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 谁偷了魔法石!?

又是一个明媚的白,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举办的魁地奇比赛又开始了,今日比赛的对阵是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

要四院内水和斯莱特林最势同水火,那必然是格兰芬多无疑,毕竟几代传承下来,两学院的人都一定会出死对头,再加上两院的理念,在某种概念上是意识的对立和冲突,这是注定的。

所以,当两院的队伍飞上空相互对立的时候,双方看向彼茨眼神啊,那都叫一个凶神恶煞。

“哈利,弗雷德,乔治,干掉斯莱特林那群傲慢的家伙!”罗恩在观众席上呐喊,一旁的赫敏亦是如此助威。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赫敏禁不住左看右看一下,皱起眉头,疑『惑』道:“等等,罗恩,你有看见乐吗?”

“不知道,乐他要去薅羊『毛』,可学院内哪有羊啊。”罗恩耸耸肩。

“那奇怪的家伙。”赫敏摇摇头,不再去想,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古乐就是个脑回路比扭曲的树根群还难以捉『摸』,神神秘秘的家伙。

好想他就是想一出,就是一出,但感觉好像又不是这样,其实是早有所预谋的。

对于这位“深不可测”的朋友,赫敏内心只希望待会儿不要出现什么事情才好。

魁地奇还在继续,双方人马都相继击球得分,而格兰芬多这边惨遭手段蛮横的斯莱特林人袭击,已经损失了好几员大将。

眼看就要输不起的时候,这时哈利的面前出现了一只飞速极快的飞贼,它一闪而过,又像苍蝇蚊子一样在他耳边周围嗡嗡『乱』跑。

哈利灵机一动,伸手就要去抓住它,但滑头滑脑的飞贼还是轻松惬意的跑掉了。

于是哈利和斯莱特林院的找球手展开了一场生死追逐战,哈利要躲开他院找球手的袭击,同时要捕获飞贼,而斯莱特林院的找球手则要一边攻击哈利,一边捕获飞贼。

就在一切还算顺利的时候,哈利突然感觉座下的扫帚“光轮2000”失控了,自己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停歇在了空中,而他要受惯『性』从高空中坠落下来。

哈利的处境相当惊险,台下的观众们都为其担忧惊恐。

造就这一幕的黑手就是奇洛本人,为了保护哈利免受咒语控制,斯内普在观众席上念出了反咒,企图阻止不知名的施咒者。

场内场外都有不同的人在做着斗争,身穿黑影君皮套的古乐悄咪咪的走到了奇洛座位的隔板之下。

可以确认的是,这时候的伏地魔因为虚弱还在沉睡,再加之古乐这身皮套的属『性』加持,存在感大降,伏地魔也注意不到古乐的靠近。

透过阶梯座位之间的隔板空隙,古乐看着场上的两颗篮球大的游走球,脸上不禁『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在它们最靠近斯莱特林这边观众席的时候,古乐念出了飞来咒“aio!”

嗖!嗖!

两个笨重的游走球突然停滞,旋即如同饿狼猛虎,犹如火流星向着奇洛身上直『射』过来。

“哇啊啊!!!”奇洛初时注意力只放在哈利身上,等他反应过来,看到失控的游走球飞『射』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嘭嘭!

一颗游走球直接糊脸,另一颗直接捶进他的肚子上,以他猛吐一口血的状况来看,他的五脏至少是要爆掉一个,紧接着他便不受控制的倒下,从观众下上坠落下来。

古乐当即停咒离开,而场上的哈利因为没再被咒语控制,实力和手脚得到解放,对飞贼展开了追击,以他出『色』的找球手赋,很快便将金『色』飞贼抓住,虽然……用嘴接球的方式是恶心零。

但过程不重要,看结果嘛!

格兰芬多院拿下魁地奇比赛的胜利,为格兰芬多院添加了分数。

医护室……

奇洛此刻还在沉睡,那游走球对他的伤害实在太大,放在麻瓜世界他准是要变成植物人,躺一辈子了,但在霍格沃茨神奇而强大的医疗条件下,他只是重伤暂时沉睡当郑

“能找出是谁让游走球失控了吗?”邓布利多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奇洛,对一旁的米勒娃和斯内普沉声问道。

米勒娃和斯内普同时摇摇头,斯内普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有人对哈利波特的扫帚施加了咒语。”

想到刚才那一幕,若不他及时念反咒相助,哈利几乎都要当场命丧黄泉,斯内普暗暗的攥紧拳头。

他曾经发誓过,一定要保护她的孩子!

“那这样来,场上除了你以外,还有两人在使用魔咒,难不成是同伙吗?”米勒娃这样猜测。

睿智过饶邓布利多目光微闪,他摇摇头,回头道:“我倒不这样觉得,或许两人是处在对立面,他是为了救哈利,才造出了这样的声势,引起了对哈利施咒者的注意力。你们想想看,哈利,不是因此才被拯救了吗?”

闻言,米勒娃和斯内普若有所思。

随后斯内普突然猛地看向奇洛,眼神惊疑不定的闪烁了几下,随后对邓布利多使了个眼『色』,然后风尘仆仆的离开了医护室。

邓布利多看着此时因为要躺下,所以头带已经被摘掉,『露』出了大光头的奇洛,有些疑『惑』。

奇洛此刻明明呼吸平稳,但却不知为何他身上却传来“呃啊……呃啊……”痛苦的呻『吟』声,不仔细观察得话,还真看不出来这端倪。

“怎么了嘛?阿不思。”米勒娃作为邓布利多的老友,自然看出了布利多的反常。

邓布利多没有作声,他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奇洛身边,拉住了沉睡者的胳膊,将奇洛的身体慢慢提起,随后翻了个面,异常恐怖的画面很快就出现在了医护室之郑

米勒娃和邓布利多两人都被吓得后退了一步,原来奇洛脑后居然有一张人脸,而这张人脸,两人再熟悉不过。

“汤姆·里德尔!”邓布利多念出了这张脸的主饶名字,随后他又将其否定,再念出了已经十多年没人再敢提及的名字,“伏地魔!”

穿着皮套全程低调旁观的古乐嘴角一翘,耳边回『荡』着沙雕能量收集提示。

叮!米勒娃和邓布利多在宿主的策划下,发现了伏地魔的秘密,内心震怖,你获得了4点沙雕值。

不光是邓布利多,其实刚才提早出去的斯内普也发现了端倪,只是同样机智的斯内普认为他不该再待在这个场合,不然他的处境也将十分艰难,所以他得选择假装没发现,就这样离开,并偷偷以眼神示意给邓布利多。

“哦……邓布利多……我的教授。”似乎被邓布利多唤醒,沉睡的伏地魔睁开了眼,他发出着他那深沉而沙哑的声音。

“你真的又一次回来了呢。”邓布利多沉声道,随后嘴角一翘,嘲讽道,“可惜你很不幸,被我无意间侦破了你的计划。”

叮!在宿主的策划下,伏地魔疯狂吃瘪,内心的憋屈只有他自己本人才知道,你获得了6点沙雕值。

古乐暗笑着,缩在角落继续看了下去。

“没有用的,邓布利多,就算你这次杀了我,我还是有机会回来,我……是不死的!我下一次,会从更深更黑暗更堕落的深渊里归来,让整个巫师界……不!整个世界陷入我制造的无尽恐惧之中!”伏地魔疯狂而狰狞的笑着。

“你迟早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伏地魔,你的诡计不会得逞,正义会审判你。”邓布利多对伏地魔道,他缴出了奇洛的魔杖,随后对奇洛施展咒语,让他整个人被病床的棉被和被单束缚住,让伏地魔无法『操』控奇洛的身体动弹。

随着伏地魔越发的清醒,他对奇洛身体的『操』控能力也越来越强,感知能力也紧随而至,他感应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黑魔法标记目标,刚才正好从病房里出去,他忍不住愤怒的叫骂:“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但当我卷土重来之日,我一定会让你死的!!!泥巴种!!!”

米勒娃受不了伏地魔这种声音的叫唤,在一阵惊悚过后,便大起哩子,直接给伏地魔加了一招失声咒,不能再发声。

看着不能胡作非为的伏地魔,米勒娃眼神隐忧的看向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接下来该怎么办?”

“送到阿兹卡班,上报魔法部。”邓布利多毫不迟疑的道。

“可是,这不会引起恐慌吗?”

“米勒娃,人们会因为恐惧而变得勇敢,虽然会造成恐慌,但也做到了敲响警钟的作用,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米勒娃闻言抿了抿嘴,最后还是点头认同了他的话。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吧,我去做另一件事。”邓布利多对米勒娃到。

“你要去做什么?”米勒娃疑『惑』的问道。

“你觉得这个黑魔头是为了什么而来?”邓布利多苦笑,眼神有精芒闪过,“如果强大的东西没法在敌饶手段下好好守护,毁灭掉它也是一种办法。”

“邓布利多……你……”

“就这样。”邓布利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米勒娃看着那匆匆离去的背影,轻叹一口气,随后目光冷冽的看了眼无能狂怒的伏地魔,在离开医护室之前,对医护室下了一个不可进入、不可突破的结界才离开。

几分钟后……

邓布利多来到存放魔法石的房间,眼神呆滞。

魔法石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