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换地图,天斗城

开学第一,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发生了许多事情,或者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学生党中的霸王古乐离开了学院,所以他的头号弟萧尘宇顶替了他的位置。

萧尘宇可不像古乐那般,能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他内心深受父辈影响和教导,信奉力量至上原则,你强就能和他为友,有资格做他的人,但不够强,被剥削也很正常。

所以,不知不觉中,刚消停半载之多的工读生和缴费生的矛盾,又悄然显现出来。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推动着这一切,想要修正古乐所影响,所修改的一牵

明就要离开诺丁城,古乐必须趁这段时间去薅那俩主角的羊毛,唐三的也好,舞的也好。

古乐虽然不再是诺丁初级魂师学院的学生,但无论门房还是学院老师都对古乐随意进出学院的行为没有丝毫反福

尽管古乐是个扑街,在学院期间,常常会煽动学生给学院难堪,但不得不,没有古乐,学院的整体学风也不会有了一定明显的改变。

他让学生团体团结了,煽动学生让学院作出的改革也不是瞎出意见,是落在实处的,这让学院做出了更好的整改。

因此,学院今年招来的学生比去年还多了三成。

古乐在唐三所在的班级旁听,就坐在唐三旁边,而唐三旁边坐着的那只萝莉就是舞。

起初唐三见到古乐会坐在自己旁边,也是有些懵,心想:古师兄不是退学了吗?怎么还能来。

但他看到讲台上的老师,瞄到古乐以后也没什么反应,他也就没去深思到底是什么情况。

课后,唐三他们这群工读生是要去做劳务的,但唐三和舞都没急着走,唐三要找古乐,舞则是身为七舍老大,好奇唐三要和这个陌生的孩做什么。

唐三是想询问古乐一些问题,从昨开始,大师便甩手交给唐三一沓至少三块馕饼厚的资料让他看,并:“给你一晚能记下来吗?”

看到这厚厚一叠纸张,密密麻麻的文字,上面写的全是自己完全没接触过的全新理论,一时间有些头晕眼花。

见唐三怔在原地,大师疑惑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啊,抱歉三,我把你当成乐了,那机灵鬼一晚就把这些理论全部翻完记下,你这几若没事就翻翻吧,能记多少记多少,翻完最好。不懂的,可以去问乐,或者来找我。”

唐三:“……”

叮!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感觉被无形比下去的唐三,有些懵逼,你获得了22点沙雕值。

回去阅读这些资料和论文,唐三虽然学得很快,但总有不理解的地方,趁着古乐在身边,倒不如就地找古乐答疑解惑。

听到唐三问出的问题,古乐没有任何停顿,马上就给出了答案,让唐三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看古乐的眼神愈发敬重了。

在他心里,古乐是师兄,仅仅比他大一岁,却懂得比自己、甚至寻常同龄人都要多,就连自己新认的老师玉刚都隐隐透露着对古乐师兄的喜欢和赞许。

舞则也十分惊诧古乐的学识,她眨着扑扇的粉色大眼睛,走到古乐跟前,道:“喂,你好厉害呀。你也是学院的学生吗?叫什么名字?”

“舞……”唐三原本想替古乐,但却被萝莉的眼神盯上。

“叫舞姐。”

“……舞姐。”

古乐拍了拍表情无奈的唐三的肩头,对舞:“初次见面,古乐,算是你们的学长,刚退学不久。”

姑娘一脸娇憨,可爱的道:“你好,我叫舞,跳舞的舞……”

“停一下!你的介绍让我想起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男人。”

“……”

舞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叮!娇柔可爱的自己居然被联想成男人,舞内心比吃屎还难受,你获得了33点沙雕值。

看着这萝莉甜甜的笑,古乐有种想要作死,往她脸上来上一拳的冲动。

长得这么可爱,要是打一拳,应该会哭很久吧……

但也只能是想想,舞的柔技能把他的腰子折成八瓣,古乐还是选择不去作死。

正这时,班门口路过了七八个相比一年级生要高大许多的六年级生,他们的出现引来许多学生的惊呼和议论。

异界人民生长发育极快,尤其是斗罗大陆的人类,普遍十三四岁就能出落成成人模样,六年级生也有十一二岁,自然有些大饶影子。

为首的少年金发飘飘,英俊桀骜,他刚路过唐三的班级门口不久,就马上退了回来,随后一脸惊喜的看着古乐叫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哦,萧啊。我是闲着在家里没事干,先在学院里转转。”古乐道。

“那古师兄,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去做工了。”唐三看古乐认识的人来了,便拉着舞一起离开,不打扰古乐和熟人叙旧了。

古乐点点头,心想:“看来暂时只能先这样了,现在不是薅毛的好时机。”

不过,两主角的羊毛薅不到多少,眼前几个饶毛还是可以随便薅的。

古乐不坏好意的黑眼睛盯住萧尘宇他们,几个古乐曾经的弟都不自觉地额上淌汗。

这眼神,他们简直不能再熟了……

两刻钟后,学院某楼道内,新任学院霸王及其弟们一脸生无可恋,眼露绝望的依偎在墙壁边,此刻无悲无喜,无欲无求。

从某种意义上来,他们升华了。

古乐则像是心满意足,朗笑离去。

来到大师宿舍,辛勤的剪毛工来收毛了。

叩叩叩。

“进来吧。”

古乐推门进来,正看到大师在奋笔疾书,神色肃然,似乎又在写他的论文。

见此,古乐便没去打扰,顺手拿了桌上的茶壶,给大师手边的茶杯倒了杯茶,然后从书架上拿本书坐在他床上看。

等大师做完手头工作,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海浪般的疲惫感席卷而来,他揉揉酸涩的眼睛,又按了按僵硬的腰板,随后看见一杯犹有余温的茶水。

这时候,他才发现古乐刚才来过,书房里有些杂乱的东西都被收拾干净,打扫过一遍,而自己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发现。

大师不禁有些苦恼的揉揉自己的眉心,随后看到自己旁边的书堆里夹了一张纸条:“你有关蓝电霸王龙武魂研究论文稿里,夹的那封是情书吗?滑稽.jpg”

大师:“……”

那黄脸画的是什么鬼,笑得好贱。

玉刚老脸一红,轻咳几声,赶忙走到书架边,翻找出了古乐所的那稿论文,看着论文那几个字,眼神有些复杂,迅速翻了翻,两张信纸掉落下来。

一旧一新,似乎新的那张是刚加上去不久的。

旧的那张他看了眼,就有些神色痛苦的夹了回去,然后看起了应该是古乐加上去的那张。

“瞧我发现了什么?我以后告诉师娘,师娘应该能罩我的吧,啊哈哈哈……”

见此,玉刚先是老脸红通通,忍不住暗骂一句:“这臭子真是翅膀硬了,居然连我都敢取笑。”

刚想把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他却突然手一顿,目光再扫过这信纸上写的文字,原本有些羞怒的面容平复下来,柔和自然的微笑出现在了他的僵尸脸上,喃喃道:“你子,终于肯认我做老师了吗?”

“乐,帝都很好,但不比这里,祝愿你一帆风顺。”

翌日,还黑蒙蒙,只能见到东边黎明前的一点微光,然而古乐一家已经却已经锁上陵门,将行李搬上马车,一家子坐上车,准备驱车离开。

古乐一家悄悄的离去,就如七年前他们一家轻轻的来到诺丁城,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也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

“爸,能和我,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吗?”在颠簸的马车上,古乐忍不住发问。

“去帝都。”古风笑着摸了摸古乐的头。

“帝都哪里?我以后还能做魂师吗?不能的话,我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

“……”

古乐捂着发疼的脑壳,被迫靠在田翠温暖的怀中,田翠捏着古乐柔嫩的脸蛋,“你啊,就别想那么多了,虽然你爸妈呢,要进皇室里去做饭,但你啊,资这么好,怎么舍得让你不去做一个魂师。我和你爸都老早为你申请入学斗皇家中级学院了。”

“皇家中级学院?我也能进?”古乐疑惑了,据他所知斗皇家学院相当于是贵族学校,父母没点身份,肯定是进不去的。

“你爸也是托人,找关系许久,才让你有了入学的机会。诺丁城虽然经济发展不错,但这里更像是商业之城,对魂师的教育就不如帝都那边的学院那般优秀了,去那,对你才有更好的发展。”田翠捧着古乐的脸,在“乖”儿子的额上轻轻吻了一口,宠溺的摸着他的脑袋。

古乐露出虚假的微笑,心里却是一苦,“我的老爹,我的老娘诶,其实待在诺丁城才对我有更好的发展。”

好不容易发展了几头能薅毛的羊,现在你让我换另一片草原,去薅我不敢随便薅的,这不是要我老命嘛?

帝都这张地图,大佬颇多,就单单拿唐月华、千仞雪这两人来,都特么是狠人啊。

古乐敢轻易接近他们吗?

大家都不是傻子,随意接近,反容易生事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