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 柳二龙:儿子,去月轩不?

石家兄弟见古乐不用魂力跑,他们也不用,就用体能去追。

看古乐也不过是个中级学院的学生,年龄又比他们的样子,他们还真不信凭体能还比不过这屁孩了卧槽。

然后他们在第一次超过古乐,并反嘲讽一波以后,暗自得意之余也感觉自己体能在追逐过程中消耗了许多,速度又很快慢了下来。

这一慢,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那令人不快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你们左边。”

声音气息还是那样平静冷淡,那映入眼帘的两条刀螂般的短腿还是那样令人窒息。

石家兄弟:“……”

兄弟俩不服气,怎么能输给一个比他们实力要低的屁孩呢?

一鼓作气,再次追了上去。

就这样,石家兄弟一会儿追上,一会儿又气跟不上,慢下来,被古乐超过。

每次被超过,那句“看你们左边”就像是魔鬼的低语,让兄弟俩要几近抓狂。

再追一段时间,渐渐地,石家兄弟俩佛了。

人家的速度始终如一,而他们就是变速跑,追上人家后还不能稳定在那个速度,被追上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与其追上过后,还要惨遭羞辱,那还不如不追,就这样跟紧对方的距离,不让他跑出自己的视野,这样就足够了。

石家兄弟这边的异状,自然引起了七人组其他饶注意。

石家兄弟是队伍中的防御系战魂师,论耐力和防御,他们都是队伍里最强的,就连他们体能都刚不过一个突然出现的破孩,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吃惊?

等石家兄弟跑完四十圈,也就是十六公里的训练量之后,七人组干脆直接看傻了,正在进行的修炼都忘在了一边,就干瞪着看古乐在那跑圈。

御风和奥斯罗哥俩在一旁默默数着,“五十四圈……”

三分钟后……

“五十五圈……”

直到跑完六十圈,古乐才缓缓停下,面『色』涨红,瞪着眼睛看着前方,好像随时可能咽气那样,吓得几人连忙跑过去。

嗝……

一阵长长的打嗝声带着黑『色』的浊气突然从古乐口中一起排出,持续四五秒才停下,然后某人就『摸』着自己的肚子,憨憨的笑着:“消化了,舒服了。”

未来皇斗战队:“……”

旁观已久的秦明:“……”

叮!皇斗战队以及老师秦明被宿主吓到内心反应沙雕,你获得了54点沙雕值。

你打个嗝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啊!

众人忍不住暗骂一句。

“孩,你没事儿吧?”独孤雁忍不住问了一句。

古乐看向她,摇摇头,“没事啊,姐姐。”

“你怎么做到的?”秦明上前来,眼神有些火热的盯着古乐,询问道。

古乐眨了眨眼睛,笑得有些诡异,“我不是跟你过了吗?”

“锻炼的时候不使用魂力,长期以往,体能提升效果更佳。”

秦明眼神闪烁的盯着古乐,他觉得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但又或许真是如此,这几可以试试。

他看着古乐,笑容和善许多,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古乐,十六级食物系器魂师。”古乐想了想,压了压自己的真实魂力等级,谦虚的道。

叮!秦明与玉恒七人组听到真相后,内心震惊,你获得了21点沙雕值。

叮!石家兄弟听到真相后,眼泪不禁掉下来,反应沙雕,你获得了13点沙雕值。

石家兄弟是真的想哭了,魂力等级比咱低就算了,你丫的还不是战魂师,体能都还能把咱比下去,咱玄武龟武魂以后混不混了,丢死个人了。

“古乐,很高兴认识你,你很不错。正式给你介绍一下,我是秦明,斗皇家高级学院的斗级教师,这些是我带的学生。”

玉恒主动伸手示好,“玉恒,二十六级强攻系战魂师,武魂蓝电霸王龙。”

“独孤雁,二十五级……”

“……”

几人对古乐连续自报家门,无疑是想与古乐交好。

在他们看来,一个食物系器魂师的体能都能成长如此,想来一定有什么特别的锻炼方式,和古乐搞好关系,或许以后能知道一些其中的秘密,这样对他们来自然再好不过。

就这样,古乐心中的羊圈里,又多了八头肥羊。

五借用拟态修炼地修炼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但古乐却因为秦明的关系,获得了随时进入高级学院的权利。

毕竟斗级教师,在学院内也没几个,屈指可数,虽然明面上没规定有什么实权,但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学院里没人不会卖秦明面子。

言归正传,目光放回古乐那边,他的团队实力有了进一步的提升,结衣升到了十四级,波多很不幸没有升级,但也是触碰到了升级的门槛,升级也是迟早的事。

两人对古乐更是喜爱和敬重了,古乐在他们内心中,既像是一个成熟的弟弟,又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虽然很矛盾很复杂,但却一定是很重要的心里地位。

他们能从平平无奇的魂师,短短时间内就能有如今的成就,不归功于古乐,还能归功于谁呢?

古乐倒是不以为然,关键还是在于两个沙雕队友肯努力,他也只是顺便提供了下助攻而已。

快临近期末,古乐却依旧是快乐的沙雕。

秉承着考玩,大考大玩,不考更滥做学生原则,古乐每依旧会去柳二龙师娘那里“签到打……打牌”。

“王炸!”古乐『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灿烂笑容,在柳二龙和蓝霸学院女学姐绝望的眼神下,他打出了最后一张“方块3”,获得了胜利。

“乐,要学会谦让女士,不然以后你找不到女朋友的。”女学姐一脸坚定的道,整张脸满是鬼画符,现在又在古乐的无情笔杆子下又添了一道螺旋纹。

“绛珠学姐喜欢我不就行啦。”

“……你看把我脸画的,姐姐还会喜欢你吗!?”绛珠忍不住捏着面前那张稚嫩的白脸,咬牙切齿的道。

古乐输得很少,仅仅在额头添了个“干”字。

这个“干”字就字如其人,很有灵『性』了,现在的古乐对柳二龙和绛珠来,确实欠收拾。

一个月前,古乐亲手做了一种桨扑克牌”的桌游,发明了一种名桨斗地主”的玩法。

这东西,一玩就上瘾,谁玩谁知道。

原本温婉可饶路人大姐姐绛珠,就这样被古乐和柳二龙拉进坑了。

柳二龙也忍不住蹂躏她这“干儿子”的嫩脸,咬牙切齿的道:“你你,长得再丑点,师娘还就真舍得抽你了。”

“……师娘你这么真实的吗?”古乐闻言一愣,心想,原来师娘还是个隐藏颜控,难怪原着里只收了舞做干女儿,干女儿她结拜老哥却没提收做干儿子。

要知道,唐三蓝银血脉未觉醒前,就是个路人脸,觉醒后就是大帅比,变帅比以后柳二龙也没提这茬,估『摸』着还可能是心里不好意思。

和柳二龙呆久了,咱干娘的心思,古乐也就略知一二了。

再玩了几把,见时候不早,也可能是不想再输得更惨了,绛珠学姐先行告退,斗地主两人也没法玩,就这样暂停了游戏。

“乖儿子,今晚和为娘出去听曲不?”柳二龙一边接着水盆洗脸,一边问道。

“好啊,去哪听。”古乐直接答应下来,他基本没啥夜生活,偶尔出去逛逛换个心情也是不错的。

“月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