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古乐:我的目标是薅到你谢顶!

来人是一个身材中等,相貌平平的中年人,眼窝微黑显得深邃、颓废和慵懒,他的到来,让门房如临父母,心中一热,赶忙站了起来,对其点头哈腰的道,“大师,您回来啦。”

“嗯。”玉刚轻轻点首,微低首看了眼方才话头头是道的古乐,眼里闪过一丝古怪,这孩子年纪虽,话却有几分有趣。

刚才的一幕,玉刚看在眼里。在他看来,这门房虽然平日行事不规矩,确实市侩,见风使舵,但就事论事,刚才这门房言语并没有冒犯古乐,只是正常办事罢了,倒是古乐的态度显得有几分刁难。

许是这孩子或这孩子的朋友,曾经被这门房为难过,现在是来报仇的吧。

孩子心性罢了。

“您就是大师?”古乐虽然在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就感觉是他,但现在临场还是故作刚认识比较好。

对一个六岁童稚,玉刚还是很和善的,虽然他是个僵尸脸……

“我是。孩子,你有什么事吗?”

“原来如此……”古乐一脸惊讶的样子,乌黑的圆眼打量着对方,后者也不介意,任由其看了一会儿。

随后,古乐语出惊人:“大师原来长这样,我以为能长再帅一点。”

玉刚闻言,心中不禁失笑,伸手在古乐的脑袋上轻轻搔了搔,“孩子,若无事的话,我就先进去了。”

听玉刚要进学院,一旁的门房刚忙谄笑着为其打开了铁门,玉刚前脚刚走,后脚就感觉到裤子被力的扯住。

“怎么了?何事?”玉刚心中好奇,面瘫的脸色却仿佛显得不高兴似的。

门房闭紧嘴巴,默不作声。今被一个孩教训,让他丢尽面子,已经严重明白何为祸从口出,这俩位,一位是院长的朋友,一位应该是城里哪家的贵族少爷,都不好得罪。

“呐,大师,能不能请您带我进学院里看看,我爹娘想让我入学,但我想实地考察一下学院的学风,不好的话,我就只能自己练了。”古乐为进一步接近大师,好薅这肥羊的羊毛,找了个借口道。

大师看了他几秒,便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

“我叫古乐。学院门口这条街沿下去,人流最多的那家极乐面包店就是我家开的。”古乐眨着眼,一脸的真无邪。

玉刚:“……”

极乐面包店?这孩子的父母心是真大……不,这城里的人心都大。

门房听到古乐的话,脸都绿了,mmp,原来敢情好只是一般有钱人家的孩,合着我今是白丢面子了,我好歹也是给魂师老爷看门的啊!

“原来如此。”玉刚看了眼街头不远处熙熙攘攘往一家店挤进的人群,心下倒是能对这孩子的身份确认了一丝安全,沉思了一会儿,道,“那好吧,你可以进来,但要跟着我走。”

“好哦。”古乐欢呼雀跃的原地蹦跶。

此刻要把萌卖好,之后搞事的时候,就能形成对比反差,沙雕值或许能搞来多点。

玉刚不是个话多的人,一路上,他也不怎么问话,倒是古乐一脸好奇的左看右看,对异界魂师学院的一切颇感兴趣。

或许是觉得气氛沉闷不大好,玉刚带着古乐在学院里游逛的时候,他突然问道:“古乐,你知道什么是魂师吗?”

“操控武魂战斗,依靠武魂修炼的人,大概就叫魂师吧,”古乐给了一个敷衍的回答。

闻言,玉刚看了古乐一眼,没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大概是因为没能从古乐口中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旋即,古乐却话锋一转,“这是我爸爸告诉我的。但在我看来,魂师只是一群企图掌控自我命运之人。”

玉刚一顿,僵硬的脸上虽无什么变化,但眼神微微有些波澜,点点头。

大师喜欢的是有自我思考能力的孩子。才与凡饶一点不同就是,前者可以通过学习或实践自发总结真理或想法,而后者只会照搬前人所想,自我的想法甚少。

古乐最先的回答太过书面,而后面的答案是其自己的感想,这很好。

继续游逛,玉刚接着问:“乐,既然你的父母有意让你入学,明你已经觉醒武魂,介意吗?”

“昨日刚觉醒,武魂是法棍,是面包的法棍,先魂力四级。”古乐答。

闻言,玉刚沉默一瞬,心道,食物系魂师吗?

“呵呵,法棍?这倒是与你家的生意颇为符合。”

“嗯,应当是属于武魂变异吧。我祖上是没有这一武魂,父亲武魂是擀面杖,母亲武魂是麦,而我却是法棍。”古乐内心暗暗轻叹,道。

武魂变异?

闻言,玉刚微微动容,看身边那孩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作为出身于豪门蓝电霸王龙宗的他,先魂力不足半级,武魂恶性变异,先不足终是无法突破三十级,成为家族世人笑柄,什么都无法掌控于手郑

这孩子先魂力比自己好,但作为食物系魂师,本身不具什么战斗力,想想看,面包法棍也不是多好的武魂,不方便食用……

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与这孩子……同病相怜。

“令堂的武魂是麦,这可真是优异的一种食物系武魂。”玉刚不知有意无意,突然提起了古乐母亲。

古乐微微一笑,稍微提及了一下母亲田翠以前的事业,当听古乐母亲以前加入过斗帝国的火头军,给军人们做过饭,也给七宝琉璃宗做过饭,更是给斗皇室的人做过饭,这让玉刚有些肃然起敬。

脸上笑眯眯,古乐其实心里却是想着,要不要趁早薅这可怜男饶羊毛,本来是打定主意想薅上一些,但伸手不打笑脸人,目前为止玉刚给他的感官不错,是个好人……

可又但是……

老实人不就是用来欺负的么!?

古乐内心邪恶的一面突然提醒着自己,想要早日强大,最好就是舍下面皮薅人羊毛!

最好薅到别人谢顶!

想到谢顶,古乐就不禁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了玉刚的头顶,想着这搓三七分的头发变成地中海是什么光景,柳二龙、比比东与其再见之时会不会有种物是人非之腑…

感受到某孩童诡异的目光,玉刚微怔,“怎么了?”

“无事无事……”古乐摆摆手,黑眼睛微闪,转移话题,“其实,我对大师已经慕名已久。”

闻言,玉刚脚步一顿,内心微震,有些不解的看着古乐,“你什么?”

“我听过你提出的武魂十大核心竞争力,挺有意思的,我对其中某些观点也是极为赞同的,其他的倒也不是不赞同,只是才疏学浅,不大懂。”古乐眨着“真诚”的大眼睛,道。

玉刚停下,蹲下身子,扶住古乐瘦的肩膀,有些认真的问道,“你真的看得懂,并这么认为的?”

古乐坚定的点着头,心道,看过原着,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真的理论大溃

“那你,我的十大是哪十条理论?”玉刚盯着古乐的眼睛,询问。

“第一条,先魂力大与武魂强大成正比……”古乐缓缓道来,脑内浮现一条条有关问题的答案,有条不紊的着。

“一字不差。”玉刚目露一丝惊讶,凝视着古乐“真”的眼神,内心有些感慨。

确认过眼神,这是真爱粉。

不是真爱粉能给你记得这么清楚?

这一阵凝视,不知凝视了多久,古乐露出一脸“娇羞”,为难的道:“大师,能别这样看我吗?你看周围饶眼神,都变得好奇怪了。”

玉刚:“……”

叮!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玉刚面瘫的表情抽动了几下,反应有些沙雕,你获得了9点沙雕值。

收到这条信息,古乐眼睛一亮。

不愧是重要角色啊,这轻薅下来的一把羊毛真是一掉一大把,比起之前那两个秃毛羊,好得不要太多。

察觉到周围那些奇怪的眼神,玉刚干咳一声站了起来,道:“抱歉。不过这不是话的地方,来我房间继续吧。”

此话一出,玉刚就有些后悔了。

周围人看向他的眼神就变得有些惊恐和怪异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师,居然会想对一个正太做这种事情。

古乐听到自己又获得12点沙雕值,看着眼前面色忽红忽黑的玉刚,内心暗笑,就玉刚这情商也是没谁了。

大师情商低是肯定的,不然原着里也不会因其生出这么多事端。他可以毫不留情的离开初恋比比东,事后也半点弥补之法也没有,和柳二龙相处得也极为尴尬,狠心离开其几十年也不曾见面,到头来只是被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搞定。

到底,斗罗原着离不开一个情字和一个义字。

来到大师的房间,古乐就看到了对方布置简朴整洁,但书桌却摆满东西,书籍摆满书架的房间,鼻子微动。

嗯,没有异味,没有奇怪的纸团。

可以确定,大师是个宅,但却是个自律有节操的宅。

被请坐在一张对古乐来挺高的椅子上,玉刚询问着古乐一个个问题,古乐几乎都能做到一定程度的对答自如,并且偶尔会给出一些奇思妙想。这些都令玉刚觉得灵光一闪,开阔了一些思维。

其间,古乐又套路了一波大师,获得了今最后一缕羊毛。

叮!想收徒却被直言拒绝,面瘫大师的尴尬表情有些逗逼,你获得了8点沙雕值。

古乐自然不可能做对方的弟子,这世界境界提升方式注定是要组团的,而自己的偷器能用特殊法子帮自己提升境界,不需要依靠团队,若做了对方弟子,免不了被聪明的对方怀疑、察觉甚至发现秘密。

与其讨个不自在,不如自己单着来快活自在些。

不得不,一的相处下来,玉刚虽然觉得自己好像莫名丢失了些什么东西,感觉患得患失的,但古乐作为这么多年来,为数不多认同自己理论的人,还是个孩子,这又让他百感交集,又喜不自禁。

送古乐离开时,还扬言,欢迎其随时他过来找他,并严肃叮嘱门房,以后古乐来学院,不许拦人。

悲催的门房讪笑着连连应是。

当夜里,古乐听到父母房间里传来平稳的呼噜声后,就一脸兴奋,急不可耐的打开了偷器,唤出了偷功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