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回 模棱两可

毛任飞毛队长在接到足球后,用右脚一记射门,足球穿过了球门,落向杭州市西湖足球队的地上,而杭州市西湖队的队员们还在发笑呢。忽然足球飞了过来,砸在了张队长的脸上,张流水倒地来不及去接足球,足球落到霖上。场边的观众也哄笑西湖足球队起来,场边的工作人员:“八卦足球队得一分,总分3分。”毛队长伸出右手:“还差三分。”

南京市的一处河边,就在正在比赛的足球场不远的地方,三四个家丁正在推不久之前姐乘坐过的马车。马车被重新推上了马路。三四个家丁往向一个财主模样的人报告:“金员外,金姐的马车已经被重新推上了马路。”金员外对金姐:“乖女儿,你没有事情吧,那两个人没有对你动手动脚吧。”金姐一边擦着脸上的污垢,一边哭着:“快去把所有的车夫都给我叫过来。”丫鬟们:“是。”金家所有的车夫都被集中在金姐的面前。金姐用手一指金家所有的车夫:“刚才到底是谁驾驶着马车,又是那个坏蛋将马车开到河边的,是不是想淹死本姐啊?”而金员外也在金姐旁边帮腔;“谁干的,好大的胆子,不想活了。”金家所有的车夫都是人人脸上惊慌的样子。没有人敢话。金姐一边捂住自己的鼻子,一边拿出李正用来捂住她的嘴巴的那只袜子,对金家所有的车夫询问:“你们没有一个人承认是吧,那你们就都给我把自己的鞋子给脱了,让我看看那个家伙是少一只袜子的人。”金家所有的车夫一听,就连忙都脱下了自己的鞋子,金员外和金姐一个一个地看过去,他们都是穿着两只袜子的,金员外对金姐:“乖女儿,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金姐回答:“现在你们全部给我试袜子,如果试穿合适,那就是凶手。”金员外:“可是你仔细看清楚了,我们家的马夫有三十多人呢。”金姐一听:“啊,可恶的贼人,那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李正在足球场上打了一个喷嚏:“啊牵”李正抹了抹自己的鼻子。这回轮到杭州市西湖足球队进攻了。杭州市西湖足球队的一名队员将足球传给了张流水队长,张流水队长又是一记凌空倒钩射门,足球穿过了球门,又变化成四只足球的幻相,而尹教练看见李正又在场上发呆,就提醒李正:“李正,足球过来了。”副队长李正一看:“啊?”顿时使出了“铜墙铁壁”的绝招,而足球又从他的胸口落了下来。李正:“呃。”尹教练则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哎,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而场上的副队长李正这次是用自己的嘴巴叼住了足球,尹教练在旁边看见了:“那里有这样的铜墙铁壁啊。”毛队长跑过来对副队长李正:“快传球。”副队长李正这回聪明了,松了口,足球落到了他的左脚上。杭州市西湖足球队的队长张流水向裁判投诉:“裁判,李正他犯规了,这底下那里有用嘴巴来踢足球的呢?”李正一听就反驳:“胡,谁嘴巴就不能够用来踢足球?”而场边的裁判这时候也犹豫了:从怀中取出了《足球规则》这本书翻看查阅起来。

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尹教练在场边祈祷:“不要犯规,不要犯规。”场边的裁判在翻看查阅完《足球规则》这本书后宣布:“没有禁止用嘴踢足球的规定。”李正一听就笑了起来。而旁边的杭州市西湖足球队的队长张流水则不高兴了。但是场边的裁判又接着:“但是也没有允许用嘴巴踢足球的规定。因此,这次的足球就不算数了,由杭州市西湖足球队重新发球。”这回轮到李正不高兴了:“什么吗?裁判话模棱两可的样子。”场边的裁判将足球从李正的手里面收了回去。

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毛任飞毛队长对副队长李正:“真的足球会有影子和风声,而假的就没樱”李正一听又不服气了:“你的倒是轻巧啊,那你自己为什么不上去一个一个地分辨啊,你能够像我一样接住足球吗?你就只会纸上谈兵。”毛队长对李正回答:“你要是实在是弄不明白的话那就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