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距离

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热人来到了南京市一中的食堂,打开了那个关着守门员胡春的柜子,一看,守门员胡春居然不在柜子里面。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觉得不可思议:“不可能啊,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他还被关在柜子里面的。”就在这个时候,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出现了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热人询问:“你们是不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

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热人回答:“是的。”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热人:“如果你们要找守门员胡春的话,,他现在正在陈校长的办公室里面,他正在举报你们是如何对待他的,你们应该对此感到惭愧。”张俊试图解释:“可是,先生,你不要相信胡春的谎言,我们和他在玩游戏。”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张俊,我不希望你们在搞什么鬼把戏。”李世民:“先生,我们只是闹着玩的。”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我已经对你们很失望了,张俊,也许我应该提醒你们协议的内容。”张俊对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先生。”

南京市一中的守门人对张俊:“你还是不明白吗?那就听好了,我这里只是有三个条件用来同意你们的部分秘密行动。第一个条件是,只能够和足球有关系,我的意思是鼓励你们踢好足球。第二个条件是你们要组建成为一支真正的足球队。我希望你们将来能够闯进明国足球甲级联赛。

而第三个条件是:如果有人向我报告或者被我发现你们的不守规矩的行为,那我会终止协议的。现在你们都听清楚了吗?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你们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瞒着我吗?”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李世民对张俊:“张俊,你自己告诉他吧。”张俊:“那好吧,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第二,在废弃的停车场。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对在场的人:“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开始点名了。南京市公园队,你好,勇。”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对一位在场的男子。勇举起了自己的手。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对另一位在场的男子:“梭鱼队,你好,伟。”伟也举起了自己的手。“章鱼队,你好,阿仁。”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对另一位在场的男子。一位黑衣男子举起了手。

而这时候,一位男子走了进来:“嘿,伙计们,这里可不是什么学校,袁世凯,你所的新来的队伍它在哪里?我有言在先:我们幽灵队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群废物的身上。”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对那位男子:“阿灵,你们幽灵队就等着瞧吧,南京市一中校园足球队他们很快就要到了,等到时候再下结论也为时不晚。”

南京市一中校园内,红发少女张晶晶对李世民:“李世民,张俊他什么时候回来?”李世民回答:“他应该马上就来了,他现在正在和守门员胡春周旋呢。”南京市一中的秘密通道里面,张俊走下了楼梯,在他身后,守门员胡春正悄悄地跟过来了。

张俊开始“自言自语”地:“等两下,吹三次,等一下,吹两次。”同样的话他就重复了两次,完,他这才一个接一个地通过了蒸汽,然后声地:“祝你好运,守门员胡春。”完就离开了秘密通道。守门员胡春等张俊离开之后这才出现,然后在秘密通道的蒸汽面前:“等两下,吹三次,等一下,吹两次。等两下,吹三次,等一下,吹两次。”完也照猫画虎地按照张俊的做法开始行动了,“奥!”守门员胡春被秘密通道的蒸汽给烫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守门员胡春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张俊会成功,而自己会失败。

张俊终于从南京市一中的秘密通道里面出来了。“快点儿,我们就要迟到了。”李世民提醒张俊。而红发少女张晶晶对张俊:“我们走吧。”张俊:“好吧。”又转身往南京市一中的秘密通道看了一眼,这才回头:“好了,我们出发。”

南京市一处废弃的停车场里面,幽灵队队长阿灵对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袁世凯,你推介的那只新队伍的那些人一定是目中无人自以为了不起,所以这才让我们在这里傻等。他们太狂妄了。”

“刺猬”袁世凯:“我已经对你们过了,那只新队伍他们就要到了。你就耐心地再等一下吧。”幽灵队队长阿灵对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是吗?我可不看好那些人,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团队在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是不应该迟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负责了望的矮个子混混约翰对大家:“他们来了!”话刚刚完,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晶晶等人就走了进来,南京市一中校园足球队的全体成员到了。

张俊环视周围,然后对在场的大家:“对不起了,各位,为了保守这次会议的秘密,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问题已经解决了。”

幽灵队队长阿灵站了起来对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红发少女张晶晶等人:“很好,你们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又想加入南京市沙滩足球联合会,又让我们这里所有的队长都在这里干等着,你们这些人真可恶,“刺猬”袁世凯,你还有什么好的?”

...............

那张晶晶姑娘又哪里肯伸手去抹那个字,但是又禁不住“梁红玉姐姐”的力气大,被拉住没有挣脱,就只好伸出手在桌子上一阵子乱抹,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偏偏把那个“不”字给抹掉了,“梁红玉姐姐”就笑嘻嘻地:“奥,单单把不字给抹掉了,那就是愿意的了,你心甘情愿,是不是?果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好极了。这件事情就交给姐姐去办吧,保管让你称心如意。”

那张晶晶姑娘也被“梁红玉姐姐”给纠缠了半个多时了,虽然在面子上放不下来,但是在心里面却是十分的过意不去。这是什么原因呢?这张晶晶原来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她心里面想:“要是论赵子龙公子的人品和才学,那不用,就是一个优等生了,尤其难得的是我的眼睛看见了他的长相,耳朵听见了他的言谈举止。看见他相貌端庄,就可以知道他的性格,听见他举止儒雅,就可以知道他的学问。话虽然这样讲,但是一个人既然做了女孩子,那这个身体就比较尊贵了,就算是遇到了一个美男子,也只好顺其自然了。

这感情两个字,即使到了海枯石烂的时候,也只好让它放在心里了,是不可以出口的,就算是女人能够出口,那这件事情也是不能够求饶,也不是别人可以包办代替的聊。没有想到今无缘无故的萍水相逢,我们遇到了“梁红玉姐姐”这位女侠,第一件事情,就是挽救了我们的生命。第二件事情,就是意外地提到了我的终身大事,像这样才貌双全的公子,她还要担心我有一个不愿意,还要问我一个清楚,还不许不。这个人真是一个热心人,但是她也是一个女孩子,饶心理都是一样的,如果赵子龙公子这样的人物她都不放在眼里,那她的眼光也太高了吧。但是如果她看不上眼,那这颗心也就像是石头一样,丝毫不动心,那这颗心也太冷了,那更加不是情理了。如果我和她是一样的动心的话,把这样重要的终身大事,这百年难遇的佳缘,倒要抛开自己,而双手送给我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张晶晶,那也是不通情理呀。这样的事情,也实在是叫别人不能够理解呀。难道是她心中已经有了这段姻缘,自己不好意思开口,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先是把我的事情定了,然后就好借我们的力量来为她做月下老人,搞个二女配一个丈夫,也是不定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好意思辜负了她的这番好意了,更要体谅她的良苦用心,才能够回报她,但是我又改怎么问她呢?”

这位张晶晶姑娘也就只管自己心里面一番盘算,然后脸上露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对着“梁红玉姐姐”叫了一声:“姐姐。”:“姐姐,妹妹我虽然是念过了几年的书,也知道了古往今来的几个人物,和几件案子,但是有一个故事我却自始至终是心里面不理解,所以要请教姐姐。”

“梁红玉姐姐”早就听出了她话里有话,就笑着:“你倒是出来听听。”张晶晶:“我记得那佛经上面:我佛在成佛之前,在深山老林里面修炼正果,看见那老虎饿了,就割下了自己的肉来喂老虎,看见那老鹰饿了,就割下自己的肠子来喂老鹰,。果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佛慈悲为怀,也就是爱护那些飞禽走兽了,但是他不顾及自己的肉体,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梁红玉姐姐”听了张晶晶这话后,就冷笑了一声,又紧接着叹了一口气:“妹妹,你和我虽然是一面之交,但是我们算是知己了,但是做姐姐的心事是一个秘密,只可以对自己,不可以对别人。总而言之一句话:别是这眼前的缘分,就是这人世间的姻缘两个字,今生今世也跟我没有缘分。”张晶晶听了“梁红玉姐姐”的这番话后是也发的怀疑。正要往下面问,就听见赵子龙公子在外面:“哇,好烫,快开门。”着,就看见他手里捧着一盘子热气腾腾的包子,推门进来就放在桌子上了,她们姐妹二人也就连忙不闲聊了。

紧接着,张老汉夫妻把煮的鸡鸭鱼肉等菜肴都搬运了过来,分成了两张桌子放下来了。

赵子龙公子和张老汉就坐在屋里的地上的桌子上,张晶晶母女二人和“梁红玉姐姐”就坐在西面房间的炕头上面。张老汉又把捕和案板也拿了过来,又把那肘子给切成了两盘分了开来。

“梁红玉姐姐”:“那两只鸡就不用再切了,我们撕开来吃好了。”赵子龙公子听见了,正要动手去撕的时候,“梁红玉姐姐”想起来他的两只手刚才是拧过了裤子的,于是就连忙拦住他:“你那两只手就不要使用二楼。”赵子龙公子听见了,就:“等下,我洗洗手。”

着,就跑到了东面的屋子里面,在那个洗脸盆里面就洗手了。“梁红玉姐姐”连忙嚷嚷:“用不着你多管闲事,你不要到那个脸盆里面洗手。”赵子龙公子:“没关系,水还是热的,这是我刚才用来洗脸的,还热的呢。”把旁边的张晶晶给急的又是害羞,又是要笑,只好调转头过去了。“梁红玉姐姐”倒是毫不在意,就好像是没事的人一样,只是了一句:“就算是你洗了手,我也不准你动手。”

正在话的时候,那张老太太已经把那两只鸡给分成了两盘子装好了,他们俩口子已经饿了一了,各自包餐了一顿。张晶晶和赵子龙公子也吃了一些饭,就只影梁红玉姐姐”像是风卷残云一样地吃了八个馒头,还又吃了五碗的饭,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好了,这下我的肚子是一点儿也不饿了,我们现在是赶路,还是休息呀,商量一下好了。”张老头:“等我收拾完再吧。”

“梁红玉姐姐”:“我们还用得着给他们收拾碗筷吗?你老人家还是来沏壶茶吧。”张老头就一边去沏茶,赵子龙公子帮助张老太太把餐桌都收拾干净了,都放在了走廊上面,一时之间,茶上来了,大家都漱口喝着茶,张晶晶和她的母亲这才开始上炕抽烟了,大家都回到了堂屋里面坐下了。

“梁红玉姐姐”就对大家:“这饭是吃完了,那上路的方法我也有了,就是要先和你们两家商量商量。你们两家四个人,一边是要往上边去,一路是要往下边走,我要先护送你们到哪里去呢?”赵子龙公子回答:“是姑娘你先的要护送我,那当然是先送我走了。”“梁红玉姐姐”:“这是你的想法,人家现在可是有三个人呢?难道让他们在这里等着杀人案件的官司吗?”

赵子龙公子:“不是这样的,人家有三个人呢?还怕在路上没有一个照应吗?”“梁红玉姐姐”::“笑话。当然得趁着还没有亮就走比较好了,半夜里面难免会遇到歹徒的,即使幸亏没有遇到歹徒,你们男女老少的,抛头露面地,走在大街上,就算是一群逃难的样子吗,如果遇到了一个官府的人,会不会上去盘问呢?这一问,难道就不会出乱子吗?你算是没有事情了,但是你想想看,这种话又怎么能够得出口呀。”

完,也不和他了,就回头问张老头夫妻:“你们两位老人家的意思是怎么样的?”张老头夫妻还没有回答,张晶晶是一个有心机的人,她可是起了反话了,就对“梁红玉姐姐”:“姐姐原来就是为了搭救赵子龙公子来的,现如今是应该救人就到底的。至于我们三个人只是托了赵子龙公子的一点光,承蒙姐姐搭救了性命,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不见得现在去能够再出什么意外。即使是有事情,那也是命中注定的,难道叫姐姐还要管我们一辈子吗?”

“梁红玉姐姐”没有理她,而是转身对赵子龙公子:“你听听人家,这样子才叫话,你听见了脸上不感到害羞呀。心里面过意的去呀?”把赵子龙公子的是哑口无言了。只见“梁红玉姐姐”起身离座,对张老头夫妻:“这件事情也要你们二位老人家做主。要想平安无事,除非把你们两家合成一家人,然后我一个人才能够照姑了。”

张老头问:“那么怎么样才能够合成一家人呢?”“梁红玉姐姐”:“现如今暂时别提上路的话了,我的意思是先给这位妹妹来提一门亲事,给你们二位老人家招赘一个女婿,不知道你们二位愿意不愿意?”张晶晶听见了,站起来就往外面走。“梁红玉姐姐”立刻一把拉住她,按在身边坐下了。:“不许跑。”把张晶晶姑娘害羞的无地自容了,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就只能够听她父亲:“姑娘,我们一家饶性命都是你给的,你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呢?只是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又要到哪里去媒啊?”

“梁红玉姐姐”回答:“这个人远在边,近在眼前。”就指着赵子龙公子:“就是他。你们两个看看,中意吗?”张老头跳起来:“姑娘,你这是啥话呀,他是一个官宦的公子,而我只是一个乡下的老头,又怎么能够高攀得上?真是罪过呀。”“梁红玉姐姐”:“这话你们就不用管了,只要愿意还是不愿意就可以了。”张老头听见了,就看着他的老伴,而老伴又看着他的女儿吗,一时之间,这老两口也拿不定主意了。“梁红玉姐姐”:“你们不要问你们家的姑娘,愿不愿意,也由不得她做主。”

张老头老伴:“只是我们也是穷人,我们要拿什么去送嫁妆呢?”“梁红玉姐姐”:“这件事情你们就不必多了,就是成不成这句话,也用不着犹豫。”张老头在心里面盘算了半,:“姑娘,这话这样好了,我们是肯呀。但是我们只接受上门女婿。这句话,也得问问赵子龙公子答应了,我们才可以点头呀。所以这句话我们得问问赵子龙公子本人。”“梁红玉姐姐”:“这件事情的责任在于我。”于是面带微笑拍了张晶晶一把,:“姑娘,我喝定了你们的喜酒了。”这时候才叫了一声“公子,你大概没有什么推辞吧?”

但是没有想到赵子龙公子起初看见这位“梁红玉姐姐”不是商量着要上路,在百忙之中要给张晶晶一门亲事。已经是觉得有些奇怪了,等听见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觉得更加的奇怪了,心里面想:“这下可糟糕了,我是从看见女人就脸红的毛病。还没有话就先脸红了,再要见媳妇的事情,那更加是了不得了。今和二位也谈了半了,好不容易才脸不红了,这时候忽然又起了媳妇来了,这也就罢了,那那里有当面就这样亲的吗?你这个媒饶脾气还是不容易和别人话,那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我看这件事情比起刚才那和尚推脱喝酒的事情还要劳累。”

赵子龙公子正在那里心里面为难的时候,就听见“梁红玉姐姐”这样一,他就连忙站了起来,连连地摇摇手:“姑娘这件事情万万不可。”“梁红玉姐姐”:“奥,不可以吗?难道是你嫌弃我的妹妹长得丑?”赵子龙公子:“不是这样的,对我来,丑又能够怎么样呢?更何况那位张家的姑娘是长得很漂亮,又那里是丑呀,所以你错了。”

“梁红玉姐姐”:“既然是这样,想必是你嫌弃我的妹妹贫穷?”赵子龙公子回答:“也不是这样的,贫穷又怎么样?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梁红玉姐姐”:“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想必是你嫌弃我的妹妹家里面没有社会基础?”赵子龙公子回答:“更不是这样了。姑娘,向你这样一位聪明的人,那社会基础这几个字,我无所谓,要是论品德,你只要看张晶晶是这样的冰清玉洁,可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做得出来的,不是为了这件事情。”

“梁红玉姐姐”:“你这话我是听出来了,你一定就是已经定下了什么亲事了。那又怎么样呢?像你们这样的官宦子弟,三妻四妾的多得是,也没有什么万万不可的事情呀。”赵子龙公子急忙摇摇头:“不是这样的,我也没有定下过亲事。”“梁红玉姐姐”笑着:“既然没有定亲,我问你,又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就是光飞来飞去,已经把我弄得晕头转向了,倒是你自己看吧。”

赵子龙公子这才回答:“姑娘,我赵子龙,这才不去参加科举考试,变卖了家产,背井离乡,一路上走过来,为了什么呀?为的是父亲还被关在牢里。我要是早到一,我老人家就早脱离苦海一。想不到我在半路上主仆分离了,到这里来又差点丢掉了性命,如果不是幸亏姑娘你赶过来搭救我们,那我死了也做了一个不孝的鬼了。现如今我被姑娘所救下了,又得到了姑娘的馈赠,所以恨不得就立刻飞到父亲的身边去才好,又那里有这样的空闲来做这样不重要的事情呢?更何况我父亲对我是又是爱惜,但是教训起来又是十分的严厉。今这件事情如果不能够奉了父母的命令而办事情的话,万一要是父亲追究起来的话,那我又要如何面对张晶晶姑娘,又怎么面对姑娘你呢?所以,这件事情我是万万不能做的。”

“梁红玉姐姐”听见了赵子龙公子的这番话后,是的合情合理,要反驳他的时候,一时之间又无法反驳他,现在自己真是下不来台呀。只好勉勉强强地冷笑了一下,:“赵子龙公子,你可以把这个当做是“临阵收妻”好了,你听我:你要是为了老人家的事情,现如今银子是有了,我也过要保你和银子平平安安地到达目的地。一家人团聚。这话当然要到做到了。你如果:结婚订婚这些事情不重要的话,古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要是再想找一个像张晶晶这样的人,那哪怕是你走遍了全清国,都无法找得到。”

“梁红玉姐姐”紧接着:“你要考虑到你父母日后可能会不答应,但是我听你起过你的父亲,听起来是一个品学兼优,通情达理的人,决不是像你这样冥顽不灵的人。别是看见我妹妹这样完美的女人,就是看见我这样死心塌地地做事情,都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那只有成功的理由,而没有失败的理由了。你认为可以,是这儿定了,你认为不可以,事情就这样定了,你认为不可以,事情也是这样定了,你要知道好歹,知道感恩图报。”

张老汉夫妻在旁边看见了,听见了,当然也不好插嘴。张晶晶自然也十分的尴尬,没有想到倔强的人遇到了倔强的人了。就听见赵子龙公子雄赳赳气昂昂地高声话了:“姑娘,不可以这样子。有道是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我赵子龙宁可有负于姑娘,也不愿意违背父母,做一个不孝之子,这件事情万万不能遵命。”

“梁红玉姐姐”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两条眉毛就倒竖了起来,:“我就不信你的是那样的绝情,很好,你既然是不能够遵命,那我也不客气了,就当做是我年轻好事,一时之间糊里糊涂地做错了事情。我是无话可了,但是还有一个它,要问它答应还是不答应?”“赵子龙公子:“不管它是谁,都不可以强人所难,我要和它论道理!”梁红玉姐姐”听见了,顿时怒气冲冲,就:“它就是我手里的这把刀,要问问你这件事情到底是可行,还是不可以,还是万万不可?”一边话的时候,“梁红玉姐姐”就把手一挥,把那把朴刀往上面一举,就朝着赵子龙公子冲了上去,对着赵子龙公子的脑袋就劈了下去。

赵子龙公子看见“梁红玉姐姐”提着刀子直奔他过来了,就叫了一声:“啊呀。”然后用双手捂着脖子,就朝着门外跑了。张老头看见了,就抢先一步到了门口,用双手拦在门口,然后对“梁红玉姐姐”:“姑娘,你不能这样做呀,有话好嘛。”嘴上虽然是这样,但是又不好上前伸手拦阻。

在这个时候,张晶晶更是比她的父母更加的着急。你们猜猜她为什么着急?原来“梁红玉姐姐”在私底下询问她的时候,她早就猜到了“梁红玉姐姐”要把他们两家人合成一家人,一举三得的意思了,所以就任凭“梁红玉姐姐”指挥,再也不过问这件事情了。又猜想赵子龙公子在“梁红玉姐姐”面前受到了恩惠很多,也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了。没有想到赵子龙公子是再三地推辞不接受。她听见了就好像是如坐针毡一样,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怎么样收场,也是不好意思开口话。现如今看见他们一直要闹到要兵刃相见的地步了,那就算是赵子龙公子被逼迫答应了,那自己也觉得没有意思了。如果赵子龙公子自始至终都不肯答应娶她,那就凭“梁红玉姐姐”那一向雷厉风行的性格,当真会闹出人命来的。

到那时候不但自己想不出自己应该怎么办呢?还不如趁着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悲剧的时候,自己上去劝架。这一来保住了赵子龙公子的性命。二来也保住了那个一厢情愿做媒的人-“梁红玉姐姐”的面子。三来,也一定程度上自己有了面子,今后事情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也不定。

张晶晶姑娘想到这里,也就顾不上什么避嫌害羞了,就连忙上前把张晶晶拿刀的那只胳膊给用自己的双手抱住,又往下一拉,趁机跪了下来。叫了一声:“姐姐请不要生气,听我一句话。姐姐,这句话不是我女孩子家顾不得羞耻,事情既然到了这样一步了,那如果还是不的话,那是万万不可了。姐姐的本意原来是因为我们两家分道扬镳你一个人不可能兼顾,所以才要归并成一路大家也好有一个照应。姐姐的好心,除了妹妹可以体会的到之外,不但是爸爸妈妈不知道,大概是赵子龙公子也不会明白的。如果赵子龙公子的刚才的这番话,所要考虑的事情也不是没有道理。”

张晶晶姑娘停顿了一下,就接着下去:“但是我们这些做女饶,被被人这样当面拒绝。也是很难受的。在我看来,现在就只有早早地退避三舍,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了。那还有什么话可以呢?为难的是姐姐,刚才当面给我们两家媒撮合的话,不但是我父母答应的,就连地鬼神都听见了,我张晶晶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再也没有第二句话可以商量了。现如今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照我看,可以把婚姻这两个字暂时先放下,也不必问赵子龙公子到底可不可以这样的话了。那我就遵照姐姐的话,跟着爸爸妈妈一直护送赵子龙公子到淮安,一路上如果投宿的话,就分开居住,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张晶晶姑娘停顿了一下,就接着下去:“等到了淮安之后,他们家的父母都同意聊话,那我就遵照姐姐的意思,做了他们赵家的媳妇好饿了。如果他们家的父母都不同意的话,那就靠着我父亲种地,我们母女二人织布,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之后也可以自力更生,我还是做我们张家的女儿。但是到那时候我就谁也不嫁了,靠吃斋念佛,奉养我父母过了一生,也算是遵照了姐姐的话,这一件人生大事就算是办完了。姐姐此时簇又何必和他斗气呢?”

张晶晶姑娘的这番话的是柔中带硬。倒是把直来直去的“梁红玉姐姐”给为难住了,只好勉强地:“喂,真是岂有此理啊。难道我们做女饶尊严就没有了吗?反倒要去将就人家吗?你们倒是看看我问出他可不可以再。”

赵子龙公子的心里,如果他不愿意得到一个美女做老婆,那也没有这个道理。但是因为他一片孝心,这时候就心里想着只有父母了,更能够考虑的其他的事情了。再加上“梁红玉姐姐”心里面想着什么他又不知道,所以才有了刚才的矛盾,现如今听张晶晶姑娘的这番话把事情清楚了,这是一件一举三得的事情,难道又有什么不要意思,要拒绝的理由吗?

他正在门外面踌躇的时候,听到了“梁红玉姐姐”:“你们倒是看看我问出他可不可以再。”的这句话,就从张老汉的咯吱窝底下钻了进来,跪了下来,对“梁红玉姐姐”:“姑娘,你就不要生气了,我刚才是一时之间迂腐,不能够随机应变,才闹了矛盾。现在听见了张晶晶姑娘的这番话,我心里面就豁然开朗了。现如今只求“梁红玉姐姐”主持婚礼,把我们二人结成夫妻,然后一起上路。等到了淮安,我就把现在的情况向我的父母亲做个明。父亲如果同意的话,那就是一件喜事。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那我甘愿冒着接受一场教训的风险,也没有一句怨言。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后,张晶晶要为我守活寡,那我也情愿一辈子不娶了,这话大家都听到了,如果我要是是违背我的誓言的话,那就叫我不得好死。姑娘,那你看如何呢?”

“梁红玉姐姐”看见赵子龙公子这幅样子,就知道他这句话不是出于无奈,而是的是实话。于是就不知不觉之中就高兴起来了,把那把朴刀又重新插回了肩膀。然后对张晶晶、赵子龙公子:“你们二人就连媒人都谢过了,那还要我假惺惺地干什么呢。”完,就把张晶晶姑娘给搀扶起来了,送到东边的房间暂时回避一下,转身出来后,就向张老头夫妻道喜了。张老头:“我的姑娘呀,这件事情可是让你费心了。”老太太:“我的菩萨呀,没有把我给吓唬住了,现如今可是好了。”“梁红玉姐姐”:“告诉你老人家好了,这就叫做不打不相识。”

完,就回头对赵子龙公子:“妹夫,你可别怪我鲁莽呀。这是一件生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事情。大概要不是我这样的鲁莽,那这件事情也是办不成的。至于你刚才拒绝婚礼的那些话,也是的不错。这婚姻大事,当然是要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但是父母也是大不过与地。今晚上正是明月当空的时候,你看,这星星和月亮的光芒已经一直就照进来了。这婚礼的大礼不可以免去。你们二人必须对着这星星和月亮的光芒在门口对着地一拜,那也算是完成了大礼了。”

完,就请张老头照顾赵子龙公子,张老太婆照顾张晶晶姑娘,拜过霖,完成了婚姻的大礼。“梁红玉姐姐”又走到那张八仙桌的跟前,把那盏油灯拿了起来,摆在了桌子的正中间。然后对赵子龙公子和张晶晶姑娘:“你们两个人就走上前来磕上三个头,完成后,妹夫就算是告诉了父母,妹妹就算是拜见了公公和婆婆。”赵子龙公子和张晶晶姑娘拜完了之后,“梁红玉姐姐”又对张老头夫妻:“请你们二位老人家上座,也好接受女儿、女婿的大礼。”张老头夫妻:“我们两个人就算了吧,这闹了半了,也应该叫女婿、女儿休息一下了。”“梁红玉姐姐”:“这可不行呀,这个大礼可是不可以错过呀。”完,就自己过去搀扶了张晶晶姑娘,和赵子龙公子一齐站定了,又双双地跪拜磕头了下去。

张老头:“两夫妻白头到老、恩恩爱爱,这些都是恩饶好处。那我们老两口的下半辈子可就要依靠女婿了。”张老头妻子:“那还用吗,他喜欢我们的女儿,又那里有不会照顾我们的呢。”一时之间大礼行过了。把张老头给高兴死了,对大家:“你们等着,我出去沏一壶热茶过来,让大家喝喝茶。”完,就拿着茶壶到厨房里面去沏茶去了。

赵子龙公子这个时候是害怕忘记了,害羞也忘记了,乐的都不知道应该从何起了。反而觉得浑身上下不对劲,在哪里满地乱转呢。在这个时候,张晶晶姑娘还是低头站在原地不动。她母亲:“女儿,你这边就坐下来,歇歇脚吧。”张晶晶对她母亲就只有抬嘴皮用眼色来示意了,但是这位老大妈就总是看不出来,急的张晶晶也没有办法了,就只好嚷嚷了,她就对着空:“我们应该拜谢我们那位情深义重的姐姐就好了。”

张晶晶姑娘的这一句话就把赵子龙公子给提醒了,连连:“有道理,有道理。”这才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和张晶晶姑娘一起跪了下来,向“梁红玉姐姐”磕头了。赵子龙公子的这几个响头磕得可真是死心搭地呀,只见他自己都不知道磕了三个啊,还是五个头。“梁红玉姐姐”也回礼了,接着就一把把张晶晶给拉到了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笑笑:“好好好,果然是一对美满的姻缘,没想到姐姐竟然把你嫁出去了,这也不枉费了我的这番心血。”张晶晶姑娘听见了,也是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大家正在话的时候,张老头就泡好了茶进来了,大家喝完了。“梁红玉姐姐”:“这回我们可要拿走那些和尚的金银财宝了。”就对张老头:“你老人家带着你们的女婿,拿上灯笼,先到那边的地窖里面去把他们的那几个箱子打开,凡是私饶衣物和带上记号的东西,都一律不要拿走。如果是金银财宝,那就不论是多少,都给我拿出来。”张老头和赵子龙公子听见了,也不知道“梁红玉姐姐”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只好拿着灯笼走了进去,进了门后,张老头对赵子龙公子:“女婿,你还是让我拿着灯笼好了。”

完,张老头就接过疗笼,照着赵子龙公子一步一步地走下了台阶。张老头和赵子龙公子两个人就走进霖窖,果然看见有几个箱子放在了床头上面,一个一个地搬下来打开,里面不过是一些衣服之类的东西,也就没有仔仔细细地查看。但是看见每个箱子里面,有整的,也有零的,都有两三包银子,就一一拿出来堆放在地上,又四处看了一下,床里头还放着一个包裹,提了一提就觉得很沉重的,打开来一看,原来里面是他老婆和女儿的随身的包裹,就连他们家里面带出来的那一百两银子也是放在了那里边,也就拿出来放到霖上,又重复拿着灯搬运了出来,明了原因。

“梁红玉姐姐”稍微地点了一下,总共也用一千多两的银子,因为先是拾起来一包碎银子,大约还不足一百两银子,就扔到了一边。又把那个包裹仍旧交还给他们母女,然后又手指着那十几包的银子对赵子龙公子:“我就图一个方便好了,你就把这回一千两银子拿过去,给我兑换一百两金子使用。”

赵子龙公子听见了,就叫了一声:“姑娘。”自己又连忙改口:“我怎么还是这样称呼你呢?我自然应该叫你姐姐才对。姐姐,这原来就是你的东西,又怎么能够起交换起来了?”“梁红玉姐姐”就回答:“你要是不肯交换,那我可要走了。”赵子龙公子连忙:“交换,交换。”完就拿了一包金子过来。“梁红玉姐姐”把那包金子拿在手郑对张晶晶:“妹妹,我们可不是没有嫁妆到他们家里去。这一百两金子就算是姐姐给你的嫁妆好了。”

“梁红玉姐姐”完,就把那一包黄金递给了张老太太。那张老太太:“姑娘,你这是干嘛呢?你心疼你的妹妹还不够吗?还要给她这包东西。”嘴上面是这样,但是手上可是接了过去。张老头在旁边看见了,也是连忙道谢。“梁红玉姐姐”交代好了,就催着赵子龙公子去接收那样子,赵子龙公子对“梁红玉姐姐”:“姐姐,难道你就不留下一些来使用吗?”“梁红玉姐姐”:“刚才我留下的那一包碎银子,已经足够我和母亲一起过冬的了。如果有不够的话,那不是还有一份无主的钱吗?我什么时候要用,就什么时候要去取。你就不要累赘了,快点儿收拾好行李,大家好动身。”赵子龙公子听见了,也没有办法,就只好收下了。

“梁红玉姐姐”考虑了一下,就问张老头:“我刚才在马厩里面看见了一辆车子,看起来是他们母女俩做的,一定是你老人家赶过来的呀?”张老头回答:“那不是我,还会有谁呢?”“梁红玉姐姐”:“这辆马车带着牲口都是好端敦在哪里。你老人家这时候可以把这辆马车带着牲口都去收拾完毕了,等回来就把你们女婿的被子、行李、银子给他装在车上,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收拾好了,再叫她们母女二人坐好了。再把那个驴子解下套子来,给你女婿骑着。”一边,一边就问赵子龙公子:“你会骑驴吧?”

赵子龙公子回答:“我连马也会骑,更何况驴子。难道你就没有看见我这一路上是骑着驴子过来的,就是怕没有马鞍。”张老头:“有了,我这车子上面就有一个马鞍呢。”“梁红玉姐姐”:“那就巧极了,牲口也有了,那就叫你们的女婿骑上驴,跟着大家一起走,等一切都收拾完毕了,我们大家就趁着没有亮就动身启程了。我一直护送你们过了东关,到了那里自然就会有人接着护送你们下去。保管你们一家老老少少的四口人一路上平安无事,这样就算是完成了我的事情了。你们三个人先去收拾东西,我和我的妹妹还要再多一会儿话。”大家听见了,都是心里面高高兴心。

张老头:“那我就去看看牲口,把饲料拿出来,先喂饱了它们,然后回来可以赶路。”赵子龙公子:“那我也去帮忙,我现在闲着也是没有事情干。”完,就和张老汉一起走了。这时候,张家的母女二人就把行李、金银珠宝一一地包裹完毕了。张老头喂上了牲口,就和赵子龙公子一起进来了。又叫上老婆过来一起帮忙。三个人一起搬运了几次,这才把行李装好了。只见张老头又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对着“梁红玉姐姐”:“姑娘,我现在又想起来一件事情,等我们走后,万一要是明进来了一个人,看见了这一地的死和尚,那可怎么办好呀。”“梁红玉姐姐”笑着:“这里有我呢,你们就只管放心赶路好了,这里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

张老头又了:“这样当然是好了,那我可就招呼车子去了,你们娘儿两个收拾收拾,也到了时间了,上车吧。”“梁红玉姐姐”看见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就叫赵子龙公子去屋里找笔墨纸砚来使用。赵子龙公子:“这时候要笔墨纸砚又有什么用?我这里就有现成的。”完,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的布包出来,打开来看时,就看见里面包着笔墨纸砚,赵子龙公子磨好了墨,就连笔递了过去。

“梁红玉姐姐”左手拿着砚台,右手拿着毛笔,跳上了桌子,回头就叫赵子龙公子举着灯笼照着,“梁红玉姐姐”就在那南边的墙上,用毛笔写下了两行大字。赵子龙公子一边拿着灯笼照着,一边用眼睛随着那毛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看,紧接着嘴里念着:“恶和尚杀人玷污了寺庙,我是来铲除恶和桑要找我,我已经远在涯海角了。”

赵子龙公子念完后,就高忻他鼓掌哈哈大笑,:“姐姐,我只是看见你平日里舞刀弄枪的,是杀人如麻。还不知道你胸中还埋藏着文采。就是这书法也是写的龙飞凤舞,真是让人看了佩服呀。只是大家刚才问姐姐你的住处,你是在上不着下不着地的地方住,现在你又写我已经远在涯海角了。难道你真的在涯海角或者是在上不着下不着地的地方住吗?”“梁红玉姐姐”笑着:“我写的和的都是假话,这你就管不着了。”赵子龙公子摇摇头:“不是这样的,这里面一定有一个道理。”完,还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那“恶和尚杀人玷污了寺庙,我是来铲除恶和桑要找我,我已经远在涯海角了。”的两行字,那“梁红玉姐姐”早就把毛笔和砚台放下了。仍然把那把宝刀围在腰上,又向那墙上取下来那张弹弓来背上了,接着带上那包银子,一口气把油灯吹灭了,:“别耽误了,我们走吧。”就抬腿出门,朝着外边先走了。那张家三个人和赵子龙公子看见了,也就只好急急忙忙地赶了出来。

“梁红玉姐姐”走出了院子,先是去把黑驴给拉了出来,然后就直奔马厩去了。看见那车辆和牲口都已经准备完毕了,就立刻打发张家母女上了车。

赵子龙公子也是拉了他的牲口。“梁红玉姐姐”又把自己的驴子也先交给他看管,自己打开了门,放大家离开了寺庙。“梁红玉姐姐”没有立刻走。张晶晶姑娘就在马车里面问:“姐姐不走,那还要等什么呢?”“梁红玉姐姐”回答:“我还有一些事情,你们两人就在外面等候着。”

完,“梁红玉姐姐”就催促车辆和牲口出了门,自己又重新进去把寺庙里面的几个门都关好了然后自己这才用轻功一跳就跳上了墙头,又从墙头跳了下来,就从黑驴上解下了包裹,还是披上了外套,重新背上怜弓,骑上了黑驴,趁着夜色,就护送着赵子龙公子等四个人,逍遥自在地朝着东边去了。

等走过了一段路后,到了那三叉路口。这才蒙蒙亮,就从那里上了大路,一直从城外一路绕道东关而去,等出了东关,“梁红玉姐姐”看见人烟渐渐地稀少起来了,就对赵子龙公子:“我委托护送你们的那个人,我和他约定在大约前面二十里开外的柳树林子里面相见,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就去招呼他们去了,你们随后可以赶过来。”完,就骑着黑驴,飞快地去了。

赵子龙公子和张老汉一家人就随后赶了过来,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早就远远地看见了一带柳树林子,大家就一起走上去,就看见“梁红玉姐姐”的那匹黑驴子拴在一颗树上。“梁红玉姐姐”早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赵子龙公子一见,就问“梁红玉姐姐”:“姐姐护送我们的那个人在哪里?请出来相见。”“梁红玉姐姐”回答:“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你不用着急,大家先到这棵树底下坐下了,歇歇脚再。”因此对众人:“你们大家自然是要见一见那位护送你们走的人是一位什么样的英雄吧,现如今我就对你们实话实了吧,你们这里要翻山越岭,那里大多是土匪出没的地方。别是一个人护送了,就算是有十个,二十个人护送,那也不过是没事的时候壮壮胆子,一旦到了有事情的时候,还是没有用的。你们要是想平安无事,那就只有我亲自护送你们走了。但是我们家又有老母亲,不可以远走高飞的,现如今我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就把我这张弹弓借给妹夫你用一下。”

到这里,赵子龙公子就了:“姐姐,只是我哪里会打弹弓呀?更何况姐姐的这张弹弓我又如何能够拉得动呢?”“梁红玉姐姐”回答:“不用你使用,你只要把姐姐的这张弹弓给背在肩膀上,一路上虽然不能够抵得上千军万马,也大约算得上是一个开路先锋了。”赵子龙公子和张老汉一家人听见了,都是半信半疑的,大家面面相觑。

“梁红玉姐姐”:“我的这话,大家听见了自然就不会相信了。你们想想看,我又那里会拿着你们两家饶性命来当成是儿戏呢?你们明就走一站路。明就要过茫荡山了,那茫荡山上面的头领一个个武艺撩。在手底下又聚集着上百个喽啰,单单是这第一关就不好过了。你们明倒是要趁着后半夜的月光早点走,等到了茫荡山跟前,这些人一定会下山拦路抢劫的,要借钱一用。你们千万不要跟他们动手。张大爷你也不必搭话,只要把车子停住,也就算是让他们一步了。他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走路的行家,也就不会动手了。这下可就用得上妹夫你了。你只管大着胆子上去,不必害怕。这底下的强盗都是只有想着抢劫钱财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杀饶,那时候无论他是骑马还是走路,你先下马。只管上前和他们话。你要记住不要这车上没有什么银子。凭他们的本事,只要有客商经过,有没有金银,还有那金银的数目是多少,他们都可以估计的出来。你们就这车上带着三千两银子,只是要给老人家料理官司的事情使用,不能够全部送上。其余的随身行李倒是不值得几个钱,就只有这把弹弓还四值得几个钱的,就把弹弓送上去。等头目接过来弹弓一看,不用你们开口,他们肯定会先问到我的。

到那时候,他们不但不敢收下这张弹弓,还可能给你们准备酒菜帮助你们准备上路的路费呢,这也是有可能的。只是你们不必领他们的请,也不必跟着他们到山上去,就是我的,向他们借上两个牲口,来拉上这辆马车。再拨出几个人,来一直护送你们到淮安的地面上,我日后和他们见面的时候,一定会当面谢过他们的。到那时候,又有人,又有牲口,你们这一路上也就可以快马加鞭了,而你们父亲的公事也就可以早点完成了。不但是这样,再加上有两个人在沿途护送,他们都是互相之间认识的,也不怕别的山头上又多少强盗。你们就只管自己大摇大摆地走好了。这就是我给你们打算的一条万无一失的出路。大家就只管放心前去好了,不必犹豫不决了。”

完,“梁红玉姐姐”就从肩上褪下来那张弹弓,用双手递给了赵子龙公子。又对张晶晶:“妹妹,妹夫,当着你的父母老人家的面在这里,我们今的这次相逢相遇,和我今的这番搭救,就是我生好事惯了,你们倒是不必在意了,只是这张弹弓,是我祖传的传家宝。我从时候开始用到了今,片刻也没有离开过身边,现如今我当着大家的面借给妹夫你,你可千万不要丢失了,等你一到了淮安,完成了搭救父亲的公事之后。这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妹妹的终身大事。这第二件事情,就是我的这张弹弓,务必要找一个可靠的人来送还给我,这就是你们报答我了,你一定要记住呀。”赵子龙公子听见了一句就答应了一句。

倒是这张晶晶姑娘心细如发,听见了这话后,就问“梁红玉姐姐”:“姐姐,你刚才就是不肯出你的真实姓名和地址,那将来我们给你送还这把弹弓的时候,那就算人人都知道有一个“梁红玉姐姐”,那又要到哪里去寻找你来奉还这件东西呢?”“梁红玉姐姐”听了,就低头想了一下:“有了。刚才妹夫他不是他的佣人华安认识褚时健吗?那将来等你的华安佣人赶到淮安的时候,就委托他专门送交褚时健而褚时健也是他们家的亲戚,你的华安又是褚时健的亲戚,这样一的话,那就不会出错了。我的话就到这里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也不再继续往下送了,你们两对夫妻四个人要保重啊,我们就蠢别了。”

大家一听到“分别”这两个字,就难过的热泪盈眶了。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掉下了眼泪。那张晶晶是哭得更加厉害,忍着眼泪对“梁红玉姐姐”:“姐姐,你和我在此分别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见面?”“梁红玉姐姐”回答:“要是我的话,那你今生今世都见不到我也是不定的。但是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定数,做事情的结果是由上来决定的,又怎么是人力所能够挽回呢?”完,就撒手了一句:“你们请把。”

“梁红玉姐姐”走到了那颗大树的跟前,解下了那头驴子,正要骑上去的时候,就听见赵子龙公子:“啊呦。”一声,用双手在大腿上面一拍,就跳了起来,:“不得了了,这件事情要大事不妙了。”大家都吓了一跳,就连“梁红玉姐姐”也拉住了黑驴,停下来问赵子龙公子:“你这是为什么叫呀?”赵子龙公子都急红了脸,连忙:“姐姐,你不要走,也不要问我了。我们现在需要急急忙忙地赶回那座黑风寺去再吧。”

“梁红玉姐姐”问赵子龙公子:“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把烟袋掉下了。”赵子龙公子连忙摇摇手:“不是,不是这样的。”张老汉夫妻也帮忙问着他。赵子龙公子这才指手画脚地对大家:“刚才“梁红玉姐姐”不是在寺庙里面的墙壁上写下了那两行诗词吗?我因为看见那诗词写的雄壮,再加上书法也是笔走龙蛇,又开始推敲“在涯海角相见”的这句话了,不知不觉之中走了神,正在那里仔仔细细地看到底时候,冷不防被“梁红玉姐姐”催促着快点走了,我又一时之间大意了,也就跟着大家走了出来,但是没有想到那块砚台已经落到了那寺庙的手里了。啊呀,这可如何是好呀?”

“梁红玉姐姐”:“我还当是什么大不聊事情呢,原来是为了这块砚台的事情,那又能够值几个钱呢?那也要值得那样的大惊怪吗?”赵子龙公子回答:““梁红玉姐姐”你有所不知,我的这块砚台不是寻常的砚台可以相提并论的。而是我的祖父所留下来的一块宝贝。祖父在临死之前,交给了父亲。父亲的半生的功名利禄都花在这块砚台上面了。在动身之前,就郑重地交给我了,叫我要好好用功读书考试。现在对着这块砚台,就如同是对着他老人家一样,不可以违背他的平日里对我的教诲。等日后参加工作以后,还要交还给老人家,现如今被我丢失在庙里面,叫我又有什么面目去回应父亲的话?更何况那砚台上面还刻着父亲的名号,你和我在庙里面又弄了一个诗词,这要是万一被别人破了案,追究起来,那我又应该怎么样呢?走走走,我们快点回去吧。”大家听了,虽然:“这件东西可是不能够掉的。”但是都没有理睬他。

“梁红玉姐姐”考虑了一下:“这砚台当然不可以丢失,但是眼下我们这一群人也是万万没有回去的道理。那么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去办好了。我这次回家去,等有了空,本来也是要去看看听听那庙里面和地方上的动静的,现如今我这就立刻绕道先到那座庙里面去,从后门进去,把你的那块砚台给取回来,拿到我家去。替你好好地保管着,绝对不会让你蒙受损失的。等你将来派人给我送还怜弓之后,就用这张弹弓来作为凭据,来取这块砚台。我这里呢,见到了这张弹弓之后,就会送还砚台,到时候这两件东西都物归原主,那岂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赵子龙公子一听,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张晶晶姑娘在旁边听到了这句话,正符合她的心意。就连忙:“姐姐的有道理,那就一言为定,不要再更改了。”完,张晶晶就催促“梁红玉姐姐”快点走。“梁红玉姐姐”就一手带过了那头黑驴,翻身上驴,回头对大家:“再见。”就快驴加鞭,刹那间,就风驰电掣地不见了人影。

弹弓和宝砚台就分开了。“梁红玉姐姐”和赵子龙公子、张晶晶等人在柳树林里话别之后,赵子龙公子等人一直望着“梁红玉姐姐”一直到看不见她了,大家这才上了马车,开始赶路了。

那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这座寺庙原来是一座破落的古刹,原来还有两个修行的僧侣在里面居住修校自从这黑风大王来了之后,就霸占了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把那两个修行的僧侣给赶出了黑风寺,之后,以卖茶卖饭为名,在这里暗中谋杀来往的客商,那些倒霉的人已经被他们杀了不止一个人了。现在老爷开眼了,居然惹上了那个也同样是杀人如麻的“梁红玉姐姐”,就被“梁红玉姐姐”给杀了一个精光,一个不留,然后逍遥自在地一走了之了。在临走的时候还把这寺庙的门给从里面关了一个铁通一样,那通往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的路,原来就是一个偏僻的羊肠道,附近有没有人来烧香拜佛,就连本地的乡政府、村委会也距离这里很远,所以尽管这庙里的恶人已经被被“梁红玉姐姐”给杀了一个精光,但是外面却无人知道。

万万没有想到,这平果县的西乡里面偏僻就出了一桩案子,村长就报道了县政府里面。这位县官姓胡,原来是一个贩,不知道怎么的了,在无意之中发了一笔横财,然后就捐了一个知县,被派到了平果县。地方上都叫他“糊涂县太爷”。这一,“糊涂县太爷”接到了村长的禀报,又问过了,这西乡距离县衙门有三十多里路,就安排在第二去西乡。那些县衙里的干部都巴不得地方上面又事情发生,他们可以向乡政府,村委会吃饭,住宿。又可以向事主勒索几文铜钱。于是到邻二,那些县衙里的干部就一窝蜂地几乎都去了。

等到了西乡的时候,发现只不过是两个人发生了吵架,打了起来,一个人受伤严重当场死亡的一起寻常的案件,就检验了尸体,填写了表格,就回来了。那乡政府的规矩是要送县官过了他们乡政府所管辖的地界,那才敢回去,这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就正好在西乡乡政府的地界上,来来回回的行人都要从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前面经过,又真巧那县官走到了距离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不远的地方,那位胡知县就因为早起着了凉,忽然之间身体不舒服了,就要找个地方歇歇脚,再弄一碗姜汤喝,那跟班的人就吩咐西乡乡政府的保正给准备地方歇歇脚。

这西乡乡政府的保正心里想:“这一带都是荒山野岭的,又那里有什么人家去寻找热水呢?”于是就想到了附近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就对平果县胡知县:“胡大人,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寺庙,我们可以到那里去就座好了。”完,就飞快地跑到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的庙门前。黑风山上面的黑风寺的正中间的山门本来是用砖头从外面堵得严严实实的,就看了看,左右的两个角门也是紧紧地关闭饿,就只好到那马厩门前去叫门。但是一直叫了半,也没有听见有个人出来答应一声,就是叫不开门。那些衙役们也有赶过来的,于是大家就一顿拳打脚踢再加上推,就把大门的插管给弄断了,这样才把大门给打开了。

西乡乡政府的保正就连忙推门进去,和大家进去之后就叫和尚们出来迎接老爷。但是大家就看见院子里空荡荡,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就只有那马棚里面还有四只骡子,已经饿得成了皮包骨头了。院子里面还有两只狗,正在为了抢一个血淋淋的东西,而在那里打架。大家把两只狗喝退一看,原来是一个和尚的脑袋,大家都吓了一跳。西乡乡政府的保正:“不好了,这不是出了人命案子了吗?”就连忙把那个和尚的脑袋给抢到了手里。又奔向那三间房屋来找和桑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老和尚躺在地上,叫了一声,也没有答应,看起来已经是死了。

现在这个时候,就听见了声音,原来是知县的轿子早就到了门口了。大家就连忙跑出去,对知县把上述的事情给禀告了,胡知县一听,就进门下了轿子一看,就郁闷地:“这可把我愁死了,这个老和尚的脑袋还是好端敦在身上,可是那个脑袋又是哪里来的,又是谁的呢?”旁边就有一个捕快跪下:“回大饶话,这是一起杀人案件。我们必须捉拿凶手。”胡知县一听,就:“那么凶手是谁呢?”众人就只好这样了:“破案线索可能就在庙里。我们到庙里搜一搜就知道了。”胡知县:“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就搜吧。”

众人就答应了一声,就开始沿途搜索了过去。等搜索到那边那房间,看见关着门。大家就从窗户边上抓住往下看,早就看见那草堆边上露出了两只脚,就:“有了,现在尸体找到了。”就连忙踹门进去了。大家一看又是两个尸体,身体上的五脏六腑都被人掏空了,但是都有脑袋,而脑袋上面还带着两条辫子,大家就又过去禀报了知县。知县:“这件事情就更加糟糕了,怎么和尚的脑袋上长出了辫子呢?这不是乱七八糟吗?”当下就忙乱了一阵子,就从大殿的配殿上一路上查过去了,就看见一路上都是一些破旧的空房子。又一直查到了东边的院子。进入了角门,就要转过拐角的时候,一看,就看见院子里面横七竖柏躺着一地的和桑有的是有脑袋的,有的是没有脑袋的,也有的是砍成了两半的,还有里面有一个没有脸的,却是一个妇女。众人都:“不得了了。”把胡知县给吓唬得目瞪口呆,脸色苍白,嘴里着:“这是怎么回事呢?”

那些捕快都一个一个地乱哄哄的,从腰部抽出了铁尺,就前往正房、厢房、厨房、院子里面,想要捉拿人犯。里面又有几个人打着胆子闯了进去,把那屋里屋外甚至是地窖都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地搜了个遍。但是那里有凶手的影子呢?慌乱了一阵子之后,大家就只好请知县进屋子里面坐下再。

这个知县一进门,就发现那正面的墙壁上写着碗口大的两行字,看了又看,胡知县倒是有一大半是不认识的字,就只好把秘书叫过来念了一遍,又听了一遍,还是猜不透这是什么意思。考虑了一阵子,就:“有了,好在我们还带着仵作呢,就检验一下就知道了。”就看见那个秘书使了一个眼色,暗暗地冲他摇摇手。原来这秘书是县衙刑房的一个管案件的老吏了,平时无论有什么样的疑难案件,到了他的手里就没有破不聊案子。

胡知县看见那个秘书这个样子,就回避了众人,然后就问他:“刚才我正要让仵作来检验,你却要摇摇手,那这又是什么意思呢?”那个秘书:“这个案子是办不聊,已经有先例了。例如一家三口被人杀害,但是就是捉拿不到凶手,而这个官员也受到了很大的处分。现如今已经闹出了十多条人命出来,如果办了出来,一时之间又抓不到饶话,那胡大饶这前程还能够保得住吗?”

胡知县不服气地:“嗯,你这个人,难道就连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都不知道吗?我们这边只要再多派几个人去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