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 鼻血直流

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副队长李正气喘吁吁地向队长毛任飞跑了过去,对毛任飞:“嗨,自私鬼,传球给我。”队长毛任飞则颠吝足球,对副队长李正:“好的,我这就传球给你。”完,队长毛任飞将足球踢向了副队长李正,足球飞到了李正的脸上。李正被足球撞得鼻血直流,足球反弹开了,队长毛任飞上去接球,足球又落到了队长毛任飞的脚上。队长毛任飞对副队长李正:“我传球给你,你也接不住啊,你真是一个大笨蛋。”

李正站了起来,火冒三丈,双方就在现场吵了起来。队长毛任飞骂副队长李正:“你就是一个不会踢足球的暴躁的家伙。”李正则回敬毛任飞:“气鬼,气鬼,气鬼!”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其他队员们看到他们吵架,大家都上去劝架了。毛任飞继续骂李正:“就凭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踢足球。”

站在场边观赛的毛老爷对尹教练:“这两个年轻人,就好像当年的你和我一样,经常吵吵闹闹的。”尹教练对毛老爷:“不是这样的,......毛任飞的确像你,但是李正却不想我,我总觉得他像当年的那个人。”“那个人,你是他吗?你别提他了!”毛老爷一听就生气了。

毛老爷和尹教练正在话的时候,突然,大伙儿都笑了起来,原来不知怎么搞的,李正和毛任飞的脚都挂在球门上了,他们都动惮不得了。毛老爷和尹教练一看是这样,都垂头丧气起来。场边的沙漏里面的沙子都漏完了。站在场边的工作人员敲响了铜锣,宣布这场比赛的结果:南京市八卦足球队2:1南京市玄武足球队,南京市足球队胜出!毛老爷和尹教练高胸相互拥抱起来。

突然一声声响,毛老爷和尹教练回过头朝着比赛场地一看,原来是李正、毛任飞他们掉了下来。比赛结束了,大伙儿散场了。南京市八卦足球队一个人走在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员们的前边,回过头对大家:“你们都看见了吧,都是全靠我的神勇发挥,才能够赢下今的比赛。”毛任飞上前对李正:“没有你,我们可以赢得更多。”李正被毛任飞泼了一盆冷水,顿时火冒三丈:“你这话什么意思?”正要上前和毛任飞打架,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两名队员上前拉住他:“算了,你们都别吵了。”

傍晚,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教练室,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员外在挂在墙上对阵表的玄武队三个字下面画了一个圈,然后对尹教练:“今年的比赛就剩下一场了,就是同西湖队的比赛了。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个西湖队有什么高手啊?尹教练。”尹教练回答:“这我倒是没有听过。”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员外一听不高兴了:“什么,你没有听过,那你是怎么当主教练的?”尹教练回答:“现在光是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训练就已经花了我不少的精力了,又那里有空去搜集情报。”

这时候,尹水晶姑娘走进了教练室,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西湖足球队,是名列杭州前三名的足球队,目前的战绩是九连胜。”尹水晶姑娘一边翻看着笔记本,一边面色凝重的:“前不久,据他们还花重金聘请了一个新队长。”

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员外和尹教练一听“新队长”这三个字就不由得想起了不久前刚辞职的队长张流水。于是两人立刻上前一起看尹水晶姑娘手中的笔记本起来。“啊?果然是他,张流水。”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员外。

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教练室的外面响起了前队长张流水的声音:“对,没错,就是在下。”尹教练一看是前队长张流水来了,就气冲冲地走出教练室对前队长张流水:“你还有脸来见我们?”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任飞、副队长李正和其他球员连同狗乐乐都闻讯赶了过来。大家一起看着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前队长张流水。

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前队长张流水对大家:“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其实我还是很怀念你们的,不过,实话,像你们这样水平的三流球队,充其量应该参加业余球队的比赛才对,等到下一场和我们西湖队比赛的时候,那就让我张流水来把你们踢出明国足球丙级联赛吧。”完,张流水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在南京市的大街巷,一只足球被踢过街道。张俊翻过长江边港口的集装箱,跟了上去,而南京市公园足球队队长阿勇的表弟明则紧紧地跟在张俊的后面。张俊右手一挥:“看你的了,李世民。”完就将足球踢了出去,足球被张俊踢到了木箱上,反弹了出去。李世民大叫一声:“我来了。”李世民上前与明一起争抢头球,结果还是被明给抢先顶到了足球。明用头一顶,将足球顶了出去,那只足球飞了出去。

这时候,南京市公园足球队队长阿勇从马路边出现了,阿勇上去接足球:“我来也。”伸出右脚去接足球,但是自己的右脚并没有接住半空中的足球,足球继续沿着马路前进跳跃,张俊、李世民、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街头霸王“刺猬”袁世凯、高个子混混“胖子”张世界、矮个子混混约翰、守门员红发少女张晶晶等人一起追了上去。

又是在上次沙滩足球决赛的那个广场也就是南京市白虎县白虎广场,一个男性运货员推着一辆运货车过来了,那位运货员在一家食品店门口停了下来。那位运货员先是将那辆运货车上面配送给那家食品店的货物卸下来,然后将配送给那家食品店的货物给搬进了那家食品店。那家食品店的女店长对那位运货员:“你又送货迟到了,我想你永远都不会准时送货给我们店的。”那位运货员对那家食品店的女店长:“店长,我已经是用了最快的速度过来了,不好意思,我又送货迟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