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初见“雪清河”

晚上,换上一身优雅晚礼服的古乐,和微黑着脸的柯家兄弟来到了雪星亲王在斗城的别墅中,这里就是今晚晚会的举办地点。

雪星亲王身为皇亲国戚,凭借着这档子关系,常在帝都中作威作福,斗城内也算得上是一号名人。

当然,这雪星亲王也不是什么傻子,相反的是他很聪明,他这么做主要还是表现给自己的大哥看,因为在雪夜大帝登基前有一段时间里,民间朝廷上下有传雪星也是个不错的王选,并在雪夜登基后,甚至有听到“雪星才该是大帝的”呼声。

雪星当年听过此传闻之后,性情就突然大变,待人待事变得蛮横无礼,唯有在面对雪夜大帝时才会变得乖顺。他当初就是想通过这番表现,来暗示给雪夜大帝他无意帝位。

雪夜大帝自然甚是满意,也就在其不侵犯国家利益的底线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雪星亲王“胡来”。

又,后来雪星亲王和雪夜大帝“最不成器”的四皇子雪崩叔侄关系甚好,喜欢“瞎胡闹”的雪崩也就经常在其叔叔家开晚会,醉生梦死,欢歌起舞。

古乐初到晚会,只觉得这里琳琅满目、金碧辉煌,到处都是俊男美女的年轻贵族,最大目测不过十八岁,已经和异性火热的交谈起来,最盖有四五岁,打扮得漂漂亮亮,在会场内满地乱跑。

“来,乐,哥带你去认识一些个人,混个脸熟,以后也好打交道。”一进到会场,刚才还脸黑的哥俩顿时容光焕,眼神振奋火热的紧盯着在场含苞欲放的娇俏少女们。

古乐挠挠头,无奈的被哥俩带走,认识了不少人,最后哥俩转着转着,就带着他来到了一位大概十一二岁的少年面前。

只见那少年左拥右抱,放荡不羁的坏笑着,品尝着怀中婀娜少女为他送上的晶莹水果。

“柯家兄弟见过皇子殿下。”柯家兄弟强摁住古乐的背脊弯腰行礼,这声“皇子殿下”也让古乐明白了眼前人是谁。

“啊,你们好,吃好喝好,随便玩,放开玩,哈哈……”雪崩闻言,敷衍的答应一声,随意的摆摆手,就驱赶着几人离开。

见此,柯家兄弟有些无奈,带着古乐离开了“专注玩乐”的雪崩视线。

转了一圈,人也基本认识的差不多了,原本到处向人问好的柯家兄弟一人一杯红酒稍候一会儿,一些装扮精致的貌美少女就纷纷走了过来,闪烁异彩的目光在面容陌生但模样却甚是清秀可爱的古乐身上流连忘返,纷纷打听古乐的事情。

古乐正欲回答,却听见柯家兄弟俩,他是他们家的表亲。

古乐眼眸闪烁,知道这哥俩是给足了自己面子,这样一来就算是父母身份是平民,也还是和贵族沾亲带故。

尽管柯家兄弟们算是努力了,但得知古乐是平民出身,也没了多少兴趣,反正也不是什么名流,转而将注意力投放在了温文尔雅的柯家兄弟身上。

对古乐仍有兴趣的,也最多是抱着撩着玩玩的心态罢了。

看到正忙碌于花丛中的柯家兄弟,接到柯楠偷偷对他做出的“加油”手势,古乐便微微一笑,配合着离开。

古乐誓,他一直是一个守身如玉,不动如山的钢铁般坚定的汉子,从来不会主动对女生动手动脚,更是对一切莺莺燕燕的诱惑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所以,此刻被群山环绕,面前波涛如怒真不是他的锅。

实话,是这些少女们先动的手,移的山。

“呀,乐弟弟长这么可爱,几岁了呀?”某伯爵之女捏着古乐那张严肃的脸,娇笑问道。

峰峦如聚,泰山压顶,古乐表示自己如此幼的年龄就承受了这般不改承受的压力……

一时卖萌一时爽,一直卖萌一直爽。

看来这一世长得好看一点,还真不是什么坏事。

古乐一边自如的应对着这群“见色起义”的妹纸,一边偷偷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雪崩身上,心里想着,该怎么干他一……薅他一毛。

雪崩实力非常低微,如今已经十一岁的他,却连一环都没有,六岁觉醒至今,魂力增长度可以是六年才提升两级,慢成龟。

二哥无故死亡,三哥最近莫名也染上怪疾,总是时常魂力运行不顺,身子也一瘦削下去。

身边人种种不妙对他都如同警告,机敏的雪崩又在叔叔的提醒下,学会了隐藏自己。

虽然不确定身边加害人是谁,但要做到这样无声无息的摧残两个帝国皇子,肯定不止一人,且定然与自己的关系极为靠近才有可能。

雪崩的忧虑只有自己才知道,每看似活得没心没肺,放浪形骸,其实也只是在泄他内心的惊恐罢了,头上随时悬着一把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刀,他必须心翼翼的在独木桥上行走,走错一步,就是刀落人落水。

“四弟,没想到你在这。”正在雪崩正一脸邪笑的和身边两位美女荤话连篇的时候,两道模样和色与他都十分相近的身影从走廊转角走出,其中一个脸色略显惨白的少年一边走来,还一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他沉声叫道。

见来人,雪崩立马惊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边那些妩媚多啄贵族少女也马上惊慌的四散遁去,留下雪崩一人讷讷:“大……大哥,三哥。”

来人正是大皇子雪清河和三皇子殿下,看到他们两个,全场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纷纷或慎重,或痴迷崇拜的看向两位皇储候选,未来要嫁给其中一个那可都了啊。

古乐目光一瞬锁定在雪清河身上,只见这十六七岁的少年生得是英俊高大,将近一米澳高度,踩着略微高跟的靴子就更是显得高挑了,但就是这样一个身份高贵,身材杰出的人,居然让人毫无压力感,反而还能依稀从对方身上找到一丝亲切感,柔和福

这就是六翼使武魂所带来的一种被动效果,会让人不自觉的感受到那种莫须有的温柔,如沐圣光,不知不觉就会情不自禁的深陷在对方的气质之中,会变得莫名信任对方。

古乐很快把目光收回,这姑娘太厉害,心机也很深沉,手段不如对方多,也没什么保命资本,还是不要去过多接触对方。

四皇子雪崩好像在被三皇子训斥,而雪崩出奇的乖顺,虽然面上一脸不耐烦的模样,但身体却从未移动过一分一毫。

这一个普通的晚会上,一下子就出场鳞国仅有的三位皇子,这倒是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了不一样的心思,都想借此机会,好好接近三位皇子……哦,除去雪崩的两位皇子,没准得到青睐,就能飞黄腾达了呢?

古乐身边压力顿减,原本围着古乐转的那些妹纸都微笑告别,凑向两位皇子去了。

对此,古乐毫无所感,人肉按摩椅虽然舒适,但还是要适度享受滴。

转过身去,拿起刀叉,准备吃点餐桌的饭菜和点心,顺便喝点果汁。

伸手去拿一份果盘,却见一只修长的白手同时放在了果盘上,古乐抬头一看,正好迎面看见一双灵动柔和的眼眸。

“哎呀,真是抱歉,弟弟,刚巧。”雪清河微微笑着,绅士的将手退了回来。

古乐眼神微闪,将盘子挪向对方,“民何德何能,敢和大皇子殿下抢食?况且大皇子比我年长,我更不能抢。”

“你一个贱民,就配和狗抢食,大皇子的东西量你也不敢要。”一个火气很冲的贵族少年冲古乐冷嘲热讽,眼睛偷偷瞄向雪清河。

古乐摇摇头,一脸真,“这位大人的不对,嘛嘛了,不可以和狗抢吃的。”

雪清河:“……”

叮!感觉自己躺着也中枪的千仞雪,心里有点憋屈,你获得了17点沙雕值。

“呵呵,屁孩,回家吃你的奶去吧,这里不是你孩该来的地方。”贵族少年不怒反笑,越越得劲,完全没反应过来事态的变化,他身边同行的伙伴已经捂脸的捂脸,冷笑的冷笑。

“叔叔,你的是。”古乐眨了眨眼睛。

闻言,贵族少年表情就是一僵,正想勃然大怒,抓住古乐的衣服教训他一顿,就听见一旁的雪清河冷冷话:“把他送出去。”

贵族少年心里暗乐,看来大皇子殿下是被自己打动了,这都开始帮着自己了。

然而,他还没高兴多久,城堡里的两个士兵却是把手搭在了他肩上。

一脸的懵逼,还未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拖出了场外。

有一就有二,雪清河找了个自己想一个人待待的借口,让围在他周围的男男女女离开后,便把目光看向了一脸懵懂模样的古乐,眼神若有所思,嘴角微翘,一脸的温和:“抱歉弟弟,刚才让你受委屈了。”

“受委屈?”古乐眨了眨眼睛,一脸的疑惑,“刚才有人欺负我吗?我怎么不知道,倒是大皇子殿下您,刚才怎么把那位叔叔给送出去了?”

雪清河笑着摇摇头,将桌上唯一的果盘移回到古乐面前,“这是你的了。”着,他还是忍不住的在古乐那张白嫩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才俏皮的眨了眨眼,离开。

古乐扯了扯嘴角,不为所动,拿起刀叉吃起了水果,心里却在想:“这姑娘只怕是难对付啊。”

将水果吃完,古乐摸了摸自己刚有三分饱的肚子,起身去上厕所,途径走廊,恰巧碰到了一个人百无聊赖,抬头望的雪崩,这瓜娃子刚被训斥完,现在一定满腹郁闷。

看到古乐向自己走来,又一声不吭的从自己旁边走过,雪崩眉头微皱,回头看了古乐一眼,“喂,子,见到本皇子你不用行礼的吗?”

闻言,古乐脚步一顿,停顿一秒。

不知为何,雪崩看到这一幕后却突然觉得心里一紧,感觉对方随时会冲过来痛扁他一顿似的,但转念一想,不对啊,他可是皇子,谁敢揍他?

就在他有几分胡思乱想意思的时候,古乐回过头来,对他微笑行礼,“原来四皇子殿下需要民的行礼吗?那么……你好,四皇子殿下,再见,四皇子殿下。”

雪崩微怔,看着这张笑脸,他哑然一阵,不知什么才好,很快就看见对方的背影转入了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