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七回 悲鸣

而自己双手的手指插在面团上面西湖足球队队长张流水的画像的鼻子上面。李正一看:“啊?呵呵呵。”不由得坏笑起来,站在面团上面,用自己的双脚不停地踩:“我踩踩踩,踩死你。我踩踩踩,踩死你。我踩踩踩,踩死你。”

最后,用自己的左脚将面团踢出了李家厨房的门口,正好李大妈开门进来,面团就飞到了李大妈的脸上。李大妈大怒,使出了绝招:“孤注一掷。”烧饼飞向了李正,李正发出了“啊!”的一声悲鸣。

也是同一晚上,毛家大院里面,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任飞正在院子里面一个人练球,毛任飞将足球踢向半空,然后用自己的右脚将足球踢向球洞,足球穿透过了三个球门的纸头,最后在第四个球门面前落了下来,被毛老爷给接住了。

毛任飞擦擦汗,对毛老爷:“爹。”毛老爷走上前对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任飞正:“怎么,对于过几和杭州市西湖队的比赛,你打算使出绝招来对付西湖足球队队长张流水?”

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回答父亲毛老爷:“嗯,明和杭州市西湖队的比赛是今年我们南京市球队的最后一场足球比赛了,因此我认为应该使出绝眨”

父亲毛老爷:“可是,你练成了你的绝招了吗?”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低下头对父亲:“哦,我练成了我的绝眨可是我们八卦足球队的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想输给张流水。”

父亲毛老爷呵呵一笑对毛公子:“不想输是很正常的想法,可是毛任飞。我问你,足球是由几个人在场上踢?”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九个啊。”

父亲毛老爷:“嗯,这就对了。足球是大家一起踢的,如果没有了人与人相互之间的合作,就算某个人他踢足球的功夫再厉害,那也是赢不了足球的。所以,你要相信你们的队友。”

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坐在了父亲毛老爷的身边。父亲毛老爷继续对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想当年,我和你的尹教练那是足球场上最好的伙伴了,那种默契是取胜的关键,你自己再好好地琢磨吧。”父亲毛老爷将足球递给了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就转身要离去。

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手持足球对父亲毛老爷的背影:“爹,可是尹教练也过当年你们在足球赛场上面也吵过架啊。”

父亲毛老爷没有回头,而是挥挥手对八卦足球队的队长毛公子毛任飞:“呵呵呵。傻孩子,他是跟你开玩笑的。”完就走了,但是在父亲毛老爷的心里面则开始骂起尹教练:“可恶的尹明博,居然把我们吵架的事情到处乱。”

夜晚,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院子里,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尹明博尹教练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继续在院子里排兵布阵。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尹明博尹教练自言自语地:“如果用阵法,那么毛任飞、李正,我该把你们放在那里才好呢?”院子里面,两只狗在打架,南京市八卦足球队的尹明博尹教练一边想一边自言自语地:“哎,真是头疼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