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再次偷到萧炎头上

“休想。”萧尘宇捂着发疼发麻的胸口,沉声喝道,“你们四个一起上。”

四弟互视一眼,都纷纷开启武魂,一起冲向了古乐。

见此一幕,古乐知道算盘落空,也算他没考虑到少年心性的热血冲劲儿,人家又是城主之子,哪来这么容易服软。

虽然面对四人没法防守得过来,可能会挨揍,不过古乐也不怕被揍。

只要最后站着的那个人,是他就可以!

不多时,地上横七竖澳躺了五个人,一个个鼻青脸肿的相互拥挤一起,有些惊惧的看着那模样也不比他们好多少的孩。

“服不服?”古乐吐了口流进嘴里的鼻血,淡漠的道。

“我们服了!以后你就是我们老大。”闻言,五人一愣,他们各自交流了一下眼神,犹豫一会儿,最后由萧尘宇认真的发话。

冷静下来后,萧尘宇其实才后知后觉。大家都是孩子,打闹,自己当时追着人家打,人家报复自己,让自己丢点脸这些不算什么。对方实力比自己强,他们五个人一起上,都不是人家一个六级魂士的对手,丢人也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当初自己收服这帮弟,也主要是依靠自己的实力上去的,对方既然能击败自己,那自己做对方的弟也无可厚非。

萧尘宇虽傲,但却认一个死理,你强你能击败我,那就有资格让我服从。况且,他感受得出来,在刚才战斗中,古乐已经仁至义尽,没有下死手,往脑袋心脏等致命部位击打,人家如此仁义,他也没什么好不服的。

“嗯,真乖。以后见到我,就喊大哥。”古乐满意的点点头,沉声道。

“是!大哥!”

古乐看着异口同声的五个弟,嘴角一扬,心道:抱歉啦,舞,你未来的弟我先暂时借走啦。

看着这五个弟,古乐目光熠熠,这些可都是产毛的肥羊啊,关键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供自己随意驱使,以后要薅他们的羊毛就不用费力费脑,容易许多。

被那双邪恶的眼神盯上,萧尘宇五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有些忐忑的看着古乐,真不知道这新大哥会做什么事情。

“呐,今你们新大哥上位第一,你们要为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呵呵呵……萧尘宇!”

“是!”萧尘宇猛地挺直梆硬的腰板,眉宇紧张。

“帮我去城东的刨冰铺里买一份草莓味刨冰会来,哦,顺便搞多点冰块,你一个人去,不准叫别人帮忙。”

“……是!”萧尘宇面容一僵,苦着脸跑出了学院外。

其他四人,则也被古乐使唤着去做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像是去打扫厕所,站在女厕所门口深呼吸一个时辰之类……

叮叮叮……

一连串的“叮”响,像是接连不断的喜讯让古乐眉飞色舞,冁然而笑。

扫了眼这两日总共积累下来的沙雕值,一共有129点。

等下,再加把劲从这五弟手里多薅点沙雕值,应该能有140左右,最好尽可能的在今午夜前刷到更多的沙雕值。

今是新手保护期的最后一,这意味着古乐享受的一切保护和优惠都将被取消。他不只要花更高昂的沙雕值去偷,还可能会偷到自己根本惹不起的人头上。

失去新手保护期,或许也是一种好事。古乐心中想道,自从偷器开启以后,武魂觉醒以来,他认真修炼的时间极少,大部分时候都是在想尽办法如何去薅人羊毛,而得到沙雕值以后,往往偷出来的东西又不尽人意,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屁都没得到。

现在还只是短时间,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后果,但长期以往,古乐觉得自己怕是要原地打转不知多久,修为难进一步。

做人嘛,还是得靠自己。

即便赋不好又如何?投机取巧终不是正途。

萧尘宇或许真有当弟的料,去得快,回来的也快,拖着一车的冰块,还有一份给古乐的草莓味刨冰。

古乐满意的接过,一边吃,一边指着他们这五个弟,道:“你们五个,自己把冰分了,往自己肿起的地方敷敷吧,你,萧,刚才你对我出手最狠,我吃东西的时候你帮我敷。”

闻言,萧尘宇几个一怔,不知为何,对古乐这位新大哥又有了新的感官。

貌似……这大哥,好像也不错。

古乐和人决斗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回到家中后,就立马被看见了脸上青紫的伤口。

古风和田翠都脸色顿变,急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家儿子刚第一上学就惨遭如此毒手,哪怕是身为辅助系魂师的田翠都怒由心生,沉声询问古乐到底谁欺负了他。

古乐内心感动,面上却是摆摆手,微笑道:“没事,那五个人已经被我打服了。”

闻言,爹娘俩最先关注的不是“被打服”这三字,而是“五个人”。夫妻俩双目赤红,眼皮狂跳,田翠抱着古乐,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的叫骂道:“畜生啊,人多欺负人少,肯定是看我家乐乐形单影只的好欺负。”

古风沉着脸,眸中闪烁着凶光,武魂擀面杖已经不知何时拿在手中,不时敲击着手掌,“都是谁家的孩子,告诉爹,爹帮你揍他们!”

古乐:“……”

“不用了,他们都已经败在我的手里,心甘情愿做我的弟。”古乐顶着一脑门子的冷汗,他似乎瞧了自家父母,虽然是厨子出身,但似乎这股剽悍劲比战魂师都要猛。

这下,古风和田翠算是听清楚了,两人均是一怔,上下打量了古乐一眼,古风扶着古乐的两肩,认真道:“是不是那五个畜生来头不,你怕给爹娘惹麻烦?别怕,乐乐,爹就算再怎么没本事,也不至于连自家儿子都保护不好。”

你一孱弱的食物系魂师,还能有这种战斗力?

古乐挠挠头,哦豁,这该怎么解释?

想了想,古乐便道:“爹,娘,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明我那新收的五个弟,还会上门来迎接我去上学,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是在真假了。”

“而且,他们五个还欺负不到你们儿子头上,要被欺负,我觉得他们还比较惨。”古乐想到那五个破孩的伤势,不禁莞尔。

闻言,古风和田翠面面相觑,看古乐那认真的模样,夫妻俩眼中的忧愁未去,暗暗下定决心。

明要是看到那五个畜生,若与儿子所言不符,把他们腿都给打断。

然后,马上带着儿子逃出城外。

夜里,古乐洗过澡擦过药,把房门锁好,准备干正事。

沙雕值:151

两以来,积攒下来的沙雕值,在这最后一新手保护期内,他要一次性全部拿去“偷”用光。

“撒,看我都能摸到什么东西吧。”古乐揉搓了一下手,将手伸入了他人看不见的虚空之郑

叮!偷失败!

叮!偷失败!

……

叮!偷成功!

……

斗破苍穹位面……

我叫萧炎,不叫萧火火,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开始是才,然后成了废材。在最近我又意外发现娘亲遗物的戒指里隐藏了一个老爷爷,我拜其为师,重新开始崛起。

对于这位老师,我内心又爱又恨,又敬又恼,他虽然助我崛起,并倾力为我指点修炼方向,还想教我炼药,但……他有点无耻。

明明又多偷了我一段斗之气,但他始终坚决不承认是他偷的,真是……若不是他是我老师,我真想叫他一声老不修。

偷,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你是我的老师,又不是不能原谅你,是吧。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最近我还弄丢了家族斗技堂的一本黄阶中级斗技《碎石掌》,被家族长老和爹骂了一顿。

虽然我正在慢慢崛起,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点不舒畅。

现在我刚从米迦尔拍卖行回来,父亲也刚好回来,如我所料的那样感动,父亲顶着家族长老们的压力,不惜耗费为了此次拍卖会所准备的家族财力,给我买下了一瓶我自己拿去拍卖的筑基灵液。

我发誓,这是意料之外的坑爹行为,并非我诚心和本意。

父亲语重心长的劝我不要放弃,坚持修炼,总会有恢复巅峰的那一。

看着老父亲的背影,我内心百感交集,我紧握着手中的筑基灵液,发誓一定要做到最好,给我的父亲看。

啊,好想再一次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你么!

萧炎突然感觉手里一空,早已没有东西握在手中的实福

他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东西就倏然不见了踪影,他慌张又惊怒的巡视着周围,若不是考虑到各种各样的后果,他会高声怒骂一句:“么的,谁!?谁偷老子的东西!”

……

叮!恭喜你获得了来自“斗破苍穹”位面,萧炎的筑基灵液(低配版),偷器为宿主转化物品功效汁…

叮!想要高呼叫骂而不得,急得像个红脸猴一样的萧炎十分沙雕,你获得了25点沙雕值。

叮!来自萧炎的愤怒+15%。

目前你所剩沙雕值为46.

古乐哑然,嘴微微张了张,最后沉默的,又一次将手伸入了虚空。

叮!偷失败x3!

叮!偷成功!

……

某位面……

一所荒废已久的无名道观之内,空有几座道家祖师石像,一卷不对称的褪色暗红帘幕,观外杂草树枝等植株透过破败的门窗,肆无忌惮的爬在四周,那些丹霞般的花是这些不请自来的妖精们妖艳的嘲笑。

不知是因何时生出的变故,这一座规模宏大的道馆,竟然荒废于此,无人问津。边的夕阳,庭院内四处倾倒、破碎的墙体和石雕,诉着这处道馆曾经的辉煌……

然而,这座凄凉的道馆却突生变故,一阵狂风大作,吹得这四周的建筑摇摇欲坠,不一会儿,叶散花落,帘幕坠下,位于观内正中央的那太乙石像猛然破碎,露出了藏在石像背后的秘密。

那是一块雕刻着密密麻麻神秘篆自己的石板,依稀可辨的是最右边的三个大字——《吐纳法》。

这竟是一篇失传已久的道家正宗功法!

然而,神迹尚未现世片刻,这块石板却已神秘消失。

叮!恭喜你获得了来自“平行地球089”位面,无主的道家正宗功法——《吐纳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