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又见唐三

极乐面包店重新开店,守望已久的老顾客们都纷纷向老板老板娘抱怨着,诉苦“家里的黄脸婆不会做早餐,难吃的一匹”,“早就想吃了,等好久了哇”……

其中包括了素云涛,他是知道古乐一家出门是为了给古乐准备第一魂环事情的,他眼睛死死的盯着古乐,像是看一件宝贝似的。

虽然不是最好的食物系武魂,但身为食物系魂师,修炼的还如此迅速,六岁便成了一环魂师,和那些先满魂力又或者先高魂力的才几乎不相上下。

不得不,素云涛已经打起了收古乐入武魂殿的心思,但也仅仅是一瞬。

就凭古乐父母的出身原是七宝琉璃宗的一份子,又是斗皇室带薪休假的厨子,两者和武魂殿的关系都不好,以古乐这子的精明程度,也是万万不可能加入武魂殿的。

他别有所图,他面前的那位孩也图谋不轨,笑眯眯的给对方端来了一盘切好的法棍,并给了一盘蘸料,古乐道:“你的早餐。”

素云涛看也不看那蘸料一眼,这混子的笑容太熟悉了,蘸料肯定下药了,单吃面包就校

咔嚓咔嚓……

法棍咕嘟几口吞下,素云涛不禁挑了挑眉,“这什么法棍,口感好像差了很多。”

“当然的嘛,这是我的第一魂技嘛,你是第一个实验白鼠,觉得如何?”

“哦哦,还不错,是帮助恢复魂力的魂技吗?有点意思有点意思……卧槽!”

突然感觉身下一热,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莫名大鹏展翅,再怒视前方时,古乐却早已不见踪影。

素云涛陷入了两难境地,和两男境地。

今因为突然开店,人来的比较少,所以素云涛坐得是其他位置,一左一右皆是城里的大汉,他们对面,要么是他们的妻子要么是他们的女儿。

梆硬的尴尬时刻,他无法起身,也不敢起身,想追出去暴打古乐那臭子一顿,却……也只能想想了。

涨红着脸,交叠着双腿,掩饰丑态,故作冷静的喝着早餐奶,忍着生理的难过许久,才状态复原,这才黑着脸快步走出店外。

当中招的又何止是素云涛一人,萧尘宇、柳龙、凌风等弟,包括大师玉刚在内,全部悉数中眨

古乐在作完死以后,就从心的躲在家中,兴奋的看着自己今积攒出来的沙雕值。

加上之前的,现如今古乐一共有223点沙雕值,可以完成两次偷。

“这增长的就是快啊,果然收获与风险并存,作死越大,胜利的果实就越丰满。”古乐感叹道,随后又有些泄气,“可惜,以后就不怎么好作了。”

同样的招数只能用一次,还能再中,除非对方是傻子,又或者迫不得已必须再中一次。

比如古乐的三个弟,在古乐的棍棒威胁之下,每隔几都要经受古乐的逼迫,吃下古乐的激素面包。

三弟的父母长辈,眼看着自家孩子日渐消瘦,眼眶发黑,露出了欣慰和感慨的表情。

孩子……长大了啊。

古乐还是有点良心的,怕孩子营养跟不上,于是在整蛊了他们几个十次左右以后,便就此罢手,而这三弟感到解脱之余,也从此患上了一些心理阴影。

细水长流,两季变换,转眼间,又过去了半年时间,再过两就到了古风所的“一年之约”时间,他们便该前往斗帝国帝都。

这一,古乐没去上课,因为三前已经办理好了退学手续,院长对不能挽留古乐这样的人才而感到十分惋惜,并开口古乐什么时候愿意回来,学院的大门都将为其打开。

这,古乐在自家面包店门口叫卖自己做出来的新品面包,虽然他看似平时显得无所事事,想着薅谁的毛,恨不得哪薅到别人谢顶,但其实……他也是真的咸鱼,业余时间都会跟着父母学做饭手艺。

毕竟这是家族传承手艺,古乐他爹娘,他爹娘的爹娘,他……四代传下来都是好厨子,轮到他这一代独苗也不能就此失传了。

没有灵药灵气等道具辅助,他的魂力修炼难能寸进,半年来的功夫,古乐也就从十一级升到了十二级,自己三个弟可都十三级了!古乐白薅羊毛,晚上不睡觉,以修炼《吐纳法》代替睡眠。

古乐的魂力,或者他的真气,彻底洗涤完“皮”后,目前在洗骨,洗骨包括洗髓,并不容易,其中需要的真气量无比庞大,所需时间也非常久远。

《吐纳法》本来就是道家入门级“养(xian)生(yu)”功法,估计没个一两年洗不完骨,要把古乐彻底转化为《吐纳法》体法的最高境界——地无垢体,没有特殊机缘,还要八年、十年。

要知道,古乐的身体还是幼童……最近刚满七岁,体内杂质尚且比成人少许多,吃得又是田翠武魂麦磨出来的面食,日常摄入的杂质比寻常人又少许多,八年、十年就能成就道家先辈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的身体境界,古乐已经是相当满意了。

“乐,给我来两份这个……叉烧包?对,叉烧包。”邻居史塔克大叔来到古乐的私人摊前,再三确认了一下这三字读音。

斗罗大陆通用语和前世地球中国话完全不同,古乐也只是做了字字翻译,在他人看来自然会觉得奇怪。

“好嘞,您拿好。”古乐熟练的拿起夹子,从蒸笼里夹出两个巴掌大的叉烧包放进纸袋里,包好,和史塔克大叔钱货两清。

古乐一边做着自己的生意,一边眼睛贼兮兮的盯着街道上来往的人。

今是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开学的时候,那俩个位面之子肯定会路过这里,因为他家这条街,直通学院大门!

在即将走的日子里,先干他们一p再!

薅不到谢顶,拔几根腿毛总行吧。

日近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左右,面包店渐渐人稀,早餐时间已过,古乐却并没有收摊。

皇不负有心人,钱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何况唐三的毛。

只见街道尽头,一老一两个身影渐渐走来。

为引起注意,古乐吆喝:“卖包嘞,卖包嘞,不甜不要钱!”

对面水果摊的大婶闻言一阵好笑,笑骂道:“你子是在卖水果吗?什么甜不甜的,敢情好你子卖包还要和婶抢生意不成?”

“欸,婶子哪里的话,你家安雅这么漂亮,抢了您家生意,饿着安雅怎么能成?”古乐满口嘴花花,羞得正在帮衬母亲搬货的十五少女满面烫红。

“就你子嘴贫。”大婶笑了。

在看似平常的邻里街坊的斗嘴之下,拄拐的年迈老人和一位蓝发少年走向了他们这里。

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和位面之子唐三。

唐三隔了半百米就听到了那俩“吵嚷嚷”的声音,放眼望去,只看到一位大婶和一个和一个年约十岁左右的孩在互相逗乐,看到那孩的面孔,唐三只觉得十分熟悉。

待靠近之时,听清水果摊大婶对古乐的称呼为“乐”时,唐三也这才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正是当初与他有过一阵短暂交流的少年。

“古乐,真的是你吗?没想到我们真的见面了。”唐三在他乡遇故知,自然感到有些惊喜,唐三带着老杰克走到了古乐面前。

老杰克虽然老了,但记性也不差,看古乐的面容,他也记起了他就是一年前和那大魂师大人一同来过村子里的孩。

古乐微笑着点点头,“杰克爷爷,三好久不见,看来你真的觉醒武魂成功了,是要去学院对吧。走吧,我给你们带路去,顺便给你震震场子,学院里的那些家伙挺皮的。”

“嗳,谢谢你伙子。”老杰克闻言不由惊喜的道了声谢。

唐三闻言虽然想“你也没多大啊”,但还是很感激的道:“那就真是谢谢你了。”

“没事。”古乐笑容满面的摆摆手,从自己的摊位拿出了一个牌子立在摊位上。

牌子上写着:“老板暂外出,东西勿动,动之生儿无眼,生女无缝。”

唐三、老杰克:“……”

这什么操作,好恶毒的诅咒。

叮!沙雕值+21。

叮!沙雕值+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