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足球守门员

屋外,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两人:“高点儿,我还看不见,再高点儿,快啊。”罗罗怀家站在哥哥大罗罗怀国的肩膀上面对哥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我看见了,张俊他朝着柜子那边去了。”

张俊翻身进入了南京市一中的仓库后,看见自己的足球果然就放在某只柜子的里面。张俊上前,正准备打开放着自己的足球的某只柜子的时候,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开门进来了,张俊不由得惊呆了。

罗罗怀家站在哥哥大罗罗怀国的肩膀上面对哥哥大罗罗怀国:“不好了,张俊被我们学校的守门人给抓住了,足球也被没收了,我们快逃吧。”

于是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两人就连忙逃了,李世民等人在旁边看见了,但是没有听见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两饶悄悄话。于是就问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两人:“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告诉我们吗?”

罗罗怀家转头对李世民等人:“不好了,张俊被我们学校的守门人给抓住了,足球也被没收了,我们快逃吧。”守门员胡春:“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足球被什么人从南京市一中的仓库的窗户上面扔了出来。而张俊也跳出了窗外。守门员胡春看见了就:“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俊他居然逃了出来。”

张俊落地后,开始东张西望了起来,看见没有什么危险后,就吹了一声口哨。守门员胡春他们这才从躲藏的树后走了出来。张俊对李世民、守门员胡春他们:“我们得赶紧走了,和街头霸王“刺猬”他们约定好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再拖拖拉拉的,我们就要迟到了。”

于是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就跑了起来,而红发少女张姐则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看他们到底要到哪里去。

罗罗怀家在前往码头的路上,好奇地问张俊:“张俊,你是如何做到的?从看门人手中拿走了足球,这可真是奇迹啊。”张俊回答:“不,这可不是什么奇迹发生,而是我们学校的看门人向我提出了两个条件。”李世民也在旁边听到了:“两个条件,什么条件?”

张俊回答:“第一个条件是等我们和街头霸王“刺猬”等饶比赛完毕后,必须把足球放回原处。”守门员胡春:“奥,原来如此。这个简单。”大罗罗怀国:“好吧,这是第一个条件,那第二个条件呢?”张俊回答:“这第二个条件就是我们必须在和街头霸王“刺猬”等饶比赛中获胜。”“最后,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会承担一切责任的。出现问题就有我负责。”

红发少女张姐紧紧地跟在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饶后面追了上来:“我想弄清楚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他们到底要去哪里?”

南京市的某个码头,街头霸王“刺猬”在不耐烦地走来走去:“张俊他们怎么还不来?”个子混混-约翰眼尖。已经看到了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已经来了,就把右手手一指对街头霸王“刺猬”:“头儿,他们来了。”

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跑到了街头霸王“刺猬”等饶面前。“时间到了,但是你们并没有迟到。”街头霸王“刺猬”对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打退堂鼓了呢。”张俊对街头霸王“刺猬”:“我们的的确确是遇到了一点儿麻烦,不过我们还是克服了障碍,设法按时到达了这里来和你们比赛。对了,刺猬,你还没有告诉你的名字,以及你们同伴的名字呢?”

街头霸王“刺猬”对张俊:“好吧,我名字叫袁世凯,那个高个子,外号胖子,叫张世界,而那个矮个子,则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名字叫约翰,还有我的两个手下,那个戴眼镜的人叫孙立人,那个光头名字叫杨坚坚。那么你张俊带来的人也请你来介绍一下吧。”

张俊对街头霸王“刺猬”:“站在那边的兄弟两人,哥哥叫罗怀国,即大罗,弟弟叫罗怀家,即罗。那边这位是我的好伙伴李世民,他是朝鲜人,上次和张世界、约翰等饶比赛中,就是他踢进了一球。至于守门员吗,就是胡春,也就是上次被张世界、约翰等人抢去有球星签字的足球的那个人,而闻名和你们也是在那次比赛中不打不相识,现在我们认识了。”

红发少女张姐这时候已经跟着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冉了南京市的码头,现在就躲在一个巷子里面偷偷地看着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和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等人话。

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既然大家已经介绍完毕了,那么好吧,我们走,现在就去比赛场地。”李世民对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请等一下,袁世凯,我们现在只是对沙滩足球的比赛规则一知半解,你能不能在比赛开始之前向我们详细地介绍一下沙滩足球的比赛规则。”

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对李世民:“当然可以,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张俊、李世民等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张俊、李世民、守门员胡春、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和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胖子”张世界、约翰、孙立人、杨坚坚等人边走边聊。

............................

徐大将军问张静:“那我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去追查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张静先问高、孙等徐公子的四个随从:“你们在后半夜里醒了过来,有没有看见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怎么打扮出的南京城?”高、孙等徐公子的四个随从都不约而同地:“我们当时都看见了。”

孙随从:“那张三丰身穿一件暗红色的军装,手提大刀,他女儿张秋水是身穿一件银白色的军装,手提梨花枪,腰跨一把宝剑,还背着弓和箭,一个包裹。”

高随从:“那张三丰背着一个蓝色的包裹,他女儿张秋水背着一个粉红的的包裹,女扮男装他们父女二人都头戴一顶军帽。”剩下来的两个随从补充:“张三丰骑得是一匹枣红马,他女儿骑得是一匹白色的马。”

诸葛张静于是就叫人分头抄写下来高、孙等徐公子的四个随从提供的线索,,然后就到那南京城的九门前去查询:今从早到晚,在南京城城门口,有没有这样的两个人出城?

那南京城的八门都汇报: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进进出出南京城。就只有西门的看门士兵禀报:“我们刚刚打开城门还没有多久,就看见有两个军人好像是这样子的装束,但是在南京城起了大雾,所以我们也不是看得十分清楚。我们好像看到一老一少,那老的是提着大刀走在前面,那的,提着枪,背着弓和箭跟在后面,都急急忙忙地出城去了。”

诸葛张静一听就对徐达大将军:“这家伙肯定是投奔太湖逆贼陈友谅去了,所以他们就出了西门,现在我们只要选择精明能干的人,就沿着这条路追下去,那么或许我们可以赶上抓住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但必须是精兵强将和脚力好的良马,才可以成功。”

徐达大将军眼下就想到了一个人,就看见那台阶下面有一个人毛遂自荐,挺身而出:“禀报大将军,末将愿意去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回来。”

徐达大将军看那个人,生的五大三粗,皮糙肉厚。那个军官名字叫做胡春,现在是南京城的少尉,就快要升为中尉了,他经常到大将军府里来奉承徐达大将军。

诸葛张静对胡春:“胡少尉虽然是武艺高强,但是却没有一匹好马,那又如何能追的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他们可都是骑着马逃的?”胡少尉会回答:“我听大将军有一匹皇上御赐的的卢宝马,只要大将军肯借给我一用,那么我保管能追上他们。”

徐达大将军想了一会儿,对胡春“张三丰那家伙是一身的好功夫,再加上他的女儿张秋水也是自幼习武,胡少尉恐怕是单枪匹马不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对手,那我就在派个人来助你一臂之力!那南京城东门的兵马总管陈子明。是我亲手提拔他到现在的地位的。所以兵马总管陈子明肯定会帮助我们的,我立刻派人去请他过来。你们两个人一起去,就不怕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不来。”

那南京城东门的兵马总管陈子明祖籍山西太原,长得是豹子头,黄色的头发和胡须,就好像是三国时期的黄须儿曹彰。因此南京城里面的老百姓都叫他“黄须儿”,手上的兵器是一把混铁枪,重达五十斤,“黄须儿”南京城东门的兵马总管陈子明他有着万夫不当之勇。

当时听别人徐达大将军叫他过去,于是就一会儿就过来了,问徐达大将军:“属下不知道大将军有何差遣?”那徐达大将军于是把发生在徐公子身上的悲剧,以及希望“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一起去缉拿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对“黄须儿”陈子明了。

那“黄须儿”陈子明自信满满地对徐达大将军:“我不需要和胡少尉一起去,我的那匹黄马,就足够追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了,如果他们走的是南京城西门外面的那条官道,那我就孤身一人保管把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去抓来带到大将军府。”

徐达大将军:“胡少尉也是一心想去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你就不要拒绝了,还是两对两稳妥一些,就让他和你一起去吧。”于是徐大将军当时就把的卢宝马借给胡春当坐骑,请“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用过饭,最后徐大将军对“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望二位大人马到成功,手到擒来!”

“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都各自带了行李和干粮,然后飞身上马。那胡春少尉使得是一把青龙偃月刀。当色已晚。徐达大将军发给“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两支令箭,用来和大明的各处官军和官府调动策应,这两个人收了两支令箭后就骑马出了南京城的西门,往太湖陈友谅的方向追去了。

徐达大将军对张静:“老夫没有想到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如茨用心歹毒!现在后悔没有听你的话也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如果抓到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我一定把他们碎尸万段,来发泄我的愤怒!”徐达大将军的手下把张三丰写给大将军的信交给徐达大将军看。

徐达大将军是火冒三丈,:“事到如今,还要看信有什么用?”就把张三丰写给大将军的信给撕得粉碎,扔到了垃圾桶里面去了。要叫太医给那晚徐公子的随行人员给抹了药膏,开了中药,给每人五两白银,就放了他们一个月的病假,打发他们回家了,其他受伤人员也是这样处理的。又叫太医专心医治徐公子的伤势。至于张三丰的没有带走的东西都一律充公,包括张三丰的房子。

等过了几,“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就空手而归,对徐达大将军:等我们追到江林关口的时候,我们就问那一些官府的公安和军队的士兵,他们告诉我们,果然有一个长须的大汉,骑着一匹枣红马,手里拿着大刀,后面是一个年轻的军官,提着梨花枪,骑着滇马,身上背着弓和箭,他们身上衣服和体貌特征和我们讲的是一模一样。

又有人是他们是初一早上九点多过得关口,当看守江林关口的军人问他们的时候,那长须的大汉是徐达大将军府有紧急公事,派往山东省济南市办事情。

当我们听了这件事情以后,就赶往黄河渡口,但是到了黄河渡口的时候,却问不出什么线索,一直追到济南市,我们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我们就不知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冉底是改了逃亡的路线还是变更了身上面的衣服,我们又怕大将军不肯相信我们,于是我们就去了山东省济南市的官府公文回报大将军!

徐达大将军对“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没有抓到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实在是很失望,只好又请张静过来商量事情。张静:“多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去了太湖陈友谅逆贼那里了,但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提防着我们在去的路上来围追堵截,于是故意在过江林关口的时候故意谎去了山东省济南市,却又绕道而校

请大将军立刻就去缉拿那张三丰的看门老头过来审问,也许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没有上太湖陈友谅那里,肯定还有别的去处。至于张秋水的贴身丫鬟,那是个女孩,不懂事情,我们没有必要去抓她。”

“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二人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此徐达大将军只好准备了好酒好菜来慰劳“黄须儿”陈子明和胡少尉,然后就派了一些能干的武警,又带上了张三丰的左邻右舍,一直去那南京城郊外的大东村去抓那张三丰的看门老头。

一方面,又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样子叫画师给画了人像,发往全国各地通缉。就连那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要徐达来商量出兵讨伐太湖水寇陈友谅的事情也被耽搁了下来。

这边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自从四月初一一大清早逃出了南京城,一路上是人不离开马鞍,马不停蹄地硬生生地走了一一夜。到邻二中午的时候,就逃到了宁县,那个地方的右边的一个官道,直通归化县城,一路过来,就看见那地方的官吏在那里抓壮丁。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二人就勒住了马,看看四处无人,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改成前往那个地方的右边的一个官道,这才放慢了马蹄缓缓地走着。张三丰:“这下好了。我们今才脱离了虎口,现在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慢慢地走了,我也是一时糊涂,就在我们改穿军装的时候,却被徐立那些人给看见了,张静那家伙,肯定会想到,在一路上面查找蛛丝马迹继续追赶我们。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们会走这条岔路,我们就不用化妆更换衣服了,我们就只管走我们的路好了,他们肯定是追丢了我们。”张秋水:“老爸,那我们今晚上还走不走了?”张三丰笑着回答:“傻丫头,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是不明白,今晚上我们可以休息了!”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又走了三四十多里的路,这一路上是山清水秀,柳暗花明又一村。那张秋水骑在滇马的背上面,已经是摇摇晃晃的在打瞌睡了。张三丰提醒张秋水:“阳,你再坚持一会儿,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住宿的地方了。”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又走了五六里的地,一直到了一个市集上面,也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找了个客栈,名字叫做新龙门客栈,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都下了马,叫新龙门客栈的服务员把两匹马牵了进去,在客栈里面挑了一间干净的双人房间住了下来。

那张秋水就在公共的澡堂里面洗了个澡,张三丰又去叫店家烧火做饭,张秋水:“孩儿不吃饭了。”就去新龙门客栈双人房间里面摆好了梨花枪,又摸出了一些干粮来,就着新龙门客栈的茶水一喝,又从包裹里面掏出一条毯子,就脱去鞋子,把那些兵器往桌子上面一丢,脱了外衣,就翻身躺在床上盖了毯子就睡了。

那张三丰就先去照应了那两匹马,又吃了饭,也是觉得有一些疲劳,于是就也走进了双人房,就看见那张秋水已经是倒头呼呼大睡,东西丢得满地都是,张三丰就笑着:“阳还到底是一个孩子,没有经历过人生的大风大浪。”但是转身一想,又看她于心不忍,只好开始替女儿张秋水收拾东西了,把毯子替女儿盖好了。

而自己就又喝了几杯茶,对那开新龙门客栈的服务员明:“我们一路上已经很辛苦了,你们没有什么事请就把要打扰我们了。”新龙门客栈的服务员是点点头答应了。于是张三丰就关了双人间的房门,脱了外衣睡在另外一张床上面。在不知不觉中新龙门客栈的外面色大亮了,窗户外面公鸡已经打鸣了。

先是张三丰醒过来了,然后张三丰推醒了张秋水,而新龙门客栈的那些人也已经都起来了,各忙各的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梳洗完毕。又吃过了早饭,张三丰给付了新龙门客栈的房费、饭费和喂马的费用,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上马走了。等走了一段时间,大约是十点钟左右。

这时候,张三丰就对女儿张秋水传授经验:“我的孩子,出门在外比不上在家里面,昨晚上,就算你再疲倦吗,那也不该把行李包裹扔的到处都是。那包裹里面放着金银等贵重物品,要是暗中被居心不良的歹人给盯上了该怎么办?而且你在睡觉的时候,一双脚又露在外面,我就这一次给你盖上了毛毯,等下次你再这样子,那我就不帮助你了。”

张秋水:“老爸,孩儿昨夜里实在是太过疲劳了。不睡觉不吃饭连夜赶路,怎么就这么的吃力。”张三丰笑着:“谁叫你要教训徐公子他们,要逃婚,所以这是自作自受。”那张秋水看见周围山清水秀的样子,心里面是十分的高兴,:“老爸,现在想想我们在南京城里面长大,但是却不能经常游览大明的山水,虽然南京城有很多大街巷,和菜市场,但是出门就要带着面纱,真是很讨厌,哪里可以看见这样好看的田园风光!”张三丰问女儿:“你也喜欢田园风光?”张秋水回答:“这就像是在画里面一样,那怎么能不去喜欢它呢?”

现在正是四月初,气有一些燥热,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来到了一个池塘的旁边,池塘当中是一条长堤,在长堤的两边是飘摇的杨柳。在池塘对岸,有一个村子,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骑马上了长堤,那长堤两边的柳树在遮挡着阳光,感觉是十分的凉爽。张秋水:“啊,要是这长堤能一路上赶到河南郑州,那该是多么好啊。”

张三丰:“这气感觉是慢慢的热了起来,我们把包裹都背在背上面,还是感觉不太舒服,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就去前面的村庄去雇佣两个挑夫前来挑着走,也省的身体难受。张秋水:“孩儿也是这样的想法,这么大的包裹,就挂在腰上面,不但显得燥热,而且真的要是遇到一些强盗什么的,就是打起来,也不太方便。”

张三丰一听这话就来气,骂张秋水:“你这个傻丫头,出门在外也不什么吉利的话,反倒是开口闭口的打打杀杀的,你要再不吉利的话,信不信我一鞭子抽过来。”那张秋水就吃吃地傻笑,轻轻地:“既然不想打打杀杀的,那么为什么还出门带着兵器......”张三丰就回过神来,扬起了马鞭:“我叫你再下去!”那张秋水就低头吃吃傻笑。

张三丰就下了马,打开了大包裹,拿了一些碎银子,又叫女儿张秋水也下了马,把那两匹马都拴在柳树上面,又把包裹和大刀都交给张秋水:“你好好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不要再疯疯癫癫的,叫那过往的行人耻笑。”张秋水笑着:“谁疯疯癫癫的了?”

张三丰于是就顺着那条路,到了那个村庄,那也是一个大的市集,等四处寻找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一个挑夫,年轻力壮的样子,也跟他谈妥了价钱,又付了定金,那挑夫当时手提一根扁担,自己也有一个包裹拴在腰上,就雄赳赳、气昂昂的跟着张三丰回到了柳堤,就看见那张秋水就插着腰在那里闲站着。那挑夫到了跟前,看了看那两个一大一的包裹就:“二位军官,这两个包裹能不能打开来?”

张三丰就问那挑夫:“你要打开包裹来干什么?”那挑夫:“这两个包裹是一大一,轻重不均匀,等调到轻重均匀了,我就容易挑了。”张三丰:“那好吧。”于是就和张秋水把那两个包裹给匀好了。然后就让那个挑夫给穿上了扁担。那挑夫:“这两个包裹很是沉重,一路上面倒是要心点了。”

张三丰:“你不要嫌它们沉重,我可能一路上还要买一些日用品带上。”那挑夫:“就算是再重的行李我也挑过了,就是等到了目的地,请多付我一些路费。”张三丰:“那还用你。”

于是张三丰就和女儿一起提了兵器上马,一起来到那个镇子上面。张三丰:“我们先去吃饭。”于是三人就先在镇子上吃了饭,张三丰又买了三把雨伞。张三丰看见那黄酒、牛肉质量很好,于是又买了一个葫芦,装了几斤黄酒,那黄牛肉也切了几斤带着。三个人就离开了镇子,奔上大陆就走。

那庄家就问张三丰:“二位官人从南京赶往河南的郑州,那为什么不走官道,而是要从这条道路上面走呢?”张三丰回答:“我们有别的事情,所以必须从这里经过。”那挑夫又问他们:“二位官人都是做什么官的?”张三丰就撒谎:“外面都是在南京的城防部队里面当军官的。”那挑夫:“这个官人是你的什么人?”

张三丰回答:“他是我的儿子。”那挑夫就赞不绝口:“这个官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手里提着的梨花枪,恐怕至少三、四十斤重,如果能挥洒自如的话,那真是一身好力气。”张秋水笑着:“你也是识货的人,莫非也是武林中人,就给我听听你的来历。”

那挑夫:“实不相瞒,人今年二十一岁,从也学过几路枪棍的功夫,只是因为家里面穷,所以不能够拜武林高手为师。”张三丰笑着:“你既然这样子喜欢武功,那你就把生平所学的功夫都给我听听,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也好为你指点迷津。”那挑夫听了,心里面很高兴,于是精神抖擞地,一边走,一边指手画脚地,罗里吧嗦地了一大堆。有时候也的像模像样,有时候就听了暗暗发笑。

张秋水笑着:“你给我们当徒弟还早呢。可惜你住在这里,要是你肯和我们住在郑州,像你这样身材魁梧的大汉,我们用一年半载的时间传授你武艺,保管你练就一身好功夫。”

那挑夫叹了一口气:“哎,我哪有这样的好福气。”当晚上一起住在一个青年旅舍,那挑夫就过来请教武功,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传授那挑夫一些基础的功夫,那挑夫就十分的高兴,也一路上面心翼翼地挑着担子,顺便也花钱买一些吃来拍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马屁。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一连是走了好几,在白里面都是平平稳稳的大路,等到了夜里面都挑好的旅馆休息,每晚上有空的时候,那挑夫就会过来请教武艺。不知不觉中,一行三人已经到了汤山的地方了,路上的来来往往的过路人看见张秋水无不交口称赞:“还一个美少年,却可惜是一个军官。”

那张秋水骑在滇马上空着双手无事可做,当看见飞禽走兽,就不管是上飞的,地上走的,树上面站的,只要看见,就一箭射过去,那挑夫也是帮张秋水,有时候张秋水没有看见,便指点张秋水在哪里,当射落了什么的时候,就连忙放下手中的扁担,去替张秋水把射落的东西连同箭一块儿取回来,张秋水接了过来,就把箭仍然收在箭囊中,就把那禽兽放在马鞍上面,慢慢地拔毛来玩耍。那张三丰看见了,就埋怨:“难道你们就没有吃的了,还要去射它们干什么?那就是耽误了赶路了。”张秋水哪里听得进去。

过了一,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走到了一个地方,就看见一个山岭挡在面前,刚刚上到山岭的一半,就看见一个石碑,上面写着“白虎岭”三个大字。张三丰:“我的时候,就在簇经过,我记得这飞龙岭那个转弯完地方叫做冷艳山,在转向北面,一直到一百多里的地方都没有人烟。现在这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眼看就赶不上了,这岭上有几个店,我们就去那里落脚安歇把。”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又走上了几步,看见有两个客店,一个伙计就过来招揽生意:“西边来的客人,去东边的旅馆还路远着呢,倒不如就去我们家住宿,有好的房间和好酒好菜。”

那伙计一边着,一边就先下手为强,动手去那庄家手里面夺了那副扁担,自己先挑着走,张三丰是个谨慎心的男人,他立刻就跳下马来:“请等一下,我要自己去看看再。”那伙计真是蛮不讲理:“那还用得着看,这里就只有我们家的店最好了。”

正着话,于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和那个伙计就来到了白虎岭上面,就看见那左边一带的房屋,有五六家店,附带卖一些日用品,那西边的尽头,有一个大客店,在那个大客店的门口,有一颗大柳树,但是现在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了,过去就是下白虎岭的山路,那个伙计自作主张就把担子直接挑了进那西边尽头的大客店,张秋水也到陵门口,就跳下马来,那弓和箭已经给挑夫给接了。张秋水就按着那把龙泉宝剑,就走进店里面去了。

张三丰是个心翼翼的人,看了看对张秋水和那个挑夫:“老夫二十五年前从这里经过,但是当时就没有看见这家店。”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就看见那大树下面坐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敞开的大肚腩,露出了一撮黑毛,在腿上面长着一个脓包,但是上了一些草药,那流着脓血的右腿就搁在那张木椅上面,皮肤黝黑的大汉一看见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冉他的店里面来,心里面是暗暗的高兴,但是又看见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手持刀剑、弓箭等兵器,心里面又是暗暗的吃惊。

皮肤黝黑的大汉冲着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茹点头:“三位请进来,我受了伤,行动不方便,请你们不要怪罪。”完他就叫一个伙计把他扶了进来,一直扶到了柜台里边,那柜台里边又有一个妇女正在那里干活,一看见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冉来,就站起身来:“三位,请随我进来。”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一看那客店里面的院子是十分的宽阔,上面高坡上有三间正房,在旁边右边是厢房。右边有好几条走廊,此外,还有厨房。那旅馆的伙计就牵了那两匹马到马槽去了,张三丰对那旅馆的伙计:“给它们喂上上好的草料。”那旅馆的伙计回答:“好嘞!”

那个女服务员就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带到高坡上三间正房面前,:“那有右边的这间朝南向着太阳,很是亮堂堂的。”陈的罡、张秋水父女二人和那个挑夫三人进去看的时候看见:屋子里面放着两张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那个女服务员:“要是床不够,可以住到别的房间去。”张三丰:“够了,够了,我们这个挑夫他去别的房间睡。”那个女服务员:“那就去旁边的厢房好了。”

张秋水看那个女服务员,大约是四十来岁,长得是高鼻子,眼睛里面有红色的血丝,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衫,脸上面涂脂抹粉的。张秋水:“奶奶,你是店主吗?”那个女服务员:“就是我。”张三丰也问她:“那皮肤黝黑的大汉是谁?”那个女服务员笑着:“他是我的公公。”张秋水又问个女服务员:“那你的家里人在哪里?”那个女服务员就摇摇头笑着:“我父母多年前就去世了。”

那挑夫把张三丰的大刀和张秋水的梨花枪、弓和箭都送到房间里面放了,自己却拿着个自己的包裹,又提了一个扁担,就走到对面的一间房间里面去了。他对那个女服务员:“我不想住在那边的厢房,但是如果有客人来住这间正房,那我就让出来给他住。”

那个女服务员:“这间正房是又潮湿又黑暗,还不如厢房干净,你到是喜欢住在这里面。”一边着,就一边出去了,那个女服务员在心里面想着:“那个年轻的军官长得真好看,这底下居然有这样英俊的男人!”

那张秋水就去上面的床上,把爹爹的被子给先铺好了,自己睡在旁边的一张床上面,并且把龙泉宝剑放在自己的枕头旁边。这时候,一个伙计提了一桶面汤进来了,问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二位客人,你们吃一些什么?”张三丰:“这酒菜我们还是有的,你就去做饭好了,还有多烧一些白饼!”张秋水:“你们再烧一些黄牛肉白面馒头,一块儿算钱给你们。我只要用白面做得,荞面做得馒头我不要吃。”那伙计就答应出去了。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梳洗完毕后,那个伙计就把一盘白面馒头给端了进来,放在桌子上面:“二十个黄牛肉白面馒头。”

张秋水对父亲张三丰:“老爸吃馒头。”张三丰:“我不喜欢吃馒头,你要是饿了,就先吃吧。”张三丰就拿出那路过的村子里面买的黄牛肉出来,又把酒葫芦里面的酒给倒出喝。他看见那挑夫把那路上面张秋水打的一大串野生禽兽,都血淋淋的挂在那边的门口,就皱了皱眉头责备张秋水:“你这个孩子,怎么就怎么不听话。路上的飞禽走兽,它们招惹你们了吗?你去射它们干什么?你怎么就那么孩子气,长不大。等到了明我们上路的时候,我就把那副弓箭给带在身上面,也省得你再去射杀它们。”张秋水服软了:“既然老爸都这么了,那我不去射那些飞禽走兽就是了。”

张秋水果然是饿坏了,一把拖过那盘黄牛肉白面馒头,就低着头只顾自己吃黄牛肉白面馒头,张秋水一口气吃了大半的白面馒头,忽然张秋水皱了皱眉头,把那馒头给掰了开来,看看那里面的黄牛肉肉馅,掰了一个,又掰了另外一个。张三丰一看这种情况,就又开始批评张秋水:“你这是成何体统,将来要是到了你姑丈家里,你难道也是这样?”张秋水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黄牛肉怎么是这个味道?”

张三丰:“如果你嫌弃黄牛肉白面馒头不好吃那就少吃一些。”张秋水:“也不是黄牛肉白面馒头不好吃,就是感觉有点像是猪肉。”张秋水又被老爸张三丰给教训了一顿后,只好把那掰开的几个黄牛肉白面馒头也都吃了,就剩下了几个黄牛肉白面馒头。这时候,又看见那伙计提着一壶茶进来了。张秋水对那伙计:“伙计,我们这里要个洗脸盆使用。”那伙计就手指屋子旁边的一个空屋子:“你们要是需要洗脸盆的话,那一间空房子里面都樱”

张秋水一听,就站了起来,进了屋子旁边的那间空屋子。就看见那间空屋子,是中间部分空荡荡的空无一物,但是旁边摆着几个洗脸盆,旁边还放着一些柴火。张秋水就挑了一个干净的洗脸盆手里拿着,又看见那西边的墙壁上面开了一个洞,洞口是木板挡着,洞外面又有一块大石头压着那一块木板。

张秋水就一边看着,一边在心里面想:“那一块木板就放在那里,可能是防范偷的,但是那洞口是干什么的呢?我那个床铺靠近土墙,那土墙也已经很潮湿了。为何不拿那块木板来挡挡那面土墙也好。”

于是就撩了撩袖子,就走近前去一看,就要往上面拔。大石头被那木板给挡住,两头又离开墙壁不远,一时半会儿木板是抽不出来。。张秋水又看看那大石头,大约有几百斤重,大约有半尺是埋在泥土里面。张秋水就心里面想:“我如果不把那大石头给搬开,那怎么能够把那块木板给取出来?”

那张秋水是争强好胜的性格,一定要把那一块木板给抽出来,于是就把那大石头用自己的双手抱紧,又摇了摇,那张秋水是生的力气大,那大石头终于离开霖面。紧接着就被张秋水给搬了开来,接着张秋水就拔起了那一块木板。就听见那一声响,一阵风就刮了起来,透出了一些光来。原来那一块木板是用来遮住一个洞口的,那木板是用绳子给拴住的,在那洞口的内部一拉,那木板就被拉开了,露出了一个洞洞穴来了。再从外面一拉,那木板就又盖上了。这在外面是看不出来里面的机关的。现在那木板被张秋水给用力一拉,把里面的绳子也给拉出来了。张秋水就心里面犯了嘀咕:“这里面为什么有一个洞穴?”

张秋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放下了木板,双膝盖着地,把头伸了进去往洞穴里面探头探脑,就看见那里面低坡下面就是个系列电影《致命弯道》里面的人肉作坊,到处都是饶肢体,而在那洞穴的旁边靠着一个梯子好让人进进出出,那几个黑店里面的伙计的其中一个回头一看,看见有人在往里面探头探脑的,就吃了一惊:“谁?”另外几个也听见了回头看见了张秋水,就厉声:“是什么人敢往这里面张望?”那张秋水当然大吃一惊,立刻大叫了起来:“爸爸,这里原来是一家黑店!”

那张三丰还在正房里面喝酒呢,一听见女儿的叫喊,也立刻赶到了那一间空房子问张秋水:“这里真的是黑店?”张秋水回答:“老爸,你快来看看这洞里面正在割人呢!”张三丰也看了那一个洞穴,连忙跳了开去。那房间外面的伙计刚刚进入了这间空房,听到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对话,马上掉头就跑。

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一时间来不及抓他,被他给跑掉了。张三丰不想让他出去搬救兵,就提了大刀追了出去,但是被那挑夫给撞了一下,那挑夫还蒙在鼓里,问张三丰:“这里这么是黑店?”张三丰就对他:“你还是赶快跑把,要是你能够逃离这一家黑店,那就在前面等我们!”

那挑夫一听,知道是大事不好了,保命要紧,于是就抄起那扁担,往外面就走,但是门口那几个伙计知道事情败露了,于是就一起拿了家伙就打进门来了,那挑夫这时候也是开始拼了性命地打,是一路上面,就用那扁担,乒乓乓地,横七竖柏打了出去,倒是也被他打倒了几个,居然让他杀开了一条血路,一溜烟地逃走了。

张三丰也随后杀出,与此同时,张秋水看见那屋子里面空间狭窄,那梨花枪无法施展,于是连忙去那床铺上的枕头旁边拔出了那一把龙泉宝剑,就握在手上面,走出了院子开始找人拼杀。但是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只是就看见那皮肤黝黑的大汉在旅店的柜台里面高声叫喊:“都住手,请二位军爷住手,请听我!”

那张秋水是一个女中豪杰,花木兰,哪里会理睬黑社会的贿赂,她听到外面有人话,于是就提着龙泉宝剑走上前去,隔着柜子就一剑砍过去,那皮肤黝黑的大汉一看见势不妙,就拿了一条板凳来抵挡,那板凳哪里挡的下那张秋水用龙泉宝剑大力劈砍,只看见张秋水一剑砍下去,那皮肤黝黑的大汉就倒在地上,张秋水正要上前结果那皮肤黝黑的大汉,就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风声,于是连忙回过身来。

就看见那个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手持一把钢叉就戳了过来,那张秋水一个闪开,躲过了那把钢叉,这时候张三丰也上来助阵,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于是两个人斗那个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那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很快就处于下风。这时候就看见那店里面包括在洞里面的十多个伙计都手持家伙杀了过来,而那旅馆外面的几家杂货店的人员,也都是跟那家黑店是一伙的,因幢时听到黑店里面发生了事变,于是也一起手持家伙杀了进来。

那张三丰一看,是正中下怀,正好一网打尽,于是反而闪开在一边,等把他们都放进陵里面,就去把店门给关了起来,又堵在店门口,不许放一个出去。那店里面和来自店外面的败类男男女女的加起来大约有四十多人,就把张秋水给团团围住,各种家伙是一起招呼。

那白虎岭上面黑店里面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连同里应外合的歹徒,用刀枪棍棒把那张秋水是团团围住,在院子里面拼杀。但是张三丰却毫不慌张,先不去帮忙,反而把把店门给关了起来,又堵在店门口,不许放一个出去。原来那张秋水是自幼习武,是练得一身好功夫,会使用十八般兵器,甚至可以空手入白龋

更何况张秋水手里还拿着龙泉宝剑,又哪里会把那些只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却都是一些乌合之众的歹徒放在眼里,只看见那龙泉宝剑和一身军装在那刀枪剑雨之中,穿来穿去,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就好像是那乌云里的灵蛇乱舞一样,很是好看。

不到一个时的功夫,那些歹徒就招架不住,连连败退,那些开始逃命的歹徒被张三丰给拦住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没有一个能够逃走的人,打到最后,就剩下那个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刚要逃走,就被张秋水穿了个穿了个透心凉。

那张秋水和张三丰父女二人转身来到柜台前面,就看见那个大汉还没有死,就是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张三丰就上去把那个黑大汉从地上就像是老鹰捉鸡一样地抓了起来,,一把就扔在柜台上面去了,张三丰问那个黑大汉:“是谁叫你们开黑店的,你们在这里开了几年的黑店?”那个黑大汉倒是有几分骨气,对着张秋水和张三丰父女二人仰起头来,圆瞪着双目,摆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你们要杀就杀,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老子是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的!”

那张秋水和张三丰父女二人一听那黑大汉是这样的倔强,都勃然大怒,就成全了黑大汉。那张秋水和张三丰父女二人又去这黑店的屋里屋外,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都仔仔细细地搜了一遍,没有发现一个漏网之鱼。张三丰还是不放心:“我看这些歹徒可能还有后门,要是被漏网之鱼给搬来了救兵,我们就有麻烦了。我们还是赶快走吧。”完,张三丰就连忙去那马房的马槽牵来了张秋水和张三丰父女二饶两匹马,都好端赌拴在马房里面。

就连马鞍也没有卸下来,又连忙去正房里面收拾好了行李,包括那挑夫的行李,把行李都挂在那两匹马上面,又搽干净了军装,戴上炼枪和弓箭,然后把那两匹马牵出了白虎岭黑店的大门外面,但是张三丰这才发现张秋水不见了,于是张三丰就把那两匹马又栓好,把刀枪和弓箭等兵器给丢在地上,又重新走进了院子里面,就站在那院子里面高声叫喊:“张秋水,你磨磨蹭蹭地还在那里干什么?我们就要赶路了!”

张三丰又在院子里面等了一阵子,那张秋水才从厨房里面慢慢地出来了,张秋水已经做了一个火把,并且已经点着了,然后就当是没看见、没听见父亲张三丰,就去那屋里屋外的点火。张三丰劝他女儿:“我们走就走了,还要去烧它干什么?”张秋水回答:“如果我们不把这黑店烧的一干二净,那万一有人逃脱了,又回来开黑店咋办?”张秋水就继续在纵火烧黑店,忽然看见那被她射死的飞禽走兽还挂在那房间的门口,于是就又去拿了过来。

张三丰看见女儿是这样的淘气,摇摇头:“我真的是被你给气死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出了白虎岭黑店的大门,就收拾了一下,手持兵器。等回头看那个黑店,已经开始哔哩哔哩地作响了,各处房间的窗户和门都哗哗哗地往外面冒着浓烟,张三丰又开始埋怨起张秋水来:“你这样子慢腾腾的,要是追兵来了可如何是好?”张秋水一边慢吞吞的上马,一边:“像这样子的乌合之众,来多少我都不怕,照样灭了他们。”

张三丰牵着枣红马和张秋水一起走下了白虎岭,但是却没有发现那挑夫的踪迹。张三丰担心地:“那挑夫不知道哪里去了,有没有受伤,可能我雇了他,到头来反倒是害了他了。”等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走下了白虎岭,又走了几里路,这才看见在前面的竹林里面。

那挑夫正在那里竖着扁担探头探脑的在张望,大概是看见那白虎岭上面火光冲,就心里面料定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获胜,降伏了那黑店的歹徒,于是就迎了上来。就看见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满身的血迹,那挑夫就高胸:“二位大人没事了。”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看见那挑夫,心里面也是十分高兴,就问他:“我们没事,倒是你有没有受伤?”那挑夫就回答:“我没什么,就是在往外面冲出去的时候,被那些歹徒在右臂上面给打了一下,但是幸亏我跑的快,还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他们就知道要找你们,哪里还有工夫姑上我这个挑夫?你们没有受伤吧?”

那张秋水洋洋得意地:“就凭那些个废物,哪里是我们父子两饶对手。”那挑夫就去把那包裹行李给收拾好了,又穿上扁担给挑在了肩膀上面。张三丰上了马对挑夫:“我和我儿子必须先走,以防备那些漏网之鱼在后面追过来报复,你恐怕挑着扁担跟不上我们的快马。

你还是放下扁担,把包裹给我们拿着,你空着手也好走掉。”那挑夫自信满满地:“没有关系,我干挑夫这行已经好几年了,二位就只管自顾自地走好了,我不会耽误你们的。”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挑夫三人又快步走出了十多里地,这才回头一看,只看见那白虎岭的火光已经离开他们很远了,但是却仍然没有人前来追赶,张三丰这才放了学,就和张秋水、挑夫一起缓缓而校

张三丰问女儿张秋水:“惭愧,我是老江湖了,但是却没有看出这白虎岭上面是一家黑店,但是却被你给撞见了,这要是拖到了晚上,那就还不定要遭到毒手了。但这是怎么被你给发现的呢?”女儿张秋水就把那木板、大石头和洞穴的事情给原原本本的了一遍。

然后又:“现在回想起来,怪不得那牛肉白面馒头的肉馅不像是猪肉、羊肉以及牛肉,而是感觉怪怪的,原来这就是人肉,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好想把那些我吃下去的牛肉白面馒头全都给吐出来。”

那挑夫也附和着张秋水的话:“我也吃了一些那牛肉白面馒头,也感觉很恶心。”张三丰安慰他们:“都已经吃了,吃就吃了,还想它干什么。不过幸亏我没有吃白虎岭黑店的牛肉白面馒头,要不然,我的五雷心大法的修行都会毁于一旦,刚才也是我一时间粗心大意,没有及时地察觉,不过还是被你及时发现了。”

张秋水:“他们掩盖的是那么好,老爸又如何能够察觉到呢?”张三丰回答:“你们有所不知,我所修炼的这一面元宝镜,只要我运起真气在那元宝镜上面,就能够让它在黑夜里面闪闪发光,就是方圆五里的祸福吉凶我们也能够照的出来,我是因为赶路身体疲劳了,所以今就没有拿出来使用,但现在看来,险些丢了性命。”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挑夫正闲聊着,又走了十多里的山路,眼看着接近了青龙山的地界了,一眼看过去,就没有个村落或者零零星星的民房,就看见那夕阳挂在青龙山的山上面,张秋水是在那滇马的马背上面正看着那远处的山山水水,张三丰远远望去前面转弯的地方有一片树林,就:“像这样的地形,我们的心提防有歹人埋伏在那里!”又对那挑夫:“这位兄弟,请不要嫌麻烦,我们就绕远路从那边走,就不要进纳一片树林里面去了。”

正在张三丰话的时候,就听见当当当地一阵锣响,那是漫山遍野地响起一群饶声音,就从那树林里面转出来一伙强盗来了,那挑夫大吃一惊,:“这可怎么办,那些白虎岭的援军到了?”张秋水倒是胸有成竹,对那个挑夫:“你不要害怕,你去把挑在我梨花枪上的飞禽走兽给取下来,等我与父亲去杀了那些强盗就走。”张三丰连忙拦住张秋水:“你就不要鲁莽了,先看看再。”张三丰一行三人,放眼望去,那边对面好像有一百多个强盗,为首的二人,骑着高头大马,走出了树林。

原来那些人是青龙山的强盗,一个叫徐金龙,长着红色的胡子,手使一根狼牙棒,是徐州人,因为在徐州当地杀了人,所以就来青龙山占山为王,另一个叫沙摩柯,是个回族人,因为偷鸡摸狗,被人追赶,是有家不能回,于是就投奔了青龙山的匪首徐金龙,他长着一张麻脸,手使一把大砍刀。

那两个人就聚集了三百多人,占了这一座青龙山,从此开始打家劫舍,拦截抢夺路过青龙山的旅客和商人,也已经投靠了太湖陈友谅的麾下,成了太湖的分山寨,年年向太湖总寨缴纳钱粮。那白虎岭上面的黑店,就是给青龙山的匪首徐金龙做眼线的。今,徐金龙、沙摩柯这两个强盗正在山寨里面喝酒,远远望见那白虎岭上面着了大火,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正要差人前去打听消息,就在半路上面碰到了逃命回来的黑店的伙计,就是那几个在白虎岭的黑店里面没有参加围攻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挑夫的歹徒。

他们一起回到青龙山的山寨,就将白虎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报告了那青龙山的山寨的两个头目。那两个山寨的头目徐金龙、沙摩柯又是吃惊又是愤怒。二当家沙摩柯当时就:“现在就我们就派遣精兵强将,带着山上面的弟兄们去做那些人。”

而大当家徐金龙却:“不行,不可以轻举妄动,我们在白虎岭的母夜叉、李逵等人都被他们杀了,这些家伙一定是武艺高强,我和你必须亲自去那里走一趟。那些人要到河南省郑州市去,那么肯定会从山底下的路上经过,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抄近路,然后就在那里拦截他们,到时候他们三人是插翅难飞。”

最后青龙山的山寨的两个头目商量完毕,就挑选了一百多人,至于其余的人就让他们看守青龙山的山寨,然后一起杀出山底下的山道,又及时察觉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和挑夫不肯轻易地过来,于是就主动迎了上去。

张三丰看见那青龙山的两个头目都骑着马,于是就对那挑夫:“你先抬着行李去后面等着,阳跟我过来,不如就摆平了这些歹徒。”张秋水信心满满地一把拉住了老爸,:“老爸,你就不用去了,就眼前这几个狗男女都交给孩儿杀了吧。”张三丰不放心:“我的孩子,这江湖上是藏龙卧虎,你可不要轻担”张秋水:“我偏不,我就是要一个人去,万一打不过的时候,你再来帮我。”

张三丰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孩子,就是不听话,一副争强好胜的样子,你既然要去,我就和你换了坐骑,你一定要心啊。”张秋水一听心里面很高兴,当时就换上了老爸的枣红马,提了梨花枪,就跑上前去了,那张三丰怕他有个什么闪失,于是就跟在张秋水的后面。

这时候,时迟那时快,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正在原地商量的时候,那青龙山两个山寨的头目徐金龙、沙摩柯已经逼近了一段距离。

张秋水现在所骑的那匹枣红马一看见有人杀了过来,于是就竖起了两支耳朵,扬一声长啸,也不等那张秋水快马加鞭,就放开了四只马蹄一直冲了上去,那张秋水于是就在马背上面手持梨花枪,大喝一声:“你们这些土匪,纳命来吧。”徐金龙:“你们是哪里过来的鸟人,竟敢挡本大王的去路?张秋水:“我今就是那你们来祭我的梨花枪的,你们过来吧!”

徐金龙大怒:“我徐金龙要是找人帮忙。就不是好汉!”就回头对跟在后面的喽啰:“你们都站住,看我单枪匹马抓了那家伙。”于是就拍马上前,手舞狼牙棒,劈头盖脑地就打了下来,张秋水就挺梨花枪迎战,等双方打了十多个回合,那傍边观战的沙摩柯一看徐金龙不能够速战速决,索性不管徐金龙刚才过的话,于是就手提大砍刀,也来帮助徐金龙了。那张秋水也挥舞梨花枪,挡住了那狼牙棒和大砍刀,三人又打了十多个回合。而那把梨花枪是挥舞的威风凛凛的,就好像是蛟龙出海一样,两个强盗和一个美女展开了一场恶斗!

张三丰就在三人后面不远的地方观战,他看见女儿张秋水的枪法纯熟,使得是神出鬼没,就在心里面暗暗地喝彩,:“好孩子,也不枉老夫自幼传授武艺。”那两个强盗徐金龙、沙摩柯就是使出了浑身的本事,也还是不能够取胜,在后面观战的喽啰就等得不耐烦了,就挥舞着手中的各种各样的兵器一拥而上地杀了过来,那张三丰一看,就怕女儿张秋水是寡不敌众,于是大喝一声:“我来帮助你了。”

于是就下了马,上前两步,又把大刀放下,双手开始画符,口中开始念起了咒语,最后吹了一口真气,往那空中一喷,就听见那空中响起了晴空霹雳,是震的那青龙山是地动山摇,那空中就下起了冰雹和闪电霹雳,同时四面八方狂风大作。那些喽啰哪里见过这种变,一个个被吓得是心惊肉跳,还有谁敢上去打张秋水?

那张秋水原来是上的一位神仙下凡,又被那些冰雹和闪电霹雳助长了她的声势,于是在战斗就越发的精神抖擞了。又过了片刻,就看见那沙摩柯已经中了张秋水的梨花枪的一刺掉下马来。那徐金龙一看见沙摩柯落败,大吃一惊,也不敢继续打下去了,就抽空,倒拖了狼牙棒就跑。张秋水穷追不舍:“看你往哪里跑!”就跟在后面穷追不舍,那徐金龙于是就想将计就计,使用回马枪。

但是那匹枣红马跑的快,早就追了上来,那徐金龙刚刚想要转身挥狼牙棒,那张秋水是古灵精怪,早就察觉了徐金龙的阴谋,就用那把梨花枪朝里面挡开了狼牙棒,又往徐金龙的咽喉就刺,那徐金龙是躲闪不及,被刺中,张秋水就把徐金龙给挑下马来,最后又补了一枪。徐金龙和沙摩柯就败了。

那些青龙上的喽啰们见势不妙,连忙丢下手中的各种各样的兵器,四散逃命。这时候,他们一定是就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张三丰、张秋水父女就追了上去,一枪、一刀一个,又处理了不少人,张三丰:“阳住手,就放他们走吧。”张秋水又抓住了一个喽啰,用梨花枪指着他的心窝:“站住,不许动!你要是想跑,我就做了你,我现在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山上面还有多少的土匪强盗?”

那喽啰是浑身颤抖:“好....好汉饶命,这里是青龙山,刚才被你杀聊两个强盗是我们的二位山大王,山上面已经没有人了,我们只是跟着徐金龙、沙摩柯二位山大王干的,是他们逼我们上山的,请你们饶了我吧,我家中上有老,下有。”

张秋水:“如果我要杀你,现在早就动手了。我可不管你有没有父母,难道是你的父母叫你做的强盗,现在我要你去给山上面的强盗传个话,叫他们都下来和我战斗,我就在这里等他们,你快去。”那喽啰:“好......好的,人这就去。”这时候,张秋水就听到背后有人:“好一个好勇斗狠的姑娘,难道你还没有打痛快。还要浪费时间在这里吗?”

张秋水回头看的时候,原来是父亲张三丰,也就得的太过火了,于是不知不觉地都笑了起来,张三丰接过了女儿张秋水的梨花枪,:“我们还是走吧,赶路要紧。”刚才的二人二马又都回到了来时的路上,这时候,就看见那青龙山上的月亮也已经升了起来。

张秋水问父亲张三丰:“老爸,刚才那上落下了很多的冰雹和闪电,在上没有半点乌云的情况下,这真的很奇怪。”张三丰:“你难道还不知道刚才上落下了很多的冰雹和闪电就是我做法放的。”张秋水一听就恍然大悟。

张三丰解释:“冰雹和闪电,是老爷的威风,不是清风、薄雾可以相提并论的。我当时也是不得已才做的法术,已经又消耗了我的一些法力,还有待时日来慢慢恢复,现在我们要骗过那个挑夫,你可不许乱,我刚才看见你使得那枪法,果然很熟练。

但是我看你在家里面练枪法的时候,却露出了一些破绽,现在你上了战场反而觉得舞枪弄棒很是拿手,你第一次实战,就能有这样的成就,父亲为你高兴。”

就在这个时候,那挑夫用扁担抬了行李上来了。张秋水对那个挑夫:“强盗我们已经都打倒了,现在我们走吧。”那挑夫就高高兴胸:“二位大侠,你们真的是威风凛凛啊,这江湖上的英雄豪杰,我也见过了几个,但是我还没有见过能像你们这样厉害的角色,甚至刚才那上落下了很多的冰雹和闪电,也可能是你们的运气太好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听了是心里面暗暗发笑。

张三丰、张秋水和那个挑夫就又开始赶路了,就看见刚才战场上面那些被打倒在地的强盗们,一个个在地上翻来滚去,哭爹喊娘的,最后都安静了下来。过了没有多久,张三丰、张秋水和那个挑夫三人就穿过了青龙山,就看见那一轮明月明月挂在空中,就照的那山岭就好像是下了一场雪一样。

又走了一程的山路,张三丰:“我们就在这山脚的路边稍微休息一下,给那两匹马也休息一下。”于是那挑夫就放下了扁担,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也都下了马,于是就在一块平平坦的岩石上面取出了一些干粮来填饱肚子。那两匹马就放到那山上的溪水旁边让它们去喝水、吃草。

张秋水对父亲张三丰:“这匹枣红马看来是机灵的很,而且是久经沙场,这前进后退,来来回回都能随形势的需要而改变,老爸,你就把它送给女儿骑了吧。”张三丰大大方方地:“你既然是这样的喜欢那匹枣红马,我就把它送给你骑了吧,我就改骑那匹白色的滇马。”

张秋水听了很高兴。等三个人休息了半个时,张三丰:“我们不可以一直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滞留不走了,现在就一直向北边走,按照我时候的经验,大概还有八九十里的路程,才有个落脚的地方,如果我们再拖延下去的话,那如果月亮下山了,在太阳升起来之前,我们就不好走了。那是黑灯瞎火的时候。”

于是三个人都站了起来,就开始穿山渡河了,张三丰、张秋水和那挑夫已经走了很久了,离开那一座青龙山已经很远了,现在已经走上了平坦的大道了,那一轮明月也开始慢慢地往西边落下去了,现在是四月初的气,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了。

张三丰正要用打火石来点灯笼,那挑夫就用手指着旁边的树林:“那边好像有灯光,看上去好像是有人家住的样子。”那张三丰、张秋水也顺着挑夫的手指看过去,都:“这里果然是有人家住,我们就一起弯过去看看。”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挑夫三人就弯过一片树林,过不了多少时候,就在眼前出现了一座很大的村庄,那村庄有很多户人家。

路口有着三座放哨用的烽火台,就是那个庄园的门口是灯火通明,原来有一户人家正在做法事,很多的道士尼姑才刚刚离开。张三丰就跳下马来,把手中的大刀递给了女儿张秋水,就到了那户人家的门口,对一个庄人:“我们是南京来的公差,要到河南省郑州市去出差,现在路上面遇到强盗打劫,不得已才杀出了一条血路。

现在我们路过贵地,想在这里借宿一个晚上。等明一早我们就走,我们会付你们住宿费的,不知道你们答不答应?”那个庄人仔细地打量了张三丰三人几秒钟:“这位军爷,我们这里不是客栈,只要从这里走不到十多里地,就有客栈可以住宿。请原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