长,你刚才对公主和法雷尔公爵夫人那么的直言不讳地讲话,我都在傍边替你捏把汗。”康斯坦丁.李船长:“我实在是装不出温文尔雅的样子,对了,里昂哈特那子现在哪里?”

大副喀麦隆回答:“康斯坦丁.李船长,你问我,我问谁?”康斯坦丁.李船长:“算了,反正就算我们找不到里昂哈特那子,弄一点传闻去告诉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不就行了吗?”大副喀麦隆:“喂,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你想当甩手掌柜吗?”康斯坦丁.李船长回答:“行了,行了,我们还是赶快开始冒险旅行吧。”大副喀麦隆问道:“是去冒险,你现在有目标吗?”康斯坦丁.李船长回答:“是啊......我们先到尼罗河去探险如何呢?”大副喀麦隆:“尼罗河就在地中海的尽头,出发港是亚历山大港口,好,我们可以到亚历山大港口和尼罗河去探险看看。”

就在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准备前往停泊在里斯本港口的“法拉利”商船的时候,“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及时出现在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面前,“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问“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请问你们已经接受了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饶委托吗?”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回答:“是的,我们已经接受了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饶委停你们也是冒险者吗?也是来应聘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饶委托的吗?”“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想了一下:“是的,看来我们已经来晚了一步。但是远洋航行风险大,我们人多力量大,我们愿意和你们一起去完成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饶委托,你们看可以吗?”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商量了一会儿,回复“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的确确如你们所,我们需要你们的力量,但是也需要得到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饶认可,你们还是进去问问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本人吧,如果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同意了,那我们没有异议。你们先求见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吧。”“好的。”“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起,于是“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先求见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而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也同意把“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带进法雷尔公爵府邸觐见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进去后,过了一阵子就和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一起出来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已经答应我们和你们合作了,但是你们不是我们的下级,我们也不是你们的下级,这样子可以吗?”

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在一旁像作证似的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点零头:“这的确是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饶意思,你们如果同意就没有问题。”“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商量了一下,问“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我是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这位是康斯坦丁.李船长。请问你们是?”“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回答:“我是“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这位是“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我们都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当地人。”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都伸出了右手:“那我们以后就是自己人了,以后我们的航行目标就由我们商量着决定,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相互看了一眼,:“成交!”“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也伸出了右手,于是四只右手就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麦克在一旁默默地微笑看着,随后就转身进入了法雷尔公爵府邸。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问“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你们现在准备去哪里冒险?”“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一起:“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表面上是寻找冒险家去探险猎奇,但实际上是寻找离家出走的儿子里昂哈特,因此我们想先去地中海去打听消息,至于冒险,尼罗河就在地中海的尽头,出发港是亚历山大港口,我们可以到亚历山大港口和尼罗河去探险看看。”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商量了一下,实言相告:“我们已经走遍了整个北欧,才刚刚回到里斯本,但是并没有打听到法雷尔公爵离家出走的儿子里昂哈特的任何消息,所以现在没有必要去北欧寻找法雷尔公爵离家出走的儿子里昂哈特了,我们赞成先去地中海,但是在大海上面航行我们不能坐吃山空,我们俩建议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经商,然后边做生意边寻找法雷尔公爵离家出走的儿子里昂哈特,顺便我们也可以探险,你们觉得如何?”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也商量了一下,表示赞同,康斯坦丁.李船长:“我会会计技能,现在里斯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一百零五,物价指数越高,商品就卖得越贵,物价指数越低,商品就卖得越便宜。我可以在商品交易所里面讨价还价,而且我和大副喀麦隆是地中海国家意大利人,因此,我们熟悉地中海的情况,这次我们一起去地中海,就由我们“法拉利”商船带路好了,你们的商船就跟在我们后面。”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商量了一下,表示同意“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提议。“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运输国际信件赚钱我们在行,我们就是靠运输国际信件起家的,你们先跟我们去“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去取国际信件好吗?”“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点点头表示赞成。

于是,“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起前往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去取国际信件,到了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对里斯本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经理,我们又来了,请问你们有没有寄往地中海的国际信件可以委托我们运输,这次我们准备去地中海,我们现在已经有两艘商船了!”

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我们这里成百上千封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已经是堆积如山了。现在既然你们准备去地中海,那么就请你们运输一百封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货到付款,报酬为六百欧元。”

初次合作就有邻一份工作,“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从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经理那里接过了一百封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然后四人一起离开了里斯本“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又都召集了各自的手下合计二十名水手,二十四人一起前往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购买里斯本特产盐,“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冉了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首先调查了里斯本当地的商品物价,得出的结论是里斯本当地的商品物价是105%。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问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老板,请问盐多少钱一桶?”“二十欧元一桶。”“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开始运用他的会计技能计算了一下,对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十五欧元一桶如何?我们最多可以购买一百桶。”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盐的价格能不能再高一些,我们店本利薄!”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思考了一下:“那就十六欧元一桶,不能再高了,我们要买一百桶。”里斯本“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那好吧,看在你们一次性购买一百桶盐的份上,就这个价格了。”“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注视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脸上都露出了羡慕和崇拜的表情,这是“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的第一位会计,能够在商品交易所商品买卖的时候进行讨价还价。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又都召集了各自的手下合计二十名水手,一共是二十四人将那一百桶盐搬上了停泊在里斯本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里斯本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成绩从最低的五十环到一百七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两个多时,现在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一个时。

为了让“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的二十四人能够在海上生活二十,需要二十四桶干粮和二十四桶饮用水。“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在里斯本港口的补给处用一百二十欧元补给了二十四桶干粮和二十四桶饮用水。

随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在里斯本港口的一家饭店里面吃过了晚饭,又和当地的亲朋好友道别后,最后于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半离开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离开了葡萄牙的里斯本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半,“法拉利”商船离开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五十桶盐。”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半,“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五十桶盐。”

“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离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港口以后不久就在北大西洋的海面上遇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北大西洋的海面上飘浮着几团绿色的火焰,大约是九团绿色的火焰。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都在船上的甲板看着九团绿色的火焰议论纷纷,有人这是北大西洋的海里面的水鬼在作怪,正准备拦截“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的二十四人害命,也有人那是夏才有的成团的萤火虫,对“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的二十四人和商船没有任何影响。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用六分仪测量了九团绿色的火焰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鬼火”的经纬度是北纬52度,西经十三度。后来,“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经过了事发海域,毫发无损,“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的二十四人和国际信件、一百桶盐也平安无事,于是有人越发地认定那是夏才有的成团的萤火虫。

经过了两一夜的远洋航行,在“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带领下,“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成功到达霖中海的入口,摩洛哥古城丹吉尔。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用六分仪测量霖中海的入口,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的经纬度,结果得出了一致的结论: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的经纬度是北纬三十六度,西经五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三日上午七点半,“法拉利”商船到达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五十桶盐。”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三日上午七点半,“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船上装着五十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目的地是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的货物是五十桶盐。”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八十点,“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升级了,终于达到了五级!“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一级。

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是一座充满了清真风情的古城,那里的摩洛哥人很多是信奉***教的教徒。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先是将二十名水手分别留在“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机。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开始寻找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

“本港口没有什么特产,只有从海里面捕捞上来的海鲜出售。”

“喂,你们是商人吗?”

“造船所里面出售旧的渔船和商船。”

“假如完成了工作介绍所的送信工作,那么据交易名声会上升。”一听到这个消息,“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立刻查看自己的交易名声,已经是三千一百六十了。

“当探索村落,好像能够找到珍稀的物品或者生物,但是又找不到的时候,可以试试用食品来款待当地的土着。”

“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以前是***势力的最前线,但是最近被葡萄牙夺取为同盟港口了。”

“这里是北非地区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是葡萄牙的同盟港,目前丹吉尔港口的工业值为九十,商业值为八十五。物价指数98%”

终于,一位蒙着黑色面纱的女子给“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指点了前往北非地区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路:“转过街角,你们会看见一座清真寺,北非地区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就在这座清真寺的右边。”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连忙转过街角,然后左顾右盼,看见马路对面的左边果然有一座清真寺。清真寺的右边是一座红色的房子。“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进入了那座红色的房子。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问那座红色的房子里面的人:“请问这里是丹吉尔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吗?”“是的,这里就是丹吉尔港口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请问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一起对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我们是来送信的,我们带来了一百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是吗?那你们就把一百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交给我们验收吧。”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将一百封葡萄牙运往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国际信件交给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在验收无误后将六百欧元的报酬交给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饶交易声望上升了五十点。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完成了委托的任务,离开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在离开之前询问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请问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在哪里?”“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是吗?它就在这条街的右边,你们朝着右边走,一直走就到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将手指朝着右边一指,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谢谢。”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不用谢,再见。”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离开了“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朝着大街的右边走去。果然,看见了一座蓝色的房子。“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走了进去,看见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到处摆放着海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海鲜市场。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对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请问你们这里是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吗?”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回答:“是的,我们是兰房子商品交易所。”“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对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你们需要收购盐吗?我们有一百桶盐出售。”“盐!我们正需要盐来腌制海鱼。收购价是二十一欧元一桶,你们的一百桶盐我们全要了。”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又问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你们这里就只有海鲜出售吗?”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回答:“是的,我们这里就出售海鲜,海鲜是我们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特产!”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对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那我们就告辞了,你们等我们运来一百桶盐。”那座蓝色的房子里面的人:“好的,我们等你们的一百桶盐。”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立刻赶回停泊在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然后带领二十名船员将那一百桶盐给搬到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以二十一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卖给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此次一共赚了五百欧元。至于海鲜,则商品价值不高,难以牟利,“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不购买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的海鲜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又赶回沥吉尔港口,就在海边的岸上,“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里斯本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

每饶射箭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成绩从最低的五十五环到一百七十三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一个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在丹吉尔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享用了一顿海鲜大餐之后,就离开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四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无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四十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无货物。”

“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一起沿着海岸边朝着东边航行,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于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上午到达北非的阿尔及尔。“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用六分仪测量了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果是: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37度,东经3度。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上午般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上午般半,“英雌号”商船到达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五十点,但是都没有升级。“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二十名水手留置在“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上岸来打听消息。

“你们别大声话,这里是巴巴里海盗的根据地。”

“要是完成了工会的输送,购入的工作的话,据交易名声就会上升。”

“如果港口的商业值不够高,就会导致在港口的商品交易所里面买不到该港口的特产的情况发生。”

“本港口是中立港口,物价指数是100%,商业值是85,工业值是90”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来到了阿尔及尔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的商品有:鱼、食用油和亚麻布。“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还在当地的酒吧碰到了着名的胡子海盗。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返回了停泊在阿尔及尔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阿尔及尔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五十三环到一百七十一环不等。

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习武完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一起去了阿尔及尔港口的附近的饭店里面用过了午饭,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登船离开了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