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 古乐:这是表示敬重的基本姿势

古乐觉得,老实,学院的期末考核真的不难,毕竟他们辅助魂师的考法很少,要让辅助魂师像战魂师那样考核也不现实。

所以,主要考点就是比拼魂力等级强度,等级刚好达标就是合格,超出多少评级也会跟着高出一些。

古乐表『露』在外的魂力等级目前是十六级,远超一年级生平均十二点二级的平均水准,所以魂力考核这一块,古乐直接拿了满分。

第二个核心考核项目,才是比拼辅助能力,看看各个学生辅助能力的提升状况。

因为随着魂力等级的增强,魂技效果也自然会有提升。

古乐的激素法棍自然有在增强,这一点波多最清楚不过,他眼中常含泪水,内心时常被饱满激动的情绪所覆盖。

恢复魂力和轻赡效果得到增强的同时,“副作用”也在变强,从原来的十分钟煎熬,变成如今的十一分钟。

别看这多出来的一分钟,多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

波多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以后不定会早年谢顶。

毕竟男人要坚信一点,咱再猛也是有极限的啊!

此刻,正在测试古乐魂技强度的老师:“……”

“撒,老师,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能力。”古乐严阵以待的模样,认真的道。

老师:“……古乐同学,好像是我在测试你的能力吧。我怎么感觉你话里有话,测试老师的能力是什么意思?”

“好像是呢。”古乐稍一思索,恍然捶了下手掌。

测试老师吞了口口水,看着这粗大的法棍,感觉无从下口。

他想了想,看到站在一旁旁观的林晓晴老师,测试老师眼睛一亮,机智的他招呼着林晓晴老师过来:“林老师,可以请你做这个测试吗?”

林晓晴:“……哈,好。”

林晓晴嘴角一抽,只能古乐的这第一魂技对男士不太友好了,对女『性』就没有副作用。

品尝完第一根激素法棍之后,林晓晴仔细感受了一下恢复力度,紧接着便有些惊诧的看着古乐,“这第一魂技不差啊,至少恢复了我二点一成的魂力,比你最初介绍的两成恢复,提升了挺多的啊。”

“而且……过量恢复的魂力居然还能储存在五脏百骸,这简直是打持久战的绝强辅助能力啊。”林晓晴一脸震惊。

闻言,测试老师也不禁动容,“居然还有这个功效?古乐同学,这储存起来的魂力,能保持多久?”

“可以维持半不散,储存起来的魂力会在一内散逸完。”古乐想了想,答道。

“厉害。”测试老师面『露』喜『色』,称赞一句,随后又将笑容微微一收,喃喃道,“可惜了,这副作用……”

古乐不以为意,激素法棍只是表象第一魂技罢了,他真正的第一魂技应该是出自“大『奶』罐”的『奶』油法棍。

无副作用,三成魂力恢复!

嗯,最关键的一点是,味道还很好,香草味的,又雍奶』香四溢,美滋滋。

只是古乐出于恶趣味使然,一直没把这真·第一魂环给换上。

很快,古乐的第二项核心考核成绩也打出了中上等级的高分。

期末考核加上平时表现,综合评价,古乐本学期的成绩是优,登上一年级生榜首。

周围人对古乐的看法早就从魂斗会之后开始,就慢慢变了,从一个“奇葩”,变成一个真的奇葩,还由不得你不服气的。

期末之后便开始放长假,在家中休整两后,就拿起行囊坐上了雪清河的马车。

雪清河行车队伍的人都很好奇,这个能和他们的大皇子殿下共坐一个马车上的孩究竟是何方神圣?

“雪哥,咱们去瀚海城要多久啊?”古乐抱着脑袋,上半身紧靠在车厢壁上,好奇的问道。

“依照这行进速度,如果昼夜不停,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呢。”雪清河微笑着,“怎么,这么快就耐不住『性』子了?”

“没有,就是好奇问问。”古乐耸耸肩,随后他看着雪清河,像是无心顺口的问了一句,“雪哥,我看学院里,只要是个魂师都会有自己的团队,你也是魂师,你有吗?”

雪清河听后却是怔了一下,眼神有些闪烁,摇摇头,“我并非魂师学院毕业,对我来魂师修炼并非我生活的全部,我的心思还要花在励精图治,学习治国大业。”

“那看来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呢,这样不孤独吗?”

“孤独……”雪清河对这个词汇有些茫然,她从到大,没有修炼的伙伴,至始至终都是依靠自己一个人。

伙伴?这个词,她也理解不能。

因为她从一出生就是同辈最强,没有人有能力做她的对手,也没有人有资格做她的伙伴。

心志坚定的雪清河很快回神,她看着古乐,头一次吐『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在认真实现一个目标的时候,不论孤独还是其他什么都会被忘却在脑后,所以,我从未感受过孤独。”

古乐看着她好一会儿,随后展颜一笑,“是嘛,原来雪哥是这样的人呢。”

他看了眼窗外的『色』,还早,便从兜里拿出了一副新做好的纸牌,发出魔鬼低语般诱『惑』的声音:“时间还早,我们来玩游戏吧!输的人要接受惩罚。”

雪清河收神,心里却是在暗笑:玩『性』这么重,果然还只是个孩子。

“好啊,惩罚是什么?”雪清河欣然答应下来,她千仞雪无所畏惧!

“输的人,就去偷『摸』一个指定对象的屁股。”古乐眼神骤亮,笑容灿烂。

雪清河:“……”

我错了,这特么根本不是孩子。

叮!你获得了1点沙雕值。

“乐,这个……惩罚,是不是有辱斯文?”雪清河有些为难,勉强的笑着,古乐没脸没皮肯定『摸』谁都敢,可她……到底是一介女子,去偷『摸』别人屁股……要不要这么变态卧槽。

“既然要玩,那就要把刺激贯彻到底咯。”古乐笑眯眯的道。

“换一个吧。”

“来,我们开始游戏吧!”

“听我话啊!”

“……”

雪清河发现这贼子打心眼里要这么玩,要突然不玩的话,这贼子肯定死皮赖脸的缠着她身上,这耍赖的功夫当真是令她又羞又恼,哭笑不得。

古乐和雪清河玩得是德州扑克,古乐把玩法规则给雪清河讲解完,雪清河聪明的头脑自然一点就通。

玩牌嘛!

不作弊是不可能的。

为了薅雪清河的『毛』,古乐不惜全程使用神念作弊玩牌。

跟一个挂『逼』打牌,雪清河的结局可想而知。

雪清河输多赢少,看着那写在记录本上的五个“正”字,脸皮狂抽,这特么是要她去『摸』二十五个饶屁股啊!

“雪哥,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古乐摆出鸟游六花式“邪王真眼”的pose,那有些鬼畜的笑容让雪清河不寒而栗。

“咳咳,乐,本皇子命令你不许胡来。”

“放心,我不会胡来的,是有针对『性』的。”

“……”

叮!恭喜宿主令千仞雪感受到未知的“恐惧”,你获得了15点沙雕值。

“雪哥,你看在外为我们赶车的车夫大叔这么辛苦,我觉得你有必要……”

“拒绝!坚决拒绝!”

“有必要犒劳一下驮着我们前进的两匹马大哥,以『摸』『臀』的方式以表敬重。”古乐一本正经的道。

雪清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