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 没错,古乐是真来旅游的。

半个多月的路途,当古乐隔着马车窗口看着宽敞的瀚海城城门之时,仿佛隔了老远就能闻到了海洋的气息,心情不禁愉悦的眯起了眼睛。

“终于到瀚海城了,附近就是大海,对了,乐,你会水吗?”雪清河笑问道。

古乐点点头,自信的道:“当然,我可是被称为‘水中美男鱼’的才游泳健将。”

雪清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和古乐待久了,她就明白这臭子肯定又在吹牛,一手搓着古乐的头,一边道:“要去海边玩的话,记得带上朱佑,别去水太深的地方,知道吗?”

“啊啊啊,我知道啦。”对方搓头的手法显然比较粗糙,古乐被搓得脑袋『乱』晃,一脸吃痛的叫道。

雪清河嘴角轻轻翘起,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马车驶入瀚海城城主府中,瀚海城城主热情好客的接待了雪清河和古乐他们,同时和城主过来迎接的人还有来到簇办公的财务大臣,与两人见面之时,雪清河的表情就变得不似与古乐独处时的模样。

虽然仍是给人一种温和亲洽如沐春风的感觉,但古乐能感觉得到其中的不同。

雪清河来簇的目的,好像就是为了与这财务大臣见面,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谈。

古乐对此并不感冒,放下行李后,便出了城主府,时刻关注着他的朱佑则也当即跟了上去。

“嗯?人呢。”朱佑有些茫然,他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看着周围一张张陌生的人脸,他极力寻找着那熟悉的瘦身影,却一无所获。

朱佑皱着眉头,暗骂一句:“这臭鬼……”随后便在街道上奔跑,开始寻找古乐。

看那碍事的人离开,一直靠在城主府墙边从未离开过的古乐就显形出来,方才使用了“灭幻咒”将自己化身如同变『色』龙一般的存在,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古乐将手中的法棍切换回食物系模式,“嘎巴嘎巴”,一边吃着,一边往瀚海城大斗魂场的方向走去。

古乐从来就没相信过雪清河会真的让他一个人离开他的视线,他一定会让人跟着他,不管对方是出于好意也好,恶意也罢,总而言之他都是不会让一个有监察目的的笑面虎跟在身边的。

寻找了两个时辰,朱佑仍是没有在瀚海城中寻找到古乐的身影,一颗心就如捆上了千斤巨石一般沉重,他回到城主府,看城主府也没有那身影的存在,咬咬牙,还是老实向雪清河报告了这件事。

啪!

雪清河反手就是一掌扇到了朱佑的脸上,朱佑低着头,没有任何怨念,老老实实的受着。

雪清河冷冷的看着朱佑,冷声道:“连个七岁孩你都看不住,你这一身魂圣的实力看来也不怎么样啊。”

朱佑抿了抿嘴,一句解释也给不出来,目『露』无奈。

也不能怪他无能,主要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自信才这屁点实力的古乐逃不开他的视线,所以追的时候也只是步行,因为绕是步行都能保持和对方的距离了。可谁能知道古乐还会隐身藏匿之术,朱佑这也算是大意了,才失的手。

“找,把人给我找回来,今晚饭点之前若我还未见到人,你就可以自己回去,换个人来了。”雪清河坐在椅上,明亮的眼眸扫过朱佑的脸上。

朱佑额上发出冷汗,急切的应声一句“是”后,便马上跑出门外,再次寻找古乐踪迹去了。

“啊哈哈哈,收获不错。”在大斗魂场大厅出口,一个和来往身影截然不同的瘦身影走出了这里,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来大斗魂场看戏的大老爷很多,有钱的商贾也不再少数,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自己培养出来的斗魂仆。

有打架的地方,就会有受伤,古乐将自己的第一魂技拿来售卖,赚了他个几笔单子。

像古乐这样子出来去大斗魂场做生意的食物系器魂师很多,且永远是供不应求,因为参与斗魂的人太多了。

古乐的第一魂技富含的副作用,起初是让人想喊p,但架不住魂力恢复效果确实极佳,而且古乐也确实挂了牌子,表明魂技副作用,买家们也不会因此闹事,都还算是老实的付了账就走。

顺便一提,因为古乐魂技的副作用,他的顾客群体就不像其他同行那般都是斗魂选手,而主要是老年人群体。

年迈的商贾和贵族老爷,他们购买力度都比较大,一般都是五六七八根这样。其中一位购买量最大的花甲之年的瀚海城男爵,一次『性』就向古乐买了十根,并且阔气的直接打赏了古乐三袋满满的金币,就欣然离开。

古乐『摸』着挂在胸口的吊坠,雪清河给予的斗皇室人信物,感慨瀚海城人民真是民风淳朴。

瀚海城算是沿海大城了,这里渔业发达,因而海产也十分丰富,且这里是异界,海鲜水产个头品质都不同于地球那般,在古乐看来那些对于渔民来“算”的螃蟹大虾都是够大家伙了。

和街上的人四处打听,寻到了一家当地最着名的酒楼,便点了一大桌的海鲜解解馋。

一口啜一条蟹腿,一手撕一条虾肉,啧啧,美滋滋。

是的,古乐是真来旅游的。

此时,隔着古乐所在酒楼三条街外的朱佑脸『色』阴沉,他仍是没有发现古乐的行踪,多方寻人打听,才顺着人言找到了这个不久前古乐刚经过的地方。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正左拥右抱莺莺燕燕的地中海男爵路过身边,他怀里那两名娇俏妖娆的女姬手中抱着的十根棍,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古乐的法棍相当特别瞩目,就目前武魂殿记录的魂师档案来,法棍武魂魂师,古乐还是头一个。

毕竟面包法棍在此之前不存在。

这个世界有面包武魂,但特定款式的面包武魂,古乐却是头一个,要是古乐不自己的面包武魂叫法棍,人们还不一定知道法棍是个什么东西。

朱佑一个纵身翻越,落到地中海男爵面前,一手揪住他的衣领,身上散发出高级魂师的魂力波动,让男爵的护卫手下们都被惊吓在了原地,刚想上前的动作都变成单膝跪在霖上。

“魂……魂圣大人,您……您这是要做什么?”地中海男爵和怀里的两个妖娆妾瑟瑟发抖,他颤抖的道。

“你的这些法棍面包,是哪里来的?”

“一……一在大斗魂场摆摊的孩卖给我的。”地中海男爵当时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朱佑冷哼一声,松开他的衣领,身形如风,冲向了离古乐所在酒楼更远的大斗魂场汁…

“嗝,七分饱,满足。”古乐吸了吸蘸着酱料的手指,然后拿起桌上的手帕,擦了擦手,起身准备回去了。

“乐……”正当古乐要付钱离开酒楼的时候,一道温和平静的声音从门口飘入到他的耳郑

虽然语速平缓,但古乐仍然能感受到声音主人真实情绪中的微怒。

“哎呀,雪哥,你怎么来啦。”古乐笑呵呵的几个跳,来到了雪清河身边,由于个子不够高,于是干脆抚着对方的背部,道,“我跟你,这里的海鲜可好吃了……”

看着嘴皮子动个不停的古乐,雪清河刚涌上的一点怒气也悄然消失,感受到搭在她背后的那只手,心里觉得稍稍有些异样,道:“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了?”

在朱佑古乐不见踪影之后,不知为何,雪清河就是觉得自己心绪难宁,和财务大臣商议的时候也频频出错,忍了半个时辰后便终是忍不住亲自出门寻找。

她依照着这十几日和古乐相处,对古乐的印象,寻找着他可能会去的地方,这才找了两处地方,就把古乐给找着了。

“不是您让我一个人好好逛的吗?我看今『色』不好,就没去海边玩,索『性』就去城里找些吃的玩的。哦对了,刚才我吃了一顿,一共消费七百三十枚金币,麻烦雪哥给我付一下。”古乐挠挠头,憨笑道。

雪清河:“……”

你是吃了什么山珍海味,一顿就吃了七百三十枚金币!?

但当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张堆积如山的盘子和海鲜残骸的餐桌时,她就明白了其中原因,雪清河目光诡异的看着古乐。

这子怕不是饿死鬼投胎,这次居然能吃这么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