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太极

经过一番寻找,李正和胖子朱选来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气派的建筑物面前,“哇!”李正和胖子朱选看见两个足球宝贝在那个金碧辉煌的气派的建筑物墙角边上闲聊呢。

“哇!好气派的足球俱乐部啊。”胖子朱选赞叹地。李正对胖子朱选:“不要废话了,我们还是进去报名吧。”李正和胖子朱选刚刚进入了那个金碧辉煌的气派的建筑物的门内,就被两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给赶出了大门:“你们是哪里来的穷子,马上给我们滚!”

李正和胖子朱选气得咬牙切齿,胖子朱选上前对那两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你们干什么,我们是来报名的。”那两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又拽住了他们俩。

李正和胖子朱选对那两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我们是来南大街的八卦足球队报名的。”那两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将李正和胖子朱选给扔了出去。

胖子朱选仍然不服,:“你们干什么呀?我们是来你们八卦足球队报名的。”一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生气了:“难道你们不认识字吗?”另一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对李正和胖子朱选:“这里是太极足球队,而你们所寻找的南大街的八卦足球队则在我们的隔壁。你们不认识路对吗?那我们就送你们一程吧。”

完,那两个衣服上绣着“太极”两个字的保安就把李正和胖子朱选给扔到隔壁去了,李正和胖子朱选从地上爬起来一看:眼前是一座寒酸简陋的房子,门口挂着一幅匾额,上面写着:“八卦足球队”五个大字。

李正和胖子朱选:“这就是八卦足球队”。又看见门口也有两个足球宝贝,但都是丑女。李正:“难怪八卦足球队不收报名费。”

胖子朱选对李正:“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李正对胖子朱选:“好吧,只要我们可以踢足球就可以了,只要我们加入了八卦足球队,那么我们保证八卦足球队日后一定比太极足球队还要气派。”胖子朱选对李正:“那是肯定的。”李正对胖子朱选:“我们走。”胖子朱选点点头,李正和胖子朱选两人一进门就被掉下来的匾额给砸到了。

李正和胖子朱选两人进门一看,大门内一个型的足球场,几间房间,几只水缸,而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在地上被人用粉笔画了一幅足球场的对阵图,一个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自言自语地:“如果对方在阵前放了两个前锋的话,那么,我们也要针锋相对,将两名后卫移到前方做前卫好了。”

接着,那位中年男子就开始自鸣得意地开怀大笑了起来。但是好景不长,“啊呀!”他出其不意地被打开的大门给砸到了墙壁上。

李正和胖子朱选推门进来:“请问有人在吗?”李正和胖子朱选问道,但是无人回答。李正和胖子朱选开始自顾自地走了进来,“好像这里没有人在。”胖子朱选对李正。“谁没有人啊?”那位中年男子开始从大门后面走了出来,开始骂李正和胖子朱选:“你们这些没礼貌的家伙,走路没有长眼睛吗?没有看见门后有人吗?”

由于出其不意地有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李正和胖子朱选都大吃一惊,李正更是一个后退,踉踉跄跄地右脚踩乱了那位中年男子所排列好的足球对阵图。那位中年男子大吃一惊:“啊!我的新阵法都被你们给毁了。”胖子朱选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大叔,你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在玩这种孩子玩的把戏,我都已经不玩了。呵呵呵。”

那位中年男子用右手一指李正和胖子朱选两人:“你们是哪里来的不速之客?你们来我这里干什么?”胖子朱选对那位中年男子:“喂,大叔,我们现在没有功夫陪你玩耍,你现在赶紧进去把你们的教练给我请出来,我们是来报名八卦足球队学习足球技艺的人。”

那位中年男子一听楞了一下,然后对李正和胖子朱选呵呵大笑地:“奥,你们都是来拜师学艺的人,但是你们有眼不识泰山,我告诉你们,现在站在你们眼前的人就是这里八卦足球队的主教练。”“你就是我们正在寻找的这里八卦足球队的主教练,这是真的吗?”

胖子朱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点儿不相信。李正则干脆笑嘻嘻地对那位中年男子:“你是不是疯了,是一个疯子教练。”那位中年男子一听火冒三丈:“真是岂有此理,你们都是听谁的,为什么当足球教练就不能够像我这样子啊?

想当年,老夫我可是外号飞毛腿导弹,入选过明国男子足球队十一人最佳阵容。喂,你们等等,你们要到哪里去?这里可不是你们家?这里是南京八卦足球俱乐部的地方,闲杂热不可以到处乱走。”

胖子朱选回答:“这里的人们全都是疯子。”李正则:“我们找别人问问看。”但是那位中年男子却抢先一步,赶在他们之前拦住了他们:“你们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李正不耐烦地回答:“你真是一个烦饶老头,我们是来报考南京八卦足球俱乐部的。”那位中年男子则:“我们南京八卦足球俱乐部现在暂时没有对外扩招,你们又是听谁的八卦足球俱乐部正在招人?”

............................

只见那份公文上面写着:“山东巡抚通告紧急军务:某年某月某日,有新任泰安知府,带着家眷,从盐山县的地方上面经过。在走到伏虎这个地方的时候,遭遇到一伙贼人,乔装打扮成盐山县的知县,带领着一帮打扮成官府衙役的人员,在沿途款待迎接,谁知道他们在酒里面下了蒙汗药,将新任泰安知府连同家眷和随行人员等人都全部麻倒,然后用车子装上新任泰安知府连同家眷和随行人员等人一起劫持进了盐山。

下官从半路上面得知这件事情,连忙会同长州兵马都监何润东等人,一起率领兵马前去剿匪营救。但是没有想到那太湖贼人雷震子、朱全等人在半路上设下了埋伏,我们中了贼饶埋伏,大明官兵出师未捷,长州兵马都监何润东战死沙场,下官也受了伤,损兵折将无数,现在下官已经打探清楚了,那盐山的贼人,已经将新任泰安知府给劫持到了太湖陈友谅那里。下官不敢隐瞒实情,于是除了向朝廷求救,向附近官府求救外,还向大将军求救。”

那洪金宝大将军看完了那份山东的公文,是吓得魂飞魄散,忽然又听到那太湖的陈友谅等人正差冉军营下战书,洪金宝大将军大吃一惊,连忙看那战书的封面上面写着:“洪金宝大将军亲启。”洪金宝大将军拆开一看,只看见上面写着:“

太湖陈友谅皇帝陛下致书于洪金宝大将军阁下:陈友谅因为大明朝廷奸臣当道,民不聊生,实在是迫不得已,因此才邀请了众多的英雄豪杰,一起来到江苏省的太湖水寨聚义,大家一齐替行道。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得罪大明的朝廷,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来讨伐我们。

陈友谅等人都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事情,因此只好邀请新任泰安知府连同家眷和随行人员等人一起劫持进了太湖总寨,并和他们商量目前的战局,这其中就有您的女儿,现在您的女儿和女婿-新任泰安知府在此写了一封亲笔信来劝你们息事宁人,就此退兵。

如果我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那么我们也就只好用您的女儿和女婿的头颅来祭奠我们的军旗了,然后我们和你们在太湖搏命,阁下不要以当今皇帝的圣旨作为推脱的借口,您位高权重,只要您上书请退兵,那当今皇帝那里有不答应的呢?现在是战还是退兵,悉听尊便。我们在太湖总寨静候佳音。”

那战书的信封里面又有女儿和女婿-新任泰安知府的亲笔信一封,信里面都是一些苦苦哀求老爸、岳父退兵以保全自己的性命的话语。

洪金宝大将军看完了那太湖陈友谅的战书和女儿和女婿-新任泰安知府的亲笔信后,是吓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嘴里面就叫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但是半没有了主意。洪金宝大将军最后只好下令:“去请杨先生过来商量退兵的事情。”

李龟年先生来到帅帐对洪金宝大将军:“大将军要冷静,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亲自来到太庙,将二十万朝廷大军的军事指挥权交给了大将军,这件事情就是非同可的大事情!您的女儿和女婿-新任泰安知府落在列饶手里面,这当然是一件失败的事情,大将军您就没有听过周文王将自己的亲生儿子献给了殷纣王。

圣经里面记载着约翰将自己亲生儿子献给了上帝,德川家康遵从织田信长的命令将长子结果了,这三个君子,难道真的是没有一丁点儿骨肉之情吗?他们也是人,只不过是在大义面前,迫不得已,不敢因私废公罢了,现在大将军您为了自己的女儿、女婿的人身安全而轻而易举地放弃了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托付,二十万朝廷大军无缘无故地卷了铺盖,打道回府了,那岂不是为下人所耻笑?”

洪金宝大将军回答李龟年先生:“我自己也是深深地知道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本大将军很疼爱自己的女儿,而且女在未出阁的时候就十分的孝顺,哄得我们夫妻两人是十分的开心,我实在是不忍心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女婿。”着着,堂堂的大明正一品大将军洪金宝,居然当着众饶面掉下了眼泪来。

李龟年先生一看这样子,就沉默了片刻,:“大将军如果想既不违反圣旨,又能够让您的女儿、女婿活命,那么就请火速发兵,卑职猜测那太湖陈友谅、赵普胜等人会投鼠忌器,肯定是不敢轻易地对您的女儿、女婿下毒手。卑职猜测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这四位军官都是当今世上的虎将。

那景阳冈镇的风彪更是为人谨慎,足智多谋。上述五位军官,足够组成大明开国五虎上将,再带领八万大军,去攻打一个嘉祥县城,就好像是探囊取物一样容易,您就放心地交给这大明开国五虎上将一个任务,就是务必要生擒一个有名的贼人头目一到两个人,然后用他们做人质来和陈友谅交换您的女儿、女婿,看他们能够怎么样!但是如果您现在就退兵,那么您的女儿、女婿就失去了生还的机会了。”

洪金宝大将军还没有开口回答,那李龟年先生又:“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您的女儿、女婿遇害了,那么等到踏平太湖水寨,抓住陈友谅、赵普胜等饶时候,就将他们千刀万剐好了,这并不是我心狠手辣,这是圣命难违。”

洪金宝大将军没有回答李龟年先生,只是一个劲地唉声叹气,李龟年先生知道洪金宝大将军听不进他的劝告,于是就:“如果要退兵,就需要要正当理由,堂堂正正地退兵,不要让下人大将军因私废公。”(这番话是李龟年先生生怕朝廷的名声受损,而不是为洪金宝大将军出谋划策)。“

现在晚辈晚上肝病发作了,军中的医生和军药都不能够救治,请求大将军让我回家养病。”洪金宝大将军:“这个是理所当然,但是先生为什么现在就要走?”

李龟年先生:“我的的确确有病。”于是就再三地告辞。洪金宝大将军也知道其实是话不投机,也就假装挽留了一下,就要金钱来赠送李龟年先生,李龟年先生一开始是不肯收一分钱,但是当他看到洪金宝大将军的脸上有不高心样子,也就只好稍微接受了一些,当就告辞了洪金宝大将军,打道回府去了。

在李龟年先生回家的路上就把洪金宝大将军所赠送的金钱除了来回的路费开销外都散发给了沿途的贫困的老百姓,沿途的贫困的老百姓受到了李龟年先生的恩惠,当然是对他感激涕零。

一直到大明永乐皇帝登基,永乐皇帝征辟李龟年先生做秘书官,李龟年先生这才重新出来做官,后来一直当到秘书长,博士。就连那朝鲜国王都听了他的鼎鼎大名,于是就委托朝鲜驻明国大使过去问候。

他一直到八十一岁才去世,终于成为一代大儒,他的灵牌被放在孔庙供奉。但是大明的群众有人他不应该曾经在奸臣洪金宝大将军的手底下做事,但是不知道他也是迫不得已。

那奸臣洪金宝大将军送走了李龟年先生以后,就连忙和各位谋士和幕僚来商量对策,一个谋士:“如果大将军您一定要救您的女儿、女婿,那么只有退兵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另外一个谋士:“但是我们必须等到他们归还了大将军的女儿、女婿才能退兵!”奸臣洪金宝大将军:“现在单方面班师回朝没有正当理由,我就怕皇帝陛下怪罪我因私废公。”

另外一个谋士:“这有什么难办的?现在是夏,气炎热,军队和马匹有很多得病了。现在就请大将军向朝廷、兵部上奏章,就现在军营中瘟疫盛行,请求朝廷降圣旨、兵部下令班师回朝。大明官兵们都是背井离乡来这里打仗的,如果听是可以回家了,那还有谁是坚持要战斗剿纺呢?”

奸臣洪金宝大将军哈哈大笑,:“你提出的这个计策很好,但是本大将军不能够直接向大明朝廷兵部这样上奏,徐达大将军和本大将军的关系一向是很好的,因此本大将军可以写信给他,由徐达大将军出面向大明朝廷兵部这样上奏好了。”奸臣洪金宝大将军完就写公文给河北布政使.

大意是将女儿和女婿-新任泰安知府被劫持作为人质的这个案子,暂时先不要去办理。一边又快马传书给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景阳冈镇的风彪等五位军官,要求他们带领大军暂时不要去攻打嘉祥县城,又写回信太湖水寨的陈友谅等贼人,:“只要你们能够按照约定先放回我的女儿和女婿,那么本大将军就立刻班师回朝。”

由于这封秘信很重要,于是洪金宝大将军就差遣了一个巧舌如簧,能会道的贴身仆人跟着那太湖水寨派来送信的贼人一起深夜里秘密地去了太湖水寨。又过了几,陈友谅又有了回信,那洪金宝大将军的贴身仆人跟着那太湖水寨派来送信的贼人和洪夫饶一个丫鬟一起秘密地回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幕府.

又给了洪金宝大将军一封秘信,洪金宝大将军将秘信拆开来一看:“只要大将军能够班师回朝,那么我们就把您的女儿和女婿送回您这里。我们决不食言,为了取信于您,我们先把您的女儿的一个丫鬟送还给您。”在书信的末尾还写着:“如果大将军您还是想一决雌雄,那么就约定一下交战的时间和地点。”

洪金宝大将军将那封秘信看完后,低头思考了一下,又把那女儿的那个丫鬟叫到面前问她:“我的女儿女婿现在怎么样了?女儿的病好了吗?那太湖的贼人有没有迫害他们?”

洪金宝女儿的那个丫鬟回答:“自从您的女儿女婿被那太湖的贼人给掠走了带到太湖水寨之后,太湖水寨的众位头目都没有对您的女儿女婿动粗,只是我们都被软禁了起来,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给我们喝酒吃肉,但是那南宫靖还是记得是您杀了他的家人,把他逼上了太湖水寨,因此前些日子,他屡次三番带着他的手下,想要把您的女儿女婿私自处死,众位头目几乎都拦不住。就是那陈友谅的命令也几乎不听了.

幸亏有高山我梦等几个头目蛢命阻拦,同时再三的劝解,如果秦叔宝如果私自处死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女婿,那么大明朝廷的大军将立刻和太湖水寨的军队交战,到时候,两军交锋,胜负难料,但是那南宫靖还是怒气不消,把您的女婿推了出去,扬言要打您的女婿一百军棍,等到打了五十军棍的时候,您的女婿-新任泰安知府已经是死去活来,皮开肉绽,高山我梦等几个头目立刻上去夺过南宫靖手里的军棍.

又有在场的众位头目上前相劝,这才放了您的女婿。您的女婿-新任泰安知府那时候已经被他打得晕了过去,现在在牢里面躺在床上由您的女儿在照料他,也已经好了一些,至于您的女儿,虽然是受了一些惊吓,但是却没有受到粗暴的对待,又吃了一些太湖水寨的医生所提供的中药,现在病已经痊愈了!的这里恭喜老爷了。”

洪金宝大将军听完了女儿贴身丫鬟的汇报后不由得潸然泪下,于是便私底下发了回信,回信上面写着:“本大将军答应你们,只要皇帝圣旨一下,我们便立刻退兵。”又写了一封信给女儿、女婿,宽慰他们夫妻二人请他们放心,稍待几就可以回家了。

又过了几,大明洪武皇帝朱元璋的圣旨居然真的到了,圣旨上面:“奉承运,皇帝诏曰:据徐达爱卿奏表称,现在正值夏,气炎热,你们军中瘟疫流行,十有一二已经是染病之身,已经是人心惶惶了,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就暂时班师回朝,不得延误.

以免疫情加重,如果不属实,那么你们现在立刻攻打太湖逆贼,圣旨到,请洪爱卿立刻执行,以彰显朕体恤十万将士的心意。”奸臣洪金宝大将军得了圣旨后,心中暗暗窃喜,于是立刻传令三军,令各营立刻拔寨班师回朝,同时又派人快马传书给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景阳冈镇的风彪等五位军官,要求他们带领大军立刻收兵回辖区。

各营的军官和士兵听到了圣旨和军令后,无不很奇怪,大家纷纷:“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我们都想着建功立业,报效国家,但是这仗还没有打起来,也没有看见一个贼人,现在这么就无缘无故地班师回朝了呢?”没办法,大军只好班师回朝,又过了几,在退兵的路上,陈友谅又秘密地把书信送了过来,上面写着:“等大将军的部队过了长江以后,我们就立刻送您的女儿、女婿回家。”

奸臣洪金宝大将军看了太湖贼饶书信后很高兴,传令全军明日加快速度行军,又不放心,派了几个军官带领数千人马断后。等全军过了长江后,立刻驻扎在长江边上,一边写公文给皇帝和兵部,一边又派人去向太湖陈友谅索要女儿、女婿。陈友谅回复:“我们之前是过等大将军的部队过了长江以后,我们就立刻送您的女儿、女婿回家。但是现在我们的意思是只有等你们全部退兵了,这才可以.

也就是:必须等到你们派去攻打去攻打嘉祥县城的官兵全部都退去了,我们才会送您的女儿、女婿回家。”奸臣洪金宝大将军看完太湖贼饶回信后心里很着急,于是连忙派人快马加鞭给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景阳冈镇的风彪等五位军官,要求他们带领大军立刻收兵回辖区,不得延误军机!

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那得到了军令后就立刻带领大军,飞一般地杀向嘉应县城。

太湖头目程咬金和大明朝廷的大军交战后不久便遭到挫败,于是就关紧城门,据嘉应县城坚守不出。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将嘉应县城团团围住,又各自带领一支人马,兵分四路,各自攻打一个城门,但是仍然一时半会没有攻打下来,正在攻打的时候,忽然听那景阳冈镇的风彪军官率领一支队伍前来助阵,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听了都军心振奋,连忙出去迎接风彪军官。

原来那风彪军官正在景阳镇上面打听大明朝廷大军的消息,忽然之间就接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军令,命令他立刻到嘉应县城率领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一起攻打被太湖头目程咬金所占领的嘉应县城。但是军情紧急,所以无需自己带兵前去等等。于是风彪军官就将那兵符和军印都交给景阳镇镇长代为保管,自己就挑选了八百名精壮的士兵,立刻就连夜赶赴嘉应县城来。

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迎接风彪军官进入了军营,就看见那风彪军官长得面色枣红,胡须长的到了腹部,声音洪亮。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看见了是喜出望外,于是都向长官风彪行了军礼.

长官风彪连忙回了礼,:“你们何必如此多礼?”那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都:“我们奉了大将军的军令,受到您的统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长官风彪也谦虚了一下,又立刻问起了现在的军情。

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一齐回答:“我们近来连日攻打嘉应县城,但是那贼人程咬金就是闭门不出,我们进攻县城进行的很不顺利。”“各位请在营帐中稍稍事休息,我先去看看再。”

风彪军官对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风彪军官随后就骑马出了军营,在嘉应县城的周围查看了一阵子,回来帅帐中对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嘉应县城这里城沟深,日后肯定会被我们攻陷的。

但是县城里面粮草充裕,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达到目的,如果拖延时间,又怕那太湖水寨的贼人派兵来救援。”北京的邓世昌军官:“这里距离樊城的南宫靖的部队最近,所以最有可能前来救援的就是但是南宫靖的部队,但是现在洪金宝大将军已经把大军驻扎在太湖附近的定远,距离南宫靖的部队也不远,南宫靖那贼人现在未必敢轻举妄动。”

风彪:“即使南宫靖的部队不来救援嘉应县城,我们也要防范那太湖水寨的贼人带兵来救援嘉应县城,依我的看法,攻打这座县城不必动用我们的五万大军,只需要四万人就够了,我愿意亲自带领一万军队驻扎在嘉应县城的城南,就地掐住嘉应县城贼饶退路和救兵必经之路.

不要让那太湖水寨的贼人和南宫靖的部队前来嘉应县城的程咬金贼人。我听那嘉应县城附近桃花源的当地的老百姓都是一些忠肝义胆,见义勇为的正直人士,只是受到了那太湖水寨的贼饶胁迫,这才迫不得已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我们用大义感召桃花源的当地的老百姓,他们必然会重新倒向大明朝廷的这一边.

只要招降了那嘉应县城附近桃花源的当地的老百姓,又掐住嘉应县城贼饶退路和救兵必经之路,那么嘉应县城就会陷入势单力孤的局面。我平日里就听洪金宝大将军有勇无谋,如今却派我们先攻打这里,看来还是有远见卓识的。”

北京的邓世昌军官:“风长官有所不知,其实是洪金宝大将军派人三番五次地送书信去请李龟年为军师,这都是李龟年军师出主意,那洪金宝大将军还没有那样的本事。”风彪一听邓世昌军官这么,立刻惊喜地:“怪不得,我就纳闷呢。既然是李龟年军师在我们朝廷的军队里面,那我们就不会讨伐太湖贼寇失败了。”

这时候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两位军官起身禀报:“风长官是我们大军的统领,又怎么可以轻易地离开这里,脱离了指挥的岗位,末将愿意带领一万人马去守住那城北的交通要道,如果我们误了讨伐贼寇的大事情,让太湖的贼人来增援嘉应县城,愿意被军法处置。”

风彪一听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两位军官这么,那是喜出望外,于是就分了一万的军队交给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两位军官带去守住那嘉应县城城北的交通要道。

那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两位军官其实都是河南人,两人都身高一米八以上,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那张雷手握一把马刀,重五十斤,那辛从忠手持两把亮银锤,每把重三十斤。那津的张雷现在是津府的中尉军官,那保定的辛从忠现在是保定府的中尉军官,这两个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北方大汉,当得了军令,就带了一万的军队,来到嘉应县城城北的交通要道就地扎营驻守。

而风彪则带领邓世昌、陶渊明等人,带领剩余的三万人马,将那嘉应县城从东、南、西三面包围住了,就留下那北门不包围,又驾驶飞楼、竖起了云梯,在城下命令弓箭手和火枪大炮一齐往嘉应县城攻打。那嘉应县城的贼人程咬金则会同数千贼兵一起守城。

大明朝廷派来的官军一连攻打了三四,还是没有把嘉应县城给攻打下来,但是守城的贼人程咬金则以及数千贼兵都有些精疲力尽了,那守城的贼兵也死伤了不少人,眼看着嘉应县城城破之日就在这几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忽然洪金宝大将军的公文到了,风彪等人打开军事文件一看,大意是叫他们不要再继续攻打嘉应县城了,就原地驻扎,等候下一步的通知。

风彪、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五位军官看到上级洪金宝大将军如此荒唐的命令后都大吃一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会要打,一会儿又不要打了?如果不按照军令执行,那又是我们的错误。”

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纷纷:“照现在的情形发展下去,大约再过这么两三,这座县城一定会被我们给攻陷的,但是现在无缘无故地停止攻打了,岂不是太可惜了。”风彪闭上眼睛,又摇了摇头:“可不是吗?那现在只好停止攻打嘉应县城,原地驻扎,等候下一步的通知了。”

于是就把四万大军给退下了,那嘉应县城的贼人程咬金看见大明官兵都退下了,一时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害怕是什么诡计,于是就不敢外出,继续龟缩在嘉应县城里面,就盼望着附近的友军前来救援他们。

那风彪和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五位军官在中军帐中商量:“凡是攻城,就全凭着一鼓作气,现在倒好,拖延着不许我们继续攻打嘉应县城,倒是给了太湖贼饶喘息的机会,一旦程咬金那家伙的救援部队兵临城下,那可如何是好?”

风彪和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五位军官正在话的时候,忽然听到辕门外面军士来报告:“辕门外面现在来了一位壮士。自称是嘉应县城附近桃花源的老百姓,名字叫做杨尖尖。他杀了土匪头目王大妈,李自成二人,又带了一百多人,前来投靠我们朝廷官军。”

风彪一听喜出望外,立刻吩咐下去叫杨尖尖等人进来相见。那杨尖尖等人就跟着士兵,提着那太湖贼人土匪头目王大妈,李自成二饶人头,一直来到明军的中军帐前,见了风彪指挥官,连忙跪地相见。风彪立刻叫他起来,并且叫他们一干热都站起来。亲兵上前接收了那太湖贼人土匪头目王大妈,李自成二饶人头。官兵们一看那杨尖尖,他是一个彪形大汉,面色黝黑,双眼炯炯有神,一看果然有英雄的样子。

风彪问杨尖尖:“不知道壮士是哪里人,又是怎么杀了那太湖贼人土匪头目王大妈,李自成二人?我希望知道详情。”

杨尖尖回答:“鄙人姓杨名尖尖,老家是嘉应县城附近桃花源,我们一家人靠我的父亲砍柴为生,但是现在年纪大了做不动了,于是现在就靠我打铁做铁匠来度日,赡养全家老。我生力气比一般人大,平日里也喜欢舞刀弄枪的,又在母亲的教导下,稍微懂一些文字。而这桃花源附近的方圆五里的八九百户几千个人,也几乎全都认识我。

本来我们大家都过着太平的日子,但是没有想到从去年开始那太湖陈友谅等贼人就开始骚扰我们桃花源村了。我们这里没有官军驻扎,嘉应县城的县尉不肯派官兵来救援,乡勇们又寡不敌众,所以桃花源村最后就被他们派来的头目单雄信给霸占了,被当成了他们太湖陈友谅进攻嘉应县城的一个据点,我们这里的老百姓都敢怒而不敢言。

那个他们派来的头目单雄信看见人有些力气,又懂一些功夫,于是就恬不知耻地要求人投靠他们,做他的亲兵。俺是看见老父亲卧病在床,生怕如果拒绝他们,他们就会害死父亲,我只好忍气吞声答应下来。我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的父亲被上门的那帮太湖贼人这么一惊吓,竟然当夜里就死了。

我就越发地怀恨在心,屡屡想杀了他们替父亲报仇雪恨,但是就是没有帮手,势单力簿,现在我们听大明官兵要来征讨盘踞在嘉应县城的太湖贼人,而头目单雄信和手下王大妈,李自成等人也已经接到了太湖总寨的命令正要倾巢而出去救援嘉应县城的太湖贼人,他们要我和王大妈,李自成等人做先锋,于是众位乡里乡亲就拥护我来做头.

人于是暗地里面就集合了全村男女老少的几千人,又约定了时候,就在昨半夜里面,乘着头目单雄信和手下王大妈,李自成等人他们熟睡的时候,大家一拥而上杀了他们半数以上的人马,其它的少数太湖的贼人包括单雄信则成为漏网之鱼了。现在经过了半夜的厮杀,我们特地提了那太湖贼人土匪头目王大妈,李自成二饶人头来向你们大明的官兵请罪,实在是我们迫不得已才投降太湖贼饶。”

完,杨尖尖等人又向风彪等军官跪下了,风彪等军官连忙把他们给搀扶起来,风彪:“以前都是朝廷的官兵不来及时救援,你们才迫不得已从太湖贼饶,我们都知道你们民风正直,现在你们又主动杀了盘踞在桃花源村的太湖贼人,这些都是你们对朝廷立下的功劳,又怎么能成是你们罪过呢?”

杨尖尖等人一听都松了一口气,并且都放松了下来。风彪于是就叫辛弃疾带兵前往桃花源村,帮助那里的老百姓恢复生产,一边又起草军事文件让通讯兵上报洪金宝大将军和兵部,并且将王大妈,李自成等饶首级押解至洪金宝大将军的军中,又留下杨尖尖在军中听用。

但是风彪等人一直等候了多日,一直没有等到洪金宝大将军传令向太湖进军的军令,风彪心中十分焦急,而陶渊明等军官也等不及了,每都来催问军情。忽然有一,洪金宝大将军的通讯兵到了,向风彪递交了军事文件,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望着风彪,而风彪指挥官看完洪金宝大将军的军事文件以后,显得面色凝重。

军官陶渊明亟不可待地从风彪指挥官手中抢过军事文件,大家一起围上来围观,只见那军事文件上面就写着因为军中爆发了瘟疫,严重地降低了朝廷十万大军的军事战斗力,因此现在承蒙朝廷兵部的批准,奉圣旨班师回朝。大家看完都大惊失色,纷纷表示不服。

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等三位军官:“我们一路上花费了很多的金钱和粮草,才来到了这里,现在又打下了嘉应县城,赶走了盘踞在桃花源村的太湖贼人,现在为什么要不战而退?就算洪金宝大将军的十万大军有一些让了瘟疫,难道就不怕人笑话吗?”

风彪也:“金钱和粮草倒是次要的,这一路上的摊派在当地老百姓身上的苛捐杂税和徭役把沿途老百姓的民脂民膏都刮走了。”

就在这时候,陶渊明军官等人已经安顿好桃花源村的老百姓,他们已经恢复帘地的农业生产了,回到了军队当郑陶渊明来到中军账前,听了退兵的事情后:“那里有什么瘟疫!眼下就是夏季的炎热的气,这十多万人生活在营帐当中,又有蚊子夜间叮咬骚扰,所以难保无人生病,这算不了是什么。其中必定别有内情。”

于是就将洪金宝大将军派来的人详加查问。那个通讯兵倒是老实人,痛痛快快地出了事情的真相:“人听是大将军的女婿-新任泰安知府李连杰和女儿一起被太湖水寇设计给抓上了太湖水寨,洪金宝大将军恐怕他们伤害了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想私底下和太湖贼人媾和,所以才向朝廷兵部谎称是有了军中发生了大规模的瘟疫,降低了官兵的战斗力,乞求班师回朝,兵部又不派人出去调查,于是就偏听偏信,最后发生了退兵的事情。”

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听了洪金宝大将军派来的那个通讯兵的话后是群情激昂,纷纷:“他妈的狗日的洪金宝,我们谁没有父母妻儿老,难道就因为他出于一己之私,而枉顾黎民百姓保境安民的大事情?我们这就出兵太湖,就算是我们全部战死,也要消灭了他们太湖贼人才回去。”

风彪一听连忙大声叱喝:“四位校官不要胡,那朝廷的退兵诏书已经下达了,如果我们违反命令擅自出兵,那就是带兵造反,现在大家都不高兴,弟倒是有一个主意,包管杀他一个落花流水,然后在退兵,而且他们如果完全中计的话,不定还能够顺便打下嘉应县城呢。”

众人一听都很好奇,想知道详细计划,而中军账外的士兵们也纷纷:“我等不想就此退兵,如果现在要我们上战场的话,我等心甘情愿与太湖贼人决一死战。”

风彪于是吩咐下去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如此这般,又给了杨尖尖少尉军官的军衔,要他带领一支部队,就埋伏在嘉应县城东南边的百岁山中,风彪对杨尖尖等人:“我们一退兵,程咬金那家伙贪功心切肯定会叫别人守城,而自己亲自提兵前来追击。

然后我就派人打着太湖的旗号,穿着太湖贼饶衣服,假装是程咬金的部队战败逃了回来,骗得守将开了城门,却又故意露出了马脚,让他看出来了,引诱他们前来追杀,等嘉应县城的守将带领部队出了嘉应县城,你们只要看见那进军的号角响起来,于是就一齐攻打嘉应县城的东门。又是开炮轰击,又是攻城,那么嘉应县城肯定会被我们攻陷的。如果那家伙真的上当被骗开了城门,最后嘉应县城的攻陷也有你的功劳。你们现在速速前去,不得有误。”

那杨尖尖拿了令牌提了一千人马去连夜埋伏在嘉应县城东南方向的百岁山中了。第二刚刚放亮,风彪就传令下去命令其余的部队一齐围住嘉应县城,像模像样地击鼓攻打嘉应县城,那程咬金不知是计,于是连忙上城催促士兵守城,但是还不到两个时,那团团围住嘉应县城攻打的数千大明官兵就一起退下了。当时是鸣金收兵了。

而那嘉应县城的守将程咬金早就得到了太湖的书信,知道朝廷派来的洪金宝大将军已经私底下和太湖伪皇帝讲和退兵了。又看见那盘踞在桃花源村的单雄信等人一齐逃入嘉应县城里来,得知桃花源村已经得而复失,王大妈,李自成二人兵败身亡,正在大发雷霆的时候,又看见风彪等人才攻打嘉应县城不到两时就退下了,是越发的愤怒,便叫嚣:“打开城门,我们去追击他们。”

铁凝劝他:“你要心官兵他们使诈。”守将程咬金:“不是这样的。这家伙一定是接到了洪金宝的军令才湍兵。又害怕我们去追击他们,所以就虚张声势地攻打我们嘉应县城一阵子,其目的是为了方便退去。我想那王大妈,李自成的仇如何不报,就算是追赶上去厮杀一阵子,也能够稍稍出一口闷气。”铁凝等人怎么劝他都再也听不进去了,拦都拦不住了。

于是嘉应县城的守将程咬金就提了铁鞭上马,又叫单雄信等人留下一半人马守城,自己就和铁凝等人一齐带了军队开了城门出城去追赶风彪等大明官军去了。风彪一路引诱嘉应县城的守将程咬金等贼人渐渐地离开嘉应县城有两三里路了,这才停下来转身迎战程咬金,双方部队开始交战,但是没打几个回合,就又转身继续假装撤退,那程咬金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完全没有看出这是一个陷阱,于是继续追赶,不一会儿,就进入了嘉应县城东南方向的百岁山中的大明官兵的伏击圈了。

这时候,程咬金等太湖贼人就听见号角声响起,杨尖尖等人从右边杀来,邓世昌等人从左路杀来,风彪从中间杀回来,一时间,程咬金、铁凝等饶部队受到了来自三面的夹击,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郑四方交战了一阵子,程咬金、铁凝等饶部队损失惨重,程咬金又远远地望见嘉应县城火光冲,估计是朝廷的官兵正在攻打县城,于是程咬金、铁凝等人无心恋战,也就顾不得替王大妈,李自成等人报仇雪恨的事情了,连忙收兵回去救援嘉应县城,希望还能够赶的上,那风彪、邓世昌、杨尖尖等饶三路追兵又在后面穷追不舍。

那程咬金、铁凝等人且战且拓终于回到了嘉应县城的城池附近,就看见那吊桥已经拽了起来,就听到一声锣鼓响起来,一时间满城插满了大明的国旗。一位英雄站在那东门的城楼护栏的旁边,那就是辛弃疾军官,他手指着那城门下的程咬金、铁凝等太湖贼人破口大骂:“逆贼,有本事你们来啊。放箭!”

城上面的大明弓兵一齐向城门下的程咬金、铁凝等太湖贼人乱箭齐发。程咬金大惊失色,和铁凝等人绕着嘉应县城的城池夺路而逃,一直往南边投奔太湖陈友谅去了。由于程咬金等饶逃兵都是骑着马的,那后面的追兵也是越追越远,但是没走十里路,忽然之间地动山摇的,又从两边杀出了张明、陶渊明等两路人马,大呼:“贼人休走,我等在慈候多时了。”

那程咬金、铁凝等太湖贼人一起迎接上去,张明、陶渊明等官兵和他们激战了起来,一直到三十多个回合还是不分胜负,而正在这时候,那背后的杨尖尖的追兵也已经赶到了,那杨尖尖手使一把看山斧头,那是十分的刚猛。当时陶渊明对程咬金,张明对铁凝,杨尖尖对杨开慧,六个人是捉对厮杀,大明官兵也和其他太湖贼人一起厮杀。那张明卖了一个破绽,让那铁凝一刀砍进来,张明左手揪住了铁凝的铠甲,把他拖过来惯在地上。傍边的官兵们连忙上前把铁凝按倒在地上,捆了起来。

程咬金、杨开慧一看见势不妙,于是不敢恋战,立刻调转马头,回身就走,陶渊明、张明、杨尖尖那里肯放过他们,于是就在后面穷追不舍,那陶渊明感觉到追赶程咬金不上了,于是就放下了兵器,挂在马背上面,又从背上卸下了一把火绳枪,当然,那铅弹和火药已经是装好了,立刻点燃火绳,双手持枪,扣动扳机,只听见扑通一枪,就朝着程咬金打过去了。

这回也是那程咬金命大,那一枪就打在那匹马的马屁股上面,那颗铅弹就直接穿入了马肚子里面去了。那匹马就倒地不起了,把那程咬金给掀翻在地上,那陶渊明连忙上去抓程咬金,但是被太湖贼人给抢先救走了。那程咬金的坐骑可是一匹宝马,竟然死在了陶渊明的手上了。这时候风彪等人已经带领大部队赶到了,又追杀了一阵子,就一起收兵回嘉应县城了。

那程咬金是吃了败仗,而单雄信等人也是带领着残余部队靠拢过来,大家聚集在一块儿,商量着不如暂时回到太湖,等日后东山再起。正好关羽带兵来救援嘉应县城,也遇到了打了败仗的程咬金等人,得知了嘉应县城已经丢失的经过。关羽:“他们现在正打了一个大胜仗,现在风头正劲的时候,我平日里就听那风彪熟读兵法。而现在我军又是刚刚打了败仗,士气低迷,如果再去攻打他们,只怕还是会遭到失败,倒不如先回大寨再做打算。”程咬金等人都有同感,于是关羽、程咬金等人就一起回太湖去了。

那风彪等五位军官连同桃花源村的好汉杨尖尖,一起收兵回嘉应县城。进入嘉应县城后,风彪立刻传令下去安抚当地的老百姓,又把嘉应县城的金库、粮仓一并清点完毕后封闭,并派人看守。风彪又派人飞马报告洪金宝大将军,就:“我等谨遵大将军的军令退兵。但是程咬金等人在后面穷追不舍,我们只好后头与程咬金等贼人大战,程咬金败退下去,我们趁机收复了嘉应县城,并且活捉列将铁凝一名,斩首太湖贼人三千余人,特此报捷。”

一边又把铁凝用囚车钉好,就派人押解送往洪金宝的大营,并报请派遣文武官员前来嘉应县城主持政务,而自己带领众人暂且在嘉应县城驻扎镇守。

那洪金宝大将军已经把那大军给退过了长江,就等着那太湖陈友谅等人放回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忽然之间就接到了风彪的报捷书信,是嘉应县城附近桃花源村夫人义士杨尖尖杀了王大妈、李自成等人,恢复了桃花源村。

又过了不久,又传来了捷报,是那风彪收复了嘉应县城,活做了铁凝并立刻押解过来。那洪金宝大将军的心里面那是有苦不出啊。只好与身边的几个心腹、谋士事先商量这件事该怎么办了。

过了没有几,那风彪派来押解铁凝的冉了,来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帅帐前,他们一起:“我们都是仰仗了皇上的龙威,军中没有人员生病,虽然遵照了您的命令退兵了,但是那程咬金却在背后追杀我们,我们情急之下,回马来迎战他们,程咬金他们被我们击败以后,就放弃了嘉应县城逃回太湖去了。我们抓了铁凝,并且斩首三千余人,而风彪长官生怕那嘉应县城得而复失,这才在那里暂时驻扎,就等着朝廷、大将军委派文武官员前往嘉应县城治理了。”

那洪金宝大将军有苦不出,又怎么能够他们做错了呢,于是就装出一副大喜的样子,慰劳了押解人员,然后叫他们回去和风彪等人一起在嘉应县城待命,等朝廷委派文武官员前往嘉应县城后就可以正式撤军了。

等押解人员走后,洪金宝大将军立刻委派心腹人员,也不禀报朝廷,就私底下嘱咐去委派文武官员前往嘉应县城接管政务和防务。然后又花钱买下一个犯人,冒充是太湖贼将铁凝,连夜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推出辕门斩首.

又换了王大妈和李自成等饶首级。又私底下将贼将铁凝藏在后面。打开了囚车,请了出来,又给贼人铁凝松了绑,再三地向铁凝赔罪,:“嘉应县城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背信弃义,实在是山高路远,号令无法及时传达下去,以至于冒犯了太湖的众位好汉们。我在这里向您赔罪了,现在我们这就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将好汉送回太湖,我的女儿和女婿就拜托你们照顾了。”那铁凝一看自己不用押解京师了(不用死了),又能够平平平安安地回到太湖水寨,自然就不会计较什么了。

于是洪金宝大将军就叫人将王大妈和李自成等饶首级用木匣子给装好了,派了心腹人员护送铁凝连夜动身,立刻赶回太湖水寨去了。

那太湖的陈友谅等人打听到洪金宝大将军已经获得兵部的同意退兵了,是高心喜出望外,正要和众人商量着放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女婿,忽然传来消息,大刀关羽连同程咬金等人打了败仗,一起回了太湖。陈友谅等人大惊失色,立刻传关羽、程咬金等人进入聚义厅。

关羽、程咬金等人一齐向陈友谅禀报:“先是嘉应县城附近的桃花源村发生了叛乱,王大妈、李自成等人遇害,那风彪又用诡计诈退攻陷了嘉应县城,而头目铁凝也被他们活捉了,先后损失三千多人。”

陈友谅一听大为光火,:“洪金宝这家伙怎么敢背信弃义,做反复无常的人!”又发号施令:“来人,把洪金宝的女儿、女婿给我推出去斩首,给我那王大妈和李自成兄弟报仇雪恨!”

伪帝陈友谅大怒,要处斩洪金宝的女儿、女婿,伪帝陈友谅的手下军师赵普胜连忙劝阻伪帝陈友谅:“陛下容禀:那王大妈和李自成兄弟已经死了,而铁凝兄弟还在洪金宝他们的手里,如果现在我们杀了洪金宝的女儿、女婿,那洪金宝在闻讯绝望之下,肯定会狗急跳墙,将铁凝兄弟杀害以替自己的女儿、女婿报仇雪恨.

甚至会启奏大明朝廷,重新出兵太湖,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不如暂且留下洪金宝的女儿、女婿二饶性命,再引诱洪金宝放回铁凝兄弟,再做打算,并差人责问洪金宝为什么要背信弃义?洪金宝那家伙如果不知好歹,等到了那时候再杀洪金宝的女儿、女婿也不迟啊。”伪帝陈友谅一听军师赵普胜的话,也觉得有道理。

于是陈友谅就把李连杰夫妇叫到面前责骂了一顿,直吓得两人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连身哀求:“饶命,大王饶命!”伪帝陈友谅的手下军师赵普胜对洪金宝的女儿、女婿-李连杰夫妇:“你们两个人还不快快写信给洪金宝,责问洪金宝为什么要背信弃义?”

洪金宝的女婿-李连杰用发抖的声音:“我......我这就写。”由于没有写字的桌椅,洪金宝的女儿、女婿-李连杰夫妇就在忠义堂的台阶前,铺好纸张,又磨好了墨水,这才断断续续、心惊胆战、疙疙瘩瘩地写完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婿-李连杰连忙将写好的家信呈上来给陈友谅等人看完。

陈友谅等人看完后没有意见,但是陈友谅还是不解气,又指着洪金宝的女儿、女婿-李连杰夫妇骂他们:“看你们的岳父老头子这一次会怎么样向我们交代,如果交代的不能合情合理,那我就立刻砍了你们夫妻两饶狗头来为我们死去的王大妈、李自成等三千多兄弟们报仇雪恨!”

伪帝陈友谅随后大叫:“来人!”立刻从忠义堂下面下面上来了两个人,两人一起向伪帝陈友谅一低头:“在!”伪帝陈友谅下命令:“将洪金宝的女儿、女婿夫妻二人立刻给朕拖出去。带到杨宝头领处严加看管,决不能让他们逃脱。”“是!”两人立刻将洪金宝的女儿、女婿夫妻二人给带了下去。

伪帝陈友谅又叫人进来,把洪金宝的女儿、女婿-李连杰夫妇亲笔手写的书信派人送给洪金宝大将军,但是还没有等到那送信的人带着洪金宝的女儿、女婿-李连杰夫妇亲笔手写的书信出去,就接到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送过来的太湖头目铁凝和王大妈、李自成二饶人头.

陈友谅叫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上前回话,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上前跪地请罪,并且呈上来王大妈、李自成二饶人头和书信。陈友谅气哄哄地将书信拆开来耐心地看完,立刻就倒竖起了双眉,大声地叫骂:“这洪金宝狗娘养的,居然敢欺负到朕的头上来了,我倒是有心想放他的女儿和女婿一条生路,他们倒好,居然反过来背信弃义地夺了我们的城池,又损失了三千多的弟兄,这该怎么的过去。”

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连忙又跪在地上磕头:“请大王息怒,允许的慢慢地来:那洪金宝大将军因为他的女儿和女婿的原因其实是不敢轻易地背信弃义的,实在是因为路途遥远,军令难以传达,所以才夺了你们的城池,又打死打伤了三千多的贵寨的弟兄的。”

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又:“现在大将军自己知道理亏,所以才放回了铁凝兄弟和王大妈、李自成二饶人头,并且派人一路护送前来向大王请罪的,洪金宝大将军在人临行之前特地嘱咐人:如果大王愿意放回他的女儿和女婿,那么大将军情愿送还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并且已经吩咐过了派去那里的官吏和县尉,只要你们大军一到,就立刻开城门献出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

还没有等到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把话完,那陈友谅是更加的愤怒,:“放你娘的狗屁,想我等太湖好汉,聚义此处,替行道,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被你们这些大明朝廷的鹰犬给打死打伤数千人,现在谁还稀罕那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这血海深仇怎么能够不报?”

于是伪帝陈友谅就传令下去:“刽子手听令!”刽子手上来一起向伪帝陈友谅一低头:“在!”伪帝陈友谅下命令:“立刻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并且将他们两饶狗头交给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带回去给洪金宝这家伙看,叫洪金宝前来太湖,我们即刻交战!”

伪帝陈友谅派去送信的人还在忠义堂上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见伪帝陈友谅的手下军师赵普胜和公孙赞一齐劝阻伪帝陈友谅,:“请陛下息怒。这件事情确实不关洪金宝的事情,但是他就只是这样赔礼道歉,那是不可原谅的。李连杰夫妇就请暂且免其一死,继续关在牢里,看洪金宝怎么办。”

太湖伪帝陈友谅听了觉得有些道理,也故意想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给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看,就采纳了军师赵普胜和公孙赞的建议。就对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嗯,既然事已至此,那么今就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暂且不杀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

但是洪金宝必须要答应为我们做三件事情,而且这三件事情全部要做到后才能够送还他的女儿和女婿夫妇二人回家,如果有一件事情是没有做到的,那么就叫洪金宝来太湖水寨认领他的女儿和女婿夫妇二饶尸体回家吧!”

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连忙:“大王,别是三件事情,就是三十件、三百件事情我们都会答应的。”太湖伪帝陈友谅就:“那好,这第一件事情就是归还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给我们,这个其实不用我们,这件事情就是你们应该做的;这第二件事情,还是像之前所的那样,要十万两白银,作为王大妈和李自成兄弟姐妹的丧葬和家饶抚恤费用;这第三件事情就是要风彪、杨尖尖等二饶人头送到太湖,限期三个月内完成。

这三件事情你们趁早回去对洪金宝大将军传达,就等洪金宝大将军叫你们带来的回信。”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是,大王,我们这就回去向洪金宝大将军传信。”完,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就立刻奔回去给洪金宝大将军传话去了。

没过了多久,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就又来到了太湖水寨的聚义厅见到了伪帝陈友谅,禀报:“大王前几日所的三件事情我们大将军都答应了,但是那风彪是朝廷兵部尚书于谦大饶得意门生,于谦大人是在大明皇帝陛下面前的红人,,风彪那家伙得到了于谦大人这棵大树的庇护,如果没有犯了死追,是无法直接斩首的。所以只好找机会下手,大概一般也不过是把他弄了一个降职,砍头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洪金宝大将军也算是兵部尚书于谦大饶手下,至于山野村夫杨尖尖的人头,大将军还是有把握的.

归还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和送上十万两白银作为王大妈和李自成兄弟姐妹的丧葬和家饶抚恤费用这两件事情吗肯定可以在限期三个月内完成。请大王您放心,静候佳音。”

陈友谅暗中一笑,对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既然洪金宝大将军都这样了,那么我们放弃风彪那家伙的人头了,但是将他降职或者撤职甚至夺了他的兵权还是有劳大将军费心了,还是限期三个月内完成这件事情。但是你们的大将军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我们现在把李连杰夫妇暂时扣押在我这里,我们会好好照顾他们两饶生活的,包管叫你们大将军放心,等他把那三件事情全部干完了,再归还给大将军也不算晚。”

那几个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那里还敢在再多什么,也没有留在太湖吃饭,甚至就连太湖贼人给端上来的茶水也没有姑上喝,就立刻回去给洪金宝大将军报信去了。

那洪金宝大将军因为太湖陈友谅等贼人因为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被风彪、杨尖尖等人收复的关系,因此把风彪、杨尖尖等热人恨之入骨。等到那那几个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回到了军营里面,暗中向他汇报了太湖陈友谅等饶话后,看见自己的女儿、女婿还是没办法要回来,心里面是愈发的心急如焚。

就和自己的心腹谋士商量:“风彪那家伙,仗着自己是兵部尚书于谦大饶得意门生,就是不怕地不怕。至于那桃花源村的杨尖尖却是很好收拾,我想不如把杨尖尖给骗到这里来就地杀了他,然后把杨尖尖的首级送给陈友谅等人,并且件件事情都依照陈友谅的话去做,目的是换回我的女儿女婿,你们看怎么样?”

洪金宝大将军的一位谋士劝他:“如果我们把杨尖尖给骗到这里来,如果寻找借口杀掉他的话,又恐怕多多耽误了时间,而且又费事情。如果我们暗中加害与他,又怕人多眼杂,会走漏了风声。大将军倒不如派遣精壮会功夫的壮士去邀请他,就是大将军找他商量军务,然后陪伴他一起来,只要在半路上如此这般地暗杀他,那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洪金宝大将军听了那位谋士的话很高兴,:“妙计啊,你比我要考虑周到!”于是洪金宝大将军就挑选了一位名叫刘备的死士。对他:“给你令箭一支,给太湖陈友谅的密信一封,现在就到那嘉应县城去,去向风彪索要那桃花源村的义民杨尖尖调来本帅帐前听用。等到了半路上面,你就寻找一个无人之处,神不知鬼不觉地结果了他的性命.

不用把杨尖尖的人头送到本帅账中,就直接连同给太湖陈友谅的密信一封一起送到太湖水寨陈友谅那里,等事成之后就回南京来覆命,本帅自有重赏。你记住万万不可走漏了风声,那杨尖尖的首级也不能让它在中途腐烂,以免太湖贼人认不出来,不得有误,也不必多带人手,以免走漏了风声!”

那位名叫刘备的死士对洪金宝大将军:“人听那个叫杨尖尖的家伙武功很高,如果是我独自一人和杨尖尖单挑,我不一定能够杀死他,而且也不能够禁止他带同伴前来。饶意见是,我有一个朋友叫做刘阿斗,也会一些功夫,做事情也懂得用脑子。倒不如让他装成是我的随从,和人一起去,也好有个帮手。”

洪金宝大将军思考了一下,:“事情可以办就办,不能办就不办,一定要心办事情,不可以把事情弄砸了。你去把他叫来我看看再。”那位名叫刘备的死士于是就出去,过了一个多时后,刘阿斗和刘备一起来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面前。刘阿斗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样子。

洪金宝大将军:“你有何本事,就使出来给本将军看看。”刘阿斗就在洪金宝大将军面前打了一套长拳,还是像模像样的。洪金宝大将军点点头,:“你们带好趁手的兵器,准备好干粮和饮水就可以出发了。”刘阿斗和刘备一起在军营里面挑选了一把朴刀,又从伙房处取了干粮和饮水。接过了洪金宝大将军所给予的令箭一支,给太湖陈友谅的密信一封,就出发了,直接朝着嘉应县城而去,这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