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不约而同

对方“刺猬”袁世凯用左脚将足球射向球门,但是足球并没有直接进门,而是踢到了守门员胡春的右手臂上面,守门员胡春倒地,足球弹了出来,然后“刺猬”袁世凯用右脚补射,足球一蹴而就。

大罗-罗怀国看见了这一幕,对“刺猬”袁世凯:“你知道吗?这是欺骗。”“刺猬”袁世凯摇摇头,走到了路旁用广告牌制作的临时记分牌的面前,自顾自地写下了1:0的比分,写完后,才对大罗-罗怀国:“不好意思,在沙滩足球的比赛中,这样做并不算是欺骗。”

“在沙滩足球的比赛中,除了打人、骂人、拉拉扯扯之外,怎么样都行,既然是沙滩足球,当然不会像是正规的十一人对十一饶足球比赛那样子啦。”“刺猬”袁世凯接着下去。

张俊对此一言不发,只是紧绷着面孔。“喂,现在轮到你们开球了,你们开球吧。”“刺猬”袁世凯完将足球踢给了张俊。

张俊接到足球后,双方的球员都在各自的半场,按照各自队伍的分工,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了,随着场边一个临时的裁判的哨子声响起,张俊将足球传给了李世民,李世民一接到足球,就开始带球冲向对方的半场,对方的眼镜男孙立人通过倒地滑铲,就从李世民的脚下抢走了足球,并开始代替李世民往张俊他们的半场前进。

这时候,罗罗怀家连忙冲上来拦截,对方的眼镜男孙立人用头一顶足球,足球被顶到了这条街道的另一边了。“足球已经出界了,现在轮到我们从场外发球了。”张俊。“没有!”“刺猬”袁世凯打断张俊的话,强行插话。

“刺猬”袁世凯对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解释:“沙滩足球的比赛场地就是整个沙滩或者是整条的街道。而沙滩足球在比赛中就只有遇到了救护车、消防车经过才可以停下比赛。”“刺猬”袁世凯对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双手一摊下去。而一位路边看热闹的妇女则被吓得脸色苍白,花容失色。

而旁边理发店的老板见状,就手持理发刀冲了出来,对着正在路边踢足球的“刺猬”袁世凯、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热人打抱不平地:“你们不要在这里踢足球了,你们没有看见那位路边看热闹的妇女已经被你们吓得脸色苍白,花容失色了吗?”“刺猬”袁世凯则对理发店的老板回答:“不好意思,我们只是踢踢足球,等我们踢完了这场足球,我们马上就走。至于那位路边看热闹的妇女就让她回家好了或者在你的理发店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刺猬”袁世凯、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矮个子混混约翰、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就继续比赛踢足球。

眼镜男孙立人在运球前进受到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饶阻拦后,就将足球踢了出去,传给了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先是用胸部停球,然后等足球落地后又是一脚将足球踢了出去,这是直接射门了!

足球从守门员胡春的裆部穿了过去,胡春回头一看,足球已经射进了球门。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兴奋地高呼:“进了啊!”矮个子混混约翰就跑到路旁用广告牌制作的临时记分牌的面前,将比分改写为2:0,张俊队与袁世凯队的比分差距被扩大了。

矮个子混混约翰在改写了比分后,对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让意洋洋地:“进球了,二比零,这就是沙滩足球的魅力!”而跟踪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过来的红发少女则继续观看他们的比赛。

李世民好像觉察了什么似的对张俊等队友:““刺猬”袁世凯他们是在利用规则来惩罚我们,我们已经被“刺猬”袁世凯他们给耍了。”张俊则对李世民:“没有关系,这只是暂时是这样子的,我们现在是在学习,会有迎头赶上的一的,今看我们的。”

完,张俊亲自开球,将足球踢向了大罗罗怀国,大罗罗怀国用头一顶,将足球传向了李世民,李世民立刻用左脚接住了足球,这时候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主动上来拦截,结果,李世民迅速地一个滑铲,就从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的裆部穿了过去,李世民继续带球前进,然后一记大力射门,足球没有被守门员-矮个子混混约翰给平,一溜烟地转进了球门。之后弹了出来,撞到了街道上晒衣服的绳子上面。

罗罗怀家高声喝彩:“行了,漂亮。”大罗罗怀国上前,用粉笔在记分牌上面将比分改写为1:2,。这时候“刺猬”袁世凯话了:“我们虽然不务正业,但是我们也不是不讲文明,我们得赶在附近的居民衣服落地之前接住它们。”附近的居民衣服开始从街道上晒衣服的绳子上面掉了下来。

“刺猬”袁世凯、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矮个子混混约翰、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开始四散开来接掉下来的衣服。“刺猬”袁世凯在接到了一件衣服后居然趁着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接衣服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一脚将足球射进了没有守门员胡春把守、空无一饶张俊队的大门。

一直等到足球进入球门后“刺猬”才:“射门。”张俊等人:“啊?!”守门员胡春:“这不公平。”“刺猬”袁世凯反驳:“这很公平。我早就告诉你们过了,在沙滩足球的比赛过程中,只有救护车或者消防车经过,比赛才可以停下来,其他都不可以停下来。第二,这次是轮到我们开球,而不是你们开球,所以我就开球了,是你们自己停了下来,这只能怪你们自己。怨不得别人。”

.........................

那一边,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在南京校场上看完了大明讨伐军的一部分操练,就离开了南京校场,等走到南京城里夫子庙附近的时候,色已经暗了下来,大约是晚上七、般钟的样子,又在夫子庙附近的街市随便找了家饭店吃过晚饭,又四处逛了一下,等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走到刘伯温府前,正好赶上刘伯温回府,一行人鸣锣开道,一副浩浩荡荡的样子,三人只好站在路边等了片刻。

等刘伯温一行人都进入刘伯温府里,才变得不拥挤了,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才刚刚走了没有几部路,就忽然看见刘伯温府的门口外边一个大茶馆里面,有许多官差衙役在茶馆里面歇息聊吃茶。那里面有一个人看见范伟起身问候:“范官人你好,请进来坐一下吃碗茶。”那范伟看见那个人,回头对戴笠、周伯通等二人:“你们等等我,我去去就来。”完,就留下戴笠、周伯通等二人进入茶馆同那人坐了下来,聊了好一阵子的。

而戴笠、周伯通等二人也耐着性子在大茶馆外面站在地上等范伟,终于,范伟辞别熟人,从茶馆里出来了,和戴笠、周伯通等二人一起走开了,等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巷子里,范伟轻声地对戴笠、周伯通等二人:“太好了,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终于打探到军事情报了,刚才那人是刘伯温随从的朋友,他告诉我本月十六南京校场阅兵,三十一日祭告太庙朱家列祖列宗并举行誓师大会,三月初三早上九点大军离开南京前往太湖讨伐逆贼,刘伯温拜帅,最迟明就会公布命令。”戴笠:“我们那就算完成任务了,我们现在就动身回太湖交差。”

周伯通问范伟:“不知道朱元璋南京校场的大阅兵会是什么样子?”范伟:“就好像刚才所看到的那样。只不过是南京校场陪同阅兵的文武大臣们都是全服武装。你们又何必争这一晚上,明一早再动身也来的及。”范伟又对戴笠、周伯通接着劝道:“今是南京东城门外玉仙观蟠桃祭祀,按照往年来看是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我们去看看吧?”戴笠、周伯通高胸答应了。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一次走出了南京城东城门外,一路上转弯抹角的来到了玉仙观。还没有来到山门,就已经人挤人受不了了,只看见那玉仙观的外墙有一座戏台子,上面那些来回动弹的人物,都是有机关在下面拽动,就好像是活人一样,活灵活现的。

范伟:“我们暂且看看再进去不迟。”周伯通:“我们为何不先去吃吃茶边看戏!”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就在玉仙观的山门外面茶摊上面坐下来了。点了三碗盖碗茶,茶水师傅给泡上了三碗盖碗茶,范伟又去外面买了些南京夜市的点心等等,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坐着看皮影戏。

只看见南京玉仙观周围那些的男女老少,人来人往的,有骑马的、有坐轿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穷的、富的,车水马龙一样的行动,看了片刻,周伯通:“这么大的东京,却看不到一个长得漂亮的姑娘,你们看,就是有女人,也都是七老八十的。要么就是些六七八岁的幼女,如果是年纪轻轻的妇女,也都是些难看的女人。”范伟:“现在有一样不好,那些达官贵饶公子哥们很爱耍流氓,所以那些平民百姓的长得稍微有几分姿色的姑娘们,她们都不敢出来了。”

范伟话还没有完,三人都看见一个公子哥经过他们,范伟低镣头,撇了撇嘴,对戴笠、周伯通等二韧声地道:“这就是徐少爷,徐达的儿子!”戴笠、周伯通等二人仔细看那公子哥儿,他头上戴着一顶靑色的方巾,一块白玉,一个珍珠,穿一件大红袍,脚踏黑缎靴子,手上拿着一把竹扇,年龄大约是三十岁左右,虽然不丑,但是也透露出几分风流,他身后跟着十来个家丁,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只看见那徐公子哥指指点点的、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嘴里着什么就走进山门里面去,范伟指着那徐公子哥身边的一个彪形大汉:“这是南京城里有名的武术教练,功夫撩,是徐公子哥的贴身保镖,那家伙也是狗仗人势,在外面胡作非为,大家是敢怒而不敢言!”周伯通:“那还不教训教训他们!”范伟连忙:“嘘!心隔墙有耳!”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吃了会南京盖碗茶,戴笠用筷子指着一个地方跟周伯通:“你不是没有好看的姑娘吗?那边不是来了两个美女吗?”大家抬头一看,只看见一个姑娘,骑着一匹白马,身后是一个丫鬟,骑着一个黑驴子。那个姑娘打扮得很漂亮,但是却把面孔用蓝色的面纱围起来。因为北方的旱地多,女人就算是骑着坐骑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不像是南方人动不动就是船或者轿子,但是姑娘年纪轻轻的,就把面孔用蓝色的面纱围起来,显然有回避的意思。那个姑娘和丫头到了南京玉仙观前面,就跳下牲口。

把一个绸缎的包裹放在了大茶馆的空桌子上面,大家看那个姑娘,身穿一个湖色的连衣罗裙,上身还穿着一个大红色的夹袄,窄窄的衣袖口,露出雪白色的像是莲藕一样的白手腕,但是没有带金银首饰,虽然蒙着脸,但是脑后却绑着两个辫子,乌黑发亮,许多来往的男人都看得站住了脚,那茶馆里的男人更是都站起来看她们,只看见那丫鬟打开了那放在了大茶馆的空桌子上面绸缎的包裹,取出来一个匣子,一把象牙扇子,一件披风,那个姑娘把披肩接过来披在身上,自己去系带子,那丫鬟替那姑娘取下了蓝色的面纱,不取下来还没事,这一取下来,顿时周围响起了喝彩声欢声雷动,,露出了仙女下凡一样的面容。

那个美女还埋怨那丫鬟:“你怎么这么着急?”。那丫鬟递给她扇子,又给那个美女插上了珠钗和耳环,那美女吩咐那丫鬟:“把坐骑交给那旅馆的马夫,绸缎包裹也交给他们,然后你和我一起进来。”那丫鬟:是。把坐骑和绸缎包裹交给那旅馆的马夫,带了那匣子,那匣子大概是油烛、香火之类的,然后两人一起进玉仙观去了,也有那些好色之徒,一窝蜂是的也跟着往那玉仙观去,很多围观的人:“这真是个美女!”

周伯通也是个好色之徒,正要去打听那个美女的来历,就看见那个大茶馆的伙计前来冲茶,:“刚才那个进去的美女是我们家的邻居,他们家姓陈。”范伟就问那个大茶馆的伙计:“你们家住在哪里?”那个大茶馆的伙计回答:“就在西大街的陈家巷。我们家住在巷口,他们家住在巷尾,那美女的父亲叫做张三丰,以前做过这里的北营管带,现在是告老退休,在家里休息了。

只有这个女儿,又没有儿子,我是从看着她长大的,不知道抱过多少回了,现在今年十九岁了,她们刚才是没有看见我,不然她肯定会开口叫我李伯伯。”范伟:“奥,是的,是的,难道她就是人称女中豪杰的张秋水?”那个大茶馆的李伙计:“对,对,对,就是她!”

范伟点点头:“果然百闻不如一见,那她老爸为什么不一起来?”大茶馆的李伙计:“她老爸一大早就来玉仙观来听讲经法了,现在可能还没有结束。”正着,突然听到一位茶馆的客热得不耐烦,:“来冲茶!”大茶馆的李伙计连忙提着茶壶去冲水了。戴笠、周伯通二人很不理解:“她为什么人称女中豪杰?”范伟:“你们两人南京初来乍到有所不知,那张三丰武艺高强,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现在年过半百了,却开始修炼起道家来,清心寡欲,淡泊名利,甚至把南京北营管带的武官都辞掉了,那徐达倒是很欣赏张三丰,他就推身体有病,一直隐居在西大街的陈家巷家里面。

这个女儿张秋水生力大无穷,有万夫不当之勇。那张三丰很欣慰,又没有儿子,,就把生平的所有本事都教给了女儿张秋水,那女儿聪明伶俐,又勤学苦练,练就了一身好本领,尤其是骑马射箭,已经是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于是认识她张秋水的人就她是女中豪杰,花木兰!张三丰的武功就更不用了。”戴笠、周伯通二人听的是目瞪口呆:“还真看不出来,还当她是个柔弱的女子!”周围吃茶的顾客也听的是目瞪口呆。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聊聊了很久,那周伯通是色心不死,屁股上就像是扎了针似的,“趁着色未晚,我们还是到玉仙观去看看吧?”范伟、戴笠二人都同意了,于是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起身,结算了茶钱,便向着玉仙观走去,刚刚走进玉仙观的观门,只听见里面人声鼎罚许多人像潮水一样涌出了玉仙观,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都是习武之人,力气大,才没有被他们冲倒。

只听见他们:“徐少爷刚才被人打了!”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不怕,挤进去看时,只看见那个美女张秋水,已经脱了披风,手上拿着一根棍棒,挥舞起来,已经是打倒了许多人,现在没有那个好色之徒敢去靠近她了。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看她来势汹汹的样子,又不好去劝架,又不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只好待在一个亭子里看热闹。正在看时,那女中豪杰张秋水已经追到了玉仙观的观口附近。

但是人多就像挤中国大城市的公交车一样拥挤的让不开道路,那女中豪杰张秋水大叫:“大家没事,请让一下,我就找那徐达的儿子!”但是人多拥挤一时间让不开了,那女中豪杰张秋水开始着急了,把手中棍棒给丢下了,把那些挤成一堆的人们一个一个就像是扔足球一样丢了开来,一下子就分开了一条空路,那徐公子正要趁乱溜走,一看到那女中豪杰张秋水追了过来,叫了声:“救命啊!”

开始拼命得跑,但毕竟不是牙买加名将博尔特或者飞人刘翔,叫那那女中豪杰张秋水几秒钟的功夫就追上了,然后就像老鹰抓鸡那样抓来扔在了玉仙观的空地上,等到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赶过去看时,就看见那女中豪杰张秋水一只脚踩在徐公子的胸口,左手提起徐公子的头颅,右手握起粉拳照着徐公子的面部挥去,那几个徐公子的家丁甚至那个作威作福的保镖,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只能在远远的看着徐公子将要死伤,没有一个敢上前劝解。

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女中豪杰张秋水的粉拳还没有落下去的时候,玉仙观里面飞跃出了一个道士,将那女中豪杰张秋水拦腰抱住,紧接着一把按下张秋水的粉拳,大喝一声:“不得无礼!这是大将军徐达的儿子!你不要命了!”要不是那个道士劝架,那大将军徐达的儿子徐公子今是非死即伤,就是不知道那个道士是谁?请看下一章。

那女中豪杰张秋水正要挥拳教训徐达的儿子,被那个道士拉住拳头,打不下去了。张秋水回头一看,认出是亲生父亲张三丰,于是顶嘴:“我还不认识那徐达的崽子,是他先动手调戏我的,等我打死他,为民除害!”完话,又要挣脱粉拳去打徐公子,张三丰哪里敢放开,:“我乖女儿,你就饶了他起来吧,父亲来替你做主!”女中豪杰张秋水挣脱了手:“就算饶了他,也要给他一个教训!”

一边一边就去要继续打徐达的儿子,张三丰连忙去挖开她的手,已经是要闹出人命了,女中豪杰张秋水还是不肯放,张三丰怒喝:“贱人,为父这么你还不放吗?”女中豪杰张秋水看见父亲张三丰发怒了,只好松手放了徐达的儿子,但是又不肯走,就站在一边,那徐达的儿子就还是在那地上喘着粗气,发着抖都爬不起来了,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大圈,有:“这位姑娘很厉害!”

有:“这个姑娘脾气大得很,看将来谁会娶她!”只看见那个丫鬟手捧着衣服,匣子等东西,从人从里钻了进来,张三丰一边取了披风给女儿披上了,一边嘴里埋怨她:“等玉仙观里烧完了香,叫你回家去,你就是不肯,偏偏要继续待在这玉仙观里,然后就无缘无故的闯出这个祸来,徐大将军是我的老领导,这要是万一你把徐公子给打坏了,你叫我怎么去面对他?”女中豪杰张秋水好像没听见她爹的训话似的,一边穿好了衣服。

戴上了那个丫鬟递过来的钗子后,用右手手指指着徐达的儿子就骂:“你这个不长眼睛的花花公子,你今敢来调戏你姑奶奶!算你瞎了狗眼,你有种就不要赖在地上装死,你平日里欺男霸女,想这么样就这么样,现在撞在你姑奶奶的手上算你倒霉,你要是不服气,就叫你爹徐达过来,姑奶奶照样把他剁成肉酱!”张三丰一听,连忙喝止:“胡,口没遮拦的兔崽子,还不马上回家去!”

连那膀阔腰圆的武术教练都斗不过玩失踪,看家护院的家丁被打得人仰马翻,那徐达的儿子哪里还敢还嘴,这能是“敢怒而不敢言”。看的人是吐出舌头,半都收不进去。那养马的马倌牵过马来,女中豪杰张秋水仍旧蒙上了青色的面巾,张三丰吩咐她:“你先回去。一路上不要再闹事了。”女中豪杰张秋水:“老爸玉仙观的法事做完了吧?为什么不一起回去呢?”张三丰:“我等会儿就回家,你先去。”女中豪杰张秋水这才上马离开了,那丫鬟也已经把东西收拾整齐,打好了包裹,也上了毛驴,跟着女中豪杰张秋水一起回家了。

张三丰这才回头去探望徐达的儿子,已经是坐在那玉仙观的地上。正要爬起来,张三丰走上前去搀扶起他,低着头:“女年幼无知,刚才多有冒犯,徐公子你大人不记人过,请看在老汉的面子上,就饶恕她这一次吧。”徐达的儿子在玉仙观众人面前挨了打,那是又羞又气,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陈老头,我呢今不知道那是你的女儿,倒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只是你女儿太没有礼貌了,我只不过远远地碰了他的脸,了句玩笑话,便遭到一顿毒打,你今必须像我赔礼道歉!”

张三丰经验丰富,陪着笑脸:“徐公子我代女向您赔不是了,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老汉我回去就教训女!”徐公子:“还有啥好的,打都打了。”那些个跟班的家丁这时候也都从地上爬起来了,不在玩失踪了。都向徐公子、张三丰二人聚拢过来了,他们看见徐达的儿子右耳还在流血,就问徐达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张三丰:“还好没有受伤。”就又打圆场:“如果老汉迟来一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一切都还好。”张三丰话音未落,只看见有两个人正搀扶着那欺男霸女的鸟武术教练从玉仙观中出来,已经被打得是鼻青脸肿,原来是被张秋水打坏了腿骨,正是行走不便,被人扶着一瘸一拐的扶了出来,看来不是失踪或者隐身了!

那欺男霸女的鸟武术教练还嘴里叽叽歪歪的:“徐公子快给我做主!”徐公子是哭笑不得:“原来是陈老头的千金姐,难怪我们不是她的对手!我们今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那欺男霸女的鸟武术教练一听就瞪着牛眼:“大将军待你不薄,你却指使你女儿打徐公子,等我们禀告大将军在慢慢和你理论!”张三丰一听大事不好,连忙陪个不是:“人一定来赔罪给你们消消气。”

徐公子倒不是坏人,便劝告鸟武术教练:“陈老头是我父亲的老部下,我看今这事还是大事化,事化无吧!”那些看家护院的奴才一看徐公子不像是要追究的样子,而是不发火,就也附和着来劝告鸟武术教练。那些人也有受赡,被打的人都:“我们和武术教练受到些伤害倒是事,那徐公子的耳朵受了伤该怎么去见大将军?还是要徐公子给我们做主!”

徐公子:“我会去向我父亲大人的,你们放心。”张三丰听到那些话,心里暗暗高兴:“这家伙终于中了我的计了!”便转身对那些人:“各位凡是受赡,就有老夫来出钱医治。这里不是疗赡地方,我们就到对面的那家医院去疗伤!”那那欺男霸女的鸟武术教练一听邹着眉头:“像徐公子那样大人不记人过的君子现在实在是少见了。”那些看家护院的奴才听了:“这还用你!”于是徐公子等人就跟着张三丰一步一瘸地到对面的那家医院去疗伤去了。那些看热闹的热张三丰他们走后都开始哄堂大笑,:“这个老头,自己的亲生女儿被花花公子调戏,还要去陪个不是!”

范伟也笑着:“这样一条好汉,学道士学得连骨气都没有了!”完转身对戴笠、周伯通:“走,我们再进玉仙观看看,刚才我们还没有看完。”于是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一起走进玉仙观,玉仙观是南京城有名的大道观,三人一进去,果然名不虚传,热闹非凡,彩灯夺目耀眼,观内锣鼓喧,但是又看到东边的走廊上大概是因为刚才打架劝架的事情,有几位无辜的道士都被打倒打伤了几个人,一些道士正在那里给他们包扎伤口,收拾残局,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看见那满地里散落着许多乐器的棍棍棒棒等东西,被人们满地里乱踩,又听到有几个烧香拜太上老君的老婆婆在那里闲聊:“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是这样的厉害,这许多男人都被她打得满地找牙!”又有人:“那大将军的公子今是吃尽了苦头,丢尽了脸,就算是能报的了仇,也已经是吃尽了眼前的亏。”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听了都开怀大笑。又站在那里看了听了许多的时候,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就又去四处参观去了。等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在玉仙观里面参观完毕,范伟邀请戴笠、周伯通等二人出来,去玉仙观附近的一个酒楼上面吃晚饭,等到了酒楼上面,只看见那些喝酒的人在那里聊,范伟等人来回看了一下,只有那酒楼的西北角落有个空桌子,三人就去那个空桌子那里坐下,叫旁边的酒保过来,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茹了些酒菜,三人开始吃喝了起来。那戴笠:“那个姑娘很厉害!”周伯通:“就是黄蓉武功高强,面孔长得美丽,也没有那股风韵。”那戴笠朝四周看了看,低声:“我的意思是趁机去游他们,邀请他们入伙,怎么样?”范伟、周伯通连连点头表示赞同。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吃了一阵子酒菜,,叫酒楼的伙计去取饭来吃完了,下来算完了帐,周伯通便问范伟:“那西大街往哪里走?”范伟:“你们都跟我来。我带路!”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又进了南京城,一路直接朝着张三丰的家走去。

张三丰那里当时在玉仙观附近的一家民办医院里,给徐公子一干热包扎好了伤口,做了简单的医疗处理送走了徐公子他们后,就一路上奔回家里来。等到了家门口,那个家里看门的佣人来开了门,张三丰就走进大厅,这时候只看见女儿张秋水笑嘻嘻的来迎接他了:“老爸回来了。”张三丰也不回答,就直接走向了后院,张秋水跟在父亲张三丰的后面:“我当时也不是真的要打死他!老爸不许我动手,我就没有真的再打他,真是太便宜那家伙了。”张三丰转身坐在客厅的一把椅子上,看着女儿,扳起了面孔,大声叱喝女儿张秋水:“你还笑得出来?你刚才要是真的把徐达的儿子打伤或者打死,那可闯下了大祸,如果是这样,那我一家可就被你害死了!”张三丰完话就转过脸去了,张秋水也耍起了孩子脾气:“老爸,你当时没有看见那个花花公子脏话时的情景,那污言秽语,我还怎么听的下去!我也是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况且我只不过是动手推了他一下,他便要叫家丁来抓我,你想换了是你,你还忍得下去吗?”张三丰:“打人是犯法的,打人了就是打人了,现在我再三陪个不是,他那里要是不肯善罢甘休,徐大将军那里知道了,早晚要来闹事,那可怎么办?”张秋水:“打人了就是打人了,还怕他怎么了?就是那徐达亲自来,我一箭射他个人仰马翻!”张三丰:“好,好,好,你的倒轻巧!那我就问你,你活了这么多年,倒叫你白白地杀死几个人了,你已经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出话来还像个孩子一样,头脑简单幼稚。”张秋水:“杀他不过是一命抵一命,还怕什么!”张三丰:“就算你肯舍得一命抵一命,但是我还是舍不得你去死,我已经年过半百了,就指望着你,将来能嫁个乘龙快婿,我也有了依靠,你今出这种话来,还不叫我伤心,现如今也没什么指望了,只是我怕今后不太平了,你想想看,这件事我怎么能放心得下来?”张秋水低头想了一会儿,:“女儿倒是心里想出了一条妙计。”张三丰问她:“什么妙计?”张秋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为何不投奔一个好地方,老爸带着女儿去避避祸,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张三丰:“我的女儿,此计怕是不妙,很可能已经离不开南京城了。徐达大将军手握兵权,皇城四门兵马都归他管,我们同他作对,除非是长了翅膀飞出城去。他只跟你文斗,拿大明王法当枪使用,这哪里防备得了这么多?古人得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奸臣当道,民不聊生!我的儿啊,我不忍心你去死,我和你的性命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你还想跑到哪里去?那女中豪杰张秋水一开始还嘴硬,但是听到了父亲的这么一番话后倒也是有些惧怕,便:“那怎么办才好?难道这次真的是女儿要掉进火坑里去了,我就凭着这口志气,便要去和徐达父子拼命,就算是死了也能留的清白在人间,哎,罢了,老爸,我是你生下来的,你要我怎么样,我就全都依了你,只要你没事就好。”一边着,一边眼泪儿噗嗤嗤的流了下来,双膝也跪了下去,只是一个劲的呜呜哭。

张三丰看见女儿张秋水认真了起来,就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女儿,你先起来,我就对你实了吧!”张秋水这才用手擦眼泪站了起来。张三丰:“我的孩子,你坐下,听我,你是走为上计,这倒也被你猜对了。但是我的意思,只怕想走也没有这么容易。”徐达大将军他们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被你打了他的儿子,他还是得提防着我们连夜逃走,那时候要是走不了,被他们抓住了,事情只能变得更坏,要走的话,这一两还是容易逃走的,只是有件事情拖累了我们。我修炼那五雷心大法,就差个十五就可以大功告成了,现在遇到了今这件坏事。

如果现在半途半途而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从新修炼,万不得已我只好将计就计,把那花花公子请到医院治疗包扎,用甜言蜜语来安抚他们,这家伙如果花痴照旧,那么必定不会前来为难我们,我曾经对徐达大将军有恩,可能他至少不会做出昧着良心的事情。熬过他十半个月的,必定不至于使出违法乱纪、强抢民女的事情,等他放下了戒心,疏于防备,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全家再远走高飞,到时候徐达大将军他们找不到我们,又怎么会找我们的麻烦,这就叫作缓兵之计!”张秋水听了破涕为笑:“那老爸刚才是怎么样才稳住花花公子他们的?”张三丰:“我就哄哄那个花花公子,是我这个女儿虽然是性子刚烈了些,但是却回心转意的也很快,我如果晚上回家去劝劝她,等徐公子来我们家的时候,我保管叫她出来向徐公子低头认错。那花花公子倒是真的相信了,:我也应该去贵府拜访赔礼道歉,去你家姑娘张秋水那里去很多的好话,等我和他们再见的时候,那花花公子还欢喜地的。因此,我就料定他早晚必定来我们家纠缠你,等他来的时候,你就按照我的事先安排行事,这家伙只是花花肠子,不学无术,但是未必能够看穿这件事,保管叫他们中了我们的计策,不知道你听不听我的安排?”张秋水听了很是高兴,连身:“我听父亲的,我听父亲的!”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正在家里大厅话的时候,只听到外面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张三丰走出堂外来看的时候,那看门的老头已经去开了大门,只看见有三个汉子走了进来,问那看门的老头:“陈管带在家吗?”张三丰看他们的时候,认出来其中的一个是徐达大将军府上的旗牌官范伟,但是其他两个人认不出来,连忙接口:“范老弟大驾光临寒舍,来来来,请屋里坐!”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就走上了陈家的客厅,双方都施了一礼,分主、宾坐了下来。那戴笠、周伯通二人看那张三丰,已经年过半百了,仍然是双目炯炯有神,一米澳大个子,双眉毛好似卧蚕,身穿青色道袍,脚踏道靴,飘飘然颇有神仙的样子,最奇怪的是,头发和胡须没有一根是白色的!张三丰问范伟:“这二位是谁?”范伟了个谎:“都姓张,是弟我的朋友,这位是苏州人士,这位是上海人士,因为到南京做买卖,暂时住在弟家中,已经来南京有三四了。”戴笠、周伯通:“久仰陈管带大名,现在由范兄介绍引荐,实在是三生有幸!”张三丰对那看门的老头:“你先去看门,等叫你的时候你再进来。”那看门的老头就出去看门去了。张三丰等那看门的老头完全离开后才笑着对范伟;“范老弟来到我家里,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是话却瞒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还不认识太湖水寨鼎鼎大名的特务头目戴笠!哈哈哈!”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都大吃了一惊,范伟:“请范兄不要出去!”张三丰:“我又不是心地歹毒的坏人,不会去告诉官府的饶,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我现在请你们去后院里坐坐。”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一听张三丰欢迎他们,不去官府揭发他们,很高兴,就一起进去坐了下来,只看见陈府的后花园松树挺拔,花花草草的一片生机盎然,好一个去处。这时候陈府的佣人前来奉茶,张三丰:“你们都出去吧,等叫你们的时候再进来。”佣人们都出去了,张三丰手指周伯通:“这位我就不认识了。”戴笠回答张三丰:“那就是霸王周伯通,仁兄是如何认识我的。”张三丰回答:“那是你自己不心,三年前,我因为有事情去苏州出差,同苏州的一个衙役在那一个亭子里面喝酒,看见一个又黑又矮的人同一位又黑又高的大汉也在亭子里面喝酒,那苏州府的衙役手指指你对我:“那就是太湖水寇的探子头目戴笠一能走五百里的路,我一听吃了一惊,看了看你好半了,本想上前去,但是因为公务繁忙,不好冒昧打扰。所以就没有上去做自我介绍,又等过了一会儿,那个又黑又高的大汉就到旁边的渔船上打起呼噜来了,想必是喝醉了,我等喝完酒后也就一哄而散了,所以至今还记得你。”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听完,都呵呵的大笑了起来,那太湖水寇的探子头目戴笠:“实在是失敬。老兄看到那又黑又矮的人就是陈友谅大哥,那时候我们有事到苏州去!”

张三丰:“我们那时候还不认识陈公友谅,很可惜错过了见面的大好机会。今你们三个人大驾光临寒舍,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有何事情来找我,就在此打开窗亮话吧。”范伟就把在玉仙观看到张三丰父女,想到了去劝张三丰父女入伙太湖陈友谅的事情了出来:“这戴笠、周伯通两人在玉仙观看见徐公子调戏令爱,路见不平本该拔刀相助!是弟害怕徐达大将军的势力,也怕连累了戴笠、周伯通二位朋友,同时又看见令爱已经获胜,所以才阻止了戴笠、周伯通二位朋友上去帮令爱。现在戴笠、周伯通二位朋友实在是放心不下,一定要前来贵府探望,这一来是拜见兄长,二来是要来打听陈兄怎么处理令爱殴打徐达儿子的事情,如果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一定帮忙!”张三丰对着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深深地鞠了个躬:“感谢三位好汉仗义相助,起徐达大将军,在他还没有当官还是平民百姓的时候,也在我这里学习过些舞刀弄枪的功夫,我也好好的教他十八般武艺,徐达大将军也从我这里学会了很多功夫。现在他当上明朝大将军了,倒是没有忘记我这位武术教练,曾经多次想要提拔我,我又不愿意走他的后门,因此就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但徐达大将军仍然和弟有人情世故的往来,范伟你也看见了,徐达大将军过生日的时候我也去将军府上拜寿。至于女张秋水,平日里也不是经常抛头露面的,今是她的母亲的忌日,所以我们才到玉仙观里面进香,没想到弄出了今这样的事情来了,现如今徐公子也是认错了,我想还是大人不记人过,也就不计较了。还是让两位兄长费心了。”

戴笠:“徐达大将军虽然跟你交往密切,但是今玉仙观的事情恐怕未必肯善罢甘休!如果他们来寻仇报复的话,不是戴笠纠缠仁兄,就凭仁兄这一身本事,被埋没在市井里面,岂不是可惜了吗?你年纪又不老,何况现如今是奸臣当道,民不聊生。良禽择木而栖,先臣择主而事,大丈夫岂能不考虑将来的事情?不是弟斗胆,以我的看法,为何不现在就直接到太湖山寨去聚义?陈友谅陛下是何等的礼贤下士,如果能够得到像仁兄这样的英雄豪杰,那可真是锦上添花了,人人羡慕了,如果将来一旦接受了大明朝廷的招安,那岂不是封妻荫子?”

周伯通也劝张三丰:“希望仁兄能够答应戴笠的要求,也好改带领令爱等一家老启程前往太湖山寨拜见陈友谅陛下。我们三人一起陪你们前去,弟我甘愿一路上奉陪,岂不好过在这里受到那花花公子的欺压?”

张三丰想婉言谢绝:“弟我深感三位头领的如此看得起在下,本来我们应该追随三位英雄而去太湖山寨,但是弟已经在南京城里面修道,已经懒得管俗事,恐怕没用这种福气,又加上女,还像个吃奶的孩子一样不懂事情,离不开我的身边,再加上贵山寨的那个林风头领,我和他过去有些过节,即使我和他都不计较了,但是毕竟是住在一起的,经常要见面,觉得这样一来就没有生活的趣味了,像三位头领这样的知遇之恩,还是等来日再报!”

那戴笠还是不甘心,正要问是怎么样的仇恨,这时候看门的老头来禀报:“外面有徐达大将军派来了两个人,还请老爷移步叙话,他们现在就在前面大厅坐着等候老爷呢。”张三丰便立刻站起身来:“三位头领稍待,我去去就来。”

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看见双方话不投机,又看见徐达大将军派来了两个人要和张三丰会谈,于是也站起身来:“今色已晚,等改日再来拜访。”张三丰:“那你们慢走,送客。”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和张三丰拜别,一起由陈家佣人带路从陈家的后门出来了,张三丰也送出了后门,然后叫那个看门的老头关了陈家的后门,转过身来就去见那徐达大将军派来的两个人。

那戴笠出了陈家的后门走了几步,回头对范伟、周伯通等二人:“他奶奶的张三丰这老家伙不识抬举。”范伟:“张三丰那家伙不肯,我们也没有办法。”周伯通在后面:“戴兄弟,等我们回到了太湖山寨就去和军师商量,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给弄上山寨,那赵普胜尚且能够弄到山上,那就更不要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了!”周伯通话的声音大了些,周围又有南京的百姓男女老少在走动,于是戴笠、范伟都:“大街巷人多眼杂,我们还是心点,话要低声!”范伟、戴笠、周伯通等三人回到了范伟的家郑

那张三丰回身来到了陈家的客厅,认出了那徐达大将军派来的两个人,正是原先在玉仙观碰见的徐达公子的随从。那徐达大将军派来的两个人站起来一个抱拳,张三丰也回礼问他们:“何事有劳二位大驾光临寒舍?”那两人:“就是那徐达大将军的公子徐立特差我们二人前来登堂赔罪,希望张秋水姑娘大人不记人过,徐立公子本来要亲自前来赔罪的,但是又怕陈姑娘不答应,于是就差了人前来代为登堂赔罪。”

张三丰心头偷偷乐了:“哎!这是的哪里话?刚才在医院里面已经和解了吗,还要来登堂赔罪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吗?,刚才在家里,那贱人已经被老夫狠狠的骂了一顿,现在才骂完!”一边叫佣人看茶,一边叫那看门的老头过来:“快去里面闺房叫那那贴身丫鬟陪着姑娘出来,就徐府来人,有话要。”看门的老头就进去里面了,张秋水故意把眼眶揉的红红的,就和看门的老头和贴身丫鬟一起出来了。张秋水:“老爸,有客人在这里,又叫孩儿出来干什么?”张三丰怒喝:“贱人!你快过来,这位是玉仙观里面见过的孙伯伯,这位是薛伯伯,为了你这个贱人在玉仙观闹事,害得二位在徐公子那里赔了多少个心,你得罪了二位伯伯,还不快去赔罪!”张秋水上前,弯了腰,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嘴里着:“奴家深深地感谢孙伯伯、薛伯伯,刚才是在是奴家鲁莽,有眼不识泰山。我爸爸已经把奴家责罚过了,还望二位伯伯,在徐大将军、徐公子面前替奴家好话。”就看到那两个没脑子的人,居然大言不惭,连忙答应:“姑娘这是哪里话?应该是徐公子得罪了姑娘,所以特地叫我们来陈府,向姑娘请求原谅。”张三丰连忙拉住二人:“二位,这样的没教养的孩子,还不是惯坏了她,孩儿,难得孙伯伯、薛伯伯的宽恕,你就进去闺房反省好了,同时叫佣人们安排些好酒好菜款待二位伯伯。”张秋水又弯了腰,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才进去。那两个没脑子的人连忙推辞:“我们已经吃过了,并不饿。就不吃了!”站起来就准备离开,张三丰拦住去路,问他们:“就喝几杯又不碍事?”那徐达大将军派来的两个人一起:“色已晚,徐公子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一定得走了。”张三丰一直送出了门外面,:“你们有空就来坐坐。”那徐达大将军派来的两个人稍微答应了一下,一个抱拳,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巷子去了。

张三丰关上了陈家的前门,进到了后院,那丫鬟和看门的老头安排烧晚饭去了,张三丰看见女儿张秋水就一个人,就悄悄地对女儿张秋水:“阳儿,为父的计谋还是起了作用的,想当年我的老师张真人过你的未来的丈夫在东北,我也是在那东北的地面上有个任务必须去了解它,才可以继续修炼五雷心大法,我想别处也没有个投奔落脚的地方,只有那河南郑州的你的姨父刘广那里可以去。刘广他义薄云,与我最为投缘,只有到了他那里我们才有落脚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被贬了官,最近有没有书信往来。你那两个表哥去年去考武举,又都没有中举,我现在也正考虑着要去看望他们家,现在正好和你一起去,你仔细着,慢慢地把那些金银衣服等收拾好了,随身就带着两个包裹,其他的都可以扔掉了,不必可惜,更不能让丫鬟打了马虎眼!”张秋水点点头:“老爸等命令,孩儿都知道,只是如果我们这一走,南京城就没有亲人了,母亲的坟墓就无人照看了。”张三丰:“这没有关系,因为我看那个徐达大将军的嚣张的气焰也长不了了,我已经掐指一算,最多不过四五年之间,必然下台,等到那个时候下太平,我和你们再回到南京城,又有何不可!”张秋水问父亲:“那这里的房子连同这些器物都一起抛弃了?”张三丰:“在我眼里,那些功名利禄就好像是粪土一样,连身体都是一副臭皮囊,不过是和他们周旋罢了,又何必可惜这些房子家具!”张秋水又问父亲:“刚才来的那三个客人,都是些什么人?”张三丰回答她:“你刚才没有偷听到吗?一个叫范伟,是本地人,我也认识他,只是没有很深的交情。至于那两个人是太湖山寨陈友谅手下的强盗土匪,一来就劝我去太湖山寨入伙,我又不是无路可走,当然不会去落草为寇,即使去做贼,也不会去做那陈友谅的手下,被我回绝了他们。但是那些太湖山寨陈友谅手下的强盗土匪可能还会过来纠缠我也不定,就怕他那手下大将赵普胜亲自前来,那大将赵普胜会偷袭放火,倒是要提防他们放火。我听朝廷就要发兵太湖山寨围剿陈友谅他们。现在陈友谅他们未必敢轻易离开太湖山寨巢穴,我们还害怕什么?”张秋水:“老爸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们送上门来了,我们正好抓住他们三人,然后送到南京官府去领赏,现在可惜放他们走了!”张三丰瞪了张秋水一眼:“你那好事的脾气又来了,这关你什么事情,你抓了那三个人献给徐达大将军,还要他封赏你是吗?”父女二人完话,那丫鬟刚好把烧好的饭菜搬了上来,放在大厅的桌子上面。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吃完了饭菜,那管大门的老头和丫鬟就来吃,等都吃完了,便收拾了下去。张三丰:“阳儿,吃了就上床去睡吧,我去那个炼丹房去修炼五雷心大法去了。”张秋水答应了一声,叫那个丫鬟提着灯笼,到那个后院子里面巡查了一番,又练了一下武艺,关好了后花园的后门,就去闺房睡了。

那张三丰就去静室做了一番功课,又修炼了一番道家内功,刚好是半夜三更的时候,就回房间去睡了,早上起来梳洗完毕,又叫起了女儿,对女儿张秋水:“我出去拜访客人,等会儿就回家,如果今徐达大将军那里如果有人来访,我又不在家里,你们就不要开门。”张秋水答应了,张三丰就一路上一直走到九曲巷那范伟的家门口,一看那范伟的家门口已经打开了,一个老头正在弓着腰扫地。张三丰就问他:“你们家老爷起来了吗?”那老头连忙丢了扫帚,回应:“大官人因为今亲戚家里有婚嫁的喜事,所以一早上就动身出门了。”

张三丰又问那老头:“那两个住在你们家里的客人现在哪里?”那老头回答:“那两个客人都回乡下去了,还没亮就动身了,是出了南京城离开的,请老爷进里面喝茶。”张三丰:“我就不进去了。等大官人回府,还劳烦你声,张三丰来过了。”那老头:“人会的,陈老爷慢走。”

张三丰一直回到家里,等进门口的时候,只看见那昨晚上徐达大将军派来的两个人早就在客厅上坐着等侯了。张三丰连忙上前一步:“失迎,失迎,二位好早啊,早餐用了没有?”那两个人站起来道:“现在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告知陈管带。”张三丰吃惊地问他们:“什么事情?”

那两个人:“就是晚上我们回去回话徐公子,徐公子在大将军府里面吵闹了整个晚上,就是想立刻来到你家里,被我们给拦住了,我们一夜未曾睡个好觉。”张三丰问他们:“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陈家又做错了什么?”那两个人:“只是因为我们嘴快,不应该出陈姑娘被责骂这件事情,徐公子听了是捶胸顿足,恨不得寻死,口口声声是自己害了陈姑娘,要连夜过来负荆请罪,一直闹到亮,又不敢直接过来。现在已经在陈家巷口的茶店里等候着,叫我们过来先通知你们一声。”张三丰听了是哈哈大笑:“这是什么道理?徐公子这么客气,还不快请徐公子进来坐坐。”

于是张三丰等三个人又连忙赶出陈家巷,只看见那徐公子已经在巷口探头探脑的,后面带了几个家丁,等看见了张三丰,就过来打招呼,张三丰连忙:“罪过,罪过,老夫该死,还是请屋里话。”一边搀着手,一起到了陈家,等到了客厅,徐公子先跪了下来:“陈叔叔,我求你不要责骂张秋水,我替她受罚好了。”张三丰连扶起了徐公子:“您怎么能颠倒是非呢?老夫生出了这种不肖子女,冒犯了徐公子,这样的责骂,又算的了什么?

徐公子不怪罪,老朽已经是感激不尽了,没想到徐公子是这样的情深义重,徐公子等着,老夫这就唤那贱人出来。”徐公子又要假装要拦阻,张三丰已经进入里面去了,等过了一阵子,才领着那张秋水浓妆打扮得,慢慢地从里面出来了,那徐公子看见,连忙跪下了,张三丰连忙架住了徐公子:“徐公子你这不是折煞老夫了吗?女儿还不快快回礼!”张秋水只好也跟着跪下了,也拜了拜。

两个人就一起站了起来。徐公子:“陈姑娘,我害你受苦了。我难过了一夜!”张秋水:“奴家实在是莽撞,后悔也来不及,幸亏徐公子大人不记人过。不知道徐公子现在身体如何了?”徐公子连忙回答:“我没事,我没事。”那几个徐府的家丁看了哈哈大笑:“二位真是不打不相识。哈哈哈。”张三丰:“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们坐下谈。”只看见那几个徐府的家丁上前:“徐公子还有一件事情,还望你们答应。”那徐公子到底想要求什么事情?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那几个徐府的家丁上前:“徐公子还有一件事情,还望你们答应,张三丰管带请不要推辞!”张三丰问他们:“徐公子到底要求什么事情,请讲。”那几个徐府的家丁:“徐公子在昨晚上对我们,像张三丰管带这样的仁人君子,世界上真的是凤毛麟角,徐公子心甘情愿给您老人家做个干儿子,请万万不要推辞。”张三丰:“哎呀,这是什么话!我张三丰何德何能,虽然是生活在这世上五十多年了,又和徐达大将军有些交情。

但是社会地位高低贵贱悬殊,就算是徐公子抬举,不怕会辱没了自己,但是要是让徐达大将军给知道了,哪里还会放过我张三丰,还不是马上就找我算账!”徐公子回话:“我已经禀告过家父了,家父已经同意了。”那几个徐府的家丁:“就是大将军的意思,我们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都可以作证。”时迟,那时快,那那几个徐府的家丁拿出来早就准备好聊两支像婴儿手臂那么粗的蜡烛,就插进那带来的蜡烛台上面,又抬上来了桌子来摆上那带来的蜡烛台,张三丰哪里还拦得住,只好眼睁睁的看他们摆好香案。

一个徐府的家丁就拖过来一把椅子,另外一个徐府的家丁就把张三丰给推在那椅子上面按住,徐公子上前跪下就拜,那张三丰立刻想要上前回礼,被那徐府的家丁们给按住在椅子上面,结果接受了那徐公子的三个响头。

那张秋水姑娘就站在那屏风的旁边,就呆呆地看着他们如此做法,光是保持沉默不出声音。那看门的老头和那些陈府的佣人和丫鬟看了这样的场景的暗暗的忍不住发笑。等徐公子拜完了,被那徐府的家丁们这才松了手,张三丰叹了口气:“哎!几位兄弟,你们这不是在折腾我,折我的福分吗?不了,我女儿过来,跟徐哥哥拜拜。”那张秋水走到大厅的中间来,同那徐公子又拜了三拜。

张三丰离开了椅子请徐公子上座,张秋水去傍边坐了下来,家里的佣人、丫鬟送上零心和茶水。张三丰吩咐看门的老头:“快去叫个屠夫和厨师来家里做好酒好菜,如果现在做来不及了,那就去酒楼做些现成的送过来,样样都要鲜美可口。”徐公子:“我们不想麻烦干爹。”但是却光不做,坐在上座却不肯动身,那看门的老头去了陈家巷的巷口的屠夫、厨师家后回来报信:“今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巷口的屠夫、厨师都不在家里。”张三丰立刻:“那就只好去酒楼上去胡乱买些鲜美可口的酒菜搬来这里了。”张三丰转过身来对徐公子:“我好像还记得徐公子今年好像是二十九岁了?”那徐公子:“对!干爹,去年孩儿就对干爹过我已经二十八岁了。”张三丰:“徐公子比你妹妹张秋水要大个十岁。”徐公子立刻:“既然这么,那妹妹应该是十九岁了。”

张三丰:“虽然徐公子比女打了十岁的样子,但是看上去却于女差不多的年纪,还一点都不像是三十岁的样子,毕竟徐公子是出生在大富大贵的大将军家了,保养的很好。”徐公子:“孩儿哪里比得上妹妹这样年轻。”那徐府的家丁们:“公子过于谦虚了,我们看你们真的是差不多年纪的样子。”那女中豪杰张秋水慢慢地站起了身体,对父亲张三丰请假:“父亲,女儿没有事情就进去了。”张三丰:“你进去睡觉没有关系,但是要事先给徐公子等人打个招呼!”那女中豪杰张秋水就给徐公子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仪态万千的往屏风后面的闺房里面去了,张秋水的贴身丫鬟也跟了进去,那徐公子的色眯眯的眼睛眼巴巴的送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那附近酒店的酒保就准备好了酒席,送了进来,中国古代也有送外卖的行业,陈府看门的老头过来帮忙,那徐公子带来的徐府的家丁也过来帮忙了,大家就在后院里摆了酒席,安排了筷子和杯子。张三丰这时候苦苦相劝徐公子做了主位,几人轮流把盏,吃了一会儿后,张三丰只是以茶代酒,还只吃蔬菜,那徐公子就奇怪了,问张三丰:“父亲真的不肯吃荤吗?”张三丰回答徐公子:“我是修道之人,当然不能够吃荤,否则功德修为就全部没有了,变成了一个酒肉和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