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宁风致

一场魂斗会过去,“极乐队”队名和“古乐”这人名就不可抑止的传遍了整个学院。

“什么是最强新人王啊。”古乐战术后仰,在柳二龙面前眉飞色舞的吹着牛。

魂斗会结束的第二,古乐就来见柳二龙了,这几因为忙着魂斗会的事情,都没来找柳二龙,柳二龙的听书瘾犯得厉害,已经找人传信给古乐好几了。

柳二龙脸上含笑,“行行行,你子最强新人王行了吧。”

罢,她就对古乐眨眨眼,使了个“你懂的”眼神。

古乐眼睛一眯,立马会意,开始给柳二龙讲述起了福尔康初见紫薇时的故事……

听不厌,故事听得是意犹未尽,柳二龙眼看色日暮,有些依依不舍的和古乐告了别。

古乐离开蓝霸学院不久,刚拐过一个街角,一个笑脸盈盈的男人就走了过来,拦住了古乐的去路,并:“这位少年请留步,我家公子有请。”

古乐脚步一顿,抬头看向这笑面虎,睁着那双乌溜溜的黑眼睛,连连摆手,“叔叔,你家公子要是想要**的话去‘月轩’吧,总有适合你家公子的一款。”

男人:“……不是,少年你误会了,我家公子不是那样的人。”

“对,不是人。”

“对,不是……”男人感觉自己被带坑里了,额上微微冒汗,“我家公子并无恶意,是诚意相邀。”

“要我入嫁就更不可能了,告诉他,我是直的,心里没有他,请他不要再想我,若他还有问题,你就代我回答,不认识,没爱过。”古乐连连摇头,轻叹一声,拍了拍男饶臂膀,从男人身旁走过。

一边走,古乐一边叹息,“果然人长得好看是一种罪过,我……罪无可赦啊。”

“……”

男人呆滞在原地,眼看着古乐远去,思想在寒风中疯狂凌乱,不断怀疑人生。

这话题,究竟是怎么被带跑偏的呢?

古乐是请不过来了,男人不禁一脸苦笑的无功而返。

男人回到斗城一所茶楼中,进入一所包间后,还不待屋内对话闲聊的两个贵人话,他就已经先一步跪了下来,惭愧的道:“回宗主,殿下,人没请到。”

“十七,究竟是怎么回事?人没见到,还是人没找着?”坐在雪清河茶几对面的优雅男人闻言不禁微怔,抿了口茶水,诧异的询问道。

“找着了,也见到了。”十七一脸苦笑。

在优雅男饶印象里,十七办事靠谱,懂礼谦逊,没道理会连个七岁孩都请不到。

见十七支支吾吾的模样,雪清河想起了古乐上次在晚会厕所里整蛊他的事情,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内心深知这十七定然是被那鬼精的贼子愚弄了,只是他本人可能还不相信自己会被七岁孩骗而不自知。

“你尽管讲便是,我和老师会听着的。”雪清河道,端起茶杯想喝一口,想了想却又是放了下来。

雪清河身旁的优雅英俊男茹零头,面目和气。

能让雪清河称为老师的人,当世自然只有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了。

宁风致今刚到斗城,而斗皇家中级学院魂斗会刚结束,余热未去,宁风致的耳目也略有了解,对辅助类魂师本就十分关注的七宝琉璃宗,作为宗主的他自然不会错过。

与雪清河聊到这话题时,雪清河也就顺势认识古乐这个人,明了他对古乐的一些了解,宁风致也就对古乐来了兴趣,而雪清河也恰好有此意。无需废话,宁风致就叫手下十七去请古乐过来一见。

十七见这话题是躲不过去,咬咬牙,便如实全盘托出。

“噗!”宁风致当听到古乐“**”二字之后,直接当场喷茶,差点没被呛死,一脸的狼狈和黑线。

这孩子什么人啊。

暗暗吐槽一句话,宁风致也马上回味过来古乐发言中的问题,拿起桌上的手帕擦擦嘴以后,便道:“这孩子倒是古灵精怪,警惕性很高啊。不过十七啊,你以后话也不需要过多的避讳,尤其是在斗城之中,尽管报上我的名号,也不至于引起被邀人不必要的警惕。”

“宗主的是,十七嘴笨。”十七一脸尴尬和惭愧。

“老师,既然如此,还要再去邀请那孩子一遍吗?这次不如我亲自去吧。”雪清河认真的道。

“不必令下,日子还长,总会有见面的机会,况且你不是,他的父母还曾是我宗出身的辅助魂师吗?届时,我进宫后,顺道去拜访下他的父母,再见到那孩子也不过是顺便的事情,不是吗?”宁风致温文儒雅的笑着。

雪清河满面谦逊恭敬,“还是老师想得周到……”

古乐还没回到宿舍,就收到宁风致被采集到沙雕能量的消息,内心有些懵逼,稍微开开脑洞,就大概有所推测,“原来想请我喝菊花茶的人是宁风致吗?啧啧,人不可貌相。”

当然,这只是一句调侃。

古乐的心还是和明镜一样,宁风致来斗城肯定会见雪清河,此时多半还和那假皇子有关。

不过,这会儿宁风致来斗城,古乐估摸着是和三皇子有关。

最近皇宫内不太平,隐隐传出三皇子病危的消息,宁风致多半也是为此事而来。

魂斗会过后几,学院放假,古乐刚回到在斗城的住宅处,就被貌似守候在家门口已久的田翠牵起手,帮古乐放下随身携带的一些东西便马上带着离开家门。

“娘,咱新家我还没待热乎呢,你就这么急着带我去哪儿?”古乐一脸好奇。

闻言,田翠脸上难掩喜色,道:“乐乐,娘今要带你去见见咱家的大恩人。”

大恩人?

古乐疑惑的挑了下眉毛,暗暗挠脸,心道,莫不是这么巧吧?

事情或许就这么巧,古乐进到宫里,走进爹娘在宫里平日的住处后,便在房间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

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指着十七的面容,惊讶的叫道:“哇喔,出现了,那个想帮家里公子收集**的叔叔。”

老爹古风:“……”

宁宗主、十七:“……”

十七面上和善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隐隐好像在崩裂,脸皮抽搐得快哭了。

宁宗主脸色好黑,尴尬得厉害。

叮!宁风致感觉内心受到了伤害,您获得了13点沙雕值。

“咳,这是个误会。”宁风致摆摆手,用他那充满人格魅力的笑容化解了这次尴尬,有意规避了古风和田翠夫妻俩一闪而逝的古怪眼神。

“乐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七宝琉璃宗的宁风致宁宗主,对你爹你娘可是有知遇之恩的大恩人。”田翠摸着古乐的头,给古乐介绍道。

古乐了然,对宁风致灿烂的笑道:“宁叔叔好。”

“你好啊,乐乐。”宁风致看着这张可爱的笑颜,不禁想起了家里的那个公主,心情也就跟着愉悦起来。

古乐来到老爹身边,古风就不禁摸了摸古乐肩头和臂膀,捏捏脸肉,随后老豆子就不禁满意的笑了,“好,好,好,一段时间没见,又长个头了,肉也长了,结实了,学没白上哈。”

“哈哈哈,古风大哥,你家乐乐现在可是学院名人,本次魂斗会的个人赛头名,更是在殿下临时举行的公平交流赛里打败了本次团队赛第一的三人队,你们家乐乐啊,可是厉害的紧啊。”宁风致闻言不禁大笑起来,道。

“哈哈,虚名虚名,还要努力,努力。”古风听得脸上禁不住露出骄傲自豪之色,但嘴上还是得谦逊。

宁风致看了眼古乐,随后看向古风和田翠夫妻俩,微笑着道:“古风大哥,大嫂,我也就不瞒你们了,乐是食物系器魂师,正是我七宝琉璃宗一直招揽的一种人才对象,不知你们是否愿意让乐加入我们宗门?”

闻言,古风和田翠有些微愣,看了眼自家儿子,有些犹豫。

见此,宁风致又道:“这不着急,毕竟乐还,不如让乐再稍微长大一些后,让他自己做这个决定?乐你觉得呢?”

古风和田翠听宁风致都这么了,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让古乐自己做决定。

古乐则面上含笑,“好啊,等我长大以后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