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萧炎:爹,你听我解释。

我叫萧炎,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个穿越者,我这世已故母亲留给我的戒指里头藏着一个老爷爷。

这老爷爷是我如今的老师,让我又爱又恨,他让我这昔日才跌落神坛,但如今这半年不到的日子里,他又让我重振雄风……不,是恢复了往日的光环。

最近萧家运气很背,包括作为萧家饶我也是如此狼狈,我最近连续弄丢了两件重要的东西,一个是家族的斗技《碎石掌》,一个是父亲花高价买给我的“筑基灵液”……当然,这两样东西就算丢了对我对萧家也不算什么大损失,但最近我们萧家快丢了钱。

很大一笔钱!

加列家族为了对付我们萧家,夺取整个城的药市市场,请来了一位一品炼药师,抢走了城里大半人气,令我萧家坊市元气大伤。

但我一点都不慌,因为我的老师药老是个曾经震惊闻名大6的炼药师,有他在,我们萧家就能制造更多优廉的疗伤药,从而再扳回一局,甚至可能直接反压对手一筹。

药老一边指点我炼药,我一边顺便制作出能够战胜加列家“回春散”的“凝血散”,经过不懈努力之下,我成功完成了足够量用来对抗加列家的“凝血散”。

现在,我正披着大黑斗篷,装作神秘炼药师,自持“萧炎老师”的身份,当面送上这些“凝血散”给萧家……

……

萧战一听这位“神秘炼药师”愿意出手援助他们萧家度过此次难关,喜上眉梢,得到长老们的确认过后,便坚定的点头道,“得先生相助,是萧家万福啊!”

隐藏在黑袍下的萧炎轻松的展颜一笑,从斗篷之中伸出他那白皙的手掌,手指中的红色纳戒闪耀一阵光芒。

紧接着,巨大的会议桌面上就便被山一般,排列整齐的凝血散覆盖,在场所有人萧家人都震惊的张开了嘴巴。

萧战在看到那只熟悉的手掌之时有微微一瞬的晃神,还来不及深思就被这些凝血散震惊得无以复加,丢掉了思考,半响后回头刚想当面答谢,笑容满面回过头来的他就僵在了原地,眼神愕然。

只见突然失去黑袍的萧炎出现在了萧家人们的视野中,每个人脸色或茫然,或震惊,或古怪,表情十分精彩。

“炎……炎儿,你……”

萧炎那原本隐藏在黑袍之下的淡然自若之笑凝固在了脸上,他原本低调摆手的动作也在停滞几秒后,变成了“尔康伸手”,“爹,你听我解释!”

父子俩大眼瞪眼,场面万分尴尬,诡异莫名。

……

古乐拿着手中那件黑袍,抿起了嘴,有些嫌弃的把它扔进了偷器空间里头,“么的,怎么尽是偷这些没用的东西,能不能偷点能辅助我修炼的东西啊,好的辅助呢,老是石头空气沙子,还有别人穿过的衣服什么的,你不要面子的吗?”

刚才连偷了四次,再加上又从萧炎身上抠来2o8点沙雕值,现在总共还剩499沙雕值,也就是还能再偷四次,接着继续偷。

偷失败!

偷失败!

偷成功!恭喜你获得了来自《一人之下》位面,张楚岚的守宫砂。

偷失败!

叮!每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张楚岚清晨起来现自己的守宫砂消失不见,陷入了绝对茫然、愤怒、兴奋……的复杂情绪之中,纠结于“谁昨趁我不注意啪了我”的问题之中,你获得了3oo点沙雕值。

叮!被夺走重要之物,张楚岚对你的愤怒值+9o%。

叮!由于张楚岚对于被偷走重要之物却觉得莫名很爽,愤怒值降低为4o%。

古乐:“……”

我要守宫砂这破玩意儿干啥啊!

强行给自己加个debuff吗?

古乐一脸蛋疼,还好这守宫砂没有直接送进自己的身体,而是放在了偷器空间之郑

打开偷器空间,古乐也很好奇这“守宫砂”究竟会以和形态出现,结果古乐只看到偷器空间里只多出了一张写满无数金色文字的符。

守宫砂之符:贴在使用对象(必须是男性)身上任意部位,默念“急急如律令”即可让对方拥有无法强行破解的守宫砂。获得守宫砂的男性若面对并非真心献身的女子时,将会痛茎。

看完这张符的介绍,古乐眼神悚然,嘴微张一阵,旋即露出了阴森的怪笑。

“乐,你在笑什么呢?”柯家两兄弟刚回来就听到古乐那诡异的笑声,如果不是知道古乐年纪尚,他们恐怕都以为是古乐做了什么“坏事”。

“哦,突然想到了以前的一个有点好笑的事。”古乐摆摆手,随后隐约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香水味,嘴角微扬起一瞬。

闻言,柯家两兄弟“哦”了一声,也没去追问,柯楠坐到古乐身边,熟络的揽住古乐的肩膀,“乐,等会儿学院有一个晚会,到时候会有能和战魂学院的人交流的机会,你一起来吧?哥给你介绍姐姐。”

古乐眨了眨眼,摇摇头。

我古某人就是单身到死,死外面,都不可能去参加晚会的,参加晚会哪有修炼好玩?

柯基则坐到了古乐右手边,认真的劝道,“你先别忙着拒绝,你要知道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这些辅助系魂师想要成长,注定需要依靠战魂师,这个晚会可以让我们和战魂学院的人认识,抓住这个机会和他们战魂师混熟,有利于我们将来的展。

而且,如果你能勾搭上哪家贵族的姐姐,你以后的修炼资源也好有着落,若日后能成为伴侣,那这样的羁绊关系也会更加牢固。”

古乐看了眼柯基,又看看柯楠,目光何其诡异,“你们该不会是看上哪家姑娘,需要我给你们当僚机吧。”

“僚机?”古家兄弟俩先是一怔,但也很快反应过来这词的意思,赶忙摇摇头,柯基一脸诚恳的道:“怎么会呢?就凭哥这美貌,有什么美女撩不到手的,你想多了,乐。”

“柯基的是啊,乐,我们是在为你以后的幸福着想啊。”柯楠义正言辞的道。

古乐摇头,“太假了,论美貌你们是赢不了我的。”

“……”

虽然柯基所言不虚,确实很有道理,大部分辅助系魂师也都这么想的,但古乐也知道最后面那句纯属扯淡。

看到一瞬隐藏在兄弟俩正色背后的鬼精,古乐就知道这两兄弟带自己去的主要目的是想利用他可爱正太的外貌,借此吸引人气,他们好能畅游在“花海”中,在万花丛中寻得下手目标。

都是舍友,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不聊事,古乐也不好再拒绝,点点头,“那好吧,不过我没有合适的衣服。”

“没事儿,我樱”柯基闻言一喜,拍拍古乐的肩头,道,“我们身高差不多,你身材虽然比我瘦弱一些,但应该能穿得上。”

着,他就从床底下拉出了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以后,古乐眼神一闪,敏锐的目光马上就锁定在了一件粉色的宫装裙上。

柯楠:“……”

柯基:“……”

“你怎么会有品如的衣服?”

“什……什么品如?品如是谁?”

“你好骚啊。”

“……听我解释,这不是我的衣服。”

“偷的?柯楠大哥,咱们还是告官吧。”古乐突然起身,手搭在了眼神复杂的柯楠肩头上,意味深长的道。

眼看古乐和柯楠都要起身,柯基“呜哇”的跪下来,顺带滑行,直接搂住了两人一左一右的大腿,哭丧道:“这不是偷的,这是邻居家艾莉临行前送给我的礼物,是……是作为纪念,别忘了家乡还有个她。”

“我去,渣男!”古乐眼睛一眯,破口大骂,“都有妹子了,你还去晚会撩妹。”着,他目光就看向了柯楠,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结果柯楠的表情是一片茫然,紧接着脸色有些铁青。

“哥,你怎么了?”感觉自家大哥脸色不对,柯基不禁愣愣的问道。

柯楠忽绿忽红的表情上是一对复杂的眼神,半响才吐出几个字:“真是艾莉送你的?”

“对啊。”

“艾莉也送了我一件。”柯楠沉声道。

柯基、古乐:“……”

贵圈真乱啊。

原各自以为是人生赢家的兄弟俩,从双方口中消息得出真实结论后,两人都有些被打击到,终究是少年人,容易被情殇所困。

古乐摇摇头,所以,年轻人啊……单身不好吗,谈什么恋爱。

这就是古乐一直单身的原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