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惨剧二:萧尘宇女装!

偷听过父母的睡前对话后,古乐下定决心要尽早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可以守护家饶地步,最起码得具备一定资本。

今晚连续偷三次,古乐却一次都没有偷成功,对此,古乐虽然有些失望,却没有感到意外。

本来偷成功率就只有两成,前面几次能偷成功这么多次,古乐觉得自己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偷器始终是辅助作用,古乐要成长,始终还是得靠自己的本事。

趁着今日吸收的灵气还有几丝未消化,古乐打坐冥想,运转体内的魂力,将灵气在偷器的辅佐下,一步步转化为魂力……

睁开眼,是一片清明的世界,温柔和煦的晨光笼罩着古乐瘦的身体,受过灵气滋润洗涤的肌肤白里透红。

古乐身躯微微一动,全身骨骼都发出一丝舒适的呻吟,眼眸中闪过一丝绿气,标志着身体最后一丝灵气都已经被消化完毕。

魂力六级!

虽然升级了,但古乐并没有多高兴。事实就是这斗罗大陆之上,真正的强者要么先魂力八九级,要么先满魂力,人家刚武魂觉醒就能魂力比自己强,自己这先魂力才四级的弱鸡真没什么好高心。

古乐前世看原着时,只知道原着的主角团队和反派角色,他们提升魂力无比迅速,想从书中得到的只是满足心理欲求的爽感,但当古乐再翻看前世记忆,回看原着时,他却看到了残酷的现实。

事实就是,大部分魂师修炼速度对比主角团队成长都显得极慢的事实。

昨夜碰到的那个萧尘宇,据听已经是四年级生,因为城主之子的身份,在学院内学生中修炼赋又还算“不错”,在学院里已经能混上个萧老大的名号。

两年后他就是六年级生,也就是那时候他会碰上位面之子唐三,唐三刚获取完第一魂环,不出意外就能吊打对方。

能入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学习的学生,大多都是六岁武魂一觉醒就入学,也就是十二岁的萧尘宇比不过当时年纪才六七岁的唐三。

那萧尘宇至少先魂力等级要比古乐高两三级,古乐可以确信这一点。

但接下来两年,按原着发展,对方的魂力等级才升到了十一级,也就是从对方武魂觉醒开始到遇见唐三,这六年下来对方等级跨度才或许只有五六级而已。

这还是魂士到魂师境界!

由此,可以想象到这所谓位面之子称号下,所蕴含的某种神秘伟力了吧。

吃过早饭以后,古风和田翠没有急着开店门,而是坐在餐桌前看着古乐。

古乐察觉到夫妻俩的心思,也就没有急着离开,故意慢下吃饭的速度,等夫妻俩先吃完,他才紧跟着吃完将筷子放下。

“乐乐,昨我和你娘决定,先将你送入诺丁初级魂师学院里修炼。”古风看着古乐道。

闻言,古乐故作惊喜的模样,道:“真的吗?”

“嗯。”古风见古乐欢喜雀跃,和田翠都不禁扬起嘴角,揉了揉古乐的脑袋,“你不是想要成为魂师吗?现在愿望实现了吧。”

古乐笑眯眯的点着头,装一个富有童真的孩虽然很轻松,但也不轻松,做的容易,只是心里那一关总是很难过去,会被自己羞耻到想泪奔。

极乐面包店忙碌的一又要开始了,古乐感受到紧锁的店门背后那双满怀怨念的狼眼,套上“黑影君皮套”就马上从后门开溜。

后门一打开,古乐就迎上了一对熟悉的眼睛,顿时被吓了一跳,惊呼一句“卧槽,毕云涛”!

“我姓素!混球!”素云涛看到古乐这副黑漆漆的模样,内心是有些震动的,若不是他释放了武魂独狼,侦察能力极具提升,恐怕刚才都差点忽略了这个突然从面包店后门跑出来的家伙。

目光瞥见到皮套的拉链,素云涛心中恍然,看来是特殊的魂导器吧,将拉链一拉。

皮套特殊法力失效,藏在一米七五身高皮套之下的幼古乐露出了真容。

“我怼!”皮套滑落瞬间,古乐的法棍凶猛一挺,又一次和对方拼起了刺刀。

“我靠,混球,你又来!”素云涛被古乐这子气个半死,一顿“火焰早餐”差点烧了他的爱情不,这混球又要针对他的子孙根,真当是阴险至极!

黄阶斗技,碎石掌!

素云涛下意识往后一跳,双手下档。古乐却是腿一蹦,前进,暗黄的魂力聚集在古乐手掌之上,一掌击出,轰击在对方的腹之上。

没来得及运起魂力防备的素云涛,不禁被击打后退了两步,他只感觉护臂双手一阵生痛。

叮!大意的素云涛为宿主施展的手段和力量感到震惊,你获得了6点沙雕值。

古乐拾起皮套,随手丢入偷器空间里头,迈着两条短腿一阵狂奔。

一路跑进诺丁初级魂师学院里头,古乐才松下一口气,同时低下头,看着自己微微发颤的手臂。

以如今自己这年幼身躯,又没有学过什么特殊法子锤炼过的身体,一个黄阶中级斗技就能把自己弄得发虚,看来他得多去练习一下碎石掌,并且要通过锻炼,锤炼一下身体才校

碎石掌在斗气大陆是斗技,但搬越斗罗大陆就成了魂技,但这魂技不需要通过魂环使用,所以偷器定义下的这“魂技”,应该意为用魂力施展出的技巧,而非当世大陆普遍所认为的通过武魂施展出的技能。

正循着路前往玉刚的宿舍,勤劳的剪羊毛工人古乐打算又一次度过他殷实的每一。

截止明午夜,他的新手保护期就要到了,能多薅点羊毛“偷”,就要趁机多薅点。

但还没登上往常的那条楼梯,古乐就看见了沉着脸迎面走来的萧尘宇等人,不禁眼睛微眯,慢慢后退几步,却突然发现脚后跟踩到了一块软肉。

抬头一看,一张陌生的少年阴笑面容映入眼帘。

古乐微怔,回以一笑,右脚猛抬一跺,少年脸色顿变,“啊”痛苦的叫了起来。

猛的将这痛苦的少年推倒,古乐夺路狂奔,萧尘宇以及其他弟追了出去。

面对后面跟来穷追不舍的对手,古乐心下微苦,就以自己这短腿哪够人家一个步子大。

最后贴着建筑走,古乐看到了一间空教室被打开的窗户,翻窗进入,在萧尘宇他们追上来的前一刻将窗锁住,几张凶狠的面容贴在窗户上。

古乐嘴角一扯,给他们比了个中指,不做任何停留的跑出了教室。

转进一间厕所里,拿出黑影君皮套穿上,古乐此刻黑影君的面容上露出了命案凶手的阴险笑容,“娃娃们,该我反击了,本来不想和你们一般见识,但谁叫欺负你们我还能获利呢。”

若萧尘宇不是萧尘宇,和他的弟都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乙,古乐可能不会选择去报复,毕竟他一成年人不会和十来岁的孩子计较。

但,谁叫他们是原着中出现过的角色,萧尘宇三字还是有名有姓,份量比起那些无名无姓的登场角色要重得多,能薅的羊毛也就相对更多。

遁入暗处,古乐躲在萧尘宇他们必经的楼道转角一处,静静的守株待兔。

果然不久,不甘心的萧尘宇及其昨日被耍的四位弟追了上来,其中一个之前被古乐猛踩一脚,走路一瘸一拐的弟叫苦道:“萧老大,你一定要帮我宰了那子啊,我的脚哟。”

“呵,放心吧。我一定会抓到那个子,然后好好的收拾一顿。”萧尘宇轻哼一声,不屑的道,“那子最多就是一年级生,弱得很,他方才跑得那么快,魂力消耗的肯定也多,指不定在哪儿躲着,咱们分头搜,搜出来,一起打他一顿,居然敢耍我们?跟我闹呢。”

站在他们附近,却保持如同空气般存在感的古乐,笑容更甚,白森森的银牙让气氛变得有些恐怖。

五人若有若无的感受到一点,身体都微微轻颤了一下,但没有多想就都马上分散开来,各自寻找去。

古乐则目光闪烁,悄悄的跟在了萧尘宇后头。

“妈的,那臭鬼跑哪里去了?”萧尘宇连搜两个楼层的厕所无果,不禁开始骂娘。

随后他目光看向了女厕,脸上不禁微微红了一下,嘴里嘟囔道,“那怂货该不会是躲进女厕所里面去了吧,想想或许还真有可能。”

见现在四下无人,也没人注意到他的行为,咬咬牙,他大胆而期待的迈出了,通往“新世界”大门的那一脚。

走进去了,萧尘宇吞了口口水,深入进厕所,贼眼兮兮的左右乱瞄一阵。

噗咻!

正这时,一道微弱的银光从其身后闪过,飞射向了他洁白的后颈。

感觉像被蚊虫叮咬一下,萧尘宇不禁缩了缩脖子,还没伸手摸向后颈,眼前一阵旋地转,顿黑,脚下一软,“噗通”倒地。

如黑影一般的古乐阴笑着站在对方的身后,手里拿着手表型麻醉枪,然后找来一根长麻绳,慢慢的走向了萧尘宇。

呵呵呵……

阴测测的笑声如诡异的寒风传遍整个校园。

当萧尘宇醒来时,他听到了无数尖叫还有嘲笑,他感觉自己浑身清凉,视野清明后,更是看到了无数双诡异的目光,嘲笑、冷漠、怜悯……

“怎么回事?”萧尘宇皱着眉头,茫然的想要站起来,结果却发现手脚不能动弹,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正被一种羞耻的捆绑方式束缚着全身,而且自己正穿着一件羞饶女装,吊带短衫,凉飕飕的齐膝短裙,他整个人就这样临着寒风,肆意暴露在众人视野里。

“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