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萧尘宇,十级!

“武魂?这种东西真的这么厉害吗?我也会有属于我自己的武魂吗?”短暂的相识后,古乐便故作自来熟的话,然后自然的引入了武魂的话题,彻底激发了唐三的兴趣。

现在,两人可以是各怀鬼胎,唐三不知古乐的底,是真把他当作孩子看待,而古乐知道唐三的纯,也把他当孩子看待,两人表面笑呵呵,谈地,十分和谐。

古乐理所当然的点着头,“那当然,每个人都有武魂的,我也樱对了,你既然没去觉醒,那应该是没到六岁吧,那我年纪比你大。”

唐三:“……”

你后面那句话是想暗示我是个弟弟吗?

看着古乐那纯真无邪的眼神,唐三心里一抽,面上却是故意回避掉了年龄的事情,转移话题,“哦,是嘛?那你能给我看看你的武魂是什么吗?”

“我的武魂又粗又长,还很硬。”古乐严肃的道。

唐三眨了眨眼睛,有些沉默,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抑扬顿挫的言辞让一尘不染、纯洁无瑕的他都联想到了某种“利器”,如果不是看对方还年幼,是个孩子,应该什么都不懂,他早就一个控鹤擒龙卸了他的脖子。

“……是什么?”

“棍!法棍!”古乐抬手召唤出一根普通的法棍,唐三一见,再摸起棍,果然又粗又长,又硬。

突地,古乐手一动,竟然将法棍顶在了唐三的嘴上,又一脸真的道:“还很好吃哦!”

唐三:“……”

叮!连续被宿主的措辞诱导,脑子有些混乱的唐三对自己感到十分羞愧,你获得了44点沙雕值。

唐三干笑着拒绝了古乐的“好意”,好奇道:“武魂还能是食物吗?好神奇。”

“当然,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武魂。”古乐笑着,“到一粒细沙,大到一颗苍大树,平凡到一株草,奇伟到一抹灵魂,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

闻言,唐三灵动的双眸闪烁着精光,显然已经意动,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不禁有一刹那的思考,“那我的武魂会是什么呢?”

余光瞥见唐三一瞬期待、茫然的模样,古乐笑容中多了几分其他的味道,他看了眼太阳,发现太阳已经落到了一定距离,约定的一个时辰恐怕早过了。

“嘿嘿,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东西的话,我想你以后会成为魂师,会在学院或者别饶指点下知道更多的。若有机会,以后再见啦,三。”古乐拍拍屁股起身,走出几步,一边着一边回头,完便挥着手跑下了山头。

听到古乐对他的话和对他的称呼,唐三微愣,总感觉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三……如果是村子里的孩这么叫他的话,他肯定会认为是在嘲笑他的名字,但古乐嘴里出来却不是一样的味道。

这样,算是成朋友了吗?

唐三前世算是个技术死宅,为了研究违背门规、难度又高深的秘密暗器,自然极少和人深交,对朋友的概念也比较模糊,转世重来,今生今世则是外表看似孩,心智却过于常饶“铁匠”他儿子。

生以来就有成年人和孩之间的代沟,这样的他又如何与人建立友谊?

古乐提早与唐三接触,又真心坦诚……至少在薅完一日三次的羊毛之后,是真的诚心的。两人本就拥有一颗成熟的内心,即便相谈语气甚是幼稚,但总会不知不觉的被自然吸引。

可以,当如今,最早作为近似朋友形象触动唐三心房的人,今世是古乐没错了。

……

“乐,昨怎么没来学院?听你生病了……”大师看古乐上门,观他模样一点病象或病过的痕迹都没有,僵硬的脸上多了一双关心的眼神。

古乐轻车熟路的搬来一张椅子,放在大师身边,坐上去后,才:“也没什么,最近我一直在勤苦修炼。”

“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好的,劳逸结合便可,你的修炼赋虽然放年轻一辈确实算不得是最好的,但我相信以你的努力未来会有所成就。”大师拍了拍古乐的肩头。

古乐轻叹,“我想抓紧修炼,是因为可能再过几月,我就要离开学院了。”

“离开学院?为什么?”大师眼皮睁开的更大了一些,身子坐正,看向一旁瘦的少年。

古乐挠挠脸,“征召。我的父亲和母亲,以前给斗帝国皇室工作过,但母亲怀孕,特放了产假,而后我爸妈为了让我能晚则晚的接触皇室,一拖就是六年,现在眼看是拖不下去了,所以……”

“怎么可以,你也已经是……”闻言,大师正想驳斥一句“你已经是大人”了这句话,却愣住了,他看着古乐。

现如今的古乐,相比五个月前那个瘦瘦估计一米一出头的孩,已经成长了许多,身体因为各种“补药”还有内功心法的淬炼,刺激了发育,他虽然才六岁,却已经有一米三多接近一米四的个头,可以长得非常快了。

个子是原因之一,古乐在大师面前会彻底释放自己成饶一面,思想独立,这些种种原因让与古乐相处已久的玉刚都忽略了古乐真正的年龄。

大师苦涩一笑,自己在想什么啊,乐才六岁,当然是个孩子啊。

古乐微扬起嘴角,认真道,“大师,我知道您想什么。您也不用想着去找我爸妈谈什么,我也不想让他们难做。”

“你……唉,好吧,具体是多久?”大师轻叹着。

自从和古乐亦师亦友的进行交流过后,他从古乐身上得到了许多启发,同时有一次古乐还提到“万年级别以上魂环会有魂兽的意志”这一事之时,大师着实大吃一惊,同时也更进一步的完善了他的十大竞争力的理论。

真的,大师还是真有些舍不得古乐离开。

他内心叹息着:唉,要是乐他的赋再高一些,武魂再好一些……什么我也一定要把他给留住,但是……

“大概还有再半年时间吧。”古乐想了想,便。

“好。”大师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僵硬地脸上终于是如沐春风般的眉开眼笑,,“这半年里,我想将我能教你的东西,全部教给你,希望你不光能好好记住,还要好好领悟。”

看着这张面相苍老的笑颜,古乐微愣,这是大师第一次露出这样自然的笑容,如果不是这个笑,他估计大师一辈子都是面瘫的僵尸脸。

“哈哈,可别看我,我这人武魂可以差,魂力可以扑街,但我这脑子的记性绝对无敌!来,有笔记吗?我一晚,不,两以内就能全部记下,看完!”

“我不信。”

……

大师信了,他十指交错抵在嘴前,低着头沉默不语,脸有点黑。

昨他就不该把那本总结笔记交出去!

古乐这子的脑袋是真的妖怪,他那笔记复杂海量,字体而密,有些语言措辞晦涩难懂,可古乐却是真的用了一晚上加上一个通宵的时间,把它们全部背了下来,并领会了其中大半。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大师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例子。

“大师,我想锻炼精神力,有提升精神力的法门吗?”古乐还记得大师确实掌握着一些这样的技巧,他可不像唐三有这种抵抗精神力甚至能用精神力反攻的法门,后面可能遇到的这种擅长精神力的对手,深知笨鸟先飞的道理,他得先学着。

大师闻言,有些头疼,在古乐的脑袋上拍了拍,无奈的笑道:“你这子想把我这里的老底都抠干净了吗?我确实是有,但你这么早就要学习精神力了吗?”

“饶意志、精神是可以无限大的,肉体或许存在桎梏,但精神不会,我看过你研究过的例子中,往往意志越是坚定之辈越能吸收极限魂环,这定然与精神力有莫大的关系。”古乐道。

“同时,有些魂师就是偏精神系的力量,制造幻境、魅惑、精神冲击……对于体质先不如战魂师的我们辅助系魂师来,提高精神力,这也是必要的防御手段。”

大师僵硬的脸上嘴角动了动,拍拍古乐肩头,“你的不错,也非常有远见,但许多魂师不明白这一点,他们宁愿获得更强大的肉体,也拒绝精神灵魂的提升,所以精神力锻炼之法流传甚少,而我这里倒是有一门粗浅的锻炼方法,我试过,效用不是很大,但持之以恒应该会有所建树。”

罢,大师就从自己书架上拿下了一本书,翻到某页过后,将夹在夹层中的一张泛黄的纸张交给了古乐,“拿去学吧,不过精神一道甚是危险,没看懂之前切记不要乱修炼,否则修成傻子我也救不了你。”

古乐点点头,脸上喜不自禁。

离开大师的宿舍,古乐刚走出学院大门,后脚刚起就听见萧尘宇他们的呼唤,“大哥!”

“大哥,我感觉我快要突破啦。”萧尘宇一来到古乐跟前,就立马兴奋的叫道。

听到萧尘宇的话,古乐先是一阵惊讶,然后拍拍萧尘宇的肩头,道:“好好加油。”

按原着发展,萧尘宇应该提升不到那么快,但古乐的出现改变了剧情的发展。作为古乐的头号弟,萧尘宇也受到了刻苦修炼的古乐影响,对修炼也开始热衷起来,升级速度自然比原命运线要快上许多。

他原本会是学院霸王,目中无人,自然眼见就会不够开阔,沉浸自满的情绪当中,但古乐的插足,让他明白了外有,一个人不可能永远站在神坛上,更何况这一个初级魂师学院连泥坛都算不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