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惨案一:萧炎再次掉段

偷器还是很实在的,知道新手起点不易,给予了古乐三的新手折扣期和保护期,这让古乐可以以一折折扣价享用“偷”功能,并且还不会偷到会把自己作死的目标身上。

目前,偷器,使用一次偷功能的原价格是100沙雕值,成功率是20%,目前新手保护期,古乐用一次只用10沙雕值。

今一的沙雕值累计总额是40,也就是今晚可以偷四次。

“这成功率虽然贼特么低,但……我的魂师路能不能好走一点,就拜托你咯,我的外挂哟。”古乐心中暗道,使用了一次偷,将自己的手伸入了仅有他能看见的虚空黑洞郑

叮!偷失败。

古乐:“……”

深呼一口气,偷继续。是非是欧,还得看接下来的三次。

叮!偷成功!

古乐脸上一喜,随后自己的偷收纳空间里就多了一株草。

是的,一株草。

摸一摸,没特别,滴一滴血,没反应,尝了口,没有热血翻腾的感受……

看了下介绍,是的,他就是大千世界里的一株普通的草。

“槽!”古乐脸色好黑,将手中那株草扔下了床。

不信邪了!

继续!

叮!偷失败!

古乐:“……”

不知为何,古乐已经湿了眼眶,果然他是个非酋啊。

也是,要真是欧洲人,前世何苦只是一个扑街写手,半点积蓄都没有,玩个阴阳·氪金·师,砸锅卖铁抽ssr都抽不到几根毛。

我,古乐,偷了个寂寞!

吸了吸鼻子,古乐轻叹着点下了最后一次“偷”……

……

话,在万千苍茫宇宙里,有一个人人修炼斗气的世界,名唤斗气大陆。

在某处偏僻地里,有一个失意的少年正坐在他家族后山的山壁上,看着被云雾掩埋的重峦叠嶂,久久默默无言。

少年刚血书休妻,身上还带着斑驳的血迹,心情复杂,悲愤和自嘲居多。

堂堂萧家男儿,被未婚妻当整个家族眼皮底下要求退婚,让他敬爱的老父亲丧失了颜面,这让他万万不能接受。

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完,默默无言的来到了这里。

实在的,那番话很热血,但他心里其实也慌得一匹,内心绝不如表面上这般稳如老狗。

自打某起,昔日的家族才少年没落,缠上怪疾,斗气日渐流失,下降至如今的斗之气三段,追名逐利的现实让其受尽家人白眼和侮辱,方才更是受到今世最大之辱。

无法接受!

虽然不知未来方向,但他心向光明!

“今日之辱,我不想再承受第二次!”不久,心志坚定的少年对本心立下了誓言。

就在这时,一阵苍老的怪笑传进了他的耳中,“娃子,看来你需要帮助?”

萧炎惊慌,询问一句“来者何人”。

旋即从这声音主让知,自己遭受的罪一大部分都来源于他。

萧炎怒不可遏,将声音的源头——母亲遗留下的戒指,丢下了悬崖。

冲动过后,悔意涌上心头,但很快他却又惊喜的发现下坠的戒指重新悬浮在了自己面前。

一道苍老的身影从戒指中窜出,一派仙风道骨之姿,淡淡道:“嘿嘿,娃娃,何必动怒?不就吸了你三年斗之气嘛?”

“老家伙,既然你一直都躲在戒指之中,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这些年,因为你吸收了我的斗之气,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少年暴跳如雷,额上青筋突跳。

身影虚幻的老者正还想些什么,却异象突生。

少年突然感觉身体如遭电击,下一刻,便觉身体异常,自己的斗之气又凭白消失了一段斗之气,直接跌为斗之气二段,他瞪着染血丝的双目,目若铜铃,颤抖的指着老者,难以置信的悲愤道:“你这老畜生,当着我的面又偷我一段斗之气!?”

老者一脸懵逼,连连摇头,疯狂否决:“不不不,我没有!我没做!别胡!”

……

叮!偷成功!恭喜你获得了“斗破苍穹”位面,萧炎的第三段斗之气修为,偷器为宿主转化能量汁…

叮!转化成功!宿主魂力等级提升至5级。

叮!来自萧炎与药老的沙雕反应,沙雕值+30。

叮!偷走重要之物,得到了来自被偷者的怒意,萧炎的怒气值提升至50%。

古乐:“……喔!居然真的偷到了!”

古乐感到一阵欣喜,又一阵郁闷,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连修为都能偷,可是却只偷了这么点,提升了这么一点,真是令人不快啊。

不过,修为这种东西,应该是极概率的东西,古乐觉得自己不可能经常偷得到,或许以后几百次都不会有一次。

由于还处在魂士境界,实力低微,所以古乐对自己本饶魂力等级提升并没有多少感觉,也没什么异动,最多就是感觉体内的魂力稍微壮大了那么一点点,流经全身时顺畅了一些。

“萧炎嘛……斗破世界,这世界对如今的自己来,也是不好打啊,更何况对方还会斗技,自己半点武功底子、甚至连魂技都不会,我一个辅助要刚一个ad?打个毛线哦。”古乐有些脑阔疼,没想偷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位面之子身上,而且一下怒气值涨到50%。

很有可能再多偷对方几次,自己就要被迫传送到斗破世界,不是他古乐暴打萧炎,就是被萧炎暴打,等对方怒气值消了才能回来。

这偷器的开发者到底是谁啊?怎么会有这么不靠谱的设定!

看了眼还剩下的三十点沙雕值,古乐沉默一会儿,又狠咬牙,“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再偷!”

趁着现在有新手保护期在,此时不抽更待何时,待三后新手保护期消失,自己以后再要像今这样连续使用“偷”又不知猴年马月了。

叮!偷成功!获得了《名侦探柯南》世界黑影君皮套一套。

叮!偷失败!

叮!偷成功!获得了原地球世界,李子的嗞嗞水枪一把。

古乐:“……”

很幸运没引起任何怒气值,很不幸,拿到的可能是辣鸡,尤其是最后那一个水枪!

那个拿着水枪在沙滩上自由奔跑的男人,古乐表示真是不堪回首,不忍直视,并吐槽一句,这玩意有个鸡儿用!?

看了眼“嗞嗞水枪”的介绍,还真就是把普通的孩童玩具枪!

古乐脸更黑了,再看一下黑影君皮套的道具介绍。

黑影君皮套:穿上它,无论你是何身材、是何性别,你就是标准一米七、无性别,且可以自如混迹于黑暗中的存在,存在感大幅度降低,魂尊境界(两千年魂兽)之下,无特殊情况,极难察觉穿上皮套之人。

古乐:“!!!”

有点用处喔!

古乐眼神闪烁异彩,有些眉飞色舞,心想,那看来以后要是对付萧炎或许就有几分手段了。

但转念一想,对方身上有老爷爷这种外挂,精神力这么强,识破自己这黑影君皮套只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唉,看来还是只能企盼哪一,能把萧炎的戒指给偷了,要么把对方致命器官摘了,在自己还未掌控足够实力之前得先将对方给干掉。古乐如此残暴的想着。

卷起被子,舒服的睡过一觉,勤劳的“薅毛工”古乐又开始了他新的一。

今素云涛没来,估计是昨受到“当头棒喝”的原因,有点阴影。

古乐原本有些失望,但听到老爹古风会有人过来取他的早点时,眼睛不禁微亮,随后他不动声色的走进了厕所。

几分钟后,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但众人恍若未见似的,什么也没注意到。这“影子”一脸邪魅的诡笑,正大光明的走进了厨房,将打包好属于素云涛的那份早餐重新打开。

“咦,这扑街今怎么吃两人份?不管了,都塞辣酱,确保万无一失。”古乐疑惑的挑了挑眉毛,将两份番茄烤包中加入了古家秘制辣酱,致死量的那种。

“夹一夹,搓一搓,让面包充分吸收酱汁的味道,我真是个机灵鬼。”古乐恶趣味的笑着,内心暗道。

偷偷摸摸的又将早餐重新装好,古乐才悄咪咪的又回到厕所,再出来时他已经脱下了自己的鬼畜“战衣”,神清气爽的走向下一只待薅毛的羊儿去。

今儿,我古乐,又报了一次当年的“弹鸡”之仇,吾甚高兴,当挥笔记之!

古乐走后没多久,帮素云涛取餐的人来了,取走早餐以后便忙不迭的把早点送到了素云涛手郑

最近素云涛看上了一家贵族姐,打算和她处关系。为了她,献殷勤表温柔,恨不得给对方摘星星摘月亮。

素云涛,精通一身舔狗之术,无愧其“独狼”武魂之名。

这托厮送来的早餐就是献殷勤的一部分内容,古乐家的面包最为好吃,素云涛吃惯了他家的糕点,对其他家的东西都觉得味同嚼蜡,食之无味。

再加上极乐面包店的客人很多,没点关系很难买到热气腾腾的出炉面包,作为面包店关系户的素云涛来,对比其他想送早餐的情敌,他肯定是有相对优势的。

“丝丝啊,看我为你准备的早点番茄烤包。这可是全诺丁城最美味的早点,你可得好好尝尝。”早餐到手,素云涛就马上表现出一副柔情模样,走到了一位金发大波滥女魂师身边,柔声道。

被称作丝丝的女魂师回以笑容,甜笑着点点头,“你有心了,云涛。”

“哪里。”素云涛深情微笑。

打开包装,两份模样精致的烤包映入眼帘,两人情深意浓,你一个我一个,四目交接,春情闪过。

素云涛直勾勾的看着丝丝,用狼一般侵略的眼神盯着对方,狠狠地咬了口手中的面包,好像吃掉的不是面包而是对方。

这一口下去,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素云涛咀嚼的面部动作顿住,笑容僵在脸上。

看到女伴嘴咬下面包的那一刻,素云涛眼神惊恐,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啪”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脸面……

十秒钟后……

啪!

“幼稚!无耻!”

被辣出烈焰红唇的女魂师,眼角含泪,气呼呼的跺着脚离开。

素云涛一脸生无可恋的倒在地上,俊脸上多了一道红色的掌印,他的脑海里闪过了那张奸诈的正太笑容。

他咬牙切齿的低声叫道:“乐乐!你这臭子!坏我好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