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升天灯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嗞射,姑娘显然毫无防备,一脸懵逼的被嗞了一脸,液体顺着脸蛋滑落,渗进嘴里。

回味的咂巴了几下,姑娘猛地脸色大变,魂力猛然一乱,魂技失效,整个人猛趴在浮板上,对着湖里就是一通狂吐。

别误会,虽然古乐去了一趟厕所,但还没丧心病狂到会往嗞嗞水枪里头注入自己的“生命汁液”,这满是诡异颜色的不明液体其实是古乐用苦草和强力泻药混合而成的药水。

不止味道一言难尽,效用也极其明显,只要喝上那么一点,不止催吐还能造成腹泻效果。

这可不,姑娘刚吐完没多久,惨白的俏脸就又霎时变得更加面无血色,面容五官都快虬结在一起,肚子发出诡异的怪剑

“哦哟……”

听到这声惨叫,古乐乐呵呵的笑了,拿起水枪又对着其他企图阻挠他前进的对手一通乱射。

看到那飞射而来的液体,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羽毛女魂师的下场是如何,众人是亲眼所见。

只怕这液体里还带毒!不好!

一时间,古乐周围的那些人都光顾着闪避飞液,都立马慢了下来,甚至有些因为过于恐惧去闪避,不慎落水,而古乐依旧疾步,遥遥领先。

孙瑜脸黑的不行,由于他在古乐对面,而古乐的水枪还嗞不到这么远,他是安全的,可安全不代表他能赢。

没办法,古乐跑得太快了。

古乐最后三步并作两步,竟猛地一踏倒数第二块浮板,足足飞跨了三四米,越过凉数第一块浮板,站在了湖中央浮台上,夺取了中央金莲,摘下了胜利的果实。

“老师,我抗议,他用武器,太卑鄙了!”离终点还有四块浮板的孙瑜攥紧拳头,举手对裁判老师叫喊道。

闻言,裁判老师眉头一皱,淡淡道:“既然比赛规定允许相互攻击,只要不是致残致命打击,都不会列入犯规。”

“输了就是输了。”

听到裁判老师的判决,孙瑜脸色涨红,瞪了古乐一眼,有些懊恼的退出了赛场。

“老师,古乐他下毒!”中招的几位参赛学生,面色惨白的诉苦道,捂着肚子,两股战战。

看着他们几个的惨状,裁判老师脸色略微凝重的看向了古乐,后者则一脸纯真的模样,连连摇头:“乐乐可是好孩子,怎么会下毒呢?只是下了五包泻药而已,最多明局部有血,可能脱肛,但绝对没有生命危险的。”

中招学生们:“……”

裁判老师:“……”

你特么是恶魔吗!?

中招学生们一脸悲愤的指着古乐,欲言又止,排泄的欲望终究占据了上风,全部歪歪扭扭的马上跑去了厕所。

裁判老师看古乐那一脸童真的笑容,嘴角抽搐,又不忍多苛责,只得道:“古乐同学,以后的比赛,禁止你再使用泻药等药物。”

古乐乖巧的点着头,表示绝对不会再做。

同一个亏,一个人不可能吃两次。

除非是狗!

……

“阿,阿力,等会你们一定要阻拦好那个滑头子,不能让他再赢了,这样下去,我们高年级生的威名和颜面何在?”孙瑜对着身边两位弟,沉声道。

两位弟连连点头。

“升灯,历届都是我孙瑜拿第一,升塔里的一切我都再熟悉不过,我还知道塔内有一条可以攀爬的捷径,我就不信那个初来乍到的新生能比我熟悉,还能再赢我!”孙瑜自信满满的拍胸脯道。

“可是老大,那子体能太强了啊。”弟阿一脸憨厚的摸着脑袋,插话道。

听到他的话,孙瑜自信的表情就又是一僵,一个似乎没有什么辅助还能甩他半圈多,完了跑完三千米路程还完全面不改色的怪胎,面对这种辅助魂师中的外挂存在,他突然就不能再自信了。

他有些恼羞成怒的重重拍了几下阿的头,道:“笨啊,所以我才叫你们防死好他,别让他突破啊!”

“哦哦哦……”两个弟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话,其他人哪去了?”孙瑜一脸疑惑的问道,他威望很高,弟很多,咋开会就两个亲信到了呢?

“回老大,其他人要么第一场比赛还没缓过来,要么刚才比赛中招,去厕所爆屎去了……据,阿莲妹妹和阿翔他们都拉得太厉害,腿都软了,吃几个恢复类魂技都恢复不好。”

“……所以……”

“嗯,只剩我们两了。”

“……”

翌日,魂斗会的第二。

升灯的比赛到了,活蹦乱跳的古乐和柯楠一起来到了升塔下,和稀稀散散的其他十七八个参赛选手汇集过来。

柯基就不参加升灯比赛了,第一场比赛他其实也是拼了。

一个从不锻炼肉身的辅助魂师,为了跑进前十,脚踝给跑扭了,暂时不能再参加需要动用双脚的比赛,于是寄望于哥哥柯楠。

此刻柯楠感觉压力很大,并不是因为他这次比赛还肩负着“愚蠢欧豆豆”的厚望,而是因为和古乐站在一块。

周围十七八个参赛的魂师,其中至少半数,一个个都是虎视眈眈、眼神不善的盯着古乐,顺带着连他也一起盯上了。

“大哥,就像我们昨的那样,一起淦翻他们!哈哈哈!”面对这些眼神,古乐一脸豪气的拍起了柯楠的后背,直拍得某人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柯楠瞪着眼睛看向古乐,咬牙切齿的低声道:“喂,我什么和你过这种事。”

“是兄弟吗?”古乐一脸大义凛然的看着柯楠的眼睛。

“……虽然现在很不想承认,但,是。”

“呐,为兄弟两肋插刀,现在轮到你发挥作用的时刻了,没什么不对吧。”

柯楠:“……”

我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割袍断义。

柯楠一脸惆怅,苦笑连连。

目光有些弱弱的扫过身边几个参赛同学,一个个眼神火热,像极了猎人盯上猎物的眼神。

这他么我几排排骨都不够这些人插的啊!

“安啦,我会保护你的。”古乐笑眯眯的拍拍柯楠的肩头,半真半假的道。

在柯楠忐忑不安的心情下,今的裁判老师阿峰老师打响了比赛开始的指令。

此时,所有人都如同离弦之箭,一跃而上,跳上升塔的各面,依靠着升塔表面排列不齐的砖头突起,爬向塔顶。

孙瑜给自己和两位弟加持魂技,体能瞬间上升,加之三人是老生,对每年魂斗会尤为重视,有专门练过“升灯”比赛的攀爬技术,他们攀爬的速度极快,一下子就超过了许多人。

而阿和阿力两位孙瑜的弟,在得到孙瑜的授意后,都各自爬到了古乐的头顶上,被去掉孙瑜魂技加持后,大有一副大石头挡路的架势,就横在古乐头顶不走了。

柯楠就在古乐旁边爬,看着头顶上那两坨眼神不善的大块头有些欲哭无泪了,他这是连带中伤啊。

见这俩无赖的行为,古乐不由有些好笑。

阿峰老师见此也不什么,毕竟比赛规则就是可以这样阻挠对手的,但一码归一码,热血无敌的阿峰老师对这俩骚年的还是十分鄙视。

“这咋爬啊?”柯楠低头一看,自己也就爬了个离地两三米左右,顶着死鱼眼看向古乐。

古乐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头,表示看我的。

他抬头看着头顶两人,道:“喂,两位老弟,你们确定要一直挡在那吗?”

“挡!”阿和阿力坚定不移的道。

古乐点点头,随后看向阿峰老师,“老师,有人要是从塔顶上掉下来会怎样?”

“无事,下面水够深,应该摔不死人。”阿峰老师指着众人下方的湖水,道。

古乐了然,随后目光看向了阿和阿力,眼神有些诡异起来。

“你想干嘛?”阿和阿力有些惊疑不定,在古乐对阿峰老师问出刚才那个问题的时候,两人就已经隐隐觉得不妙了。

“干嘛?下去吧你!”古乐人畜无害的模样猛然变得邪恶暴力起来,整个人仿佛化作爬墙壁虎一般,迅速靠近向阿和阿力,两手各抓住两饶一个脚踝,猛地往下一拽。

两个牛高马大的少年就被古乐拽落下来,呜啊怪叫着,从墙壁上掉落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