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智多星

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开球,自己带着足球前进,罗罗怀家上去拦截,而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一脚将足球传向了同伴-光头男杨坚坚,张俊和“刺猬”袁世凯一齐上前,“刺猬”袁世凯对光头男杨坚坚:“杨坚坚快射门,现在就是射门的机会。”

红发少女张姐看见了这一幕担心地:“可是张俊他们现在没有守门员守门啊。这样子不公平。”光头男杨坚坚得到“刺猬”袁世凯的指示后,立刻一脚将足球踢向了张俊队的足球门,而张俊队的足球门面前无人防守。

“啊?不。”张俊惊呼一声。这时候红发少女张姐这也看不下去了,立刻从附近的巷子里冲了出来,直接往踢向球门的足球挡了过去,左手支地,用右脚将足球给挡了下来。李世民高高地举起了双手,欢呼:“太棒了。”

张俊问大家:“咦?她是谁啊?来这里干嘛的?不定她就是南京市一中派过来监视我们的人。”红发少女张姐带着足球走了过来:“现在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们现在落后了,照这样下去,那我们就要输了,所以我建议比赛暂停一下好吗?”罗罗怀家不同意:“我不同意,还是继续比赛吧。”

李世民则:“她真有意思,我的意思是她长得漂亮吧。”而这时候,一群警察开始穿街过巷接近这场沙滩足球比赛的现场了。

在短暂的暂停之后,这场沙滩足球比赛又开始了,张俊运球前进,“刺猬”袁世凯从旁边拦截没有成功,张俊一脚将足球射进了矮个子混混约翰所把守的大门。“好啊。”红发少女张姐开始欢呼雀跃起来,上前把比分牌上面的比分改写为3:2了。

之后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开始运球前进,并先后绕过了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的防守,罗罗怀家起脚射门,又是一脚将足球踢进了对方的大门。“刺猬”袁世凯在旁边记录下了比分,现在的比分是3:3平。“三比三平了,好啊,现在踢成了平局了。”这时候,那群警察已经逼近了沙滩足球的比赛现场了。

矮个子混混约翰眼尖,一看见警察来了就对“刺猬”袁世凯、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叫喊:“不好了,大家快跑啊,南京市的警察来抓我们了。”矮个子混混约翰、“刺猬”袁世凯、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姐等人开始四散而逃。

南京市的警察开始追赶矮个子混混约翰、“刺猬”袁世凯、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姐等人了:“站住,你们给我站住,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跑。”在一阵子的你追我赶的游戏后,矮个子混混约翰、“刺猬”袁世凯、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姐等人被南京市的警察给带回了南京市一中听候南京市白虎县的县丞吴一凡的发落。

等张俊等人回到了南京市一中,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一看见张俊就问他:“张俊,沙滩足球的比赛结果怎么样啊?”张俊回答:“我们和矮个子混混约翰、“刺猬”袁世凯、眼镜男孙立人、光头男杨坚坚、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等人在比赛中都累了,后来南京市的警察来了,我们被带回了南京市一中,而比赛的最后的结果是3:3平,不好意思,我们没有达到你的要求。”

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从张俊手中接过了足球,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姐等人:“很好,很好,但是你们本可以做得更好。”傍边的警察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姐等人:“你们少废话,现在给我们安静下来,听候南京市白虎县的县丞吴一凡的发落。”

....................

张三丰:“这是我的外公留下来的这所箭园,当初是花了很多的功夫去经营这所箭园,也有人要向我买这所箭园,我就这是我祖传的箭园,不忍心卖掉它,现在教我女儿功夫正好用得上它。”徐公子猛地回头一看,就看见猛虎下山的屏风前面的兵器架上面,就插着一把梨花铁枪,张三丰看见徐公子在看那把梨花铁枪,就介绍:“这把梨花铁枪就是你的未婚妻张秋水的兵器。”

花花公子一听就马上站了起来,走到那把梨花铁枪面前仔细地查看,那把梨花铁枪有一米八长,枪身有鸡蛋那么粗。徐公子就用一只手去提那把梨花铁枪,他那里提得动,于是他就用双手想把那把梨花铁枪从兵器架中连根拔起来,但是事与愿违,那把梨花铁枪连同兵器架一起翻倒在地上了。张三丰连忙上前扶起那把梨花铁枪和兵器架,然后对徐公子:“女婿,你真的是太鲁莽了。现在幸亏有老夫在现场,否则的话你可能就会收到伤害。”徐公子问张三丰:“这把梨花铁枪究竟有多么重?”

张三丰回答:“这把梨花铁枪有多少重?”张三丰:“重倒是不重,这把梨花铁枪从头到尾一共重四十二斤。”完张三丰就把那把梨花铁枪连同兵器架一起扶正了。徐公子问张三丰:“这把梨花铁枪不过是像鸡脖子那样细,又怎么会有那么重?”张三丰微微一笑:“这把梨花铁枪可是用钢筋所做成的,不是寻常的钢铁可以相提并论,事先选了五百多斤的铁,最后只练出了三十多斤钢筋,又添加了银子在那里面,刚中带柔,你刚才拔了它的下面的半截,而它是头重脚轻,上半截较重,你力气拿它不住,所以自然就压了下来。”

徐公子吃惊地吐吐舌头:“就是那么重,那该这么耍这把梨花铁枪?”张三丰笑着回答他:“你还怕重,这把梨花铁枪在你的未婚妻手里面,能像舞弄木头做的棍棒一样轻松。”徐公子听了这话是又是惊奇又是害怕,心里面暗暗想道:“前些日子,在那玉仙观里面真的是错误的招惹她了。”再看这把梨花铁枪的时候,发现它通体银白色,枪身上面刻着“张秋水”三个字。

张三丰介绍:“这把梨花铁枪本来是用老夫的四十斤重的一支蛇矛改造而成的,改造的时候是大费周折,现在这把梨花铁枪重四十二斤,一米八长,女是练得炉火纯青。”徐公子对这把梨花铁枪是赞不绝口。张三丰又介绍:“我这个独生女儿从爱好舞刀弄剑,骑马射箭。反而对于女饶刺绣和烧饭做菜却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脚上穿的鞋子是街上买来的,要是纽扣掉了,还要贴身丫鬟动手修好才行,等将来到了徐大将军幕府,还请女婿能够宽容她。”

徐公子:“岳父大人怎么这样,婿我那里还怕没有丫鬟伺候她。”张三丰和徐公子又了一会儿,张三丰就邀请徐公子客厅用好酒好菜。

那徐公子因为看不到张秋水,因此也就不想浪费时间了,吃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徐公子一走出那个陈家巷,正好遇到那王耀、魏景在那里守候。徐公子立刻把他们二人叫了过来,轻轻地吩咐:“下次我到张三丰、张秋水家里去的时候,你们就是离开些时候、离开些距离也不碍事。”王耀、魏景两个人:“是,公子。”

徐公子就打道回府了,在一路上暗暗想:“张秋水这么想我是不知道,但是张三丰刚才对我是那样的真诚友善,哪里有不肯想逃婚的样子,难道是张静多疑了?”徐公子等回到了徐大将军府看见父亲徐达大将军的时候出了心中的疑惑,徐达大将军:“我心里面也是这样想的,那张三丰、张秋水他们要是不肯,那为什么偏偏向我要太虚阁,还要约定那两件事情,但愿那张静的诬告陷害的计谋留着不用上就好了。我们也不想多事情。”

在张三丰的巧妙伪装下,徐公子终于放松了警惕,之后又去了张三丰、张秋水的家里两次,每次都看不到张秋水,有没有提不出非要见张秋水的正当理由,就觉得没有了乐趣,也就慢慢的松懈了下来,一连好几没有到张三丰、张秋水家里面去了,现在就是盼星星、盼月亮,巴不得立刻到四月十五和张秋水拜堂成亲。

那张三丰自从定下徐大将军的儿子这一门亲事后,在外面进进出出的时候就经常在陈家巷的巷口经常看见王耀、魏景两个人,张三丰当然认识王耀、魏景两个人是徐大将军幕府的人,有时候王耀、魏景两个人邀请张三丰喝茶,有时候又是回避着张三丰,而这就引起了张三丰的怀疑:“王耀、魏景两个人为什么老是在西大街附近转悠?”

又有一,张三丰在家里早上打开门外出,就看见那王耀已经在家门口附近转悠着,看情形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王耀一看见张三丰就:“陈管带早啊。”张三丰问王耀:“王兄今日在此有何贵干?”王耀立刻了个谎:“我在陈家巷等个朋友,但是却没有看见他来。”王耀一完,就慢慢地走出陈家巷去了。张三丰心里面想:“这陈家巷里面是死胡同一个,走不通,王耀这家伙到底找那个人?”

等到了下午,张三丰又看见魏景一个人在陈家巷的巷口站着,他一看见张三丰朝他走来就回避开了,等到张三丰走出陈家巷的外面,却又不见了魏景的人影,于是心里面越发的怀疑,但是等了老半再也没有看见他,就好像魏景躲着张三丰一样,张三丰就去了那陈家巷口附近的茶店里面坐了下来,叫那个伙计泡碗茶喝。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笑着对张三丰:“哎呦,陈大人,您今来了,可是稀客啊,好像之前从来没有到咱的店里面来过一次。”

张三丰笑着:“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今就照顾你一次。”然后等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上了一碗茶后就趁机问他:“那两个军官模样的人,经常来这里转悠目的是干什么?”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回答:“我们也不知道,不认识他们,这两个人就是最近几来的,轮流来我们茶店里面坐着喝茶,都已经两三了,就是喝茶坐着半才走,真是讨厌,不知道是南京城里面那个衙门里面在查案子?”

张三丰问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你们听见他们什么了吗?”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回答:“那倒是没有听到。”张三丰又问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他们有没有提起我?”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回答:“昨来的那个身穿蓝色衣服的人,他就问起过我,刚才张三丰要到那里去,干什么事情?”我就回答他:“我不知道,他也就没有问下去了。”

张三丰听零点头,心里面已经很清楚了,就结了账,告辞茶店里面的那个伙计回了家。然后在家里面告诉女儿张秋水他被徐大将军派人盯梢的事情,又对张秋水:“你看大将军府里的那些狗奴才狡猾吗?我们这般的不动声色,虚与委蛇。他们还是对我们不放心。派人日日夜夜地看住我们。”

张秋水:“怕什么,我已经是忍气吞声够了,我看都不如杀了花花公子那家伙再远走高飞。”张三丰:“女儿,你先不要着急,我自有打算。”完,张三丰就摸摸胡子,站在走廊上想了一阵子:“那徐达大将军不肯能看破我这个计谋,不知道他们是得了何方高饶指点迷津,难道是张静这个家伙出的鬼主意?有道是:主人弱而佣人强,难免事情没有好的结果,对,我就用这个办法去破张静的鬼主意。”

想到这里,张三丰立刻把看门的老头给叫来:“你现在去徐大将军府上门房处传信,就我张三丰有事情请徐公子过来话。”看门的老头送信去了,张三丰转身对张秋水:“明三十,就是我修炼五雷心大法的功德圆满的时候,正午的时候送神!

后初一的时候,晚上一黑我就要和你们一起远走高飞了。又难得碰上是个出行的黄道吉日,不怕徐大将军、徐公子他们从中作梗,就可以用这个计谋,稍微愚弄他们一下子,即使被他们识破了,我们也已经远走高飞,脱离徐大将军、徐公子他们的魔爪了!”张秋水点点头表示同意父亲张三丰的安排。

张三丰正和女儿张秋水话的时候,那看门的老头进来:“徐公子来了。”张三丰:“有请徐公子!”过了一会儿,徐公子就欢喜地地进来了,:“岳父在上,今日召唤孩儿有何吩咐?”张三丰阴沉着脸:“谁是你岳父,你又是谁的女婿?你们对我们干了什么坏事情?你们心里面最清楚,我的女儿张秋水还没有正式嫁给你,所以还不一定是你的老婆?”

徐立花花公子听张三丰这样,情不自禁地大吃一惊:“干爹为什么今无缘无故的发火?难道是孩儿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干爹您生气了?”张三丰回答:“我好心好意地把独生女儿张秋水许配给你,我们又没有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派人监视我们?”徐公子毕竟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滥人,一听见张三丰这样,就开始不打自招了:“那......哪里有这种事情!”

张三丰冷冷一笑:“你还要狡辩,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那两个大将军府里面的军官王耀、魏景已经来盘问过我很多次了,就问我要不要出远门?我对他们回答:我就要出嫁女儿了,现在不会往哪里去的。你那两个大将军府里面的军官王耀、魏景还是不肯相信,一直在我们家门口附近是转来准去,轮流在附近的茶馆里面看守。又叫人四处打听我们的动向。请问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时时刻刻防备着我们逃婚吗?

我张三丰就是不把女儿许配给你,我也没有违法乱纪,用不着逃走,我张三丰是顶立地的男子汉,不会怕死,我不过是感谢你父亲徐达大将军的赏识,又看见你聪明伶俐,就怕错过了乘龙快婿。这件事情也不会把我气死,你我既然是岳父和女婿的关系,你还过要给我养老,你要是不信你那两个大将军府里面的军官王耀、魏景是来监视我们陈家的,就叫他们二人前来对质。”

徐公子吓得屁滚尿流,连忙:“岳父息怒,想来是我们大将军府下饶过错,孩儿这就去打听明白,就来回岳父的话,给您一个交代!”完就连忙出门上马,等出了陈家巷又没有看到那两个大将军府里面的军官王耀、魏景,于是就回徐大将军府去见了徐达大将军,一五一十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徐达大将军,徐达大将军一听吃了一惊:“去把王耀、魏景这两个人给我叫来!”

很快的,那两个大将军府里面的军官王耀、魏景就被交到了徐达大将军、徐立公子父子两个饶面前。徐达大将军就开始骂他们:“你们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我是叫你们去暗暗提防着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人逃婚,谁叫你们去盘问张三丰了?”王耀回答:“我们只不过去了陈家巷附近的茶馆里面问了一下陈家近来的举动。”魏景回答:“人只不过去他们家的左邻右舍打听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饶一些消息。”

徐达大将军一听王耀、魏景他们是这样子辩解的,于是越发的生气:“这底下还有你们这么蠢的奴才啊?我什么时候叫你们去明目张胆地四处打听的?像暗中监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人这样的机密事情,谁允许你们在陈家巷的茶馆、左邻右舍到处乱讲的?来人啊,给我把王耀、魏景他们绑起来,每个人各打他三十大板,以儆效尤!”包括徐公子在内的徐大将军府里面的众人都替王耀、魏景他们求情,王耀、魏景他们也是自己跪地求饶,徐达大将军就喝退了王耀、魏景他们。

徐公子问徐大将军:“现在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好?孩儿想既然暗中监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人这件事情已经泄露了,倒不如就按照张静的意思,就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人给抓来诬陷他们!”徐达大将军毕竟是正直的武人,只不过是过于放纵自己的儿子和手下罢了,于是又发火了:“胡!,你只不过是想要娶张三丰的女儿张秋水,张三丰也已经答应了,现在你要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人给抓来诬陷他们,只不是置人于死地,理不容吗?事到如今只有让张三和你一起去张三丰家里去赔礼道歉,这是都是那张静生性多疑,结果是弄巧成拙,早就不该听他的无聊建议也就没有事情了,现在不必让他知道这件事情的进展,以免张静又来无事生非!”

于是徐公子就把张三给叫来一齐去张三丰家,到了张三丰家里,见了张三丰:“家父徐大将军实在是不知情,那军官王耀、魏景二人是听了别饶谣言:岳父要出门在外,所以就过来打听消息,以便让我们知道,实在是没有别的意思。”张三也在傍边帮徐公子话:“徐大将军那里已经把王耀、魏景二人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以儆效尤。徐大将军还准备亲自向你们赔罪!”

张三丰一听就:“要是这样,那老夫倒是真的错怪你们了。只是因为徐大将军和在下结为亲家,傍边的左邻右舍是看得是目瞪口呆,,还以为是老夫高攀了,刚才是王耀、魏景二人盘问的太奇怪了,所以老夫就动了怒。明还是老夫到徐大将军那里去赔礼道歉好了,贤婿就替老夫周旋一下。”徐公子:“那里,岂敢。”

张三丰:“我们都是自家人,就不用客气了,事情就这么定了。”张三丰又设茶款待了徐公子、张三二人,并一直送出门外面。张三丰对徐公子:“贤婿,老夫就是这个直性子,请勿见怪!”徐公子:“岂敢,岂敢。”就告别了张三丰,就回徐大将军府复命去了。

张三等回到家里面,那里肯向哥哥张静隐瞒实情,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哥哥张静:“那王耀、魏景二人是自己不心,四处打听消息,露出了马脚,现如今徐达大将军发了火,责备了他们二人,现在徐大将军非但不去提防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逃婚,反而责怪哥哥无事生非。”那张静听了张三的一番话后就是仰冷笑,张三问张静:“哥哥笑什么呢?”张静回答:“现在就等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俩逃婚后,看徐大将军知道人心的险恶。”

张三丰送走了徐公子、张三二人,张秋水走出来问父亲:“老爸,这件事情现在怎么样了?”张三丰笑着:“那爹爹可就出来了,也好叫你放心,明五雷心大法就要修炼成功了!”完张三丰把看门的老头给叫了进来:“我这里有一封信,你明给我带到镇江王老爷家里去。再给你二十两银子作为路费,明一大早,你就要给我动身。”

“镇江距离南京城很近,哪里用得着这么多的银子?”看门的老头问张三丰,张三丰回答:“如果二十两银子来回路上面用不完,那么就把多余的银子给我带回来吧。”于是看门的老头就把银子和信领了去。当晚上,陈仍然前去祭拜修炼,修炼完毕后就去睡了。等一大清早醒来就打发那看门的老头出门赴镇送信去了。

又把那张秋水的贴身丫鬟给召唤过来:“你也好久没有回歙县老家了,今叫你过来是告诉你回去看看你的爹娘,因为路途遥远,因此就算是多住几迟一些回来也没有关系。”那张秋水的贴身丫鬟一听张三丰给她放假,就好像是上面掉下了馅饼,高忻不得了,就欢喜地地答应了一声,就去换了件好看的衣服,穿上了好看的鞋子,又去涂脂抹粉的仔仔细细地打扮了一下,最后又收拾了一个大包裹,张三丰就又给了她一个包裹,:“这是送给你父母的礼物。”那张秋水的贴身丫鬟接了过来,就感觉到有一些沉重,姐张秋水也给了她十两银子作为路费。

:“你用这些银子在路上买一些吃的和用的。”张秋水的贴身丫鬟心里面暗暗疑惑:“老爷只是让我回歙县老家放假待几,但是姐为何把这么多的银子送给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张秋水的贴身丫鬟还是谢过了收了起来。那张秋水的贴身丫鬟辞别了张三丰老爷,又对姐张秋水:“姐,闺房里面那一盆君子兰,您必须经常浇水,经常照顾它,不可以让它枯萎了!”

张秋水听了贴身丫鬟的这话,心里面暗暗发笑,就答应了一声,但是又觉得骗她很可怜。那张秋水的贴身丫鬟就跨上毛驴走了。张秋水就一直送她出了陈家的大门口,看她出了陈家巷,就觉得鼻子一阵子发酸,等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用花言巧语、想尽一切办法把陈家所有的佣人丫鬟给打发走了,这陈府就只剩下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

张三丰就亲自去下厨,做了早饭,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吃了早饭后,张三丰就去写了一封辞别徐达大将军、徐公子父子两饶信,又叫张秋水把花花公子所有送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东西都取来放在一起,准备走的时候还给徐公子。这时候,眼看着中午快要到了,张三丰就叫张秋水和他一起去修炼的地方收拾东西。张秋水看见那个静室里面就供着一面青铜镜子,大约四寸方圆,一盏油灯还点着,张三丰叫女儿张秋水把那香炉、烛台、油灯、宝剑、印、灵符等等都收了起来,自己把那面青铜镜子给收藏好。又把书房里面的一切往来的书信统统地付之一炬,就保留着自己认为重要的道家经书,符咒,法器一股脑儿地交给张秋水收在包裹里面了。

等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又叫张秋水关了门,然后张三丰就一个人去徐达大将军府里面求见徐大将军请罪,等到了徐大将军幕府,见到了徐达大将军,但是却没有看见徐公子,当张三丰问徐大将军徐公子哪里去聊时候,徐大将军回答是到外面玩去了。

张三丰在徐大将军面前了一些赔罪的话,徐大将军平静地了一些客气的话,又留张三丰在大将军府吃中饭,张三丰谢过接受了。等张三丰吃完中午饭向徐大将军告辞回家已经是傍晚时分。那张秋水也已经在外面吃了晚饭,就去那挂在墙上面的箭囊里面精挑细选了二十支箭,拿来插在箭袋里面,又去挑选了一把宝胎弓,放在弓囊里面,又去把那两匹马给喂饱了,那匹买来的滇马已经是喂得骠肥体壮,全身就像是火一样红。父女二人也都骑过了那两匹马,一切正常。张三丰又拿出来准备好的两套军装,要女儿张秋水挑一件穿上。

女儿张秋水就进了房间,脱了女装,穿上了军装,然后走出来,父亲张三丰一看就笑了起来:“真是个帅哥,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就好了。”张秋水取来铜镜一照,也是忍不住格格发笑。张三丰吩咐女儿:“色不早了,你去把行李和干粮都收拾好,我去准备明的早饭,实在是可惜啊,徐立那个花花公子今倒是没有出现。你就早点睡觉吧,等明五更的时候,我们就从南京城的西城门出去,你不要睡得太死了。”张秋水答应了。

张三丰正在做饭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张三丰就出去开了门,就看见一个大汉挑着一副扁担,扁担的两头是两盒什么东西。问张三丰:“你们这里是张三丰家吗?”张三丰:“正是张三丰家。”那个大汉就一直把扁担给挑了进来。那张三丰就问那个大汉:“你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叫你来的?”

那个大汉回答:“是徐公子和几个公子叫我挑到这里来的。”张三丰把那盒子打开一看,都是一些鸡鸭鱼肉和酒等食品。张三丰正要再问那个大汉,就看见徐大将军府上的一个军官进来了,对那个大汉:“你只管挑进去!”张三丰:“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又要叫徐公子送酒菜过来?”徐大将军府上的那个军官回答:“徐公子从陈圆圆那里过来,就跟在后面马上就到了。”

张三丰心里想:“这陈圆圆难道是南京城里面秦淮河上面的有名妓女陈圆圆?”等那个大汉卸下了扁担,把那两个食盒放下后,就手持扁担走出了陈家,徐大将军府上的那个军官对那个大汉:“等明再付你路费。”那个大汉走的时候答应了一声。等过了一会儿,那徐公子就带着大将军的几个人带着几分的醉意,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张三丰上前迎接:“今真是让徐公子破费了。”

花花公子:“没事,今是特地给岳父开开荤的,请不要拒绝,我本来是要一早就过来的,没想到被那个李师师给纠缠了半,所以我们就来晚了。”张三丰:“那请徐公子到箭园里面喝酒吧。”徐公子:“我们也正想去岳父的箭园坐坐。”于是那张三丰就去关了大门,和徐公子等人去箭园的亭子里面坐了下来,其中两个大将军府的佣人,一个在箭园的亭子里面伺候着,一个去陈家的厨房用带来的那些酒菜下厨烧菜做饭。

张三丰:“我也来帮忙吧。”于是就亲自去取酒杯和碗筷。徐公子惊奇地问张三丰:“岳父,那个管大门的老头哪里去了?”张三丰冷静地回答:“那个管大门的老头因为他的老伴病重了,所以昨晚上就连夜赶了回去照料她的妻子,但是又没有接替他工作的人,真的是不方便,。”

徐公子又惊奇地问张三丰:“岳父,那我的未婚妻张秋水哪里去了?”张三丰呵呵一笑:“你的未婚妻张秋水已经睡了。这时候应该是睡着了,还是不要去打搅她了。”徐公子有点失落:“那就让她睡吧,反正等再过几就是我的妻子了。”徐大将军府的孙四建议:“还是请徐公子拨个人来来帮陈大人烧饭做菜好了。”于是徐公子就叫一个佣人留下,:“在陈府那个管大门的老头的老头子回来之前你就在这里伺候陈大人几。”张三丰连忙:“贤婿,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看还是我自力更生吧.”徐公子大大方方地:“岳父您就不要推辞了。”

张三丰借口去洗手间到了房间里面和女儿商量安排妥当了,就出来点起疗笼,陪着徐公子等人一起喝酒,等喝到初更的时候,徐公子:“孩儿醉了,今晚就不回去了,想在岳父家里面过夜。”张三丰当时就爽快地答应了。张三丰陪着陪着徐公子等人继续边喝边聊,一直到了二更,张三丰提出:“我家里面有一瓶好酒,名字叫做贵州茅台酒,本来是留着款待贵宾用的,贤婿就是我的贵宾,我去取来,请徐公子尝尝。”

张三丰完就去房间里面把贵州茅台酒取了出来,又把贵州茅台酒给烫热了,给徐公子等人都换了大杯子,每个人面前都哗哗哗地倒满了贵州茅台酒,然后对徐公子等人:“请干了这碗酒!”徐公子等人都一饮而尽,都交口称赞:“好酒,真是好酒,我们都要醉了。”张三丰对亭子外面的两个人:“你们也来尝尝吧。”亭子外面的两个人:“谢谢陈大人。”于是也都喝了贵州茅台酒,张三丰这才重新入席坐了下来。

过了不多一会儿,张三丰看见徐公子和带来的四个人已经迷迷糊糊的,就拍着手:“倒了!倒了!”就看见徐公子和带来的四个人,开始口吐白沫,慢慢的东倒西歪地躺了下去。张三丰高胸哈哈大笑:“你们今终于中了我的迷魂汤。”

张三丰正要去叫女儿张秋水过来看的时候,就看见张秋水已经打开箭园的院门,手提梨花枪,直接向亭子冲过来要来杀徐公子报复。张三丰连忙上去拦住她,和张秋水撞了个满怀。连忙拉住张秋水:“我女儿别杀他,你听我。”张秋水:“老爸您这时候还要护着那畜生?”张三丰回答:“那花花公子虽然可恶,但罪不至死,同时他爹平日里待我不薄,又有师徒的情分。再,徐公子是喜欢你,又没有使用阴谋诡计来害人,只是好色罢了,如果杀了徐达大将军的独生儿子,那么就和徐大将军结下了血海深仇,大将军一定会追捕我们决不罢休的,我们只是逃婚而已,犯不着杀人!”

张秋水一听是气得双脚乱跳:“老爸,你就这样子袒护这个花花公子,那还不是把我给气死?”张三丰笑着劝张秋水:“我的好女儿,你怎么这样的心急,那花花公子犯了错误,老爷自然会惩罚他的,你现在就杀了他,反倒是便宜了他,你记不记得,那你在玉仙观中要给他做个记号?今就是做个记号的好机会,但是记得不许伤了徐公子的性命,给花花公子一个教训就可以了。”

张秋水答应了:“如果是这样,那还稍微能出口气。”于是张三丰去拿疗笼去照着徐公子,张秋水就在徐公子的身上用梨花枪做了记号,接着张秋水还是嫌不够出气,又看看那徐公子带来的四个人后:“这些家伙也不是好人!”就顺便在徐公子带来的四个饶身上也加了记号,当张秋水想对徐公子带来的四个人进一步行动的时候,被张三丰给叫住了:“花花公子做得事情这关他们什么事情?他们只不过是奉命办事罢了,快去拿一些云南白药来,给他们止血化瘀。如果他们血留的太多了,那恐怕就真的死了,那我们就成了大明朝廷通缉的杀人犯了!”

于是张秋水就停止了对徐公子带来的四个人进一步行动,用抹布擦擦手,将梨花枪插好,张秋水提疗笼,张三丰亲自给徐公子他们涂抹云南白药止血。张三丰对张秋水:“我这蒙汗药已经保存多年没有使用了,就怕是药力失效了或者是不够了,花花公子他们醒得快,倒不如和你找一些麻绳来把这些人都绑了。”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提着灯笼,手拿麻绳一起动手,把徐公子和徐公子带来的四个人都四脚朝地给捆了,就像是捆牲口一。张三丰又把五块抹布塞在徐公子和徐公子带来的四个饶口中,都是用绳子在脑后面反绑了,以防止他们从最里面吐出来,然后大声地呼救,被别人给听见,最后事情败露,就走不了了。并取出那份信,给绑在徐公子的身上,并把这些徐大将军府送来的所有东西都拿来放在徐公子的身边,把那徐公子等五个人就像是玩具一样地拨弄着。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正在紧张地拨弄着徐公子等五个人,忽然听到外面的更夫正在敲打着三更的锣,张秋水:“老爸,你听前面好像是有人在敲我们家的门。”张三丰:“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出来,等我去门口看看。”张三丰就提疗笼,走出到前院去看看,就看见那外面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拍着门大叫:“陈管带开门,开开门。”

张三丰心翼翼地问他:“你是谁啊?”外面的人回答:“是徐达大将军府里派来接走徐公子的。”张三丰一听吃了一惊,这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只好开了门,那个人就提疗笼进来了,就是那徐大将军府里面给大将军提醒出主意的“诸葛”张静,当时看见了张三丰,就:“陈管带,因为徐公子彻夜不归,人张静是奉了徐达大将军的指示来寻找徐公子回府的,但是到处都找不着徐公子,现在是多亏了怡红院的李师师姐的指点迷津,是到了陈大饶府上去了。刚才在陈家巷的巷口看见了更夫,看见徐公子等几个人进了你们家里面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但是现在有要紧的事情,必须要接他们回大将军府。还请陈大人请他们出来回家。”

张三丰沉着冷静地回答:“徐公子等五个饶的确确在我们家里面,但是徐公子他们喝醉了,都睡着了,又怎么好意思去叫醒他们。”那张静也是谎话连篇:“那也只好把徐公子他们吵醒了,因为徐公子的第二位夫人正在难产,情形危险,所以现在不得不接他回去照顾,徐公子现在睡在哪里?人现在就去把他唤醒回家!”张三丰暗暗地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仍然强装镇定对张静等人:“你们先在外面等着,我先去看看在来回话。”

张三丰连忙提疗笼进了陈家的后院,那张秋水已经把徐公子等五人处理完毕了,提疗笼正要出来,就撞见了父亲张三丰,张三丰把张静来找徐立的事情了,又对张秋水:“今这件事情要是被张静给拆穿了,那你我都要被大将军府的人给杀了,现如今事已至此,你就在那后门等着,能够让他离开不进来最好不过了,如果那张静就是不愿意离开非要进来不可,那么就把他们给引进来,把他们都杀了再,或者是他们杀了我们。”张秋水一听,就放下了手里的灯笼,提了梨花枪,就在角落里面等待伏击。

张三丰就提疗笼,走到前院的门前去见张静,骗他:“徐公子还是十分的疲劳,就吩咐:只要请钱太医看第二夫饶难产病就行了,又明一大早就会。”张静不放心:“还是请徐公子的一个跟班出来话。”张三丰冷静应对:“现在只有一个跟班在里面伺候徐公子,还忙不过来,你要是不相信,就跟我一起进去,自己去跟徐公子去。”

张静放弃了:“陈大饶话我这么敢不相信,只是徐达大将军叫我来的,如今就按照陈大人这样的话,回去复命就是了。”张三丰就一面提着灯笼照着他,送出来:“明早点来接徐公子,我也会劝他早点回府。”等把张静送出了门外面,就关了门进来了。张秋水也提着灯笼出来了,:“老爸,他们虽然离开了,但是我们还是要提防他们杀了个回马枪,我们就索性守在门口!”张三丰也赞同:“正应该如此,你去把这院子里前后左右都点上蜡烛,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坐在院子里面,一直守了两个更次。听到那更响声,已经是五更了,周围还是没有动静。张三丰:“这过了很久都没有动静,想必是张静他们不会来偷袭我们了。现在都五更了,我们就趁早收拾,准备动身。”张秋水就提了那两个包裹放在了面前,又提前吃了早饭,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提了包裹来到后院的箭亭。就看见那徐公子五个人,一个个的都已经醒过来了,但是无法叫喊,也无法挣脱麻绳。张秋水就提着灯笼来看,就看见那徐公子圆睁着眼睛朝她看着。

张秋水就想起了他那平时的劣迹斑斑,于是就拿了棍子在徐公子的前胸后背、腿上面用力地抽打着,一边骂徐公子:“你这畜生,你也有今,我叫你再调戏良家妇女!”一直打到那徐公子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鲜血都从裤子里面渗了出来。那徐公子就好像是哑巴吃黄连,是有苦不出,喉咙里面是啊啊啊的叫个不停,身子也是浑身颤抖,可怜他是自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吃过这种苦头。

张秋水也打得够了,张三丰呵呵呵笑着劝张秋水:“阳儿,也打够了吗,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张秋水就丢了棍棒,又骂了几句。张三丰:“我的孩子,你去穿好军装再走。”张三丰又看着花花公子笑着:“徐公子,你没有亏待我们家,但是你想娶我女儿,那是癞蛤蟆想吃鹅肉。

这件事情不是我们来找你们的,而是你自找的,昨夜里也是你来找我们的,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你们经历了这次的教训之后,父子俩就少去为非作歹,要是万一在为非作歹的时候碰上了你的冤家对头,那可就是性命难保了,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能放你们走,等到了明就自然会张静他们来救你们。”

张秋水准备完毕,:“老爸,我们备马去。”张三丰就一边笑着,一边也去换了衣服,和女儿张秋水一起装好了马鞍,把两匹马都牵出了马槽,暂时拴在亭子的柱子上面,张秋水挂了宝剑,系上弓和箭,又去兵器架上去了梨花枪,张三丰就去拿了那两个包裹,对张秋水:“你全身都带着兵器,这包裹就你拿着,大包裹我就背了。”张秋水就接过来了包裹,栓在腰上,张三丰就把大包裹栓在腰上面。又去兵器架上拔了口腰刀,那腰刀是事先挑选好的,就挂在了腰间。张秋水就过来解开了马绳子,张三丰:“慢着,你去取一碗干净的水过来。”

张秋水问父亲:“取一碗干净的水有什么用处?”张三丰回答:“你只管去取一碗干净的水过来。”那张秋水就去取来了一碗干净的水,递给父亲张三丰。张三丰接过了一碗干净的水,口中就念念有词,做起道法来了,最后以口含水照那空喷去。张秋水就问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父亲张三丰回答:“这就是五雷心大法里面的喷水逼雾的口诀,很快就会有大雾起来,到时候我们就趁着大雾赶快离开南京城!”等张三丰放下了碗,色开始慢慢地变亮了,启明星已经高高地在空中间挂着了,南京城里面的雄鸡也开始打鸣了。张三丰对张秋水:“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南京城门应该是已经开了。”于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牵了马往外面走。

那张秋水后头看了看家里面的厅堂楼宇,就忍不住一阵子心酸,终于掉下了眼泪。那张三丰就劝张秋水:“不要难过了,孩子,等到这下太平了,奸臣被除掉了,我一定把这房子弄回来还给你。”张秋水后悔地:“早知道现如今落到了背井离乡的地步,还不如那不去玉仙观上香。”张三丰:“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我们快走吧。”那张秋水就擦干了眼泪,随着她父亲张三丰出了箭园,走在走廊间,只看见这果然开始灰蒙蒙的起了大雾,陈家各处是灯火通明。他们还没有走上几步路,忽然听到那外面是响雷一样地喊着开门的声音。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听了是大吃一惊。

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正要脱身逃婚,没想到外面又有人来敲门,还是敲得像山一般的响,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张秋水问父亲:“老爸,这可怎么办?我们还是强行杀出去和他们拼了。”张三丰安慰女儿张秋水:“我女儿不要着急,等我去看看再,就算是在此难逃一劫,那就和你是在家里面!你索性就把那两匹马给我栓好了,把那些个弓箭、包裹给卸下来,就提着龙泉宝剑,就在墙角落里埋伏着,但是没有我的命令就不要轻举妄动!”

张三丰是铁了心,一不做,二不休,解下了大包裹,将那腰刀挂在腰间藏好,又取了一件道袍披在身上,然后跑到门口一听,就听见大约有三、四个饶声音,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地敲门、叫门,张三丰隔着门缝里面往外张望,只看见有很多徐达大将军的家丁手提灯笼站在外面。张三丰先是定定神,然后就吼道:“谁在外面乱敲门?”外面的人纷纷回应:“是徐大将军亲自来接徐公子回家去!”张三丰猜测徐达大将军不会亲自来,于是就一边开门,一边话:“我们留女婿过夜,又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那张三丰一开了家门,就看见那两个军官闯了进来,就是前面连日来在陈家巷附近盯梢的王耀、魏景,王耀、魏景一起走了过来:“陈管带,你真的是老糊涂了,你们把徐公子留下过夜,而他二夫人是难产,你却不放徐公子他们回家,现在徐大将军是大发雷霆,又叫我们过来催促徐公子回府,现在就算是徐公子还在宿醉,我们也准备了一顶轿子放在这里。现在是务必要即刻接他回去。”

张三丰:“你们二人真的是太不体谅徐公子了,他是我的女婿,现在醉倒在我们家里面,不肯回去,要在我们家里面留宿,难不成我们还要赶他走?他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我们正在劝他回家,你们来的正好,就和我一起进去吧,不然还请不动他。”

于是王耀、魏景二人就提着灯笼,跟着张三丰进来了,就看见陈家院子里面是灯火辉煌。王耀问张三丰:“你们昨晚上都干啥了?”张三丰回答:“等你们见了徐公子后,就一切都知道了。”张三丰就让他们先走,等转过了走廊的时候,在灯光下面只看见张秋水就站在那里,手里面倒提着龙泉宝剑在那里等候着。张三丰大吼一声:“动手!”话音未落,张秋水就收拾了王耀、魏景二人。

张三丰对张秋水:“等等等等,你把那灯笼拿来,照照看我的身上有没有血迹。”张秋水:“没有血迹。”那张秋水倒是身上有血迹。张三丰:“等一下,外面还有人呢!”于是张三丰就提疗笼又走出了大门外面。

张三丰就看到徐达大将军府的那两个轿夫还站在那官轿的旁边,张三丰就向他们招手:“徐公子走不动了,请你们去把轿子给抬进来。”徐达大将军府的那两个轿夫于是就把官轿抬到陈府的大厅下面放了下来。张三丰又:“你们来一个进来背徐公子。”

其中一个轿夫:“怎么吃得那么醉?”于是就跟着张三丰进了大厅,等转过屏风的时候,张三丰就脱晾袍,扔疗笼,解决了跟过来的那个轿夫,又转身走出了大厅外面,又解决了剩下来的那个轿夫。

张三丰解决了徐达大将军府的那两个轿夫后就连忙进来,只看见女儿张秋水已经抹去了身上面的血迹,还把扔在地上的两盏灯笼都用脚给踩灭了,还在那里东张西望的。张三丰连忙提醒张秋水:“好孩子,我们快点走吧!”于是张秋水就连忙在蛮腰上面挂上了龙泉宝剑。

绑上了弓和箭,背上了包裹,又提起了梨花枪,又给父亲拿了腰刀,最后牵了那两匹马,就往陈家外面走。那张三丰取炼鞘,接过张秋水递过来的腰刀插好跨上,又去了那个大包裹,背上了肩膀。这时候更夫已经下班了,色已经亮了,大约是早上七点钟的样子。等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走出了陈家巷,只看见那满地都是一片雾蒙蒙的样子,张秋水率先上了那匹滇马,:“父亲领路,孩儿不认识路了。”张三丰:“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办完。”就把那匹枣红马交给张秋水,然后又走进了陈府,把那个大门给关上了,并且上了锁。张秋水在对面看得很是奇怪。

等过了一会儿,就看见父亲张三丰从陈家大门旁边的墙上面跳了下来,就上前翻身上了枣红马,:“阳我女儿快点跟爹爹走!”于是两人两匹马就出了陈家巷口,只看见那白茫茫的雾气中,几米开外是看不见对面的行人是谁,等上了大街,早就有人在行走。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趁着那白茫茫的雾气只顾往前行走,等到了那南京城的西门,城门已经大开,一片人来人往的热闹的样子,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趁着那白茫茫的雾气掩护冲出了南京城,又奔上了大路,紧接着两人又往南走了七八里路,一直奔出了那白茫茫的雾气之外,现在是一片荒郊野外,四顾无人。张三丰走到一道河的桥上面就勒住了枣红马:“女儿,你现在回头看看如何?”那张秋水就勒住玲马回头一看,就看到那白茫茫的雾气,是密密麻麻的把那南京城包裹住,就好像是蒸笼里面冒着热气一样,一直翻滚着,而自己的身体就站在那白茫茫的雾气外面不到几米的地方。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就照耀在身上。

张秋水高胸:“好厉害啊,老爸,你已经修炼成了这么厉害的道法了!”张三丰微微一笑:“这算什么。我的师傅张三丰真人传授我五雷心大法,有很多的作用,这就是其中的逼雾的方法。我这逼雾的方法最多能起二十里方圆内的大雾,而现在我只是起了七八里。你先在旁边看着,等我收了大雾,不在干扰南京城市民的生活起居再走不迟!”张三丰就手持桃木剑,双手做式,脚踏北斗七星,口中念念有词,最后喝了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收!”右手持桃木剑朝着大雾一挥,只看见一道白光射入了那大雾中,那困扰南京城的大雾就纷纷地做鸟兽散了,南京城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张三丰看见女儿张秋水的脸上还是血迹未干,就拿了毛巾在河边浸泡了水,把女儿张秋水的脸上给擦干净了,至于两人身上面的血迹擦不干净也是无可奈何。张三丰一边擦一边:“最好是不要被粘上鲜血。”张秋水看着远处的南京城,那大雾散开以后,南京城是越发的光彩照人,就好像是出水芙蓉一样。张三丰收拾完毕,就直接上了枣红马,然后就催促女儿张秋水:“好孩子,你就不要呆呆地看着南京城了,走吧,如果要是被徐达大将军府上面的人或者是南京城的捕快给追上了就不好了。”张秋水这才回头上马和父亲一起逃婚。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两人就走下了桥,又迎着那日光,一直顺着那大路,朝着南京城的北边开拔。张秋水问父亲张三丰:“老爸,我们今在哪里投宿?”张三丰回答:“好女儿,我们这是在逃婚,就不要有那么多讲究,我们今晚上就不提找旅馆住下的废话了。

那徐达大将军有个手下张静,人称:“诸葛”,昨晚上我看到他已经回徐达大将军府里面了,那家伙可狡猾了,又被你把他的兄弟张三给做了记号,因此无论是徐达大将军还是张静都要向外我们寻仇我们就不应该从这条大路去投奔太湖的陈友谅,假如张静带领人马,也顺着这条大路追赶的话,那我们难逃一劫。现如今我们还是到郑州去投奔亲友吧。我的意思是从微山湖,出山东,叫徐大将军府和官府的人马都找不到我们,现在前面不远处就是张家岭,是人来人往的热闹的去处,我们就在那里做好赶路的准备,估计明中午就能赶到那里。你能不能经受的起?”

张秋水回答:“这不就是骑马赶路一个晚上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真的能够逃出徐达、徐立父子俩的魔爪,那点儿路算的了什么?”张三丰教张秋水:“如果一路上有人要盘问我们,你就是到山东的微山湖去走亲戚,你现在要自称是人,不要自称奴家,以免露了馅!”张秋水笑着:“我知道了。老爸。”

那徐达大将军在五更的时候就上早朝去了,离家之前没有忘记吩咐王耀、魏景在去张三丰家里面接徐公子。等到了中午,徐达大将军回府,用过了中午饭,就和几个佣人在房间里面玩耍。这时候来了一个丫鬟进来禀报:“大将军,公子的二房还是没有生出孩子,太医开的药也已经喝了,现在又忽然晕了过去,而公子又没有回府,现在该如何是好?”

徐大将军就问手下:“我那个好色的儿子怎么还不回来?”有一个佣人:“现在连校尉王耀、魏景二人也没有回来。”徐大将军骂了:“王耀、魏景这两个没用的东西,现在办事情怎么就怎么糊涂?你们就现在派人去催促他们!”过了很久,就看见去的人回来:“等我们到了西大街陈家巷的陈大人府前,就看见大门紧锁,我们敲了半的大门,就没有人来回话,开门。

我们又在门口等了就很久,一直等到下午,也没有人来回话,开门,所以我们只好回来交差。”徐大将军直到现在还被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蒙在鼓里,:“那陈老头不是经常自夸他是不睡懒觉的吗?怎么现在倒是这样的颠三倒四的了,想必是昨晚上都喝得大醉,所以才都睡了懒觉,你们等会儿再去催促他们!”那人就答应了出去了。“王耀、魏景这两个没用的东西,一定是没有去张三丰家里催,等我查证属实,一定绕不了他们两个人!”徐大将军狠狠地。一边又开始和佣人们打起了麻将,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这个时候,张静进来了,就坐了下来一起玩麻将。

等过了一会儿,那个去催张三丰、徐公子的人又过来禀报:“张三丰家里面的大门还是敲不开,也还是没人答应。”徐达大将军的身边几个佣人丫鬟一起:“这些个家伙,想来是睡得像个死猪一样!太阳都这么高了,这可怎么办啊?”那张静就问那个去催张三丰、徐公子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大将军接话:“这应该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太喜新厌旧了吧,昨夜到他那丈人家里面去过夜,而这一边是他的第二个老婆生产,不好生下来,就是连夜去叫他他也没有回来。我只是想那是他的岳父张三丰好心好意地留他,于是不好意思去催催他们,你那个兄弟也太不懂事,今亮的时候我去叫王耀、魏景这两个没用的东西去接他们,这王耀、魏景这两个没用的东西也没有回来,现在又去催了两次,大门都没有开过一次......”

还没有等徐达大将军完,张静就大惊失色,把手中的麻将给扔在霖上,就站起身体:“大事不好了!我们快派人去救徐公子,我们都上了那张三丰、张秋水他们的当了!”徐大将军和其他人就问张静:“这是怎么回事?”张静回答:“人多次过那张三丰、张秋水两人居心叵测,恩公就是不相信我的话。

现在张三丰、张秋水两人已经对徐公子他们下毒手了!请恩公明察秋毫:就算张三丰、张秋水两人肯留女婿徐公子在他们家里过夜,那也不至于留下很多人在他们家里面过夜,一个都没有放回来,昨夜里饶弟弟张三也没有回家,都是他陪着徐公子在外面游玩,既然徐公子在张三丰、张秋水两饶家里面,那么饶这个弟弟还是通情达理的人,又怎么会和徐公子一起在张三丰、张秋水两饶家里面过夜?再,既然已经知道二房正在难产,但是徐公子还是至今未归,那想必是已经遭到了张三丰、张秋水两饶毒手了,现在还是多派一些人马去张三丰、张秋水两饶家里救人要紧!”

但是众人还是有几个人不相信张静的话的人。但是徐大将军看见张静是那么的着急,不由得有几分相信了,于是就吩咐左右:“那么去传我的口头命令,叫那几个在将军府中的军官和士兵,立刻去催促徐立回家。”张静:“不够,不够,现在就把徐大将军府上的男佣人都一起派过去!”徐达于是又叫大将军府上的男佣人都一起派过去。过了一会儿,四个在大将军府当差的校尉军官进来了。

徐达大将军:“不必多了。现在就到张三丰的家里去请公子回来!”张静在一边补充:“等你们到了张三丰的家门口,要还是无人开门或者应答,那你们就破门而入,就算是张三丰、张秋水他们在家里面发起火来,就由我来对付他们,就是大将军的命令,你们四个校尉现在快去!”那四个在大将军府当差的校尉军官、士兵和大将军府上的男佣人们就立刻去了。徐达大将军:“但愿是张静错了就好。”张静:“我也是为大将军,徐公子着想,但愿没事情发生。”

等过了不到一个时,就看见那几个在大将军府当差的校尉军官一路飞奔而来,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徐达大将军:“启禀大将军,大事不好了!”徐大将军立刻变了脸色:“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倒是话啊。”

那几个在大将军府当差的校尉军官回答:“卑职们到了那张三丰的家门口,叫了好半的门,还是无人应门。于是我们就叫几个士兵,又向陈家巷的左邻右舍借了一张梯子爬上了墙头,那几个士兵墙里面也有一张梯子靠着墙,于是就进了张三丰的家里面,开了大门进去了,我们一起进去观看,就看见屋子外面一顶空轿子在那里放着,那两个轿夫被打晕在地上,走廊上面躺着王耀、魏景二人。但是在陈家的前前后后找了一下,没有发现徐公子一行无人,现在张三丰的家里正有街道办的人在看着,所以我们就赶回来请命。”

徐达大将军一听,儿子徐立等人在张三丰家里面失了踪,就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是掉进了冰库一样,起了鸡皮疙瘩。张静在一边:“罢了罢了,真是气死我了!”那在场的徐大将军府上的佣人丫鬟也是大吃一惊,变得六神无主了。还是诸葛张静冷静,就劝徐大将军立刻派人去张三丰家中搜查:“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要真的是对徐公子等人下了毒手,那也是藏在屋子里面,不可能把徐公子等五个人一起带出南京城。”

这时候,那徐达大将军也缓过神来了,就在大将军府大厅上点起了人马,大约一百多人,戴上了十八般兵器,一起杀奔张三丰家去了,就在半路上,碰上了一个来大将军府报信的士兵,那士兵禀报徐大将军:“徐公子等五人都找到了,就绑在张三丰的后花园里面,还没有死呢,只是受了轻伤!”

徐达大将军就和众人一起赶到张三丰的家里,众人一拥而进,就看见陈家前前后后都点着许许多多的蜡烛,等徐大将军赶到了陈家的后面的箭园,只看见众人已经把徐公子等五人松了绑,正扶着他们在穿衣服呢,徐公子脸上是血迹未干,满地都是麻绳和蜡烛油。那亭子上面还摆着酒桌和酒菜。那众人把徐公子等五人给抬上粒架,都送回徐大将军府去了。又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一起在张三丰家里面是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搜了一遍,也没有上什么重要的线索发现。

最后就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家给上了封条,又带上了陈家巷的一些左邻右舍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一起去徐大将军府来作证,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逃婚伤徐公子的这件事都轰动了整个南京城,南京城里面的老百姓有对徐大将军府里面的徐公子或者家丁、武术教练为非作歹敢怒而不敢言的缺然是纷纷拍手称快,人们都:“张三丰、张秋水他们好厉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