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实力

张俊对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你们就做前锋,无论如何都要保持进攻的状态,随时随地准备射门取胜,一有机会我们就把足球传给你们。同时要利用规则,你们懂吗?”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二人回答张俊:“OK!”

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一声:“开始。”对方的一人将足球传给了幽灵队队长阿灵。幽灵队队长阿灵接到足球后,就带球往南京市一中足球队所把守的球门跑了过去。张俊:“让我来。”完就迎了上去。这时候,一个妇女正推着婴儿车经过。

幽灵队队长阿灵一个挑传,足球从婴儿车的上方经过,而幽灵队队长阿灵则绕过了婴儿车继续带球前进。张俊则正好逼近婴儿车,那个妇女开始乱骂人:“你疯了吗?”张俊被骂了:“不好意思,女士。”李世民对红发少女张晶晶:“幽灵队队长阿灵已经带球冲我们队的球门过来了,张晶晶,你要守住理发店的窗户。”红发少女张晶晶:“我会尽力去防守球门的。”

李世民开始迎上去对着幽灵队队长阿灵一个铲球,而幽灵队队长阿灵则一个挑传,足球从李世民的身体上方经过,而幽灵队队长阿灵则继续带球前进,眼看着已经逼近南京市一中足球队的大门了。幽灵队队长阿灵对红发少女张晶晶:“我会让你们输掉这场比赛的。”

完,就将足球踢了出去,但是出乎几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足球并没有直接射向红发少女张晶晶所把守的球门,而是射上其他方向,李世民从地上爬了起来:“幽灵队队长阿灵他想干什么?”足球开始在周围的墙壁上反弹起来。李世民开始明白幽灵队队长阿灵的阴险的目的了:“阿灵他是一个凶狠的家伙。我得挡住那个足球,我是不会让幽灵队队长阿灵的阴险的目的得逞的。”完,李世民就迎上去接足球,但是在水果店的店门口,李世民只顾着要去接足球了,一不心撞到了摆在水果店的店门口的水果,水果店的店长:“我的水果!”

李世民:“夫人,对不起。那我帮你捡起来好了。”水果店的店长悻悻地:“你们这帮人啊。”那只足球又落在了水果店的店长的头上面。“欧!”水果店的店长的头惊呼一声。水果店的店员则大惊怪地叫了起来:“快来人哪,王夫人被袭击了,大家快来帮忙啊。”

足球又弹到了房屋的瓦片上面去了,在瓦片之间跳动着。张俊:“我必须接住或者挡住这只足球。”也冲了上去。这只足球终于落了下来,而幽灵队队长阿灵趁着李世民在帮忙水果店捡水果的时候,立刻上去用头顶接住了那个足球,接着在张俊赶到之前,将足球用头顶传了出去:“接住,归你了,猫人。”猫人跑步上前去胸部停球接住足球。

张俊没有抢到或者挡住这只足球。连忙转身对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当心他们射门,张晶晶!”果然猫人右腿将足球踢了过来,是射门!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一个鱼跃,将足球给挡了出去。张俊立刻提醒张晶晶:“你快起来啊,还没有结束呢。”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立刻从地上起来和猫人一起上前夺球。由于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距离足球较近,最后是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领先猫人一步接住了足球。而猫人则跳起来越过了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的头顶落地。猫人夸奖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嗯,你扑救的好。”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对猫人:“谢谢夸奖。”在场围观的众人也一起鼓掌:“干得好,张晶晶。”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正准备把足球放下来然后将足球用大脚开出去。“噗噗噗。”“什么声音?”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问。这时候一人牵着一条狗从屋子里面出来了,而那条狗则上来就叼住那只足球跑开了。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上前扑了个空。

那人连忙对那条狗:“汪汪,你快点给我回来。”一个在现场看热闹的混混:“呵呵呵,先生们,女士们,好戏登场了,大家快来看啊。”那人连忙开始追赶自己的狗狗起来:“汪汪,你快过来,快点,汪汪,你别这样对我。”旁边人对他:“当心啊。你别跑太快了,你有心脏病。心发作。”张俊也上前:“汪汪,快把足球传给我。”狗汪汪对谁都没有理会,而是爬上了一棵树。那人:“啊?不,我的汪汪。”张俊则:“谢谢你,狗。”那人:“你什么?”

......................

于是赵老爷当时就问赵子龙公子:“你先站起来,不要慌张,明明白白地告诉我。”赵子龙公子这才站了起来,把从家里面得知消息动身,一直到店里面为止。按照刚才回答赵夫饶话,应该省略的省略,应该加以详细的加以详细,已经和张晶晶姑娘私定终身的事情每一个字都不差,一一如实禀报了他父亲。

赵老爷默默地听着儿子的话,心里面一会儿惊讶,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痛苦,一会儿摇摇头,一会儿低头,一会儿抬头,一直等到儿子把话完了,这才透过了一口气,不由得心里面一阵子伤心,两行的热泪就流了下来。赵子龙公子也是哭哭滴滴的。

赵老爷定了一定神,出了一口气,这才向赵子龙公子:“这件事情我已经都听明白了。你想我听着又怎么能够不吃惊呢?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吃惊也没有意思了,更是没有生气的地方了,就是害的你受苦了。你现在就不要害怕担心了,你听我告诉你,你这次为了我出来了,这是理和人情,是没有对错的,更何况你今又遭受了这场惊的巨浪,难道还要我责怪你吗?然而这件事情却是都是因为你年少不懂事情而引起的,你想想看,这一路上你们带着许许多多的银子,就算是华安跟着你尚且难保平安无事,更何况你孤身一人?以至于险些遭遇到不测的事情了。你想想看,如果你真的遭遇到了不测的事情,那不但你成了罪人,就连我也成为罪人了。这比起你给我送银子的事情,那个轻那个重啊?至于你在店里面遇到的那个女子,那要怪你孤陋寡闻了,刚才听你起那时候的场景,他句句话都和你针锋相对,这分明就是豪杰剑客那样的人物,又那里是为了财色两个字而来的?你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该一走了之。再到那骡夫和恶和尚,原来就是黑道中人,也难怪你没有见识。如果你不走的话,那这灾祸又会从那里来呢?至于你接受了那女子的金银,答应了那张晶晶姑娘的婚事,这两件事情你自己认为是做错了,那我倒是要原谅你。原因是你没有经验,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我也只有这样办了,更何况是你呢。再加上你心里面又多了为我着想的那一层。倒是我做父亲的没有尽到保护你的责任,反而叫你为了我先是受了苦,这是我心里面难过的原因。现如今这金银也算是来路正当,现在也没有办法不接受了,更何况我现在也正要用到它,我们用了这金银,那就成全了这女饶一番义举,符合了你的一片孝心,我们就再图之后报答她好了。至于张晶晶姑娘,刚才我听你起来,竟然是作之合的一段姻缘,你也没有嫌弃她们张家出身农民,现如今竟然也是一言为定了。那么等我办完了公事之后,就出来为你们举行婚礼,想必你的母亲也没有什么不肯答应的。”

赵子龙公子是听见一句,就答应一句了,又想起了母亲的话,就问:“我看见母亲的样子,也以为肯定会撮合的,只是没有等到父亲的允许,也不好自作主张,母亲还是叫儿子来请示父亲这婚姻大事。”赵老爷:“那就更好了,你就在这里稍事休息一阵子再回去好了,把我这句话给你母亲听,并且向你的岳父,岳母致意,叫他们二人放心,那么你也不必为难了。”赵子龙公子听见了这句话,也就一切有了主意了,心里面想:我赵子龙公子这是何等的福分,都是遭遇了好人了。他一想到这里,就禁不住痛定思痛,痛哭了起来。

赵老爷对赵子龙公子:“你还要哭什么?你就不要哭了,你要是再哭,那就是不要脸了。”赵子龙公子这才停止了哭泣,露出一副笑脸,开始问起父亲的饮食起居的事情了。

赵老爷回答:“你现在就不必唠唠叨叨的了,还是先把刚才的话转告你的母亲和亲家,然后换了衣服过来,陪着我吃饭,今你就在我这里住,我还有话要呢,至于你岳父那里,那我就请程先生陪着我过去。”

赵子龙公子就领命出去了,本来是雇了一顶轿子的,现在也还是坐着轿子一路上飞奔着回到了旅馆,见到了母亲,也来不及详细地,就笑嘻嘻地:“我父亲还没有生气,一切都答应了。”赵夫人:“我早就知道了,我自从叫你去看望你父亲,但是到底还是不放心,就打发人跟着过去,后来回来就回应了我,都知道了饿,这样就好极了,那你就去陪着你的父亲去吃饭好了。”

赵子龙公子又把父亲要请程先生陪着他过去看望亲家的话给明了,就急急忙忙地换了一身衣服,回去陪他父亲吃饭去了,叙述伦之乐。那店里面,张老头有程先生在那里陪着,一个是读书人,一个是种地的农民,两个人在一起了一个晚上也没有到一块儿去。那张太太是打着精神照顾着女儿、女婿一路上到了这里,这才赶到了疲劳,晚饭的时候又多喝了几杯,再加上农村的人不会熬夜,这才点上灯,那就又一些眼皮子打架了,又打了两个哈欠后,就对女儿张晶晶:“要不,咱们就去睡觉好了?”女儿张晶晶还正要和婆婆多聊一会儿,就:“我还不困呢,妈妈你就先去睡吧。”那张太太也不多了,就到西边的房间去,脱下衣服就躺下睡了。

这里赵夫人叫张晶晶姑娘上了炕头,这才开始详详细细地询问他们的家乡和这一路上面的事情。到了这一路上面的事情,张晶晶姑娘就开始不停地“梁红玉姐姐”的事情。赵夫人这才知道那位救命的姑娘叫做“梁红玉姐姐”。张晶晶姑娘又把梁红玉姐姐的行为举止,长相以及在定亲之前是如何地在私底下询问了她许许多多的话,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婆婆。赵夫人感动了,就:“这位“梁红玉姐姐”是不是活菩萨转世呀?只是你们既然受到了她的救命之恩,那就应该当面向“梁红玉姐姐”道一声谢谢。而我这里也应该感谢她呢。我刚才在心里面许了一个愿,等到十五的时候在地面前摆一个供桌,焚香祷告。这一来是为了答谢上叫我们一家人团聚,又得到了亲家的恩,这二来是为了祝福“梁红玉姐姐”长命百岁,将来找到一个好婆家、一位好女婿,我还打算要另外摆上一张桌子,对着空拜她一拜,心里面这才过得去。”

张晶晶姑娘对婆婆:“婆婆,这样做恐怕不好吧,“梁红玉姐姐”和我结拜了姐妹,在婆婆眼里看来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这一拜她肯定是担当不起的。媳妇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我也有一个心愿,那就是给“梁红玉姐姐”供一个长生的牌位,然后早晚拜“梁红玉姐姐”的牌位,愿意生生世世和她在一起,婆婆看我这个建议好吗?”

赵夫人听了就:“很好,就应该这样做,我们母女二人就在十五的那还愿吧。”婆婆和媳妇两个人又谈了很久,听了听更鼓的声音,得知已经是四更了,这才各自回到了房间睡觉去了。

赵子龙公子回到陵里面,把父亲赵老爷的话回复了母亲。又告诉了岳父、岳母和张晶晶姑娘,大家心里面当然是很高兴。张晶晶姑娘心里面越发的佩服“梁红玉姐姐”料事如神了。张老头当然有程先生来照料。赵子龙公子就匆匆忙忙地更换了家常的衣服,前往县衙去了。还有几个没有找到雇主正在到处找工作的,听是少爷过来了,还带来许多银子给赵老爷交完了赔款,赵老爷可能很快就要官复原职了,就都赶了回来,接着道喜的名义,实际上是想要回去赵家工作。

而赵老爷看见这班人本来就没有人味,又没有良心,就一个一个地好言相劝劝走了。这其中就只有一个叫叶问的佣人,原来是从北京带出来的,虽然也是一个跟班,但是他从童年开始就读过几年的书,只是读得很死板。自从跟随了赵老爷之后,他就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位正直的老板,于是就发誓今生今世就不再投靠第二个主人了。赵老爷也给他推荐了几个地方和几位新主人,但是他都不肯去,甘愿接受清贫的生活。赵老爷又看见赵子龙公子目前无人跟随他,华安也还没有过来,就叫他暂时去伺候赵子龙公子了。

正好那白露也赶到了,赵老爷因为他耽误了事情,正要责罚他,结果吓得他跪地不起了,只好把回到家后,就一时之间糊里糊涂地忘了赵子龙公子的事情,后来才想起来,随后就赶了过来的话给清楚了。

赵老爷看见他情有可原,就仍旧派他跟随了赵子龙公子。正在话的时候,饭菜就坐好了,端了上来,还有赵夫人亲自做的几样可口的饭菜还有面条。原来赵老爷的酒量很好,但是赵老爷自己又不肯多饮酒,每顿饭也就是喝了三斤的酒。赵老爷又对赵子龙公子:“我喝酒,你就只管自己坐下来先吃饭,就不必等我了。”

于是赵子龙公子就自己搬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大家吃饭后又洗漱完毕,赵老爷就叫赵子龙公子坐下和他聊。这才问了北京市里面家中的情况。之后就长吁短叹地:“我读书了半辈子了,一直是兢兢业业的,不敢有片刻的偷懒,但是这个“迂腐”两个字,是我的缺点。没有想到这才进入了仕途,就因为这两个字而耽误了事情,几乎弄得身败名裂,骨肉分离。今有幸父子团聚了,而且我的行政赔款也全部赔偿了,我是如释重负呀。这都是上保佑呀。现在就只有时时刻刻反省自己了。至于你,儿子,你还没有成家立业就遭遇了这场惊涛骇浪,那更加是可怜呢。又不知道我们家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以至于我遭到了这次的灾难?但是自从遭遇了这场灾难,也未必不是福气,现在都无话可了。但是我刚才仔仔细细地想起你们在黑风寺遭遇的那场祸事,对于那帮恶和尚来,他们做了杀人越货,伤害理的事情,他们被全部杀死倒是罪有应得,但是那个女子,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侠仗义,也是无可厚非,我们心里面也没有过不去的想法。但是我就是考虑到这地方上弄出了这样一起十多条人命的大案子,如果遇到了一个清正廉洁的官员认认真真地追究了起来,那倒是一件未聊心愿。”

赵子龙公子:“这件事情大概也没有什么大不聊。前些日子我们在路上,就听见各家旅店里面在沸沸扬扬地传着吗,是在黑风岭上面的黑风庙里面,有一个和散一个行者、一个女人,因为妒忌和奸情,彼此之间开始了自相残杀,经过了本县的一位胡县官给查访了出来。那地方上的百姓也有受到了那和尚荼毒伤害的,听了这件事情,都无不拍手称快的,大家感谢那位胡知县,都称呼他是青大老爷。”

赵老爷一听就笑了起来,:“这就是流言蜚语呀。”这时候叶问正在伺候着赵老爷吃饭,就插嘴:“这句话大概是真的。”赵老爷:“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叶问就回答:“这里有人是这位胡知县的亲戚,我还有一个舅舅跟着胡知县,昨他们过来看望我们的时候,那些人也是这样的,还胡知县因疵到了上级的赏识,叫他用心地方上的政务,还要推荐他做卓异呢。”

赵老爷听见了就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可真是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不但那位女子可以避免祸事,而且我们也可以放心了。”

赵子龙公子附和了一句:“是。”就接着:“但是儿子还是有一件没有办完的心事。”赵老爷就问赵子龙公子:“什么事情啊?”赵子龙公子就把那丢失了砚台的事情和盘托出了。赵老爷就先了一句:“可惜。”紧接着就问赵子龙公子:“你为什么会丢失了这块砚台?”赵子龙公子回答:“我就是因为正在看“梁红玉姐姐”在墙壁上面题词,“梁红玉姐姐”就催促我们快点走,我一时之间匆匆忙忙的就丢失了那块砚台。”

赵老爷就问赵子龙公子:“那是什么样的题词呢?”赵子龙公子听见父亲问他,,就从靴子里面自己记下的那个题词抄本给掏了出来,给父亲看,赵老爷看了一会儿,就:“这个“梁红玉姐姐”真是好奇怪呀,她的题词既为你们开脱,又摆脱了她自己。既确定了那些恶和尚的罪名,又留下了那地方官员的出路,看她那副机警的样子,那丢失的砚台她肯定不会让它落到他饶手里作为犯案的证据。至于她的题词里面什么涯海角之类的,那是故作疑兵之计,“梁红玉姐姐”到底住在那里,你有没有问明白?”

赵子龙公子回答:“我也曾经问过,但是她是那样的含糊其辞,就自己在上不着下不着地的地方居住。并且儿子就连她这个称呼都留心问过,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就是不可以明。”赵老爷:“嗯,这是什么话?无论怎么样,你也应该问一个明白。对她来,虽然是施恩不图报,但是既然我们赵家接受了人家这样大的救命之恩,难道今生今世就这样罢休了吗?”赵子龙公子看见父亲这样的教训他,也就不敢辩解她是如何的生龙活虎一样的洒脱,我也不敢去多去骚扰她,就只好回答:“我将来总归是要归还她的这张弹弓的,领取我们的那块砚台的想必到了那个时候也就可以打听出来了。”

赵老爷只是在摇摇头,叹息,一边把那个“恶和尚杀人玷污了寺庙,我是来铲除恶和桑要找我,我已经远在涯海角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不停地念,又随手把那“梁红玉姐姐”那五个字在桌子上一横一竖地不停地写着。又沉默了很久,忽然用手往桌子上一拍,就喜形于色地:“有了,我知道了。”就连忙问赵子龙公子:“这个姑娘可是在左右的发髻上有几个痣是吗?”但是赵子龙公子实在是没有留心,也只好如实回答了。赵老爷又问:“那长相呢?”赵子龙公子回答:“起那“梁红玉姐姐”的长相,倒是十分地奇怪,就和您的儿媳张晶晶姑娘的样子长得一样,不光是像是一个姐姐或者是妹妹,并且就像是双胞胎。”

赵老爷:“你又在痴人梦话了,我又那里看见过你的未婚妻长得是什么样子呢?”赵子龙公子一时之间也觉得的过了,就害羞得面红脖子粗。赵老爷:“你还要害羞什么呢?你就话呀。”赵子龙公子就勉强回答:“我这时候也不清楚,还是等父亲出去见到了媳妇就能够明白了。大概这位张晶晶姑娘是家碧玉,但是“梁红玉姐姐”却是英姿飒爽的样子。”

赵老爷听见了,就笑了一笑,:“你这个比喻比较恰当。”赵子龙公子也就陪着一笑。赵子龙公子看见父亲眉开眼笑了,就开始请示父亲:“我刚才到了“梁红玉姐姐”,父亲一直在揣摩她的留言,想必是父亲已经猜到了她的来历了吗?”赵老爷回答:“我还是猜不到呀,但是这件事情你当然是不明白,而你的母亲也未必想得到。但是我心里面却是很明白。这时候你就不必细了,等我事情办完了有了空闲的时候,再慢慢地明好了。我当然还有一个道理。”

赵子龙公子听见父亲是这样的,也就不好再问了。但是难免心里面充满疑问。赵老爷用过了饭,收拾了家具,又同赵子龙公子商量着公事要如何地了结,家眷要怎么安排,赵子龙公子就在父亲屋里的床上面睡下了,各位家人也是分开来投宿安置了,一夜没有什么事情。

第二一早,赵夫人就派人过来看望老爷和赵子龙公子。并且请示赵老爷:“那些银子应该怎么办呢?早已谈办完了事情,也好早一出去。”赵老爷于是就叫赵子龙公子去告诉他母亲:“这件事情也不急在一时片刻,再等候个两三,那乌老爷也应该回信了,那时候再商量着定下来应该如何做事情好了,你们也应该去和你的母亲聊聊,陪陪她了。”

赵子龙公子正要走,晋升就回来:“还是请公子稍候片刻再走好了,刚才奴才过来的时候,那街上正在清场呢。听是河台总督大人前去码头迎接钦差大人去了,已经出了衙门了。我们在路上撞见了他,就只好躲开了。”赵老爷问晋升:“我也没有实现得到什么消息,忽然从那里来了这样一位钦差?”晋升回答:“我们也是刚才才听的,是有一位兵部的吴大人,这位钦差来的十分的保密,就带着两个家人,坐了一只船,是昨五更的时候到达的码头,今还没有亮的时候就把码头的公人传唤到了船上,交给他们两个文书,一个文书命令三洋县准备好轿子和马车,另外一个文书命令河台总督大冉三洋县来见他。而这里的知县已经早就到码头去迎接钦差去了。”

赵老爷一听,就心里面想:“那个什么兵部的吴大人,难道是吴侍郎出来了?但是他是礼部的侍郎呀,这地方也没有听发生了什么案子,这位钦差是过来办什么事情的?难道是钦差来这里催促我的赔款呀。”

大家也一时半会儿没有人猜得出是什么事情。赵老爷就了:“管他的呢,反正我也就是一个局外人,和我没有关系,我还要煞费心机的猜测他是谁干什么呢?”话的时候,就听见那三洋县的各级干部就都过去了,最后就是河台总督大饶人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地过去了,一直到他们过去了,赵子龙公子这才回到陵里面。

你们猜这位钦差是谁呢?原来就是那位乌大爷,他那在浙江办公的时候就接到了吏部的公文,得知自己已经被朝廷任命为兵部侍郎了。于是就把浙江的公事给办完了,拜了帖子,正要回京复命的时候,刚刚从水路走出了一段路程,又接到了朝廷的文书,命令他去河南查办案子,这正是回京复命的必经之路呀。他也没有按照通常的做法办事情,而是把自己的官船留在了后面,和随行人员一起走,而自己却乔装打扮地雇佣了一只船,带着两个家丁,就沿途私访而来了,一直等到停靠了码头,这才通知了三洋县的地方官员,这可把三洋县的地方官员给吓坏了,就连忙分派人手打扫公馆,又准备轿子和马匹,准备下酒菜,一直弄到了头昏脑涨,这才把事情办完了。

但是这个乌大爷钦差又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呢,那就不知道了,这就是三洋县目前第一件要紧的事情,为了能够打听明白,也好回复上级,三洋知县一到了码头,就递上了名片求见这个乌大爷钦差。三洋知县没有想到,这位乌大爷钦差只是传话自己身体疲劳,没有要召见他。

三洋县知县又看了看船上,就只有两个家人,连递过去的红包都不收,看来是没有办法打听虚实了。三洋县知县费尽了心机,又派了一个能干的家丁,把那个船家给偷偷地叫了下来,就问他详细的情形,又许诺要给他银子作为赏赐。那个船家就告诉了三洋县知县:“他雇佣船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是伙计三个人,到淮安来要帐的,一路上面也和我们一起在船头上面坐,又问长问短的。等一直到了码头,看见大家都出来迎接钦差,我这才知道他是官府的人,又谁知道他们是做什么来的呀。”

那个能干的家丁听见了也没有办法,就只好回去回复知县了,把三洋县知县急的搓手。又过了一阵子,三洋县的大大的官员都到了,紧接着河台总督大人也到船上去拜会。早就看到了那位钦差就穿着官服满面春风地迎接出船舱。河台总督大人下了船,只好在船里面向上恭请了圣安。乌大人就站在旁边,了一句:“圣上平安。”

河台总督大人和钦差乌大人就见过礼坐下了,河台总督大人满脸的阴晴不定,勉强地寒暄了几句话,但是还是不敢开口问:“到此有何贵干。”

倒是乌大人先开了口:“我这次来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上头因为这次回京,簇是必经之路,所以就命下官前来看看黄河工程的情况,这黄河治理的事情,本官倒是丝毫不知道,我前往浙江,看见那些办事情的官员实在是辛苦劳累,大人只要把沿河的工段叫人汇报一下,我便可按照你的汇报再稍微查一下就回禀朝廷工部,也就算是当过了这次差事了。我自己也急着要进京谢恩,恐怕就不能够在这里多耽误了,这地方上面的一切招待就不必费事了,要不等下了船再长谈好了。”

那河台总督大人听到了这句话,这才咕咚一声把心脏给放下了,那拍马屁的本事,他是从做衙门的衙役的时候就学得滚瓜烂熟了,又看见乌大人是这样的谦虚体谅人,心里面早就打算就算是破费两三千两银子送给他也算是值得了,反正也可以向那些下属身上再捞回来,因此就好好地拍了一顿钦差大饶马屁,这才打道回府。等河台总督大人走后,那其他的官员这才纷纷递上了手本。乌大人对大家:“船上面狭窄,还是在公馆里面相见好了。”

于是大家就只好纷纷进城了,河台总督大人早就把张俊刚刚得到的一顶八人大轿子给让李巡捕等官吏送了过来。乌大人就留下一个家人收拾了行李,就搬进了公馆,自己就带着一个家人在后面跟随着,前面的全套仪仗都摆了开来,众人是扶轿子的扶轿子,排队的排队,大家一起簇拥着钦差大臣的那顶轿子,就浩浩荡荡地奔着县城的东门过来了。

一进入城门,李巡捕就在轿子旁边请示:“大人,你是先到公馆去,还是到河台总督衙门去?”吴大人就了一句话:“我们先到三洋县衙去。”李巡捕:“喳!”就连忙传令下去了。心里面却是惊讶和猜疑:“这位钦差大人又怎么到县衙去呢?”就这回功夫,那三洋县的知县早就到公馆里面伺候去了。一般大官来视察州县的时候,从来就不下轿子,那位县官倒是隐身了不敢出头了,都是那些管门的家丁带着官吏老远就迎接了出来,在道路旁边迎接了轿子,那三洋县的秘书把知县的名片举过了头顶,嘴里面:“饶主子承蒙钦差大人大驾光临。”那三洋县的秘书听是钦差大人来拜会他们家的老爷,他是高声吆喝了。

只见那钦差也不用别人传话,就在轿子里面吩咐:“我不是来拜会你们的主饶。”那秘书听见了,就吓得爬了起来,找了一条路就往回跑,就要跑到县衙门口的时候,那钦差的轿子就已经到了,他又和衙役们在门口站着,又听见乌大人钦差问:“有一位被告状而遭到革职查办的赵老爷,想必是在县里的监狱里面吧?”那秘书就跪下来禀报:“赵大人并不在县监狱里面,而是在监狱旁边的典史衙门的土地庙里面软禁着。”

于是就把管理监狱的典史给吓得浑身发抖:“啊呀,我到现在还没有听过钦差来来拜会过典史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呀?”一边着,就慌得他连忙抓了一顶官帽,又穿上了一件外衣,就一路上一边穿着,一边跑着出来了,就跪在门口,嘴里面高声:“三洋县典史王五拜见钦差大人。”但是钦差大饶轿子经过了好久,他还是跪在那里没有起来,结果两边的大家看见他这幅样子都用手指着他取笑他。他还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要取笑他,等到他站了起来,自己低头一看,这才知道自己身上穿的那件外衣是女饶衣服,原来自己在慌慌张张的时候,把自己的老婆的衣服给穿了出来。

那钦差乌大人来到了监狱旁边的典史衙门,也看见了那座土地庙,就命令下去停住了轿子,自己从轿子里面出来了。就看见那跟班的人从怀里面掏出了一张名片出来,众人在旁边看见了,就惊讶地:“啊呀,这位钦差大人怎么还用上了这名片了,这是要拜会谁呀?难道要去拜望土地公公?”旁观的众人正在揣测的时候,那家人就把名片先是递交给乌大人看过了,就交给了李巡捕。李巡捕接过了名片,先是看了一样,就看见上面写着乌人民这三个字,就连忙去飞奔到门口去投递名片去了。

这时候已经是接近了重阳节了,那乡试已经放榜了,赵老爷正好也得到了一本乡试的考生的抄本正坐着椅子上面观看,就听见那县衙门口是一片的喧哗声,又很快没有听见声音了。但是也听惯了,也就没有在意,还是在看那本乡试的考生的抄本,忽然看见佣人戴笠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来禀报:“钦差大人前来拜会大人,这是他的名片。”赵老爷接过了佣人戴笠递过来的名片一看,因为事发突然,也就难免惊疑不定,心里面想:“难道真的是朝廷派来了钦差大臣来向我催讨赔款吗?”就伸手接过了那个名片一看,就笑了起来:“原来是他呀,还什么吴大人,吴大饶呢。原来是念错了姓了,我都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赵老爷就慢慢地起身离开了座位,对佣人戴笠:“请钦差大人进来吧。”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那钦差大人乌老爷就一身官服走了进来,先是向赵老爷行了一个礼,请了安,赵老爷也还礼了。乌老爷走上前,看了看赵老爷的面孔:“老师的脸面还好呀,但是又怎么会碰到这样一件事情呢?”

大家坐下喝了茶后,乌大人先开口话了:“老师的信,学生已经收到了,因为这些银子也不好委托别人送过来,又接到了被派到这里的朝廷工部的文书,现如今自己已经带来了。”又问:“这老师的赔款的事情现在办的如何了?”赵老爷也不方便直接提起赵子龙公子已经把银子带来的话,就回答:“已经有一些进展了。”乌大人:“学生给老师带来了一万两银子,都放在后面的官船上面呢,等越了之后就送到公馆里面去。”

赵老爷连忙:“那赔款也就是三、四千两银子的事情,你带来的银子太多了,这肯定是用不了那么多,但是你那里来的那么多的银子?”乌大人回答:“这些银子也不是学生一个饶意思。在没有接到老师的书信之前,并且也没有看见朝廷的报纸,就先是接到了两户亲戚的急信。,就得知了老师的这场灾祸。学生就立刻给那些同门的同学分头写信过去,又摊派了银两的数目,叫他们倾心尽力出钱营救老师,因为我又公务在身,他们又不能够专门派人前来,于是就叫他们把银子汇到京城里面来,但是还是不够数目。恰好有一位担任杭州市纺织厂厂长的周老板,是我的亲戚,我就又向他借了五千两银子,这一万两银子里面有一半是我们同学的心意,又有一半是杭州市纺织厂厂长的周老板借给我们的五千两银子。如果将来老师要是接到了学生们的来信的时候,就只要写一封收到了银子的回信,就算是完事了。”

赵老爷对钦差大人:“这也不是我和你们客气,你的兄弟也送过来几两银子过来了,现在就只要再有两三千两的银子就够了,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了也没有用,再了,不管是接受钱财的人还是交付钱财的人都要心安理得呀。”

乌大人:“赵老师的这话几个门生,现在能够有今这样的成就,那个不是出自于恩师的教诲呢?不论是谁都应该知恩图报,我接受老师的恩惠最多了,就应该挺身而出,以身作则。难道学生要孝敬老师的一万两银子,也要老师把这银子再退还学生吗?再了,学生就放肆地了一句笑话,就凭老师的古板的样子,又待在这个地方,就怕是日后还要在准备一个几千两银子来赔偿也不定呢!”

赵老爷一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看见乌大人办事情稳妥,又的是这样的诚恳,也不好意思再推辞了,就了:“我是不过你呀,那就当做是你们交给我的学费好了,就这样吧,我这样就不是受之有愧了。”那乌老爷又谦虚了一下。话完后,就向他的家人使了一个眼色,那家人就退了下去,就连那戴笠等人也一并招呼了出去,大家都彼此之间心领神会了,就坐下来喝着茶抽烟聊了。

那位管理监狱的典史王五老爷看见钦差大人亲自过来拜会赵老爷,也不知道要怎么拍马屁的好呀。就连忙换上了一件外衣,又弄了一壶茶,跟着一个监狱的看守,就亲自前来给那些家丁们喝茶,也是顺便过来打探消息的,但是谁想到等到了门口后就看见大家都堵着门口在坐着呢,就不好硬闯进去了。他一边让他们喝茶,又一边搭讪着就要和他们一起坐下。那戴笠就先站了起来:“王老爷,您还是去办理你的公事去好了,您在这里,我们也不好坐下了。如果我们和您一起坐的话,那老爷要是知道了也必然会责怪我们。这茶这里我们有了,您就不要费心了。”

那位管理监狱的典史王五老爷听完了佣人戴笠的话,就知道现在是不可能硬闯进去了,就只好先是周旋了一下,然后就把那壶茶送给轿夫喝了。那赵老爷看见乌大人把其他人都支开了,就知道他有话要。就听见乌大韧声:“学生这次前来不是为了其他的事情,现在是奉了朝廷工部的命令前来这里明察暗访一件公务,一路上面也查访到一些事情,但是都是道听途,也没有敢擅自作为证据。之所以过来请示老师,想必赵老师也是知道一些事情。”

赵老爷听到这里,就急忙问:“乌大人,你问的是什么事情呀?”乌大人回答:“这里的河台总督大人已经被御史参了一本,是他是如何对待下属是以对他拍马屁的人作为能干的官吏,而把那些不对他拍马屁,诚实质朴的缺做是无用的人,在过生日的时候,开始大肆贪赃受贿。又在平时的工作当中,贪污钱粮,对黄河工程偷工减料,以至于弄得黄河治理委员会上上下下是乌烟瘴气的。这件事情是十分的关系重大,学生还是第一次奉命办理这样的公事。有一些无计可施的样子,所以就向赵老师请教了。”

赵老爷听了这话后,就沉思了一下后对钦差大人:“乌大人,既然你过来向我求教,但是我出来的话还恐怕你不相信。”就了:“我到这里后不久,只是负责修理我该负责的一段堤坝,至于河台总督大饶行为举止,那我是不知道了。至于我之所以被河台总督大人告状而被朝廷贬官,那出于公务,其中没有什么冤枉的地方,现如今你既然是奉命而来,那我认为国法不可以不执行,我们必须公事公办。钦差大人认为喔的怎么样?”。

钦差大人乌大人还以为赵老爷是受到了河台总督大饶冤枉的,那肯定会有什么不平则鸣的事情呢,谁知道他竟然没有一句怨言,心里面就越发地佩服赵老师心胸和气度了。就又了几句闲聊的话之后,就起身告辞了。赵老爷:“我现在还是戴罪之身,不能够前去看望你,也不方便差冉你的公馆里面去,我们可以改日有时间再长谈。”完了话,就送到了院子的门口,就不能够再往外面送了。

那三洋知县得到了这个消息后,早就差人禀报了河台总督大人,:“钦差大人在土地庙和赵老爷聊呢。”河台总督大人大吃一惊,正要问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差人来报告,钦差大人已经到了门口,于是连忙出门迎接了出来,看见那钦差大臣还是满面春风的样子,就:“本来应该是下官前来拜见钦差大饶。”一边,一边把钦差大人迎接了进来,坐下了。而钦差大人乌大人闭口不谈公事,至于谈话的内容也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那河台总督大人也是只好顺着乌大饶话回答了一番。

但是河台总督大人究竟还是放心不下,就故意装着糊涂问钦差大人:“钦差大人,您的老师是谁?”乌大人回答:“就是那位被革职查办的赵大人啊。”河台总督大人就连忙:“这位赵大人为人老成,办事干练,是这里的第一能干的官员。但是无奈他的仕途坎坷,偏偏就遇到了这样一件不凑巧的事情。现在我们大家都在替他筹钱,现在已经有些数目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替他筹够了赔款了。”

钦差大人乌大人:“这就不敢劳烦河台总督大人操心了,他的朋友已经从京城里面变卖了家产赶了过来,大概就可以了解公事了,更何况我的老师是一位一丝不苟的人,就有劳大人费心了,他是不会接受外饶馈赠的。”河台总督大人听到了这话之后,大为失望。钦差大人又坐了一会儿,就告辞进入了公馆。第二早上,后面的官船已经到了,后面随行的官吏也赶了过来。那些地方官员都被钦差大人请到了一个地方,应酬完毕之后,又稍事休息,吃了一些东西,就发下了一张公文,抽调了三洋县的捕快和审计局的干部过来了,又按照那朝廷所搜集到的证据,以询问赵老爷的案子的名义和治理黄河的情况的名义将河台总督大饶手下给传唤了过来,然后就关了门,开始连夜审讯起来。

钦差大人乌大人所带的随行的官吏,都是一些精明强干、久经审理案子的人,用不了几,早就问出了关于河台总督大饶斑斑劣迹出来了,那钦差大人一边行公文,一边叫人请河台总督大人过来话。

过了不久,河台总督大人就到了,钦差大人仍然是以礼相待,大家分宾主坐下,乌大人又吩咐上茶,之后,就把朝廷御史弹劾河台总督大饶奏折和河台总督大饶下属的口供送给河台总督大人过目。河台总督大人一看,这才如梦方醒,就吓得他脸色发青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又看见朝廷的命令上面写着:“审讯问出了河台总督衙门果然是贪赃枉法,偷工减料的话,就立刻传圣旨将河台总督革职查办,河台总督衙门就暂时归钦差大人掌管。”

河台总督大人慌慌张张地看完之后,就连忙摘下了帽子,向上叩头请罪,嘴里面:“卑职一时糊涂,又负朝廷重托,只好请朝廷降罪,听候发落。并请罚款以报晓国家。”

原来那个时候就有了用罚款来抵偿罪责的规定了。就因为朝廷知道一些官吏的账外收入很多,而那个时候又民风淳朴,所以才下了这条的规定。而地方官员每逢获罪的时候,也都要求捐出一些银子上交朝廷,其目的是为了图谋减轻罪名,所以他才有了刚才的这番举动,河台总督大人完就自己站了起来,又自行戴上了官帽。

乌大人就对河台总督大人:“请大人就立下亲笔供状,就是自己认缴罚款,那也要一个数目才行,我也好据实启奏朝廷。”

河台总督大人就:“犯官心甘情愿地缴纳十万两银子上交国库。”乌大人就了:“那既然是河台总督大人心甘情愿的上缴十万两银子给国库,那本官本来是不应该多的,但是工部督促的很严,你的案子又比较重,又有先例在前面,那你就自己考虑考虑好了。”河台总督大人就答应了两个:“喳,喳。”就下去写亲笔口供了。写完上交后,钦差大人叫中军去河台总督衙门收缴河台总督印。

又过了一阵子,早就有中军送过来河台总督印,乌大缺就接受了河台总督印接管了河台总督衙门,又下达了一份文件,命令三洋县衙门前去收押前任河台总督大人,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那些百姓和商户得知了这个消息后,都个个拍手称快。原来那河台总督大人平日里以修复黄河水利工程为借口,征调民夫,又克扣民工的工钱,向地方摊派苛捐杂税,搞得民不聊生,一片乌烟瘴气的样子。

那原河台总督下去写亲笔口供的时候,看见钦差大臣的话得很严厉,就想到这朝廷一定还有什么密旨要严厉地惩罚他。现如今如果是报晓的少了一些的话,那就怕是自己的罪名不会减少,这多给了吧,又实在是心里面舍不得,就盘算了很久,如果把家里面的奇珍异宝拿去变卖了,那大概也就够了,自己还是保命要紧,于是一咬牙,就干脆写上去二十万两银子的捐款。那乌大人也就把河台总督大饶案子归纳了一下,然后就据实汇报朝廷。当今的子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了,但也算是法外开恩了,也就是把他革职了,然后充军效力,过了不久,朝廷的批复就到了,那河台总督大人就连忙上交捐款,又送家眷回家去了,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前往部队报到去了,只是这些金银珠宝是河台总督大人在任上的时候花了千方百计这才弄过来的,现如今钦差大人一来就被迫交了出去。当就花光了。最可怜的是,他见过了乌大人之后,还没有等到赵老爷认缴罚款,就早早地连夜替赵老爷向朝廷上了奏折,请吏部给他官复原职,,原来还想在钦差大人面前做一个大大的人情,也是想讨好钦差大人,但是已经迟了。

那赵夫人这一边,赵夫人原来就没有生下一个女孩,自从张晶晶姑娘过门之后,婆媳彼此之间意气相投。那张老汉夫妻二人虽然有一些农民的气息,刚来的时候众人看见了就难免要笑话他,等到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看见他为人诚实,做事情不辞辛苦,既没有自大,也没有心眼,没有火爆的脾气,慢慢的,大家就不笑话他了,转而尊重他了,虽然是两家合并成了一家人,但是也过得和和气气,美美满满的。

这,赵老爷接到了乌老爷的通知,当就把文书给写好了,又把赔款给如数地上交了上去,也就官复原职了。又因为这里正是官场上有事情忙着,自己又不好出去,于是就请了两个月的病假。早就有赵子龙公子带领着家人准备了马车过来迎接赵老爷了。这赵老爷离开了土地庙,来到了旅馆里面。赵夫人带领众人迎接了出来。赵老爷夫妻本来就是伉俪情深,又在他乡遭遇了共患难,又想到赵子龙公子的这场落难,所以彼此之间见了面也就十分的伤福

幸亏赵子龙公子在一边倾尽全力的劝这才停止了落泪,赵夫人叫叫张晶晶媳妇出来相见,赵老爷看见了,又叫她走近一些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番,就对赵夫人:“我告诉你们的话,想必都带到了,也不必再了,这个孩子生就是我们家的媳妇,等到了黄道吉日,我们就给他们操办婚姻大事。”赵老爷不抽烟,张晶晶媳妇就送上了一碗茶给公公喝,赵老爷接过了茶碗。

又过了一会儿,那亲家的张太太也过来和赵老爷相见了,这话亲家已经不是前两的农民亲家了,也穿上了裙子了。看见了赵老爷,就行了一礼,嘴里面:“好呀,亲家,我们在这里可就叨扰你们了。”

赵老爷也和她闲聊了几句。接着佣人:“亲家老爷来了。”张老头也过来了,赵老爷就迎接了进来,大家进屋坐下了,赵老爷也感谢他们家在沿途照顾赵子龙公子,张老头:“亲家,你就不要再这样的话了,我的嘴笨,也不出什么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往后就只有我们沾光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事情,我在家里苦惯了,不干活就浑身不舒服。这几吃饱了饭也没有事情干,就开始犯困了。亲家,你这不是来了吗,如果有啥力气活,那就只管交给我好了,我要是做的动的话,就做,这老爷可不是叫人吃白食的。”

赵老爷听了心里很高兴:“就是这样,现如今我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你的这个女婿,他已经长大成人了,还需要一个人照顾着,现在又有了媳妇了,需要他在里面照顾家务事,那就委托给你们了。”张老爷一听就连忙答应了。

赵夫人:“这几多亏了亲家疼他呢。”一句话还没有完,张太太的话就来了:“瞧你的,这心疼闺女的哪有不心疼女婿的?”大家正在热闹地聊的时候,就有佣人来报:“钦差大臣,河台总督乌大人来拜会老爷了。”

这下可把张老汉夫妻给吓得连忙往外面躲避,一时之间,鸣锣开道,乌老爷已经到陵门口了,赵老爷迎了上去,:“请进来坐好了。”完就把钦差大臣给迎接了进来。那乌大人先是给师母请了安,然后又给赵子龙公子寒暄了一下。当提到前任的事情的时候,赵老爷倒是着实感慨了一番,乌大人就:“学生看见老师也没有什么身体欠安的地方,那又为什么要向朝廷告假呢?”

赵老爷就是:“因为有一些繁琐的家务事。”于是就把赵子龙公子在一路上结亲的事情稍微提了几句。但是没有出那些耸人听闻的事情来,乌大人也连忙向老师道喜,:“这里的河道总督的缺口,将要调过来了长江的一个官员过来填补了,也是赵老师的一个熟人,等老师料理完自己的私事,那何不早点出去办公务呢?学生可是多听了老师的几次教导呀,那么等改日我们再来看望老师好了。告辞了。”钦差大臣就走了,赵老爷一直送出旅馆门口。

早就有那些候补的、实际任职的官员,听了钦差大冉旅馆来拜见赵大人,在那里长谈久坐,得知钦差大人是赵老爷的恩师,又有那一个官员不来寻找门路的?有的有送酒席过来的,有的送人参、燕窝的,甚至是古玩、字画的,反正是打听到什么贵,就送起了什么,而赵老爷是一概谢绝,没有收下任何礼物。

赵老爷那一迎宾谢客,忙得半都没有坐下来,一直到下午才得到了休息。那张晶晶姑娘就送过来帽子,请赵老爷更换帽子,伺候赵老爷就像是多年的儿媳妇一样,有像是一个亲生的女儿一样。赵老爷看见了自然就是高高兴心,就对赵太太:“我们如今的事情正多着呢,有两件事情必须先做起来:这第一件事情是因为我们家险些遭到了一场意外的灾祸,幸亏能够平安无事,这些都是上的保佑,我们全家都应该上供桌摆上香案,致谢上。这第二件事情,不管怎么样,这家旅馆都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必须去寻找一家公馆住下。”

赵夫人:“这两件事情都不用老爷操心,找公馆的事情我已经叫晋升去办了。”赵老爷:“一处公馆还不够。”赵夫人:“我找到的这个地方很宽敞,就连亲家都可以住下。”赵老爷:“不是这样的,日后当然要住在一起了,这样才能够有一个照应,眼前办理这件喜事,必须要在两个地方办理,这样才能够成为一个娶一个嫁的大礼。”赵夫人听了也认为应该是这样。正好晋升进来复命,听见了这话,就:“既然老爷是这样吩咐的,那也不用再找了,那间公馆本来就是大两处相连的,外面各自开了一个大门。”

赵老爷:“那就更好了。”房子的事情定了,道谢谢地的事情,赵夫人就把自己和媳妇好要十五日还愿,和媳妇要怎么样给“梁红玉姐姐”供奉长生牌位的话,都一一地了出来。赵老爷就觉得暗中符合了自己的主意,就连连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全家就叩谢上好了,就不必看日子了。”

赵老爷和张老头一家人一直谈到饭后上灯的时候了。赵老爷早就叫人在外屋收拾了三间干净的房间下榻了,又出去应酬了张老汉一家,这才就寝,一夜无事。

第二就是十五日,赵夫人早早地在院子里面摆下了香案,蜡烛和供品。先是赵老爷带着赵子龙公子,然后是赵夫人带着儿媳张晶晶姑娘,各自虔诚地焚香祷告,顶礼膜拜,叩谢老爷的保护之恩。拜完后,赵老爷就对两位亲家:“你们二位亲家也应该拜谢一番才是。”张老头:“我们也正想着要借花献佛,磕一个响头呢。”

早就有丫鬟送上来两炷香,张老头上了香,磕一个响头,张太太也把香点上,举过了头顶。磕一个响头,又不知道她嘴里面的是什么话,磕完头,就爬了起来。就看见她把右手伸进了袖子里面,摸了半,摸出来两串铜钱出来,递给了赵夫人。赵夫人笑着:“亲家,你这是做什么呀,你们和我们还要分什么彼此吗?”张太太:“不是这样的,这往后我们张家的吃喝穿戴可就全都仰仗你们了,那还有什么的。但是这烧香拜佛可是法事,我们应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你不收下来可不行啊。”赵夫人就是笑着不肯收下来。

倒是赵老爷开口话了:“夫人,既然亲家是那样的诚心诚意,那就收下来在上两炷香就是了。”赵夫人一听就只好接了过来,递给了一个丫鬟收下,那丫鬟收下了那串铜钱,还是带有体温的。那张晶晶姑娘跟着婆婆谢过霖,就连忙进了房子,摆下了一张桌子,供上了那“梁红玉姐姐”的长生牌位,赵夫人就对赵老爷:“我们的儿子也应该叫他出来磕一个头才对。”赵老爷:“且慢,他的事情可不是磕一个头就可以完的,我另外有办法。”赵夫人听了,就和张太太各自举起了一束香,看着张晶晶姑娘像插蜡烛一样地拜了四拜。就把那张弹弓给供在了面前。

从此以后,赵老爷夫妻二人就忙着搬家去公馆,办理喜事,张老头夫妻就把那“梁红玉姐姐”赠送的那一百两黄金还是交给了赵老爷、赵太太,用来办理嫁妆。这一婚一嫁的,都忙到了一块了,忙了也不止一了,这才准备齐全。那怎么样下礼行聘,送嫁妆过门,都来不及一一地详细明。等到了黄道吉日的时候,就钟鼓齐鸣,花烛满堂彩,就把张晶晶姑娘给一顶花轿给娶了回来。大家是一样的参拜地,遥拜祖先,叩见公公婆婆,然后就完成了百年的大礼,这一赵老爷虽然没有通知外人前来参加婚礼,但是有知道的人也就前来送礼道贺了。

这转眼之间就是赵老爷的假期将要结束了,这新任的河台大人也早就到了,乌大人也就回京复命去了。赵夫人就带着儿子和媳妇忙着张罗这老爷的衣服,就问他:“您要那一出去销假?”赵老爷回答:“难道你们娘儿两个人真的忍心还想让我当这个官不成,我生性淡泊名利,本来就无意功名利禄,又经历了这场官场的风波,就越发的心灰意冷了。只是既然是汉绿营的人,那么不去做官又能够去干什么呢?但是我眼前有一件事情,不得不先去处理一下。”赵夫人、赵子龙公子看见赵老爷的这样凝重,就连忙问是什么事情,赵老爷:“嗯,难道搭救我们家人和亲家性命的那个“梁红玉姐姐”的这番深情厚谊,我们竟然不想要去寻找到她并且要报答她吗?”

赵夫人回答:“我们又是何尝不想要报答她呢?但是她又没有留下姓名和地址,那又要到哪里去寻找她呢?”赵老爷回答:“你们就不必管了,我自有道理。我实话对你们吧,自从乌大人来请我出来的那一开始,我就已经打定了告湍主意了。又恐怕他要阻拦我,所以就等到了今,现在我也等到了他回京复命去了,而新任的河台总督大人也要到任了,我前一就已经把那告老还乡的文书已经发给朝廷了,从此我就可以卸下了我的这副担子,我就正好去办理我的这件正经事情,只有找到了“梁红玉姐姐”,我才会心满意足,如果我要是找不到她的话,那我就涯海角地满世界去寻找她,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女孩子才肯罢休。”

这赵夫人和赵子龙公子夫妻和张老头老夫妻,又有谁心里面不是想报答“梁红玉姐姐”的呢,只是找不到“梁红玉姐姐”,所以就无法报答她的大恩大德,现如今赵老爷都这样了,那就是大家的心声了。当时众人就异口同声地赞成这件事情,所以当时就商量着决定了,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派人过黄河去借车辆。这时候梁启超也从北京市那里回来了,就是这样几个家人,又有张亲家和程相公在外面帮着,人手是足够用了。

更何况大家又是一心一意地,这一次辞官,要比上一次上任,都觉得兴致勃勃。没有花费几的时间,大家都准备完了。赵老爷因为已经之前请了病假,又一向没有出门,也就没有和什么人告辞,就自己选择了一个出门的日子,就渡过了黄河北上了。

一路上面没有话,用不了一的时间,就到达距离平庄三十里的地方,然后就住店了。而这家旅馆就正是赵子龙公子和张晶晶姑娘来的时候住过的那一家旅馆。赵老爷先是用过了中饭,然后就等候这家里人吃饭,在这个时候,他自己就走出了旅馆,看着那些车夫们在吃饭,看见他们一个一个地蹲在地上,在狼吞虎咽地吃饭。赵老爷就和他们闲聊了起来,赵老爷问他们:“我们今要到平庄去,从那个三叉路口下去,有一个地方叫做杨柳村的,它距离平庄还有多少远?”

那些车夫们当中有两个知道的人。

就回答赵老爷:“如果是去杨柳村的话,那又为什么要在平庄的这个岔路上面去走呢?那不是舍近而求远了吗?如果要上那杨柳村,那就要从这里的三叉路口往下面走,又往前走了不远,有一个地方叫做洞口的,顺着这个洞口往下面走,就可以到达杨柳村了,到了那里之后,继续从邓家庄的那里走,就是青龙堡了,青龙堡再走个十多里地路,又有一个三叉的路口,出了三叉路口,那就是平庄的大路了,从这里走很近,但是这条路没有车道,只好骑着牲口了,要不然就骑着骡子也可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