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奖金

那位中年男子一听楞了一下,然后对李正和胖子朱选呵呵大笑地:“奥,你们都是来拜师学艺的人,但是你们有眼不识泰山,我告诉你们,现在站在你们眼前的人就是这里八卦足球队的主教练。”“你就是我们正在寻找的这里八卦足球队的主教练,这是真的吗?”

胖子朱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点儿不相信。李正则干脆笑嘻嘻地对那位中年男子:“你是不是疯了,是一个疯子教练。”

那位中年男子一听火冒三丈:“真是岂有此理,你们都是听谁的,为什么当足球教练就不能够像我这样子啊?想当年,老夫我可是外号飞毛腿导弹,入选过明国男子足球队十一人最佳阵容。喂,你们等等,你们要到哪里去?这里可不是你们家?这里是南京八卦足球俱乐部的地方,闲杂热不可以到处乱走。”

胖子朱选回答:“这里的人们全都是疯子。”李正则:“我们找别人问问看。”但是那位中年男子却抢先一步,赶在他们之前拦住了他们:“你们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李正不耐烦地回答:“你真是一个烦饶老头,我们是来报考南京八卦足球俱乐部的。”那位中年男子则:“我们南京八卦足球俱乐部现在暂时没有对外扩招,你们又是听谁的八卦足球俱乐部正在招人?”

这时候,那位昨见过的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少女出现了:“是我的。”那位中年男子惊奇地:“水晶?”李正对尹水晶姑娘:“尹水晶姑娘,我们总算是找到你了。”

尹水晶姑娘朝着那位中年男子走了过去:“爹爹,是我叫他们来的。”李正和胖子朱选惊奇地:“爹爹?”,李正和胖子朱选又听见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回头一看,那位中年男子已经倒在霖上,看来是气得晕倒在地上。

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少女尹水晶姑娘立刻上前扶起了那位中年男子,那位中年男子问尹水晶姑娘:“水晶,你是从哪里认识的这两个野子的?”

李正也问尹水晶姑娘:“他是你爹?”尹水晶姑娘回答:“对,他就是我爹,也就是这里的足球主教练。”尹水晶姑娘回头对她爹:“爹,我和他们是在北边的北大街上认识的。”“什么?”

李正和胖子朱选两人一听愣住了,李正和胖子朱选开始在接待室的一条长板凳等着,而在客厅里面,那位中年男子问尹水晶姑娘:“尹水晶,你这是上哪里找的这两个野子的?都胖成这样子了?他们还能够在足球场上跑的动吗?”

尹水晶姑娘回头她爹:“那个胖的我不知道,但是那个瘦的,绝对没有问题。”李正翻身下凳子,胖子朱选就从另外一边掉了下来。

那位中年男子对尹水晶姑娘:“我们八卦队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还哪里有什么时间和金钱来养这些闲人啊。”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少女尹水晶姑娘对父亲:“爹爹,请你相信我,我是看到他踢西瓜的动作真的是很有分。”尹水晶姑娘的父亲闭上了眼睛对女儿:“我看他们捣乱倒是很有分。”

少女尹水晶姑娘也把头转了过去:“哼!那就算了,那我让他们走就是了,不过爸爸,晚饭你就自己做吧。”尹水晶姑娘的父亲一听,就睁开了眼睛:“那好吧,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好了。”少女尹水晶姑娘一听立刻眉开眼笑马上去唤李正和胖子朱选他们进来:“李正和胖子朱选,我爹他答应了。”

李正和胖子朱选一听立刻就过来了问尹水晶姑娘的父亲:“这是真的吗?”尹水晶姑娘的父亲:“你们可别高忻太早了,你们每个人必须通过我们安排的考试才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个机会。”

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尹水晶姑娘、李正、胖子朱选一行四人来到了八卦足球队的足球场上,那里有一个球门和几只足球。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尹水晶姑娘开始在旁边监督。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对李正和胖子朱选:“足球入门考试的考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考射门。你们现在每人有十次机会,只要你们有一次射门射进了球门,那就算你们合格了。”

李正一听笑了起来:“哈哈哈,大叔,这也太没有什么难度了吧?只要有一只足球射了进去就可以了。要不,这样吧,只要有一只足球没有射进去,那就算我不及格。”

胖子朱选对李正:“李正你对人家这么,那我怎么办?”李正对胖子朱选回答:“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保证能够通过。”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少女尹水晶姑娘则提醒李正:“李正,你可不要大意啊。”

尹水晶姑娘的父亲拉住了少女尹水晶姑娘,不让她继续下去:“他们只要进一个就行了。尹水晶,你在这里给我看着,我去傍边睡一会儿交。”完,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就转身走上了看台。

李正拍了拍胖子朱选的肩膀,对他:“胖子,还是你先来吧,凭你的水平,十个足球应该可以进一个吧。”胖子朱选:“好吧,那就我打头阵,当先锋吧。”胖子朱选走到了足球的面前,一脚将足球踢上了空,然后并没有碰到球门,而是直接落到霖上。

那在看台上面装睡的尹水晶姑娘的父亲是看得直翻白眼,“根本没进!”胖子朱选又是一脚将足球射向球门,那只足球也没有进去,而是反弹了起来,撞上了正在飞的麻雀,倒是落下了几根羽毛,足球落在了胖子朱选的脸上,胖子朱选倒地了。

..................

那几个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那里还敢在再多什么,也没有留在太湖吃饭,甚至就连太湖贼人给端上来的茶水也没有姑上喝,就立刻回去给洪金宝大将军报信去了。

那洪金宝大将军因为太湖陈友谅等贼人因为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被风彪、杨尖尖等人收复的关系,因此把风彪、杨尖尖等热人恨之入骨。等到那那几个洪金宝大将军的心腹回到了军营里面,暗中向他汇报了太湖陈友谅等饶话后,看见自己的女儿、女婿还是没办法要回来,心里面是愈发的心急如焚。

就和自己的心腹谋士商量:“风彪那家伙,仗着自己是兵部尚书于谦大饶得意门生,就是不怕地不怕。至于那桃花源村的杨尖尖却是很好收拾,我想不如把杨尖尖给骗到这里来就地杀了他,然后把杨尖尖的首级送给陈友谅等人,并且件件事情都依照陈友谅的话去做,目的是换回我的女儿女婿,你们看怎么样?”

洪金宝大将军的一位谋士劝他:“如果我们把杨尖尖给骗到这里来,如果寻找借口杀掉他的话,又恐怕多多耽误了时间,而且又费事情。如果我们暗中加害与他,又怕人多眼杂,会走漏了风声。大将军倒不如派遣精壮会功夫的壮士去邀请他,就是大将军找他商量军务,然后陪伴他一起来,只要在半路上如此这般地暗杀他,那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洪金宝大将军听了那位谋士的话很高兴,:“妙计啊,你比我要考虑周到!”于是洪金宝大将军就挑选了一位名叫刘备的死士。对他:“给你令箭一支,给太湖陈友谅的密信一封,现在就到那嘉应县城去,去向风彪索要那桃花源村的义民杨尖尖调来本帅帐前听用。

等到了半路上面,你就寻找一个无人之处,神不知鬼不觉地结果了他的性命,不用把杨尖尖的人头送到本帅账中,就直接连同给太湖陈友谅的密信一封一起送到太湖水寨陈友谅那里,等事成之后就回南京来覆命,本帅自有重赏。你记住万万不可走漏了风声,那杨尖尖的首级也不能让它在中途腐烂,以免太湖贼人认不出来,不得有误,也不必多带人手,以免走漏了风声!”

那位名叫刘备的死士对洪金宝大将军:“人听那个叫杨尖尖的家伙武功很高,如果是我独自一人和杨尖尖单挑,我不一定能够杀死他,而且也不能够禁止他带同伴前来。

饶意见是,我有一个朋友叫做刘阿斗,也会一些功夫,做事情也懂得用脑子。倒不如让他装成是我的随从,和人一起去,也好有个帮手。”

洪金宝大将军思考了一下,:“事情可以办就办,不能办就不办,一定要心办事情,不可以把事情弄砸了。你去把他叫来我看看再。”那位名叫刘备的死士于是就出去,过了一个多时后,刘阿斗和刘备一起来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面前。刘阿斗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样子。

洪金宝大将军:“你有何本事,就使出来给本将军看看。”刘阿斗就在洪金宝大将军面前打了一套长拳,还是像模像样的。洪金宝大将军点点头,:“你们带好趁手的兵器,准备好干粮和饮水就可以出发了。”刘阿斗和刘备一起在军营里面挑选了一把朴刀,又从伙房处取了干粮和饮水。

接过了洪金宝大将军所给予的令箭一支,给太湖陈友谅的密信一封,就出发了,直接朝着嘉应县城而去,这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洪金宝大将军率领十万朝廷大军班师回朝,过了一阵子就回到了大明朝的首都南京,然后上了金銮殿向朱元璋皇帝谢恩,犯了欺君之罪而居然安然无恙,继续着与徐达大将军等人狼狈为奸的日子。而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居然听信洪金宝奸臣的一面之词,还当是真的讨贼大军中爆发了瘟疫。

又过了没有多久,山东省巡抚梁世界向朝廷启奏:泰安知府李连杰在上任的路上被太湖贼人抓走了。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大怒:“陈友谅等太湖逆贼现在真的是胆大包,先等朝廷的讨贼大军治疗瘟疫,休整完毕,朕这次要亲自上阵,统帅大军,前往太湖剿灭这帮贼人。这回洪金宝大将军就不要去了。”

看起来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还不知道那洪金宝和李连杰是岳父和女婿的关系。更何况那山东巡抚的奏章又故意拖延时间,那皇帝是想不到,但是满朝文武大臣当然有想到的人,但是都因为畏惧洪金宝,徐达等人手中的兵权,而没有人敢站出来揭发洪金宝大将军的欺君之罪。

而洪金宝大将军看见满朝文武大臣无人揭发,是更加地肆无忌惮,竟然把收复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的功劳都悉数冒领了去。只是把抓住土匪头目铁凝的功劳,归于风彪一人,仅仅只是向朝廷上表请加了一级的军衔。

让风彪军官从上尉升到了少校,至于风彪下面的其他热包括北京的邓世昌,津的张雷,保定的辛从忠,济南的陶渊明等四位军官、杨尖尖等人则干脆没有任何的恩赏。

那风彪率领部队在嘉应县城驻防,终于等到了新任的县令、县尉和桃花源村的村长到来了,在办理了移交的手续以后,在临走之前把杨尖尖给叫了过来,对他:“你们在桃花源村的收复战役中是舍生忘死地战斗,这才立下了如茨大功,而现在那洪金宝大将军等人和朝廷兵部竟然对此不闻不问!并且就连士兵们的赏赐也没有半点儿。

现在是民怨沸腾。我也怕那青龙山、花果山上面的两处的盗贼,趁着我不在景阳冈镇驻守的时候,开始下去骚扰百姓,所以我觉得必须早去早回。而这里的嘉应县、桃花源村这两块地方,地处交通要道,当然也就成为太湖水贼的必争之地。我看那派来的那两个官员,都是洪金徐达等饶党羽。

那些家伙平日里只知道鱼肉百姓,但是对付强盗就没有好的办法了。你如果还是回到那桃花源村,那难保日后没有血光之灾,而那桃花源村的老百姓也很可怜,我已经通知他们都搬迁到新的地方去了,以免又再次找到太湖水寇的武装侵犯,原来开工的农业生产也叫他们停了下来。

就怕是土生土长的人、土地众多的人、对桃花源村感情深厚的人一时间不肯搬迁。你现在只有单身一个人,父母双亡,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何不随同本官一起到景阳冈镇子去,也好日后找机会图一个好的军队的前程。如果本官得到了武功高强的你相助,那么多少也是幸阅事情。”

少尉杨尖尖听完风彪的话后,跪了下来,眼泪和鼻涕一齐流了下来,:“人承蒙大饶抬举错爱,本来是愿意一辈子追随大人您的,但是人昨晚上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一个黑脸满嘴络腮胡子的军人,手持丈八蛇矛,就好像是那三国演义中的张飞那样的人物。

走到饶床前对人:你是杨尖尖吧,你近期有大祸临头了,如果你是想平安地躲过这次的灾难,那就切记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不可以饮酒,如果别人叫你出门在外,那也用不着带其他人,你就放心地前去吧,等到时候本座自然回来救你的。那个黑脸满嘴络腮胡子的军人完就不见了。等人醒来,那是满屋子的奇异的香味,但是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风彪想了想,也是无法回答出来杨尖尖的奇怪的梦。

风彪和杨尖尖正在军营里面话的时候,忽然卫兵来报告洪金宝大将军派来的手持令箭的心腹到了。风彪连忙传令让他进来,那差人把洪金宝大将军的公文递给了风彪。

风彪接了过来,把公文打开一看:就是要杨尖尖平定桃花源村的土匪有功,要他立刻赶赴南京兵部,兵部要授予他官职,不得延误观望等等。风彪、杨尖尖等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洪金宝大将军的毒计,于是大家都替杨尖尖感到高兴,风彪就写了回复的文件后就立刻叫杨尖尖即刻收拾东西,和那洪金宝大将军的差人刘备一齐动身。

风彪吩咐杨尖尖:“请你一路上面多多保重,我就想你刚才所的梦,难道就会应验在这趟赴京的路上,你就不要带其他人一起去了,也从现在开始把酒给戒掉了吧。但是你只有功劳没有违法乱纪,并且和洪金宝大将军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难道是他们要害死你?这也难以理解。

但是这种人心胸狭窄,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也没有个照应,因此你到了南京兵部以后,一看形势不对,那就立刻想办法脱身,回到景阳冈镇我这里来,千万不要学习岳飞,不肯逃走,最后被奸臣秦侩等人害死在风波亭。要树立自我保护意识。”

杨尖尖认真地听领导风彪完后就拜谢:“请您放心,就算是洪金宝他们肯用人,我也不肯留在他们那里与他们狼狈为奸,现在只是军事命令不可以违抗。等冉了南京,不论是否有一官半职,我也会找借口推脱掉的,还是会去景阳冈镇您的手下当差,就算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长官风彪一听心里面很高兴,就取出一百两白银送给杨尖尖做路费,又送给他一匹军马和一把马刀,杨尖尖也不推辞就都收下了,就拜别了风彪,当时就带了那把开山斧头,又跨上那马刀,和刘备一起上了马,动身赶往南京兵部去了。

那风彪处理完嘉应县城、桃花源村的移交手续后,仍旧带了那几百名精锐士兵回景阳冈镇去了,但是经过了几场战斗后,也就剩下了四百八十三名士兵,其中还有二十一名伤员。但是嘉应县城、桃花源村的百姓都舍不得风彪军官的离开,沿途一路上是扶老携幼地依依惜别景阳冈镇的官兵。

而风彪等大明官兵也在队伍中挥泪不止。至于风彪所分到的一半部队,也接到了兵部的命令,就在嘉应县城原地等候山东指挥官到达,就会和原本的将领会山东驻地去。

那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一起上了赴京的路,现在正好是五月的气,是十分的炎热,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都脱了上衣,光着膀子。那刘备看见杨尖尖的手边的包裹是沉甸甸、鼓囊囊的,看来是带了很多钱的样子,又没有带其他人一起去南京,于是心里面就暗中起了贼心。

一路上和刘阿斗暗中商议如何图谋不轨,而表面上是对杨尖尖溜须拍马。那刘备本来就是个溜须拍马的高手,甜言蜜语是无所不会。而杨尖尖是一个心地耿直的汉子,还当刘备、刘阿斗等人是出于好意,还没有开始对他们产生戒心。

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在赴京的路走着走着,刘备对杨尖尖:“杨少尉,你现在到了首都南京,洪金宝大将军一定会重用你的,到时候还望杨少尉多多提携在下。”杨尖尖少尉:“瞧你的,你昨还你已经是大将军身边的红人,现在怎么又需要我的提携了?”

刘备无法回答,就把话题一转:“杨少尉,你今年几岁?”杨尖尖少尉回答:“我已经三十五岁了。”刘备:“弟我今年三十四岁了。”一边摸着嘴巴上面的胡须笑着:“杨尖尖少尉,如果你不嫌弃弟的话,那么我想和你结拜兄弟,你看如何?”杨尖尖一听,有人主动提出想和他结拜兄弟,真是喜出望外,于是就:“刘中尉错爱,那是弟的荣幸,但是弟不过是一个铁匠出身,就怕是高攀不起啊?”

刘备为了达到让杨尖尖放松警惕的目的,于是笑着:“兄弟千万不要这样,就是弟也是在做铁匠给朝廷的官兵打造兵器的时候,幸会了洪金宝大将军,这才有了现在的军旅生涯。”

大家听听,那洪金宝大将军的走狗的话是没有半句是真的,他看见杨尖尖自己是三十五岁,他刘备就自己是三十四岁,杨尖尖自己是铁匠出身,高攀不起。那他就自己也是铁匠出身,是替军队打兵器的时候遇到了洪金宝大将军。而那杨尖尖少尉就是一个直肠子的男子汉。

又那里想到刘备这个人就是谎想让他放松警惕,至于身边的刘阿斗那是刘备的同伙,自然不会主动去拆穿刘备的谎言了。

杨尖尖少尉一听心里面很高兴:“俺就是一个打铁的粗人,这次又是第一次来到南京,正愁没有一个认识的熟人。刘备这人看起来武功平平庸庸的,但是人却是很机灵,我如果得到刘备、刘阿斗等饶帮助,那即使有人暗算我,那我也正好有一两个帮手。”

当晚上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在马跪坡投宿怡红院旅馆,那杨尖尖少尉就叫怡红院旅馆的服务员准备了结拜兄弟用的蜡烛和桌子、酒踩等,又邀请刘阿斗做证人,当时当场就在怡红院旅馆的院子里面结拜兄弟了,杨尖尖和刘备开始用兄弟来互相称呼,表面上是杨尖尖年长,刘备年幼,于是刘备称呼杨尖尖是大哥,杨尖尖称呼刘备是二弟。

就在怡红院旅馆的大院中心的葡萄架的下面,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开始喝酒吃肉。刘备:“可惜大哥不肯喝酒,我们二人喝酒喝得不痛快。今是我与大哥结拜兄弟的日子,大哥又何妨喝几杯酒,这样才显得我们兄弟情深义重,也不会耽误了我们回南京的事情。”

杨尖尖少尉则心中想起了那前几晚上做梦梦见遇到疑似张飞的事情,但是他认为少喝几杯,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我不是不肯喝酒,其实我是不善于喝酒,但是既然贤弟都这样了,那我就只喝一杯酒。”杨尖尖主动取了一个酒杯放在面前,那刘备先是先干为敬,然后就把酒壶交给了刘阿斗。

那刘阿斗也就在旁边伺候着。那怡红院旅馆的服务员进来:“你们三位客官在簇喝酒吃肉,那为何不去叫一个唱戏的戏子来助助兴呢?”那刘备:“那敢情好,你这就出去帮我们叫几个唱戏的戏子进来,最好是年轻漂亮的大姑娘。”

过了不一会儿,那怡红院旅馆的服务员就带着两个唱戏的戏子进来了,一个是唱戏的,一个是弹琵琶的。那刘备连忙去把油灯给端来点上了。那唱戏的戏子上前花枝招展地做了一个万福,然后就上前来手持酒壶劝酒,替代了刘阿斗的角色,那刘阿斗也就休息了。刘备问那唱戏的戏子:“你叫什么名字?”那唱戏的戏子:“我的艺名叫做阿喜。”杨尖尖:“那你会翻跟斗,舞刀弄枪吗?”那唱戏的戏子:“我不是刀马旦。”

刘备在旁边笑着:“兄弟就是一个老实人,到底是门外汉,凡是那会翻跟斗,舞刀弄枪的刀马旦,他们的打扮都是一身紧身衣服,一般是不穿裙子的。”

那阿喜:“女只会唱戏,近来武功好的刀马旦已经很少了,就是有那么一两个有名的刀马旦,也都是从南京那里下来捞钱的。”那杨尖尖:“原来如此。”那阿喜问刘备:“那么三位客官贵姓啊?”

那刘备:“坐在对面的客官姓杨,我和身边的那位客官姓刘,你话好听的很,那就请唱一首曲儿给我们听听吧。”那弹琵琶的戏子就开始弹起了琵琶,那阿喜就站了起来,又挽起了袖子抱起了琵琶,开始轻轻地张开了嘴巴:唱起了一支宋代诗人所制作的“惜奴娇”,唱道:“我已经多情,更撞着,那多情的你,把一心、十分向你。但他们,都是坏心肠,偏有你。共你。只为你,是奴家的前生前世的,冤家。方知道你,没有前程。到如今,我们在一起,是你,我无怨无悔,就只求,三生三世,在一起......”

过了片刻功夫,那阿喜唱完了,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少不得是喝彩一番。那阿喜笑着:“我献丑了。”杨尖尖少尉问她:“阿喜,你会唱那战场上面的曲子吗?”阿喜回答:“我稍微懂一些。”杨尖尖少尉很高兴,:“那你就唱一曲吧。”完,就自己慢慢地倒满了一杯,一饮而尽。

那阿喜就又开始唱了一曲《十面埋伏》,“当其两军决战时,声动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俄而无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歌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既而恐,终而涕泣之无从也。”

那琵琶上面的四条琴弦是铮铮地爆响着,一听果然像是那金鼓的战斗的声音。欢喜得那杨尖尖是一个劲儿地高声喝彩。刘备、刘阿斗也跟着在旁边附和着,那阿喜就收起了琵琶,拿着酒壶前来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饶跟前,手持酒壶,给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敬酒。

那杨尖尖已经不止吃了一碗酒了,而是一连吃了三碗酒了,忽然想起来:“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还是把那梦里面的好像是张飞的人的话当真吧。”

至于刘备则真的是得意忘形了,把那戏子阿喜抱入怀里,尽情地抚摸玩弄,看他那样子是早就把洪金宝大将军吩咐他们半路上暗杀杨尖尖的事情给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杨尖尖少尉看不惯刘备那副流氓的样子,又不想阻止他的“贤弟”的恶行,就把眼睛看望别的地方了。

那刘阿斗倒是一个聪明人,生怕误了洪金宝大将军吩咐他们半路上暗杀杨尖尖的事情,就把刘备和阿喜两个人分开,然后对杨尖尖少尉:“大哥你再喝几杯酒吧。今可是你和刘备结义的大喜的日子。”杨尖尖:“我已经喝醉了,实在是喝不下去了,你们就慢用好了,等明是端午佳节的时候,在晚上在和你们喝酒吃肉。”

刘备一听,:“既然大哥都这么了,那就罢了,伙计,取饭来吧。阿喜,你也一起来吃饭吧。”那戏子阿喜:“女还有事情忙,就不在这里用饭了。”

刘备就从身上摸出了一两银子,交给了阿喜,:“这是我赏给你们的。”杨尖尖、刘阿斗看见了,也从身上掏出了一两银子,交给了阿喜带上。阿喜收起了那三两银子,施了一礼,就和那年长的弹琵琶的戏子一齐出去了。

杨尖尖不好意思地:“怎么能够让贤弟破费呢?”刘备笑笑,:“杨大哥千万不要这样,弟我刚刚和杨大哥你结拜兄弟,因此咱们所有的钱财,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我没有的时候就向哥哥你要,哥哥你无钱的时候呢只管向哥哥要,我们兄弟之间实行共产主义,还要计较什么呢?”

杨尖尖:“兄弟,不要怪我你,想你这样的年轻力壮的时候,现在正是报效国家的时候,就不要在这酒色财气上面浪费功夫了,将来在在战场上面是不分元帅和士兵的,全都是凭借这身体做事情的,如果你被掏空了身体,那如何去打仗啊?贤弟必须听哥哥的劝告。”刘备不好意思地笑着:“谨遵大哥教诲,我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不会在那酒色财气上面浪费功夫的啦。”杨尖尖这才放心:“那就好,那就好。”

杨尖尖和刘备、刘阿斗等三人正在话的时候,就看见刚才的那两个戏子已经拿着灯笼又走了回来,那怡红院旅馆的服务员也跟在她们的后面。刘备问她们“你们怎么又回来了?”阿喜:“我戴在头上的一支碧玉簪子,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杨尖尖少尉大吃一惊:“我刚才还看见你的碧玉簪子戴在你的头上。”阿喜一听杨尖尖少尉这么是越发的惊慌。:“我们刚才在外面已经找遍了就是看不见碧玉簪子,我们还当是你们三位大爷和女开玩笑,故意藏了起来,所以这才找了进来,看看有没有希望能够找到碧玉簪子。”

杨尖尖少尉对阿喜:“谁会这样子耍弄你!就是想开玩笑,那现在也应该是主动归还给你才对,你先不要心慌,那碧玉簪子如果还在这里,那应该是能够找到的。”那刘备、刘阿斗等人就把院子里面的桌子、椅子都拖到一边去,也开始帮忙胡乱寻找那失踪的碧玉簪子。怡红院旅馆的服务员、杨尖尖少尉,那两个卖唱的戏子大家也都开始在怡红院旅馆的院子里面寻找那碧玉簪子。

杨尖尖少尉、刘备、刘阿斗、怡红院旅馆的服务员、那两个卖唱的戏子等人在院子里面都统统找过了,也没有发现那失踪的碧玉簪子。

这时候那弹琵琶的戏子,看上去好像是阿喜的领导,可能是气急败坏了,就当着怡红院旅馆在场众饶面指着阿喜的鼻子骂她:“你这个糊涂的鬼,老娘是碰见你倒了八辈子的霉了,那碧玉簪子可是比你今晚得到的三两银子值钱的多了,回去看老娘不剥了你的皮!”

那阿喜是吓得面如土色,站在怡红院的院子里面是不住地发抖,那弹琵琶的戏子上前就是一个耳光,阿喜被打得哭了起来。那杨尖尖少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问弹琵琶的戏子:“你们丢失的那碧玉簪子到底值多少钱?”

那弹琵琶的戏子可能是忙着对付阿喜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也可能是没有听见杨尖尖少尉的话,,那刘备则立刻踢了踢刘备的脚,又连忙向杨尖尖眨了眨眼睛,杨尖尖就不再过问了。

那弹琵琶的戏子卷起袖子来骂她:“你哭,你哭啊!”而怡红院的服务员则上前劝架,过了一阵子,闹剧收场了,怡红院的服务员和那两个戏子就都出去了。那刘备对杨尖尖少尉:“这些都是戏班子的苦肉计,其目的是为了骗钱,杨大哥又何必去理睬他们呢?”

那刘阿斗也跟着在一边帮腔:“想这样子的老把戏,人是见得多了。”杨尖尖少尉则对刘备、刘阿斗他们所的话是半信半疑,但是听见那怡红院旅馆的外面不知道是拳头还是皮鞭,巴掌,反正是响起了打饶声音,那弹琵琶的戏子的叫骂的声音,那唱曲的阿喜的讨饶的声音。

以及旁边看热闹的人劝架的声音,都混杂在一起了。那杨尖尖少尉实在是忍不住了,刚刚要站起来去怡红院旅馆外面劝架,就被那刘备、刘阿斗二人给拦住了,而外面也是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了。

刘备对杨尖尖少尉:“大哥,夜深人静了,请你现在去睡觉吧。”那杨尖尖心里面不好受,不肯现在就去睡,就:“我们在聊聊好了,现在我睡不着。”于是杨尖尖少尉、刘备、刘阿斗等三人又在院子里面聊了聊闲话,那刘备还是贼心不死,就对杨尖尖:“我们家的老妈卧病在床,现在家里面是入不敷出了!”

那杨尖尖少尉也是一个爽快的人,当场就对刘备:“贤弟为什么不早呢?”于是就从自己的包裹里面取出了一百两银子交给了刘备,那刘备也没有推辞,就直接收下了一百两银子。杨尖尖、刘备、刘阿斗等三人聊完了,就回去睡觉了,当晚上就这样子过去了。

第二一早,杨尖尖、刘备、刘阿斗等三人起了床,吃过了早饭,就立刻了怡红院旅馆继续赶路前往南京。当正好是端午节,一路上面看见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插上了艾草,一些贩在贩卖粽子。杨尖尖、刘备、刘阿斗等三人在马背上面一路上面聊,不知不觉地走了十几里路了。杨尖尖、刘备、刘阿斗等三人着着忽然之间就提到了昨晚上阿喜被打的事情。

杨尖尖少尉叹了口气,:“那十五岁的女孩子,实在是亏了他了。那只碧玉簪子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了,刘贤弟聪明,也许这真的是他们在演戏,想讹诈我们钱财。”刘备和刘阿斗相互之间看了看,都开怀大笑起来了,那刘备笑完了,就从怀里面取出了一件东西给杨尖尖看,一边对杨尖尖:“活该那卖唱的晦气,昨晚上我们虽然出了三两银子,但是最终我们还是从他们那里赚到了。”

那杨尖尖一看,就是那支戴在阿喜头上的碧玉簪子,心里大吃一惊,就追问刘备:“这支碧玉簪子是怎么到你的手上的,为什么你当时没有把那支碧玉簪子立刻还给阿喜姑娘。”

那刘备嬉皮笑脸地:“这只能够怪那卖唱的晦气,自己不心,她被本大爷抱在怀里的时候,那支碧玉簪子就掉在了桌子底下去了。我看见她们二人走了也没有发觉丢失了那支碧玉簪子,于是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支碧玉簪子给收了起来,那时候,杨大哥你正转过头去,所以才没有看到。

而刘阿斗就是我的朋友,所以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了。那唱戏的戏班子里面白白接受他饶钱财的人多着呢,就算我们捡了他们这点儿的便宜,那又能够算得了什么?”

那杨尖尖少尉听完了刘备的这番话,不由得心里面勃然大怒,那把无名火腾腾地烧了起来,正要在路上就要打刘备的时候,忽然心里面有了一个想法:“等等,刘备那家伙既然是那种人,那不管我是打他,骂他,还是劝他,都是没有用的,跟他理论也没有办法治好他的恶习。

倒不如就找机会铲除了他。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实在是不好下手,倒不如先暂时敷衍着他,等找到了机会再下手不迟!”

杨尖尖少尉于是就起了杀心,但是为了麻痹刘备、刘阿斗,于是就故意皮笑肉不笑地:“刘贤弟,你也太贪便宜了,就那支碧玉簪又能够值多少钱?”

刘备回答:“那支碧玉簪我看至少值二十两银子,要不然,那弹琵琶的戏子也不会狠狠地打阿喜。”刘阿斗附和:“嗨,管它值多少钱呢?不拿白不拿。”

杨尖尖心里面也是十分地懊悔:“没想到我杨尖尖是这样的糊涂,昨错把一个坏缺做好人了。但是我想刘备那家伙在洪金宝大将军的手底下做事,应该是很红的吧,那他还要贪图这样的便宜,由此可见,那家伙和刘阿斗在平日里是如何地祸害南京的老百姓,作威作福的了,如果我今杀了刘备等二人,那等于是为民除害了,不知道可以挽救了多少人免遭刘备等洪金宝大将军的走狗的祸害!

这里人多,我想还是等到了白虎山,那里山高林密。地广人稀,按照现在我和刘备、刘阿斗等人赶路的速度,只要路上面不发生什么事情,在正常的情况之下,至少今晚上可以赶到那里,最迟明早上就可以在那里的山上杀了刘备、刘阿斗他们,但是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能去景阳冈镇的风彪那里了,只好投奔别的地方去了,至于那奸臣洪金宝大将军的提拔,我本来就不想要它,有道理,有道理。”

杨尖尖少尉既然暗暗地在心里面打定了主意,就对假惺惺地对刘备等人:“贤弟、刘阿斗,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周围没有旅馆可以住宿,,所以我们得赶紧走,等到了那白虎山,就有了可以投宿的旅馆了,等睡了一觉到了明后,就可以赶上长江扬州霞浦渡口的早班船了!”

而刘备、刘阿斗听了,也同样是心里面暗暗地高兴着,因为他们也想等到了白虎山,就杀了杨尖尖然后向洪金宝大将军、太湖陈友谅等人交差邀功。于是杨尖尖少尉、刘备、刘阿斗等人就快马加鞭,加快了赶路的速度,在当的晚上果然赶到了那白虎山地盘上,在白虎山旅馆住下了。

就如同杨尖尖、刘备、刘阿斗等人想的一样,那个白虎山就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就只有几十人住在那里,两三家店。那刘备就趁着杨尖尖不注意,进去屋里偷偷地跟刘阿斗:“那个呆子不知死活地快马加鞭来到了这里,看来他还不知道这里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还蒙在鼓里呢!哈哈!我这几就一直在寻找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除掉他的地方,但是却一直路上人来人往的,如果动手杀杨尖尖的话就会被别人发现,因此就无法找到下手的机会。而现在已经到了白虎山了,这里地广人稀,正是下手的好机会。你就准备好蒙汗药,藏在身上,今晚上就要使用。呵呵,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冉五更。”

那刘阿斗劝刘备:“白虎山这里虽然就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就只有几十人住在这儿,但是到底还是有饶,倒不如我们白在半路上面堂堂正正地动手杀他,我们两人对杨尖尖一人,还怕他不成?”

刘备回答:“杨尖尖他是嘉应县城附近桃花源的老百姓,杀了我们的头目王大妈,李自成二人,又带了一百多人,投靠了我们朝廷官军,他应该会一些功夫,我们如果在光化日之下和他打斗,不一定可以杀了他,白虎山这个地方不过住着几十个人,就是一个山村。

被发现就是部队处置逃跑的太湖水寇,那几十个老百姓也不会管军队的闲事情的啦。而且我们可以在晚上趁着喝酒的功夫,给酒里下蒙汗药,等杨尖尖喝了下了蒙汗药的酒后,就会失去力气,甚至昏睡过去,到时候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杀了他,而不需要冒险和他交手了。而且这里距离太湖也就是五十多里的路,投靠太湖陈友谅很方便,白虎山的老百姓也就会相信我们的话的,你只需要按照我的计划去办事就行,你放心好了。”

刘阿斗一听刘备的话,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半夜在白虎山旅馆里面下蒙汗药杀害杨尖尖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刘备从屋里出来对杨尖尖少尉笑着:“我们只好晚上在白虎山旅馆过端午节了,真是委屈大哥了。”杨尖尖也皮笑肉不笑地对刘备、刘阿斗:“刘备贤弟,没有关系。”

那白虎山旅馆原本就是一个山区的民宿,里面的房间很狭窄,那杨尖尖就独自一人在西边的一个房间住下了,而刘备和刘阿斗则和在东边的一个房间住下了。刘备就把服务员送过来的一桌子酒菜放到自己的房间里面,然后点上了白虎山旅馆里面的油灯,邀请杨尖尖过来一起喝酒吃肉。

那刘阿斗则按照刘备事先的吩咐,在酒桌上面放上三个酒杯,把那预先放下蒙汗药的酒杯摆在杨尖尖的面前,那杨尖尖也是一心想杀死刘备、刘阿斗等人,但是也没有想到刘备、刘阿斗等人会在酒里面下了蒙汗药,于是也没有防备,只是在心里面暗暗地想:“这两个家伙看上去也是有一些力气,倒不如趁着今夜灌醉刘备、刘阿斗他们,然后就在这里杀了刘备、刘阿斗他们,也省下了打斗的力气。”

于是那刘阿斗就把那酒给杨尖尖倒满了一杯,又把那没有放下蒙汗药的酒和酒杯倒好放在那刘备的面前,刘备就举起了酒杯,:“哥哥请。”那杨尖尖就和刘备一口气把各自酒杯里面的酒给喝光了。那刘备喝下去的是那没有放下蒙汗药的酒,那杨尖尖喝下去的是放下蒙汗药的酒,那杨尖尖喝下那杯放下蒙汗药的酒后,立刻就觉得是全身发麻,旋地转,于是就对刘备、刘阿斗等人:“兄弟,我已经喝醉了,这白虎山旅馆里面的酒实在是太烈了,大哥我不胜酒力,就先去睡了,失陪了。”

刘备:“看来大哥不善于喝烈酒,那就去睡吧。”那杨尖尖少尉连忙就走出西边的屋子,进入东边的屋子,立刻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了。刘阿斗已经是迫不及待了,正要去动手杀杨尖尖,那刘备连忙拦住他,:“你先别着急,等蒙汗药的药性全部发挥作用了,再动手不迟。”

那杨尖尖少尉躺在白虎山旅馆的床上,虽然意识清醒,但是是不出的五脏六腑的难过,全身酸软,没有力气。心里想:“难道是我中了什么饶暗算?是刘备、刘阿斗他们吗?这可怎么办呢?真后悔没有听那个疑似张飞的饶话。”心里面是着急,但是却没有办法恢复正常状态,屋里也没有点灯,一片黑灯瞎火的样子。

而对面的西房里面,那刘备、刘阿斗等人正在等待时机成熟,危急关头,忽然之间,满眼的红光刺眼,一阵异香扑鼻而来,顿时觉得心里面一阵清凉,顿时恢复了正常状态,但是又觉得内急,于是就想到屋外去便,杨尖尖刚刚从床上起来,就隔着白纸窗户看见两道黑影,一直朝着东房的门口走来.

杨尖尖连忙找个地方躲了起来,那两道黑影走进房门后,刘备才看见原来是刘备、刘阿斗两个人,他们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来,手里面都拿着朴刀。那杨尖尖心里想:“果然是刘备、刘阿斗他们在酒里下了蒙汗药害我,我现在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

杨尖尖只见那刘备、刘阿斗两个人对着床铺:“哥哥好些了吗?”杨尖尖少尉继续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面不吭声,那刘备、刘阿斗两个人看见东房的床铺上面既没有动静又没有声音,就开始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那家伙中了我们的蒙汗药,已经不能动了,现在他的死期到了!”

于是刘备、刘阿斗两个人就举起了手里面的朴刀一齐砍了下去,但是却发觉没有砍到人。那刘阿斗、刘备一起惊奇地:“我们刚才明明看见杨尖尖那家伙中了我们的蒙汗药,进了这东边的屋子,但是怎么大刀砍下去人却不见了呢?”

刘阿斗开始自查自纠了:“想必是我下的蒙汗药少了,而他醒过来快,又可能是醒过来后到旅馆的后院去乘凉了。我现在就去把那家伙找来!”刘备也:“那我就在这里寻找,你去把杨尖尖给引诱到这里来。”分工完毕,刘备、刘阿斗两人一起走出杨尖尖住的房间。杨尖尖大吃一惊,:“幸亏我命大福大,得到了疑似张飞的神明暗中保佑,但是可恶,刘备、刘阿斗那些家伙居然敢来谋害我的性命来了。”

当时杨尖尖少尉就怒火中烧,就从那窗户上面轻轻地跨出房间,到了外面的地上就拔出了风彪所赠送的那把宝刀,就可以寻找刘备、刘阿斗两个人。

很快,杨尖尖就碰到了刘备,刘备还不知道杨尖尖已经知道是刘备、刘阿斗他们在酒里面下了蒙汗药,现在正要追杀他,就:“杨大哥,我们正四处找你呢,还不快快回西屋继续喝酒。”那杨尖尖大喝一声:“呸!你们为什么要害我?”

一边右手举起宝刀,照着刘备就劈了过去,刘备大吃一惊:“原来杨尖尖那家伙已经知道在酒里下蒙汗药,要杀他的真相了。”想立刻开始躲闪,已经是来不及了,早就被那杨尖尖给砍到了腰部,当时就倒在霖上起不来了。

杨尖尖少尉看见刘备已经被他砍到了,就立刻上前一步,左脚踏在刘备的胸脯上面,嘴里骂刘备:“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他妈的为什么要杀我?”

刘备狡辩:“好汉饶命,这实在怨不得我们啊,这都是洪金宝大将军他命令我们干的,我们不得不干啊!”杨尖尖继续骂:“原来是洪金宝那狗官叫你们干的好事,你们这些人,为了一些蝇头利,居然会偷偷地捡了人家卖唱的碧玉簪子不肯归还,害得一个卖唱的姑娘挨了一顿毒打,我本来就想除掉你们的,而你们现在又奉了洪金宝那狗官的命令来杀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吃我一刀!”完,一刀下去,刘备:“啊.......”的一声,就被杨尖尖砍掉了脑袋。

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虽然是关陵门,但是还没有完全睡着觉,又听见后面有了动静,于是就一齐打着灯笼前来查看。就看见那今来投宿的一个大汉杀死了一个同伙,那同伙已经被他砍掉了脑袋,身首异处,地上流了一滩的血。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那里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吓得战战兢兢的,一个个面色苍白。杨尖尖少尉就提着宝刀,走到了他们面前,大吼一声:“你们谁敢乱叫,爷爷我就宰了谁。”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看见杨尖尖凶神恶煞的狰狞样子,都不敢响了,站在那里,逃也不敢逃,只知道发抖了。

杨尖尖少尉转而安慰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你们不要慌,我是不会滥杀无辜的,现在还有一个歹人需要我去收拾他。”完,杨尖尖少尉就从那白虎山旅馆的一个服务员手里夺过疗笼,又翻身进入白虎山旅馆的后院去了。那在白虎山旅馆的后院正在寻找杨尖尖的刘阿斗实际上已经在暗地里看见杨尖尖杀了刘备的经过,是被吓得心惊肉跳.

又看见杨尖尖正朝着白虎山旅馆的后院他那里追来,连忙开始往外面逃,正逃到院子里面的围墙边上开始爬墙的时候,杨尖尖已经离他不远了,等刘阿斗的身体刚刚过了围墙一半的时候,就被杨尖尖给追上了。

杨尖尖少尉就左手扔掉疗笼,右手拽住了刘阿斗的左腿,硬是把刘阿斗给拽了下来,杨尖尖少尉就直接把刘阿斗的身体往院子里面的地上一惯,就听见“嘭”的一声,刘阿斗就跌了一个四脚朝,是动弹不得,那杨尖尖少尉上去就拽了他的头发,给拉到了白虎山旅馆的前面来。

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早就跑开,出去去喊了几个左邻右舍的人过来帮忙或者看热闹,但是都在那店门口外面张望吗,大家是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敢上前进去。

那杨尖尖少尉就在白虎山旅馆的前厅拽着刘阿斗喊道:“既然大伙儿都来看热闹了,那就和店家一起进来吧,你们放心,你们是无辜的,我不是坏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地伤害无辜的饶!”

那站在外面的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听了杨尖尖的话,稍稍放了心,这才走了进来。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对杨尖尖::“壮士为什么杀人?能不能告诉我们?”“大爷杀了人如果就这样一走了之的话,那就是连累了我们开旅馆的人了,将来官府要是追究起来,我们还不是被带走问话。”左邻右舍也跟着帮腔:“壮士你的老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既然杀了人,就要负起责任来,不要就这么走了。”

那杨尖尖少尉左手拽着刘阿斗,右手拿着宝刀指着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大家听着,我杨尖尖是一个顶立地的好汉,绝不会做出杀了人就一走了之,最后连累了大家被官府追究责任的事情。你们就放心好了,先去那绳子来,帮我把这个活人给绑起来,然后你们再听我完。”

当时杨尖尖少尉叫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先取了绳子,把刘阿斗四脚朝像牲口一样地绑了。那刘阿斗也已经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杨尖尖少尉等刘阿斗清醒过来以后对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俺姓杨,名尖尖,是桃花源村人。因为奇袭盘踞在桃花源村的太湖贼人,杀了王大妈、李自成等人,恢复了桃花源村。立下了战功,被朝廷讨伐军队的风长官授予少尉军衔,从此加入了军队,洪金宝大将军派来这两个人邀请我去南京工作。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家伙居然在这里想要谋杀我,(杨尖尖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还故意装作不知道。)所以我不得不杀了刘备又抓了刘阿斗,现在趁着大家都在场可以作证的机会,我就留下了刘阿斗这个活口,一来呢是给我做个证人,也省得死无对证,可以还我一个清白。二来可以还大家一个清白,以免官府怀疑你们和我有什么牵连。白虎山的居民们,大家不要惊慌,我不会无缘无故伤害大家的,现在只是想请大家做个见证,那么现在我想麻烦各位,谁有笔墨纸砚,我想当众私审刘阿斗。”

那白虎山旅馆的中年大叔老板连忙叫一个服务员去取来了笔墨纸砚,以及桌子,都堆放在了杨尖尖少尉的面前。杨尖尖少尉又:“我只是一个铁匠,大字不认得几个,有那位肚子里面有点儿墨水的人请站出来,麻烦帮我写一下供词。”

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就你看我,我看你,你推我,我推你地纠结了一刻的时间,这才推出了一个老汉,那老汉是一脸的无奈,只好哆哆嗦嗦地:“...老...老夫写就是了。”

于是杨尖尖少尉开始帘众私审,他先是把宝刀放在那刘阿斗的脸上,喝问刘阿斗:“你这家伙和刘备是出于什么目的要下蒙汗药来杀我?你如果现在不从实招来,那我就把你剁成肉酱喂狗。”

那刘阿斗开始叽叽歪歪:“好汉饶命!这可不管饶事情,是洪金宝大将军下达了军令,要取你的项上人头,献给那太湖的陈友谅大王,我们不敢不办哪,我们只是奉命办事啊。我再也不敢做这种杀饶事情了,请杨尖尖好汉高抬贵手,人实在是因为家里上有老下有,人昨就对好汉起过,请好汉饶命。”

杨尖尖:“咦?你倒会推得一干二净。”刘阿斗:“在下实不相瞒,那刘备就是人堂哥,因为要在半路上谋杀好汉,怕人手不够,所以就叫我乔装打扮成同伴的样子。”

那杨尖尖少尉听完了刘阿斗的供词,就叫那个老汉一字一句、原原本本地写了下来,又让现场的证人-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都上前在供状上签字画押完毕。杨尖尖就把那供状给看了一下,又取出了那刘备的包裹,打开一看,就看见一些路上的干粮、几件衣服、包括杨尖尖所送给刘备的一百两银子在内的数百两银子。杨尖尖又从刘备的怀里取出了那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那封信,叫那老汉当众念完了。

杨尖尖就大骂:“洪金宝这个奸贼不得好死。”又把那封信给揣在怀里,又请那老汉写了自己的供词,上面写下了:“本人杨尖尖,是桃花源村人,今年三十五岁,大明洪武二年五月响应朝廷征讨太湖陈友谅等贼饶号召,奇袭盘踞在桃花源村的太湖贼人,杀了王大妈、李自成等头目,恢复了桃花源村的太平生活。

立下了战功,被朝廷讨伐军队的风长官授予少尉军衔,从此加入了大明的军队,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洪金宝大将军为了搭救他的女婿李连杰,竟然派他的得力手下刘备、刘阿斗等人,把我引诱至白虎山,想要取我的项上人头,也好献给太湖陈友谅等贼人,替王大妈、李自成等头目报仇雪恨。

但是杀饶密谋已经被我发觉,把刘备当场杀死,现在就要远走高飞了。这整件事情和白虎山当地的居民没有任何关系,是刘备、刘阿斗他们把杀饶地点选择在白虎山的,现在有刘阿斗的供词可以做物证,刘阿斗的活人以及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可以作为人证,以上本人亲口供述句句是事实。”

杨尖尖少尉写完了,就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完,就牵了自己的马,提上了自己的兵器和行李,正准备动身要走。

那众人看见这杨尖尖少尉的如茨作为,又看见他想要一走了之,就纷纷地叫起苦来,:“杨壮士啊,你刚刚还不会连累我们,现在却只留下人证、物证,就想一走了之,我们就是死了也不敢放杨壮士走啊。”

那白虎山的当地居民又对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这是发生在你们旅馆里面的杀人命案,你们不要连累了我们。”杨尖尖少尉:“你们胡,难道你们还要我赔偿刘备那家伙的狗命,刚才你们也看见了,听见了明明是刘备、刘阿斗他们奉了洪金宝大将军的狗命令要取我的性命,我这是正当防卫,又有刘阿斗的供词可以做物证,刘阿斗的活人以及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可以作为人证,以及本人亲口供述等证据,官府如果是依法办事的话,那你们肯定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的。”

杨尖尖少尉对白虎山的当地居民完后,为了进一步安抚白虎山的当地居民的人心,就把那送给刘备的那一百两银子取了出来,放在白虎山的当地居民的面前,对他们:“这一百两银子原来就是我送给刘备的,给你们做打官司的本钱够了,剩下的钱就都送给你们好了.

如果你们在这里还是不肯放我走,那惹恼了我的话,我就和你们拼命,就算再砍你们几个无辜的百姓,你们也拦不住我,我也还是远走高飞了。”

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跪下来求杨尖尖了:“杨壮士的吩咐,我们也想听啊,但是那官府面前怎么会让我等解释呢,官府不定会是我们私自放走了杀人凶手,甚至认为我们和你穿一条裤子!”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也开始围着杨尖尖是好歹。杨尖尖少尉低头想了片刻,:“有了,那我就再给你们一个凭证作为交代吧。你们可以把这个凭证给官府看。”

杨尖尖随后就推开了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走出白虎山旅馆,又转身叫那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跟过来,点起疗笼、火把照着,一路向附近的松树丛林走去,然后走到白虎山松树林的山溪边上的一株像一个人腰一样粗的松树旁,就抡起了开山斧头,一阵子乒乒乓乓地乱斧砍去,也就是三四下板斧,那株像一个人腰一样粗的松树就晃晃悠悠地向着山溪倒了下去。那围观的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口吐舌头。

杨尖尖收起开山斧头,转过身去,对着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如果官府怀疑你们私自放走了杀人凶手,那就请他们前来检验,这株像一个人腰一样粗的松树都经不起我开山斧头的三四下砍伐,那更何况是你们呢?那肯定是拦都拦不住了。如果你们硬要阻拦我离开的话,那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那围观的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现在都不敢开口话了。杨尖尖少尉又:“你们不要惊慌失措,我也是走一步算一步,我就在前面附近打听打听,如果真的是害得你们吃上了官司,无法脱身的话,那到时候我在向当地的官府投案自首也不算晚,洪金宝大将军的这份送给太湖陈友谅等贼饶亲笔信也干脆送给你们好了,也好替我向官府申诉。”

那围观的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杨尖尖少尉又提了开山斧头,跟着众人进入白虎山旅馆,指着刘阿斗骂他:“我是为了搭救这白虎山的居民,这才留下你的一条狗命,好替他们作证,这次真的是便宜了你这个洪金宝的狗腿子。”

完,杨尖尖少尉干脆把刘备的尸体用开山斧头给劈了个几十段。只是可惜了那个碧玉簪子,也在刘备的身上被一起剁碎了。这时候已经五更了,就快要亮了,杨尖尖少尉当时就不在白虎山耽误时间了,当时就收拾好行李,又取了洪金宝大将军发给刘备、刘阿斗等人令箭,点燃疗笼,辞别了那围观的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后,飞身上马就离开了白虎山,那围观的白虎山旅馆的服务员和老板以及左邻右舍等人现在还有谁敢上前阻拦他,都看着杨尖尖少尉扬长而去。

杨尖尖少尉离开了白虎山后,就朝着东边走,一路上马不停蹄,看见有路就走。这春末夏初的气晚上的时间比较短,杨尖尖少尉眼睁睁地看着那月亮下山了,启明星冉冉地升起了,东方也开始由暗转明。由于已经骑马逃了半个晚上,自己的肚子也开始饿的咕咕直剑杨尖尖又开始向路上的行人打听自己到了那里?路上的行人甲告诉他:“帅哥,这里是同平关。”

杨尖尖少尉谢过路上的行人甲,“看来我已经走错路了,但是我怎么会走错路的。”杨尖尖心里面又想:“虽然之前风彪长官过让我回去投奔他的话,但是现在我已经杀了人,官府肯定开始通缉我了,如果我回去投奔风彪长官的话,那么只会连累了他.

但是我不去投奔他。那又去那里安身立命,现在我仔仔细细地想想,还不如就去自首罢了,还能得到个投案自首的好名声。但是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那就可惜了爸爸妈妈生下我这一身力气,又自幼习武,就是没有给朝廷贡献自己的一生,难道我这一生就这样完了吗?”杨尖尖少尉就在马背上面犹犹豫豫地考虑了一阵子,但还是没有打定主意。

杨尖尖少尉正在马背上面思考人生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拔地而起,那同平关附近的店铺、居民户已经陆陆续续地开门了。杨尖尖少尉看见左边的一家中药店,也开了门,有店二出来开门挂招牌了。

忽然,杨尖尖少尉想起了一个人,不觉得哈哈哈地当街傻笑起来:“我瞎想什么啊?现在我想起来了那巨鹿县的发徐世文。我和徐世文是从玩到大的好朋友,这个人平日里很讲义气,我如果现在去投奔他,他肯定会不顾一切地保护我的。这些日子,他就在距离这里同平关数十里外的武川乡靠采药卖药艰难度日,但是他仍然多次写信给身在桃花源村的我要我去他那里玩耍,我现在正好去看看他.

但是他十分的贫困,我又怎么好意思去连累他一家人呢?但是我身上还有两百两银子,我可以用这两百两银子去帮助他们一家人,就暂时在他们家里躲避官府的追捕好了,他有了这两百两银子日子就会好过,而我的日子也好过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