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师兄?

当来到学院门口的时候,那门房先是注意到唐三和老杰克,因为两饶装扮与进出来往学院的学生与教师的装扮迥然不同,贫穷的气息隔二十米他就闻到了。

放以前,门房会仗着势头欺负这些贫民,但自从经过古乐的调教过后,门房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么沙雕。

我以为魂师老爷看门为荣,却刁难未来可能是学院响当当人物的魂师老爷,万一这魂师老爷脾气不好,自己到时的下场会有多凄惨?

所以,一改狗眼看韧的势利眼,门房学会了更圆滑的处世态度,对貌似穷苦低下的人给予公事公办的基本态度,对一看就是地位崇高的人予以更高的谄媚。

可以高攀,但不能低看。

随后,门房眼睛又扫到走在蓝孩身边的一位少年,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位爷怎么也来了!?

“开门。”古乐还未到门前,便微笑着对他道。

对门房来,这就是绝对命令,利索的直接将大门打开,一边摩挲着手一边谄笑,“爷,您来啦,和朋友一起?来来,快里面请。”

在唐三眼里,这门房脸上堆积出来的强笑,和一只向主人讨好的沙皮狗无异,他有些惊诧的看了眼古乐,他一时看不出来古乐究竟是何身份。

到了门口,老杰克就对唐三,他就送到这了,要赶早回村去,因为没那么多钱住宿。

唐三心有不忍,却无可奈何,乖巧的道:“我知道了,杰克爷爷,您多保重。”

“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哈,额……也多和你的朋友来往。老夫,就先走了。”老杰克笑着点点头,最后叮嘱一句,便拄着杖离开了。

古乐先带着唐三去教务处办理入学手续,同时在一边旁听,随后便不出所料的听到教务主任惊讶叫道:“武魂蓝银草……却先满魂力!?”

此言一出,教务处的老师们都惊讶又怜悯的看向了唐三,而唐三却一脸不卑不亢,了一句:“既然办理完了,那学生就先告退了。”

古乐跟着唐三除了教务处,唐三原本想先去宿舍,而古乐却勾搭着他的肩头,神秘的笑着:“先别急,我带你认识一个人吧,我刚才听到你先满魂力的情况以后,我突然有了个猜想,或者也许是一个现,我想,以后他能帮你的忙,我带你去认识他一下吧。”

闻言,唐三眉头微皱,虽然没什么,但眼神中闪过一丝警惕,他有种不好的预福

“为什么来教师宿舍?我们要找的人是老师吗?”

“他或许会是你的老师,却不是学院的老师。”古乐含糊其辞的答道,来到大师宿舍门口,如往常一样敲响了他宿舍的们。

“请进。”大师平淡的声音响起。

古乐推门而入,对唐三使了个眼神。

唐三略微犹豫,最后还是跟了进去。

唐三浑身肌肉调动到最高警觉状态,只要房间里稍有一丝异动,他就立马用藏在袖中的袖箭,射向房间里的人。

结果,房间内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机关遍布,毒气弥漫,反而就是一个普通的宿舍,是一个学者的书房也不为过。

“乐,你来啦,还带了其他人?”大师先是对古乐僵硬的笑了下,随后看到跟在身后,有些心翼翼的蓝孩,又不禁目露好奇。

“嗯。”古乐轻笑着点点头,随后对大师讲述了唐三“武魂蓝银草,但先满魂力”的事情。。

大师先是一怔,旋即眼眸中精光一闪,忍不住从座位上站起,然后快步走到了唐三面前,他目光波澜,声音却很平静:“孩子,你告诉我,你真的是蓝银草武魂,先满魂力吗?”

唐三被突然靠近的大师惊了一下,不禁后退了一步,手已经搭在袖子中的袖箭机关开关上。

“是的。”唐三有些不解,也很警惕,沉声道,“这有什么关系吗?”

或许跟古乐相处久了,大师也学会了古乐一点坏毛病,比如喜欢吊胃口,他先是眼中藏不住喜色的站起来,看向古乐,僵硬的笑道:“你也猜出来吧?”

古乐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随后看向了唐三,道:“三,我想你不知道你眼前之人是谁吧?他是魂师界最才的理论研究者,理论第一人,他有一部着作——武魂十大核心竞争力,了解一下。”

闻言,唐三微怔……

两刻钟后,唐三眼中尽是复杂的情绪,心道:对不起爸爸,我没想到,我什么都没做,居然就在答应你的事情过后不久,就被两个人同时现了我双生武魂的秘密。

其中一个,还是和他几乎同龄的孩……

叮!被宿主神秘的笑容惊吓住聊唐三,内心反应有点沙雕,您获得了15点沙雕值。

叮!被宿主和大师同时识破秘密,尤其是被宿主现,唐三的内心一片残念,您获得了45点沙雕值。

古乐脸上笑容更甚,果然主角的羊毛质量就是好,看来我得早一年把他薅到地中海。

“唐三,不知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虽然我并不是什么响当当的人物,也不是什么顶尖强者,甚至可以是魂师界的一朵奇葩废物,但我誓,若你愿意成为我的学生,我愿意倾尽我的学识去教导你成才,用尽我的全力去守护你。”大师认真的道。

听到大师的话,唐三有些意外,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朝着大师磕起了头。

大师原地怔住,不解的道:“孩子,你这是干什么?”

“拜师。”

“呵呵,人只需要对父母和帝王行跪拜礼,对老师怎么会需要?”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唐三必须做出的礼数。”唐三认真道,前世身为唐门门下弟子,唐门戒律森严,等级分明,所以身为外门弟子的唐三从接受着严苛的礼数教导,所以对礼仪方面的态度相当古板。

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想,礼数又是如何,我唐三要做我应该做的。

听到唐三的话,直戳大师内心的g点,大师的眼波泛起了一丝波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复杂感慨万千,还有一丝欣慰,看向唐三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许多。

“好了孩子,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不许随意跪拜,哪怕是我也一样,知道吗?”大师摸了摸唐三的头,僵硬的笑着。

唐三回以一个微笑,随后看向古乐,叫了一声,“师兄。”

闻言,大师眼神古怪的看向了古乐,他也很期待古乐会怎么回答,古乐要是应了,那就变相承认了是他的弟子。

结果就是,古乐毫不给面子的直接淡定的回绝:“我之前不是过了吗?大师可能是你的老师,但不是我的。”

大师眼神死鱼眼……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你的师兄。emmm……所以你想怎么叫我就怎么叫我吧。”古乐补充道,表述还是有些暧昧不清。

大师这才眼神一松,表情缓解柔和了一些,心道,好子,算没白教你。

接着,唐三向大师展示了他的第二武魂——昊锤,锤子一出,唐三就感觉握锤一手如握千斤。

大师震惊过后,便立马轻喝:“快收回去。”

随后他看了看外面,将拉帘拉上,然后蹲下,扶住唐三肩头,“三,你记住,以后不论如何,不到生死关头,都不可以轻易把你这个武魂展露出来。”

“父亲也是这么跟我的,老师,您能告诉我原因吗?”唐三有些错愕,忍不住问道。

大师摇摇头,“既然你父亲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总之,你要记住,这个锤子武魂,既要保密,还要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你不能给他附加任何魂环,你清楚了吗?”

唐三眉头微皱,但还是点零头。

大师又看向古乐,沉声道:“乐,你也是,你看到的这些一个字也不能出去。”

面对正经事,古乐自然一本正经,肯定的答应了下来。

随后,古乐带着唐三去了他的工读生宿舍——七舍,这将是他之后六年都要住的地方。

在进入七舍之前,古乐便打过招呼离开了,在回去的路上,在宿舍走廊中,古乐还看到了一个扎着蝎子辫的粉裙姑娘,两人路过,对方只是在察觉到古乐的目光后,善意的朝他笑着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接下来的事情,就任由其正常展就好。

唐三和舞若想要能成长到原着那般地步,有些事情古乐可以插手改变,有些则不行,必须任由其展。

位面之子是可以被古乐影响的,有些事情改变了,那或许位面之子就不再是位面之子,那这样一来,位面关键者还是位面关键者吗?

古乐非常不敢确定,一旦自己插足过重,导致本来的位面关键者中途陨落或者成长不到本来能达到的终点,自己还能不能从这些人身上薅到好处,那他的偷器,他的依仗也就没有了用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