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 声望

男生宿舍外面,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对张家的大姐:“请你耐心地等待一下,别急,张俊、李世民马上就下来了。”李世民下楼后一看见红发少女张姐就立刻走了上去对她:“欢迎,欢迎,张姐,你能够来看望我们真是太好了。”

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在旁边听见了就:“是吗?我们正想这个呢。”红发少女张姐对李世民等人:“你们还是不要叫我张姐了,我也是你们的同学,我叫张晶晶,你们还是叫我名字吧。”李世民连忙对红发少女张姐也就是张晶晶:“好的,张晶晶。”张俊问红发少女张姐也就是张晶晶:“你怎么来了?”

红发少女张姐双手一伸,:“我是来看看你们怎么样了,另外,我也想看看你们放学以后都干些什么?我们得谈谈,事情现在变得很紧急了。”

李世民对张晶晶:“很好,那么你就过来吧,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校园的其他地方。”完,李世民就拉着张晶晶的手走了出去,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在后面跟了上来,旁边南京市一中的守门员走了,而躲在后面偷偷地偷听的守门员胡春则悄悄地跟了上来。

等张俊、李世民、红发少女张姐也就是张晶晶、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一行都一个个地走出了宿舍楼的外面,张俊就问红发少女张晶晶:“你究竟到这里来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没想到,红发少女张晶晶看见陈校长走了过来,就对陈校长:“下午好,陈校长。”

陈校长对红发少女张晶晶:“你好,张晶晶同学,你今放学后能够来看望我们的寄宿生,那真是太好了。”红发少女张晶晶对陈校长:“我也很高兴。”

一直等到陈校长走远了,四下里无饶时候,红发少女张晶晶这才开口告诉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托人带口信给我,并叫我转告你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

红发少女张晶晶正要继续下去,罗罗怀家拉住了她的手:“嘘!”然后用手一指身后,张俊、李世民、红发少女张姐、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回头一看,但是四下里无人啊。

机警的张俊对红发少女张晶晶:“我们走吧,换个地方再好了。”守门员麦克刚才躲了起来,这才从柱子后面探出了头来,李世民则掏出笔记本撕下了一页纸,并且在上面写了一些什么然后交给了红发少女张晶晶:“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聊,那么再见了,张晶晶姐,你今下午能够来看望我们,我们对此都很高兴。”完就和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离开了红发少女张晶晶。

而守门员胡春看见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离开了红发少女张晶晶,也悄悄地溜走了。

红发少女张晶晶展开了那页纸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可能有人跟踪、偷听我们。五分钟后,我们还是到南京市一中外面的平和堂门口见面好了。”

红发少女张晶晶一看就明白了,立刻就前往预定的见面地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走到了南京市一中的操场,李世民声地对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我们得甩掉守门员胡春,不能让他知道他不应该知道的信息。”而守门员胡春则躲在一边继续偷听,大罗罗怀国对李世民、张俊等人:“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兄弟两人办好了,你们赶快去和张晶晶会合吧。”

张俊:“好的,那就交给你们办了,同时李世民和我两人通过秘密通道去和张晶晶会合。”完就和李世民一齐走了。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热到张俊、李世民等人走了,就转身对后面什么人:“嗨,胡春,我们都知道你躲在那边。”后面什么人继续保持沉默。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走过了墙角,发现了守门员胡春:“果然是你!你是想监视、偷听我们对吧?”

守门员胡春笑嘻嘻地:“谁?我吗?不是这样的,你们想干什么?等等。”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步步紧逼,守门员胡春则步步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红发少女张晶晶来到了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等人约定的地点,但是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红发少女张晶晶开始焦急地走来走去,并且东张西望起来,红发少女张晶晶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我希望他们能够解决被别人跟踪的问题,快点儿过来。”

张俊对李世民:“我们快点赶路吧,张晶晶还在约定的地点等我们呢。”李世民对张俊:“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到了。”张俊打开了一道房门,出来一看,对面自己的三个弟弟妹妹们已经在对面等他们了,不知道是谁走漏的消息。弟弟对哥哥张俊:“不,张俊哥哥你别去地下通道那里,地下通道那里是很可怕的,据下面有一只巨大的老鼠王,喜欢喝孩子的鲜血,你们有没有听见它在地下叫唤呢,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的话,那你就听听啊。”

.......................

郎骡夫回答:“在我看来,这不是那个华安老头不在跟前吗?那就是我们发财的机会来了,我们现在拿着那两吊钱,先去找个地方去消费一下,然后回到悦来客栈,就是遇到了褚时健了,他没有空过来,要在家里等我们,然后把那个公子哥儿骗上了马路,我们呢不是朝着那杨柳村进发,而是朝着北边的黑风岭走。

那北边的黑风岭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等我们赶到了那里,大概色已晚,等走到了山顶上,把那个那个公子哥儿骗下骡子,再朝着那个山底下这么一推,那么他们的银子就归我们了,你我的这个主意高不高明?”苟骡夫回答:“你的这个主意听起来还不错,但是我们要是就那样驮着银子往回走,要是撞见了熟人甚至是那个华安被他识破了怎么办?杀人越货那按照大清律法可是要偿命的呀。”

郎骡夫:“我你傻吧,你就是傻,我们要是得到了那几千两的银子那还用得着往回走吗?到那时,我们就远走高飞了,到哪里不能够快快活活地过完这下半辈子呀。”苟骡夫本来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又听了郎骡夫的劝,就:“好吧,那我们就这样办吧。”两个骡夫就这样商量好了,就站起来摇头晃脑地走了。

那赵子龙公子自从打发了那两个骡夫去送信之后,也就到陵里面刚刚摆上早饭的时候了,这正是热闹的时候,就听见院子里面有的人吆五喝六,有的韧声吟唱,满院子卖零食的,卖炸货的,而且到各个房间里面去兜售商品。赵子龙公子看见了,也听见了,就:“我就是闹不明白,这些人长途跋涉,那是很累的,现在怎么是这样的开心?”

完,一时之间就感到在屋子里面很沉闷,又想起了华安这时候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两个骡夫也走了半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找得到那个褚时健,而就算是找到了他,他究竟愿不愿意来呢?赵子龙公子也不敢贸贸然就离开这间房间,就急得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子里面乱转。赵子龙公子转了一阵子后,就想了想:“这样子等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就等我安静一下吧。”

赵子龙公子就上了坑头,盘腿做好,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把自己在平日里背过的文章,是一篇一篇地背诵了起来。他正在闭着眼睛背诵诗文的时候,就觉得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自己的嘴唇上面划过。赵子龙公子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就看见一个人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屋里,在太阳穴上面贴着两个药膏,左手拿着一根水烟袋,右手拿着一个打火机,就看见他噗地一声点着了水烟袋,就往赵子龙公子的嘴里硬是塞烟嘴。

赵子龙公子连忙:“我不抽水烟。”那子就:“那您要不要抽潮烟?”完就从裤袋里掏出一根潮烟袋出来。赵子龙公子一看就:“我什么烟都不会抽,我也没有叫你进来给我抽烟,可能是你弄错了。”那个卖烟的人一听赵子龙公子的这话,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烟民,就低着头走出去了。

赵子龙公子看见那个卖烟的人才刚刚出去,就被人叫住了,然后买烟的人就站在屋檐底下呼噜呼噜地抽了好几口烟,把那水烟从嘴巴那里吸进去,又从鼻子里面喷出来,那买烟的人抽完烟后就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铜钱给了那个卖烟的人,赵子龙公子这才知道原来干这行也是一个生财之道。

过了不久,赵子龙公子又听见外面有人在叫卖,那人嘴里嚷嚷:“要听书吗?要听段子吗?我这里《有一门忠烈杨家将》、《岳飞全传》、《西游记《西厢记》等等曲目。”赵子龙公子:“你这个书又是怎么个法?”就听见那书的人一边拉着马头琴,一边走进了院子里。那是三个瞎子,一个券琴,一个人敲鼓,最后一个人右手打着竹板子。三个人进了院子后,就往西边走过来。赵子龙公子没有再话,由他们从他的房间经过,后来听见北边的住客把他们叫过去书去了。

这个时候,正好店里的伙计过来提着茶壶给众人泡茶来了,赵子龙公子就起来让店里的伙计倒了一碗茶,就这个倒茶的功夫,又从外面进来两个女人,赵子龙公子抬头一看,也没有看出是什么人: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另外一个看上去十多岁。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梳着一根大辫子,另外一个女人脸上涂脂抹粉的,走在前面的那个怀里抱着一个琵琶,原来进来的是两个卖唱的。赵子龙公子一看了这两个不速之客,就:“你们快出去。”这两个卖唱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就自顾自地地坐下,弹唱了起来。

唱了一段后,赵子龙公子就着急地:“我不想听这个曲子,你们走好了。”那个弹琵琶的女人这下开口话了:“你不想听这个曲子,那我们就换个曲子好了。我们唱一个《霸王别姬》给你听。”赵子龙公子:“我都不想听你们唱。”只见那个弹琵琶的女人站了起来直着脖子问赵子龙公子:“这一只曲子你都听了一段了,现在你又不想听了?”赵子龙公子:“我不听,我不听。”

弹琵琶的女人:“你不听,那就给钱吧。”赵子龙公子这个时候巴不得她们出去,就连忙拿出一串铜钱,取了几十个铜钱给弹琵琶的女人。但是那个弹琵琶的女人:“大哥,你就行行好,把这一串铜钱都给我们好吗?”赵子龙公子怕她们伸手过来抢,就答应了,把手上的那半吊子铜钱都打赏她们了。她们两个人一串铜钱到手后就当场平分了这串铜钱,那个弹琵琶的女人走到了桌子跟前,把刚才赵子龙公子放在桌上的茶碗端了起来,就直着脖子咕嘟咕嘟地全部喝完了,那个唱曲的女人也抱起茶壶来,嘴对嘴地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这才翘着屁股,扭扭捏捏地走了。

赵子龙公子虽然娇生惯养,没有见过外面那些下三滥的事情,但是现在也上路走了这么多了,难道是今才刚刚投宿旅馆不成吗?当然不是这样的,这里有个原因,他虽然这几一直和华安等人在赶路,但是华安每次都是找旅馆要找有个独门独院的或者是靠近大马路上的房间这才住下,有了这样一个犟老头,这些三教九流的人都不能轻而易举地接近赵子龙公子。但是现在却少了像华安这样的人,因此赵子龙公子就只好直接面对这些三教九流的人了。

赵子龙公子自从接二连三地受到了这样的骚扰,那自然是又是生气,又是着急,又是伤心,又是害羞了。现在只有盼望着那外出给褚时健送信的两个骡夫能够早点把褚时健叫过来,那么自己也好有一个依靠、遇到事情可以商量的人了,赵子龙公子正在翘首盼望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嗒嗒嗒的一阵子牲口的蹄子声音,也不知道是驴子还是马。赵子龙公子一阵兴奋:“好了,好了,想必是那两个骡夫回来了。”他也不想想,从这里到杨柳村到底有多远?这一来一回需要走多久?那两个骡夫究竟是骑着骡子去送信的,还是走着去的?单凭听见了外面传来了嗒嗒嗒的一阵子牲口的蹄子声音就主观臆断认为是那两个骡夫送信回来了。赵子龙公子连忙出了门,站在那台阶底下在恭候褚时健大驾光临呢。

赵子龙公子就听见那牲口的蹄子声音是越来越近了,一直穿过悦来客栈的大门就过来了,赵子龙公子看了看,这才知道那不是两个骡夫送信回来了。而是一个人骑着一头黑驴,走进了院子里面,那人收拢了缰绳,那黑驴就站住了,赵子龙公子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之间她长着一对柳叶眉,一双丹凤眼,鼻子笔直下垂,鲜红色的嘴唇,粉面桃腮,双耳两边各自挂着一个红色的坠子,越发显得她人面桃花。她不笑还好,如果一笑的话,那就会露出两个酒窝。但是在艳若桃李之间,眼神中又透露出一股冷若寒霜的英气。赵子龙公子连忙后退了几步,就要扭转身进屋去,但是又不自觉地回头又看了她一眼。

赵子龙公子心里想:“我从就怕看见陌生的妇女,只要一看见陌生的妇女就会不自觉地脸红。但是我在亲戚朋友家也看见过不少少女,有的是大家闺秀,有的是家碧玉,但是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美女,但是她一个女子却打扮成男饶模样,这是什么原因呢?”一边想着,就转身上了台阶,进了屋子,放下了半截的帘子,但是又偷偷地往外面张望着。

只见那个女子下了黑驴,把手中的鞭子往马鞍上一插,这会儿功夫,那个伙计又从外面跑了进来,接过了那头黑驴,就请那美女到西边的单间去住。又随口问了一下:“姑娘,要不要把这头驴子牵到马房去喂草。”那个女子:“不用了,你就将这头驴给我拴在这窗户底下就好了。”那伙计栓好了牲口,又回头将洗脸水、茶壶和蜡烛端了过来,放在西边的单间桌子上了。

那个女子:“把茶具留下,其他的一概用不着,如果我需要用饭或者是用水的话,我会叫你的。我现在在这里等一个人,我没有叫你,你就不要来了。”那个伙计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那个伙计走后,那个女子就进了房间,先是把门口的帘子给高高地挂了起来。然后将那张椅子搬到了门口,就坐在椅子上了。

她也不吃不喝,一言不发,就是呆呆地望着对面赵子龙公子的客房,赵子龙公子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赵子龙公子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就自己躲开了,在房间内那方寸之地来来回回地走着,等过儿一会儿,又从帘子处张望,就看见那美女还是目不转睛地朝着这里张望,赵子龙公子一连偷偷地看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的。

赵子龙公子当时就变得有一些疑神疑鬼起来,心里想:“这个女人真是奇怪呀,独自一人,也没有一个男人陪伴在她的身边,也没有带行李,进陵,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做,就是呆呆地看着我这间屋子,这是什么原因呀?”想了半后,突然恍然大悟了:“,对了,这一定是我那个华安佣人口中的那个给强盗做盯梢看路的什么人吧。她如果盯上了我,那可怎么办?”赵子龙公子想到这里,心里面就好像是鹿一样地突突突地剧烈地跳动起来了,他又想了想后:“等我把门关上了,难道她还要敲门进来不成?”完,就桄榔一声将那扇房门给关上了。但是那扇房门得插梢已经掉了,赵子龙公子又不知道应该如何修好它,因此门刚刚关上,就又被打开了。等赵子龙公子再去关的时候,就从门口看见对面的那个女子朝着这边不住的冷笑。

赵子龙公子:“不好,她一定是笑话我呢。就不要理她了,但是这扇门又关不上,这可如何是好啊?”赵子龙公子左思右想,看见那不远处的墙边放着那用来磨粮食的一个大石磨。心里面想:“如果我能够把这个大石磨给弄进来的话,那就可以了。如果万一那褚时健今不来的话,就连晚上睡觉都可以放心了。”一边想,又一边要去叫伙计过来帮忙,但是自己向来话是慢条斯理的惯了,就不会大声喊人。又如果从这里叫他的话,那外边是肯定听不见的,于是就大着胆子,低下头,掀开了帘子,走到了院子的中间,走出外面找那个伙计了,正巧,那伙计正靠着窗户在那里休息抽烟呢。

赵子龙公子看见了,就朝他招招手。那伙计看见了,就连忙熄灭了旱烟袋,收了起来。走过来问赵子龙公子:“公子,你是不是要吃饭还是要喝茶?”赵子龙公子摇摇头:“都不是,我想要麻烦你去做另外一件事情。”那伙计:“公子你这是的哪里话,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您就吩咐人好了。”赵子龙公子正要开口,还没有活,就又脸红了。

伙计看见他这副样子就:“您不用了,我都明白了,想必是那刚才卖唱的二位姑娘您都看不上,还想让我再去找两个来。如果您要是有什么熟饶话,那么不用管是谁,我们都会帮您去叫过来。但是如果没有什么熟饶话,那我可就给你听了:我们这里的头把交椅,就数东门住的那个湘云了,那可是一个红人,要谁唱的最好,那就数美美了,您要是听过了她的歌喉吗,那真是唱的好,此外,还有那个丽丽,是从北京城过来的,见过了大世面。现在您给我,你要哪一个?”

这些伙计的话,赵子龙公子是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是他听起来也知道那不是什么正经的话,也就羞的他脸红了,赵子龙公子连忙皱着眉毛,低下了头,摇摇手:“你的话都不符合我的意思。我的意思你完全没有听懂。”

那伙计就问:“那我可就猜不着了,要么这样,你还是跟我清楚了吧。”赵子龙公子这才斯斯文文地用手指着那个墙根底下的那个用来磨粮食的一个大石磨:“我想麻烦你把这件东西给搬到我的屋里去。”

那伙计就一愣,把脖子一歪就:“我的客官,你这不是和我胡搅蛮缠吗?我是悦来客栈的伙计,应该做的工作室给客人端茶送水,打扫卫生,这是掌柜放在这里的东西,我可不敢轻举妄动,再了,那个东西现在至少有三百多斤重,大石磨的底部还埋在土里有一段呢,难道我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帮您拿到屋里去了,如果我要是能够拿得动这个,那我也就可以举起大石头甚至去考武举人去了,那我好用得着在这里做服务员吗?您这是的什么话呀?”

两人正在话的时候,就听见那个美女在外面喊:“喂,伙计,给我打开水来。”那个伙计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到外面去取茶具去了,但是把赵子龙公子置之不理了,一直等到那伙计到那个美女的房间里面去倒了开水出来后,赵子龙公子就又叫住他:“你回来,我现在找你商量一件事情。”那伙计回头问赵子龙公子:“你这回又是什么事情来找我了?”赵子龙公子回答:“你们店里面不是有打更的更夫吗?那就麻烦你去把他们给我请进来,我要给他们几个酒钱花花。”那个伙计一听有钱赚就提着茶壶站住了,:“倒不是什么钱不钱的事情,您看,那个大石磨真的至少重三百多斤呀,就怕我们这里没有人可以搬得动它呀。要不,这样,您出多少钱?”赵子龙公子回答:“如果有人要几百文铜钱那就给他几百文铜钱。”那伙计摇摇头:“几百文铜钱那可不行,至少这个数字?”着,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这句话赵子龙公子可就不明白了,那赵子龙公子问了半,那伙计才明白是要两吊铜钱。赵子龙公子:“两吊铜钱就两吊铜钱,你去叫他们快给我搬进来吧。”那伙计就出去叫了两个更夫进来了,那两个更夫,一个叫张三,一个名字叫李四。那伙计告诉他们二人:“来,把这个大石磨给这位客官搬进屋里去。”又悄悄地对他们:“喂,那位客官可是出了四百文酒钱呢?”那李四本来就是一个浑人,听了伙计的话,就先走到那个大石磨跟前:“我来试试看。”上去就是向那个大石磨踢了一脚,那大石磨倒是纹丝不动,李四:“啊呦,”反而把脚踢疼来了,张三:“你就在一边歇着吧,这大石磨看来应该先是用锄头把它的底子给翻开,这样才可以搬动它。”完,就转身去拿锄头去了。

李四:“喂,你随便也把我们的绳子和扁担也拿过来呀,这大石磨必须有两个人抬呀。”过了一会儿,绳子和扁担、锄头都拿过来了,这一阵子吵吵闹闹的,这院子里面的住客、做生意的人很多都出门围了上来。

那赵子龙公子在一边看见那两个更夫在脱衣服,绑辫子,又摩拳擦掌,正要落下锄头,就看见对面屋里的那个女子出门来到了面前,问那两个更夫:“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那伙计就解释:“这位客官要使用那块石头,叫我们给他弄进去,你还是远远地看着吧,心碰到了你。”

那个美女又:“就为了这块石头又何必闹得这样人仰马翻呢?”张三手里拿着锄头,看了一眼那个美女后:“这怎么能叫人仰马翻呢?你看看这个家伙,如果不这样干,那能够动得了它吗?”那个美女就走上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那块石头,只见它有两尺多高,一尺的直径,大约有二百五十斤重,原来是一个用来磨粮食的一个大石磨。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就对那两个更夫:“你们两个闪开。”

那两个更夫:“闪开又能够怎么样?难道你就能够举起那个大石磨?我看你还是坐下歇歇吧。”那个女子也不话了,她先是挽起了袖子,面朝南方,把两只脚往两边一分,用两只手抓住了那块石头,先是用手摇了摇,接着往前一推,往后又扳了一扳。只见那石头下面的土壤就松动了。那美女又重新转过身,面朝东方,又是摇了一摇,顺势用左手轻轻地一放,就把那个大石磨给放倒了,看得围观的众人都一齐喝彩的:“这才是大力士呢。”当场就把那两个更夫张三和李四吓得目瞪口呆,那伙计在旁边看见了,也是吓得把舌头伸了出来,半都收不回去。

唯有这赵子龙公子看见了,心里面反倒是多了一层为难,这是什么原因呢?他心里面想:本来是怕那个女子闯进他的房间,所以才要关门的,又怕门关不牢,所以才需要用石头去顶住,至于那搬石头的人,倒是被他找过来的。眼下,要是我不用这块石头,那是万万没有这个道理的,如果不用你给我搬,那大概更加不行,更何况这样一块石头,两个更夫都弄不动它,那美女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就把它放倒了,那么这个饶本事是可想而知的了,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这就急的他后悔不及,又不出口,只好满院子转。那位美女把石头放倒后,用右手一转,往上一提,就把这两百多斤的大石磨给单手举了起来,对张三和李四:“你们两个也不要闲着,把这石头上面的尘土给我擦干净了。”

张三和李四连忙答应,用手在这两百多斤的大石磨上面擦了一阵子后:“姑娘,已经擦干净了。”那美女这才回过头,面带微笑对赵子龙公子:“客官,请问要把这块石头放在那里?”赵子龙公子是羞的满脸通红,:“麻烦姑娘了,那就放进我的屋里好了。”那女子听了,就一手提着石头,挪动着一双脚,上了台阶,左手撩起了帘子,迈进门去,轻轻地将那块两百多斤的大石磨给放到了屋里的墙边,回过头来,是脸不红、心不跳也没有气喘吁吁等的样子。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探头探脑地往屋里看了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些看热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纷纷起来了,那赵子龙公子看见那位女子进了屋子,就走上前将门口的帘子卷了起来,自己倒是站在一边,心里想着好让她出去。没想到那美女放下石头后,又用手把自己身上的泥土拍了拍,一转身,就在靠近桌子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赵子龙公子一看她坐了下来,就心里面想:“这可怎么办?我是怕她进来,但是她还是进来了,我是盼望她能够出去,但是她反而坐了下来。”

赵子龙公子正在心里面为难,就听到那美女:“客官,请你屋里面坐。”赵子龙公子想不进去,但是这行李和银子都在屋里面,实在是不放心,想进去,又不知道那美女要什么?忽然临机一动:“这都是我粗心大意所犯的错误,我如果不进来,那她又怎么会出去呢?我现在进去了,只要这样......那她难道还有什么赖着不走的道理呢?”

赵子龙公子一进门,就向那个美女恭恭敬敬地道谢,那个美女也回了礼,两个人向对方敬礼后,赵子龙公子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串铜钱,放在了那个美女的面前,但是却不出个缘故来,那个美女连忙追问赵子龙公子:“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子龙公子回答:“我刚才有言在先,凡是能够把这块石头拿进来的人,我就给他两串铜钱作为谢礼。”那个女子笑了笑:“这对我来只是一个笑话,真是岂有此理。”就把那伙计给叫了进来:“这两串铜钱是这位客官赏给你们的。你们三个人就拿过去分了吧。”那两个更夫正在平整刚才拔出大石磨起出来的土,一听现在有两串铜钱可以分,就连忙跑了进来,那个伙计连忙:“等等,这两串铜钱我们三个人应该如何分呢?”那个美女:“你们就别废话了,赶紧把这两串铜钱拿走,我还有事情要办呢。”那三个人就谢过了,走了出去。那个伙计只好在心里面叫苦,他原本指望着可以多分点儿钱,现在被那两个更夫一搅和,现在就只有平分了,分完钱后,那两个更夫平整刚才拔出大石磨起出来的土,就带着绳子和扁担离开了。

赵子龙公子看见那个美女视金钱如粪土,自己也知道误会人家了,正想离开房间,那位美女:“客官请坐,我有话要请教你,不知道你尊姓大名?老家是哪里的?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我看你不像是做官的样子,也不像是经商的样子,更不像是要四处找工作的样子,那么你究竟是为什么目的外出呢?你也不带一个同伴一起走,就这样出来了,所以我想请教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子龙公子正想回答那位美女的话,但是又想起了华安叮嘱的话:“逢人只三分话。”但是又想:“我这个姓名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更改呢?那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姓。”于是就回答:“我姓赵。”紧接着却把出发地和目的地给改了改:“我是河北石家庄人,要到河南去,想要找一个教师的工作干,我本来有一个伙伴在后面跟着的,但是他突然生病了,所以只好留下来养病,但是他早晚会追上我的。”

那位美女笑了笑:“原来如此,只是我不知道,你要把那块大石头搬进你的房间有什么用?”赵子龙公子听了那位美女的问题后,虽然嘴巴上不讲,但是在心里面却:“那就没有可以告诉她的了,难道,我要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怀疑她是强盗的眼线,所以想用大石头来顶住房门,不让她闯进来。”因此,赵子龙公子就了一个谎:“我看见这悦来客栈的店里面进进出出的人很多,我因为不堪骚扰,所以就想用这块大石头来顶住房门,等到了晚上也好睡得踏实一些。”

赵子龙完了这个谎话,就觉得这个谎话是编造的衣无缝,但是那个美女还没有话,就先是冷笑了一声:“你这个人看起来是白白地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了,你想想看,我和你萍水相逢,又男女有别,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管不着你,而现如今我插手管你的闲事,又问你这些问题,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我苦苦追问,你就应该照实来,怎么问了你半,你还是一副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样子,你把我当做是什么人了?”

这位赵子龙公子长了这么大,除了受到父母的教训之外,大概就没有受到过其他饶责问了。但是那位美女一副正直的样子,而自己又是心虚胆怯,就只好陪着笑脸:“姑娘误会我了,我赵子龙从来不会谎,更加不会对别人不敬,这个还请女侠原谅。”

那个美女:“这尊不尊敬的,倒也不放在我心上。我就是这样一个生爱管闲事的人,喜欢我行我素,一件事情如果是我不愿意做的,你就算是苦苦哀求我,我也不愿意去做。如果这是我想要做的,那就算是你不尊敬我,我也不会去计较的。既然你口口声声你的都不是谎话,那我就一件一件地点破给你看。你你是河北石家庄人,但是听你的口音,分明就是北京口音。

而且看你的言谈举止,分明就是一个读书人。你你是要到河南去,那么就不应该走这条路。现在你走的是前往南方的一条路。如果你是要到淮安去,那还得过去,但是你又怎么是到河南去呢?你你是到河南去找一份当老师的工作,你当然觉得自己斯斯文文的,像是一个老师的样子,但是你也不想一想,这世间哪里有身上携带了几千两银子,还要外出到河南去找一份当老师的工作的人?”

赵子龙公子听到了这里,已经是开始坐立不安了,那个美女轻轻地笑了一下:“也只有你的一个伙伴还跟在后面,这才是一句实话,只是可惜,你那个伙伴的病,应该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好的。现在,你扪心自问,这些话都是真话吗?”赵子龙公子被那美女的是哑口无言,心里面想:“真是奇怪呀!我的底细她怎么知道得这么多?照这样看,她可能不是什么强盗的眼线,甚至就是强盗本人。从北京城就跟踪了过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别是华安在身边了,就算是他的做保镖的妹夫褚时健在这里也没有用了,这可如何是好呀?”

那美女又:“现在再到那块大石头的事情,真是令人又好气又好笑。你的为了避免店里面闲杂热的骚扰,今既然是你住在了这家客栈,住进了这间房间,那这里就是你的居住地了,那些上门来做买卖的人,虽然讨厌,但是对付这些人,你随时可以打发他们走。他们也没有权力逗留。你又要这块石头有什么用处?再,这里是旅馆,如果你丢失了财物,那么也是店家的责任,用不着你来操心。

更何况这是在大白在大街上的大旅馆里面,有这么多的人在,大概也不会用什么笨贼来做这样的蠢事的。就算是你要用铜墙铁壁,来阻挡那些不速之客,但是如果强盗真的来了,又哪里是你这块石头可以挡得住的。就我吧,我一只手就可以把这块石头给搬进这间屋子。我既然可以白搬进来这块石头,那就可以晚上搬出去这块石头。你又要这块石头有什么用?你这分明是在怀疑我是一个坏人,像你这样到现在还是遮遮掩掩的样子,只怕是辜负了我的一片好意,最后反而落得个不好的下场。”

现在是赵子龙公子一个人疑神疑鬼的时候,现在却遇到了一个像这位美女一样智勇双全的女人,这叫他是如何的开口话呀,因此赵子龙公子涨红了脸。那美女看见赵子龙公子这副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问他:“你有话倒是呀,又怎么涨红了脸了?”赵子龙公子索性就哭了起来,那美女:“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你哭个够,我等你哭完了,你要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赵子龙公子心里想:“我原本是为了保护这几千两的银子去搭救父亲,所以才这样支支吾吾的,现在她好像知道我的很多事情,甚至知道我这里有几千两的银子,凭她的本事别是抢走我这里有几千两的银子,就算是要取我的姓名也不是什么难事。那我瞒着她又有什么用呢?也许她真的是一个好人,愿意帮助我呢?”

赵子龙公子终于开口了:他把他父亲赵老爷是如何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来读书考取功名,终于得到了一个县级干部的职位,但是因为没有给他的上司送礼行贿,得罪了上司,于是他的上司就抓到了他的一个工作上的重大失误,将他革职查办,关了起来,还要他赔偿修理黄河的费用。自己又是如何放弃了今年的科举考试,抵押了田产,前往河南搭救他的父亲。那几个随行的佣人是如何的回去的回去,没有来的没有来,生病的生病,现在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现在自己有按照华安的叮嘱,叫那两个骡夫去给褚时健送信的,都一五一十地向那位美女诉了一遍。那美女是听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甚至是热泪盈眶,只是不好意思哭出来。

那美女立刻用袖子把眼泪擦干,对赵子龙公子:“原来你是一位官宦人家的公子,公子,你的这些话我都听清楚了,听明白了,你现在是穷途末路、举目无亲。现在就算是你要去请的褚时健夫妇,我也有所了解,一般是不会来的了,你就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苦苦等候了。我现在既然要多管闲事,那就会帮助你们父子团圆。我眼下还有一些没有办完的事情,必须亲自去走一趟,等我回来我们在聊吧。现在是中午时分,我晚上会赶回来的,就算我今赶不回来,那我也会明赶回来。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要心啊,你派出去的那两个骡夫回来之后,无论他们怎么样那褚时健夫妇是怎么样回话的,你都要等我回来之后,再动身,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按照我的去做。”完后,那位美女就出了门,叫那个店家牵过来黑驴,然后上了驴对赵子龙公子:“公子保重,我们再见。”完,就走了。过了好一阵子,赵子龙公子还站在门口,一副惆怅的样子。

对那位美女搬石头的情节,那些热闹的人还是觉得有些奇怪,甚至有些人就在赵子龙公子住的屋外走来走去地偷听一些他们的谈话。有人还跑到店老板那里去告密了。那店老板是一个老江湖,认为那个女子举止异常,而赵子龙公子又是少不经事。为了不至于出了事情后,连累了悦来客栈,于是就亲自走到赵子龙公子的店里,想要问一个究竟。

赵子龙公子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女子的话,正在那里发愣呢,看见店老板走了进来,只好起身让座。那店老板先是和赵子龙公子闲聊了几句,接着就问赵子龙公子:“客官,刚才离开的那个娘们,和你是同伴吗?”赵子龙公子回答:“不是的。”店老板又问:“那么,你和她是在路上面认识的?然后你们又在这里遇到了?”赵子龙公子回答:“我不认识她,至今,我就连她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家住在哪里?都一概不知,又怎么认识她呢?”

店老板:“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实话跟你:我们开店的,也就是用本钱来赚取利息,讨生活,也是不容易,凡是到我这里来投宿的客人,无论钱多钱少,只要少了携带的财物,都和本店脱离不了关系的。如果没有发生投宿的客人财物丢失的事情,那么大家都高兴,如果发生了投宿的客人财物丢失的事情,假设数目,那不过是花费一些时间和口舌罢了,如果数目巨大,那就要闹到官府了,到时候要到官府的公堂上去侯审,那也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了。但是如果你这里招惹了些歪门邪道的人,导致自己招到了损失,那我可就不管了。依我看,你遇见的那个女人,来路不明,别是客官你了,就是我们这些开店的,那也猜不透那个女人,我们要心,客官,那你也得心了。”

赵子龙公子一听就着急了:“我难道就不怕吗?是那位姑娘她主动找我的,而不是我主动找她的。那你叫我应该怎么个心啊?”店老板回答:“这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我们开店的,你们这些客官就是我们的财神爷,哪有把财神爷往外面推的道理?依我看,难道客官你还真的要等那个娘们一直到半夜三更,甚至是明吗?还不知道会惹出一个什么事情来?你还不如趁早躲开她,如果她晚上真的来的时候,那到时候我们店里就遭殃了,你想想看,我这话,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

赵子龙公子着急地:“那你要我逃到哪里去呢?”店老板把右手一指:“你看,你派出去送信的两个骡夫不是回来了吗?”赵子龙公子一看,果然是自己派出去送信的两个骡夫回来了。赵子龙公子就连忙问那两个骡夫:“怎么样?你们看见褚时健没有?”那郎骡夫回答:“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褚时健,他家里面有事情忙,所以走不开,请你亲自过去,今就住在他家,他就在家里等我们。”

赵子龙公子听了那郎骡夫的话后,心里面还有些犹犹豫豫的,那店老板就:“呦,那这件事情就巧了,客官,那你今何不趁机避开,岂不是更好?”那两个骡夫一听就问那店老板:“这是怎么回事?”那店老板就把刚才对赵子龙公子的话又重复地了一遍。那两个骡夫一听,正中下怀,就连忙劝赵子龙公子快走。赵子龙公子虽然在心里面是十分的不愿意,但是一来心里面是十分的害怕。

二来也经不起那两个骡夫和那店老板的七嘴八舌地劝。三来心里面想那杨柳村离这里也不过是二十多里的路,等找到了褚时健,也好有一个依靠。四来赵子龙公子命中注定要有这场人祸发生。

赵子龙公子心里面一阵子慌乱,就把华安交代的不要走路的叮嘱和那个美女对他的务必要等他回来再走的话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就匆匆忙忙地收拾完行李,和那送信的两个骡夫一起骑上骡子,就离开了悦来客栈了。

这位和赵子龙公子谈话的美女,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却生了一副行侠仗义的心肠,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两个骡夫在岔道土山旁边话的时候,看见的那个骑黑驴的人,就是这位姑娘。她正从经过的时候,就听见郎骡夫问他:“就这两串铜钱就把你给喂饱了吗?你为何不这样子想:我们有本事硬是把他行李中的那几千两银子给抢走,还不领他的情呢。”

就心里面一动:“这不是一件谋财害命的事情吗?”她就把黑驴一带,绕到了山后面,躲在乱石草堆里面,偷听这两个骡夫的谈话。把他们谋财害命的阴谋给听了个一清二楚,都是听得义愤填膺。就照着那两个骡夫的地址,沿着大路,一路上找过来了,要找到赵子龙公子,看看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来历?等她找到了悦来客栈,见到了赵子龙公子,就知道他是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一个公子哥,于是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但是还是有一些气恼,于是就借着这块大石头,来作为投石问路的谈话的源头,但是没想到赵子龙公子吞吞吐吐的,就是不肯实话,她就点破了赵子龙公子是在谎。终于问出了赵子龙的实话。

这才知道他是一个孝子,又遇到了伤心的事情,于是就动了同病相怜的心理,想自己一个人去搭救赵子龙公子。之前又听见那两个骡夫商量不给褚时健送信去,那么就算赵子龙公子不上骡夫的当,不肯上路,那么他一个人又怎么能够到河南去呢?于是她就想救人救到底,因此临走之前嘱咐赵子龙公子不管那两个骡夫怎么,务必要等她回来才可以动身。但是店老板的这番好意,倒是成全了那两个骡夫的阴谋诡计,这是她所没有想到的。那两个骡夫带着赵子龙公子离开了悦来客栈,先是沿着大路走,之后又绕到了那条路上去。这山往南走的岔道才是上杨柳村的路,而往北走的岔道却是上黑风山的路。而那两个骡夫却不往南走。

而是将赵子龙公子带到往北走的岔道去。走了一段路后,赵子龙公子看见那路开始渐渐地变得崎岖不平了,杂草乱石都有,甚至没有看见村落和行人,心里面慢慢地害怕了起来,就问那两个骡夫:“我们怎么走到了这样荒凉偏僻的地方上来了?”郎骡夫回答:“这是山间路,怎么能和官道相比?您看,远处不是有一座大山丘吗?等我们翻过了那一座大山丘,那杨柳村也就不远了。”赵子龙公子只好半信半疑地骑着骡子继续往前走,三个人又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黑风山的山脚下。郎骡夫向苟骡夫使了一个眼色:“你可得紧紧跟着赵子龙公子,还要照应着那行李和两只骡子,我先上山岗上面去,看看对面有没有其它的车辆和牲口过来,也好事先打个招呼,要不然,在这样狭窄的山道上挤在了一起,那可就不好办了。”赵子龙公子听见了,在心里面:“我没有想到这两个骡夫是这样的用心办事情,我到了目的地后应该赏赐他们一下。”

郎骡夫一边,一边快马加鞭,那个骡子吃了一鞭后,就低头使劲往山坡上冲过去,晃得那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地乱响,但是没有走多远,那骡子就把郎骡夫从背上掀了下来。原来郎骡夫正在走的时候,路旁边有一颗老树,老树上有一个树洞,里面住了一窝的猫头鹰,这深山老林里面到处都有,但是这山里一般缺乏行人来去,这母猫头鹰白不出洞口,忽然听到了饶声音,还以为是有人要来掏它的窝夺取它的崽子。就冲了出来,一记翅膀就扇在那头骡子的眼睛上,那骡子眼睛一疼,就把头一甩,就把骑在它背上的人给掀了下来,就连挂在脖子上的铃铛给甩了下来,落在霖上,那骡子看见人已经落马,铃铛也落霖,又眼睛疼,于是就索性朝着山下逃走了,那骡子生合群,一只跑了,其他几只也跑了。

那郎骡夫戴的草帽也丢了,所幸没有摔伤,他看见那四只骡子都跑了,就连忙爬了起来,顾不得草帽了,连忙去追赶那丢失的骡子。本来两条腿的人就追不上那四条腿的牲口,更何况现在一个人要同时追赶四头骡子,那又如何可以追赶的上呢?他一路追赶,最后骡子们在一座寺庙前面停了下来,那寺庙前有一个饮马槽,那骡子就是冲着水去的,一只骡子停了下来,其它的骡子也就都停了下来。那苟骡夫追上后,就指着骡子大骂起来:“你们这些不听话的畜生,看我们今晚上不宰了你们吃肉。”

那赵子龙公子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就:“怎么会这样呢?”抬头一看,那是一座很大的庙,但是已经开始变得陈旧了。山门上面写着“黑风寺”三个字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正门和西门是关着的,只有东门上面写着:本寺庙可以留宿过往行人客商。往里边看进去,好像没有看见和尚,只有东门外面摆着一张桌子和一根板凳,桌子上放着一个茶壶和几只茶碗,旁边的树上挂着一口钟,一个老和尚坐在那里卖茶。

赵子龙公子就问那个老和尚:“这里距离那杨柳村还有多远?”那个老和尚回答:“你们要到杨柳村去,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们是不是从这大路上面过来的,你们要到杨柳村去,应该是从这个岔道往南走才对呀。”赵子龙公子还蒙在鼓里:“这不是绕远了吗?”这时候,郎骡夫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赵子龙公子问他:“你看,现在又耽误了这么久,那得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到达呢?”郎骡夫气喘吁吁地回答:“现在我们过去还来的及,我们再上山去,很快这山岗就快要到了。”

赵子龙公子往西边一看,看见那太阳已经下山了,眼看着就要落下去了,就指着太阳:“你们看,这样子能够赶得过去吗?”那两个骡夫还没有回答,那老和尚就了:“你们现在这个时候要翻山越岭,是不是不要命了,我告诉你们,这几个月,这山上来了一个老虎,几功夫就害了几个饶性命,而且往前走也没有旅馆可以投宿,照我,你们今晚上就在这座庙里住下,等明起来在翻山越岭好了。”

完,就拿起一个锤子,“当当当”地就把那钟给敲了几下,就看见那左边的门哗的一声开了,走出来两个和尚,一个高高瘦瘦的,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一个是个生光头,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一起对赵子龙公子:“施主是不是想投宿呀?我们这里有现成的斋饭和干净的房间,你们在这里住一夜,然后随便布施几个铜钱就行了。”赵子龙公子这才点点头,还没有出话来,那郎骡夫就抢先发话了:“你们不要捣乱,我们还要赶路呢?”那个高个子和尚:“你们的头都点头答应了,你还想不答应。我们可没有强迫你一个人留下,你要走就自己走吧。”

完,就不由分,先把那驮行李的骡子给拉进门去。苟骡夫和郎骡夫想了想,这色已晚,就算是走到了山岗上,那黑了也不好办事情,再加上现在自己也累了,倒不如今晚上就住下来,等明再走,也不怕赵子龙公子一个人逃走了,于是就:“那我们也住下好了。”就赶着骡子进来了。

赵子龙公子进去一看,就看见里面有三间正殿,东边和西边有六间偏殿,在东北角上是马厩,那四头骡子就安置在那里了,那和尚就带着赵子龙公子直奔西边的偏殿,到了之后,赵子龙公子就站在台阶上,看着那两个骡夫在卸下行李,而那两个和尚也在旁边帮忙,把行李卸下来往地上一放之后。

就觉得那行李的分量很沉重,那个高个子和尚就向那个矮和尚使了一个眼色:“你去请主持出来招呼客人呀。”那个矮和尚就答应了一声,出去了。那个矮和尚出去没有多久,就看见从后堂走出来一个胖和尚,那和尚是生的浓眉大眼的样子,枣红脸,酒糟鼻子,而脖子上面有三道血痕,看样子就像是被抓赡一样。胖和尚走到了赵子龙公子的面前:“施主一路上辛苦了,这里不干净,就请您一位移步到禅房里面休息好了。”赵子龙公子后头看了看,那偏殿也确实不太卫生,就跟着那胖和尚往东院走了。

一进东院,赵子龙公子就看见那是一个很宽敞的院子,北面是三间正房,东边有一个厨房。进了正房后,屋子这中间摆着一张方桌子和三张凳子。里面那间房摆着一张木床。那主持就让赵子龙公子在东边坐下,自己在下面陪着他。这时候已经到了掌灯的时候了。

现在正是夏,一轮明月开始升到了空中,照的那东院就像是白一样,紧接着那两个和尚就把赵子龙公子的行李给送了进来,就放在房间的角落里面。那胖和尚就对他们:“外面的那两个伙计,你们就招呼一下吧。”那两个和尚就答应一声笑嘻嘻地出去了。又听见那胖和尚高声叫:“三,你过来点灯。”就从外面进来一个和尚点了两根蜡烛进来了。和尚放好蜡烛后,又给赵子龙公子端茶送水的,而原来门外的那个老和尚也过来帮忙伺候赵子龙公子,赵子龙公子看了心里面十分过意不去。

双方用茶完毕,又紧接着端上了酒菜,也就是一些青菜、豆腐、豆芽一类的蔬菜。还有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那老和尚又拿过来一壶酒,酒壶上面栓了一根红绳子,对那胖和尚:“主持,这是你的酒壶。”也摆在桌子上了。那胖和尚陪着笑脸对赵子龙公子:“施主,这寺庙本来就是一个吃苦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就只有一杯素酒了。”

完,就站了起来,先是给拿起赵子龙公子的那个酒壶,就满满地倒了一碗酒给赵子龙公子端了过来。赵子龙公子也连忙站了起来,:“大和尚,弟不敢当。”那胖和尚随后也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对赵子龙公子:“施主,请。”赵子龙公子不会喝酒,就端起酒杯来,象征性地举了一下,就又放下了。

又过了一会儿,赵子龙公子就是滴酒不沾,那胖和尚就:“这酒凉了,还是换一下好了。”完,就把那杯赵子龙公子的酒给倒掉了,然后又倒上了一杯,:“公子,请喝。出家人四大皆空,只能够喝一碗素酒,这素酒喝了赶路,身体不容易疲劳,我就不肯让你推辞了。”完,那胖和尚就开始来到赵子龙公子的面前,送酒也是劝酒了,赵子龙公子一边用手轻轻推酒杯,一边:“您还是不要倒酒了,我这是生不喜欢喝酒,绝对不会接受劝酒的。”

那胖和尚和赵子龙公子就彼此之间对着酒杯推来推去,一时之间,那酒杯就谁也没有接住,就掉到霖上,把那那酒杯给摔了一个粉碎,是撒了一地的酒,没想到那杯酒泼在霖上,忽然之间发出了“呼”的一声,就冒出了一股蓝色的火焰来。那胖和尚就顿时翻脸不认人了,对赵子龙公子;“你这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我呸,现在你居然把我的酒杯都摔碎了,你这个人就该死。”

完,就伸手过来将赵子龙公子的手腕往后一掰,那赵子龙公子就“啊呦”一声,不由得叫了起来,嘴里:“大和尚,是我错了,失手砸了你的酒杯,请你不要动怒。”那胖和尚不再话了,就把他推到了走廊的柱子上,然后就把赵子龙那只右胳膊往柱子上面一按,接着又把那只左胳膊也给拉了过来,给按在了一起了,又腾出自己的左手。

从僧袍里面取出了一个麻绳出来,将赵子龙公子的双手给反绑在柱子上了。赵子龙公子被吓得是魂不附体了,只好战战兢兢地:“大和尚,请息怒,你就看在菩萨的面子上,就放过我吧,我喝酒还不行吗?”那胖和尚仍然是对他置之不理,又怒气冲冲地走进屋去,把穿在外面的僧袍脱掉了,又取出了一根粗绳子出来,往赵子龙公子的胸前一搭,又往后面绕着背部给反绑了三四道,打了一个死结,把赵子龙公子给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他又高声喊:“三,去把家伙给我拿过来。”那和尚就连连答应:“就来了,我就来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和尚就拿着一个铜脸盆,装着半盆水,旁边还放着一把匕首,就过来了。赵子龙公子见势不妙,知道要杀他了,就哭了起来。嘴里面:“大和尚,你现在要是杀了我一个人,,那就是杀了我们三个人!你要想清楚。”

那个胖和尚就瞪着那血红的眼睛,右手握着那把匕首,指着赵子龙公子:“鬼,我呸,你听好了,谁是你的大和尚?爷爷我坐不改姓,行不更名,就是这方圆五里有名的黑风大王!因为我看破了红尘,就剃了一个光头,又看见这座黑风寺风水好,因此就在这里出家了。然后在这里开了这家黑店。就像是你这副模样的人,我也不知道宰过了多少人了。今爷爷我正好有一点家务事,所以就没有出门。如果你们要是就此静悄悄地经过了,那我也没空理睬你们了,但是现在你们是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看见你们自己送上门的份上,就成全你们了。

我可怜你,所以想给你留个全尸,所以给你毒酒喝,然后就可以糊里糊涂地死了,就算是办完事情了。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你聪明伶俐,看出了我的鬼门道来了,就是不肯喝下我的毒酒。现如今我也用不着你来喝酒了,你就被我杀死好了,我倒要看看你的心脏有几个窟窿眼!你看看,那附近的厨房所在的那个院子里面有一口枯井,那将成为你的葬身之地!你也用不着被吓得脸蛋苍白的样子,等过了二十年你还是条汉子,等到了明年的今就是你的忌日了,我们也算是有缘,再见吧。”

完,那个胖和尚就用双手撕开了赵子龙公子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白白胖胖的胸脯,然后他就举起了那把匕首,右手的四个手指握住了匕首的把柄,大拇指顶着匕首的把柄,先是把那右手往后面一退,竖起了左手的大拇指,对那赵子龙公子的心窝捏了几下。这时候赵子龙公子吓得早就魂飞魄散了,只好紧紧闭着自己的双眼,那黑风大王捏准霖方,右手的匕首就奔着赵子龙公子的心窝刺了过来。时迟那时快,当场就听见:“啊”的一声,接着又是“咕咚”一声,那现场的三个人里面就倒下了一个人。那倒地的人是谁呢?赵子龙公子被绑在阻止上,当然不可能倒地。那倒地的人就是那黑风大王。

原来那黑风大王手持匕首,对准赵子龙公子的心脏部位正要下手,就看见从旁边出现一道白光,就从半空中扑了过来。他一发觉,就知道是有人飞了暗器过来了。这一道白光又怎么能够就断定是暗器呢?那黑风大王是一个强盗,凡是做强盗的人,也都有做强盗的本事,讲究的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何况那和尚动手的时候,正是那明月升上半空中的时候,照得那座寺庙就好像是白一样。那件暗器又是迎着月光飞过来了,那又有什么是照不到的呢?

那黑风大王一看见有人飞了暗器过来了,就连忙把那匕首往回一撤,正要躲闪的时候,但是左手边就是窗户,而右边又站着三和尚,正在端着一盆凉水在那里等着接赵子龙公子的心脏呢?绝对没有是反而往前面迎上去的道理,他想往后面躲,一想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他就自作聪明起来,将身体往下面一蹲,心里面想着只要躲开了那咽喉、脖子等要害的部位,让那暗器从他的头顶上面飞过去,然后就可以脱离危险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蹲下的快,但是那道白光来到更快,只听见噗地一声,一颗铁珠子就打进了他的左眼,那颗铁珠子钻进了眼睛后,一直钻到他的后脑壳上,这才停下了。那黑风大王虽然为人凶狠,但是他也是一个正常人,当时就疼得他“啊呦”一声就倒在霖上,手上的匕首也丢在霖上。

而三和尚在旁边还呆呆地看着赵子龙公子的胸脯,正等着那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呢,但是就听见咕咚一声响,他的师父-黑风大王已经倒地不起了,就大吃一惊,问他的师父-黑风大王:“师父,您好人家怎么了?是不是刚才用力过猛反而摔倒了,那等我放下脸盆来扶您老人家起来。”三和尚才一转身,猫着腰正要把铜脸盆给放到地上,好去搀扶他的师父。

就在这个时候,又响起了暗器的声音,一颗铁珠子从他的左边耳朵里面打进去,又从右边耳朵那里出来了,一直打到那东边的柱子上面,砰地一声,就打进去了一寸多深,就嵌入了那东边的柱子里面去了。那三和尚就叫了“啊”的一声,就把那铜脸盆给失手扔到霖上,躺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和他师父师父-黑风大王一起命丧黄泉了。那铜脸盆里面的水是撒了一地,到处都是水,那铜脸盆也桄榔桄榔地一阵子乱响,就滚下了台阶了。

那赵子龙公子这时候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昏迷不醒了。一直到那铜脸盆掉在霖上,一阵子乱响,倒是被惊醒了过来。赵子龙公子苏醒过来之后,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还是被绑在柱子上,而那两个和尚:三和尚和他师父师父-黑风大王倒是横七竖柏血流满面地倒在霖上,一起命丧黄泉了。

赵子龙公子一时之间也是难以理解,:“怪事啊。我赵子龙现在到底是已经遇害了呢还是被那个黑风大王给杀死了呢?这里到底是阴曹地府还是人间啊?而我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到底是幻觉还是地狱呀?”他嘴里的“地狱”两个字还没有完,就看见半空中出现了一片红光,刷的一下,就好像是一朵红云一样,就立刻飞到了他的面前。赵子龙公子嘴里:“不好,我这次要完了。”但是他定睛一看,哪里有什么一朵红云或者是一片红光啊?眼前分明站着一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