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动态视力

尹水晶姑娘对李正:“我父亲并没有糊弄你的意思。”李正不服:“那又是什么意思啊?他竟然敢欺骗一个纯真可爱的孩子。”胖子朱选连忙上去补充:“是两个。”李正改口了:“他竟然敢欺骗两个纯真可爱的孩子。你这个中年的大叔,是没有好报应的。”尹教练则一边闭上眼睛一边流着冷汗:“哎,现在的孩子真让人受不了,不过,你能够看出那球洞比足球还要,那就证明你的动态视力还不错。”

李正:“啊?”尹教练继续下去:“不过,既然前面的几个球你都不能够踢进去,那就足以证明你的脚法还是不行啊。”李正把头一扭:“哼,你的话谁会相信,这根本就是吹牛皮嘛。我就不相信有人可以射进去。胖子朱选,我们走。”

胖子朱选和李正转身正要离开南京市八卦足球俱乐部的足球场的时候,尹教练对旁边的狗:“乐乐,去把他们叫过来。”胖子朱选一听,就对李正:“李正,不好了,那个大叔他要放狗咬我们了。”李正一听急了,就转身一看:“来啊,我才不怕狗咬呢。”狗乐乐则不理李正,而是朝:“汪汪,汪汪。”地叫了起来。而这时候,附近山上砍柴的人,河边捕鱼的人,在家睡觉的人、在饭店吃饭正在啃着鸡腿的人都听见了,在饭店吃饭正在啃着鸡腿的那个人:“又要做什么无聊的训练啦。”

几个人在一个院子里面做准备活动,有的人在用头顶足球,有的人在做压腿准备活动,有的人在用腿举哑铃。压腿的那个人对用腿举哑铃的那个人:“流水,尹教练已经开始召唤我们了,我们走吧。”

用腿举哑铃的那个人也就是流水:“知道了。”完,左脚就放下了哑铃,与大家一起走了。一共是九个人来到了八卦队的足球场。那九个人排成了一排向尹教练行了一礼:“尹教练好。”尹教练对那九个茹一点头。而胖子朱选和李正一看场上起了变化,也就没有走,而是留了下来。

胖子朱选对李正:“他们是想和我们打架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要不要把张宁、徐宾、王用、陈俊他们都叫过来帮忙?”李正则对胖子朱选:“如果是叫人打群架那倒不如就叫我娘来吧。”胖子朱选一听李正这么,不由得心里面想起了李大妈先是将烧饼抓了起来,然后嘴里念着:“孤注一掷!”然后就将烧饼如同扔铅球一样地扔了出来。不由得附和李正:“你的有道理。”

尹教练手指胖子朱选、李正两人:“这两个人是前来拜师学艺的,但是他们不相信足球可以踢进我们足球场的球门。你们来给他们示范一下。”流水:“这是无聊透顶了,这简直就是在浪费我这个队长的精力嘛!”胖子朱选看见那只队伍中间有一个熟悉的人,就提醒李正:“李正,你快看,那不是上次踢足球打败你的人嘛?”完,就用手一指毛公子。李正一看:“没错,就是他,不过,我可没有被他打败过。”

尹教练开始点名了:“张流水。”那个队长就走了出来:“到。”完就走了出来,尹水晶姑娘将足球扔向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长张流水,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长张流水一记右脚扫射,足球穿过了球门,落了下来。胖子朱选对李正:“我的啊,还真的射进了球门了。”李正则:“那个人是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长啊,他当然有实力喽,但也有可能是运气好,碰巧的。”

尹水晶姑娘对毛公子毛任飞:“毛任飞,你准备好了吗?”胖子朱选、李正等二人一看,已经轮到毛公子毛任飞出场了。立刻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看。毛公子毛任飞接到足球后立刻就用左脚一脚踢了出去,足球进洞后落霖。李正:“哼,他不过是凭借这运气打进去的,这算不了什么。”

尹水晶姑娘开始接二连三地将足球投向一起走出来的三名队员,而那三个人也接二连三地将足球踢进了球门。李正等三个人看得连下巴都快要掉了。接着南京市八卦足球队所养的那只狗乐乐也走上前,用自己的后腿一踢,足球射入了球门,掉了下来。胖子朱选、李正等二人流下了冷汗:“我们太没有面子了。”

南京市的一处大街上,书人开始对围观的群众讲起了故事:“那李大妈一边和面,一边教训李正,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自创了一招:孤注一掷!所以烘烤她的烧饼也就因此而更加地够火候了。”

围观的听众中一人问书人:“那李大妈创造打饶招数和烘烤她的烧饼这两者有关系吗?”书人机智地回答:“那

李大妈创造打饶招数和烘烤她的烧饼这两者有没有关系,大家尝一尝她的制作的烧饼不就清楚了吗?”围观的听众一听:“啊?原来你想推销李大妈的烧饼?”书人:“大家稍安勿躁,你们都听我。”,书人将手中的扇子往前边一伸:“大家如果听着开心,那就赏我武大郎,请把赏钱放在这个扇子上面。又把一只碗往前面一放,如果是想买李大妈的烧饼的,那就一文钱一个烧饼,就把钱放在这只碗里。买两只烧饼就送一只烧饼。”话音一落,结果有很多人往那只碗里面放钱。“我买一个烧饼尝尝。”“我买两个烧饼带回家给孩子们尝尝。”众人一拥而上纷纷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