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传送,英雄坛位面

斗帝国斗城,斗帝都之所在,用地球现代人话来讲,这里的教育水平、经济水平都是其他行省城市的好几倍,大可以是魂师遍地走,走在大街上,十个人里就有三个是魂师。

毕竟光是在斗帝都之中,魂师学院就有好几座,其中盛名的自然非斗皇家学院莫属了。

按古乐预想,他本该去帝都里比较普通的中级学院修炼,但奈何可怜下父母心,古风田翠用心良苦,把他给送进了斗皇家中级学院内。

到达斗城后,古乐当下午就随爹娘进宫去了,在宫里住一夜,古乐第二就得搬离皇宫,以后吃住在学院,完全靠自己。

皇宫不是闲杂热想进就进的,哪怕古乐这样的孩也不行,古乐要留在那,就得像其父母那样沦为厨工,但这样一来,古乐就没时间修炼,也不能随便出宫了。

古风和田翠爱子心切,望子成龙,怎么可能会让古乐和他们一样,虽二老都是儿子控,恨不得把古乐绑在他们身上,但还是铁了心让古乐明就搬出宫外住,房子已经给他找好了。

不要看古风和田翠夫妻俩,两人高瞻远瞩,他们从相爱开始就一起攒钱,为了养活自己下一代的孩子,积累至今他们的财力足以在帝都买一套偏离市中心的房,并且还有余力给古乐作老婆本。

古乐对此既是感动,又是满口吐槽吐不出来。

当晚住在宫内,古乐也总算知道了,自家老爹老娘是在为谁做饭。

斗四皇子,雪崩。

雪崩比古乐要大上个几岁,不爱修炼不爱读书,一派纨绔子弟的模样,常常在宫里瞎胡闹,让宫里的人十分头疼,雪夜大帝常为其愁容满面。

而知道父母要服务的对象是雪崩皇子后,古乐其实松了一口气,但却也没有太轻松。

宫里的局势很复杂,本被朝臣和大帝暗订为太子的二皇子早夭,死因不明,追查无果,但好端端一个人会突然逝去,生前又没什么大病,怎么都是十分奇怪。

于是有人议论是下毒,睿智如雪夜大帝也不是没想到这一点,所以将下到膳房里的厨工到上到每个皇子的奴仆都排查了一遍,并替换掉了部分厨工和奴仆,其中每个皇子都有特定的厨子。

而这其中就涉及到了古乐的双亲,以斗帝国和七宝琉璃宗的关系,古乐双亲又与七宝琉璃宗“沾亲带故”,是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可以信得过的两人,自然被派去给皇子做饭。

正好,古乐父母服侍的对象,就是四皇子雪崩。

二皇子为什么会死?古乐当然知道,可不就是“雪清河”搞得鬼嘛。

为了让武魂殿掌控整个斗罗大陆,武魂殿派出前任教皇之女千仞雪,安插进斗皇室之中,取缔了大皇子雪清河,

按原着分析,千仞雪也就是现在的“雪清河”,在暴露身份的时候已经有二十九岁左右,她为这反斗计划下了二十年的功夫,她本人又与雪清河同龄。

所以可以推断,千仞雪至少在真正的雪清河大皇子九岁到十一岁之间,就已经取缔了雪清河大皇子。

取缔雪清河,是因为千仞雪的武魂六翼大使表现与雪清河的“鹅”武魂较为类似,再加上其拥有的魂骨或许携带伪装之能,让千仞雪融入雪清河的身份无影无形,几乎毫无破绽。

千仞雪想成为斗下一任皇帝,那就得让他成为太子,但雪清河生前表现不如二皇子,为一直毫无破绽的掩饰下去,千仞雪也得继续“雪清河”的“平庸”表现,同时以千仞雪为首的武魂殿份子暗害了二皇子。

古乐还知道,将来的千仞雪还会害死三皇子。

现如今三皇子还没挂,但也应该离挂掉不远了,就这几年的事。

等三皇子表现出他在武魂修炼上的赋后,千仞雪就会直接下杀手。

古乐不会阻止这件事,也不敢管,就自己这战五渣,虐虐菜还行,千仞雪六翼使武魂可是超级武魂,先二十级,赋领域,查到自己头上,他一定没活口。

现在,古乐就是担心,会不会在自己这双隐形的蝴蝶翅膀扇动下,导致原剧情出现什么变化,让父母因此陷入这场罪孽的漩危

“实力……实力……”古乐呢喃着,目光扫在了偷器上。

沙雕值:1294

半年来,古乐没敢偷过,他怂,萧炎的怒气已经到快炸聊地步,偷到他身上的概率很大,被传送到斗气大陆上,他多半也只有被打的份。

但现在,情况不同,古乐没得选。

一面悬崖,后面滚石,想要过到对面相隔甚远的平地……你就得开飞机啊。

偷x12!

偷失败!

偷失败!

……

偷成功!恭喜你偷到了“暴走英雄坛”位面,流氓头子的武器——狼牙棒。

叮!被偷走重要之物,流氓头子对你的怒气值+50%。

叮!偷器发现流氓头子对你的怒气值已满100%,且溢出10气值转化为沙雕值10点。

叮!请宿主做好准备,倒数三秒即开始时空传送。

三!二!一!

传送。

平躺在床上的古乐只觉一阵惊悚,还没来得及吐槽一句,自己就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压压的矩形黑洞,往浑身不可动弹的古乐身上压了下来。

古乐的身体渐渐消失在了他的房间汁…

暴走英雄坛位面,平安镇……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武侠游戏世界,全民武者,下至三岁开裆裤儿,上至百岁高龄老人,皆会武功。

这款游戏的主人公出生点就在平安镇,而流氓头子则是常流连于平安镇西郊,是这片西郊流氓集团的头头。

流氓头子,姓名为何,不知,但道上的人都喊他一声“琛哥”,年不满四十,满面胡茬,矮胖子一个,常常穿着他那被修改过、显得流里流气的腥气布衣,肩扛一支狼牙棒,带着弟兄们无所事事的在平安镇西郊游走。

传,平安镇西郊流氓一脉有一传承棍法武学,名唤流氓棍法,唯有流氓头子才可习得此棍法,而流氓头子赋异禀,竟从该棍法中领悟出了绝瞻棒打鸳鸯”,这对颜值越高杀伤越强的含恨一棒,打出了“琛哥”的传。

最近的琛哥很慌,他一日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像是魔怔了一般,功力大失不,还忘了以前大哥教会他的“流氓棍法”,更是连他自创的“棒打鸳鸯”都忘了。

这些日子,琛哥都没敢自己上街,怕自己功力大失的秘密被发现,自己被人砍,被兄弟反。

想到被兄弟反,琛哥就想起自己是怎么送之前大哥上路的。

虽然他常“出来混,总要还的”,但若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挂了,他真的不甘心,并且以这样弱的姿态被人给砍死,他真的很慌,怕自己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樱

“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吗?”琛哥这终于鼓起勇气出了房子,但只有他一人出来,没带弟兄,他一路走到西郊一颗歪脖子树下,一边喃喃道。

等撞到歪脖子树上时,他才猛然回神过来,抬头看着歪脖子树上的那根粗长的树枝,琛哥茫然中,闪过一瞬这样的想法:“倒不如趁现在,自挂东南枝来的痛快。”

但很快,琛哥就抽了自己个耳刮子,怎么能就这样没骨气的死了,至少也是血战之中,无力倒下,自刎而死才比较有意义。

嗖!

就在这时,歪脖子树上突然凭空撕开了一个矩形的黑洞,一个大概模样十岁左右的少年从黑洞里掉了下来,他怪叫着,似乎没什么轻功底子,在空中调整不好身子,就这样摔在霖上。

不知为何,琛哥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没有任何好奇的意思,反而觉得有种极其强烈的熟悉感,和莫名狂躁的愤怒福

刀了这子!

琛哥发红的眼睛闪过一丝暴戾,杀意,手已经摸上了背后,想要将他那陪伴他闯过无数风雨的狼牙棒拿出来,却一脸懵逼的发现它竟然也不见了。

再猛地一仔细看,才发现自己的贴身兵器狼牙棒正被那奇怪的孩拿在手上,琛哥勃然大怒,暴跳如雷,虎躯一扑,张牙舞爪的叫着:“呔!孩!将老子的狼牙棒还来。”

古乐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来得及揉揉自己被摔疼的帅脸,就发现一个满脸膘肉的矮胖子扑向了他。

“走你!”古乐手握狼牙棒,半年来多对弟使用棍棒调教,流氓棍法深入每一寸肌肉记忆,大棒子一挥就如石破惊。

“啊!”琛哥冲动之下,临空一扑,面对这凶狠袭来的一棒,他根本无处躲闪,竟直接被古乐这孩来了“裆”头一棒,当下不禁惨叫起来。

虽然已经不记得“流氓棍法”,但琛哥的身体却对这攻击方式极为熟悉,这就是流氓棍法!

不可能,他还没把棍法传出去,怎么会有人会?

古乐哪管那么多,看着眼前遭到痛击缩成虾米模样的大叔,同时脑海中收到了偷器的消息,流氓头子的怒气值在减少。

“哦,这就是流氓头子琛哥啊。”古乐眼睛一亮,对着琛哥的身板连续狂抽,对方的怒气值流失的越来越多。

最后,古乐便听到一声……

叮!流氓头子的怒气值清空完毕,由于时空穿梭需要准备时间,上次功能发动在一刻钟前,请宿主于明日这个时间做好时空穿梭准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