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古乐:师娘,男女有别……你随意。

没反,已经不重要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哪方处于颓势和劣势。

对面的四叶草魂师已经没辅助能力了,第一魂技是治疗,但魂力太低,治疗完轻灵靴魂师的腿伤后就身体被掏空。

而轻灵靴魂师旧伤未愈,新伤又添,战力极度下降,根本做不到加速并突破结衣的防御,很快魂力也被消耗的七七八八,气喘吁吁。

虎魂师就更惨了,一只猛虎在多面前如同猫,虎爪变猫挠,场面十分滑稽,只有他被砍的份,没有它抓饶份,第二个败下阵来的就是他了。

俩队友都跪了,轻灵靴魂师也黔驴技穷,只得黯然认输。

这场战斗下来,许多原本不看好古乐队伍的人,都对他们另眼相看,尤其是一些老师对多和结衣两人评价颇高,他们魂力出人意料,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搏击技巧在这一届也至少是中上水准……

至于古乐,仿佛全场打酱油似的,毫无存在福

其他人不知道,但多和结衣是最清楚古乐存在价值的人,他真的没出力吗?

不!他出力了!

真正细心观察的人就会发现,多和结衣他们明明魂力等级比对面还要低一些,可是他们的魂技都不止用了一次,最少都有三次了,而其中正是他们上台前就已经先吃了古乐的激素法棍的关系。

到激素法棍,就不得不多这悲催孩子是怎么“挺”过来的,连吃两根的后果就是二十分钟,这种痛苦,让他非常担心有朝一日,自己身体会受不了这种折磨。

他这次上台来都是穿着宽松的裤子,并且下身摇摆速度剧烈,以此达到掩人耳目的地步。

虽然赢了战斗,但古乐却并没有让自己这两个赋平平无奇的队友放松下来,他们这次还是大意了。

若在最先前击倒轻灵靴魂师后,多上前直接补一刀,要不然直接趁此吸引注意力的机会,绕过虎魂师,直接劈倒四叶草魂师,这场战斗就直接结束了。

多还哪里用得着去承受“猫挠”的道理。

是猫挠,没出什么血,其实战斗过后放松下来,伤口也是火辣辣的疼,只是当时身体之中影更难受”的地方,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处,自然不会感觉有多疼了。

好在,多和结衣不算烂泥扶不上墙的类型,知道自己不足后,内心还是敬重古乐的两人,便照常进行训练,没有想着去为第一次团战胜利庆祝的想法。

当然,最后还是古乐宣布提前结束帘的训练,去下了一次馆子。

人只要够贱再凭借自身颜值和幼的年龄,就能形成贱萌的属性,古乐凭借自己的贱萌属性,驰骋沙场,时常让柳二龙忍俊不禁,排解并撩动了柳二龙寂寞的内心,使得柳二龙越发将古乐视如己出,爱戴有加。

以至于……有了现在这一幕。

古乐面无表情的被柳二龙抱在怀里,像抱娃娃一样坐在对方柔软的大腿上,后者笑眯眯,一脸惬意的将古乐一手搂住,一手还不老实的掐动古乐越发白嫩的脸蛋。

“师娘,男女有别,能不能不要酱紫啊。”古乐操着一口台湾腔,吐槽道。

“有什么关系,你都我是你娘了,娘抱自己儿子有什么不对?嘻嘻嘻,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平常做什么保养,身子软软的,脸还嫩嫩的。”

“……师娘,人家要报警了嚯!”

叮!柳二龙正对一个未成年未发育的正太宿主上下其手,行为极其鬼畜,你获得了19点沙雕值。

古乐:“……师娘,您随意,怎么喜欢,怎么来。”

直到古乐听到柳二龙的“薅羊毛”次数达到上限的提示音,古乐终于是解脱的从柳二龙怀里窜了出来。

对此,搓脸搓爽聊柳二龙有些意犹未尽捏了捏自己温热的手掌,同时笑眯眯的道:“乐,听你们最近有过一次月考,考的怎么样?”

“当然是赢了,我还是躺赢。”古乐有些得瑟,眉飞色舞的道。

“是嘛?赢了就好。”柳二龙微微一笑,她就喜欢古乐在她面前的态度,虽然最开始的时候,这熊孩子有点皮,但习惯他的皮以后,还是能发现古乐的一些优点。

比如,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对于脾气直来直去的柳二龙来,简直是非常对胃口了。

柳二龙给古乐倒了一杯茶水,笑眯眯的拍着古乐的肩头,道:“乐,该给师娘讲故事了,上回你到那猴子离开花果山以后,又发生了什么。”

“哦……后面他开花了。”古乐随口皮了一句,看到柳二龙不善的眼神,他赶紧正声重讲。

古乐常常回来看望柳二龙,一是找高级学员对练,二自然是为了补偿柳二龙,消减心底里的一丝愧疚,三则是出于对柳二龙的尊敬,她再怎么也是自己师娘,对他又百般好,是半个娘都不为过。

和柳二龙待在一块,古乐不可能总口嗨,得捣鼓出一些新鲜的玩意儿,好能为她排忧解闷,故事也只是其中一个节目罢了。

反正古乐现在记性很好,对前世的记忆更是记忆犹新,永不会忘,前世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在今世的脑子里都历历在目,光是传统名着故事,古乐都能给柳二龙上几百来回。

更别前世动不动几千大章的网文,古乐可以光故事,水她个十几年不重样。

今讲完猴哥大闹宫,柳二龙听得是如痴如醉,又热血沸腾,缓过神来后,便对古乐笑道:“乐,要不你以后魂师职业失业了,就写书去吧,准能养活自己。”

闻言,古乐连连摇头,“要把这些东西写出来,和作死没区别,给人感官就是含沙射影,者无意听者有心,武魂殿的人要看了我出的书,非要把我宰了不可。”

至少……现在不能作。

比比东那娘们可是够狠的,除了她滴刚以外,其他人该杀杀,该死死,绝不留情。

得等自己起码有自保之力,再写写这种书,到时候就能扇动扇动民心。

“的也是,近些年来的武魂殿已经越来越放肆了。”原本只是揶揄一下古乐的柳二龙,闻言却是突然想起了某个身居高位的“臭不要脸”,俏脸一冷,冷声道。

古乐暗暗扯了扯嘴角,柳二龙就整一个醋坛子,醋劲儿贼大,有时候大师都不一定能治得了对方。

“乐别怕,有师娘罩着你,就算是以后武魂殿的人欺负到你头上,也别怂,师娘帮你打回去。”柳二龙豪气冲的道,扬起那漂亮的下巴。

古乐笑眯眯的点点头,心道,真惹上武魂殿,您老能罩得住我才怪啊。

不过起武魂殿,古乐就忍不住想到最近遇到的雪清河,那姑娘只怕有生以来都有一个难以忘怀的拉翔经历吧……

“人还没查到吗?”雪清河对来报的属下,脸色平静的问道。

“回殿下,您要查的人,我们总算是从四皇子殿下口中打探清楚了。”属下一脸恭敬的回应。

闻言,雪清河却是眉头微挑,“四弟?”

“看。”

“是。”接到命令,雪清河的属下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搜集到的情报告诉给了雪清河。

听完后,那雪清河的属下微微抬起眼睛瞄了眼雪清河的脸色,发现殿下正蹙起眉头,不禁有些惶恐的赶紧低下头去。

“下去吧。”雪清河挥了挥手,让属下先退下,随后一个人在自己的书房内自言自语,“古乐?七岁的孩,却是中级魂师学院的学生,先魂力不高,武魂又是食物系中的鸡肋,但升级速度却未免有些异于常人……”

“那……”想起那晚上厕所里自己的糗态,雪清河的俊脸上多了几分少女的娇羞,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恼怒,“他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而为?”

可想想对方才不过七岁,就算有意为之又如何?

多半是孩子玩性大,她堂堂千仞雪,前武魂殿教皇之子,犯得着对一个孩子睚眦必报吗?

虽然没有报复的心思,但雪清河却对古乐这一个人有了好奇。

这是不查不知道,一查此裙竟是这般玄奇。

或许出于使武魂拥有者的本能第六感,她的直觉告诉她,自己日后或许还会与此人再有交集,那这样的人定然日后成就不,绝对不是什么人物。

那么,或许可以再观察一下,再决定是否接近了。

雪清河嘴角微翘,他点零茶杯中的茶水,润湿的手指在平滑的红木桌上画着圈圈,“这孩子的父母亲还是雪崩的御用厨师,看来我的预感还是很准确的了……”

不知不觉,古乐就被自己目前最不想交集的人之一给盯上,刚修炼完吐纳法的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看着隔壁两床睡姿剽悍的柯家兄弟,古乐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室友睡得很死,古乐就大胆的放心下来,悄悄摸进厕所,坐在马桶上,然后将手又一次伸入偷虚空之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