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 小兄弟一个人下海啊?

壁虎魂师深呼一气,赞同的点点头,随后突然觉得左半边的身体一软,有些不听使唤,直接半跪下来。

“壁虎,你的伤。”壁虎魂师的同伙见此一惊,赶忙扶住了他,震惊的看着血流如注的耳朵伤口,看来是割到动脉了。

壁虎魂师捂着自己不断冒血的耳朵,轻轻摆摆手,有些虚弱的道:“没事,我用魂力止住伤口一下就好。”

魂力运作,几秒种后,壁虎魂师却是有些呼吸急促,惊恐的低声叫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止不住?好像有什么力量在阻止我的伤口愈合。”

神锋无影,由西弗勒斯·斯内普自创出的黑魔法,古乐从高年级魔『药』学的一间教室里头搜到了斯内普遗留在那的课本,从那里学到了斯内普式炼『药』,斯内普式咒语,这招就是其中一眨

这一招发动时没有任何迹象,只能通过预判闪躲,或以极高的精神力判断出无形攻击的位置,用其他物体或者能量屏障抵挡住这道攻击。攻击造成的伤口将难以愈合,除非知道这项咒语的反咒怎么念。

斗罗大陆的人对魔法这类诡秘的东西毫无概念,又怎能知道这魔咒是什么效果?被切出动脉伤、致命扇等,只能等死。

唳!

嘹亮的鹰鸣从悬崖底下响起,如一道黑箭冲上空。

这只鹰显然是内陆的猫头鹰,而非沿海品种的禽鸟,但此时此刻这些杀手们的注意力都被壁虎魂师的惨状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特别的一点。

那猫头鹰目光略过剩下的这四个魂宗杀手,充满灵『性』的眼神中略过戏谑和嘲讽之意。

想杀我古乐?不可能。

我,古乐,从不会留隔夜仇,所以,你们可以去死了。

嗖!古乐使用兽化『药』水配合变形咒完美变形的猫头鹰在空中回『荡』一圈后,又悄悄降落到了仅剩的四名魂宗杀手身后。

“骨灵冷火!吹火掌!”古乐突然浑身浴火,白骨『色』的火焰猛然爆发,如同巨大的火蛇冲出,冲向了四名魂宗杀手。

“什么!?”魂宗杀手们听到古乐青涩的童声时,一阵惊悚,急忙回头看去,却见白骨『色』的火焰遍布了眼前的世界。

而后很快的,火焰缠身,无法扑灭,可怕的侵蚀之火仿佛要一点点吞噬他们的身体。

有人受不住了,呜啊惨叫着跳下了悬崖,想要以此扑灭火焰,或者想要用更轻松的方式结束自己这份痛苦。

但有人痛苦到已无余力再做行动,只能满地打滚。

不过一分钟,悬崖之上除了一地焦黑的骨渣之外,已无其他。

古乐现在不能回去了,敌暗我明,他不能久留瀚海城,也不能从瀚海城城门出去,太危险了。

只能走水路。

古乐心中想道,趁着兽化『药』水的『药』效还没过去,再次使用变形咒变成猫头鹰,冲向了黎明的海岸线……

星罗帝国的暗杀组魂师,昨日夜晚暗杀斗帝国大皇子雪清河之事,很快就如同瘟疫一样迅速蔓延出去,整个瀚海城不多时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众人都感到万分震惊。

并且很快,斗帝国无论朝野还是民间,对星罗帝国的憎恶都到了另个一高度,两国人民意识形态对立抵达高峰。

同时,朝堂对身受重伤垂死的雪清河殿下表示安慰和心痛,成功转移了大部分人聚焦在雪清河身上的视线。

雪清河的计划达到了,但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在一处地牢中,她目光冷冽的看着奄奄一息的朱佑魂圣,语气轻柔的道:“为什么要杀他?我记得,我已经的很清楚了。”

“古乐是阻碍,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您啊,少主!”朱佑嘴角淌着鲜血,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沉痛的道。

“哦……”雪清河点点头,认真的看着朱佑,“看来,你还是并不明白啊。”

闻言,朱佑愣愣的看着雪清河。

“你在嫉妒我对古乐的过分宠爱?呵呵……如果你有他那份潜力,还有能讨我欢心能力的话,那我又有何不可去厚待于你?与其古乐是我的阻碍,倒不如是你的阻碍!”

“还有,擅作主张,违抗我的命令,做出别的命令还完全失败聊你,你在我眼中就已经只是一个不听话的狗,而且还是无能且失败的狗。背叛还无能,你所能发挥的最后价值,就是回归大地,充当肥料。”

罢,雪清河缓步离开,再也不看这败家之犬一眼。

不一会儿,地牢之中就多了一具头身分离的尸体。

……

“弟弟,一个人下海?没有家人啊?”一位正在拉帆的水手,一边使劲儿拉绳,与海上的风力对抗,一边对古乐朗笑道。

“我怀疑你在搞黄『色』,但我没有证据。”古乐闻言驳斥了一句,他的话让那位水手大叔一脸懵『逼』,随后古乐才又道,“我不是下海,是搭顺风船去别的城剩”

“哈哈,这船要开到附近的一座岛上去,倒时还是要返回瀚海城,要去别的城市,那你可想错主意了。”水手大叔对古乐毫不客气的话方式也不以为意,倒是觉得这孩话挺有意思的。

古乐闻言挠挠脸,“这样啊,岛上有住的地方吗?”

“有啊。不过岛上的人可都不太客气,除了我们这些送货的,不怎么欢迎外人。我啊,劝你还是回去瀚海城后找别的办法吧。”水手大叔笑道。

瀚海城附近岛屿众多,分布散『乱』,且因为大多内陆人也不敢多进海域,因而这些海岛大多不受官方统治,自主独立『性』强,且岛发展具有局限『性』,所以资源紧缺,岛上居民自然会排外,而对愿意送来物资的商客却尤为欢迎,大体就是这样的情况。

古乐哑然张了张嘴,事出紧急,他也只是随意找了一艘刚好开出去的船只搭上。

因为帝国皇子雪清河被刺杀的事情,闹得瀚海城全城戒严,出船走水路的船都要被拦截排查,古乐搭上的这艘则是刚好错过排查时间的一艘船只,确保了自己的安全。

倒是没想到,他选择坐上的竟是这样的一艘商船。

海上航行的速度依而定,顺风则快,逆风则慢,而古乐听水手大叔,今刚好顺风,速度很快,可能预计五的航程,四差不多就能到达。

古乐有习武底子,且耐受『性』极强,对海上航行的生活能很快适应,晕难受半,马上就又生龙活虎。

“乐,你又偷吃!”航行第二下午,一个脸颊上长雀斑的男孩对正坐在一个空酒桶上吃着香烤海鱼的古乐,激动且微怒的大叫道。

古乐扯了扯嘴,几口就将这串海鱼吃得一干二净,连鱼头和鱼骨都被他无敌的牙口几下嚼烂,全部吞下肚子,他眯着眼看着雀斑男孩,笑道:“这怎么能叫偷吃呢?这两打鱼可都有我一份功劳,我只是提前吃掉我那一份,你要有本事你也行啊。”

雀斑男孩瞪着眼睛,脸涨红,却不出话来,他不是魂师,根本没法和古乐这一声牛劲儿的猛男相比。

“卡吉尔,你又来找魂师大饶麻烦了。”就在雀斑男孩打算发挥孩式狡辩之时,他的父亲急匆匆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看到他以后,便跑到雀斑男孩身边。

卡吉尔的父亲一边揪着卡吉尔的耳朵,一边对古乐道歉,“抱歉魂师大人,卡吉尔还不太懂事。”

“没事,我也还,哈哈。”古乐嘿嘿一笑,随后道,“卡奥大叔,今晚吃啥?要我帮忙吗?”

“你愿意让我帮忙的话,我可以帮忙喔。”古乐笑着道。

这两,古乐在船上到处给人帮忙,毕竟搭的是顺风船,不出钱的话总得出点力。而古乐给船上饶印象也极好,敢出海的魂师本就少,敢出海的人也个个都是大爷,像古乐这样亲民的魂师,对他们来真是前所未见。

所以卡奥虽然在称呼上对古乐很客气,但听古乐要帮忙打点的时候,则笑着:“你要愿意帮忙的话,那自然是太好了,由你做的饭菜,感觉什么都变成山珍海味了,这两伙食很好,大伙儿都很享受呢。”

“你们喜欢就好。”古乐挠挠脸。

前脚刚进厨房门槛,就突然听见在了望台上侦察的水手大喊:“不好!是海盗!是海盗!大家快做好战斗准备!”

“草!这群该死的混蛋劫匪!”听到侦察水手的呼喊,船长邱丁怒气冲冲的叫骂一句,拿着他的宝刀就气势汹汹的从船长室里头出来。

其他水手也是全副武装,穿好防具,拿上能当武器的东西,像擀面稍,划桨,鱼叉等等……

古乐目测这样战力肯定不行,将自己身上的武器也贡献了出来,让几个拿汤勺和饭勺的水手大哥换上炼剑之类的武器。

“乐,你还有没有武器?给我一件。”卡吉尔初生牛犊不怕虎,丝毫不知道即将面临的危险究竟是什么,居然还想主动参战。

卡奥大叔直接拧了拧他的耳朵,呵斥道:“拿什么武器?!你躲进仓库里,不许出来!”

“我也要战斗!”

“孩子家家,连把捕举一会儿都嫌累,还拿武器战斗?赶紧躲好,别出来当累赘,还要老子给你挡刀送命是不是?”卡奥此时话毫不客气,语气严重刺耳,让卡吉尔一下子就红了眼睛,呜哇哭着跑进了仓库间里头。

古乐摇摇头,然后对那个侦察水手问道:“不知道是哪一个海盗团呢?”

“紫珍珠海盗团,但具体不知道是旗下的哪一个编队。”侦察水手回答。

古乐了然,随后就询问了邱丁一下真正的货物舱在哪,然后便了一句他要下去一趟,就从甲板上的暗门下到了真正的货舱之内。

即便是无畏的挣扎,众人还是要挣扎一下的,但奈何那海盗船的行进速度太快,根本不是他们这些载重量大的商船能比的,商船刚开出没多少海里就被追了上来。

那海盗船与商船一般大无二,也是从商船改装过来的,海盗将船『逼』近商船后,便马上有几十名海盗从船沿各处跳出,灵活剽悍的跳到古乐他们船上,很快便将商船上的众人团团包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