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 老子说了实话你都不信,货真放那了!

“哈哈哈,邱丁,我们又见面了。”海盗人群中开出一条道,一个中年男人阴阳怪气的笑着走到了众人面前。

“海德尔,竟然是你。”邱丁怒目而视。

叮!发现低级位面关键者,海德尔。

古乐这时也收到了偷器的消息,嘴角微不可查的提了提。

这两正愁着没地方薅『毛』呢,现在有一个自己送上门来的,真是不请自来啊!

这个约德尔人哦,海德尔!在原着中可是把主角团坑惨聊一个反角,他先是打劫不成反被压,还丢了唯一亲子的『性』命,而后隐辱负重为主角团带路去海神岛,实则是伺机将主角团带入魔鲸海域玩自爆,同归于尽。

这也算是个有几分聪明的狠人了。

所以

如果等下真的没得谈的话,古乐不介意找到机会就直接做了他。

“邱丁,老规矩,不想你这边死饶话,最好就识相点,把钱财给交了。”海德尔将刀刃架在肩头上,眼神凌厉的看着邱丁船长。

邱丁脸『色』阴沉如水,要是就这样把货交出去了,那和要他的命没有什么不同,上面交代了不容有失,他丢了货就是给东家丢钱,自己不但也丢了饭碗,赔不起钱还要赔命呐。

“船长。”水手们看着邱丁,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邱丁咬咬牙,最终还是过不去良心这一关,他终是没铁石心肠到让信任他的弟兄们白白送命,他涨红着脸,将甲板下的暗门打开,胸口起伏剧烈的道:“货都在下面了,你们自己搬!”

他握紧拳头,眼睛仿佛都能瞪出血来。

“哈哈哈,就喜欢和你这么配合的人合作。”海德尔仰大笑后道,一众海盗也均是跟着嘲笑起来。

但当海德尔的人下到货仓内才一半阶梯的时候,那些海盗就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认是自己没看错以后,其中一人便一脸惊奇的跑回甲板上,对海德尔报告:“老大,没货啊!”

“没货!?”海德尔一愣,有些惊疑的看了邱丁一眼。

邱丁此刻虽然闻言也是疑『惑』连连,但面上却没有丁点表现,只是保持着阴沉的模样。

海德尔有些不信了,邱丁肯定是带货下海的,怎么可能没带货呢?

他自己也就跟着下去,看了一遍货仓,发现这里确实空空如也,连半只偷吃的老鼠和虫子都看不见,真是邪门了!

海德尔觉得邱丁肯定是没老实交代,于是便跑上甲班,揪住邱丁的衣领,瞪着他的双眼,道:“你骗谁呢!?货呢!?”

“我骗你作甚!?我真把货放那了!”海德尔大怒,眼神有些委屈,“妈的,老子了实话你都不信。”

海德尔眼皮连跳,咬牙道:“给我搜!我还不信你能藏裤裆里去!”

话音刚落,这群海盗就涌入了商船上的各个房间,能悄地方都给撬了

半时后,海盗们气喘吁吁的回来报告,最后只得出一个结果:除了在粮仓里搜出大概能撑两周的粮食和一点钱财,以及一个雀斑鬼以外,其余一无所获。

“货呢!?”海德尔怒瞪着邱丁大吼。

邱丁大吼回去,“妈的,老子了实话你都不信,都放那了!”

海德尔:“”

好熟悉的一句话。

“我和谐社会。”海德尔揪着邱丁的衣领,把他带到货仓里头,让他瞅瞅货仓里是不是真有货,怒道,“你看看,你看看!?有个『毛』啊!”

邱丁也是一脸惊骇的看着空旷无垠的货仓,别货了,下到这里来的古乐人都不见了!

他噗通一下,呆滞的坐在霖上,喃喃道:“货呢?”

手在地板上胡『乱』的『摸』索着,他真心希望自己阅货只是隐形了,结果『摸』来『摸』去

他手指上就黏上了一根卷曲的『毛』。

邱丁:“”

海德尔:“”

妈的,还真有个『毛』啊!

十分钟后

“卧槽!”海德尔一边气急败坏的叫骂,一边重回到自己的海盗船上,这次打劫只打劫到了能支撑十五人左右的两周份量的粮食,还有平分下去才每人一银币的钱财。

“妈的,下次再给我逮着你,要还没看到货,老子削了你的船,让你和你的船工下海喂鱼!”海德尔站在船尾,指着邱丁叫骂。

“妈的,老子了实话你都不信,货真放那了!”邱丁船长仍旧虎的一匹,也冲着海德尔吼了回去。

眼看那海盗船远去,邱丁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似的,全部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

“呼还好,紫珍珠海盗团一向谋财不害命,不然遇上别的海盗团,指不定真没命了。”侦察水手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苦笑道。

“那海德尔也是最近半年才被拉入紫珍珠海盗团,此饶海盗团在入团之前一向以凶狠着称,但被紫珍珠打服以后,海德尔就老实了,不敢再做谋财害命的事。”邱丁船长摇头叹息。

卡奥一边安抚着被吓哭的傻儿子,一边叹道:“本『性』难移啊,这海德尔暂时老实,不代表以后还会这样,咱们这次算是躲过一劫了。”

“货怎么办?船长。”众人心绪稍一平静过后,卡奥又问道,眼神有些担忧,“你这单子要是再失了信,船长你”

嘭。

“货都还在,别担心。”突然货舱暗门从甲板上打开,众人原以为早已溜之大吉的古乐,居然从货舱之内重新走了出来。

“古乐魂师大人,您,您”众人浑身一震,尤其是邱丁亲眼所见,方才货舱里头确实空空『荡』『荡』,没货更没人,更是被古乐的大能手段给震撼了。

“不用谢,不用多言。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看看。”古乐摆摆手,笑眯眯的坐到他最喜欢坐的那个空酒桶之上。

邱丁等船员纷纷走进甲板之下一看,看着满装的货物,皆是呼吸粗重。

货真的又回来了!

只不过有点『乱』糟糟的是怎么回事?

好一会儿,邱丁才和一众船员围到古乐面前,船长邱丁郑重行礼,认真道:“大恩大德,我邱丁真是无以为报,魂师大人就受我一跪吧。”

邱丁船长跪了,就以他的威望和德馨,其他船员也跟着陪跪下,对古乐表示感谢。

他们靠海吃饭的,真的不容易。

两后,古乐到达了邱丁的那座名叫绿荫岛的岛上,他们卸完货后,要在岸边休整一晚就会走,所以邱丁叮嘱古乐,不要与当地人过多纠缠,并告知了他岛上的一些内幕。

古乐听完后,心里有数,就正式上梁。

绿荫岛这座岛不大,最多就算一个大点的村,但也别因此看它,这岛上是住着一位魂王级别的海魂师的,他就是这座岛真正的统治者。

古乐也只是下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没有打算过多停留,也没有和岛上居民接触的打算,很快就又回船上来了。

当晚在船上聚餐之时,邱丁在吃饭之余,认真的对古乐道:“魂师大人,您这次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我真的很想报答您。我听您想去别的沿海城市,只是搭错了船,所以,我想着这次回去的时候,我们先不回瀚海城,先送你去隔壁沿海城镇——海前镇上。

您觉得,这个安排怎么样?”

“很好啊。”古乐微微一笑,他就知道这邱丁船长是个聪明人。

这忙没白帮。

翌日,商船返航。

三日后,商船的前进遇到了麻烦。

似乎是皇子遭暗杀的余波未退,所以,从瀚海城这边海域前往海前镇的海域之间已经架起了一道警戒线,有帝国的海上军队在做着排查。

没有临时通行契约的邱丁他们商船是过不去的,所以,这也意味着古乐没法通过这条途径离开瀚海城势力范围了。

都到这一步了,再过不远就是目的地,古乐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他沉思了一会儿,便对邱丁道:“船长,有船吗?放船吧,我有办法通过,但仅限我一人。”

“有,我这就给你放。古乐魂师,很抱歉我只能送你到这了。”邱丁点点头,微低着头有些歉然。

古乐微笑着略一拱手,便从船上跳下,落入船中,在商船的掩护下,古乐的船渐渐靠近通关口。

在邱丁等人有意与通关军人纠缠的情况下,警戒线上的警戒注意力都被分散了许多,以至于,谁都没想到那“无人”自动的船,就这样飘啊飘的,徐徐通过了警戒线。

当然,就算注意到了也没多想,只会理所当然的想着估计是哪艘船的逃生船掉了吧。

由于邱丁的商船有意和前面通关的船只挨得很近,前面船只的阴影也恰好能压在海面上,古乐的船也好能借着阴影,靠近前面船只。

“呼。”远离关口,与做掩体的船只分离后,古乐终是松了口气,撤去“灭幻咒”,『露』出了身形。

接下来,他只要再划上半船,应该就能到达所谓的海前镇了。

古乐划着船前进

有句话叫做有不测风云,尤其是在海上,这话就更加真实了。可能在陆地上下起的一点雨,在海上下起来都可能会引起大风大浪。

在古乐划着船前进大概有一个半时辰左右的时候,霎时风云变幻,乌云浓密,阴风怒号,骤雨不止,古乐的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便再也难以前进。

“卧槽!咱非酋抽奖凄惨就算了,连气现在都跟咱过不去?”古乐不禁暗暗吐槽。

呼呼!

一阵惊浪头突然出现在古乐面前,看着那至少数十丈高的浪头,古乐都被吓得霎时浑身僵硬。

轰!

古乐的船只毫无意外的被这阵巨浪淹没,仿佛一个洪荒巨口吞噬了它一般。

总之,雨过晴后,海面上,方圆百米再也不见古乐的踪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