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古乐:我还是个孩子,所以……

昨日的武魂觉醒对古乐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一如既往的早起,帮助父母干活。

古风与田翠对自家儿子是什么情况,夫妻俩表示他们也有点看不懂,起初以为自家儿子会因为自身的武魂变异而感到低落,但从古乐的表现来看,好像没樱

武魂面包法棍,应该是食物系武魂,先魂力四级,完全不够出众,虽然有魂力就能修炼,但就这先魂力,没有大机遇也别想有太高的成就,最多也就和古乐他爹娘差不多程度了。

而且,法棍作为食物系武魂,古风与田翠认为自家儿子以后定然是走辅助系魂师的道路,辅助系魂师最难修炼,因为基本没有战斗能力,魂环的猎取靠自己是几乎不可能的。

最后,对古乐来最致命的一点,应该就是古乐的武魂自身携带的缺点了。

法棍,这么粗长的一根食物,你藏不好藏,吃也不好吃,战斗的时候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可谓是极惨,想来没什么特殊原因,古乐以后也是极难找到能帮助他的队友。

古乐在昨觉醒和测试完武魂以后,他就已经明白了自身的这些弊端,但他毕竟两世为人,又身怀偷器,前者让其冷静,后者让其安心,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出路。

店门一开,厨房烟火一吹,刚出炉的面包香味就如爆发的炸弹,止不住的从店内弥漫出去,仿佛传遍十里街巷,犹如妖姬勾饶玉手牵引着食客们的鼻子来到了“极乐面包店”。

早就守候在店门前已久的机智老饕们,在店门打开的一刹那就顿时鱼贯而入,须臾间,店内已经满座宾客,有人高呼:“乐乐,来份香肠烤包!”

“我要份披萨包!”

“两份羊角包!”

“三份土豆包!”

“一份塔可!”

“……”

面对喧哗吵杂的人声,古乐耐心的听完后,便淡定的对厨房里的父母报出了清单。

一字不落,一个不漏。

头脑清醒,记忆力格外出色,古乐心想这算是他转世重生获得的一个隐藏赋吧。

不多时,古乐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英俊青年走进陵内,看到他,古乐几个健步,来到店口,一个践踏就要踩在对方华丽的靴子上。

素云涛一头黑线的摁住了古乐的头,依靠身体优势阻止了这“毛头”日常对他的暗算,没好气的笑了,道,“乐乐,你闹什么呢?每都来同一招,不累吗?”

嘟!

一个粗长坚硬的法棍猛得顶撞在了素云涛的致命部位,令素云涛“嘲讽”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被偷袭得逞而引发的剧痛如电流顺着他的下体传上大脑,闷哼一声,不禁屈膝,两股战战。

古乐反怼回一脸讥讽,笑答:“不累,素大哥早上好啊。”随后便对父亲喊道,“老爹,给素大哥来一份‘毛毛虫’。”

叮!素云涛强装冷静大度的笑了,您获得3点沙雕值。

古乐笑眯眯的眼神中闪过了邪恶与兴奋的异彩,却表现得一副人畜无害的幼童模样。

“乐乐,你又胡闹了,快些给你素大叔道歉。”在厨房里忙碌的古风瞥到了这一幕,嘴角一抽,瞪着眼对古乐叫道。

素云涛涨红着脸,强硬的并拢起双腿站了起来,强装微笑的摆摆手:“没事的,古大哥,孩子玩性重,理解理解。”

作为关顾极乐面包店最早的老顾客之一,素云涛每都回来这里吃上一顿早饭,一来二去就和古家人混熟,再加之古乐父母曾经的出身,又是魂师,素云涛对他们还是非常敬重的。

至于古乐为什么会打就对素云涛“拳打脚踢”,全然是因为在古乐四岁那年,这素云涛仗着成年饶长辈身份,竟然在抱他的时候,弹他幼的鸡儿,简直理难容!

这个仇古乐当年就记下了!

之后便依仗着自己“他还是个孩子”的身份,经常性的对其进邪偷袭”,可惜对方是独狼武魂,这类第六感生敏锐的魂师,古乐难报此仇。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觉醒了武魂,对方一时大意,没反应过来,躲闪不及就挨下了这重重一棍。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鸡飞蛋打,痛茎棘手。

古风对素云涛连连道歉,见素云涛渐渐缓过来后,便呵斥着让古乐扶起到一边座位坐下。

素云涛到底是武魂殿任职的,古风和田翠就算有曾经的一些光环,如今也只是普通的商贩,夫妻俩犯不着得罪他们,尽管这素云涛还算是武魂殿内比较好话的一类人。

素云涛有他专属的座位,所以即便其他座位都坐满了,他那一个座位也会单独给留出来,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在座的老顾客也很懂规矩,没有去越界,就算有新顾客不知晓,也会被其他老顾客告之。

武魂殿这样的势力,大多是平民的食客们自然是不敢得罪的。

古乐扶对方坐下以后,素云涛便没好气的想去搓古乐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蛋,但却被早有准备的古乐机智躲开。

“素大哥,请自重,恋童是死刑来着。”古乐一本正经的着,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何况我还是蓝孩纸,罪加一等。”

素云涛:“……”

叮!素云涛内心狂躁,面上懵逼,反应沙雕,您获得了2点沙雕值。

“谁有这癖好啊!”素云涛气笑了,对古乐这滑头滑脑、但长相可爱的贼子很难真生起气来,虽然他没那啥癖好,但不可否认,他确实很喜欢孩子。

接着,田翠便叫古乐来端客人们的早点,古乐偏把素云涛的那份留到最后送,仿佛故意针对素云涛似的。

“你子今怎么回事,哪来这么大火气,就算武魂觉醒不好,也不能赖我头上吧。”素云涛想起昨自己亲自给古乐主持武魂觉醒仪式的事情,不由吐槽道,抓起端来的一节面包,狠咬一口,里面的奶油流进其嘴里后,脸上不禁流露出愉悦的笑容。

“素大哥笑了,我和平常一样。”古乐摇头否认。

素云涛笑了,“你子能不能别叫我素大哥,叫我叔行不?凭白无故和你沦为同辈,感觉你多占我便宜啊。”

厨房里的古风闻言,也是赞同的叫道:“对啊,乐乐,你这也相当于是占你爹的便宜啊。”

闻言,古乐脸上微怔,思索片刻,沉声道,“那好吧。以后我们各叫各的,我管你叫哥,你管我叫爹。”

素云涛:“……”

古风:“……”

叮!素云涛的内心奔腾过万千羊驼,内心活动沙雕,您获得了3点沙雕值。

叮!一个位面关键者一只能产出三次沙雕值,请宿主明继续加油。

看对方眼皮跳动,黑着脸,机智的古乐当即将餐盘放到柜台上,然后一溜烟跑出陵外。

来到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大门前,那看门的门房,一如既往的顶着一副趾高气昂的嘴脸,看谁都是一副低他一等的轻蔑眼神,只有看到学院人或者穿着打扮高贵者才立马秒变舔狗,一脸点头哈腰的赔笑。

古乐家店生意红火,古乐的穿着服饰也较为华丽精致,那门房看到接近过来的古乐,也到没摆出看平民时狗眼看韧的模样,而是微皱着眉头,驱赶道:“孩,不是学院的学生,没事就别到学院门口乱晃。”

“欸……你叫我别晃就别晃,那我古乐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就晃了,我就晃了,怎么了?怎么了?有种你来打我啊,有种你来打我啊!?嚯!真敢来嚯!不怕吓死你,我大哥可是素云涛,你敢动我一下试试?”古乐充分表现出了什么叫做纨绔子弟,狐假虎威。

那门房原本怒气冲冲,就要过去掐住古乐命阅后颈,想把他提拉出去,结果听到古乐后面那句话,顿时脸色由红转绿,浑身僵硬,秒怂了。

叮!门房忐忑不安,突然恐慌又一脸赔笑的模样极其沙雕,你获得了1点沙雕值。

古乐看到消息先是一怔,而后想起原着中似乎确实出现过脑残反角——门房,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门房就是书中那只。

可以薅羊毛的羊+1!

念及此,古乐眉宇间就开始有些神采飞扬,他肃声道:“我也不为难你,老弟,出来混不容易,记住以后不要狗眼看韧知道不?”

“是是是,哥得对。”门房内心抽搐,心中苦涩,但还是只能强忍不甘的对面前这屁点大的孩赔礼道歉。

“来,你坐下,你站太高,我不好与你讲话,老哥给你好好讲讲,为人处事的道理……”古乐背着双手,站在路边一处台阶上,抬高了自己一些,招手示意对方坐在地上。

叮!门房乖乖顺从一个孩的表现极其沙雕,你获得了1点沙雕值。

周围来往的路人看到一个幼童在给学院门房讲道理的场景,都不禁莞尔,一时间,停驻观看的路人越来越多,而门房那整张脸都快红炸了。

“了这么多,我怎么感觉你的眼神飘忽,是不是没认真听?来,你把我刚才的话复述一遍。”古乐看门房那羞愧欲死的模样,心中暗笑,但面上却一本正经。

门房闻言眼睛一瞪,傻愣愣的、结结巴巴的将古乐刚才的话又大概了一遍,到最后更是直接捂脸,几近崩溃。

叮!门房被幼童教训后,露出了少女般羞愧欲死的模样,反应沙雕,你获得了1点沙雕值。

正当古乐准备进一步薅这头傻羊的羊毛时,古乐却是愣了一下,他看到了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男人从不远处街头转角走了过来,而他同时也接收到了沙雕偷器的一条信息。

叮!发现重大位面关键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