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惨剧二第一魂环,大奶罐。

窗外传来的游行声高亢,却并不影响古乐和玉刚之间对知识的深入探讨。

两人都很淡定,毕竟这事,一方是惯犯,另一方是旁观者早已见怪不怪。

“乐,你的魂力提升很快,应该很快就可以八级了吧,虽然你的赋并不是最佳的,但你足够努力。我相信你在半年之内定然能突破到一环魂师,成为这所学院目前修炼最快的学生。”课外教学过后,玉刚终于了与知识无关的话题。

古乐微扬起嘴角,只有他知道自己内心的苦涩,其实他没有机缘的话,自己最少还需要半年才能升到十级魂士。那些先满魂力或者先高魂力的存在,刚觉醒武魂不用修炼多久就能去准备他的第一魂环去,比起主角团,他可差远了。

扫了眼偷器面板上挂着的各项数值,做到心里有数:

沙雕值:233

怒气值:

萧炎:75%

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30%

现在一次偷需要100沙雕值,价格太高,偷成功概率又低,还没新手保护,很可能会偷到某些大佬身上,古乐暂时不敢乱来,反正现如今依靠自己在新手保护期偷到的东西,也足以让他度过魂师前期的修炼。

再有,萧炎的怒气值高达75%,不出意外的话,古乐的第一次是要被萧炎拿下了。

再来,古乐现在并不想使用这比沙雕值。

第一,薅羊毛不易,现在肥羊们脾气大了,长记性了,个个中套过后也变成羊精了,哪会这么容易上当,他也想轻易拽一下,就一把沙雕值狂掉。

第二,古乐也在为自己突破一环魂师做准备,第一魂环的“魂环偷”一次要消耗500点沙雕值,半年时间对魂师来,不过一晃就可以过去的事情,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

古乐是特别的走读生,因为家离学院很近,所以下午学院没课的话,羊毛又薅不到的话,古乐就会选择提前回家。

某人前脚刚走,后脚就有惹临大师的宿舍。

“刚,你有时间吗?”白发苍苍的院长大人黑着脸夺门而入,嘴上这么问着,身体却很不诚实。

大师看了他一眼,僵尸脸上除了一双略带鄙夷的慵懒眼神,没有其他情绪,淡淡道:“何事?”

“古乐那子,你得管管,三两头的就给我整事,我们学院名声怎么办?我不要面子的吗?”院长瞪起眼珠,不满的道。

大师嘴角轻轻扯了一下,拿起桌上的水杯,轻抿一口,惬意的:“乐为你揭露了学院体制下的弊端,指出缺陷,给你改正的机会,能让学院变得更好,这不好吗?”

闻言,院长的声音哑火一瞬,轻哼一声,沉默半响后才幽幽的:“那就不能私下和我吗……”

见老友这般无奈的表情,想到那时而沉稳,时而精灵古怪的古乐,大师心里暗笑,他摇摇头,“行,我管,但我不确定我话管不管用,明他来寻我时,我与他便是。”

“好,交给你了哈。”院长嘿嘿一笑,拍拍大师的肩头,退出了他的房间。

大师的话有用吗?

或许有用,至少古乐当时一脸乖巧的答应了,而学院迎来了短暂和谐的一段舒服日子。

没有学生造反的日子,真是让人安心啊……

数位诺丁初级魂师学院的老师这样感慨的想道。

某日,古乐的忠诚弟萧尘宇突破了九级,并给古乐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哈?你现在五年级了?”古乐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眼神掩饰不住惊讶。

萧尘宇挠挠头,道:“这是在学院待邻五个年头,当然得上五年级了。”

闻言,古乐一阵沉默,这岂不是自己估算错误,位面之子唐三和舞比自己预测的要早上一年来到学院。

这是好事吗?

好个屁!

古乐可清楚的记得父母亲那晚过的悄悄话,他估计还等不到唐三来的那一年,他就得跟随父母进宫去了。

错过一个,不,两个大肥羊,古乐暗暗感到心痛。

要不找个时间,跟咱爹娘谈谈,商量商量让自己留在这边诺丁学院,二老外出打工,自己当留守儿童可还行?

毕竟,古乐前世就是自立的成年人,完全有能力能照顾好自己。

但想到自家父母都是儿子控,对自己十分疼爱,他又尚且年幼,这事多半很难成。

毕竟,并不是所有父母都是唐三他爹,对唐三完全放养,可以让唐三从就能自由撒欢。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又过去了三月时间。

面对朝阳修炼吐纳法,古乐心中不断重复念叨着吐纳法的心法口诀,周而复始的引气入体,真气随功法运行路线运转周,体内的青白色真气逐渐壮大。

突然,古乐身体爆发出了澎湃潮涌的魂力,房顶上的砖瓦都不禁被震碎,两脚猛然内陷,青白色真气外露,如能驱阴辟邪,睁开双眸之时,眼波闪过一道青白色的微光。

“哈……”古乐胸腔诡异的膨胀一瞬,慢慢瘪下来,一大口浊气缓缓吐出。

待体内的污浊之气吐完,古乐喜不自禁的看了看自己的左右两手和身体,极力压低着亢奋的情绪,低语着,“终于……终于特么十级了……不容易啊!”

“大哥,我们快迟到了啊!”萧尘宇等弟在古乐家楼下等待多时,看到大哥日常在屋顶以奇怪坐姿冥想,一直不敢打扰,直到方才古乐睁开眼睛,他们才敢开口。

萧尘宇心中暗道,今的大哥有点奇怪,好像修炼得比平时要更久一些,而且修炼完后又很高心样子,难道是突破了?

想到这,萧尘宇就不得不佩服古乐,这进境速度是他前所未见的,不愧是能用身体征服他的大哥。

听到弟们的呼唤,古乐做出驱赶的挥手姿势,叫道:“你们帮我跟老师请个假,今我有大事,就不去学院了。”

“哦……好嘞!”弟们闻言一怔,一会儿后萧尘宇才回神叫道。

今刚巧父母有事外出,半会不在家,古乐不去上学也不会惹来家饶疑惑。

将家门窗锁好,房间窗帘一拉,古乐盘坐在床上,一手拉开了偷器面板。

将偷功能,指定为“魂环偷”。

叮!检测宿主达成成为一环魂师条件,偷器依据宿主身体承受上限,调整偷取目标范围为361年份以下。

叮!消耗500沙雕值,魂环偷开始,请宿主将手伸入偷虚空。

操作如同普通偷一样,古乐将手伸进了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空间黑洞之中,像是把手伸入抽奖盒里一样,古乐伸入的右手在各种奇妙独特的触感之间游走。

此时……诸万界发生了一件大能算不得,人想不通的怪事,在短短数秒内,无数生命都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犹如大难临头,好像自己的弱点刚才被一只无形的手抚摸过一般。

虽然短暂不过须臾,但却已经惊吓得他们魂不附体,仿佛在鬼门关门前走过一遭。

这无形无影、不可捕捉的神秘之手,最终停留在了一个遍地走兽飞禽的光怪陆离的位面。

在“神秘之手”的骚扰过后,该位面的一位牧场主为自己损失的财产痛哭流涕,他家的一头母牛神秘失踪,就是在他眼皮底下,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

起初,牧场主以为自家的母牛莫非是赋异禀,学会了技能“瞬间移动”,但他想应该走不远,报案后,在一位女警和三个热血少年少女的帮助下,仍是一无所获,牧场主这才呜咽一声,大哭起来。

“啊,我的大奶罐啊……”牧场主捂脸嚎哭,哭声撕心裂肺。

一位肩上鼠骑的戴帽少年见此不由暗暗捏紧拳头,十岁之龄正是一腔热血、正义感爆棚的年纪,少年对牧场主认真道:“大叔,我想大奶罐肯定是被火箭队的人抓走了,火箭队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干这种偷有主神奇宝贝的勾当了。”

“火箭队?哦哟,我可怜的大奶罐哟。”牧场主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哭的更加凄惨。

“我也觉得是火箭队也,智,刚,我们去找武藏、次郎他们去吧,那三个讨厌的跟屁虫肯定知道些什么!”穿着吊带裤的橘色短发少女挥舞着拳头叫道,看着牧场主大叔的哭相,少女也有些于心不忍。

一旁一副登山客打扮的眯眯眼少年也是一脸正气的答应一声,旋即三个热血少年少女便讨论着该如何引诱火箭三人组出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隐藏在茂密树梢上的三人……准确来是两人一喵,其中一头紫红长发的女人名叫武藏,正咬牙切齿的低声叫骂着:“可恶的臭鬼,这又不是我们做的。”

“这是栽赃陷害。”蓝色中分长发的男人,次郎也愤愤不平。

最令人惊奇的是那只头上长金币的喵喵,竟然也发出了人声,“这个锅我们火箭队不背,喵!”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人在家中坐,锅从上来……

真正的幕后黑手,古乐此刻正一脸残念的看着出现在他身上的那圈白色光环,原本生机勃勃的黑眼珠都成了死鱼眼。

叮!魂环偷成功!恭喜你获得了来自“神奇宝贝”位面,某哞哞鲜奶奶源牧场主的大奶罐,年份二十一,偷器为宿主转化为魂环汁…

叮!您获得了一枚二十一年份的大奶罐魂环,附带魂技“奶油法棍”,魂技效果:瞬间恢复三成魂力并恢复部分伤势(注:效果视与宿主境界差距,等级越高于宿主,效果越低,且必须吃完整根才能有效!)。

叮!开启魂环装备空间,您可自由装载您获取的魂环。

古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