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古乐(严肃):同志们,有一个艰巨的任务。

日出东方,初阳刚出之时,正是阴阳之气交替相融最暧昧之际,是大多数高深武学修炼的最佳时间。

一模样八九岁实则方满六岁不久的幼童正在屋顶扎着马步,吐纳规律,意念微动,他只感觉初阳之气贯入头顶,双脚之下的阴气如泉涌通入体内,一阴一阳两股相冲真气冲入体内,却聚成太极阴阳形,达成奇妙的平衡。

形成的温热真气在体内旋转,意念时分时合,勿忘勿助……

这奇怪的孩子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待在房顶足足一个时辰,而后在伙伴的呼唤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古乐眼神之中残有些许陶醉,《吐纳法》中记载的吐纳胎息术妙不可言,博大精深,仅练少日,初练不过方满一月的成效便让他觉得受益无穷,不仅将其每练后的精气神提到最佳状态,学习练武效率加倍,还让他提炼魂力速度比平常冥想快了数倍不止。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的魂力也在慢慢转化为一股玄妙绵延的青白色真气,这些青白色真气不妨看为纯度和密度更高的魂力,同时带上生生不息、柔中带刚之势,用其施展出的格斗搏击之术,攻击力会比普通魂力更强,有概率打出气劲造成短时间不可逆转的内伤。

同时吐纳法是一门集医理、功法、哲学等为一体的百科全书,里面的学识,若能完全领会也将是一件受用无穷的事情。

此外,学习《吐纳法》里的知识,不像碎石掌那般,由偷器直接醍醐灌顶似的让古乐直接学会使用,全凭古乐自己领悟。

这把古乐给愁坏了,虽然偷器很人性的会予以某些关键字注释,但对他这个现代人来还是太过晦涩难懂,咬文嚼字的,让古乐想起了自己曾经学习文言文的痛苦。

有道言:学生有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论文,三怕周树人……

总而言之,古乐目前学会了《吐纳法》这门内功心法,即便这《吐纳法》是道家入门级功法,但总的来还是很容易入门的,只是这门功法需要长久练习,才会有显着成效罢了。

尽管如此,《吐纳法》也比斗罗大陆上原始的冥想之法要好上不少。

毕竟吐纳法启发于胎息之术,有道言:“炁聚则生,炁亡则死。”,认为,幼儿之所以纯净是因为出生之前,因为不用口鼻呼吸,是由生母过滤而来的纯净之炁维持生息,被生出体外后,又通过婴啼排出了体内最后的浊气,所以纯洁无瑕。

故而,有认为,出生越会哭鸣的孩,能排出体外的浊气越多,以后也就会越健康,反之则不然。

于是,《吐纳法》也可以依靠吐纳之术,模拟初生婴儿呼吸之法,将人体内的杂质通过呼吸,以浊气形式排出,以此祛病养生,塑纯净之体,通人体经脉,后延年益寿,最终踏入大道长生之目的。

当然,吐纳法修炼速度极慢,要短时收效,恐怕比不过唐三的《玄功》,但比潜力和长远来看,吐纳法的修炼没有尽头。

距古乐获得吐纳法那一晚,已过去一月之多,古乐魂力等级的提升在有条不紊的前进,估计今再多努力一下下,就能“嘭”的一下步入八级魂力。

古乐对自己这辣鸡不能的赋也是有点绝望了,在先有灵气辅助,后有筑基灵液辅助,再有如今“吐纳法”加身,魂力增长速度依旧慢得让他饱含热泪。

换成别家穿越者,他们都一刀九十九级,屠龙宝刀宰鸡就送。

虽然他们的成长之路太过俗套,一帆风顺,古乐前世自己作为扑街写手兼网文爱好者也看得眼睛辣痛,心生抵触。但这穿越之事真落在自己头上了,古乐还真希望自己穿越之后能像这些网文主角活得“烂俗”一点。

换好衣服,古乐拿起准备在餐桌上的早餐,从后门出发,临走前不忘喊一句:“爹娘,我先上学去了。”

“好,路上心。”

“好好学习,别总带着萧他们搞事情。”

前面那句是亲娘的,后面那句是亲爹古风的,古乐自动过滤“不要搞事”的言语,好言好语的答应了一声,走出门外,听着嘹亮的一句“大哥好”,他习惯且熟练的盖了一下萧尘宇的头,便道:“走喽,上学去。”

萧尘宇被拍脑也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傻笑着,这一个月以来他不是没尝试着反抗过,但古乐一比一强,手段也越来越多,萧尘宇即便对“碎石掌”这门被改造成魂技的斗技有所防范,吃瘪却是不曾停过。

每次被古乐打败后,萧尘宇往往要面对惨无壤的惩罚,做出一系列沙雕作死之举。

堂堂城主之子,光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要做出去闻女厕气味,穿女装搭讪街头大叔等种种行为……

萧尘宇绝望了,有一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日后再打败古乐也没有意义了,毕竟他在所有人眼中的形象全毁了。

不止是他,包括柳龙、凌风等后续加入古乐弟队伍的弟们,也都在古乐爱的鞭挞下,逐渐老实,连笑容都变得朴实和善起来。

现如今的诺丁初级魂师学院,整体学风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改善,因为那些皮的熊孩子,要么都被古乐收编成弟,日渐老实,要么看在古乐的威(yin)风(ei)下,不敢多出动作、闹事。

学院里的院长、老师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同时也对古乐这才入学一个月就能做到如此手段的一年级新生,颇为关注。

只是,当他们听古乐与大师玉刚来往密切,并有人亲眼见过古乐对大师行见师礼后,都认为古乐是大师的弟子,心中不免叹息。虽然古乐先魂力不怎么样,平平无奇,但心性手段上佳,不失为好徒弟人选。

当然,古乐的势力也就仅在低年级影响大些,高年级里,不泛有获得第一魂环,成就魂师称号的人,那些有能力皮的人,古乐就不一定会去管了。

没惹上自己或自己的人,那无所谓,但要惹上了,古乐也不怕他们,他身体得过其他世界宝物的强化,强韧过人,不虚一环魂师的体质属性,又有碎石掌、吐纳法所记载的奇术傍身,真干上了,也不见得会输。

下课后,古乐召集了众弟们,做出威严十足的派头,朗声道:“诸位,今你们有一项重大艰巨的任务……”

闻言,诸位弟面色一沉,默不作声。

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一日为古乐弟,那就永远逃不了古乐颁布的“重大且艰巨的任务”。

“最近食堂涨价了。”

听到古乐这句话,弟之中那部分工读生弟,其中包括了未来舞弟王圣等人在内,此刻表情都不大好看。

“但偏偏相关食物物价没涨,承包商做的饭菜也没好吃一分,反而更加难吃……就这样还涨价,兄弟姐妹们,路过的同学们,你们对食堂涨价这事,你们认同吗!?你们对学院不心痛吗?不质疑吗!?”

“不管在场的哪一位同学,都是为学院付出过,才待在学院里的,我们有的是付了钱进去的,我们有的是付出了劳动进去的,无论用何种方式,我们都是付出过心血的,所以,那我们就该享有自己的权益。”

“为了我们应该享有的权益!拒绝食堂涨价!拒绝无理的剥削行为!”古乐肃然大喝,眼神瞟过萧尘宇、柳龙和凌风三位得力弟,后三者心领神会,拿出一早备好的旗帜和横幅,显得这话更是气势磅礴。

人是容易受到感染的生物,从众心理是无时无刻的,不光在经济学上会,社会上任何行为也许都会。

古乐的弟们和原本过来瞎凑热闹的同学,此刻也被口号点燃了,然后纷纷涨红着脸挥起拳头呐喊。

古乐又带着喊了几遍,随后把带喊口号的任务交给了萧、柳、凌三弟,在人声鼎沸的口号将引来其他管事的老师院长之前,古乐呐喊道:“没错!兄弟姐妹们!咱们走!去院长那里,讨个法!”

“对!去找院长!”

“不能就这样让我们花冤枉钱了!必须讨个法!”

“……”

随后又是一阵齐刷刷的声讨口号,古乐看着前进的大部队,面上感慨万千,心里美滋滋,沙雕值现在在一点点的增加。

作死行为也可以看成一种沙雕行为,这种抗议示威游行显然也是。

法不责众这道理是大家都懂的,这场示威游行,带头的那三位弟家世又都不是省油的灯,学院连毛线杀鸡儆猴的机会都没樱

再加上自己现在也算是学院的香馍馍,又有大师这层关系,最多给他一点皮痒肉不痒的处罚,古乐也没在怕的。

古乐哼着曲,背着手,老气横秋的走向“刚·宅膜肥羊·玉”的宿舍。

了事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听到远远就传来的震动地的示威口号,学院里的老师、主任和院长都屁股坐不住了,纷纷一脸懵逼的走到了室外,看到如鱼群般涌来的游行队伍,还有拉横幅举旗的为首三人,众老师脸色一黑。

虽然那臭子不在,但他们用脚毛想都知道肯定是古乐干的!

嗯……这是古乐这一个月第四次带人造势搞事情了。

规模一次比一次大,关键每次还都贼有理,师出有名,院长和玉刚能做朋友,自然不会是恶人,当然也不会做出无理打压的事情,但他作为院长,感觉是被恶心到了。

那些事吧,有理则改,无理则驳,事后集体受罚,古乐就单独被叫家长。

而古乐从来都是勇于认错,但坚决不改,贱得很。

院长大人头很疼,心里打定主意,“不行,今晚就得找刚好好谈谈古乐的事情,这臭子再不整治一下,他都要能飞了卧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