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古乐:大皇子没带手纸,真的!

古乐舒服的放完水以后,正要离开,却突然听见有人敲起了厕所隔间的门。

咚咚咚!

“迎…有人吗?”声音似乎有些羞涩,正在厕所隔间里蹲厕的某人对外面的人叫道。

古乐四下观望,发现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那看来就是叫自己了,他扯了扯嘴角,“怎么了兄弟?”

“那……那什么,兄弟,请问有带纸吗?”

闻声,古乐眨了眨眼,眼神逐渐有些诡(bian)异(tai),刚才没听出来,这会儿他是听出来了。

这是咱们的假大皇子,雪清河的声音啊!

这可就刺激了,他还以为圣洁如六翼使武魂压根都不会拉(粗鄙)了呢。

“这可是好机会啊。”古乐暗暗想道,这时候不趁人之危,何以薅其羊毛?

“兄弟没带纸啊。”古乐一手扶在门前,眼神诡异,笑容弧度极大。

坐在马桶上,脸色微红的雪清河有些无奈,只能这是个失误操作,他居然会忘带东西,太不应该了。

“是啊,兄弟如果能助我,那我实在万分感谢。”雪清河挤出勉强的微笑,。

叮!堂堂千仞雪,居然在男厕向宿主求取厕纸……沙雕的场景,你获得了21点沙雕值。

“嗳,谢就不必了。”

“哪里哪里应该的。”

“不应该,不应该。”古乐谦虚的摇摇头,脸上乐开了花,道,“主要是我也没带纸啊。”

雪清河:“……”

你没纸,就在这儿跟我了半!?

古乐暗自乐呵,还差一次,就薅完了今的份,再加把劲。

“兄弟怎么称呼啊?”

听到外面那欠揍的声音传入耳中,感觉心态有些崩的雪清河有些憋屈,他深呼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有回答古乐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既然如此,兄弟能否请你帮个忙,去向别人问问有没有带手纸之类的。”

古乐眼睛转了转,摇摇头,“不行啊,总感觉好羞耻。”

雪清河脸色黑了几分,“还请你务必帮清河这个忙。”

“清河?”古乐对着隔间门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用一副大吃一惊的口吻,“原来您是大皇子殿下,哎呀哎呀,真是失礼。”

闻言,雪清河才知道自己失言了。

“大皇子殿下稍等,我这就去对大厅里的人问问,大皇子没带手纸困厕所里,有没人带手纸。”着,古乐就走向了厕所门口。

“等等!”雪清河闻言就是一阵高呼。

“大皇子还有什么事吗?”古乐一脸欢乐的模样,退了回来,接着用一副疑惑的口吻问道。

雪清河只感觉今真是出门不利,脸很黑,对方要真是这么去问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了,那他以后脸往哪搁?

“请务必保密,不要宣扬我的身份。”

“哦……哦哦!是这样啊,放心吧,刚才我已经想到了,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请务必不要。”雪清河抚额,你刚才的语气明显是恍然大悟啊,什么叫已经想到了,你刚才完全没考虑到啊。

还好我机智。

叮!堂堂使神祗继承人,感觉今诸事不顺,被困狭的厕所隔间内独自忧郁苦恼,你获得了22点沙雕值。

古乐走出厕所后不久,就收到了这条信息,暗道一声可惜,刚才他原本玩一个大的,谎骗对方没人带手纸,然后让他用手指解决……却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既然一个目标满了一三次的薅毛成就,古乐也就没了整蛊的兴致,他走到了还在那抬头望的雪崩面前。

这伙子瞥见古乐从厕所里出来,撇撇嘴,抬头望,一脸的不高兴,心道,这个没礼貌的家伙,无视便罢。

谁知,古乐一到他跟前,就戳了戳他毫无防备的腰,忍不住发出一声“哦豁”的笑声。

叮!雪崩遭受宿主的咸鱼突刺,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你获得了17点沙雕值。

“你干嘛?”雪崩感觉有些羞耻的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没好气的叫道。

古乐眼睛微亮,心想:看来今可以来一个双杀啊。

心里乐呵,面上面无表情,古乐直言道:“你大哥拉屎没带纸,被困厕所里了。”

雪崩:“……???”

叮!这猝不及防的消息让雪崩一阵迷茫,你获得了19点沙雕值。

“你真的假的?乱话可是要掉脑袋的。”雪崩反应过来后,一脸凶神恶煞的对面前这个身高不过一米四出头的古乐叫道。

古乐眨了眨眼,拉住了他的手,往厕所里带:“不信你来,不信你看,不信你……你闻。”

雪崩凌乱的内心:闻你¥%*(*@!

“大哥,是你吗?”雪崩进到厕所隔间后,就忍不住叫问道。

厕所隔间内的某人一听来人是雪崩,顿时放下了遮住愁容的双手,惊喜道:“四弟!”

“大哥,你真没带手纸啊。”

“……没,四弟你带了对吗?”

雪崩闻言一怔,呐呐的道:“额,没啊。”

雪清河:“……”

“喂,……”雪崩正想使唤古乐去要手纸的时候,却发现那贼子早已不知所踪。

今的晚会看来不是白来,至少把两个饶毛给薅干净了。

就两字,真特么舒服!

由于坑了两个大佬,古乐不敢再久待晚会里头,与柯家兄弟先行告退,回到了学院宿舍内……

又打坐修炼了一夜,等古乐睁开眼时,发现柯家兄弟俩的床被还是如同昨日那样毫无变化,便猜到这俩货昨肯定是夜不归宿,兴风作浪去了。

洗漱完后,古乐先一步到了班上,等到快上课的时候,古乐才看到精神萎靡的兄弟俩姗姗来迟。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那么累的样子。”古乐一脸疑惑。

“乐,你还,不懂。”十三岁的柯楠拍拍古乐的肩头,意味深长的道。

柯基也是拍了拍古乐的左肩,眼神饱含深意。

古乐心底不屑,面上却故作茫然不解。

纯洁是我的表面人设,还不能崩。

随着上课铃响起,班主任来了,连带着实战课老师——西瓜头阿峰一起。

“众所周知,我们辅助系魂师无法单独作战,必须要依靠团队才行,所以,今我和阿峰老师要带大家去和战魂师学院的同级生进行组合。”

闻言,班上的同学都有些震动,这对他们手无缚鸡之力的辅助魂师来,收获一批好队友可是关键啊。

原则上来,大家可以自由组合,但实在没有适合的人,那就是再不愿意也得和你不想组合的人一起组成一个团队了。

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辅助魂师学院的一年级新生队伍被带到了操场上,没过多久,战魂师学院的一年级新生也到达了操场。

阿峰老师站在高台上,对众学生们道:“三人为一组,大家可以自由组合。但有一个要求,组合中必须至少有一位辅助魂师,和至少一位战魂师。”

随着一声哨声下,早就“眉目传情”已久的两方院系的学生就马上汇合到了一起,操场上的学生们各自施展武魂,交流情报,尽量挑选和吸引适合的辅助魂师前来。

那些一进学院就闻名已久的才魂师,自然是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站在那不动,自有一窝蜂的人如同发了情的魂兽冲他们开屏。

古乐是插班进来的,没名气,再加上他的武魂是辅助系中的食物系,在场上没有支援能力,战魂师们眼看到对方变出一根法棍,立马就眼神顿变,溜了溜了……

古乐嘴角微扯,坐到一处空旷显眼的长凳上,从偷器中拿出了一块白板,拿出一根黑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把那白板往身边这么一放,一种七八十年代人才市场求职的无业游民即视感油然而生。

只见白板上写着:十三级食物系器魂师,武魂法棍,求组队,非诚勿扰。

在台上观望到这一幕的班主任和阿峰老师:“……”

阿峰老师刚看到古乐的时候,眉毛微挑,只觉得这孩子有些眼熟,等他将白板这么一放,那淡然之中带着一股莫名贱人气息的气质一出,阿峰老师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昨那个在操场上连跑二十几圈的“战魂师学院新生”。

阿峰老师表情十分古怪,因为看到古乐白板上的自我介绍之后,他就明白古乐根本不是他昨所想的“战魂师学院新生”,而是一个辅助魂师!

一个辅助魂师,昨居然把他带领的三年级战魂师学生给比下去了?

这孩子……有点奇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