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 千仞雪的计划

叮!宿主让千仞雪感受到了钱包的呻『吟』声,你获得了14点沙雕值。

“回去吧。”付完帐后,雪清河看着古乐认真的道,握着钱囊的白手紧了紧。

再不走,特么老娘钱都能被你吃光了卧槽。

“哦,好啊。”古乐挠挠头。

回到城主府后不久,朱佑也回来了,看到古乐正和雪清河在凉亭里下棋,整张脸都涨得通红,眼神极度不安。

雪清河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驱赶似的摆摆手,让他下去不要来打扰。

带着忐忑的情绪,朱佑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办事不利,会遭到少主怎样的惩罚。

“朱大叔怎么了?”古乐瞥了眼那走路都有些不顺的朱佑背影,心中暗笑,面上却好奇的问道。

“没事。”雪清河轻笑着摇摇头,随后将手中的骰子一扔,摇出六点,“呵呵,终于轮到我飞行军起飞了。”

古乐也不以为意,接着轮到他扔骰子,他扔出了二点,然后将棋子移动到雪清河飞机出发的入口前。

见此,雪清河沉默了一下,深呼一口气,暗暗想道:这子肯定是故意的。

明明另一步棋按这点数都该抵达终点了,他却偏偏要挪另一步棋,这丫的摆明就是在恐吓我千仞雪是伐!?

瞥了眼古乐那张“真”的笑脸,雪清河眉头微皱,有些郁闷:“这孩子笑得这么可爱干嘛,真是让人生不起气来啊……”

……

“哈哈,我赢了!”古乐将自己的最后一步棋收回,高心起身鼓掌,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雪清河,“雪哥,你懂的。”

雪清河:“……,这次又要『摸』谁?『摸』马,『摸』猪,还是『摸』狗?”

古乐嘿嘿一笑,走到雪清河身边,附在她的耳边碎碎几句。

听完,雪清河淡笑的表情一僵,旋即古怪的看着古乐,似笑非笑的扯着古乐脸皮,“你子倒是挺会玩啊,『摸』我父皇的屁股,你倒也是真敢想。”

古乐嘿嘿笑道:“既然要追求刺激,那肯定……”

“停,这句你已经过了。”

“你要是不愿意,困难不变,咱再换个对象?雪星亲王怎样?”

“呵呵。”

“那就雪珂公主殿下。”

“父皇能把我腿打断。”

“那……宁叔叔的怎样?”

“我会被逐出师门。”

“……”

古乐提得每一个对象,都让雪清河一阵心脏抽搐,眼皮肉跳。

古乐却乐此不疲,直到把对方的今日沙雕值收集次数消耗完毕,他才笑道:“不了,就这么多,我不管,你可得选一个,咱是男人,得愿赌服输。”

闻言,雪清河此时真想拍桌而起,扯下裹胸布,大喊一声,“老娘可是纯爷……十八美少女啊!”

去特么男子汉大丈夫,老娘就不讲理了怎么着。

“此事以后再吧。”雪清河最后捏了捏古乐的嫩脸,随后认真的看着古乐,,“乐,以后可不许再像今这样随随便便单人出行了,知道吗?”

“为什么?不是好可以让我自己一个人玩的吗?”古乐低下的眼神微微闪烁,表现的像是有些不悦。

『揉』了『揉』古乐的头,雪清河耐心的道:“瀚海城属于我们斗帝国边缘城市,和斗城是高皇帝远,在这里我们皇室的威慑力对某些心有不轨的人来可能不大,我担心你一个人出去会出事。”

“你真的这么担心我吗?雪哥。”古乐突然抓住雪清河搓弄他头发的细手,笑嘻嘻的看着雪清河。

雪清河一怔,张了张嘴,眼神有一瞬的茫然,随后便视线挪开,看向别处,道:“自然担心,你可是我认下的弟弟。”

“嘿嘿,你人真好。”古乐咧嘴一笑。

雪清河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人真好?

我……不好。

“乐,今晚,早点睡好吗?”

“为什么?我很精神呢。”

“你都玩了一了,身体肯定很累了,而且你要长身体,早睡早起,才有利于发育不是吗?以后好能找到漂亮的姐姐做女友不是吗?”

闻言,古乐才略一思考,仿佛心里衡量了一下,道:“你的很有道理。”

当晚,在城主的热情款待下,古乐和雪清河都享用了一顿丰盛美味的晚餐。

吃完晚饭后,雪清河以解的名义先离开饭桌,她转入洗手间后,便靠着洗手间门,淡淡的道:“准备的如何?”

“回禀少主,我们的人都已经换好装备,并且都携带上了星罗帝国的刺客信物,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朱佑的声音从暗处幽幽传来。

“嗯,通知下去,计划临时有变,不要对古乐动手,让人『迷』晕他以后看住他就行,然后其他照常进校”雪清河到这里,呼吸微微变化了一下。

闻言,朱佑沉默了一会儿,道:“不对古乐动手的话,那么古乐父母那边关系建立怎么进行?”

“放肆!我不许就是不许!没听懂吗?”雪清河微怒,白皙的脖子上有青筋在跳动。

她话音刚落,别瞥见镜子中失态的自己,雪清河不禁咬咬牙,把情绪收好,又缓缓道,“这件事以后再找机会,况且,把古乐加进计划本来也是临时的事,本想一石三鸟,但现在我觉得还是不是时候,所以才临时又将他踢出计划。”

“属下明白了。”朱佑恭敬地声音在某处传来。

“记住,不容有失,今你已经让我失望得够多了……”雪清河完这句话,便将擦好水的手帕扔入洗手间的垃圾桶里,推门离去。

古乐『摸』着微凸的肚子,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了个厕所,洗个澡,又喝了杯水,就换上睡衣爬上床去了。

正在古乐房间暗处盯紧古乐行动的黑衣人,身体一动不动,连半点声音都从未发出。

呼……

城主府的女仆为古乐吹熄房间灯后,房间内霎时变暗,直到女仆退出房间的关门声响起,黑衣人才渐渐有所行动。

他的黑衣之下的身体开始收缩,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瘦长了一些,最关键的是他的屁股后边还不断突起,最后伸出了一条长长的满是鳞甲的尾巴。

黑衣饶双手也化为修长带锋锐指甲的兽爪,随后整个人就像只壁虎一样在衡量上进行移动,显然这个黑衣饶武魂是蜥蜴有关的。

他从横梁上,到竖直墙壁上,一步一步悄无声息的下来,像一个爬虫一样,令人无比惊悚的来到了古乐床边。

看着那背对自己的瘦身影,黑衣饶蛇瞳闪过一丝戏谑和杀意,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把银亮的匕首,那刀刃在透进房间里的月光下闪耀着森然的寒光。

“抱歉啦孩,老大了,你最好死在这儿,我只好对你动手了。”黑衣人喃喃一句,眼中杀机越来越深,旋即一刀落下。

嗖!

黑衣人震惊的发现自己握刀的一手居然穿过了古乐的身体,一刀扎进了床板上。

“不好!”他心头突然一跳,猛然回首,依稀间看到了那瘦的身影正拿着一根粗长之物对着他。

“stupef(昏睡咒)!”见对方扎穿自己用“现影术”留在床上的投影,在对方反应过来的一刹那,就发动了昏睡咒攻击。

一道红『色』光束命中黑衣饶脑门,黑衣人就感觉头部如遭重击,整个人向后仰去,头磕在床板上,头晕目眩无法行动起来。

古乐急忙推门离去,他的昏睡咒目前来,对大魂师之下的人都是命中必睡,但之上就只能造成强制『性』两秒晕眩效果了。

刚才下手的黑衣人保守估计是魂宗级别的,古乐自然不可能想着去反杀。

赶紧苟命要紧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