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 古乐跳海

刚出院落,古乐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余光略过,先前为他吹熄灯火的女仆已经横死在过道走廊上,他没有理会,没有停顿,继续向前奔跑。

跑出西厢,来到中庭,正好目睹财务大臣被临空落下的爪子洞穿了胸口,那凶手将锋锐的兽爪从财务大臣胸口拔出,鲜血如泉涌从扎出的血孔不断冒出,财务大臣手脚抽搐几下,便软软的塌了下来。

古乐仍是没有理会,在那杀手目光看过来的前一刻,便直接『射』出一道魔咒,眩晕住了对方,然后接连给自己套上“无声无息”魔咒让自己行动变得悄无声息,套上“灭幻咒”让自己如覆盖一层光学『迷』彩,遁入黑暗之郑

“追!”最先被古乐眩晕的壁虎魂师追了上来,正好看到古乐消失的一幕,对同时出现的其他同伙叫道,“此子必须杀掉!”

“可是,不是不能杀他吗?”闻言,有人疑『惑』的回答道。

“这是我接到的新命令!”壁虎魂师沉声厉喝。

壁虎魂师似乎在群体中有些威望,众人听到他所言后,也马上随同一起追了出去。

虽然古乐与环境仿佛融为一体,并且行动悄无声息,但他的气味却怎么也难以掩盖得了,因为这群杀手之中不泛拥有擅长侦查气味的兽武魂魂师。

古乐不知不觉已经逃出了城主府,并且仍在继续逃跑。

这些人是什么身份,他大概已经知道了。

全是武魂殿的人!

今出去一趟,古乐也不是单纯去玩的,在他的留心之下,他发现瀚海城武魂圣殿的人看似分布极广,但实则都在向城主府周围靠近,越靠近城主府,武魂殿的人就越多。

古乐使用神念方才已经看清了好部分杀手的脸都是今所见的熟面孔,他一点儿也不怀疑自己的超记忆能力。

这些武魂殿的人目的是什么,他大概也能猜到。

雪清河面见的财务大臣是帝国的忠实大臣,她一直有意在招揽他,但财务大臣是坚定的反武魂殿人士,没招揽到对方的雪清河自然会想着不能为己所用便要毁灭之的道理,所以出动魂师杀手杀他是这些人行动的目的之一。

其次目的是:聪明如千仞雪,她假扮雪清河,虽然身份掩饰的极好,无人怀疑,但比雪清河优秀的皇储都先后离奇暴毙,朝野中人甚至雪夜大帝都有怀疑她这位“大皇子”有不良动机,她现在也急需一个摆脱嫌疑饶机会。

这次暗杀,也是来“杀”她的,这些武魂殿杀手一个个都携带星罗帝国暗杀组的信物,雪清河只要这次假装重伤未死,就能顺利甩锅给星罗帝国,摆脱聚在她身上的焦点。

古乐认为,他应该只是刚好『插』入这场阴谋中的可利用棋子,除了能给雪清河当证人以外,估计对他还别有用心,不然雪清河也不会突然邀请自己一同前往瀚海城。

原以为,古乐会觉得是这样的,而且这半个月来他自认为和“假大皇子”应该有良好的关系基础,对方至少会放过自己,但他还是留了个心眼,万万没想到,这些武魂殿的人没打算放过自己。

看着身后的追兵,古乐眼神明灭闪烁,思考着什么,然后微微拐了一个方向,往海边暗礁处跑去……

“乐。”雪清河捂着肩上撕裂的伤口,撞破古乐的房间。

看着空旷无人,还有打斗迹象的房间,她一脸虚弱艰难的表情顿时凝滞,眼神连连变换,回头望向庭院内的满地横尸,此刻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不明道不清的情绪在心头不断蔓延。

她有种要去翻遍尸体,寻找古乐的冲动。

但她知道,现在不能。

虽然心忧古乐的『性』命,但雪清河知道,自己现在最好就是躺在这里,等瀚海城城主带着士兵护卫来这里发现她。

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计划顺利的进校

……

古乐站在海岸边悬崖之上,面对着慢慢向他靠近的这群魂师杀手。

此时此刻,古乐也不再隐藏真实的自己,神『色』冷漠,毫无怯意的注视着他们。

围堵古乐的七名魂师杀手,均是此次行动派出的魂宗级魂师,其中接到上级即朱佑特殊命令的壁虎魂师,看向古乐的眼神尤为杀意凛然。

在行动前接收到这临时命令的壁虎魂师,还有些不解的询问朱佑为何要特意对一个七岁的孩子下杀手。

朱佑当时便沉着脸,回答道:“不要看这个孩,他的存在已经完全影响了少主的判断,而且这孩今日能在我,一个魂圣的眼皮底下溜走,肯定有不凡之能,绝不是普通厨师家庭能培育出的才孩童那么简单。

你行事一定要果断心,这古乐年纪虽,却也有着几分机灵,不要给他耍聪明逃跑的机会。”

“可是他不是少主认下的贤弟吗?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让少主生气?”

“能为我们武魂殿的未来,少主的未来清扫障碍,就算被少主愤怒击杀又有什么关系。”

在正式暗杀古乐之前,壁虎魂师的内心还是不敢相信古乐有朱佑的那般神奇,但在挨了一记昏睡咒强制被眩晕两秒后,他就明白这孩确实诡异。

资料上明明显示,古乐只是一个会些棍类自创魂技,搏击技术较好的另类食物系器魂师,本质上来,他还只是一个食物系。

但古乐接连使用眩晕,隐身屏息这些种种从未记录在案的非食物系能力,且心理素质异常强大,出手极其果断,判断迅速精准……种种迹象表明,古乐确实是一个潜在的危险人物。

一个七岁的才,怎么也是个孩子,但他的表现已经不同寻常,这样的孩子怎么能够轻易随便待在少主身边?

反正现如今大家已经撕破脸,没有挽回的余地,古乐必须死!

古乐目光冷冽的看着这靠近过来的几个杀手,一手缩进了袖中,从偷器空间拿出了保存已久的“p226”手枪。

这枪还剩一发子弹,保存至今就是觉得会有用上的一,而今便是这一。

在靠近到古乐精准距离的时候,古乐倏然抬手开出一枪。

嘭!

被瞄准的杀手已经被古乐神念锁定,他提前躲避的动向已经被他捕捉到,所以古乐开出的那一枪自然也无比精准,直接穿破了他的头颅,当场死亡。

“这!”见一个才魂师级别的七岁孩童居然用奇诡,完全感受不到魂力波动的手段就杀死了一个精英级别的魂宗,其他魂宗杀手都一阵惊骇,围上去的脚步亦是一顿。

“再来一个,我就杀一个,这是我的神器。”古乐冷笑道,用弹匣空空如也的手枪指着这些魂宗杀手。

面临身死,大家又不是纯粹的杀手,自然有些犹豫。

但壁虎魂师还是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喝道:“就算有神器,他的神器只能单体对付一个目标,我们一起上就能拿下他!”

“上!”壁虎魂师一声令下,其他五位杀手一扑而上。

古乐撇撇嘴,法棍切换控制系模式,再次念咒,而且这次直接用杀伤型咒语:“setusepra(神锋无影)!”

闻声,众人以为又是诡异的红『色』光束会再次袭来,结果却发现什么动静都没有发生似的,那古乐好像就只是这样挥了一下法棍而已。

嗖!

壁虎魂师以为对方魂力耗尽的缘故,所以才毫发无伤,但很快他却感觉到耳朵一疼,余光隐约间看到自己掉落的半截耳朵还有飞逸出的红『色』鲜血。

怎么可能!?

壁虎魂师震惊自己居然受伤了,而且是受了无形无相的攻击,好像有无形飞来的刀刃,切开了他的耳朵那样。

“呜啊!”他身边的一位魂宗杀手因为也是不知道古乐这诡异攻击,不能第一时间防范和躲闪攻击,顿时发出一声高亢的惨叫,脖子之上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裂痕,血流如注。

一下子死了两个杀手,壁虎魂师内心十分震动,但即便受伤也未曾打消过任何放弃的念头,反而杀意更甚。

见魂宗杀手们就快冲来,古乐拿出一瓶颜『色』诡异的『药』水一饮而尽,然后急念魔咒,冲向了悬崖。

在这些魂宗杀手们震惊的眼神下,古乐跳下了悬崖,为了确保看见古乐是真的坠落下去,杀手们一围而上,下望到了海面上涌起的一股水花。

“他已经不可能活下来了。”一位魂宗杀手看着悬崖与海面这惊饶高度距离,连他都不能自信跳下去还能活下来,何况古乐这个魂师级别的弱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