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变化

李世民一拍脑袋:“奥,原来在这里啊。”张俊对李世民:“没事的,李世民,你听好了,,你必须这样做,大家一齐动手吧。”

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还有守门员胡春、龙同学等人为了在不对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造成大的破坏的情况下,把电话从它的身上拔出来费了一番功夫,最后,终于从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上面取出羚话。

李世民立刻就举起羚话筒:“喂,你好,我是李世民,是我。妈妈,我在南京市一中这里过得很好。......”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俩朝着张俊挤眉弄眼。

李世民对着电话筒:“好的,我知道了,我也想你们,爸爸妈妈。”完,就挂上电话,面色凝重地走了出去。罗罗怀家:“我希望李世民他没事。”李世民临走之前丢下了一句话:“你们等等我,我出去透透气,马上回来。”

张俊看了看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俩,然后就开门追了出去,他一出去就看见李世民正在哭泣:“智多星,你没有事情吧?”李世民回答:“我很好。”张俊问李世民:“那你哭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李世民对张俊解释:“现在朝鲜正在爆发流感,我妈妈的诊所里面收容了许多流感病人,所以出于安全的考虑,就算学校现在放假,我也不能够和父母亲一起度假了。”

张俊同学一拍李世民的肩膀:“没事的,你母亲是医生,这是出于工作上的原因,好了,我们走吧,大家还在等我们呢。”这时候,守门员胡春也跟在后面走了过来:“我已经帮助你们修理了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也认识到自己的不对,明的比赛我能够参加吗?我可以成为一名称职的守门员的。”

李世民和张俊两人一听守门员胡春这样,不由得面面相觑,李世民对张俊点点头,于是张俊就大手一挥:“好的,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加入好了,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必须帮我们把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粘好,那么你就可以当我们的守门员了。”

守门员胡春:“不就是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粘好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吗?我试试看吧。”李世民安慰守门员胡春:“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帮助你的,我们是一个集体,对吧?”守门员胡春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第二上午般二十五分,南京市一中的学校操场上,一辆马车开进了南京市一中的大门,一个仆人打扮的人先下车,然后走到马车的另外一侧打开了门,然后昨的豪宅里面的先生、金发夫人和红发少女就先后走下了林肯牌轿车。然后一家人前往南京市一中的庆祝现场。

南京市一中的庆祝现场,陈校长对南京市一中的学生们:“孩子们,现在客人们马上就要到了,你们在待人接物上面要表现得好一些,你们听明白了吗?”

南京市一中的大多数的学生们纷纷表态:表示愿意礼貌地接待客人。陈校长这才点点头,南京市一中的看门人这才打开了大门,放客人们包括南京市一中的校友们进来了。“你好,你好。”南京市一中的陈校长同前来参加南京市一中十周年校庆的客人们一一握手。“奥,这不是我的爸爸妈妈们吗?”南京市一中的孩子们纷纷朝着他们各自的父母跑了过去。

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看见了这一幕温馨的场景不由得羡慕不已。但是这时候,放在屋顶横梁上面的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可能由于黏贴部位没有完全粘好,又开始碎裂,坍塌了起来。碎块已经落在了张俊的头上,张俊见势不妙,连忙上楼,去处理这一紧急事件,后面紧跟着的是李世民同学,他也发现了这一险情。

而陈校长这一边则对昨的豪宅里面的先生、金发夫人和红发少女等人:“尊敬的张先生、张夫人、张姐,我们在此不胜荣幸地欢迎你们前来我们学校出席我们学校的创始人-张龙军老人所创办的这所学校建校十周年的庆典。”

而那位红发少女则推着坐着轮椅的奶奶轻轻地走了进来,她无意中抬头一看,发现了“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可能由于黏贴部位没有完全粘好,又开始碎裂,坍塌了起来”的这一险情,不由得大吃一惊,又看见张俊、李世民等人跑上楼来处理这一险情。

就看见张俊、李世民等人轻轻地接近了那座摆放在屋顶横梁上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呢?”红发少女张姐心里面暗暗地想。张俊、李世民两人各自从屋顶横梁的一边接近了摇摇欲坠的南京市一中的创始人,已故的张龙军老饶雕像后,及时地扶住了张龙军老饶雕像。

........................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0.工业值是150.商业值是140”

“不一定要整船都装满水手,只要搭乘足够开船的人数就可以了。”

“从这里出发再往内地走一点路就是圣地耶路撒冷了!”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谷物等等商品。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雅法港口,“英雌号”商船的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人带领众人在雅法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十五环到二百零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和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雅法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雅法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五日中午十一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雅法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继续往北航行,经过了半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三十点,无人升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3度,东经35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五日下午十般三十一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船的速度不仅仅取决于船自身的能力,而且驾驶船的人员和舰长的航海等级也对船有很大的影响。”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毛毯。”

“特产也会因为在该地的商业值不高而导致在交易所买不到该特产的情形。”

“很久以前,十字军曾经打到这里。”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海鲜、和木棉,没有看见毛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又来到百货商店,看见里面出售:短马刀和锁子甲。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贝鲁特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二十环到二百一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贝鲁特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贝鲁特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五日晚上二十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贝鲁特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西航行,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尼科西亚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六日下午十三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尼科西亚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一百点,无人升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尼科西亚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5度,东经33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尼科西亚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2%,工业值160,商业值150”

“本港口的特产是铜矿石。”

“船首像不仅仅是装饰品,而且能够让船只避免航海中的各种灾难,是很重要的护身符呢。”

“如果大副没有测量技能,就不能代替船长驾驶。”

“武器和防具的质量能够左右单挑的胜负,请你们不要忘记装备武器和防具。”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尼科西亚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海鲜、谷类和羊毛。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尼科西亚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贝鲁特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二十五环到二百一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贝鲁特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尼科西亚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六日晚上十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尼科西亚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西航行,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甘地亚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七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甘地亚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一百点,无人升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甘地亚港口的经纬度:北纬35度,东经25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甘地亚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8%,工业值160,商业值180”

“哈哈,真遗憾,这个港口什么也没樱”

“也许一开始在商会处理一下简单的工作,积累一些经验值比较好。”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酒类。”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甘地亚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海鲜、谷类和羊毛。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甘地亚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贝鲁特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三十五环到二百二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甘地亚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晚饭后,就离开了甘地亚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七日晚上十七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甘地亚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北航行,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沙罗妮卡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九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沙罗妮卡,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增加了二百点,无人升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沙罗妮卡港口的经纬度:北纬41度,东经22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沙罗妮卡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120,商业值110”

“哎,这个港口真没有意思,你们还是赶快走吧。”

“如果资金不够的话,向银行贷款也是一个办法,在当月还款的话,连利息都不用。”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香水。”

“如果你们忘记重要的事情的时候看看航海日志就好了,因为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在航海过程中会发现一些珍稀物的情报,似乎有人对此很感兴趣,也许会出高价向你们购买这些珍稀物的情报。”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沙罗妮卡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谷类,没有发现香水。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沙罗妮卡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沙罗妮卡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三十八环到二百二十二环不等。

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沙罗妮卡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沙罗妮卡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十九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沙罗妮卡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南航行,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雅典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的航海等级上升到五级!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雅典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雅典港口北纬38度,东经23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雅典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540,商业值640”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美术品。”

“欢迎你们来到雅典,这是充满神话和古迹的城剩”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雅典的百货商店。看见里面出售:马刀,攻击力B,是骑兵用长剑,主要用于砍杀。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海鲜、谷物、食用油、羊毛、毛织物和美术品。特产美术品售价330欧元一桶,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暂时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雅典的占卜屋,雅典占星师:欢迎你们来到占星屋,请问你们想占卜什么,有人生、工作、恋爱、伙伴的运势,每次收费五十欧元。李玉华:“我想占卜工作的运势。”“那好,我给您看看,您到下一个航海等级,还需积累九百经验值,下一个战斗等级还需要一百经验值,到下一个爵位还需要一千声望。”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雅典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雅典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四十环到二百二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

“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雅典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雅典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雅典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北航行,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黑海入口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无人升级。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伊斯坦布尔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伊斯坦布尔港口北纬40度,东经28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9%,工业值720,商业值810”

“全世界唯有***帝国版图最大。”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毛毯。”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伊斯坦布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谷物、盐、木棉、羊毛、铜、染料和毛毯。特产毛毯售价340欧元一桶,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暂时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伊斯坦布尔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伊斯坦布尔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四十五环到二百三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

“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伊斯坦布尔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东北航行,进入了黑海,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特拉比松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无人升级。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特拉比松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特拉比松港口北纬40度,东经38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特拉比松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98%,工业值370,商业值360”

“最近远洋航海业发达,从陆地丝绸之路前来的商人不多了。”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丝绸。”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特拉比松的百货商店。看见里面出售:丝带、硬铠,马刀。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特拉比松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谷物、盐、木棉。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暂时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特拉比松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特拉比松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四十九环到二百三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

“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特拉比松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特拉比松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特拉比松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北航行,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特纳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无人升级。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特纳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特纳港口北纬46度,东经38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六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特纳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将二十名水手留在“英雌号”商船上面待命,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上岸四处打听消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本港口的物价指数是100%,工业值115,商业值110”

“你们找到了这个港口啊,真是内校”

“喂,你们是商人吧?本港口的特产是锡矿石。”

“本港口的百货商店出售高级武器,午夜去可以看到。”

“你们在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听过他来过。”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来到特纳港口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看见里面出售:肉类、谷物。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暂时没有购买任何商品。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一直在特纳港口的一家酒吧里面待到半夜才来到特纳港口的百货商店,百货商店的营业员:“欢迎光临,现在是本店秘藏商品出售的时间。”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看到里面出售:匕首、短甲、短马刀和长柄剑,短甲,防御力A,为了在海战中能够活动自如而覆盖在上半身的金属铠甲,售价4万欧元!长柄剑,攻击力星级!单手或者双手都可以握的长剑,攻击力最高的一种剑!售价9.5万欧元!真是不虚此行,但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买不起!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回到了特纳港口,“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特纳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五十一环到二百四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特纳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特纳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特纳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西航行,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进入了一条又长又弯曲的河流,在航行了半后,远处的海面传来了轻微的歌声,歌声越来越近,这时候,整个海面上笼罩着妖艳的旋律,“英雌号”商船上面的一些水手被那魅惑人心的歌声所迷惑而有两个人堕落了大海,死了。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事发地的经纬度,是北纬44度,东经26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继续往西航行,又经过了一一夜的航行,在河道的尽头发现了补给港口-贝尔格莱德。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冒险声望上升了50点。无人升级。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用六分仪测量了贝尔格莱德港口的经纬度,得出的结论是,贝尔格莱德港口的经纬度是北纬46度,东经18度。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贝尔格莱德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二十二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在补给了十的干粮和饮用水后,“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贝尔格莱德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二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四十五环到二百三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二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贝尔格莱德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贝尔格莱德港口。至此,地中海和黑海的所有港口探寻完毕。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贝尔格莱德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南返航,经过了三三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离开了那很长的河道,离开了黑海,到达了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三百点,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等级都上升到六级!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知识增加了。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为了继续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和冒险探秘的旅程,需要一笔必要的资金,因此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开了一次会议,决定继续经商赚钱。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先是在伊斯坦布尔的“红房子”工作介绍所招聘了两名水手,月薪五欧元每人,然后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二十名水手,来到“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毛毯的价格是340欧元一桶,现在“英雌号”商船的团队只剩下一万多欧元的资金,大副喀麦隆运用交涉技能,将毛毯的价格降到330欧元一桶,买了30桶毛毯,一共是9900欧元,一次性付给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是笑得合不拢嘴。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二十名水手将30桶毛毯搬上了停泊在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港口的“英雌号”商船。

在补给了十的干粮和饮用水后,“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带领众人在伊斯坦布尔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二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五十环到二百四十一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二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伊斯坦布尔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

康斯坦丁.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往南航行,

经过了两两夜的航行,“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希腊首都雅典港口。康斯坦丁.李船长、大副喀麦隆、李玉华、约翰等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两百点,无人升级。现在轮到李玉华当船长,约翰当大副,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二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希腊首都雅典港口,船上没有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带着三十桶毛毯来到了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你们收毛毯吗?”李玉华船长问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回答:“我们以五百欧元一桶的价格收购奥斯曼的毛毯,你们带来了吗?”“我们带来了30桶毛毯。请看。”康斯坦丁.李船长一挥手,二十名水手将30桶奥斯曼的毛毯带了上来。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在验收了30桶奥斯曼的毛毯后,将一万五千欧元交给了李玉华船长,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都很高兴,这一趟买卖他们赚了5010欧元!雅典港口的特产是美术品,价格是330欧元一桶,康斯坦丁.李又在众人面前展示了讨价还价的本领,将330欧元一桶美术品的价格降到325欧元一桶,然后买了45桶美术品,李玉华船长将欧元交给了雅典“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然后和其他人一起将45桶美术品搬上了停泊在雅典港口的“英雌号”商船。“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带领众人在雅典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六十环到二百四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剩下那三个新人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雅典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雅典港口。“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二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雅典港口,船上装有45桶美术品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NO.101

经过了两两夜的远洋航行,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驾驶着“英雌号”商船到达了伊斯坦布尔港口。“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四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商船到达了伊斯坦布尔港口,船上装有45桶美术品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无人升级。李玉华船长带领众人将四十五桶美术品搬越了伊斯坦布尔的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请问你们收美术品吗?”李玉华船长问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回答:“我们以五百欧元一桶的价格收购美术品,你们带来了吗?”“我们带来了四十五桶美术品。请看。”康斯坦丁.李船长一挥手,二十名水手将四十五桶美术品带了上来。伊斯坦布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和经理在验收了四十五桶雅典的美术品后,将两万两千五百欧元交给了李玉华船长,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都很高兴,这一趟买卖他们赚了7875欧元!

现在伊斯坦布尔毛毯的价格已经涨到了350欧元一桶,而“英雌号”商船的团队已经有两万多欧元的资金,大副喀麦隆运用交涉技能,将毛毯的价格降到340欧元一桶,买了六十桶毛毯,一共是两万零四百欧元,一次性付给了“兰房子”商品交易所的经理。

李玉华船长带领众人将六十桶毛毯搬到了停泊在伊斯坦布尔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带领众人在伊斯坦布尔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六十五环到二百五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连那三个新人也不再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伊斯坦布尔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四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船上装有六十桶毛毯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英雌号”商船等二十四人经过了两两夜的远洋航行,到达了希腊首都雅典港口。“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六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英雌号”到达了希腊首都雅典港口,船上装有六十桶毛毯。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当李玉华船长正要离开船长室的时候,一个神秘的女子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李玉华,请你快来雅典的月神庙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吩咐你。”李玉华船长开始东张西望,但是却看不见一个人影,“你是谁?”李玉华船长抬头问道,那个神秘的女子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我是月神赛勒涅,也是明国的嫦娥,你今来我这里吧。”“好的,等我们办完事情我就来。”李玉华船长回答。“我在奥林匹斯山的月神庙等你!”

完那个神秘的女子的声音消失了。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将六十桶毛毯搬到了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但是这时候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对毛毯的收购价格已经降低到了490欧元一桶,李玉华船长等人将六十桶毛毯都卖给了雅典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净利润为9000欧元。雅典的美术品已经涨到了340欧元一桶了!李玉华船长等人购买了六十桶美术品,将六十桶美术品都搬上了停泊在雅典港口的“英雌号”商船里面。

“现在还早,不如我们一起去雅典奥林匹斯山的游览,那里听有很多的古迹,我们呢松一下吧?”李玉华船长对众人提议。“好啊,我们也正想休息一下。”大副约翰,“太好了,船长你能带上我们吗?”一个水手问李玉华船长。“好的,我会带上你们的”,李玉华船回答,李玉华船长一看大家都愿意去,于是除了留下两名水手看守“英雌号”商船外,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一起前往雅典的奥林匹斯山。

奥林匹斯山位于雅典市的郊区,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经过一路打听,来到了奥林匹斯山的山脚下,在参观鳞、后、太阳神等等的诸神庙后,最后众人来到了月神庙-月神赛勒涅的地方。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一进去,就看见美丽的月神赛勒涅静悄悄地站在祭坛上面。李玉华等人来到神庙里面参观,只看见一道白光飞起,除了李玉华船长一个人外,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一人都统统地停止了行动。

这时候,月神赛勒涅的洁白色大理石雕像变得活灵活现起来,月神赛勒涅显出了真身,李玉华船长惊讶地看看犹如木头人一样的众人,无论李玉华船长怎么喊,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一人都听不见,当李玉华船长正想用手推推他们的时候,就听见月神赛勒涅开了神口:“李玉华,你到我面前来。”李玉华船长看见眼前的神像复活了,惊讶的合不拢嘴,立刻来到了月神赛勒涅的面前跪了下来。

“李玉华,我既是月神赛勒涅,又是明国传中的嫦娥,你的前生是我月宫里面的一只玉兔,就因为偷吃了王母娘娘赏赐给我的蟠桃,所以才被罚下了人间!”李玉华船长一听,大吃一惊。因为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前身是月宫里面的一只玉兔。“李玉华,现在本神要你在江湖上面历练一番,并且传授你一套圆月弯刀刀法,你看好了。”月神赛勒涅对李玉华。

月神赛勒涅完,就在李玉华船长面前展示了一套圆月弯刀刀法,刀法凌厉,滴水不漏,李玉华船长看得惊呆了。月神赛勒涅展示了一套圆月弯刀刀法完毕后问李玉华:“你看会了吗?看懂了吗?”“我只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厉害的刀法,我无法一下子全部学会。”李玉华如实地回答。“那你就回去好好练习,我还是把圆月弯刀刀法的刀谱送给你好了,对了,你知道使用圆月弯刀刀法的兵器最好是什么?在哪里有卖?”月神赛勒涅将圆月弯刀刀法的刀谱交给了李玉华船长并问她。

李玉华船长收下了圆月弯刀刀法的刀谱想了想:“是不是土耳其弯刀?在亚历山大港口出售。”月神赛勒涅满意地点点头,:“你真的很聪明,不亏是我月宫里面修炼成精的兔子精。你最好就去购买一把土耳其弯刀,否则你在面对海盗时候将无法发挥圆月弯刀刀法的全部威力。”李玉华船长点点头:“我的主人,一把土耳其弯刀的售价是4.5万欧元,我会凑够4.5万欧元然后去亚历山大港口的百货商店购买一把的。”月神赛勒涅对李玉华船长露出了微笑。

忽然,白光不见了,月神赛勒涅又变成了一座雕像,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一人又恢复了原状。“大家没事吧?”李玉华船长问大家,“你问谁?我们?你怎么了?不是一直好好的吗?”康斯坦丁.李对李玉华船长回答。李玉华船长:“奥,没事就好,我刚才是随口而已。”“看来大家被月神赛勒涅放了魔法,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没有察觉。”大副约翰对大家:“大家都参观完月神庙了吧?那我们走吧。”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离开了月神庙。

在离开月神庙的时候,李玉华船长转身回过头对月神鞠了一躬。李玉华船长等人饱览了奥林匹斯山的风光后离开了奥林匹斯山,回到了雅典港口。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带领众人在雅典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环到二百五十五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现在就连那三个新人也不再射箭脱靶了。“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大家习武完毕后,在雅典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雅典港口。

“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六日下午十七点三十分,“英雌号”商船离开了希腊雅典港口,船上装有六十桶美术品货物。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英雌号”商船等二十四人经过了两两夜的远洋航行,到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港口。“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进入船长室,在航海日志上面写下了:“一四九四年四月八日上午般三十分,“英雌号”到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港口,船上装有六十桶美术品。船上的工作人员是: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人,目的是寻找葡萄牙法雷尔公爵的里昂哈特公子。”

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四饶航海经验值上升了一百点。除了留下两名水手看船以外,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将商船上面的六十桶美术品搬到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

现在伊斯坦布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对美术品的收购价格已经跌倒了490欧元一桶。李玉华船长等人将六十桶美术品全部卖给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兰房子”商品交易所。每桶美术品的利润是150欧元,总获利为九千欧元。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毛毯价格为350欧元一桶,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大家都觉得要做就做大的,目前商团的资金总额已经上涨到四万一千欧元。

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二十二人一口气买了100桶伊斯坦布尔的毛毯,李玉华船长带领众人将100桶毛毯搬到了停泊在伊斯坦布尔港口的“英雌号”商船上面,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康斯坦丁.李、喀麦隆等四人带领众人在伊斯坦布尔港口的岸边开始竖起箭靶练习射箭,二十四人每人射三十箭。

每饶射箭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包括“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在内,成绩从最低的七十二环到二百六十环不等。练习射箭约一个多时。“英雌号”商船的李玉华船长、大副约翰同众人练习射箭完毕,二十四人又开始练习棍棒,又练习用棍棒挥棒和对打了一个时。大家习武完毕后,在伊斯坦布尔港口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面用过了中饭后,就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港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