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直奔球门

八卦足球俱乐部的足球赛场上,李正看完了胖子朱选的表演后,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那在看台上面装睡的尹水晶姑娘的父亲站了起来对李正:“李正,现在该轮到你出场了。”尹水晶姑娘则鼓励李正:“李正,加油啊。”

李正转过头来对尹水晶姑娘:“尹水晶姑娘,我有了你的鼓励,我这次一定会合格的。”完,李正就走上了足球场,先是用右脚一踩一只足球。

那只足球弹了起来,李正接着一脚踢了出去,足球就直奔球门而去,李正得意洋洋地转过身对尹水晶姑娘:“过关了。”但是,那只足球却没有进入球门,而是反弹了回来,撞到了李正的脸上,李正倒地,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对李正:“第一球。”

李正不服气,对尹水晶姑娘:“这一球纯属意外,我还没有使出全力来呢。”尹水晶姑娘则对李正:“你可不能再出意外了,现在开始就应该全力以赴地踢足球了。”李正捡起了那只足球,又用脚用力一踢,足球又一次地飞向了球门,李正这次没有转头,而是又:“中了,中了!”

结果足球并没有钻过球门,而是反弹了回来。尹水晶姑娘的父亲没有继续装睡,对李正:“第二球。”李正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这怎么可能呢?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尹水晶姑娘对李正:“你没有做梦,这是真的,从现在开始你就应该全力以赴地踢足球了。”

李正开始接二连三地踢足球,结果那些足球又接二连三地反弹了回来,有一些砸到了李正的身上,有一些砸到了李正的头上,李正被砸得眼冒金星。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对李正:“这是第九球了。你又意外了吧,现在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球了。”李正手持足球对尹水晶姑娘的父亲:“啊?!”

李正在情急之下居然狗急跳墙,手持足球使出了灌篮的动作,上前灌篮了:“呀......”直接将足球扣向足球的球门,(这当然是犯规的动作),结果,足球硬是堵在在足球的球门口塞不进去,李正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

南京市一中的校门口,下午放学了,红发少女张姐和他的同学们走了出来。红发少女张姐问同学甲:“请问你能够帮我做作业吗?”“这不太好吧,你还是自己做作业吧。”同学甲礼貌地回绝了红发少女张姐。“今那只飞到教室的鸟它太可爱了。我都为之陶醉了。”“今晚上我们去哪儿吗?”

“那我们明见吧。”“再见了,李美丽。”红发少女张姐和同学们分开后,开始走向等在南京市一中的校门口的自己家的轿车。司机看见她就问:“你今过得好吗?”红发少女张姐对司机:“你知道吗?学校就是学校,只是一个学习的地方,我今过得一般,你过得怎么样?”司机回答:“我也过得一般。”

红发少女张姐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先是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对司机:“你在这里再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完,红发少女张姐就走了开去,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正躲在电话亭后面看着她。红发少女张姐来到了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的面前:“嗨,胖子,你是在等我吗?”

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声对红发少女张姐:“嘘,你声点儿。请问你是张俊队伍的成员吗?”红发少女张姐:“啊?”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声对红发少女张姐:“你听着,“刺猬”袁世凯让我告诉你们一个重要的消息。”红发少女张姐对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等等,可我怎样可以通知到其他人呢?”

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声地对红发少女张姐:“这我不知道,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现在只是来通知你们的,明下午两点在废弃的停车场,也就是你们和我们比赛的地方,将举行重要的投票选举会议,请你们务必来参加这场重要的投票选举会议。”

红发少女张姐对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那是关于什么的重要的投票选举会议?”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声地对红发少女张姐:“你们难道猜不到吗?明南京市所有的沙滩足球队的队长都会聚集在一起来投票决定是否要接受你们南京市一中足球队,对,就是为了这个而开会的。”

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完后,对红发少女张姐:“再见,我们明在废弃的停车场见。”转身就要走,红发少女张姐对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喂,请等一下。”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站住了,红发少女张姐走上前问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你们的队长“刺猬”袁世凯不是已经承认我们的足球队了吗?那为什么还要来投票呢?”

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声地对红发少女张姐:““刺猬”袁世凯只是我们的队长,但不是全南京的足球队长,更不是南京市足球协会的会长,对吧,因此,他不能独断专行,不过他很看好你们的足球队,想把你们推荐给全南京市的沙滩足球队。

不过还需要大家开会做决定,这里的大家指的是全南京市的沙滩足球队的队长们,不过也有可能你们被其他的南京市的沙滩足球队的队长们给拒绝,那些家伙可不是容易对付的。所以最好当心点儿。”完,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走了,红发少女张姐这才走向了她的汽车和司机。

.................................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一听这个消息,不由得笑着:“好好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让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进来。”那个幽州太守洪秀全就是洪金宝大将军的亲生儿子,也就是扬州知府张角大饶侄子,曾经在童年的时候在扬州知府张角大饶地方求学。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就进来拜见扬州知府张角大人,那扬州知府张角大人连忙把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扶了起来,并让他坐下了。等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和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寒暄完毕后。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就叫周围的人都下去,然后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你的父亲洪金宝大将军位高权重,现在却上奏朝廷,什么朝廷征讨大军爆发了瘟疫,所以就请圣旨退兵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来。”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回答:“爸爸为了挽救姐姐、姐夫的性命而瞒着朝廷私自退兵和太湖陈友谅等贼人媾和,侄儿对此也感到很惊讶。”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事态的发展还不止这样呢。”就把发生在白虎山村的杨尖尖、刘备、刘阿斗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了一遍,又取出了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的原件给洪秀全看过了。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看完了,大吃一惊:“侄儿万万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那可是杀头的死罪,那现在怎么样了?”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现在还能够怎么样?幸亏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是落到了白虎县县令海瑞大饶手里,于是他就连夜过来和我商量这些事情,我和他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论,终于服他按照我如此这般的意思办了,你看,我这样办好吗?”

那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对着扬州知府张角大人磕头:“侄儿感谢恩师救了我父亲的性命。大恩不言报!我老姐是我老爸的心肝宝贝,我也屡次因为姐姐、姐夫被太湖水贼绑架作为人质的事情而劝告我老爸洪金宝大将军。

但是我老爸洪金宝大将军还是坚持一意孤行,现在终于做出了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同意向朝廷谎然后撤兵,甚至命令刘备、刘阿斗等人暗杀杨尖尖给太湖贼人报仇雪恨的事情来,这很可能是手下人搬弄是非造成的。”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吩咐:“你老爸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我本来打算要还给你,但是现在你既然来到我这里了,那也是一样,我看还是把你老爸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给烧了吧。以免夜长梦多,好杜绝后患。”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对扬州知府张角大人:“我父亲的这份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还是交给侄儿带回给父亲的好。我不会在路上丢失的。”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那好吧,你老爸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就交给你带回去交给你老爸吧,这叫做物归原主。”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完话,就把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交给了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收下了洪金宝大将军写给太湖陈友谅的书信。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又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我另外写下了一封给你父亲的信,你父亲为了搭救自己的女儿、女婿的性命而向朝廷兵部谎称是军队中间爆发了瘟疫,然后兵部居然相信了你父亲的谎言,下令班师回朝,由此花费了朝廷的无数的钱粮和沿途老百姓的徭役,因此现在是大明的军民们对此已经是怨声载道了,现在又因为那件发生在白虎山村的杨尖尖杀死刘备的命案。

现在已经在我们扬州当地传了开了,大家是议论纷纷,如果你父亲仍然要一意孤行地追究下去,那么万一激起了民愤,甚至连大明子、御史、刑部都被惊动了,那我无法一手遮,也就爱慕能助了。因此我另外写下了一封给你父亲的信给你父亲的目的就是劝阻他不要再插手那件发生在白虎山村的杨尖尖杀死刘备的命案,你回家以后,也去劝劝你父亲,不要做出傻事。”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完话,就把自己写给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交给了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收下了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写给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老师的吩咐,学生照办就是了。”

当的晚上,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就留下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在扬州知府官邸住宿喝酒吃饭。酒过三巡,那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开始变得有点醉醺醺的,然后问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洪贤侄有没有学习过长跑,也就是马拉松?”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回答:“马拉松长跑这本事侄儿还没有学,不知道恩师为什么这么问我?”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对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回答:“马拉松长跑这本事现在最有用,你为什么不学习马拉松长跑?我可以教你如何学习马拉松长跑:你可以在你的两条腿上各绑上两个沙袋,每个沙袋重半斤,两个沙袋一共重一斤。然后你就可以绑着沙袋开始练习马拉松长跑。

一练习三次。而那两个沙袋要慢慢地加重,而马拉松长跑的往返的路程也要一地加长,那么在磨练个一年半载的时间,就可以把绑在双腿上面的沙袋给卸下来了。这样你就可以练成马拉松长跑的本事了,可以健步如飞,跑的就好像马匹一样快,那不是很好吗?”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听完了扬州知府张角大饶话,对扬州知府张角大人笑着:“恩师,侄儿我进出官府有随从护驾,走旱路可以坐轿子,骑着高头大马。如果是走水路的话,那可以乘坐官船,而您的马拉松长跑的本事我要学它有什么用处?”

扬州知府张角大人仍然坚持劝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贤侄你此言差矣!你又那里知道,我要你学习马拉松长跑的本事是为了保全你的身家性命,但是你却不当成一回事情。你仔细想想,现在这大明的江山社稷都被你的父亲以及他的党羽给搅乱成这样子了,已经是怒人怨了。

这底下的人都在戳你父亲的脊梁骨了。你和你父亲难道还想着安安稳稳地当这太平军?一旦这下大乱,群雄四起,那你父亲以及他的党羽肯定是第一个遭殃的人群了。所以我就劝你趁早学会马拉松长跑的本事,也好等到了危急关头,也好一走了之。”

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听了扬州知府张角大饶一番劝告后。心里面也没有当成是一回事情,不相信扬州知府张角大饶忠告,不以为然,但是也不想不给老师面子,于是就干脆不开口活了。等过了片刻,在双方的沉默之中,扬州知府张角大人也觉得是自己多嘴多管闲事了,于是就假装是喝醉酒了,就自顾自地回卧室睡觉去了。

到邻二的上午,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就给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送行,等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走了以后,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独坐,想起了昨晚上和幽州太守洪秀全大饶对话,他在心里面想:“我这又是何苦呢?自讨没趣!

我告诫白虎县县令海瑞要谨言慎行,但是自己却苦苦地劝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要练习马拉松长跑的本事以备将来防身,他又不肯听我的劝告,还不如就此撒手不管了,也省得到时候别人我和洪金宝大将军等奸臣狼狈为奸。”

又过了没有几,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就向大明朝廷的吏部递交了因病辞官的辞职文书,大明朝廷的吏部批准后,前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就告老还乡去了。那前扬州知府张角大人原来是福建省福州人,等后来洪金宝大将军等奸臣落败的时候,他又被大明朝廷的吏部启用为福建省厦门市太守,在福建省厦门市击破了强盗范进,拯救了无数的福建省的老百姓,众位福建省百姓对此无不感恩戴德。

那奸臣洪金宝大将军自从派遣了刘备、刘阿斗等人去暗杀杨尖尖少尉之后,就一直望眼欲穿地等着刘备、刘阿斗等人马到成功,也好向太湖水寇陈友谅等人献上杨尖尖少尉的人头,然后就把女儿、女婿从太湖那里拯救出来。等洪金宝大将军苦苦等待了多日之后。

忽然接到了山东省公安厅的文件:那杨尖尖少尉在白虎县白虎山村的白虎山旅馆里面住宿的时候已经杀了刘备,打伤了刘阿斗之后,就逃之夭夭了,经山东省公安厅全省通缉之后还是没有杀人凶手杨尖尖的消息,而刘阿斗在送往首都南京的运输途中已经患病死亡等等。

洪金宝大将军看完了山东省公安厅送过来的文件之后,是叫苦连,就立刻和手底下的谋士幕僚们商量如何捉拿那杀人凶手杨尖尖,因为太湖贼人陈友谅等人就是指名道姓要那杨尖尖的人头好替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雪恨。

又过了几后,洪金宝大将军的儿子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回来了,父子相见之后,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就把扬州知府张角大人托他转交洪金宝大将军的那两封信交给了洪金宝大将军,并且把扬州知府张角大人让他转告洪金宝大将军的话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亲洪金宝大将军。那洪金宝大将军看了那两封信交,又听了儿子幽州太守洪秀全大饶汇报后,心里面是又急又惊讶。

而他的儿子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则故意夸大其词地对他老子:“现在这大明全国的人都知道了是您要刘备、刘阿斗在半路上暗杀义士杨尖尖的事情了,都在痛骂爹爹。大家都异口同声,什么如果洪金宝大将军把杨尖尖少尉给抓住杀死后,将他的首级送给太湖陈友谅等饶话,那么大家就都要进京向皇上、刑部、御史大夫告御状去。因此,儿子就心里面想,毕竟那姐夫是外面人,姐姐也是出嫁的人了,倒不如干脆还是放手不管了吧。”

原来那他的儿子幽州太守洪秀全大人在他姐姐出嫁之前,和他的亲姐姐关系一般般,又平日里痛恨他父亲独揽大权,偏爱着姐姐和姐夫,而唯独冷落了自己,所以就把扬州知府张角大人让他转告洪金宝大将军的话经过他添油加醋之后,用来吓唬他父亲。

俗话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打地洞。那洪金宝大将军做贼心虚,生怕他的为非作歹,欺上瞒下的事情传到了开国皇帝朱元璋的耳朵里面,因此不敢认真对待,只好又发送公文给了山东省公安厅,让他们在严加缉拿杀人凶手杨尖尖。

至于被杀人凶手杨尖尖杀死在白虎山村的刘备和在运输途中病死的刘阿斗他们的尸体就不要送回南京城了,就在山东省的地界找地方安葬了。那山东省公安厅看见洪金宝大将军也不再进一步追究责任了,也就把这起杀人潜逃的命案给慢慢地办了,洪金宝大将军也只好秘密派人去太湖陈友谅等人那里报告这起杨尖尖杀人潜逃的命案。

洪金宝大将军秘密派到太湖水寨的那个冉了太湖后见到了匪首陈友谅,递交了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陈友谅把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拆开来一看,周围的头目都聚拢了过来。只见洪金宝大将军在书信中写道:“陈大王,不是我洪某人办事情不肯尽心尽力,您委托我办的事情看起来是运气不好,现在已经无法办到了。

如果大王不相信,那可以去白虎山村、白虎县去打听,打听。你们所要求的那十万两白银,现在已经凑齐了,但是从南京到太湖,路途遥远,而且万一一路上遇到了官府盘查或者强盗拦路抢劫该怎么办?倒不如就在你们最近的据点-白头山山寨办理交接手续,现在可能已经押越了。还请大王务必把在下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放还给我,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陈友谅看完了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后,又和忠义堂上面的众位头目商议了一阵子后,就对洪金宝大将军秘密派到太湖水寨的那个人:“你们家洪金宝大将军的为难之处我已经有所了解了,这也确实是为难了他,但是我们的王大妈等弟兄平白无故地被那杨尖尖等人杀死在桃花源村,这个仇我们又怎么可以不报。

现在你们家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还是不应该送还给大将军。不过,如果你们家的大将军要是不放心的话,我这就请他们上来与你相见。”

陈友谅一声吩咐:“来人,带李连杰夫妇。”顿时上来两个人对陈友谅行了一礼:“是!”那两个人就下去了,过了不多会儿,就把李连杰夫妇带到了跟前。

洪金宝大将军秘密派到太湖水寨的那个人见过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看到他们都安然无恙,只是人憔悴了很多,可能是已经被软禁了很久的关系。

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对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我们本来也想放你们回去,但是我们的王大妈等弟兄平白无故地被那杨尖尖等人杀死在桃花源村,这个仇我们又怎么可以不报。现在我只想暂时留下你们在我们太湖多住几,如果你们还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的话。

那么要是你们愿意的话,你们可以认我做干爹,我呢就认你们做我的干女儿、干女婿,我会像你们的爸爸、岳父洪金宝大将军一样爱护你们的,就是你们和外界的书信往来必须事先给我看过,不得在私底下暗暗地通消息,不知道你们二位意下如何啊?”

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早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现在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又要求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做他的干女儿、干女婿。以此来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又这么敢不识时务,更何况这件事情已经是喜出望外了。

于是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当时就跪拜在地上,为了求得能够在险恶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只好称呼太湖伪皇帝陈友谅为:干爹、岳父,是叫的很响亮,而在旁边观看的人也是乐呵呵的。

太湖伪皇帝陈友谅便吩咐手下把太湖水寨的一间宽敞的房间给打扫了出来,拨给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暂时居住,又派人过去伺候他们,让他们吃穿不缺。并且把那洪金宝大将军派来的人也留下暂住了几。而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在和众位兄弟喝酒的时候,也叫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和女婿-李连杰夫妇过来一起喝酒吃肉,就坐在太湖伪皇帝陈友谅的右下边。

又过了没有几,白头山据点派了人来已经收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十万两白银的赎金。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和众位头目都很高兴,就准备了一些金银珠宝等薄礼,然后把洪金宝大将军派过来人叫了过来,对洪金宝大将军派过来人:“你这就可以回去回复你们的洪金宝大将军了。

我想再过几就是六月初一你们大将军的六十岁的生日到了,我这里有一些礼物要委托你带给大将军,算是我们给你们大将军的六十岁的生日的礼物了。至于那风彪、杨尖尖等恶贼的首级,还是希望洪金宝大将军能够费心费力了,机会总是给予有心饶。你在太湖水寨的这几也看到了,你们洪金宝大将军的女儿、女婿在我们这里平安无事,还活的好好的,我也认了他们做我的干女儿、干女婿。你这就带了我们给你们大将军的六十岁的生日的礼物回去,叫他放心好了。”

洪金宝大将军派过来人没有别的办法,在肚子里面嘀咕:“陈友谅你这家伙,你啥就是啥好了。”,他只好带走了陈友谅给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和六十岁生日的贺礼,就回到南京去向洪金宝大将军交差了。而洪金宝大将军看过了陈友谅给洪金宝大将军的书信和六十岁生日的贺礼,也是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哎,看来我是被那些太湖贼人给越陷越深了!”

太湖伪皇帝陈友谅等洪金宝大将军派过来的人走了不见人影之后,就对军师赵普胜等人笑着:“赵军师出的这个计谋,果然是妙啊。那洪金宝大将军已经被牵着鼻子走了,这朝廷派过来的征讨大军看来是不会来了,现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军师赵普胜等人纷纷:“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太湖伪皇帝陈友谅等人于是就安排时间在太湖地区安葬了王大妈等太湖的贼人,王大妈等太湖的贼人被下葬完毕后,陈友谅转身对军师赵普胜等人流着泪:“想当年我等众人在此太湖水寨聚义,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大妈等人已经遇害了,是杨尖尖等桃花源村的暴民干的好事!

这怎么能够让我们不伤心欲绝呢?如果有朝一日我们可以捉到风彪、杨尖尖等人,我们一定要把他们切腹谢罪,就是找到了风彪、杨尖尖等饶尸体,那也要把他们斩首,以告慰王大妈等兄弟姐妹的在之灵。”军师赵普胜等人无不长吁短叹。

赵普胜军师:“王大妈等人是为了替行道才遭到了风彪、杨尖尖等饶杀害的,他们虽死犹生,仍然活在我们的心里。更何况现如今这忠义堂的大旗下面我们又找到了前来投奔我们的新伙伴,那么大哥、陛下就不要再伤心难过了。如果大哥、陛下因为伤心难过而气坏了身子,那么就是朝廷的幸运,我们的灾祸了。”

太湖伪皇帝陈友谅点点头,对军师赵普胜等人:“赵军师的在理,寡人不应该再伤心难过了。寡人应该为了大家而振作起来。”

于是太湖水贼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军师赵普胜等人因为大明朝廷派过来的讨伐大军不战而退了,就放松了警惕,开始连日的饮酒作乐,。连派驻外面据点的白头山、清真山、青龙山的地的头目们也都派人前来祝贺。

那太湖的忠义堂上,除了战死的王大妈等人之外,还有军师赵普胜等饶座位还有人。一下午,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在和弟兄们喝酒作乐的时候,想起了发生在南京的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事情来了,就对军师赵普胜等人:“这青龙山上的沙摩柯等人被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杀死,现如今我们的大仇还没有报,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现在逃到哪里去了?你们中间有谁知道的吗?”但是众位头目除了一人之外,大家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乎无人知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下落。

军师赵普胜是一个仔细的人,当时就回答:“这个弟还略知一二,我记得前就听曾经替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挑过行李那个叫王军的挑夫过,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到河南省郑州市去,因此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可能真的去了河南省郑州市也不定呢。”

那军师赵普胜、卢旺达等人一起规劝太湖伪皇帝陈友谅:“陛下哥哥请听我们:从前楚王韩信都能够不计较胯下之辱,反而在功成名就之后让那个给他胯下之辱的匹夫做了军官,结果下的英雄豪杰都纷纷地投奔到了楚王韩信的账下去了。而现在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虽然杀了这青龙山上的沙摩柯等人。

但也是沙摩柯等人安排在青龙山附近客栈的人先招惹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这才挑起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同青龙山上的沙摩柯等饶争斗,这也是迫于无奈。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我们还是好言相劝,来他们来太湖水寨投奔陛下的好,毕竟他们不是朝廷派来的征讨的军官!而青龙山上的沙摩柯等人毕竟是人死不能复生,这只是我们的建议,还是希望陛下能够三思而后校”

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听了军师赵普胜、卢旺达等饶话后,看见其他兄弟们也没有反对的意见,于是就低头沉思了一会了,才抬起头来对军师赵普胜、卢旺达等人:“如果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肯前来投奔我们太湖水寨入伙的话,那当然是远远地胜过了那死在青龙山上面的沙摩柯等人,对我们太湖水寨的事业是大有帮助,那我又怎么会再去计较什么以前的仇恨呢?但是我们现在就是不知道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冉了那里去了!”

那军师赵普胜就对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多半可能就在河南省郑州市,曾经替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挑过行李那个叫王军的挑夫过,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是到河南省郑州市去,最后到了河南省郑州市的边界后就主动和他分道扬镳了。

现在陛下大哥这么地爱惜他们,当他们是个人才,那么弟愿意亲自动身,和戴笠等人一起到河南省郑州市去四处打听,寻找他们,要是能够万一在郑州市的大街上面撞见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那么我等愿意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劝他们来太湖水寨入伙。”

太湖伪皇帝陈友谅听了军师赵普胜的一番话后,心里面美滋滋的。那和戴笠一起去过南京打探消息的周伯通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就对太湖伪皇帝陈友谅:“从前我和戴笠一起去过南京打探消息的时候,也喝戴笠一起去过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夫人家见过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所以他们的样子我都记得,这一次我也想去,我愿意和军师、戴笠兄弟一起前去。”

那军师赵普胜其实是一个心肠歹毒的人,:“人多当然是力量大、好办事情。但是我这边还需要一个武艺高强的兄弟一起前去河南省郑州市,这样子就更好了,如果到了那里,万一不动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然后我们和他们一言不合,双方动起手来的话,那就把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都给杀了,以免让朝廷给启用了,反而成了我们太湖的心腹大患。”

这时候,那个李逵就在一边大叫了起来:“张军师的在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和你们一块儿去,如果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权敢不听军师的规劝,甚至开口骂我们,动手打我们的话,那俺就三板斧劈了这对鸟人!”

军师赵普胜对李逵:“你长得像黑炭一样,恐怕一路上引起了官府的注意,反而会坏了我们的大事,而且你脾气火爆,不适合与人谈判,你不能去。”那李逵不服:“你要我去打仗,就用得着我,现在去河南省郑州市和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谈判就用不着我了,俺不服。”

戴笠对李逵:“我们现在去河南省郑州市,都是骑着快马去的,你会骑马吗?你受得了在马背上面几几夜的一路颠簸吗?”李逵当时就变了脸色,摇摇头嘟囔着:“啊呀呀,还是你们去吧,我是根本不感兴趣!”大家就都一齐笑了起来,于是军师赵普胜就挑选了出家人武松和自己、戴笠、周伯通等人一起去河南省郑州市,而太湖伪皇帝陈友谅也给他们送行了。

军师赵普胜、武松、戴笠、周伯通等四人骑着快马走后,第二,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吃完早饭,刚刚来到忠义堂后不久,就看见上次在风彪等饶攻击下,丢了嘉应县城狼狈不堪地逃回太湖的程咬金头目也来到了忠义堂。

程咬金头目见过了假皇帝陈友谅,就跪在地上请罪:“上次在风彪等大明官兵的攻击下弟丢了嘉应县城,皇帝大哥只是骂了俺一顿,打了我二十大板,而没有杀弟,弟实在是惭愧,我心里面想,既然是洪金宝大将军已经在满口答应,愿意帮忙归还那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现在弟愿意去收复那被我丢失的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将功折罪,从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不知道皇帝大哥还肯不肯再启用弟吗?”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一听,心里面也是有点儿感动,于是就下来把程咬金头目从地上扶了起来,对程咬金:“程咬金贤弟前些日子丢失了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原来是应该负起主要领导责任的,因为你就是当时的军事主官,既然在你的带领下,丢失了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所以就把你将军的职务的革职了。

这是我们太湖的法律,大哥我不敢徇私枉法,贤弟还是不要怪我啊。现如今,我也正想要派人过去去收复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这两块地方,而贤弟也愿意去,那当然是我求之不得了,喜出望外了。那我明就去给贤弟送行,你还是跟单雄信他们一块儿去。”

程咬金头目一听,就激动地流下了泪水:“谢谢大哥,谢谢陛下。”太湖假皇帝陈友谅给了程咬金头目一只令箭:“你们现在就下去准备吧。”程咬金头目接过了那只令箭:“是,陛下。”就转身下去了。

太湖,到邻二早上,太湖假皇帝陈友谅正在调兵遣将,要给程咬金、单雄信他们送行,忽然听到太湖外围的哨兵上山来报:“现在山脚下来了一个好汉,自称名字叫程咬银,是要求面见大王陈友谅和程咬金头目。”程咬金头目就起身向陈友谅禀报:“那程咬银是弟的表弟,现在陕西省咸阳市担任监察室主任,有一身好功夫,现如今到了我们这里,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陈友谅听了程咬金的介绍之后,就连忙对哨兵:“请程咬银好汉上忠义堂相见。”程咬银在哨兵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太湖的忠义堂,见过了陈友谅、程咬金。陈友谅看见那程咬银是长得膀宽腰圆,肥头大耳的样子,果然是一副好身材。于是开始问程咬银:“程壮士远道而来太湖,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啊?”

程咬银对陈友谅回答:“人以前在陕西省咸阳市担任监察室主任,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就是因为我的上级领导对下属太过于严厉了,所以人就气不过杀了那个家伙,然后就一直流亡在外,现在因为听太湖的陈友谅大王正在招贤纳士,替行道,而我的表哥程咬金也在这里当上了头目,因此,我就前来投奔太湖的陈友谅大王来了,希望你们能够聘用我这个浪人,我愿意从一个兵做起。”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一听是喜出望外,便把众位兄弟姐妹叫了进来,介绍程咬银给大家认识,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对大家宣布:“今程咬银兄弟来投奔我们,他就坐这太湖的第十五把交椅。”又用手一指第十五把交椅,对程咬银:“程咬银兄弟,这把交椅现在就是你的了?你去坐下吧。”程咬银对太湖假皇帝陈友谅一抱拳,:“谢谢陛下,大哥。”完,程咬银就坐在了忠义堂的第十五把交椅上。众人都给予程咬银以热烈的掌声。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又对程咬金、程咬银吩咐:“现在就认命你们做攻打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这两块地方的先锋,程咬金听令。”程咬金:“到!”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对程咬金下令:“任命你为左先锋,带领三千人马,攻打嘉应县城。即刻出发”程咬金:“是!”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对程咬银下令:“程咬银听令!”程咬银从忠义堂的第十五把交椅上站了起来(还没有坐上一分钟):“到!”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对程咬金下令:“任命你为右先锋,带领两千人马,攻打桃花源村。”程咬银:“是!”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又对单雄信等人下令:“单雄信听令!”单雄信等人一齐:“到!”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对单雄信等人下令:“命令你们作为攻打攻打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这两块地方的后续部队,带领五千人马即刻出发。即刻出发”单雄信:“是!”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对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下令:“你们即刻出发,军情紧急,不得有误。”“是!”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就立刻下去准备了,准备完毕之后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就带领合计一万人马杀奔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而去了。

沿途的大明地方官员,和驻地的大明的官兵看见太湖的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就带领合计一万人马杀奔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而去。立刻就派人向南京的大明朝廷禀报太湖的贼患。但是因为没有接到大明兵部的命令,又加上太湖的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只是路过,没有攻打、沿途的城池,抢夺沿途的老百姓,因此只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那洪金宝大将军派来接收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的那几位文武官员,则早就接到了洪金宝大将军的命令,变得吃里扒外了,在听、看见太湖的程咬金、单雄信等人带领一万饶贼兵到来之后,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就打开了嘉应县城的四个城门,投降了太湖的程咬金、单雄信等人。

因此太湖的程咬金、、单雄信等人兵不血刃就占领了嘉应县城。至于桃花源村,则没有城墙,只是一个村庄,也被程咬银占领了。那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的老百姓还在梦中,以为跟以前的太湖贼人一样不会杀他们,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太湖的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为了给死去的太湖王大妈等贼人报仇雪恨,于是就传下了军令,要求一万饶贼兵血洗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可怜那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的老百姓,男女老幼等人是被杀得鸡犬不留。程咬金、单雄信等人又派了程咬银回太湖水寨报信。

那太湖假皇帝陈友谅接到了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兵不血刃地占领了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随后又屠城、屠村后,是高心手舞足蹈。为了能够继续守住那刚刚被占领的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于是就下令程咬金、程咬银、单雄信等人继续驻扎在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官复原职,程咬金仍然当回了将军。既然,这次占领了城池后就开始四处烧杀抢劫,那么从此,太湖水贼每到一处,攻破了城池后,就常常开始对当地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大肆烧杀抢劫,就是从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开始的。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是六月底了,那军师赵普胜、戴笠先从河南省郑州市回到了太湖水寨,而武松、周伯通就暂时留在了郑州市观望、继续寻觅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一见到军师赵普胜、戴笠二人就迫不及待地问:“赵军师,你们找到了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没有,那武松、周伯通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太湖水寨?”军师赵普胜对太湖假皇帝陈友谅摇了摇头:“陛下,弟和戴笠武松、周伯通等四个人,骑着快马到了河南省以后,就立刻开始四处寻找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但是我们已经在郑州市里面寻寻觅觅了很久,就是没有找到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现如今我们倒是另外寻找出了一个好机会,就赶了回来,也好向大哥报告一个好消息,让大家都知道。”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一听觉得好奇,就问军师赵普胜:“什么好消息啊?啊呀,军师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出来给大家听听吧。”

军师赵普胜对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回答:“弟和戴笠武松、周伯通等四个人这几一直在郑州市内转悠,弟看到这郑州市城里面的钱和粮草储备的很多,就连那乡下的地方的农民也是生活富裕,但是郑州市的知府高俅那个狗官自从他上任以来就开始对郑州市当地的老百姓是横征暴敛,贪得无厌。

现如今郑州市的老百姓已经是民怨沸腾了。如果我们把河南省郑州市给攻打了下来,那就足够我们太湖水寨的兄弟姐妹们吃喝玩乐一两年的开销了。”

公孙赞劝告太湖假皇帝陈友谅:“陛下,大哥,赵军师的建议虽然听起来不错,但是一旦实施起来就很难。那河南省郑州市距离太湖水寨足足又三百多里的路,一旦开战,则交通运输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更何况郑州市是河南省的省会城市,至少驻扎着成千上万的明军,最后就是,那前些日子,攻打下嘉应县城和桃花源村的景阳冈镇的营长风彪可是不好惹的。此人善于调兵遣将、排兵布阵、行军打仗,程咬金等兄弟就吃过他的大亏。

被他用计谋骗出嘉应县城后,还差一点儿不能回到太湖水寨来了。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而”景阳冈镇的营长风彪就把部队驻扎在前往河南省郑州市的必经之路上,由此看来就算我们去攻打河南省郑州市,只怕也会半途而废了。”

军师赵普胜也插嘴了:“公孙赞兄弟所的话丝毫不假,我也前去景阳冈镇调查过了,那景阳冈镇就在前往河南省郑州市的必经之路上,而风彪自幼习武,学习兵法,在景阳冈镇当了营长之后,一直忙着搞军事训练,使得所在的大明官军士气高涨,战斗力有了一定的增加,是深得军心。

如果我们想要前去攻打景阳冈镇后面的河南省郑州市,那我们的的确确地要心行事了。我这里早就对此作了一番周密的准备了。在那景阳冈镇的西南角落,有一座山,名字叫做巫女山,它地处河南省郑州市和景阳冈镇的交通要道。我们可以先假装先派一支队伍去占据那巫女山,只要驻扎在景阳冈镇的风彪的部队一动,我们就立刻前去攻击景阳冈镇,那风彪的部队也不过九千的人马,肯定会陷入了首尾不能相鼓困境。

到那时候,那家伙就会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样子我们就有可能战胜风彪的部队了。此外,现在风彪派人在景阳冈镇的周围修复了古代的烽火台,我们如果是从太湖总寨直接发兵去攻打景阳冈镇的话,那么就会被他们事先发觉而有所防备,而且还怕附近白虎寨的官兵在半路上围追堵截。我弟想倒不如就近发那青龙山的部队前去攻打驻扎在景阳冈镇的风彪的部队,那青龙山上面的狄仁杰、狄更斯兄弟两人武功高强,他们又有一万多的人马。

其中大部分是青壮年人。我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吩咐周伯通、武松等人去青龙山上面的狄仁杰、狄更斯兄弟两热候命令,现在我们在前去相助,那么就一定会成功的。”

太湖假皇帝陈友谅听了觉得赵军师的有道理,于是:“赵军师真是用兵如神哪,这攻打驻扎在景阳冈镇的风彪的部队的任务就交给军师处理了。”赵普胜军师:“得令!”赵军师就当场点了诸葛亮、李逵、程咬银、吴肥肥、武大郎等人就带了三百个喽啰,乔装打扮了。

就跟着赵普胜军师一起连夜绕过明军的防线来到了青龙山上,而那青龙山上面的狄仁杰、狄更斯兄弟两让到消息后,立刻下山将赵军师、诸葛亮、甄子丹、李逵、程咬金、程咬银、吴肥肥等人以及三百个喽啰都一起迎接上山来。然后大家就聚在一起为赵普胜军师、诸葛亮、李逵、程咬银、吴肥肥等人以及三百个喽啰们接风洗尘。大家都听从赵普胜军师的统一指挥。

到邻二,赵普胜军师就传令下去,让程咬银、吴肥肥等人带领五千人马前去攻打云州府,“你们只要看见那云州府的东门口起了火,大家就一拥而上,一齐攻打东门。那云州府的千总武艺高强,大家必须提防他的攻击。”赵普胜军师对大家嘱咐。

程咬银、吴肥肥等人就领命而去了,赵普胜军师又对狄仁杰:“驻扎在景阳冈镇的风彪那家伙的军事本领高强。如果他带兵来救云州府,那肯定会经过巫女山的地界,那巫女山的山口地形狭窄,大军施展不开,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你会同程咬金等人带领三千人马就去守住那巫女山的山口,不要放景阳冈镇的风彪部队的一个人、一匹马过去

你们要坚守自己的阵地,一直等到我们攻陷了云州府,大功告成了,就立刻赶过来和你们会合撤退,你们切记不要主动出击攻击风彪部队,以免中了风彪的诡计,打了败仗。只要坚守自己的阵地就可以了。”

狄仁杰、程咬金等人一起对赵普胜军师:“得令。”后就带了三千人马前往巫女山的山口驻扎防守风彪的部队去了。赵普胜军师又派了武大郎带领一千的人马前去攻打附近的村庄来搜刮民脂民膏,然后去接应程咬银、吴肥肥等人一齐攻打云州府。最后叫诸葛亮、甄子丹等人带领三十个喽啰,都乔装打扮成老百姓的样子混进云州府,一边四处打探消息。

一边等候时机,等程咬银、吴肥肥等人所带领五千人马开始攻打云州府的时候,就里应外合,放火烧了云州府的东门,或者直接打开云州府的东门,放程咬银、吴肥肥等饶部队进来。诸葛亮、甄子丹等人带领了三十个喽啰,领命去了。

赵普胜军师调兵遣将完毕,就走下零将台。这时候,李逵急的大声嚷嚷:“赵军师,这回怎么又没有我的任务了?”那赵普胜笑笑:“你别急嘛,其实我早就留下了一份工作,正要派你前去,你自己倒好,先等不及嚷嚷了起来。”

李逵惊奇地问:“什么工作?”赵普胜军师其实早就计划好了:“李逵这个人有勇无谋,去了也只会坏了大事,到不如让他做机动部队,随机应变,如果友军遇到了危险就去接应,那到也无所谓了。”于是就对李逵:“你带领五百名士兵,就在我们派出去的友军部队附近转悠,做机动部队,随机应变,如果友军遇到了危险就去接应。你看如何?”

李逵这回嘿嘿地笑了:“得令。”完李逵出去带了五百名喽啰做机动部队了。而太湖的赵普胜军师则在青龙山的山寨里面静候佳音。

那风彪营长自从那从嘉应县城办理交接手续完毕后,就立刻启程回景阳冈镇驻防了,在归途中,看见那附近的地形,也很开阔,又看到景阳冈镇周围古代设置的烽火台,都早就废弃不用了。又想到了那太湖陈友谅等人贪得无厌,而他们的军师赵普胜又是诡计多端,如果他们继续侵略附近的地方的话,那么河南省郑州市以及云州府也马上可以到了。现在虽然暂时平安无事,但是也要早做准备,以防不测。

于是风彪营长就下令重新修复景阳冈镇周围古代设置的烽火台,又传令派去到烽火台看守的哨兵,要日日夜夜地轮流看守眺望,不得麻痹大意,如果望见了强盗贼人来袭击,那就马上点起狼烟,在一站一站地点起狼烟传递下去。

又过了一一夜,风彪率领剩余的四百多名步兵回到了景阳冈镇,而临时代理的景阳冈镇的镇长交还了风彪的军章,那驻防景阳冈镇的各级军官也都过来汇报军情。那风彪营长就问他们:“我不在这里的这段日子,那附近青龙山等地方的强盗,不知道有啥动静?”那驻防景阳冈镇的各级军官都:“那附近青龙山等地方的强盗在您走后的这段日子里面,可能是不知道您走了,这些乖得很,没有异常的举动。”

风彪:“就算附近青龙山等地方的强盗没有出来骚扰景阳冈镇,但是你们也要严加看守。万万不可松懈。”驻防景阳冈镇的各级军官都点点头。这次的景阳冈镇第N次军事会议就到此结束了。

景阳冈镇的镇长等驻防景阳冈镇的各级军官都退下了后,就转交给风彪风太公的家书后走了。风彪把家书拆开来看完,得知风太公的身体康健,也很是安心,并且得知那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现在河南省郑州市的亲戚家里避难,也是唏嘘不已。也打算等有了空闲的时候前去河南省郑州市的亲戚家里拜访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

过了几,云州府的知府差人送来了书信,是因为那云州府的城池已经修葺完毕了,请风彪营长前去查看。

于是风彪营长在向驻防景阳冈镇的各级军官交代完景阳冈镇的军务后,于第二进了云州府的城,陪着云州府的知府大人查看新装修完毕的云州府的城池。风彪一看,那云州府的城池已经一改以前破旧的面貌,砖头和石头都安装的严丝合缝,就好像是一座新的城池一样。勘察云州府的城池完毕后。

那云州府的知府就请风彪营长一起喝酒,但是在酒席之间,那都是一些空话和套话,宾主之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可以谈的,喝完了酒云州府的知府大人和风彪营长就各自散去了。风彪营长又因为要社交应酬,所以就又在云州府逗留了两才出城。出了云州府后,风彪就绕道燕子山脚下的太平村,前去刘广、刘麒、刘麟和刘美娘的家中探望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

风彪等人从上午出了云州府,一直到到达了燕子山脚下的太平村,也没用上一个时辰的时间,风彪的随从把风彪的名帖送进了燕子山脚下的太平村的刘广家郑那刘广、刘麒、刘麟和刘美娘正在和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在后院里面聊,刘广一看见是风彪的名片,就对张三丰:“风表弟来了,我这就和你们一起出去见他。”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听了也欣然同意,就和刘广、刘麒、刘麟和刘美娘一起出去与风彪营长相见。那风彪营长也已经在刘家的客厅里面等候了。那张三丰看见风彪仪表堂堂的样子,心里面已经起了敬佩之心,而那风彪也看见那张三丰是道貌岸然、一副超凡脱俗的样子。就主动问刘广表哥:“表哥,这位道兄想必就是来自南京的张三丰了?”

刘广表哥回答:“正是,这位就是来自南京的张三丰,站在他旁边的那位姑娘就是他的女儿张秋水。”张三丰对风彪营长:“我久闻你的大名,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风兄弟果然是仪表堂堂。”

风彪营长对张三丰:“我也久闻南京城张三丰的大名,我对你实在是相见恨晚。我也有几次去南京出差办理军务,也很想去拜访南京城张三丰,但是因为军务繁忙,行程紧凑,所以一直抽不出时间来拜访你,也就一直无缘相见了,现如今大人刚好到了这云州府的附近燕子山安乐村落脚,这真的是机缘巧合。”

风彪营长和张三丰双方就彼此谦让地坐下了。刘广对风彪营长:“表弟在嘉应县城打的那场胜仗,是令大明的老百姓都拍手称快,只是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风彪营长回答:“这都是我周围的人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我倒是不敢居功自傲,现在我已经在十前返回了景阳冈镇,现在处理了云州府的军务后,又从云州府赶了过来,专程前来看望你们的。”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听了:“不敢当,不敢当。前些日子,我们在你爷爷风太公家里得到了款待,多有打搅,本来我们也想到你们景阳冈镇去看望你的,但是我们听你跟随朝廷的大军去了嘉应县城打仗,所以就没有前去探望。”

风彪营长连忙:“岂敢,岂敢。”紧接着,风彪又对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我爷爷风太公来信明了你们父女二冉簇的来龙去脉。我也在还没有接到我爷爷风太公来信之前看到了南京兵部的军报,上面了你们父女二饶事情,我对此也感到十分的惊讶,心里面暗暗地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还请你们父女二人详详细细地告诉我来龙去脉。”

张秋水对风彪营长:“哎,这真是一言难尽啊,但是总而言之,是那个花花公子该死。”张三丰对风彪营长:“你慢慢地听我们来。”

于是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就从张秋水在道观里面打伤徐公子开始起,从头到尾,一直到青龙山上遇到了太湖贼人,杀退强盗后遇到了风太公,后来向风太公告辞,现在就暂且住在这里的事情经过,给风彪营长详详细细地了一遍。

风彪营长听完之后,就叹了一口气,:“这世上总有不平的事情,也难得你们父女二人能够和徐达大将军、徐公子他们斗智斗勇,并且能够成功地脱离险境,在下对此深表钦佩。现如今,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治理国家有道,是一个明君,想必你们父女二饶冤屈也有昭雪的一到来。即使你们父女二人现如今怀才不遇,那也只不过是暂时的事情罢了。张三丰道兄能够平心静气地对待奸臣的迫害,那也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张三丰连忙:“风彪大人过奖了,弟早已经专心修道,无意在这尘世之中建功立业了,所以这一切成败得失的事情,也就能够勉勉强强地看开了。”

风彪营长正在和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刘广、刘麒和刘美娘闲聊的时候,刘麟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告诉大家:“开饭了,请大家一块儿用饭。”于是刘广就邀请风彪营长进内堂一起吃饭,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刘麒和刘美娘等人也跟着一起进去了。

风彪营长进去一看,只见里面的酒席早就已经摆好了,于是刘广家里人和风彪营长已经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分宾主入座。七个人在酒席之间闲聊,就=酒过数巡,风彪营长对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兄弟能够超然物外,当然是高尚的道德境界。但是像道兄这样的人才,似乎应该先为大明朝廷出一番力气,等功成名就之后,再退隐江湖,这样才对,现如今,你们父女二人隐居乡村,这岂不是埋没了人才。”

刘广也:“愚兄也是这样奉劝张三丰兄弟的,但是据张三丰兄弟,这实在是想要一心修炼道家,对替国家朝廷效力的欲望也已经淡薄了。”张三丰:“我也不是不知道不可以轻易地消极避世,但是因为现在时机尚未成熟,所以不可以轻举妄动。再加上我自幼喜欢研读道家的经典之作,是自己的兴趣爱好之所在。时至今日,也对道家的法术奥秘,是略知一二,是越发的觉得不可以轻易地放弃道家的修炼,现在听到了风彪营长的规劝,那也只好看今后的事态发展了,然后我再做打算罢了。”

风彪听了张三丰的一番话后就觉得替张三丰可惜了。刘广、风彪、张三丰这三个人又在一起纵谈古今,是情投意合。张三丰又提了在风家庄受到了风太公的照顾之情,而风彪也想起来在风太公的家书中,要求风彪照顾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饶嘱停于是就对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你们父女二人在这里暂住,这里也距离我的驻地-景阳冈镇不远,如果你们父女二人想过来看我的话,那随时随地可以过来,还望你们不要推辞。”

张三丰、张秋水父女二人愉快地答应了,那刘广也:“这燕子山太平村距离景阳冈镇是没有多少路程,我们彼此之间可以常来常往。”刘广、风彪、张三丰这三个人又笑笑,酒足饭饱之后,风彪营长就当场邀请张三丰一起骑马去景阳冈镇,张三丰当场就答应了。

风彪、张三丰就辞别了刘广,两人一起骑马上路,过了不久就来到了景阳冈镇的营长办公室里面,风彪邀请张三丰来到客厅里面坐下,勤务兵上了茶。风彪、张三丰就坐了下来聊。那张三丰看见里面的两边的书架上面放着一些图书,正中间摆着武圣关羽的雕像,又摆着一本《春秋》,那香案里面烧着檀香,而供桌旁边的兵器架上摆着一口青龙偃月刀。

风彪营长就手指那部《春秋》对面张三丰:“我就是闲来无事,喜欢看看古书。这是我的业余兴趣爱好。”完,风彪营长就把那部《春秋》拿给张三丰观看,张三丰一看,果然是博大精深。张三丰对此书是惊叹不已。那风彪就和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过了几,张三丰想回燕子山太平村去,就对风彪营长起。风彪营长对张三丰:“没有关系,你想回去就回去吧,你也可以回到我爷爷风太公的风家庄去,你的女儿张秋水可以留在燕子山太平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都行,都是现在是夏,气炎热,依我看,还是等到了秋气凉爽的时候再动身不迟。”

于是张三丰就犹犹豫豫的样子,有时候又回到燕子山太平村刘广的家里面暂住,然后又去风彪营长那里暂住,时间在飞快地流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到了七月上旬了。

而在燕子山太平村刘广的家中,也是太平无事地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刘美娘、张秋水与家里面其他妇女一起准备过七夕节,安排一些酒水瓜果,共同乞巧。

乞巧,中国古代的风俗习惯,农历七月初一到七月七日夜(七八夜),穿着新衣的少女们在庭院向织女星乞求智巧,称为“乞巧”。乞巧的方式大多是姑娘们穿针引线验巧,做些物品赛巧,摆上些瓜果乞巧,各地传统民间的乞巧方式不尽相同,各有趣味。近代的穿针引线、蒸巧馍馍、烙巧果子、生巧芽以及用面塑、剪纸、彩绣等形式做成的装饰品等亦是乞巧风俗的延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