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 雪清河最后还是去摸了

亚人世界……

“啊啦啊啦……千钧一发呐。”在一片充斥火光、硝烟弥漫的废墟之中,一个赤身的眯眯眼男人扶着他的墨绿『色』贝雷帽从火光之中慢慢站起身来,他就像是一个刚浴火重生的神明一样,给人一种强大神秘的感觉。

他就是《亚人》中最强大的反派,佐藤,一位白发的中英混血、偏亚洲相貌的男人,『性』格扭曲,极度反人类,以虐杀生命为乐。

就在刚才,佐藤挟持了一辆民用飞机,撞毁了他向人类通告要弄倒的一栋医『药』公司大楼,手段之残暴恶劣,令人恐惧。

废墟之中有着半架褶皱、燃烧的飞机屹立其中,无数尸体残骸支离破碎的或被掩埋或暴『露』在阳光之下,佐藤从废墟之中找到一具衣服还勉强完好的尸体,拔下他的一身衣服穿上,对染在衣服之上的血迹也无动于衷。

他从容不迫,静静的等待着,直到一架无人机为他送来一个包裹,他从包裹中得到无线通讯耳机,枪支弹『药』后才笑出森白的牙齿,对无人机了一句:“谢啦,奥山君。”

他看着浓厚硝烟之后隐约浮现的全副武装的身影,淡笑道:“ga start(游戏开始)!”

被来势汹汹的武装部队包围,佐藤也淡定自若,因为他是亚人,并不担心自己的死亡,他也相信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成功,所以稳『操』胜券,即便面对飞机大炮也毫不在意。

感受到周围憎恶仇恨的视线,佐藤对着挂在耳边的通讯耳机轻笑着:“诸位可不要以为仅仅是炸一栋楼的事情,我们就算是‘获胜了’,还要面对这个国家最强的武装部队呢。”

他自顾自的和通讯机前的同谋闲聊着,等待着对方先发动攻击。

不远处,正在安顿战友尸体的行动队长,眼神锋锐的瞪着佐藤,沉声自语:“不会错的,他就是佐藤。”所有守楼的队友十不存一,他仅仅是幸运苟活下来的那一个。

“请你们,打倒他!拜托了!”行动队长对路过身旁的武装部队队员们,低声恳求道。

“警视厅特殊奇袭部队,如果我们在全国民众的面打倒了他们,那么民众们就会知晓我们亚饶力量,他们的内心就会动摇。他们选择亚饶我们呢,还是……无能的rb『政府』呢?真是令人亢奋的事情啊。”佐藤对着传讯耳机的同谋们,道。

武装部队队长对将佐藤团团包围的队员们,沉声道:“各班准备。”

“『射』击!”

嘭嘭嘭……

枪火突突,打在了毫无防备的佐藤身上,听到这熟悉的真枪实弹声音,佐藤一时间也是怔在原地。

此前这些人为了抓住亚人,都是用麻醉武器,不会用真枪,因为真枪会打死他们,他们一死就能满状态复活,所以相比起能催眠他们的麻醉武器,真枪反而才是真正无用的武器。

只是,佐藤也没有想到,这次人类那边会突然转『性』,用真枪攻击了。

枪声响起,下一刻佐藤就被打成筛子,直接倒在霖上。

身在安全区域,负责指挥这次行动,正在监察这一切的白发男人看着倒在血泊的佐藤,扶了扶眼镜,仿佛死人并不能引起他的心绪波动,他平静的道:“佐藤,我今就是要折磨死你。”

突突突突……

佐藤身上的伤口刚有恢复的迹象,迅速围在其尸体前的部队人员就又马上开枪,将刚有复苏迹象的佐藤再次『射』杀。

随后有人找来担架,将佐藤的尸体抬上,一边往运送车走,一边不断“鞭尸”。

“啊,佐藤老大真是太不心啦。”正在废墟附近一处摩高楼,用狙击镜看着这一幕的方脸男人发出无奈的语气,但眼中的兴奋出卖了他的内心,“看我来救你!”

嘭!

扣动扳机,狙击子弹呼啸,划破长空,直接『射』爆了在尸体搬运队伍中警戒的一位武装人员的脑袋,他的防弹头盔在这狙击枪面前是如茨无力。

特殊奇袭部队的队员们顿时一惊,居然还有其他同伙,目光霎时向中弹身亡的队友看去。

“我们被狙击了!”有队员向上级报告!

这注意力被吸引的一刹那,佐藤复生,他刚想坐起,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手铐牢牢锁住,轻“啧”了一声,又叫道:“现君,高桥君!”

话音刚落,两道狙击子弹直接『射』断了佐藤的手臂。

听到佐藤的呼喊,奇袭部队的人顿时反应过来,回头又将其『射』杀。

“绝对不可以让他复活,想办法干掉狙击手!”部队队长对安排在各处的队员们喊道。

在高桥身边用望远镜观察战况的马尾胡茬男,对身边的高桥道:“佐藤复活了,我们得为他争取复活……”

话音刚落,他刚觉脸颊生疼,下一刻,便觉一阵血花溅在了脸上,他怔住,侧目,身边的伙伴已经被击保

还没来得及再做反应,他却感觉浑身一阵酥麻感,隐约间好像感觉到一只手『摸』进了他身体之内,这种诡异感让他心悸。

一刹那,他便冷汗遍布全身,伙伴身上流淌到身边的热血让他恢复了神『色』。

他刚想故作投降,好借机给另一处行动的队友报告部队狙击手方位的时候,他投降的动作还是比本该做出动作的时间晚了一步。

子弹击穿了他的头颅,现的身体无力的扭转了一下,最后噗通倒地。

两秒后,高桥复活,他恼怒的扶起枪支,和疯狂呼叫他们的队友报告着死前狙击手『射』击的方位点,然后咬牙对一旁的现叫道:“现,你这家伙在搞什么啊,赶紧起来。”

他踹了现一脚,却见现的身体只是无力的弹怜,毫无动静。

高桥怔住,额上冒起汗珠,将现的尸体翻到了正面,随后惊恐的大叫起来。

“搞什么!?”负责击杀布置在周围建筑上敌方狙击手的田中功次忍不住捂住耳朵,对高桥怒吼道。

“现!现死了!”

“废话!谁不会死啊!”

“他……他死了!没……没有复活!”

“额……”闻言,正在各处行动的亚人都全身一僵,呼吸停滞。

能无限复生的亚人真死了?

……

古乐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的拿出一本,像条咸鱼一样躺在车厢座位上看书。

方才,为了庆祝他偷到一次大奖,古乐索『性』将自己好不容攒集下来的沙雕值全部挥霍一空,一点不剩的那种。

这是一场豪赌,也是一个非酋流泪的开端。

全部失败。

连根『毛』都没能再偷到的古乐,一脸失意的开始怀疑人生,深刻反省自己不理智的剁手行为后,表示下次还敢,而后又重新振作,开始咸鱼模式。

瀚海城在斗帝国西部,路途遥远,雪清河不可能总躲着古乐,而古乐也深知有些事情『逼』不得,要学会循序渐进的引导。

开始的时候,要轻柔,要缓慢,否则对方容易反应过激。

有邻一次,第二次就很容易了。

行车第五……

在行车队伍都走进旅馆的时候,一大一两个少年身影溜进了马棚,气宇轩昂的假大皇子殿下咬咬牙,颤抖地将细手伸向了那壮实的马『臀』。

站在高处俯察到这一幕的朱佑:“……”

少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