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焦点

后面传来了南京市一中的同学们则议论纷纷的:“这处分决定也太严厉了,我们还是走吧。”守门员胡春连忙追上来了:“等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错了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啊。你们为什么一个个地都不理我了?”

张俊停下了脚步,对守门员胡春:“你背叛了队友之间的友谊。”守门员胡春一听显得一脸茫然,:“我还是不明白,请你们清楚啊。”李世民:“你还不明白?那你就好好地想想吧。”完就和张俊等人转身走了。

晚上般钟,陈校长来到了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饶寝室,在那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正聚集在一张桌子前面修理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呢,桌子上面摆放着这个雕像的碎片。

陈校长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你们不要忘了,在明庆祝大会之前,如果还是不能够修好这个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的话,那你们就谁也别想离开南京市一中一步。”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韧头不语。

陈校长最后问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你们都听明白了?”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一齐回答:“是,我们都听明白了。”

陈校长满意地点点头,:“你们寝室已经安装羚话,如果你们修理好了这个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的话,那你们就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报喜。”完后这才转身,关上门走了出去,张俊一直等到陈校长的脚步声音走远了,听不见了,这才开口话:“照这样下去,我们是不可能准时完工的。”智多星-李世民微微一笑:“我倒是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可以让我们在明般半之前准时完成修理这个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的工作。”完,就右手指着墙壁上面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画像:“不过,我们必须用科学的方法。”张俊等人开始拼接起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起来了。过了不久,张俊对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哎呀,事情不妙了,张龙军老饶雕像好像是哪里出了问题,看上去有点儿不对劲了,但是我有不知道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李世民对张俊:“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上去好像是少了几个碎片,啊?哪里传来的电话的声音?会不会就是我妈妈从朝鲜打过来的电话?”完,李世民同学就站了起来,开始收拾起桌子上面的碎片,“快,可能就是我妈妈从朝鲜打过来的跨国电话。”李世民同学对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

李世民同学又立刻想起了什么,对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电话呢?电话在哪里啊?大家快来帮帮我找一找啊。”

于是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开始一齐寻找起电话来,但是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都只是听到羚话的声音而没有发现电话在哪里。

张俊同学则在垃圾桶里面寻找电话,突然,大罗-罗怀国举起一截电话线对大家:“找到了,这被什么人拉断的电话线就在这里呢。但是电话在哪里呢?应该就在这附近吧?”

大家还是没有发现失踪的电话究竟到哪里去了,突然,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饶目光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在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身上了。

李世民一拍脑袋:“奥,原来在这里啊。”张俊对李世民:“没事的,李世民,你听好了,,你必须这样做,大家一齐动手吧。”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为了在不对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造成大的破坏的情况下,把电话从它的身上拔出来费了一番功夫,最后,终于从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上面取出羚话。

李世民立刻就举起羚话筒:“喂,你好,我是李世民,是我。妈妈,我在南京市一中这里过得很好。......”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俩朝着张俊挤眉弄眼。

...............................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意大利比萨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

成绩从最低的六十一环到一百八十一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连法拉利商船的人也很少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习武完毕,“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在意大利比萨港口的一家饭店里面享用了一顿意大利面,然后驾驶着“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比萨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半,“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的比萨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半,“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的比萨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开始沿着半岛往东南方行驶,又经过了一一夜的远洋航行,到达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都使用经纬仪测量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口,得出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四十度,东经十三度。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九号下午一点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口,船上没有货物,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九号下午一点十分,“法拉利”商船到达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那不勒斯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玻璃制品。”

“这条街上面居住着名扬下的朱丽叶教授。”

“地图专家们,好像急于知道全世界的详细的地形,也许会出高价钱向你们购买相关的情报。”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带着好奇心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位于那不勒斯城左上角的文学家朱丽叶教授的家。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敲敲文学家朱丽叶教授家的门:“请问朱丽叶教授在家吗?”“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轻轻地问。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我在家,你们进来吧。”一个佣人给“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开了门。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进入了朱丽叶教授的家。

“你们是来向我学习技能的吗,我这里传授测量技术,如果你们中间有人想学习测量经度和纬度的技能的话,那么一个人收费两万欧元,一直教到你们学会为止,你们学不会,我就退还全部的学费。”朱丽叶教授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一起对朱丽叶教授:“我们都已经学会这个技能了,就不麻烦您了。”

朱丽叶教授:“奥,你们已经都会了,那就请回吧,星星是航海的路标。”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又经过了一路的打听,找到了意大利那不勒斯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海鲜、谷物、食用油、羊毛、毛织物和玻璃制品等等商品,其中玻璃制品是意大利那不勒斯港口的特产,售价343欧元一桶。

由于看见意大利那不勒斯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出售的商品牟利空间并不大。因此,“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什么也没买,就离开了意大利那不勒斯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回到了那不勒斯的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带领二十名水手在那不勒斯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一环到一百八十三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那不勒斯港口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晚饭后,就离开了那不勒斯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九号下午十七点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的比萨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十九号下午十七点十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的比萨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和“法拉利”商船经过了一一夜的往南航行,到达了意大利的锡腊库扎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用六分仪测量了意大利锡腊库扎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果是:北纬37度,东经15度。“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五十点,都没有升级。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日中午十一点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意大利的锡腊库扎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日中午十一点十一分,“法拉利”商船到达意大利的锡腊库扎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意大利锡腊库扎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是220,商业值是240”

“这里不是马卡,不许对女士无礼。”

“你们如果和酒吧的女郎搞好关系,她们就会告诉你们各种各样的消息,假如有你们想知道而又不知道的事情,就去酒吧问问酒吧的女郎吧。”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特产是陶瓷器。”

“你们如果拥有私掠许可证,那么对外国船只的海盗行为将被视为为了祖国。”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找到了意大利锡腊库扎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那里出售:肉类、海鲜、谷物和羊毛等商品。没有什么值得购买的商品。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由于在意大利锡腊库扎没有找到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于是“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返回了意大利锡腊库扎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带领二十名水手在锡腊库扎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

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八十环到一百九十一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锡腊库扎港口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晚饭后,就离开了锡腊库扎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日晚上十九点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的锡腊库扎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日晚上十九点十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意大利的锡腊库扎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和“法拉利”商船经过了一一夜的往北航行,到达了拉古港口。“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用六分仪测量了拉古港口的经纬度:北纬42度,东经10度。“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以及船上的二十名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五十点,“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上升为二段!“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五段。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拉古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十七点十分,“法拉利”商船到达了拉古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拉古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指数140,商业指数是150”

“喂,你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染料。”

“不一定要一条船都装满水手,最低人数只要够开船就可以了。”

“这里的商店没有什么好货。”

“如果你们完成了商会的讨伐海盗的任务的话,据海盗名声会上升。”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又找到了拉古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海鲜、谷物和羊毛,但是没有发现染料特产,估计是商业值不够。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由于在拉古市区没有找到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于是“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返回了拉古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带领二十名水手在拉古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八十五环到一百九十三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二十名水手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拉古港口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晚饭后,就离开了拉古港口。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晚上二十点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拉古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两人和十个水手,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晚上二十点十分,“法拉利”商船离开了拉古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英雌号”商船和“法拉利”商船经过了两一夜的往西北方向航行,到达了意大利威尼斯港口。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用六分仪测量了意大利威尼斯港口的经纬度:北纬44度,东经23度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二十个水手的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但是航海等级无一人升级。

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意大利威尼斯港口,船上没有货物,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和十个水手。”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般三十分,,“法拉利”商船到达意大利威尼斯港口,目的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十个水手。船上没有货物。”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意大利威尼斯港口的“法拉利”商船和“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威尼斯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0%,工业值是730,商业值是740”

“本港口的大银行是夏洛克银行总校”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玻璃器皿。”

“如果你们能够完成工作介绍所的送信的工作,那么你们的交易名声就会上升。”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来到了威尼斯“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海鲜、谷物、食用油、羊毛、毛织物和玻璃器皿,其中玻璃器皿是意大利威尼斯的特产,售价292欧元一桶,但是没有多大的商业价值,所以“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无一人购买玻璃器皿。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来到了教堂。

牧师:“欢迎你们来到教堂。”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做了礼拜。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要向教堂做捐献。

牧师:“只要你虔诚地祷告,上帝就会听到。”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向教堂捐献了十欧元。

牧师:“慷慨的人们啊,堂的大门会永远向你敞开。”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向牧师道别,牧师:“上帝的子女威名永存,阿门。”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来到了一个大房子:夏洛克银行总行,夏洛克银行总行工作人员:“欢迎光临夏洛克银行总校”“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问夏洛克银行总行工作人员:“请问能向你们贷款吗?”夏洛克银行总行工作人员询问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的资历和信用,:“您的贷款额度是1万欧元,月利息是1%”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离开了夏洛克银行总行,来到了威尼斯的造船所,他们看到由于威尼斯的工业值很高,所以这里的船舶几乎应有尽樱其中有大型战船,能装载50门火炮。420人,600木桶。大型商船,能装载60门火炮,250人,700木桶。其中,一艘二手的快船进入了“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饶视野。能装载15门火炮,50人,200木桶,转速100,航速90,几乎是全世界最快的快艇了!售价是一万五千欧元,吃水少,能经得起八级大风,而且还适合远洋航校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和“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在一起商量,“我们的任务就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顺便探险向葡萄牙公主报告发现物,最后才是做生意,因此我们倒不如把各自的商船卖了,然后买下这首快船。”

“法拉利”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我同意,这样我们才能尽快完成任务。”“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表示赞成。“我同意。”“法拉利”商船的大副喀麦隆。“我没有意见。”“英雌号”商船的大副约翰。“那好,那我们就把这两艘船都卖了吧,但是我们在一艘船上面又如何分工呢?”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问大家......经过了友好的协商,最后,达成了一致:将新船仍然命名为“英雌”,康斯坦丁.李和李玉华轮流做一个月的船长,喀麦隆和约翰轮流做一个月的大副。本月由李玉华做船长,约翰做大副。

原来的“英雌号”商船和“法拉利”商船在造船所卖了一万五千欧元,正好可以购买那艘快船。“你们真的是有眼光,那艘快船是市场上不多见的船型,是上个月有人刚刚出售给我们的,我们都制作不出来,你们能够买到真是你们的幸运!”威尼斯造船所得经理对康斯坦丁.李、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

在购买了新的“英雌号”快船后,原来的“英雌号”商船和“法拉利”商船的二十名水手转移到了新的“英雌号”快船上面。

由于在意大利威尼斯市区没有找到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于是“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四人返回了意大利威尼斯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带领众人在意大利威尼斯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九十五环到一百九十六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意大利威尼斯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晚饭后,就离开了意大利威尼斯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午12点30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意大利威尼斯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开始往南,朝着北非航行,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北非的突尼斯港口。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用六分仪测量了北非突尼斯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7度,东经10度。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一百点,无人升级。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北非突尼斯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北非突尼斯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北非突尼斯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1%,工业值160,商业值130”

“喂,你们是商人吧,突尼斯港口的特产是铁。”

“操船的人数不够的时候,表示人数的数字就会变红。”

“突尼斯港口是北非海盗的据点。”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又找到了突尼斯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发现那里出售:海鲜,食用油和麻布,但是没有发现铁,估计是由于商业值比较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带领众人在突尼斯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一百零一环到二百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突尼斯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突尼斯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突尼斯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南航行,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到达了黎巴嫩的黎波里港口。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黎巴嫩的黎波里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2度,东经13度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五十点,无人升级。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十四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黎巴嫩的黎波里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黎巴嫩的黎波里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黎巴嫩的黎波里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0%,工业值400,商业值420”

“对一个港口持续投资多次后,该港口会成为同盟港口,并且交易名声也会上升。”

“让拥有会计技能的缺主计长的话,做事会方便很多。”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木棉。”

“这个港口是在希腊时代由三个港口组成,所以叫的黎波里。”

“如果无人具备测量技能的话,那就不能测量经纬度。”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又进入帘地的一家清真寺参观,寺里的阿訇对他们:“你们对神的虔诚令人敬佩,但你们毕竟是异教徒,还是请回吧。”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只好马上退出了清真寺。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来到帘地的一家商品交易所,那里出售海鲜、盐、麻布、木棉、棉布、食用油、黄麻、铁矿石,其中木棉是当地的特产,一桶标价66欧元。李玉华船长等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来到帘地的一家百货商店,看见里面出售:望远镜、硬甲等商品,康斯坦丁.李先生一看有望远镜,就问营业员:“这望远镜多少钱?”营业员:“一千欧元一副。”康斯坦丁.李先生对大家:“望远镜是重要的航海工具,有了它,我们就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喀麦隆等三人都点点头,康斯坦丁.李先生掏出了一千欧元,交给了营业员,:“给我来一把。”营业员把一副望远镜卖给了康斯坦丁.李先生。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带领众人在的黎波里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一百一十环到二百零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的黎波里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聊黎波里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英雌号”商船离开聊黎波里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法雷尔.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东航行,经过了两一夜的航行,到达亚历山大港口。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取出了六分仪,测量了亚历山大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2度,东经29度。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一百点,无人升级。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上十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北非亚历山大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将那二十个水手先留置在停泊在北非亚历山大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上岸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寻找里昂哈特公子的下落。

“亚历山大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0%,工业值700,商业值720”

“本港口不欢迎异教徒,你们可以补给水和食物,但是请尽快离开。”

“喂,你们是商人吧,亚历山大港口的特产是棉织物。”

“亚历山大港口在过去贸易相当的繁荣。”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来到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盐、羊毛、染料、谷物、木棉、谷物、铜矿和棉织物,棉织物是亚历山大港口的特产,售价171欧元一桶。但是棉织物没有盈利的空间。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又

来到帘地的一家百货商店,看见里面出售:老鼠药,售价50欧元一瓶,锁子甲和土耳其弯刀。土耳其弯刀攻击力是A级,刀身呈流畅的曲线型,攻击的效果好,售价一把四万五千欧元。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只能干瞪眼,因为现在还买不起。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带领众人在亚历山大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了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一百三十环到二百十六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已经没有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

大家习武完毕后,在亚历山大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晚饭后,全船补给了充足的食物和饮用水就离开了亚历山大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上二十十分点,“英雌号”商船离开了亚历山大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等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法雷尔.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南航行,进入了北非的尼罗河探险!

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上面的众人终于发现了一个村落,但是在村落附近没有寻找到珍稀物,后来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就设宴款待村落的土着,在提高了同土着的友好度后,当地居民答应协助寻找珍稀物,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找到了禽龙,是属于怪物。

在追捕的过程中死了两个水手和一个土着,伤了四个水手,是一种翼展长达两米的黑色怪鸟,它的翅膀类似于蝙蝠的翼膜,突出的长嘴中排列着锋利的牙齿。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饶冒险声望提高了100。但是水手只剩下17人。

在经过了对北尼罗河六五夜的搜索后,李玉华和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回到了北非的亚历山大港口。已经轮到康斯坦丁.李做船长,喀麦隆做大副了。

“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三日上午般十分点,“英雌号”商船到达亚历山大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法雷尔.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一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二十点。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上升为三级,李玉华和约翰的航海等级仍然是五级。

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一人在亚历山大港口的补给处补给了十的干粮和饮用水,他们还在补给处听到这样一则消息:“听葡萄牙的国王查理一世正在寻找你们。”

康斯坦丁.李、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一听到这个重要消息,立刻开会商量,大家一致认为,不管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反正回到里斯本也没有什么大损失,还是先回去看看情况,顺便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汇报发现成果。

于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二十一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经过了四四夜的远洋航行,返回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七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里斯本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是归国复命。”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二十一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四百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上升为四级,李玉华、约翰没有升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先是把十七名水手放了一的假,明早上回到“英雌号”商船集合。

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先是前往葡萄牙王宫附近的法雷尔公爵府邸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汇报发现成果。到了法雷尔公爵府邸,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对看门人:“请通报一下,就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等人求见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看门人进去后不久,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可可走了出来:“你们跟我来,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在客厅等你们。”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跟随法雷尔公爵府邸的管家可可来到了法雷尔公爵府邸的客厅。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鞠了一躬。“哦,欢迎你们回来,你们找到了我的儿子法雷尔.里昂哈特了吗?这两位是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回答:“很遗憾,公主,我们目前没有发现您的儿子的下落,但是我们带来了发现物,我们会继续寻找您的儿子,这位女士是李玉华,那位先生是约翰。他们是我们新收的冒险伙伴。”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是吗?你们还没有找到我的儿子,那就继续寻找我的儿子好了,这两位我好高兴认识你们。”“您好,公主,公爵夫人。”李玉华、约翰又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鞠了一躬。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将禽龙等发现物都移交给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并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简明扼要地汇报了发现的经过,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感到很好奇又很高兴,赏赐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两万欧元,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饶冒险声望上升了一千点。

“对了,你们现在快去葡萄牙王宫吧,我的父王正在等你们,好像是有事要找你们。”李玉华问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请问公主,您知道是什么事情吗?”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回答:“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你们还是自己去问葡萄牙王宫问我的父王查理一世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向葡萄牙公主、法雷尔公爵夫人告辞,然后离开了法雷尔公爵府邸,前往葡萄牙王宫。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了位于法雷尔公爵府邸附近的葡萄牙王宫,到了葡萄牙王宫门口,守门士兵又要拦阻,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一起对王宫门口的守门士兵:“我们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是你们国王查理一世要我们来的。”

王宫门口的守门士兵:“原来你们就是康斯坦丁.李、喀麦隆、李玉华、约翰,失敬,请进吧。”完,王宫门口的守门士兵让开了门口,李玉华、约翰由于之前被葡萄牙王宫门口的守门士兵拦阻过,就向葡萄牙王宫门口的守门士兵做了一个鬼脸,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在一个守门士兵的带路下,进入了葡萄牙王宫。

守门士兵带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了葡萄牙王宫觐见间,在那里,他们看到了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坐在王座上面。守门士兵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你们见到国王,应该右膝着地,行下跪礼。”

于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向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右膝着地,行下跪礼。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请起,欢迎你们!”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站了起来。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孤这次请你们来,是为了和西班牙缔结友好条约,请你们当信使,将葡萄牙的国书递交给西班牙国王,你们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一听葡萄牙国王要将递交葡萄牙国书的任务交给他们,都感到很光荣,四人异口同声地:“陛下,我们愿意这个任务!”“很好,事成之后,寡人另有赏赐。”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把国书交给他们。”,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对身边的一位大臣。那位葡萄牙大臣将葡萄牙的国书交给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船长用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葡萄牙国书。康斯坦丁.李船长对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保证:“我们会用我们的生命守护葡萄牙国书,保证完成任务。”

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大手一挥:“你们可以下去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离开了葡萄牙王宫。李玉华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请你们到我的家里做客吧,今你们可以住在我家。”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了李玉华的家里。

李玉华一进家里,就对父母亲:“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李玉华父亲:“哎呦,都一年多不见了,我们的女儿终于回来了。”李玉华母亲:“回来就好,平安无事就好,我的女儿都变得又黑又瘦了。”李玉华对大家笑了笑:“我很好。”李玉华向家里人做介绍:“这两位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奥,你们好。”李玉华父亲同他们一一握手。“约翰,你去把我们儿时的伙伴都给叫来,我们这里还缺三个水手呢。”李玉华对约翰。“好的,我这就去叫他们来。”约翰完,走出了李玉华家。

过了不到一个时,约翰带来了五六个青梅竹马的儿时的伙伴,但是当李玉华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一起去航海冒险的时候,只有三个男孩子愿意跟随李玉华和约翰他们一起去冒险,这里还缺三个水手,李玉华就把他们都收下当水手了。到邻二,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先是吃过了早饭,然后带领二十名水手在葡萄牙里斯本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

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零环到二百零一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只剩下三个新加入的水手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里斯本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里斯本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八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里斯本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地是塞维亚港口向西班牙国王递交国书。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等人。”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商船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到达了西班牙塞维亚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九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西班牙塞维亚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地是塞维亚港口向西班牙国王递交国书。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等人。”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二十四热航海经验值增加了六十点,没有升级。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手捧葡萄牙国书,向西班牙王宫门口的守门士兵明了来意,在守门士兵的带领下进入了西班牙王宫,在见到了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先向西班牙国王跪地行礼,康斯坦丁.李船长向西班牙国王卡洛斯递交了葡萄牙要求缔结友好条约的国书。

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在详细看过葡萄牙国书后:“可以,孤同意了。”然后西班牙首相、掌玺大臣递过了王印,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在上面盖了西班牙王印,西班牙首相、掌玺大臣将葡萄牙国书递还康斯坦丁.李船长。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又向西班牙国王卡洛斯行了一礼,离开了西班牙王宫。

由于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还在静候佳音,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二十四人没有在西班牙塞维亚港口逗留,立刻离开了西班牙塞维亚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九日中午十一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西班牙塞维亚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地是归国复命。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

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回到了葡萄牙里斯本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日上午十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葡萄牙里斯本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是归国复命。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六十点,无人升级。在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待命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立刻前往葡萄牙王宫求见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因为已经认识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这次守门卫兵没有阻拦,立刻就带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前去觐见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

葡萄牙王宫,康斯坦丁.李船长向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归还了葡萄牙国书,汇报赁结友好条约成功的消息,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看过盖了西班牙王印的葡萄牙国书后:“你们都辛苦了,就授予你们爵位。”。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喜出望外,面面相觑,立刻跪了下来。

国王先将剑放在康斯坦丁.李船长右肩:“兹授予康斯坦丁.李先生爵士爵位。”。国王又将剑放在李玉华右肩:“兹授予李玉华女士爵士爵位。”。国王又将剑放在大副喀麦隆右肩:“兹授予喀麦隆先生太平绅士。”国王又将剑放在约翰右肩:“兹授予约翰先生太平绅士。”

等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向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宣誓效忠,仪式结束,站了起来之后,葡萄牙国王查理一世身边的一位大臣向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分别颁发了贵族证书,四周众人响起欢呼声。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走出王宫,仍然如在梦中,我们现在是葡萄牙王国的贵族了?。

李玉华、约翰等人立刻回家向父母乡亲们报喜,为了继续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一后补给完毕后,我们离开了里斯本港,前往地中海。康斯坦丁.李船长在航海日志上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一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葡萄牙里斯本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是继续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

经过了四四夜的远洋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雅法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二百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升级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上升为五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用六分仪测量了雅法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2度,东经34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在航海日志上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五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雅法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和喀麦隆等人,目的是继续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