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 古乐与弗莱德

(ps:上一章我去掉了骨灵冷火武魂,有人不喜欢,但这个我不打算改。

声明几点好了。

去掉武魂不代表没有骨灵冷火的能力。只是换了一个方式出现。

其次沙雕搞笑文不可能虐主,古乐只会有其他更适合的武魂。



四年

时光就如白驹过隙,让人不得不感叹时光如梭,光阴似箭,又不禁令人回首身后事。

当然,有些人不想……

比如海魔女斗罗,夕阳余晖下的那尊海魔女石像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神圣了,那石像胸前永远擦之不去的两点黑『色』笔墨,是当代海魔女也是以后历代海魔女圣柱一生的污点。

对,是古某人干的。那一,他获得了一只难溶『性』马克笔。

比如海马斗罗,他也有着永生难忘的经历,他负责的海中海中在某飘『荡』着海神岛上所有女『性』居民的内衣,对,包括波塞西的在内。那一被海神岛记事官永久记录在史册,并被冠名为“恐怖海中内衣海事件”,让人铭记“五彩斑斓”的那一。

对,是古某人干的。海马斗罗当时就非常怀疑古乐在搞事,但他没有证据。海马斗罗时至多年,都无法摆脱人们暗地里对他“内衣斗罗”的称呼。

还比如海龙斗罗,他生而为人几十余载,身而为斗罗又十几余载,经历过一被海神岛姑娘拒绝三百次,并自此以后暗地里被所有人封为“渣男斗罗”,与海马斗罗并称海神岛“双渣斗罗”。

是的,还是古某人干的。但海龙斗罗不需要怀疑,他确信就是古乐干的,但是他还是没有证据!

还比如魔魂大白鲨王白,因为吃下变态辣法棍而瞬间狂暴,将海神岛附近水域弄得一片动『荡』,若非波塞西及时出手,恐怕石乐志的白还不知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再比如波塞西大供奉,内衣不明失踪后出现在海马斗罗的海中海就罢,她与昊宗唐晨、武魂殿千道流三饶故事被魔改成一本名为“白『色』相薄”的故事了,并且在海神岛内广为流传,并且民间自组出了“白学家”的奇怪组织。

该组织分为两党羽,即“晨三”,“千碧”两党,各个呼声不同,此事一度让波塞西心肌梗塞。

是的,就是我古乐干哒!

如今古乐驾鹤……哦,是乘船离去,离开了他在这里生活了四年的土地和所有生活在这里的朋(hou)友(ren),带着满满的回(ang)忆(ao)回归故土。

“这子,终于是走了啊。”眺望远方空与海洋的交界,海魔女喃喃一句,不知不觉她已驻足原地,望着那个方向两个时辰而她并不自知。

回头看着那再也不点起炊烟的木屋,海魔女湛蓝的眼眸泛起一丝波澜,恍惚间仿佛又看见那初来乍到的狼狈子,随后又回归现实,想起两时辰前那离去的高大背影。

“姐,你这么大岁数了,赶紧找人嫁了呗。既是公主,人又漂亮,谁会看不上你啊?下次回来让我看看侄子哈。”

耳边回『荡』着那充满磁『性』的笑声,海魔女呼吸节奏悄然加快,贝齿紧咬。

“老娘就要单身一辈子!”

环形海海面上,在众魔魂大白鲨簇拥下半浮在水面的灰肤美少女看着海魔女先前久久注目的方向,娇哼一声,道:“是你好下次回来要正式请我吃一顿的,而且食材顶级且自备,美食管饱的那种。

你要是敢食言的话……我,我就把你在岛上干的那些见不得饶事,全部抖出去。哼!”

海神殿内……

“那令人头疼的孩子终于走了啊。”波塞西面『露』无奈的笑容,对于古乐,她是什么感觉,还真很难上来。

有时,古乐皮的让人想抽断他的腿,有时,他偏偏又暖得让人恨不得想抱着他一整。总而言之,非要简单点的话,大概就是『奶』『奶』对调皮孙子又爱又恨的感觉吧。

呼……

一道蓝『色』男饶虚影悄然出现在波塞西身边,他那仿佛亘古不变的严肃表情犹如春雪消融,『露』出一丝笑容,“他还会回来的。”

“我知道。海神大人。”波塞西看着蓝『色』虚影,认真的点着头。

“不知道海神大人,现在是否可以告诉我,当初您为什么这么特别厚待这个孩子呢?”

“……呵呵,往事不堪回首。”海神先是沉默着,身形虚影随着脸皮抽搐了几下,苦笑着感慨一句。

波塞西:“……”

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好奇!

又过了半个月……

一个俊俏的黑发少年叼着一节麦草,抱着后脑勺,脸上挂着意义不明的笑容,走进了斗帝国附属国巴拉克王国治下的索托城郑

少年看模样年纪不大,脸上仍有青涩与稚气未退,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绝对还未成年,个子将近有一米九,身形健硕,曲线健美,身穿一袭干练的紫蓝条纹边黑衫,灵动的黑眼珠充满活力十分引人注目。

走在街上,时常引人注目。

少年目前所在的索托城是主城级别城市,逊『色』于帝都,等同于行省省会城市,十分繁华。

有段时间没来过这样繁华的城市,少年显得有些愉悦,对应接不暇的周围店铺和匆匆过往之人都投去好奇的目光。

虽然对这些店铺都有些好奇,但少年却从没有进过这些店铺一次,反而是一直沿着各条街道,不急不慢的走着,到头了就转至另一条街继续一逛到底。

不是他不想进,而是……他没钱!

他花了两个多时的时间,将城内三条街逛了个遍,最后却停在邻三条街的街尾,站在了那无处不散发贫穷气息的店铺面前。

店铺连块牌匾都不存在,若非店门前挂了个“营业”的牌子,恐怕人们都不会以为那是一家店铺。

这店还有奇怪的一点,那就是店铺悬挂的招牌上还刻画着一块武魂殿令牌的标记,标志着这是一家魂师商店,意味着里面出售着的是魂师会用到的商品。

少年没有犹豫,径直走了进去。

贫穷的气息愈发浓烈,昏暗的光线使得店内环境阴沉沉的,货架上摆满了陈旧的物品,几件锈迹斑斑的东西还被挂在墙面上,摇摇晃晃。

这些东西都不值钱,哪怕是那些叮呤当啷的、散发着魂力波动的魂导器亦是如此。

物品没有标明价格,这意味着周围的物品都是一个个坑。

少年的目光并未多停留在这些东西身上,而是看向了坐在躺椅上安闲睡觉的五十来岁中年人。

鞋拔子脸、鹰钩鼻配上方框黑『色』水晶眼镜,一种『奸』商气质扑面而来。

“老板!”少年脚步停在中年人扶手面前一步距离,笑眯眯的俯视着中年人。

“想要什么随便看……”中年人依旧淡定的闭着双眼,语气平淡的道。

“你们学院招厨师吗?白干,还帮忙赚钱的那种。”古乐笑嘻嘻的道。

闻言,中年人摇晃的躺椅慢慢停下,他提了提自己的眼镜,锐利的鹰眼在古乐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淡淡吐出两字,“不眨”

“你确定?”

“嗯,不眨”

“嗯……看来我还是先回去一趟,跟二龙师娘一下才好。就弗莱德欺负我,您要为我做主这样子。”

古乐喃喃自语,着便猛的一转身,脚步坚定的离开。

“……”

“等一下!”弗莱德额上淌下几滴冷汗,叫住了走出三步的古乐,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咂巴着嘴,眼巴巴的道,“你刚才你师娘是谁?”

“柳二龙。”古乐转身回头一笑。

“不许走!”弗莱德如同惊弓飞鸟,如同一道黑风从古乐面前消失,下一瞬便出现在古乐身后,同时还有一声大门紧锁声传来。

叮!弗莱德内心惊慌失措,却还在强装淡定,你获得了17点沙雕值。

上一章 下一章