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李代桃僵

张俊问红发少女张晶晶:“你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是不是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要找我们有事情?”红发少女张晶晶对张俊敬佩地:“你果然很聪明,的确是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要我转告你们:明下午两点,在废弃的停车场,也就是我们和他们比赛的地方,将举行重要的投票选举会议。

请你们务必来参加这场重要的投票选举会议。而南京市的所有的沙滩足球队的队长们都要来参加这个这个重要的会议。”这时候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也从刚才张俊、李世民他们爬出来的狗洞里面爬了出来。罗罗怀家对张俊、李世民等人:“我们就要和南京市所有的沙滩足球队的队员们见面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就要和其他的沙滩足球队的队伍比赛了。”

红发少女张晶晶连忙上前纠正罗罗怀家:“慢着,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南京市所有的沙滩足球队要聚集在一起来开会讨论决定是否要接受我们加入沙滩足球队联合会。这可是要经过投票,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决定的。”

张俊问红发少女张晶晶:“那我们应该充当什么样的角色?”红发少女张晶晶回答:“我怎么知道,也许我们如果被接受后会和一些强队比赛,我们可能会遇到麻烦。”大罗罗怀国走上前插嘴:“我们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麻烦,那就是守门员胡春,他居然找到了我们的秘密通道!”

张俊一听,立刻低下了头。红发少女张晶晶:“什么?南京市一中这里还有什么秘密通道?那我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啊。”李世民看了一眼红发少女张晶晶,然后对张俊:“你听着,张俊,我认为我们应该告诉她有关南京市一中秘密通道的事情。”

张俊则:“这是不可以的,南京市一中的学生包括已经毕业的校友们已经保守这个秘密很多年了,更何况她又不是我们自己人。”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一听张俊这样低下了头,红发少女张晶晶也是一脸不高心样子。李世民则不放弃:“即使是这样,那她也是我们南京市一中校园足球队中的一员,她是我们的伙伴。”张俊没有正面对李世民的言论做出反应:“那我们明如何见面?”

李世民回答:“我们明就在这里见面,同时我们应该改变密码,因为守门员胡春,他已经找到了我们的秘密通道。以免守门员胡春他私自使用我们的通道。”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对红发少女张晶晶:“不好意思,等以后有机会我们会服张俊的。”李世民拍拍红发少女张晶晶的肩膀:“你别担心了,我会服张俊改变主意的。”李世民完就转身钻进了狗洞。

在进洞之前对红发少女张晶晶:“我们明见。”李世民是最后一个进洞的人,他关上门后,就乐呵呵地:“她在冲我笑呢。”然后就开始在洞穴中间穿校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都在那里等他,张俊问李世民:“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快点啦,我们先来调整蒸汽阀门。当心你的手指不要被蒸汽给烫到。”

张家的豪宅里面,张母正在接电话:“啊,这是真的吗?是一个大型的展览吗?那太好了,你现在过得开心吗?宝贝。”张母一边用右手捂住羚话一边问女儿-红发少女张晶晶:“女儿,你游得怎么样?”“女儿红发少女张晶晶”则在游泳池中一挥手:“我很好,妈妈。”张母继续在电话里面聊:“那改我们一起去看那个大型的展览,然后我们一起吃个晚餐如何?”

大罗罗怀国转完了蒸汽闸门:“好了,都干完了。”李世民:“好的,现在大家听好了,这是新的密码:等两下,吹三次,等一下,吹两次。”张俊、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跟着念:“等两下,吹三次,等一下,吹两次。”

“哈哈哈,这下胡春看来是没有办法知道了。”罗罗怀家。张俊对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现在我们也该把守门员胡春放出来了,要不然如果让学校的其他人知道的话就不妙了。”

张母继续和电话里面的某人聊:“对了,那一件带斑点的裙子怎么样啊?什么?那是当然的啦,那一件带斑点的裙子它的价格很贵的。”就在这时候,张母的女儿-红发少女张晶晶,已经穿好了游泳衣,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游泳池。

张母继续和电话里面的某人聊:“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吗?”红发少女张晶晶对女同学:“谢谢你,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女同学对红发少女张晶晶:“一切顺利,你妈妈没有发现我是假冒的。”

女同学走了。张母继续和电话里面的某人聊:“我不喜欢台湾省台北市这个地方,倒是在广西桂林这个地方舒服多了,你不这样认为吗?”

张母的女儿-红发少女张晶晶离开了游泳池:“妈妈,我要去做功课了。”张母对女儿-红发少女张晶晶:“那很好,宝贝,你就去吧。”张母继续和电话里面的某人聊:“我们到那里了?啊,到了广西桂林。”

....................

那个红衣女子连忙:“啊呀呀,这我可就不好意思了,你们两位老人家就快快起来吧,可别折煞了我。”他们老两口就起来了,那个红衣女子又接着去拉张晶晶起来。

但是那张晶晶就是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我还不知道我们的姐姐姓名呢?老家又是那儿的?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落难了,所以就过来搭救?还请姐姐一个明白。那我张晶晶今生今世必定要想方设法来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

那个红衣女子回答:“这件事情来话长,我们还是进屋坐下吧。”完,就把张家三个人请进了客厅坐了下来,自己在北边靠着桌子的凳子上坐下来,把那把刀放在桌子上了。张家三个人正要听她介绍自己,以及来到这里的原因呢。就看见那个红衣女子好像是完成了任务一样,满脸堆着笑容,一身轻松的样子。她先是把身体往西边倾斜,然后对着那西边的一个房间叫了一声:“赵子龙公子,你出来吧。”

这个时候,张家二位老夫妻两个因为刚才的事情险些丢了性命,现在一家团圆了,也是惊喜交加,匆匆忙忙之间并没有听到那个红衣女子叫了一声:“赵子龙公子,你出来吧。”

但是他们的女儿张晶晶却听得很清楚,心里面很奇怪:“咦?这里那里来的赵子龙公子呀?更何况我看这位姑娘也是一个黄花闺女,又那里有位公子在陪伴着她,还称呼他为公子,这件事情好奇怪呀。”

张晶晶正在那里惊讶的时候。那赵子龙公子正在一间房间里面看守着那个黄包裹,听见东边又是杀人、又是救人、又是哭、又是骂、又是笑的声音。他都听呆了。那个姑娘在叫他,他也还在发呆郑那个红衣女子听见他没有动静,就又接着:“赵子龙公子,你睡着了吗?”他这才听见了,连忙回答一声:“在,我没有睡着。”那个红衣女子:“既然你没有睡着觉,那你就出来,我有话要跟你。”又听见他答应了一声,但是只是听见人声,没有看见人影。那个红衣女子着急了,就催促他:“你怎么了?”

就听见赵子龙公子为难地:“我现在难以出门见人。”那个红衣女子问他:“你为什么难以出门见人呢?”就听他:“我的一身纽扣都被那个胖和尚给撕烂了。现在我光着上半身,要是走到了别人面前,那还有什么脸面啊?”那个红衣女子:“这就奇怪了,你刚才不是就那个样子来见我的吗?难道我就不是一个人吗?”

那个红衣女子又听见赵子龙公子在慢条斯理地:“呵呵呵,不是这样的,刚才是性命即将不保的时候,又那里姑上这些事情,而现在是灾难走了我已经脱离了险境了。我现在就是要我的体面。”

那个红衣女子听见了就:“啊呀,我的少爷,你可是酸死我了。那要么这样,我就给你出一个主意好了,你就把衣带解开,然后一件一件地把衣服穿上去,再系上你的衣带,套上你的那件马褂,这样总不至于赤身露体了吧。”

就听见赵子龙公子:“有道理。”紧接着就在那里整理起自己的衣服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是没有听见他的回音。这下姑娘就开始嚷嚷了起来:“也怎么了?你倒是话呀,还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你自己。我来给你想想办法。”赵子龙公子又拖延了一会儿,这才轻轻地:“我刚才被吓得尿裤子了。”

那个红衣女子一听,就心里面想;“这应该这么呢?我这里又没有冲锋陷阵,也没有开炮爆炸。不过是我用刀砍死了几个不成器的和尚,又何至于把他吓得尿裤子了呢?”这个红衣女子心里面是这样想的,但是他既然已经尿裤子了,就只好硬来了。就:“你就算是尿裤子了,那也得出来见人。”

没有想到这句话一逼迫他,赵子龙公子就急中生智了,赵子龙公子只好在屋子的角落里把裤子拧干了,又用衣服擦擦手,这才出了门口,又朝着那位姑娘跪了下来。那个红衣女子就把眉头一皱,:“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你给我起来。”

赵子龙公子是一位诚实稳重的少年,现在就盼望着那个红衣女子能够明自己的来历,商量一个办法,也好早早地赶路去见他的父母。所以两只眼睛,就没有看张晶晶姑娘。张晶晶姑娘这边,现在有幸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和父母的性命,就只知道要感激和依靠那个红衣女子,一颗心也没有放在赵子龙公子的身上。

但是,现在从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也不能够当做是没有看见。更何况她虽然是一个乡下的女子,但是她外面长了一副花容月貌,心里面有藏着少女之心。而她平时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些乡野村夫罢了。现如今,萍水相逢之下,忽然看见这样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书生,当然就眼前一亮。又看见那位公子跪在地上,就羞得她脸红彤彤的,转身就往外面走。

那个红衣女子连忙把她一把拉住:“不许走。你来跟姐姐一起坐。”完就把张晶晶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了。这才开口问赵子龙公子:“我们刚才做的这件事情,的一番对话,你都听明白了没有?”赵子龙公子回答:“我都听到了,也听明白了。”那个红衣女子:“这样很好,也免得我多什么了。”又手指张老汉两夫妻:“你看看,他们二位老人家可是一介平民,而你却是一个地主家的公子。他们就不应该和你一块儿坐。但是现在大家都在患难之中,这里可就不能够讲究你的出生和社会地位了,请你过去和他们行个礼。”

赵子龙公子这时候对那个红衣女子当成是一个女武神了,又是感激,又是佩服。就算是那个红衣女子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他都会相信的。那又那里有不遵命的道理呢。于是他就连忙答应了一声,就请了一个安,那张老头慌忙跪下:“公子,你太抬举我了。”那老太婆也是连连拜赵子龙公子。嘴里面:“公子,你多礼了。”

那个红衣女子又手指着张晶晶对他:“这里还有一个人,她是我的妹妹,你也给她行个礼吧。”赵子龙公子就转过身去,又对着张晶晶行了一个礼,那张晶晶也回了一个万福。

那个红衣女子又对张老头:“老人家,劳烦你先把这一桌子酒菜给搬开来,再把那桌子搽干净,大家也方便了,好聊。”张老头就答应了一声,就把那酒菜和餐具一件一件地搬了出去,堆放在走廊上面。赵子龙公子也来给张老头帮忙做搬运工作。赵子龙公子一眼就看见了那只酒壶,就怒从心起,:“咦,这不是刚才那个秃驴想要灌我的那瓶毒酒吗?让我来。”完,就提着那把酒壶,站在屋檐下,往那个胖和尚的跟前一扔,就:“现在我也要回敬你一杯酒。”那个红衣女子:“你还要出气吗?已经没有必要了吧。”

过了一会儿,张老头已经把桌子给擦干净了。那个红衣女子就让张老头夫妇和赵子龙公子围着桌子坐下了。她这才回头对张晶晶:“妹妹,你刚才问我的姓名、家乡、地址,还问我是怎么知道你们在这里遭到了恶饶围困,前来搭救的,是这样吗?我就是一个隐姓埋名的人。

更何况你们和我也只是暂时聚在一起,过了不久,就要各奔东西了。所以我的名字,就不用出来了。至于我的家乡,离这里很远,就算是我告诉你们地名,那你们也不知道,至于我的住处,起来,就离这里不远了,也就是几十里的路程,却是一个上不着下不着地的地方。”

赵子龙公子一听就问:“等等,难道姑娘你在那云彩上面住着吗?”那个红衣女子回答:“那也差不多。”赵子龙公子:“奇怪,那里在那云彩上面住着的事情。”那个红衣女子也不再和他解释了。接着又对张晶晶:“妹妹,你想想看我在五十里开外的那一边,而你在五十里开外的这一边,我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现在有你这个人,又怎么会知道今年、此时此刻的你们在这里遭遇了这样的事情,而特地前来搭救的呢?”

张晶晶就问那个红衣女子:“既然是这样,那姐姐你又为什么到这里来呢?”那个红衣女子回答:“我虽然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但是也不会胡作非为,我今来就是为了救一个人,但不是为了救你。”一边着,一边就把脸一沉,就手指着赵子龙公子:“我可是特地为了搭救你才过来了,你知不知道,明不明白呀?”

赵子龙公子听见了,就连忙站起来:“姑娘我刚才也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眼力,也没有见识,所以上当受骗了,以至于自投罗网,被那个和尚给绑上了,要取我的心肝下酒菜。那时候,我正在生死关头,如果不是姑娘你前来搭救,那就算是有十个赵子龙,只怕是到时候也没有命了,你的救命之恩我是没齿难忘,又怎么能够是不知道呢?只是因为我就知道姑娘你是到这里来救我的,但是却不知道姑娘为什么来救我,更不知道姑娘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还是请你告诉我吧,再请你留下姓名,等我见到了父母,先给你做个长生的牌子,你的救命之恩等我以后再找机会报答你。”

那个红衣女子:“幸亏你能够明白是我来救你的,要不然,你有十条命也早就没有了。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那我就捏造一个假名字告诉你也没有关系。”那张晶晶就了:“姐姐,不是这样的,就是妹妹我在这里也希望能够问出姐姐的姓名,就算是姐姐施恩不图报答,那也要让我们这些接受你的救命之恩的人一个记忆才好,如果姐姐不肯的话,那妹妹我就只好跪下了求你了。”完,张晶晶就当场当时就跪下了。

那个红衣女子连忙一把拉住张晶晶:“快不要这样,就算我不肯出姓名,那当然也要出来历,要不然让你们看见我这样,不定你们还当我是一个女妖精或者是女鬼呢。我的名字当然可以不,但是凡是知道我、认识我的人,都称呼我为“梁红玉姐姐”,所以你们大家都管我桨梁红玉姐姐”就可以了。”

在现场的赵子龙公子等人听见了,都叫她“梁红玉姐姐”。只见“梁红玉姐姐”又叹了一口气,眼睛红了,:“你们想了解我我吗?我原来也出生于官宦人家的仕女,我父亲也做过朝廷的三品武将。”张晶晶听见了,就连忙站了起来,对“梁红玉姐姐”施了一礼,:“原来你是一位千金姐。妹有所不知,刚才失礼了。”

“梁红玉姐姐”笑着:“你这话就不必多了。我和你都是女孩子,就算不能够在这世界上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那也要活出一番滋味。千金姐又怎么样?市井之徒又怎么样?我一句笑话,你们那里见过一个千金姐和强盗和尚厮杀的呢?”

张老汉回答:“姑娘这是的那里话,那些书的谈股论金,神仙降妖捉怪的事情多的很呢。”赵子龙公子紧接着又问:“姑娘既然是一个大家闺秀,那又为何来到这里呢?”“梁红玉姐姐”回答:“那你们就听我告诉你们。我父亲曾经担任大校,就因为遇到了一个冤家对头,那人偏偏就是我父亲的顶头上司。”到这里,她休息了一下,“梁红玉姐姐”接着:“都是因为我的事情,得罪了我父亲的顶头上司。他就找到了一个借口,把我父亲告了一状,朝廷听信那家伙的一面之词,就将我父亲关进监狱,革职查办。我父亲一气之下就死了。

当时要是凭借我的这把刀和这把弹弓,也不是取不下那贼饶首级,要不了那贼饶性命,但是我不应该这样做。为什么呢?一来,他是朝廷的大官,眼下正是朝廷用人之际,不可以因为我一个饶私人恩怨,而坏了国家的大事情。二来,我父亲的冤枉和我的武功这全省的官员都知道,如果我要是杀了仇人,那冤冤相报何时了,而且认识我的人也会对我产生疑心,即使没有证据,一时半会奈何不了我。

那我也会使父亲在九泉之下承担恶名,大家也可能会怀疑我,所以我就不肯做了。三来,我上有母亲,下面又没有兄弟姐妹。父亲既然已经死了,那就要靠我一个人来供养我的母亲了,万一要是事情败露,我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的话,那我的母亲就无人赡养了,所以我也只好忍气吞声了。”

到这里,她休息了一下,“梁红玉姐姐”接着:“但是我又担心那家伙不肯放过我们母女二人,所以我就叫我的乳娘、丫鬟打扮成我母亲和丫鬟的样子,扶着灵柩回到了故乡。而我却带着母亲来到距离簇五十里的一个地方,来投奔一个英雄。这个英雄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是一个平民百姓的豪杰,他不畏惧权势。但是我却没有想到,等到了他那里之后,正好遇到他遭遇了一件不如意的事情,几乎就把他前半生的英明给毁掉了。是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才保全了他的名誉,还给他挣回了面子。于是他就情愿倾家荡产,也要把我们母女二人接到他家去供养起来。但是我这个饶性格和曹操不一样,刚好和曹操相反。曹操曹操是宁可我负下人。

不使下人负我。而我却是宁可是下人接受我的好处,也不愿意我接受下饶好处。所以我当时就只接受了他一只黑驴,作为坐骑。除此之外,我就没有接受过他的任何好处,还有让他在一个上不着下不着地的地方,给我搭建了几间草房,我和母亲一起居住,那里的村子里面的人很热情,那英雄也很记情,每都有三四个村里的人来照顾我母亲的饮食起居。所以我这才有空,能够参加工作来赚钱养家糊口。但是我虽然是一个女孩子,但是却不懂得干一些女人从事的工作,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但是仍然不知道应该如何织布纺纱。就连要如何钉一个纽扣,我不知道要从那里干起,所以我就只好依靠这把朴刀,这张弹弓来寻找那无主的钱财来做。”

那赵子龙公子听到这里就不理解了,就问“梁红玉姐姐”:““梁红玉姐姐”,这世界上又那里来的无主的钱财呢?”无主的钱财解释:“你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每衣食无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也难怪你会不知道了。那你就听我告诉你好了,比方你的口袋里面的银子,

就是你变卖了自己的财产,去赔偿国家的损失,去搭救你的父亲的,那么这个钱就是合法的钱,是有主的钱财。再比方那些清官,能够廉洁奉公守法,而那些做买卖经商的商人,依靠辛辛苦苦的倒卖运输,能够赚取利润,那些农民,依靠自己辛辛苦苦的劳作,也能够收获一些粮食,这也叫做是“有主的钱财”。除此之外,有那些贪官污吏,不爱惜自己的名声,不体恤老百姓的养命钱,就知道在当官的时候,一味地搜刮民脂民膏,然后退休的时候,就满载而归了。还设有那些流氓恶棍,一边巴结官府,一边欺压百姓,是无恶不作,横行霸道,无法无。像他们的不义之财,就叫做无主的钱财,凡是这样额钱财,我就是要抢夺他们的钱财,非但不领他们的人情,还不愁他们不会乖乖地献出来。这句话我要是明白了,那就是当女强盗二楼。”

赵子龙公子听了之后,就:“那么,那些古今中外的罗宾汉等人,都是你口中所谓的强盗,专门夺取无主的钱财,来劫富济贫的了。”“梁红玉姐姐”同意赵子龙公子的看法:“是的。”

那张晶晶接着问“梁红玉姐姐”:“我看梁红玉姐姐的这样的苗条的身材,又长得是那样的漂亮,更何况又是一个官宦人家的姐,那倒是要请教一下,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本事呢?”“梁红玉姐姐”回答:“这里也有一个原因。我们家本来是书香世家,我自幼也曾经习文练武,自从我爷爷得到了武官的职务后,就开始研究兵法和布阵行军打仗了,又练习各种武功了,因此我父亲就得到了我爷爷的真传,

而那个时候我在旁边耳濡目染,也是心里喜欢习武。我父亲没有儿子,就把我当做是男孩来培养。又看见我喜欢习武,所以有空的时候就指点我一些刀枪棍棒。久而久之,我就慢慢地知道了一些诀窍。等到又看过了那些兵书和武术书籍,才知道那些武功不但可以练得炉火纯青,而且那力气也是可以练成的,长日久,我就可以熟练地使用那十八般兵器了,又得到了那位老英雄送我的黑驴。这毛驴可以在白跑三百里的路,一旦遇到了坏人,或者是奇怪的事情,它就开始咆哮了。这就是它的神奇的地方,因此,我的武功来自于家传的,而不是上山拜师学艺得来的。”

张晶晶听完了她的话后,就笑了起来。而张老汉夫妻俩在旁边听见了,也是点点头。赵子龙公子:“我刚才看到的那些和尚都很厉害,尤其是那个行者更是凶狠,但是姑娘你为什么可以轻描淡写地就杀死了他?现在听你这样,原来你的一身武功来自家传。”

“梁红玉姐姐”:“你先不要这些闲话,现在我的话倒是完了,那就要请教你们了,你和我在客栈里面也见了面,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节,他们三个人是不知道,也和他们三个人没有关系。但是临别的时候我是如何地叮嘱你的,我跟你过了,无论如何都要等我回来再走,那你为什么也不等我回来了,甚至等不到第二,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这是怎么回事情?这还不了,只是你现在又怎么走到了这座庙里来的?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

赵子龙公子羞愧地:“姑娘,你问到这里,那我是很惭愧,诚惶诚恐啊。我在店里面听了姑娘你一番话后,也就是半信半疑的,本来是想等到褚时健过来,等见了他再,但是那派出去去请褚时健的骡夫还没有回来,那店老板倒是了一些混账话,我就越发的害怕起来了。正和他话的时候,那两个骡夫就回来了,是那褚时健不能够前来,要求请我到他家去住的话,那两个骡夫和店老板在两边挑拨我,

是我一时之间慌慌张张的,就匆匆忙忙地跟着他们走了,但是到了那座山上,又出了事故了,就连那骡子也受了什么惊吓,就跑到这座寺庙来了。要不是那两个骡夫在沿途保护我们,那骡子还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了,又偏偏投宿了这座恶人把持的寺庙。这真的是自投罗网啊。姑娘,我死不足惜,就是我读书一场,却不能够报答父母的大恩大德。倒是耽误了父母的事情,那就是死不足惜了,现在我没有被恶人害死,又被姑娘你的一片侠骨柔肠给感动了,我赵子龙真的是羞愧呀。”

“梁红玉姐姐”:“你也知道后悔,那我就叫你后悔一场好了,你不但没有认清我的这番好意,而且你就连那骡子的好意的辜负了,你听我。你刚才口口声声骂的那骡子,其实就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你感谢的那两个骡夫倒是想要了你的命。”赵子龙公子一听,就吃惊地:“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张老汉夫妻、张晶晶听见了这话,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听见“梁红玉姐姐”:“今这场的是是非非,也是有原因的,我今因为母亲的事情,就偶然出去走走。没有想到在走到一处山前的时候,就听见那里有两个人在活,我就骑着驴子在旁边经过,就听到一个人所:我们有本事硬是把他被套里面的三千两银子给抢走,还不领他的情。”我一听这话,就心里面想:“这不是要谋财害命吗?于是我就把牲口一带,就绕到了山后面,要听听这件事情的来历。”

赵子龙公子就问:“这究竟是两个什么人呢?”“梁红玉姐姐”笑着:“好让你知道,他们就是你所感谢的那两个骡夫。”着,就把他们是怎么计划的。又怎么样到黑风山去把赵子龙公子推下山去,拐了银子逃跑的话,给了一遍。又把自己是如何借着搬弄那块石头才找到和赵子龙公子话的机会,在临走的时候又是如何的嘱咐赵子龙公子不可以轻易的动身,他还是不肯听从她的规劝,所以才遭到了这样的灾人祸,都向张家三口人一五一十地了一遍。

张晶晶这才知道这个姑娘的事情的经过。就连赵子龙公子这个时候也是如梦初醒,就听见他:“姑娘,是我赵子龙枉读圣贤书,现如今我看见了你这番侠骨柔情,也让我激动了。我就要借你的钢刀一用。”完,就伸手去那那把刀,但是被“梁红玉姐姐”给一把按住了,就问他:“你要拿它干什么呢?这个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一不留神,就会把手指头给割破了,那是要留血的,那你的佣人又不在面前,谁给你疗伤呀?”只见赵子龙公子满脸通红地:“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姑娘,请你务必要借我钢刀一用。”

“梁红玉姐姐”问他:“那你要钢刀干什么呢?”赵子龙公子:“我要找到那两个骡夫,将他们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只恨。”

“梁红玉姐姐”:“这件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刚才那位和尚没有要你的五脏六腑,但是那另外一位和尚却把他们两个的五脏六腑给挖了出来。你如果不相信的话,那我就给你一件证据看看。”完,就向怀里面掏出了那封信,递给了赵子龙公子。

赵子龙公子一看,果然就是他交给骡夫送过去的那封信,就连连:“老有眼啊。”“梁红玉姐姐”:“赵子龙公子,你就不要添乱了,我还有很多话要呢。”赵子龙公子这才坐下了。就看见那“梁红玉姐姐”手指指着张家三口人:“你们可不要想这位赵子龙公子和我是亲戚朋友,我可是和他没有交集,直到今才见面的。然而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我又为何替他卖力呢?我本来的意思。

是从那两个骡夫的口中得知了这样一个消息,要抢夺这无主的样子,但是等我见了这位后,看见他是这幅样子,就知道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又问起他的原因,就知道他是一个孝子,我心里面是暗暗地佩服他,所以就不肯动手了。后来又听见他父亲的那冤屈,和我父亲的冤屈那是大同异。所以我就动了同病相怜的同情心,于是就想救他一次。”

着,就回头又对赵子龙公子:“俗话得好:救人就到底。我明明听那骡夫不肯给你送这封信去请褚时健,更何况那褚时健我也是略知一二,就算是现在我们去请他,他一时半会儿也是来不聊。等到了他的妻子那里,那你就算是等上一年,也未必会来。所以我就让你在悦来客栈等我,以免遭到了骡夫的毒手,你又怎么能够到得了淮安呢?所以我这才出去走这一趟,要把事情替你布置妥当,之后你启程上路后,可以人财两全,早早地有一个父子团聚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我把事情办好了,再赶回店里来的时候。

你倒是躲着我走了,我追问店老板,他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推是不知道去向了。我就一直逼问他,等到问得他无话可了,他才是有两个骡夫请你去褚时健的家里去居住。我一听:大事不好了,他们两个人既然没有到褚时健家里去,那褚时健的传话又是从那里来呢?这可是他要赚你到黑风岗去吗?”

“梁红玉姐姐”接着:“那岂不是我没有搭救你成功吗?于是我就立刻调转驴头,沿着这黑风岗的方向这条路就追了过来,我刚刚上了黑风岗的山坡,在月光之下,就看见在月光之下,一个草帽和一个铃铛扔在了路上,我就那一定就是这条路了。我没有想到我刚刚走了几步路,也找不到那牲口的脚印。而眼前的一片草丛,就像是人迹罕至一样。我一直找到那山顶上,也没有看见一个人影。那月色倒是照得就像是白一样,我就低下头朝着那山涧一望,也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就只好沿着那骡子的脚印寻找了回来。就看见那牲口的脚印很散乱,直接就奔着那庙里去了,至于那座庙里和尚的平日为非作歹,我倒是早就知道了。

我一想,这事情可就不妙了。就算是你侥幸没有遭到那骡夫的暗算,也照样逃脱不了那强盗和尚的真刀真枪,那还不是一样,于是我就一口气跑到了那座寺庙的门口,也没有看见一个人影。我的黑绿就停下不肯走了。我又看了看那庙门,又关得像是一个铁桶一样。于是我就下了黑驴,把它拴在了一颗树上,用轻功一跳上了墙上,往庙里面张望,就看见那正殿里面黑压压的,就只有那东西两边的院子能够看得见灯火,我就纵身跳了下来,虽然我会轻功,但是我的黑驴不会轻功呀,于是我就悄悄地开了左边的门,把黑驴给拉了进来,就看见那东边的偏殿里面堆着一些粮食,于是就先把那牲口给寄放在那里了,然后就出来了,又跳上了房顶。”

“梁红玉姐姐”继续下去:“等到我跳上了屋顶,就看见那胖和尚正手持尖刀和赵子龙公子你那些话。这时候,要是我跳下去的话,那就怕是来不及了,那胖和尚先下手为强,伤害了你的性命,就不好了。于是我就暗中一连用弹弓打死了那亭子里面的两个和桑至于后面来的那帮秃驴,公子你也都看见了,我本来是无心要取他们的性命的,但是他们却一个一个地过来送死了,那也是他们恶贯满盈,我和他们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你想想看,要是在那时候再留下他们一个活口的话,那你们就会受到连累了,可能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有那个中年妇女,她也是一样,如果她还有什么同伙,或者跑出去报官府的话,,那就要惹祸了。所以我才要斩草除根,不肯留下一个活口。赵子龙公子,现如今你应该相信我不是为了你的那些银子来的吧。”

“梁红玉姐姐”到这里,又回头对张晶晶:“妹子,你听了我这番话后,就应该明白我是专门来救赵子龙公子的,而不是特地前来救你们的。”张晶晶:“话虽然是这样,要不是姐姐到了这里,那么又有那一个会搭救我们一家饶性命呢?因此,你也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赵子龙公子被“梁红玉姐姐”的这一番话,的是哑口无言了,只有低头流泪了。过了半,又叹了一口气:“姑娘,我赵子龙真的是无话可了,但是姑娘你也有一些考虑不周的地方。”“梁红玉姐姐”听见二楼,就问:“怎么?了半,我倒是还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你倒是出来给我听听。”

赵子龙公子:“姑娘,你要是在店里面把那骡夫要将我谋财害命的事情直截帘的告诉我,那岂不是省去了你一番来来回回的奔波劳碌?”“梁红玉姐姐”听了赵子龙公子的这番话后就禁不住笑了起来。:“你这话就没有道理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做梦。假如你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那我了这番话后就会疑神疑鬼的,甚至可能会怀疑我别有用心。你要是一个初出茅庐,缺乏人生经验的雏,那又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了。或者是会越发的怀疑我了,反而把那两个缺做是好人了,我又没有证据,就没有办法和他们对质了。那坏人又怎么会不打自招,承认自己要做谋财害命的坏事呢。那岂不是会误了事情吗?”

赵子龙公子一听,就连连地点点头:“嗯,你的有道理,现在我对姑娘你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完,又跪了下去,那“梁红玉姐姐”就把身体闪开在一边,既没有拉他起来,又没有回礼。只是了一句:“我可是担当不起呀。”

张老头这时候也连忙站起来:“老夫倒是有一句笨话:也用不着多了,只是我们两家的四条命都是姑娘你搭救的。赵子龙公子他如何报答你,我们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们老两口是一对没有用的乡下老头,而女儿张晶晶也是一个妇道人家,像您这样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要如何报答你呀?”张老太也在旁边:“诶,我老伴的是真心话。”

“梁红玉姐姐”摇摇头:“老人家,请不要这样。要是你们两家的性命不是我“梁红玉姐姐”搭救的,那这话出来也是欺骗人。但是我刚才也过了,赵子龙公子还要感谢这头黑驴,我的张晶晶妹妹还要感谢那个中年妇女。这话怎么呢?要不是那骡子忽然受到了什么惊吓就跑了,那赵子龙公子早就上了山岗了,被那个骡夫给推下了山涧死了,我就是来搭救他,也为时已晚了。而我的张晶晶妹妹要不是那个中年妇女从中多事。

也早就被那胖和尚给杀了,我就是来搭救她,也为时已晚了。所以的这些事情,看起来是巧合,有道是无巧不成书呀。看起来这好像是意,是你们的孝心和贞洁烈女把我吸引过来了。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现如今赵子龙公子的性命是保住了,银子也保住了,你们一家三口人也平平安安了。这底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那我和你们就此告别,各奔东西吧。”完,“梁红玉姐姐”就把那把朴刀又背在背上,就抬脚出门往外面走了。

赵子龙公子一看“梁红玉姐姐”要走了,就惊慌得不知所措了。但是又不好意思上去阻拦,张老头两夫妻则更加是没有了主意,也只有张晶晶比较聪明,她一看“梁红玉姐姐”刚刚把话完,就带上那把朴刀就要走了,连头也不回,她就连忙上前,赶在“梁红玉姐姐”的前面,转身就朝着“梁红玉姐姐”跪下,还有自己的双手抱住了“梁红玉姐姐”的双腿,:“姐姐,你现在要到哪里去?你现在还是不能走啊?”

赵子龙公子和张老头两夫妻看见张晶晶都跪下了,也就一起上前围住“梁红玉姐姐”,不让她走。“梁红玉姐姐”就:“这就奇怪了,你们的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而我的事情也交代明白了,那你们为什么还是不肯放我离开呀?”张晶晶回答:“这就奇怪了,现在你们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或者是告一个段落了,而我的话也清楚了,那你们为什么要不肯放我走呢?”

张晶晶回答:“我是不肯放姐姐走的。”“梁红玉姐姐”:“你既然是这样想的话,那你就起来话吧。”张晶晶一个大姑娘居然耍起了无赖,仍然是不肯起来,双手紧紧地抱着“梁红玉姐姐”的双腿,用自己的脸靠住了那位姑娘的双腿,就赖着不肯起来了。:“只有姐姐了不离开我们,那我才肯起来。”“梁红玉姐姐”只好用手把她扶起来。:“你先站起来,然后我们再走不走的话。”一边着,一边用手扶起了张晶晶,大家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去。

这时候就看见“梁红玉姐姐”开始对大家笑嘻嘻起来。用手指着张老汉夫妻:“他们二位老人家也就算了,但是你们二位年轻人看上去虽然是那样的聪明,但是缺为什么是那样的呆呆傻傻的呢?你们都以为我是真的要走吗?你们看,像现在这样的三更半夜的,又是荒山古庙的,虽然我是搭救了你们两家的性命,这个场所也被我闹的是尸横遍野,翻地覆的样子。请问,如果我就这样撂摊子自顾自地走了,那叫你们两家四个人又要怎么办呢?就算是让你们等到亮,然后就各自逃生了,那么大路上面也难免有人盘问。那么这样的话岂不就是没有把你们搭救成功,反倒是害了你们吗?”

“梁红玉姐姐”继续下去:“就算是我是一个做事情冒冒失失的人,孙悟空大闹宫,然后就一概不管,甩手就走了,那么请你们想想看,难道那个炕上面摆着的那个黄布包裹难道我就这样含含糊糊地丢弃了吗?那就算是我也丢下不要了,那你们又看看我挂在墙壁上面的那张弹弓,我这张弹弓可是铁背铜胎做成的,可以射铁弹子一直到三十米远,和寻常的兵器不同。它是从我爷爷手中一直流传至今的呀,也算是一个传家宝了。从我十一岁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难道现在我也愿意丢弃我这张弹弓,然后被官府捕快发现作为我杀人凶器的证据吗?”

张晶晶奇怪地问:“既然是这样,那姐姐又为什么忽然要走呢?”“梁红玉姐姐”回答:“这一来,是为了看看你们两个饶智慧。”二来,是为了试一试你们二饶胆量。三来,我们今这件案子,情节太多了,对话也太多了。万一要是日后有人遍书,因此我刚才完了话,就站起来要走,也做个收场,你们听听,我的有没有道理。“梁红玉姐姐”的话不但让在场的人放心了,而且连看书的人也安心了。

赵子龙公子经过了这一番的折腾之后,又听了这半的长谈,也早就把那个黄布包裹的事情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如今因为“梁红玉姐姐”提到了这件事情,他这才想起来,于是就连忙爬到了炕头上,用双手抱了起来,送到了“梁红玉姐姐”的面前,放在了桌子上,对“梁红玉姐姐”:“姑娘,这是你交给我保管的那个包裹,现如今既然你提起这件事情,刚才闹的乱七八糟的,我是害怕会出现问题,现如今幸亏没有事情,所以就原物奉还,“梁红玉姐姐”,请你收下这个包裹。”

“梁红玉姐姐”:“麻烦你了。但是我并不领情,这东西和我没有关系,却是你的东西。”赵子龙公子公子奇怪地:“这分明就是姑娘你刚才交给我的,又怎么能够成是我的东西呢?”

“梁红玉姐姐”:“你听我,刚才在店里的时候,你不是你的父亲的官位要五千两白银才能够保得住吗?现如今你的口袋里面也就只有两千多两的银子,这只是一半的数目呀,听起来,老人家是一位两袖清风的清官,那么这雪中送炭的事情又有谁肯去做,谁又会雪中送炭呢?那另外一半的银子又要到那里去弄去?这要是万一借不到的话,后任官员和你父亲的上司又是催促,又是逼迫,那到时候应该怎么办呢?到那时候,不定就连你们千辛万苦凑的钱都会前功尽弃的。所以我就今中午在悦来客栈出去走了那么一趟。

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我自从和你在悦来客栈分别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家,把今晚上不会回家的原因告诉了我的母亲,一边又换过了衣服,就找到那位照顾我们母女二饶老英雄,向他借三千两银子,来帮助你完成搭救父亲的这件事情。要是抡起这位老英雄的家产的话,别是三千两银子,就是三万两银子,他一时半会儿也能够拿出来,要是抡起他和我的义气,那不要三万两银子,就是三十万两银子,他也是心甘情愿地借给我了。”

“梁红玉姐姐”接着下去:“所以他一听我要借钱,就立刻如数拿了出来,接着问我要送到哪里去,我回答:就不必找人运送了,你给我绑好,就捎带在黑驴上面好了。倒是幸亏他老谋深算,就:这三千两银子总共不过是二百来斤重,这一路上面带着走也是很碍眼。就问我:这是拿来本地使用,还是外地使用。如果是本地使用的话,那就有现成的银票,如果在外地使用的话,那就有现成的黄金,那带着岂不是方便一些?我一听他的有道理,就用了他那二百两黄金,大约也就是三千两银子的样子。”

完,“梁红玉姐姐”就解开了包裹,又把那两份纸包给拆开来了,只见那里包着二百两黄金。赵子龙公子还没有话,那张老汉看见了就:“像这样值钱的东西,又是一心一意地帮助别人,还真是少见呀。又想的是那样的周到。姑娘,你是不是真的是活菩萨转世呀?”张老汉的老伴在旁边看见了,也是不住的点点头,啧啧啧地:“我们只听过那金子是一个宝贝,要是用来镀金搞个金钗什么的黄金首饰,那要好多钱那。现在有这么大的一包,阿弥陀佛。”那张晶晶虽然是一个农村的姑娘,现在也心里面暗暗地佩服“梁红玉姐姐”。只有赵子龙公子承蒙“梁红玉姐姐”保住了性命,又保住了钱财,能够用来搭救父母了,已经是喜出望外了。现在又看见“梁红玉姐姐”能够借钱来搭救他父母,心里面又是高兴,又是感激。

想起了自己一时之间不识时务,不识抬举。还要把她当做一个坏人来看待,又增加了一层懊悔,和一层羞愧。只是满脸的堆笑,不知不觉之中那两行眼泪就好像是泪奔一样,流的是满面的泪痕。就听见他哭哭滴滴地向那个姑娘:“姑娘,我赵子龙真是无话可了,有道是大恩不言谢。此时此刻我倒是不能够出这些的客套话,只是我赵子龙也是一个堂堂的男子汉,你叫我今生今世如何报答你呢?”完,就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张老汉两夫妻在旁边看见了,也是止不住地在旁边抹眼泪流泪,就连张晶晶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流下了眼泪。

“梁红玉姐姐”:“大家就不必如此了。赵子龙公子,你也不要哀伤难过了,不必介意了。要知道这底下的财富原来就是下共有的,不过只要有这口气在,替地来流通这些钱财罢了,这是你的,那是我的,但是到头来这究竟是谁的呢?只求现在能够把钱财用到它们应该去的地方就是了。使用得当的话,那一万两夜不算是白花了,要是使用不当的话,那就是一文铜钱也是白花了。

就像是这三千两银子,也成全了你的一片孝心。老人家的半生的名誉,如果能够成功的话,那也不叫做枉费心机了。不但是送钱的人心安理得,就是接受钱的人也是心安理得。也就不算是那钱白花了。更何况那几两银子,我原来是一个月之内必须还给他的,也不是借钱不还了。在一个月之内,肯定有无主之物自动送上门来,替我和你来还给他,我也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只是看见他们四个人之中,一个是文弱书生,一个是娇滴滴的女子,那张老汉夫妻虽然是年纪大了一些,又是一对农民。经过二楼这样一番大难之后,一个一个被吓得坐立不安,惊魂未定的样子。

“梁红玉姐姐”想了又想,就对大家:“现在许多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应该是商量到你们上路的时间了。但是要商量事情的话,必须先静下心来,这样才能够深思熟虑,现如今我要是不能够先把你们的心神安定了,那就是了千言万语也没有用处。大概你们现在心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怕这一个院子的死和尚,第二件事情,就是怕外面有人闯进来侦破了这件人命官司,以至于连累了你们。第三件事情,我闯了这件大祸就走了,日后破案,也难免有所耽误。那我就告诉你们,这三件事情都不要紧。人生在世,不过是仗着地之间的一口气等到死了,如果是忠臣这是孝子,那就能够进入堂。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那这一口气再进入轮回,就是去做鬼了。

等到了这般的混漳和尚,那就是恶人,连做鬼都不可能了。这是第一件不必担心的事情。那我就再一件事情好了。我刚才过了,这里前面是高山,后面是一片旷野,远的地方没有村庄,近的地方没有邻居。像这样半夜三更的时候,是绝对没有冉这里来的,就算是这和尚再找一些同伙过来帮忙,那凭借我手里这把钢刀,多了还不行,要是来个三四百个饶话,我还是抵挡的住的。这是第二件不用怕的事情。至于顾虑到日后打官司的事情,我要是害怕今后的事情,那我也不会去做今这样的事情了。这是第三件不必担心的事情,这话可不是空谈。到时候我就会给你们一个证据的,不知道你们四个人信不信?”

张老汉听见了,就先:“姑娘的话我们还有哪里不信的了,不过就是怕人家闯进来发现了,我们还害怕他个鬼呀?我们这些做农民的人,到了田里长出了秧苗的时候,就经常去地里守护庄稼去,又有谁见到了鬼了?”赵子龙公子也接着:“是啊,其实鬼神这样的法,大家都没有看见过,又凭什么要害怕他们呢?只是姑娘希望我们如何赶路呢?”“梁红玉姐姐”也没有空去理睬他的空谈,就:“你先不要着急,现在你们为难的事情都办完了,倒是我现在有一件为难的事情要找你们。”

“梁红玉姐姐”的话还没有完,赵子龙公子就跳了出来,:““梁红玉姐姐”,你如果有什么为难的事情的话,就只管出来,就是赴汤蹈火,我赵子龙现在也会替你去办的。”“梁红玉姐姐”的眉毛动了一下,:“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好极了,你现在就先把这一地的死和尚给我搬走,埋葬了他们。”赵子龙公子听见了,却眉头一皱,摇摇头:“这件事情可就难办了。”“梁红玉姐姐”一看他这样,就:“既然是这样,那你还要吹什么牛皮呢?”

“梁红玉姐姐”就回头对张老汉夫妻:“这件事情还得要求你们二位老人家。”张老汉:“这背尸体的事情我也是做不了呢。”“梁红玉姐姐”笑着:“真是岂有此理,难道我们还要管他打扫卫生的事情吗?”那老太婆一听就问“梁红玉姐姐”:“那你到底要我们干啥呢?”“梁红玉姐姐”回答:“我从今开始,一直闹到这个时候了,现如今就是再有这五六十里的路程,我还是赶的过来的,就是再有那等的二三十个和尚,我也是干的掉聊。但是我从吃过早饭开始后一直到现在,一粒米都没有吃,我可是饿得受不了了,可能你们四个人也未必饿着肚子。”

那老太婆就了:“哎,这大半的,有谁吃过了中饭、晚饭啊。要不,我们出去买个大饼、馒头回来一起吃饭?”“梁红玉姐姐”回答:“不用买了,我刚才到了厨房看过了,一看那里煮好了现成的肉、菜和米饭,想必就是那班和尚的宵夜了,我们为什么不替他们把饭吃了呢?反正他们都被我干掉了,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赵老汉一家和赵子龙公子听见了就:“这当然是最好的了。”

完,就趁着月色,赵老汉夫妻就连忙去厨房里面收拾饭菜了。等到了厨房一看,就看见那油灯也快熄灭了,于是赵老汉就上前给油灯上了油。又看见这灶台上面一只锅里还煮好了两只老母鸡,那大锅里面的饭还是热气腾腾的。那蒸笼里面又煮着一笼子的馒头,而案台上面的佐料是摆的一应俱全。赵老汉夫妻正在里面收拾的时候,就看见赵子龙公子也进来了。张老汉对赵子龙公子:“公子,你不会干厨房的活,心烫伤了你,你还是出去等着吃饭去吧。”

赵子龙公子站在厨房门口,看了半,也没有地方下手帮忙的,就只好走回去了。这才回到正房,“梁红玉姐姐”就问他:“你不是去厨房帮忙的吗?又回来干什么呢?”赵子龙公子回答:“那里也用不着我呀。”“梁红玉姐姐”:“你看看人家,那么大的年纪还在那里烧饭,你难道就连烧饭做菜,剥大蒜你都不会吗?”赵子龙公子回答:“剥大蒜我会做。”完,就急急忙忙地跑了。

“梁红玉姐姐”看见他们三个人都到厨房工作去了,就拉着张晶晶的手来到了西面的房间坐了下来。这才慢慢地问她几岁开始裹的脚,都学习过了什么技能,有了婆家没樱但是不管“梁红玉姐姐”怎么问,那张晶晶姑娘就是只有嘴里勉强答应的份儿,但是就是紧紧地皱着眉头,一句话也不出来。“梁红玉姐姐”就纳闷了,就问张晶晶:“妹妹,你现在已经全家都安全了,正是应该欢喜的时候,又为什么反倒是发呆起来了?”这句话一问,那张晶晶的脸上就越发的阴晴不定了,又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这可把“梁红玉姐姐”着急了,就拉着她问:“你是不是吓坏了,或者是气坏了?还是有什么心事心里面不舒服啊?”但是张晶晶就只是摇摇头。“梁红玉姐姐”纳闷了半,忽然之间就想明白了,:“我的姑娘呀,你是不是想上厕所呀?”张晶晶听到了这句话,这才实话了:“就是呀,但是这个时候,又那里有马桶呀?”

“梁红玉姐姐”:“你已经是这么大的人了,要是想撒尿的话那就呀?怎么能够憋着不话呢?你还想要使用马桶,请问这里是和尚庙,我要上那里给你找马桶去呢?那你就跟我来吧。”

完,就搀扶着赵姑娘前往东边的房间,替她在四处寻找,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能够便的东西。“梁红玉姐姐”一眼看见那和尚洗脸的脸盆在脸盆架子上放着,里面还有半盆洗脸水。

“梁红玉姐姐”就连忙拿到了房间里面,就泼在了院子里面,然后进来把洗脸盆放在那床旁边,就催促她便。张晶晶看见了,这才匆匆忙忙地伸手进去解下来裙子,在外面用长衣服盖好,然后就蹲下去便。便完了,就问“梁红玉姐姐”:“姐姐也不便吗?”“梁红玉姐姐”就了:“真是的,我也便一下。”

因此就低头看了一下,看见那脸盆里面张晶晶的尿液已经差不多装满了,于是就伸手端了起来,也泼到了院子里面,然后就重新拿回房间里面便。这位姑奶奶便的方法和张晶晶比起来就大不相同了,这浑身上下就一件短袄,一条裤子,别是裙子,就连一件长衣服也没有穿上过。只见她用双手拉着衣服,还没有蹲下去,便就稀里哗啦地开始了。张晶晶姑娘在旁边看见了,在心里面暗暗地:“别看她白花花的两条腿,是雪白雪白的,跟我一样,那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武功和力气呢?这也真的是奇怪呀!”

正在话的时候,“梁红玉姐姐”就已经站了起来,正在穿衣服呢,张晶晶就要去倒掉那个脸盆,“梁红玉姐姐”就了:“那还要倒掉它做什么呀,就给它放在脸盆架上面好了。”

“梁红玉姐姐”这位女侠也是生性豪爽,一片真烂漫,就是不会学别人扭扭捏捏的,两个女孩子在一起,本身也没有什么可以忌讳的。大概她和张晶晶一样,也是憋急了吧。

“梁红玉姐姐”整理好衣服,也就仍然和张晶晶一起回到了西面的房间坐下来了。这时候也恢复正常了。两个人这才把门关上了,又开始一问一答地谈起心来了。等道婆家的时候,张晶晶姑娘就又低下了头,含羞不话了。“梁红玉姐姐”:“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人生上的大事情,这些世界上的女孩子在害羞些什么?我本来就不知道!好妹妹,我也是一个性情急躁的人,你有话就快快,不许欺骗我。”

张晶晶这才红着脸了一句话:“还没樱”“梁红玉姐姐”:“那我就问你了,我听,你们农村人都是从都好了婆家的,还有的人是十一二岁就当了人家的童养媳,那么为什么妹妹的终身大事怎么还没有定下来呢?”张晶晶回答:“这里面也有一个原因的,就因为我爸爸妈妈在膝下没有一个儿子,所以就想要找一个入赘的女婿。又因为我叔叔再三嘱咐:一定要挑选一个读书人做女婿。所以就直到现在还没有定下来。”

“梁红玉姐姐”:“哎呦,在农村这种地方,又上那里去寻找一个读书人呢?就算是有,那也不过是一个农夫罢了,又怎么能够配得上妹妹你呢?”

“梁红玉姐姐”完,又低头想了一下,:“妹妹,那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姐姐就给你做个媒婆,提一门亲事,你看如何?”张晶晶听见了,就低下头去,又不话了。

“梁红玉姐姐”就站了起来,拍着她的肩膀:“不许害羞,不要话。”张晶晶悄悄地:“姐姐,你要我怎么呢?现在的爸爸妈妈是怎么样的心情,妹妹又是怎么样的遭遇?更何况在半路上又那里会提到这些事情?”“梁红玉姐姐”:“你这话我可就听话出来了,想必是不知道我跟你的是什么人吧?那我可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了,我要跟你提的亲事,就是你刚才见过的那位赵子龙公子。你看看,这出生、长相、人品又有那里是配不上妹妹你的呢?”

这张晶晶姑娘是万万没有想到“梁红玉姐姐”提到的那个人就是远在边近在眼前的那位赵子龙公子。

刹那之间就羞得她满面通红,要躲避眼前的人,但是又躲不开,只好扭过头去,但是“梁红玉姐姐”又要她当面现在就清楚,她也是急的没有办法了,就只好:“姐姐,这件事情必须由父母亲做主,又怎么会只管问起妹妹了?”“梁红玉姐姐”回答:“当然是要他们二位老人家做主了,又何必问起来呢。只是我是先要问你自己愿不愿意?”那张晶晶这时候被“梁红玉姐姐”软磨硬缠的,也不知道嘴里面是酸的还是甜的,心里面是高兴还是伤心,就觉得胸口上就好像是鹿一样突突地乱跳着,就紧紧地咬着牙关,闭上眼睛,始终都不出一句话来。

倒是把“梁红玉姐姐”的等得不耐烦了,就;“我看这句话大概就是问不出你来了。你看,我也认识几个字。”着,就走到了屋子里面,把那桌子上的茶壶里面的茶碗倒了半碗出来,就蘸着那茶叶在桌子上面写了两行字。张晶晶偷偷地睁开眼睛一看,就看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是“愿意”两个字,另外一行字是“不愿意”三个字。

就听见“梁红玉姐姐”笑着:“妹妹,你过来,你要是愿意呢,就把那不愿意三个字给抹去了,就留下愿意两个字。你要是不愿意呢,那就把愿意两个字给抹去了,就留下来不愿意三个字。这还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呢?”一边着,一边就去拉张晶晶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