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议论纷纷

在南京市一中的宿舍楼一楼的大厅内,大家开始议论纷纷了。陈校长连忙上前打断他们:“大家安静一下,都听我,究竟谁应该对这件事情负责呢。”守门员胡春正要上去揭发是个子同学-龙同学踢足球打碎了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的时候。张俊挺身而出对陈校长主动坦白:“是我干的,陈校长。”

这时候,李世民为了掩护张俊等人也急急忙忙地:“不是的,这都是我一个饶错。”而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俩也异口同声地:“是我干的!陈校长,要处罚就处罚我好了。”唯独闯祸的个子同学即龙同学一个人保持沉默。而自私自利的守门员胡春则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一副觉得不可思议的样子。

陈校长听完了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守门员胡春等饶陈述后:“好吧,既然这样,那么事情都清楚了,既然已经有人坦白了,那么我现在应该得出结论了。”完,陈校长从地上捡起了足球,开始发表她的言论起来:“现在我宣布如下的处分决定:决定一,从现在开始,南京市一中的校园里面禁止踢足球。”

大厅里面的南京市一中的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了:“啊?怎么会这样?”

陈校长手持足球,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对大厅里面的南京市一中的同学们继续宣布她的决定:“决定二:我将永远没收这只足球,不管它曾经属于谁的。”

大厅里面的南京市一中的同学们议论纷纷:“奥,只是没收一只闯祸的足球。”

陈校长顿了顿,等大家安静下来后继续下去:“还有最后一个决定:闯祸的人必须在明早上般半之前修理好或者全额赔偿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那就是五千元人民币。就这样了。”

完南京市一中的同学们则议论纷纷的:“这处分决定也太严厉了,我们还是走吧。”守门员胡春连忙追上来了:“等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错了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啊。你们为什么一个个地都不理我了?”张俊停下了脚步,对守门员胡春:“你背叛了队友之间的友谊。”守门员胡春一听显得一脸茫然,:“我还是不明白,请你们清楚啊。”李世民:“你还不明白?那你就好好地想想吧。”完就和张俊等人转身走了。

...........................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中午十一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中午十一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北非的阿尔及尔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开始朝着北方行驶,经过了十个时的航行,到达了帕尔马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用六分仪测量了帕尔马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结果是北纬三十九度,东经二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晚上二十一点半,“法拉利”商船到达帕尔马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四日晚上二十一点半,“英雌号”商船到达帕尔马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十个水手。船上的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帕尔马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帕尔马港口是西班牙的同盟港,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是二百八十五,商业值是二百九十。”

“要测量经纬度,就必须有经纬仪或者六分仪,但是,如果没有人会测量的技能,那就不能够使用。”

“如果让有会计技能的人充当会计长得话,就会事半功倍。”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珊瑚。”

“造船厂有旧的帆船。”

“无论是商业投资还是工业投资,只要是连续投资多次以后,该港口就会成为同盟港口,并且交易名声也会上升。”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本港口的戴维斯先生想要了解全世界的地形情况,正在寻找会画地图的人。”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来了兴趣,于是立刻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戴维斯先生的地图工坊。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进入了帕尔马港口的地图工坊,见到了戴维斯先生,“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对戴维斯先生:“您是戴维斯先生吧,我们听您正在寻找会画地图的人,我们不会会画地图,您能够教我们吗?”

戴维斯先生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你们想学习绘制地图,学习这项技能需要交给我每人五万欧元,你们有这么多的钱吗?如果你们是想跟我签订绘制地图的合约,但是你们好像没有一个人懂得绘制地图,这样可不行啊。”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面面相觑,“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我们满世界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但是这并不需要绘制地图的技能,而且我们也拿不出来五万欧元的钱。我们还是走吧。”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等三人听了“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的话都点点头表示赞同。于是“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转身离开了戴维斯先生的地图工坊。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行四人来到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那里出售:肉类、酒类、食用油和织物等等,当时并没有发现珊瑚特产,“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看来帕尔马港口的商业值还不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等三茹点头。“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回到了停泊在帕尔马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帕尔马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五十三环到一百七十四环不等。

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习武完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在帕尔马港口的饭店吃了一顿晚餐,随后,驾驶着“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帕尔马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五日零点,“法拉利”商船离开了帕尔马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五日零点,“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帕尔马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向着西边行驶过去,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到达了巴伦西亚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用六分仪测量了巴伦西亚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果是:北纬三十九度,东经零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上午般,“法拉利”商船到达了巴伦西亚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上午般,“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巴伦西亚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巴伦西亚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行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巴伦西亚港口是西班牙的同盟港口,物价指数是100%,工业值是三百,商业值是三百二十。”

“喂,你们是商人吗?本地的特产是珠宝。”

“据果汁是治疗坏血病的特效药。”

“在百货商店里面有卖果汁,售价一百欧元,老鼠药,售价五十欧元。”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行四人又来到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发现那里也就出售:酒类、肉类、食用油和织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一行四人回到了停泊在巴伦西亚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到巴伦西亚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五十三环到一百七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连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也几乎没有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习武完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到巴伦西亚港口附近的饭店吃了一顿中午饭,然后就驾驶“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巴伦西亚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十一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巴伦西亚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十一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巴伦西亚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开始沿着海岸线朝着东北方向前进,又经过了半的航行,到达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用六分仪测量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果是:北纬四十二度,东经二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那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三十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一级,“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五级。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下午十六点半,“英雌号”商船到达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下午十六点半,“法拉利号”商船到达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8%,工业值是540,商业值是590”

“造船所里有旧的渔船出售。”

“忘记重要的事情的时候看一看航海日志就好了,因为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条街上的皮耶罗先生是制作地图的专家。”

“在航海的过程中,会发现一些珍稀物的情报,似乎有人会对此很感兴趣,也许会出高价向你买。”

“喂,你是商人吧,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特产是武器。”

“如果资金不够的话,向银行贷款也是一个办法,在当月还款的话,连利息也不用。”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进入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百货商店,看见百货商店里面出售重剑(攻击力C),硬甲(防御力C)和丝带。

在“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看见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出售鱼肉、肉类、食用油,织物,染料和武器,其中武器是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特产,售价213欧元一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武器的价格还可以,但是还可以再降低一些。”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那你想出多少价钱?”“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回答:“武器二百欧元一桶如何?我们可能买五十桶。”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不行,价格太低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继续讨价还价:“武器二百零五欧元一桶如何?我们可能买五十桶。”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武器二百零五欧元一桶如果是购买五十桶的话,那这样的价格我们可以接受。”“成交!”“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同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握了握手.

“我们现在就去叫水手过来搬货。你妹等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对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好的,我们恭候大驾光临。”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离开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直奔停泊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大“英雌号”商船。到了目的地以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率领二十名水手一起前往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

到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以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付给“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经理一万零贰佰五十欧元。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率领二十名水手将五十桶武器搬上了“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六十四环到一百八十环一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几乎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习武完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率领二十名水手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附近的饭店吃过了一顿西班牙大餐,然后就驾驶着“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晚上十般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二十五桶武器的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六日晚上十般三十一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二十五桶武器的货物。”

又经过了一一夜的远洋航行,“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法国的马赛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用六分仪测量了法国的马赛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果是:北纬四十三度,东经五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那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三十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一级,“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五级。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七日中午十二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法国的马赛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二十五桶武器的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七日中午十二点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法国的马赛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二十五桶武器的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法国的马赛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法国马赛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是350,商业值是290。”

“喂,你们是商人吧?法国马赛港口是香水和突刺剑,突刺剑价格是一万欧元一把,攻击力是B级。”

“造船厂里面有二手的轻型船只。”

“也许一开始在红房子工作介绍所里面处理一下简单的工作,积累经验比较好。”

“深夜去百货商店的话,没准可以买到意想不到的好东西。”

“如果你们想要知道一个港口的详细的情报,只要去旅馆就行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经过四处打听,找到了马赛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进入了马赛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谷物、食用油、羊毛和香水。其中香水是法国马赛港口的特产,售价五十欧元一桶.

“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问马赛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你们需要武器吗?我们这里有五十桶武器出售。”马赛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回答“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我们需要武器商品,你们的五十桶武器我们全要了,我们的收购价格是二百五十欧元一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起对马赛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我们马上就去把五十桶武器搬来,你们等我们。”马赛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起对马赛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好的,我们等你们。”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又去了马赛的百货商店看了商品,那里出售:突刺剑也就是西洋剑、硬铠甲和丝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起回到了停泊在法国马赛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然后和二十名水手一起把五十桶武器搬到了马赛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以二百五十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卖给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然后以五十欧元的价格买了一百桶法国香水。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法国马赛港口的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六十一环到一百八十三环不等。

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习武完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在法国马赛港口的一家饭店里面吃过了一顿法国大餐,然后于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七日傍晚离开了法国马赛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七日傍晚十般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法国马赛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五十桶香水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七日傍晚十般三十一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法国马赛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五十桶香水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二十名水手驾驶着各自的商船继续往东北方向行驶。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到达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也就是康斯坦丁.李的家乡。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用六分仪测量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也就是康斯坦丁.李的家乡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热亚那的经纬度是北纬43度,东经8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值都上升了50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一段,“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五段。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上午般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五十桶香水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上午般三十一分,“法拉利”商船到达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有五十桶香水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第一个下了商船,然后对“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你们先在船上面等我,我现在有急事要办,最多一个半时就回来。”“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好的,我们最多等你两个时,过时不候,我们也要办我们自己的事情。”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先是到了码头,“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五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一位码头工人看见康斯坦丁.李过来了,就立刻走了过来。“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那位码头工饶面点了五百欧元交给了那位码头工人。那位码头工人一愣,接过了五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那位码头工人:“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那位码头工人一听也替“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高兴:“那就好,那就好!”。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道具店,进入道具店后,道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四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道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的面点了五百欧元交给晾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

那位道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一愣,接过了四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道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那位道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一听也替“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高兴:“那真是太好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的那个修女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三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那位修女的面点了三百欧元交给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那位修女。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那位修女一愣,接过了三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一座教堂那位修女:“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那位道具店的那个女营业员一听也替“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高兴:“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工人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四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工人面点了四百欧元交给了他。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工人一愣,接过了四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工人:“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的那个工人:“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老头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六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老头的面点了六百欧元交给了他。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老头一愣,接过了六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老头:“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老头:“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地图工坊,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地图工坊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科学家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一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地图工坊的那个科学家的面点了一百欧元交给了他。

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地图工坊的那个老头一愣,接过了一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地图工坊的那个科学家:“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地图工坊的那个科学家:“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银行,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银行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银行的那个银行家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二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银行的那个银行家的面点了二百欧元交给了他。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银行的那个银行家一愣,接过了二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银行的那个银行家:“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银行的那个银行家:“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百货商店,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百货商店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百货商店的那个营业员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一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百货商店那个营业员的面点了一百欧元交给了他。

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百货商店的那个营业员一愣,接过了一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百货商店的那个营业员:“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百货商店的那个营业员:“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旅馆,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旅馆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旅馆的那个服务员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一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旅馆的那个服务员的面点了一百欧元交给了他。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旅馆的那个服务员一愣,接过了一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旅馆的那个服务员:“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旅馆的那个服务员:“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又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酒吧,进入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酒吧后,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船厂的那个服务员立刻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你欠我的七百欧元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立刻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欧元,当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酒吧的那个服务员的面点了七百欧元交给了他。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酒吧的那个服务员一愣,接过了七百欧元:“康斯坦丁.李,你最近发财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酒吧的那个服务员:“这都是托了葡萄牙法雷尔公爵夫饶福,我现在已经是“法拉利”商船的船长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唯一的酒吧的那个服务员:“那真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康斯坦丁.李先生。”。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还清了以前所有的债务,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和家里的亲戚朋友们欢聚一堂,“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给了每个亲戚朋友们每个人十欧元,又留给了母亲五百欧元补贴家用,然后就回到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里斯本的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是760.商业值是750”

“意大利热亚那港口是由马爹利总督管理。”

“地图迷们似乎热衷于想要知道全世界详细的地形,也许会出高价向那么购买全世界详细的地形的情报。”

“如果有了某个国家的免税证明,那就可以廉价地购入该国的商品,一个国家的免税证明可以在该国的王宫或者总统府得到。”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进入了意大利热亚那的百货商店,看见里面出售的商品有:望远镜、银发夹和白银胸花。

“喂,你是商人吧?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特产是白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激动了起来。马上由“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带路,前往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进入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里,看见里面出售的商品有:肉类、海鲜、谷类、食用油、羊毛、织物和白银!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问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请问你们收购香水吗?我们有一百桶香水的存货。”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我们以八十欧元的价格收购香水,你们的香水我们全要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听了都很高兴,“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问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老朋友,你们这里的白银多少钱一桶?”

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回答:“奥,是刚才还我钱的康斯坦丁.李啊,我们这里的白银的售价是415欧元一桶。”“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先是商量了一下,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对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你们白银的售价有点高了,能不能便宜一些,我们要五十桶。你看四百欧元一桶如何?”

“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想了一下:“那四百一十欧元一桶白银如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就四百零五欧元一桶吧,实在是不能再高了,我们都是老熟人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那好吧,就卖给你们四百零五欧元一桶的白银,一共是五十桶白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都愉快地答应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起向“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告别。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立刻回到了停泊在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然后和那二十名水手一起,将那一百桶香水搬到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然后以八十欧元一桶的价格全部卖给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这次“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赚了三千欧元。

随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以一百零五欧元的价格向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购买了五十桶白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带领那二十个水手将五十桶白银分别搬上了“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里斯本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八十一环到一百九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只有法拉利商船的人射箭脱靶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二十四人习武完毕,就在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的“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的家里吃了一顿意大利面,中午饭吃完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辞别了母亲和全部好友,“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二十四人上了“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康斯坦丁.李船长的家乡-意大利热亚那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十一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装有25桶白银的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了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十一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热亚那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装有25桶白银的货物。”

由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熟悉地中海的地形,于是“英雌号”商船在“法拉利”商船的带领下,一起朝着意大利半岛的东南方向前进。又经过了不到一一夜的远洋航行,成功到达意大利的比萨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用六分仪将意大利的比萨港口的经纬度测量了,得出的结论是:意大利的比萨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40度,东经九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那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值都增加了五十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一级,“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五级。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意大利的比萨港口,船上装有25桶白银的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十分,“法拉利”商船到达意大利的比萨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装有25桶白银的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意大利比萨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在意大利比萨港口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斯本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540,商业值620”

“本港口的着名景点是比萨斜塔,塔身倾斜而不倒。”

“听比萨的罗公爵正在开始调查世界上的珍禽异兽和珍宝。”

“里斯本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没有听过啊。”

“喂,你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鹅绒。”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无所获,最后开始打听去意大利比萨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路。

最后在一位好心的老奶奶的亲自带路下,“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终于在西大街的中部找到了意大利比萨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谢过并告辞了老奶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进入了比萨港口“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那里出售的商品有:肉类、海鲜、谷物、食用油、羊毛、毛织物、和鹅绒,其中鹅绒是意大利比萨港口的特产,售价是259欧元一桶。

“你们这里收购白银吗?我们有五十桶白银出售。”“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问“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我们愿意以一百二十欧元一桶的价格收购你们全部五十桶白银。”“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回答。“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你们的收购价格太便宜了,能不能够再提高一些。”“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一位经理走了出来,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那就以一百二十三欧元一桶的价格收购你们全部五十桶白银吧。”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相互之间商量了一下,然后对“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那位经理:“你真的是一个爽快的人,那么成交,我们就以一百二十三欧元一桶的价格卖给你们全部五十桶白银,你们先等我们一会儿,我们去港口的船上面把五十桶白银给你们运过来。”“好的,我们会等你们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那位经理。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回到了停泊在意大利比萨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然后带领二十名水手一起把全部五十桶白银搬越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双方成交,“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从这笔交易中赚了九百欧元。

由于鹅绒的商品价值较低,所以“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就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水手等二十四人离开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